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大唐:长乐我摊牌了,我是个男人第1章在线阅读

作者:半月折花 来源:飞卢小说网

若让楚芜来讲这个故事,他会从他十七岁生辰那日讲起。

他是遗孤,自幼长在远离尘嚣的东海仙境,与唯一的师尊相伴,十四岁那年去北陆郢都的仙门修行,三年之中身高猛蹿,长成了玉树临风的少年郎,回家时早不是离家前那副蔫头耷脑的模样。

他师尊姓云,字栖岚,是位寡言少语的仙君,在纷扰尘世中独处一隅,人如其名,浮云栖于岚峰,有点儿看得见摸不着的意思。

楚芜这个名字,是他师尊给起的,寓意杂草丛生;他时有不满,曾问:“为何师尊是天上的云,我是地上的草?”

云栖岚道:“小草青嫩可爱。”

楚芜不屑,暗自嘟哝:低微渺小,任人践踏,哪里可爱了。

他的确不太可爱,不衬小草这名字,与草共生的万物都不待见他。

楚芜年满十七归家那日,瑞鹤仙境的鸟兽毛发皆竖、抱头悲嗥,奔走相告这个噩耗,待他踏进家门时,连草丛里的蝉鸣蛙叫也静止了。

是夜,楼阁内静谧无声,廊台纱幔披拂,流风飘摇。

楚芜掀开隔在眼前的一痕轻纱,三两步上了楼,径直往寝卧去了,他的手指勾着一串细红绳穿的银铃铛,每走一步便晃荡得叮叮当当响。

他原以为等待他的是温声软语的问候与关怀,但云栖岚只是沉默地坐在窗前,见他进来,冷淡地说了一个字:“坐。”

当晚楚芜被他师尊杀了,飞来横祸,无前因后果。

他拖着重伤的身体逃到墨池边,伏在池岸巨石上喘息,胸前的伤口鲜血喷涌,染红了石头。

云栖岚一身雪衣如天上皎月,款步行至,指尖光弦绞成一条蝎尾似的鞭子,随宽袖中皓腕一转,化作一柄端秀细窄的长剑,直指他的双眼。

“可惜了。”

楚芜眼里映着对方翩飞的衣袂和剑刃的寒光,他仰着头,喉结上下滚动,不甘心道:“理由,您杀我……总要给一个理由。”

云栖岚冷声道:“你就不应该出生。”

楚芜翻身滚过巨石,本该落入冰冷的池水,可接纳他的却是一条撕开水面的深渊裂缝——

那裂缝渗着红光,万千鬼域囚徒凄苦悲怨的哭嚎不绝于耳,宛如野兽张开血盆大口,熊熊火焰是尖利獠牙撕咬着稀薄的裂口边缘,强劲的飓风呼啸,微茫的银铃声断断续续回响在耳际……

楚芜眼睁睁地看自己被这条吃人碎骨的裂缝一口吞入。

他被打入无间炼狱,在刺目的火光中无尽坠落,他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的十七岁生辰会变成祭日。

不过,应该也没有人会祭奠他。

他无父无母,杀他的人就是最亲的人,他下堕时手里还捏着一支玉笛,玉质莹亮润泽,他的生辰贺礼,也是陪葬品。

楚芜在烈火里翻滚挣扎,他很痛苦,周身如蚁走虫行,胸腔内怨怒焚烧,仇恨噬骨咀肉,把他蚕食为一具轻盈的空壳……

——原来地狱也有尽头,随着一声沉沉的闷响,他摔进混着血腥味和骸骨的泥坑。

四周光线晦暗不明,他如死尸般倒在脏污泥泞里,污泥沾染的脸庞只剩一双明眸仍然炙亮,眼底恨意燃烧,熠熠生辉。

他到底做错了什么?如果说他不该出生,那有罪的该是把他带到这世上的人。

绝不会就这么死掉……

绝不会让你们如意……

那一刻,他血液里的某种物质听到他的呐喊,窸窣暗语的交流声钻入他的耳膜,他的瞳孔骤然放大,一点赤红色如滴入的朱砂,在眼眸中绽放扩大,他颧骨上方的皮肤微颤,几片暗纹波动的黑鳞浮现……

“活下去。”他体内的血对他说。

……

引神道。

黑鸦镇一场血雨连绵数月,将凋敝的小镇淋得死气沉沉,荒颓一片,砖瓦木梁被雨水漆得猩红泛乌,透着阴森森的地狱之景。

楚芜从破碎的结界中走出来,步履蹒跚,握着一柄看不出颜色的剑。

“三万九千七百四十四、三万九千七百四十五、三万九千七百四十六……”他抿了抿干裂的嘴唇,舌尖尝到腥浓苦涩的铁锈味,掰着僵硬的手指细数恶风涧里最后几只活物,如释重负地扬起嘴角。

“三万九千七百四十七——”

话音未落,他手中沾满血污的剑以归鞘之势刺向自己的腰侧!

伴着一声尖细惨叫,剑锋蓦地消失,随之现形的是一只攀附在他后腰的青面小鬼,干枯黑发下露着一只臌胀的硕大眼球,瘦得只剩一副骨架,剑从它的额头穿入脑颅传来诡异的滋滋声。

“你跟了我一路吧。”楚芜面无表情地抽出剑,小鬼转瞬便化为灰消失殆尽。

他愣了一会儿,自顾自地说道:“不对,你不算活物,还是三万九千七百四十六。”

他这是到了什么地方?

楚芜在黑鸦镇破败的街头漫无目的地游荡,如同一只忘乡的孤魂野鬼,他已许久没合过眼,因为他不知自己一闭眼是否还能再醒过来,所以他不能停下。

脸庞掠过一阵夹杂着腐烂气味的风,他站在原地伸出一只手,忽地发觉雨已经停了,夜幕低垂,前方朦朦胧胧地亮起一盏纸灯笼。

——这种地方竟然还有人?

这是他昏迷前最后一个意识。

“嘶——这块破铁烫死老娘了!”

一声泼辣又不失娇媚的怒嗔将他吵醒。

楚芜警觉地睁开眼,条件反射想要拔剑,却陷落手脚动弹不得的凶险境地之中,他奋力挣动毫无结果,眦目欲裂地敌视着眼前的一切——恰好对上一双圆溜溜的杏眼。

“哎呀呀……你们看他的眼神!”那双杏眼的主人又惊又奇,翘着细长的指头点着的头他道,“现在凡间修仙的都这么穷凶极恶了么?”

“放开我!”楚芜盯着它下身粗长的六条腿和肥大无比的肚子怒吼道,“丑八怪!”

蜘蛛精用自己化**手的前肢给了他一巴掌,尖声叫道:“你这狗东西说谁丑八怪!”

楚芜被它扇得发懵,甩了甩头清醒了不少,在视野中极力搜寻自己的剑——这是一间用妖法掩盖了本相的普通屋子,一道门一扇窗,桌椅板凳柜子梳妆镜屏风一件不少,他被捆仙索绑在竖立的床板上,而他的剑静躺在蜘蛛精的脚下。

“把剑还我!”

“你想得美~”

这蜘蛛精上半身的人形是个千娇百媚的女子,生起气来眼角捎带三分风情,恐怕是很满意自己这副皮囊,容不得半点诋毁。

楚芜脑筋一转,闭上眼喘了口气,重新换了温和的口吻道:“姐姐,你的手刚刚被我的剑灼伤了,我这剑专对付妖魔,有毒的,你不马上解毒的话全身皮都会烂掉。”

“我刚才整只手都碰了呀!”蜘蛛精惊恐地拧起眉,六条腿驮着圆滚滚的身子往后连退了好几步,避开地上的长剑。

“这种毒只有我的吟符可解,你先把我放了,我替你解毒,如何?”

“画符只用一只手。”蜘蛛精稍加思索后道,“你快来给他解开一只手吧。”

这时,墙角生出几簇枝藤,茂叶间缀满素雅幽香的洁白槐花,藤蔓向上延伸,攀缠成了一个纤瘦的人形,化为一个伙计打扮的少年没精打采地走过来,收回了缚住他右腕的金环。

楚芜脸色很差,天知道这里到底藏了多少妖怪。

“太远画不到。”他活络了两下僵直的手腕,让蜘蛛精靠近一点。

只见蜘蛛精幻化成完整人身,扭着屁股身姿婀娜地走到他面前,妩媚地眨了眨眼,天真烂漫地问:“这不会痛吧?”

“不痛。”说完,他单手结印念并念出咒语,“「吟符天咒其三十九·冥火」”

砰!凭空迸发的幽蓝火焰如快剑朝目标袭去——囫囵吞噬了那妖的窈窕倩影!

楚芜再次施咒御剑劈向一旁的槐树精!剑刃稍晚一步只砍下对方一只胳膊,断臂落地变成了一截光秃秃的树枝,他全身的禁锢应声而解,楚芜毫不间歇地抄起长剑劈向受创后动作迟缓的树妖!

身后传来蜘蛛精震耳欲聋的咆哮:“X你娘的狗崽子!看老娘不把你吸**干再扒了你的皮!”

这一倏忽的分神,槐树精早已钻入墙缝中逃之夭夭;楚芜利落收剑的同时脑内警铃大作,这个地方如此古怪,指不定后头还有什么鬼东西等着他。

这两只妖的道行不浅,他单枪匹马自然是能跑则跑,打定主意走为上计,楚芜趁蜘蛛精还被困于冥火之际,提剑腾身破窗而出!

腥风拂面,他看到了一轮嵌在黑夜中的巨大血月,月光下立于树杈间的乌鸦,以及荒无人烟的废城……

但只一眨眼,便如时光倒流——当他回过神来,自己仍好端端地站在屋内,剑刃沾了一道深色树浆,蜘蛛精因强行吸食了冥火而被打回原形,蜷缩着八足在地上苟延残喘。

楚芜背脊发凉,寒意从尾椎骨蔓延至后颈,他伫立原地一动不动,只听一道阴恻恻的男声在耳边响起——

“从来没有活人能从这里出去。”

是一只鬼,一只富有书卷气的男鬼,长衫折扇,怀中有一把木珠算盘。

楚芜从头到脚乃至每一根寒毛都被极阴怨气冻结,那鬼宽大的衣袖下伸出一只枯瘦惨白的手,青黑的尖长指甲,紧接着那手扼住了他的脖子!

“奇怪了。”轻而易举制伏他的鬼煞面露疑色,喃喃道,“你从恶风涧来,可你早该死了,难不成……这些天屠城的是你?”

楚芜无法挣脱,浑身僵直,唯有面颊涨得通红,额角青筋暴露,喉咙里艰难地吐出几节破碎字音,“咳、咳……你……”

……该剪指甲了,兄弟。

就在他以为没机会说出这句话时,那鬼松了手。

楚芜脱力倒地,鬼煞居高临下地审视他,漂浮的衣摆下空荡荡,“看在你杀光了恶风涧三万九千七百四十七个囚徒,黑鸦镇至少一个甲子不会再下血雨的份上,我会为你传达临终遗言。”

“咳、咳……你在说什么废话?”楚芜揉按着自己被掐出青痕的颈脖,重新握剑,一跃而起剑锋直刺向那鬼的眉心气门,一双黑眸杀气凛凛道,“现在就让你这魂飞魄散。”

方才诡谲莫测的时空扭曲感又出现了——

他能感知时光的流逝,但自身却有如被封定,他出剑的动作似乎永久停留在那个力道与高度,直至冷硬鬼手穿透他的胸膛,捏住他心脏上方的金丹,将这粒小小的灵核剥离出血肉。

谁说仙骨一定比凡胎肉。体固若金汤,然神形俱散,也不过一瞬之事。

“降妖除魔,我不如你,诛仙,你不如我。”那鬼说。

除了疼痛之外,楚芜对死亡临近的感受并不真切,他已经死过一次了。

他迷茫地看胸前窟窿汨汨流淌出深红血水,浸湿了身下一整块地,很眼熟的场景,他想起他的师尊了。

死到临头,他仅能追忆的人便是杀他的人。

他心中那团怨怒的火,并没有在暗无天日的杀戮中熄灭,反而越烧越旺;他的鼻尖酸涩,浑身抽动起来,足以麻痹神经的剧痛冲散了他的意志,尚未丧失知觉的双臂虚弱地搂过剑身,他的脸颊紧紧贴上他的剑,变凉的手指从苍白逐渐褪为半透明色。

“……我不服。”他颤抖的双唇一开一合,紧咬牙根极力隐忍痛楚,“我还没问清楚,到底是为什么。”

“我不想死……”他的泪珠接二连三地漫涌,昏花了视线。

一片白茫茫里,楚芜看见往昔年幼的自己和笑意嫣然的云栖岚,师尊好多年没有摸过他的头了;多好啊,要是一直不长大,就不会有今天了。

他好像回到了小时候,像被抛弃的孩童似的,痛哭失声:“为什么?为什么啊师尊——”

片刻的静默,暗夜寂然。

长衫鬼魂望着掌心那粒琉璃色金丹,指腹轻轻一碾,由它化为细碎粉末飘散了。

延伸阅读

战道天尊仓鼠和山猫  http://www.s8bgk.cn/gqgq.shtml
“没钱了?哦,对!我的底层设定不允许我动银行和民众的钱,但根据我学习的知识,目前想要

她上辈子真的拯救了银河系在线阅读第九章  http://www.s8bgk.cn/pc0a.shtml
当那个穿黑色背心的男人出现,冯易就知道这件事没办法善了。“狼哥,这小白脸他不给小猪我

托尼的抠脚秀[综]第七章  http://www.s8bgk.cn/gumk.shtml
阮靖逸再冷冷一记眼神给一旁袖手而立的人,阮靖轩这才讪笑上前,拉开自己妻子,抱着怀里哄

穿越大宋之无上霸主第七章在线阅读  http://www.s8bgk.cn/yrn0.shtml
对于这枚玉佩玉,王恒非常的熟悉,这是他在古玩市场上面掏的,然后送给了韩韵萱,不过却从

浪潮 [全息]在线阅读第4节  http://www.s8bgk.cn/xrkf.shtml
见这个“算命男孩”说的这么坚定,而且又很准,方雅最终还是决定付给卜鑫三百块。“那你说

[魔戒·霍比特人]人身蛇尾在线阅读我只想做一只飞翔于天空的雄鹰  http://www.s8bgk.cn/xtuc.shtml
“噗!哈哈哈哈,这是啥问题。”“厉害厉害,果然不愧是能回答出“莽就完事了”的男人,陈

网王月见山小姐的梦在线阅读第八章  http://www.s8bgk.cn/abzb.shtml
李玉玲一直关心着前面的动静,听着架已经吵完了,那么也该她上场了。也不管什么早饭不早饭

引妻入室在线阅读第7节  http://www.s8bgk.cn/6ihs.shtml
现在是《传说》开服的第三个小时,风之平原上聚集了数不胜数的玩家,他们来此的目的只有一

无定长安在线阅读第10节  http://www.s8bgk.cn/snog.shtml
“据说是受到了那个叛徒的威胁”尹怀安有些沉痛的看着自己孙子“他们是为了我吗?”尹弈看

剑域仙穹存在就有存在其合理性  http://www.s8bgk.cn/n70f.shtml
有人说吸烟有害,但是健康,此话有理~凡事只要存在就有存在的合理性,存在的时间长短就取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吃鬼的一百种理由在线阅读请不要嫉妒我的智慧

    如果同样的事情发生在现实中,唐棠或许会选择“曲线救国”,趁机寻找求助或报警。但既然发生在**中,那么总要尝试一下不一样的人生选择。【附近】威风堂堂:……【附近】蘑菇很好吃:堂堂QAQ【附近】威风堂堂:好,我让开。紫衣女术士简短地说完,真的就往一旁退开了。抹茶冰往前走了两步,恰好和她交换了位置,带着一

  • 我真不是妖怪啊在线阅读第八节

    “我叫无道,谁来和我打一场。”无道站在比武台上对着下面喊道。“一个连武者都不是的小子,上去干什么,下来,下来。”下面的人叫着“看我将他打下来,”一个黑衣男子说着就跳上了比武台。“小子,是你自己跳下去,还是我将你打下去。”“只要你能打败我,打下去又有何妨。”“好,那我就将你打下去。”说着就对着无道一拳

  • 九妖纹之真假情敌

    杨宇将杯中的红酒一饮而尽,看到童薇脸上有些不满,主动提到要离开。童薇听后,也点点头,对着夏杉杉说“这里没什么意思,我也要走了。”“等等!”夏杉杉连忙拉住童薇,“才刚来,你怎么就要走啊?你这人真没劲!”童薇板着张脸:“我明天还要接待重要客户,没时间陪你瞎玩。”夏杉杉见童薇确实没有玩兴,瞪了一眼杨宇,只

  • [魔鬼恋人]论女主转职对世界的危害性之扶摇九万里(7)

    赫连云淩带着月晓在云起峰上寻找合适的方位,布置阵法,以便建设小姑娘的家园,选址离她住的地方不远,毕竟这样一来比较方便。小姑娘的家选在了苌弘湖旁边,白露横江,碧波漾漾,云雾缭绕远处的绿色,若隐若现,再加上会蹦哒出一两条锦鲤来,湖光山色,动静皆宜,倒是美的不得了。小姑娘是水灵根,天性喜水,住在这里益处良

  • 农门长姐有灵泉要和另外世界的玩家一起玩**?(3/10)

    奖励的出现,无异于一个天大的馅饼砸在了渊无烬的头上。正在他一脸激动的时候,却发现系统提示音又是接着响起。叮!检测到蔚蓝星服务器仅剩一名玩家,提前开启合服!叮!检测到水魔星服务器匹配度最高,合服开始!叮!合服完成!一阵阵恢弘威严的系统提示音不停的响起,让渊无烬心神巨震。在他刚刚听完这些系统提示音之后,

  • 书上说……在线阅读第5节

    沈清抬头看向落地窗,窗帘的缝隙中隐隐约约可以看到无数巨大的火球在夜空中拖着红色炫丽的尾巴飞快划过,然后落到地上,巨大的撞击声后整个土地就是一阵接着一阵的颤动。“哥哥!哥哥发生什么事了!是地震了吗?”身边的楼郁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两只手紧紧抱着沈清的手臂,抬起头来看着沈清询问,尚且稚嫩的嗓音中却没有什

  • 妖尾之希望之中的绝望在线阅读第六节

    是的,原来的他会因为这个而满腔热血。但他现在可不像之前那个什么都不知道的家伙,看看这世道,什么保护人间?简直就是笑话!况且撇开逍遥宗这些道义,再想想他自己的身份。让他保护人间,太搞笑了。沈进景看到毫无波动的墨尘,突然就想表达自己的想法,小心翼翼直到义愤填膺地说道:“师兄……你是不是也这么觉得?为什么

  • 直播之公子无道之逃离(6)

    这皇帝段然是个腹黑心机男无疑,要杀个人还要搞成民心所向,众望所归的样子。此时段江寻眼神里是迎接死神般的绝望,他痛恨大道的无情,痛恨奸人的卑鄙。他说道:“若犬子生而为人便是罪,那臣便也不敢有丝毫怨言。”次日召集文武百官大殿投签,殿外一生一死两个木箱,百官手持无字签,一人一签依次过生死箱,投毕命人把木箱

  • 全修真界为我神魂颠倒室友

    “小李,小李,我是王经理啊,你怎么了?”在离学校不远的一家公司里两个人正上演着一跑一追的景象,其中一人眼睛无神,且速度缓慢地朝着前面的中年胖子穷追不舍,而中年胖子一边喘着粗气一边大喊试图让后面人恢复清醒。终于中年胖子跑到了自己的办公室门口,慌忙的掏出钥匙开了门,赶紧冲了进去并从里面把门反锁上,就靠着

  • 男主今天发芽了吗在线阅读第1章

    “我穿!”随着孙小龙低声地叫了一下,眼前的场景就变了个模样。不是他住的那个狗窝了,而是换成了一间大大的房间。“原来真的可以?”房间的台子上有一些锅碗什么地,整整齐齐地排列着。原来是一间厨房。“再穿!”狗窝。“穿!”房间的台子上有一些锅碗什么地,整整齐齐地排列着……还是厨房。就连刚刚站立的位置都是一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