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TOd3Zh
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麟趾之楔子(1)

作者:梦溪石 来源:晋江文学城

蓝蓝的天空中,飘浮着几朵白云,耀眼的太阳挂在上面,不时的还躲在其中,不过那懒洋洋的光芒却一直挥洒向大地。

一片旷野中,孤零零的矗立着一颗大树,那大树粗壮无比,估摸着没有两三个人却是无法合抱的,而且枝桠繁茂,形似华盖遮出了好大一片的阴凉,树下散落着不少的石板和石墩,想来也是过往行人临时休憩时所遗,不过这棵树却也很是突兀,只因离它之外数十丈处才有不少的林木,却很少有像它这么巨大的。

远处迤逦行来了一队人马,很明显看上去不是什么军队的样子,倒像是什么人家在搬家。队伍中,只有一辆马车,还连带有几辆大车,大车上面包袱布兜大大小小的都给捆绑在一起。渐渐的走近这颗巨树,看来也是要在这颗树下休息一番。

马车停下,自有仆妇家丁上前照料。其他的随行人员,也纷纷的安置起来,找水的,支火的,不一而足,一个显是领头摸样的中年汉子指挥这纷纷的人群忙碌着。

马车那边车帘儿掀起,却是先从中摔出个小个子,原来是个小孩子,学步之际不免蹒跚,不等孩子的身影确实,车前的众人,纷纷伸出手来护持,才免得小家伙的跌下车去,以及可能的头疼破相之虞。

“呀!翰儿……”车内传出妇人一声焦灼的呼喊,情急之下,双手前扑,把抖落下来的车帘儿都给扯开了线头。

那妇人的一声喊把正忙碌着的大家都弄得停下了手里的活计,而那引起惊怖的小家伙,此时却正在享受着一群手掌的扶持,发出一阵“哏儿,哏儿”的笑声。

“哎,你可真是快要吓死为娘了!”从众人的手中接过了孩子的妇人,双手紧紧的抓住还不断闹腾的小孩子叹声道。

待得她的情绪稍微平和,闹腾了半天的孩子也稍微懈怠了,马车外,那位头领摸样的人躬身向车内人请示道:“夫人,小的估摸着再走个一天半天的我们这就能到襄阳城了,您看是不是,我们先派个人去给老爷那边报个信儿?”

“也好,走了这么多天,终于要到地了!你就打发个人快点去吧!”马车的车帘子已经在刚才被扯的破了不少,自重身份的妇人也没有下车去的意思,轻轻的对着外边吩咐道。

“是的,夫人!小的这就去吩咐,还有吃食正在准备着呢,很快就好,还请夫人少待!”

“嗯,一切还有劳你了,德叔!”

“呵呵,小的这就去了!”被称为德叔的人拱手为礼后,边起身去忙了。

马车上,一路颠簸行来的妇人加上刚才的惊吓似乎也有些累了,而他怀中的小孩子却依然精神着呢,尽管被母亲把身体箍住了,可是那双眼睛却滴溜溜的转动着。

一路上都被困在马车里,丝毫不能看到外面的景色,此时车帘儿被扯破,却是让他得了便宜,自然有点喜不自胜。

蓝天,白云,不远处林木森森,近来树影婆娑,虽然小孩子,还不懂得什么蝉噪林愈静,鸟鸣山更幽的意境,可是这么鲜活的色彩自然充满了无限的童趣。马车外,仆人们正有条不紊的忙着,就是忙完了的,也都是抓紧时间在休息。

“母亲,看有鸟儿!”这个名叫翰儿的小孩子,晃了晃母亲的手,看着不远处的密林道。

“扑棱棱”原本这个时候都应该趴窝的林鸟们,像是被什么惊动了,都纷纷的逃向天上,原本的宁静也被突然的变故给打乱了。

“嗯,哦!”有些迷糊的夫人,含糊回应着儿子。

马车外却忽然的慌乱起来,静止的马车也被猛的一动,管家德叔的声音战战的道:“夫人,有土匪从那边的林子里出来了!”

“土匪么,这可怎么办啊,德叔?”不管是马车里的夫人还是,大树下的家丁仆人们都没有遇到过这样的情况,虽然远处的土匪看着人数比他们还少,可是内心中还是失措无定,没有一个人能够安定下来,更使得场面越发的混乱,好在大多数人的心里还想着主家,还是都尽量的往马车边上靠着。

不过,对面的土匪们看上去也不是正经的土匪,因为他们既没有什么口号,还都穿的破烂如乞丐一般,只不过大多数的身上都裹着一股豁出去的戾气,手里拎着的武器也都泛着血光。

“上啊,强***!”土匪群中轰出了这么一句话,接着这群家伙边像是恶狗一样的扑向了已经渐渐围成一圈的仆人们。

男仆人们都尽可能操起身边能拿的东西当武器,围护着处在他们身后的妇人们,妇人们也只能紧紧的抱着彼此,借以依赖。

没有人想到跑,平日里主家的善良和仁慈激起了他们心中的勇气,迎着土匪刚才还颤抖着双腿的他们,也拼了上去。

土匪群中竟然还有几把弓,虽然射出的箭零落,可却每一次的射击都给那些勇于这都得人们造成了不小的伤害。

男人们的怒吼,女人们的哭喊充斥其间,有血在流,有人在死。土匪们的凶悍,还是强过了仆人们的血气。

乱战中管家德叔窜上了马车,招呼了几个还算勇健的男丁,抢过人群,便欲离开,夫人和少爷的安危却是最重要的。

“快,那辆马车,拿弓的带箭的给我射,别让他们跑了,给我抢啊!”土匪群中,呼喝声此起彼伏。

马车在德叔的操控下,虽然跑得不慢,可是射来的弓箭的威力也不小,几支箭转眼既至,射到马车和周围几个护卫人员的身上,还有一支箭竟然射到马身上,使得这匹本来就没有受过什么罪的家马发了疯。

疯了的马不受德叔的控制,肆意的施展着自己的本事,狠了劲儿的奔跑着,渐渐的远离了那血腥的场面,群匪见追之不及,便放过了他们,回转身去消化他们刚刚得到的战果。

失去了常性的疯马也不管路途坎坷不平,只是一个劲往前,可是这马车却渐渐被颠地散了架,原本几个护卫人员,也不知被甩到了那里,马车上的德叔一边紧紧的抓住已经不管什么事的缰绳,身后的妇人也已经不知所措,只是紧紧的抱住嚎啕大哭的孩子,嘴里下意识的安慰着:“不哭,不哭,娘亲在这儿!”

“德叔,快让那畜生停下来吧!啊,德叔,我们怎么办啊?”

“哎,要是能停我能不想停下来!”德叔心里无奈的想到。

陡然间,马车一边的轮子忽地一滞,似乎撞上了一块石头上,接着马车边失去了平衡,高速前进的马车,早已经被颠簸的骨架松散,再加上这一撞,顿时,便震得的支离破碎,车上的两个大人还有那个小孩子,都瞬间飞了出去,那匹疯马却是“嘚儿嘚儿”几下便飞奔的不见了。

被震飞了的德叔毕竟身为下人的身体要好一些,虽然被摔了个头昏脑胀,却没有受多大的伤,晃晃悠悠站起来,恍然四顾,便看见了躺在不远处的夫人和孩子。

“夫人,夫人,快醒醒,”上下打量了一下夫人,德叔发现却没有发现有血迹,赶忙掐她的人中。

悠悠而醒的夫人,睁开眼的第一句自然是她的孩子。那德叔将夫人给扶起来之后,自然迅速的将孩子也抱了过来。孩子掉落的地方,很幸运的是一捧杂草生长之处,孩子的身上一点伤痕都没有,甚至衣服上也只是沾染一点草绿色。

将孩子接到怀里,夫人轻声的呼唤着孩子的名字,却迟迟不见孩子睁看眼,“这是怎么啦?”

猛然间夫人身上,挨着孩子头部的衣服上,有丝丝的血迹……

“啊!我的孩子啊!”荒野中,一架散乱的套车旁边,一个妇人正怀抱幼儿呜咽良久,身旁的仆人却也是无能为力。

“浩瀚青龙磐石堤,桃花夹岸鹿门西。若教月下乘舟去,何啻枫流到檀溪。”

正在哀叹无着,心下凄惨的两个人,茫然间却听见远处传来了一阵歌声。歌声清扬,似乎也能稍舒两个人内心的怨埋。

远处走过来一位松形鹤骨,器宇不凡,峨冠博带,道貌非常的人物。略一端详眼前所见,却是满面春风不改,开口道:“两位,你们可好,这是怎么回事,”又看了看那夫人抱着的孩子,“在下却是略通岐黄之术,可否为两位稍解烦忧?”

“先生,请您帮我们看看我家小少爷,刚才他给摔下了马车,现在,却是,却是……”德叔说什么也说不下去了。

“好好,好说!”那来人答道。

待征得那妇人同意,来人便探手握住孩子那稚嫩的胳膊为其把脉,稍握片刻,却又摸向孩子的小腿处。

然后又探眼观察了一番孩子头上那渗血的地方,斟酌了片刻,对着那满眼含着希望的夫人,开口道:“这位夫人,令郎的伤患处虽有些凶险,性命却是没有什么大碍,当然还是需要好好的调养!”

“谢谢先生!谢谢!我儿确实性命无碍吧!不会有什么……”

“呵呵,在下这些确实可以保证的!还有观令郎的面相,却不是早夭之象,夫人当安心才是,不过此地却是不便,还得尽快回家安置才是!”

“是是,先生所言极是!”夫人的神色这回总算是换过来了。

“不知两位家居何处,是否便宜,如若不然,在下居所却是离此不远,方便得很!”

“当告知先生,我夫家姓邓,我夫邓羲现被刘荆州收为幕下,这是我家的管家邓德。”那妇人介绍到“故我们举家从老家搬迁,不了路遇土匪,却是遭此横祸!”。

“不想却是如此,幸好母子平安,虽有财货之失,却也得保平安,此乃大幸事!”那先生宽慰道。

经过这一番耽搁,却是日已西斜。从那先生处得知,此处竟已离那襄阳城不远,不想那疯马一股子疯劲将他们给拉到了这般远的地步。

那先生看两人此时身上模样,便相携着他们,一起送他们去襄阳城。半路上,却是遇到了邓氏夫君先前接报后前来迎接之人,等他们会合后,那先生便向他们挥手告别,告别之际,那管家德叔得夫人吩咐,问道:“不敢动问,却是不知恩人高姓大名,且容我家主人得以报答,以慰感激之情!”

那先生却只作笑不答,再三询问后,不得已,那先生答道:“或可称呼我水镜!”双方互已作别不提。

“我夜观天象,却是今天当有一异事,可是现下看来,也不过寻常事耳!”那水镜先生心内存疑,脑中思索再三,脚下却不觉往来时路走去。当他发觉不是回家的路途时,展眼一看,此时所立之地与那马车翻转的地方近在咫尺。

稍作逡巡,却是发现那孩子翻车落地之地的草丛底下是一块硬石,“如此之柔嫩的婴孩,怎能以头触此石而无性命之忧?那孩子的头还真硬!这也应不算什么,不应该惊动天象啊!”

正当其时,那硬石下面却是翻出一条大蛇,绕那石头转了三匝后,向水镜点了点头,疏忽远去矣!

“异事,为何?!”

#审核:1849409398 时间:12 9 2019 5:23PM#发布:1849409398 时间:12 9 2019 5:23PM#

延伸阅读

香之家竹制品加盟  http://www.baxibige-china.com/slu2.shtml
安吉汉洲竹制品有限公司地处富有盛名的中国竹乡─浙江省安吉县。在这里,处处竹海,有着丰

古道布衣女装加盟  http://www.baxibige-china.com/snuf.shtml
古道布衣女装加盟_公司简介广州布雅衣服饰有限公司创办于2005年,是一家年轻、时尚、

青艺玩具加盟  http://www.baxibige-china.com/pijn.shtml
青艺玩具系广东省汕头市民营科技企业,中国玩具协会理事单位,广东玩具协会会员,澄海玩具

西客加盟  http://www.baxibige-china.com/aua3.shtml
西客玩具总部是火影手办、海贼王手办、银魂、动漫周边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武汉市硚口区

花茸鹿业加盟  http://www.baxibige-china.com/s0q9.shtml
花茸鹿业加盟_公司简介济源市花茸鹿业有限公司地处太行山麓,是一家专业的梅花鹿养殖及鹿

康洁加盟  http://www.baxibige-china.com/xqpu.shtml
康洁洗衣:随着国内干洗行业的不断发展,以其投入小、回报高、收益稳而受到广大睿智投资者

依妍内衣加盟  http://www.baxibige-china.com/nski.shtml
香港依妍国内外集团有限公司是一家生产女性系列服饰公司。1990年,依妍集团公司在香港

HM加盟  http://www.baxibige-china.com/ndmc.shtml
HM陶瓷总部经销批发的陶瓷餐具、陶瓷碗盘、陶瓷杯子、陶瓷茶具、陶瓷酒具、日韩陶瓷、陶

好望角加盟  http://www.baxibige-china.com/gd73.shtml
超市特色专卖店专卖店网络专卖店专卖店少售特色网络

胜兰加盟  http://www.baxibige-china.com/xlig.shtml
胜兰家纺用品总部引进进口箭杆织机,生产各种规格高中低档白方巾,白毛巾、浴巾,航空巾,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仙道终结者在线阅读第七章

    木子爸爸投资的是城西一个酒店式公寓,临着城西主干道,来回的交通也很方便。虽然只有一室一厅,但是居住环境是极好的。她们两个人简单的把带过来的东西在房间里安置好以后顾北从包里拿出准备好的房租放到了木子的面前。木子太了解顾北的性格,这钱自己不收她是绝对不会安心住在这里的,她伸手拿了桌子上面一半的钱,另一半

  • 修仙界大敌第7章在线阅读

    李深开始威胁她:“你想让你妈妈知道是吧!”林安认怂:“知道了知道了,我开玩笑的,我现在,我每天都在承受着智商的碾压,哪有心情去想这个啊。所以你老人家淡定些,帮忙把小的需要的东西寄过来,OK?”电话被挂断了。林安继续做题,不一会,门开了,一杯热牛奶轻轻的放在她面前,她头都没抬的说句“谢谢爸爸”,那人没

  • [红楼]三世纨绔在线阅读第4节

    “仙师,这,这个晚辈也是无奈,前来此处路途遥远,路上必定会遇上不少麻烦,所以......,所以晚辈目前才搞成这副模样!”“借口,从长州明珠城到此途中会经过北境青州,为何不在青州置办行头再来?”“仙师,晚辈囊中羞涩,已经用光了所有的盘缠,所以......!”低头男子畏首道。“大师兄,今日乃是几位师尊广

  • 都市之神话守墓人第5章在线阅读

    当披萨送到的时候已经将近下午六点半,算一下时间,那个人应该已经睡了有七个小时我将披萨放到了沙发前的茶几上,正在犹豫着要不要将他摇醒的时候,他却自己抽了抽鼻子,醒来了他睁眼后第一眼便望到了茶几上的披萨,不得不说他的嗅觉还是蛮灵敏的,或者也是因为他的确饿了。他既然两天都没有时间睡觉,那么可能也没有时间吃

  • 穿越神农架无人区第二章在线阅读

    第二章损招,辞职风波“当初孙悟空大闹天宫的补偿而已。”玉帝淡然道。显然当初的事情不一般。不过天佑也没有问,现在自己少说话还是比较好?天佑没有再理会其他人,他随手扒了扒仙界交流群,点开了一个兔子的头像。结果,“唉,吴刚不知道怎么了,喜欢上了月桂树,没有再骚扰嫦娥姐姐,日子好无聊,这几天有两个人鬼鬼祟祟

  • 肆意招惹第二章在线阅读

    【此处空间为时空管理局下属子空间,每位剧情修补者匹配一个,用于帮助修补者恢复精力,争取绩点。】【子空间的小世界并不完整,员工需要通过自身的努力让空间更加稳定,具体实施办法为种灵植,养灵兽。种子与幼崽将随机发放。】宋丝藤点点头:“那我现在要做什么?”【第一阶段,进入房子,寻找规章制度表,朗读并背诵全篇

  • 缚手成婚在线阅读第8章

    “这就是你想了很久才想到的上联?岳平之,你的才华仅限于此吗?你们还一个个的鼓掌?我真的为我国的人才发展感到悲哀,感到痛心啊”苏阳右手捶胸故作悲痛的说道,那表情不知道的人还真以为苏阳在悲痛什么事呢国王司徒文的脸色也有点不好看了,岳平之的死党立马跳了出来叫嚣道“苏阳,别特么吹牛逼了,我岳哥这个上联已经流

  • 垃圾分类打脸系统决战黑狼王

    逍遥在黑狼的领地内走着,在他眼前出现了三只趴在地上休息的黑狼,逍遥嘴角微微上扬,终于找到你们了,然后提弓向其中一只射过去,其中一只狼爬了起来,看着这个打扰它睡觉的人,然后就跑向了逍遥。如同一开始杀黑狼的时候,逍遥再补了两箭之后轻松躲开了第一头黑狼的攻击,而他这时还一箭射到了第二头狼身上,打算将狼一只

  • 超级武道第7章在线阅读

    这一步至关重要,只有修炼出元气的武者,才是纯粹意义上的武者。武者攻击有不少武技,每一个武技共同的特点就是需要元气才能使出,若武者体内没有元气,即便知道再多的武技也无法发挥武技相应的威能,每一个武技,都有元气在体内独特的运转方法,没有元气自然是不成的。按照常木云的理解,黄毅这么变态的资质,找气感孕养出

  • (火影)樱倾一季之帝国军(6)

    帝国军江城看着手中生锈的武士刀,这是最后一把了,而他的等级也停留在了4级。他也明白,越到后面等级的提升将会变得越来越困难,仅仅3级到4级的空档就消耗了十把生锈的武士刀,看来武士刀能量已经无法再让他升级了,就跟野草莓一样了。不过4级的能量已经充满了,不知道这最后一把武士刀能不能升级。江城照例把生锈的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