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TOd3Zh
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综主火影]借你一双翅膀之黑红二君

作者:没有我的我 来源:晋江文学城

神月每次提及此事,卓冰似乎总是故意避忌,教中上下也无人敢告诉她此事缘由,这令她一直弄不明白月轮魔教与彩虹山庄之间的争斗。

待卓冰休息之后,神月便来到魔教议事堂,召来丁志及教内属下。

丁志毕恭毕敬站在议事堂下,幽暗的室内烛火萦绕,神月此刻脸色异常肃穆,一身黑色长裙披在阶前。

她问丁志:“丁伯伯,彩虹山庄多次来犯,均不足为惧。魔教尚有黑红二君护卫,怎么就会劳烦到教主亲自出手?”

黑红二君相互一窥,不由吓得瑟瑟发抖。

这神月姑娘外号“冷面修罗”,乃是教主卓冰唯一亲授的闭门弟子,多年来深养山中,两年前因卓冰伤势加重,病情日益恶化才召回月轮魔教掌事。这神月虽然只是个十七岁的年轻姑娘,但做事老练,聪明睿智,很得人心,总坛上下教众无不听命于她。更何况教主卓冰将她视作掌上明珠,谁都得罪不起!这黑红二君为魔教打拼多年,被一个女娃娃当众斥责,虽然心有不服,但还是不敢造次。

黑君冷寒子毕恭毕敬地上前回话:“回神月姑娘的话!这两年彩虹山庄来犯,均有姑娘带兵御敌,来者无不被打得屁滚尿流。怎知那彩虹山庄的宵小之辈,不知在哪儿得到的消息,知道姑娘不在教中就大肆来犯!此次,来的不只有彩虹七君,还有一个叫月修影的年轻后生,此人武艺高强,深得庄主霍长堂真传,我等敌他不过,才迫使教主出手的!”

红君荆棘花满脸仰慕地拍手道:“教主一出马,就把那小子给拿下了。呵呵!教主大人真是英明神武!若非当年彩虹山庄霍长堂率领彩虹七君来犯,教主也不会被他们打得内伤加重!不过那一役彩虹山庄也没讨到什么便宜,那霍长堂被打成重伤,这些年都靠闭关调息。而这月修影就是这老头的孙子,据说这些年霍长堂闭关调息,亲自传授月修影武艺,如今这小子已得他老人家真传,武功不可小觑啊!”

神月点了点头,然后严肃地问道:“这些年彩虹山庄不断来我月轮魔教挑衅滋事,究竟是为了什么?”

荆棘花看了看冷寒子,冷寒子也看了看她,二人均低下头,不肯说话。神月目光一一扫过教众,却无一人敢说话。她又把目光落在了丁志身上,丁志欲言又止,脸上似有难色。

神月朗声道:“如今师父养伤期间,由我代为掌教,难道还有什么不能让我知道的秘密不成?”

荆棘花急忙上前,谄媚地一笑道:“神月姑娘所言差异,我们哪敢有什么秘密隐瞒于你,只不过……”

“只不过什么?”

“这……”荆棘花冷笑着看向身后的冷寒子,冷寒子上前却看向丁志道:“丁掌事,此事姑娘迟早都会知道,又何必隐瞒于她?”

黑红二君好生狡猾,又将问题抛向了丁志。只见那丁志浑身一颤,连忙跪地向神月行礼道:“姑娘,其实彩虹山庄多次来犯是为了一个人!”

“噢?!”神月诧异,低头看向丁志。丁志起身,抬头道:“一个女人!”

“一个女人?”神月不解。

荆棘花嘻嘻一笑,扭动腰肢上前一步,小声说道:“就是那个被关在地牢里的女人!”

神月缓缓地点了点头,然后道:“我想起来了,听说这个女人被关在地牢里很多年了,她是何人?”

冷寒子冷笑着道:“彩虹山庄彩虹七君之首,月鸿飞的女儿——月绫汐!”

神月诧异,问道:“月鸿飞的女儿!为何她会被关在魔教?”

丁志道:“姑娘,此事说来话长,请容你听老奴慢慢道来……二十年前,教主无意之间得到了一件旷世奇兵——九幽剑!自此月轮魔教在江湖中叱咤风云,无人能敌。后来教主练剑的时候被九幽剑气所蚀,五脏俱损,受伤严重,难以再控制得了此剑。在此之间,教中巫女素婼也曾几次告诫教主九幽剑拥有地府之力,凡人不可擅自使用,岂料教主偏偏不听,想要依靠自身功力强行开启九幽剑的神力,最终也毁了自己。此魔剑吞噬主人,乃是不详之兵。自此,教主命素婼封印此剑,待日后参详到其中奥秘再寻开启。于是素婼按照上古秘法用雷击藤做剑鞘,封印了此剑。”

神月缓缓点头道:“原来如此。”

冷寒子冷哼了一声,怒道:“自古红颜祸水,那素婼本得教主宠爱,乃是教主此生最爱的女人。岂料她竟然趁教主闭关调理内伤的时候做出了可耻之事,竟然背地里与彩虹七君之首的月鸿飞有了情愫。最后,两人还携带九幽剑一起逃走了!”

荆棘花叹道:“教主真是可怜!他受伤严重,生死乃一线之间,我等不敢贸然将素婼背教之事禀告于他。可怜的教主出关之时,素婼早已与月鸿飞结为夫妻啦!教主痴情,不忍下追杀令追杀素婼,又加上他伤势未愈,便只好答应了素婼十年之约。”

神月心中暗叹,没想到师父还有这般令人心痛的往事,难怪他一直避而不谈,原来此乃伤心之事,令人心碎。

丁志摇头叹道:“十年之约,试问人生又能有几个十年?教主他年少痴情,眼睁睁地看着心爱的女人和别的男人结婚生子,自己却一人独守着这月轮魔教,终日借酒消愁,这创痍之人又如何能够好得了呢?”

荆棘花动情地道:“我们的教主,真是自古痴情第一人!实在是令人心痛!心伤呐!试问这世间上有哪个女人不为之心动?怎奈他的心中却只有一个素婼!唉,正因此也伤透了罗刹宫主妖夜的心……”

“罗刹宫主?”神月似乎听说过此人名字,便问荆棘花,“你说的罗刹宫主妖夜,她可就是传说中罗刹宫的宫主?”

荆棘花闪着一双媚眼,很是激动地连连点头道:“没错!没错!就是她!她年轻时候对我们教主可是迷恋得不得了,后来因为被教主伤透了心,于是带领罗刹宫隐退江湖很多年啦!”

冷寒子看着她们两个女人竟然把话题越拉越远,完全不在重点上,心中暗道:“唉……这些女人,到底关注的重点是什么?”便急忙上前接着道:“神月姑娘,十年之约期限满后,教主就派出我和荆棘花去找月鸿飞夺回九幽剑。”

神月大惊道:“你们去夺剑啦!”

冷寒子点头,冷笑一声道:“也就是教主情痴,才会信守和那叛徒的约定,明知与之定下约定的女人已经死了还是不肯提前夺剑,非要等这破十年之约,若是我早就杀上那彩虹山庄,夺回九幽剑啦!”

神月心中暗道:“师父明知与自己定下约定的女人已经死了,却还是不肯提前夺回九幽剑,非要等到这十年之约后,一来是因为他受伤难以痊愈,魔教实力不够。二来,其实是因为他心中一直念念不忘素婼,即便是她死了,也要守着对她的约定,可见他对此人的感情之深!”想到这,不由又心痛起卓冰来。

又听冷寒子接着道:“教主受伤,我等实力不够,若是硬闯彩虹山庄只怕不敌。后来我和红君想到了一个方法,此次夺剑只能智取,不能硬拼,于是我们选择毒攻!然而世间上有什么毒药是能逃得过彩虹七君之首的月鸿飞的呢?像他那样的武林高手,非寻常毒药可以对付,而且此次出手必定要万无一失才行,于是我们决定去找‘妙手华佗’。”

神月诧异道:“‘妙手华佗’?”

丁志道:“姑娘有所不知,‘妙手华佗’当年乃是江湖中鼎鼎大名的毒药圣手啊!他炼制的毒药十分厉害,也十分罕见,然而最厉害的非三毒莫属,这三毒乃是‘风妖’、‘雀霓’、‘蛇媚’。不过听说‘妙手华佗’早已去世,三毒也已灭绝。”

冷寒子冷笑道:“哼哼!这世上之事,只怕有心人呐!那‘妙手华佗’虽然已经死了,可我们为了替教主夺回九幽剑,锲而不舍,最终还是让我们找到了他的徒弟。他的徒弟按照他留下来的毒篇潜心研制,终于替我们炼制成了‘风妖’之毒。此毒,无色无相,见风而行,世上并无可解之药,即便此‘风妖’远不及‘妙手华佗’亲制那般厉害,但还是令月鸿飞着了我们的道!”说到这儿,冷寒子忍不住仰头哈哈大笑起来,甚是得意。

荆棘花拂袖一笑,“中此毒者,必死无疑。那月鸿飞后来虽然得高人相助,保住一命,侥幸逃回了山庄,不过回到彩虹山庄后也已成了活死人一个,最终被冰封在彩虹山庄的冰窖之中。呵呵!成为了冰人一个。啧啧……可惜了他的风姿神茂,一代大侠,就这般永远地存活在冰块当中!不知是何滋味?”

冷寒子冷冷一笑,看了看荆棘花道:“只怕比我的名字还要冷上千倍。红君,对于敌人,你又何必徒添怜惜?”

荆棘花伸出舌头,轻轻舔了舔嗜血的手指,然后怒叱:“怜惜?!哼!月鸿飞再风姿神茂又如何?谁让他不知死活地得罪了我最爱的教主大人!对付这样的人唯有除之——啊呵呵呵!啊呵呵呵!”

听到这神月突然不寒而栗起来,又继续追问下去,问道:“这么说,你们得手之后便夺回了九幽剑,还掠走了月鸿飞的女儿月绫汐?”

冷寒子怒道:“想到此事就令人生气,本来我们离成功只有一步之遥。拿下月鸿飞,自然就能夺走九幽剑,谁知……”

“谁知却被一个毛头小子坏了好事!”一旁荆棘花忍不住跺脚,娇嗔地说道。只见冷寒子瞪了她一眼,她自知说错了话,便用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十分无辜地看向冷寒子。

冷寒子没有理她,而是继续说道:“一个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毛头小子,在我们打斗中偷走了那把九幽剑,唉!”想到这儿,冷寒子就气得浑身发抖。

神月诧异道:“难道说这九幽剑最后竟然落到了一个毛头小子手中?这些年难道都没有此剑的消息吗?”

荆棘花娇嗔地说道:“哎呦!有什么有嘛!也不知道那毛头小子是不是死了,至今没人知道他的下落,就连……就连那九幽剑的下落也没有啦!当时我和黑君想这小子和带他的老头时不归是一伙的,此事说不定也和‘天盗帮’有关。于是我们便把‘天盗帮’闹得个天翻地覆,岂料那个叫什么时不归的老头根本就是个下九流的老混混,他们帮主压根就不知道此事。后来天盗帮受不了我们隔三差五地去轮番轰炸,便在江湖中躲藏了起来。这些偷鸡摸狗的家伙,就跟阴沟里的老鼠一样,一旦躲藏起来就极难再找到!这些年月轮魔教没少在江湖中找寻,可惜……都是无果啊!真是气死人了啦!”

神月缓缓地点了点头,“既然如此,那个叫月绫汐的姑娘又怎么会被关在我们教中?”

丁志缓缓说道:“为了交换!黑红二君办事不力,遗失了九幽剑的下落,教主将她带回魔教做为人质,只等彩虹山庄有天找回九幽剑前来交换!”

神月点头道:“这九幽剑连同那个男孩一起消失在了这个世上,十年来江湖上一直渺无音讯。而彩虹山庄一直以来不断地攻击月轮魔教,企图救出关押在这儿的月绫汐,江湖争斗,双方重创多年,而期间,必定会有很多门派崛起、壮大。月轮魔教、彩虹山庄的实力已然大不如前了……”

丁志诧异地道:“姑娘分析得对,姑娘深谋远虑!令老奴佩服啊!”

神月道:“丁伯伯,月轮魔教与彩虹山庄这么多年为了一把消失的剑争斗不休,而别的门派却在调养生息,渐渐壮大势力。江湖争斗,只怕不止眼前,长期如此下去,为了一把下落不明的剑而争斗,魔教最终会耗尽兵力,在江湖中陨落,被其它门派吞噬,得不偿失啊!”

荆棘花道:“姑娘是否多虑了?我与黑君行走江湖这么多年,依旧是叱咤风云,江湖中谁人不给我们月轮魔教面子?谁不是听到我们魔教的名字就吓得闻风丧胆?逃窜而去!”

神月摇头叹道:“二君最近几年是否常到月轮魔教各分堂走动?表面上魔教声势浩大,其实总坛势力已然日益消退,有些分堂已起二心,魔教势力并不凝固在一起。倘若有天师父真的倒下了,只怕魔教各分堂会成逐鹿之势,总坛便成众矢之的也未可知!”

延伸阅读

少女凛离家出走的少爷  http://www.soujj.cn/det7.shtml
“嗡。。。。吱。。。。”巨大的引擎和急刹声,立刻成了整个卧龙街的焦点,一个带着鸭舌帽

[综影]尊敬!神盾声望在线阅读第3节  http://www.soujj.cn/gq2n.shtml
在两位老师倒下,剩下的人更慌了。抱头鼠窜,想跑,但周围都是雇佣兵的包围在控场。那还能

风不离,璃不弃(九州天空城)之知晓(3)  http://www.soujj.cn/xcks.shtml
“荣仔,你不去找人家女孩儿说说话?”钟保罗用手肘碰了碰他的臂膀,以前对感情挺主动的啊

诛仙同人/万苍 生死不悔在线阅读第1章  http://www.soujj.cn/nzfk.shtml
云海深处万山从中有两座石山相对而立其中一座石山形似宝塔,另一座却像个葫芦,宝塔山脚下

薄樱鬼之花水录之第八章  http://www.soujj.cn/b44m.shtml
要做灵力测试,就必定要有一个灵力测试的道具,在洛璟的幻想中,这道具差不过应该是像水晶

乱世战仙佛大家族的武者来这里凑什么热闹  http://www.soujj.cn/d0oi.shtml
宏伟壮观的金属建筑,虽然只是七八层左右的高度,但是就是这么点高度的建筑却是透露出一股

后宫上位手册缔结骨血契约  http://www.soujj.cn/p583.shtml
接下来的两天里,聂幼云算是体会到了他这句话是什么意思。狠狠地恶补了两天的华清大陆上的

杉重水覆[重生]在线阅读第9节  http://www.soujj.cn/ydre.shtml
小凡尘虽然之前看到鼠道人在眼前表演了几个小法术,但是鼠道人御剑长空的姿态还是让小凡尘

神都灵导师伊甸园  http://www.soujj.cn/ufjj.shtml
伊甸园是什么?那一定是天上天下最宏伟,最雄壮的建筑吧。莉莉丝和亚当这么认为。其实,当

我,男配,重生了![穿书]之梅巧心(3)  http://www.soujj.cn/631v.shtml
李鑫虽然名字里有三个金,但他却是个穷命,从小到大他就没见过五位数以上的钱。但是现在他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重生之蒲苇如丝在线阅读第2节

    无云的夜空,繁星笼罩。预示明天又是晴空万里,不会下雨......。高墙大院,朱红大门两旁高悬的大红灯笼,照亮石狮忽隐忽现。门口石阶下,站着一名身穿锦缎华服的暮年男子,他的腰间悬挂一枚巴掌大小的三叉梅花玉佩。在宵禁的夜里,巡城的兵丁路过朱红大门时,都会向蒙欲将军府这位吊眼梢大管家行礼。然而,后者却很少

  • 小太阳要翻身第10章在线阅读

    “恭喜凌轩大佬,收佣17万!”“666。”“凌哥求抱大腿!”“凌哥求包养!”“凌哥求生猴子。”瞬间,几百人的大群又轰炸起来。8万5的案子,客户支付半个月的佣金,而房东施玉龙这大款早就答应凌轩支付一个半月的佣金。高达17万的佣金收入,按照凌轩公司40%的提成,总冠军可以加成20%的提成,凌轩基本上稳稳

  • 惩罪录在线阅读第三节

    苏泽忙了一天,衣服上全是汗味,沾满了尘土,而且,T恤给了女帝,他现在上身只穿着一件背心,显得十分狼狈。柳飘飘咬牙道:“我听说你跳河了,所以过来看看。”“我跳不跳河,和你没关系吧?”苏泽冷笑一声,从口袋里摸出烟点了一根,吐了一个烟圈,道:“也就是天气太热,我洗个澡凉快凉快,怎么惊动我们的柳大小姐了?”

  • 老妖快跑!在线阅读第6节

    几个人带着一应的东西往外走。老宅子是在村尾的地方,沿着村里的那条大路一直往里走,大概六七百米的距离之后。便能看到右边山上的坡上,有一幢古色古香的院子在右边的坡上。坡不陡,路也够宽,通过一辆马车是绰绰有余的。就是路可能太久没修,加上之前大雨临盆,被冲刷的凹凸不平。好几处地方的黄泥和石子被带走后,只留下

  • 鬼片世界的大剑豪第九章在线阅读

    果如潋鄢所料,第二日,宸王的车撵到了京城,引起一阵轰动,皇宫天子亲赴宫门前接见,令宸王裴致衍携世子裴澄轩在宫中大宴三日方回。府内的喧闹并未引起潋鄢的波动,她照旧与肖妩调琴弄墨,不起一丝波澜。肖妩心思细腻,知晓密友的态度如何,除却必要的礼节,平日只待在凤尾阁中,或是到墨韵堂读书。墨韵堂的徐苓先生、玉娘

  • 都市养灵人第十章在线阅读

    李贤成身长八尺,横眉冷目,加之一撇八字胡装饰在唇上,俨然一副富家翁的样子。但是身上那常年战场杀敌留下的震慑威风之气,却是掩盖不住的。看着李贤成向着自己奔袭而来的身影,李元名不禁暗道一句:“好灵通的消息。”但是纵然如此,李元名却还是一副平稳之色,就算是王爷,也没能让他有所触动。“王...王爷。”“废物

  • 星际之伴生兽在线阅读第8章

    叶初阳和王梓的第一次正式介绍,在元旦过后。新年新气象,曹老师也在元旦小长假后待在了画室,还给她们准备了礼物,几本精美的画册。放假后回校的第二天中午,叶初阳和李清让也难得的出现在画室。曹老师这才想起来,一同学习这么久,却从没有让她们介绍过自己。叶初阳记得,那天的王梓穿着一件红色的毛呢外套,围着一条灰色

  • 在银魂的愉悦日常第1章在线阅读

    恬静的乡村小道,油菜花灿烂地开放着,勤劳的小蜜蜂来来往往,时不时有几只色彩斑斓的蝴蝶在翩然起舞。两道倩影远远地走来,每人手里都拎着一个大行李箱。“这里好漂亮啊,刚刚在车上颠簸了那么久还有点不舒服,现在一下子就好了呢。”说话的是个笑容开朗的女生,脸蛋圆圆的,笑起来说不出的亲切可人。“哇,颖宝,好可爱!

  • 路人每天万人迷在线阅读第7章

    楼星盏道:“贺笑雪,我并不值得你的帮助。你待我如此,我很感激。”贺笑雪苦笑,一下子接不上话。楼星盏看贺笑雪实在沮丧,安慰他道:“我不会与你回去的,但若你记得我,以后可以来这儿看我。”贺笑雪强打精神安慰自己,反问楼星盏道:“我可以很频繁地来吗?极其频繁地那种,当成自己家的那种。”楼星盏似乎是轻笑了一下

  • 剑指穹灵段子一出,谁与争锋(第1更)

    “你妹的主播,真贱啊,你他妈是想笑死我是吗?哈哈哈”“老娘半夜把大姨妈都喷出来了,主播你他妈也太毒了”。“主播一看就是有自己的亲身体会啊,不然怎么可能把故事说得这么生动啊,很有生活体验嘛”“我他妈竟然真的看到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再艹一只哈士奇啊”。“用户勺子兄弟送给主播1个飞机”。………仅仅只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