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TOd3Zh
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被迫修无情道后在线阅读六章有客来

作者:落月无痕 来源:晋江文学城

枯根手捏木勺,逼近枯根,两只小眼眯成一条缝隙,道:“老家伙,你当真酿了好酒不给我喝?上次我做的佛跳墙还像你吃的不少,信不信现在我叫你给我吐出来!”

枯草暗自叫苦,连连后退,他可不想和这个莽夫纠缠。

段鸿转到枯根身后,见两人要掐架,内心生出一丝兴奋。

四年前两个老头,为了比谁的功夫更强,大打出手,分两个回合,第一回合两人战成平手,第二个回合由于一些事端搁下,但现在还没比完。

正是上次的打斗,才收下悟热,而且枯草从那次得到结果:枯根的功夫似乎比他更胜一筹。

加上枯草又大枯根几岁,他擅长的二十四路谭腿威力大减,毕竟年老不为勇,唯有靠着一套莲花典掌法周旋,现在估计不是枯根对手。

毕竟后者的金刚护体真气加排打功以及擒龙手乃是一绝。

段鸿继续挑拨道:“三师父,刚才二师父逼我说,他的二十四路谭腿比你教我的擒龙手要厉害,我死活不承认,他非要捆住我,说:‘枯根老小子有什么能耐。

充其量一个伙夫,你说了我的二十四路谭腿比他强,我就放了你,否则就拿酒瓶子捅你!’

我想三师父待我恩重如山,给我做好吃的,教我食宗和功夫,不能轻易妥协,若不是你来,今日恐怕要给二师父——”

“岂有此理!”枯根气的呼呼直喘,叫道:“枯草,当年你我未分胜负,今日再来比过,让我看看你的老腿还利索否!”

段鸿见枯草一直退到酒窖底部,心道:你们两个老杂毛都不是好东西,让你们平常欺负我。

“三师父,你可得分出胜负啊!”段鸿在说了一句,撒腿跑了出去。

刚出酒窖大门,里面便传来叮当声响,想来两个老头真的干起架来。

段鸿嘴角洋溢一丝笑意,忽然又觉得二师父酿出来的武穆酒好似更以往却有不同,莲花典这套内功掌法,本来只停留在初窥门径,现在感觉隐隐有突破的迹象。

他现在还不想回去问个究竟,两个老头都是一肚子火,还是避开些妙。

不觉中走到了禅房,偷眼往里一看,发现在大师父枯木对面竟然坐着一个人,一个成熟稳重的中年男人。

“奇怪,四年来大师父从未见客,今日怎么能容人进他禅房?”段鸿好奇之下贴着门缝偷听起来。

“大师,这次麻烦你了,若非实在没有办法,决定不会来打扰大师。”

“阿弥陀佛,施主你与枯禅寺三次机缘今日已经用完,这件事我会帮你,但——能不能成功还是未知数。

希望施主能有两手准备,佛家有云:‘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施主回去还请好生管教令公子。”

“大师,那——告辞了,若是贵寺还需要帮助,王某定然全力以赴。”

“阿弥陀佛,老僧自觉命不久已,今日施主也算了了却老僧一个心愿,往后施主没事就不要在来了,僧侣寺庙比比皆是,难道唯枯禅寺?”

禅房中两人沉默片刻。

良久只听中年人道:“告辞!”

段鸿听的迷迷糊糊,连忙闪身躲到禅房后面,见那个中年人从里面出来,径直走向前院,感觉那个背影有点熟悉,脑海中又想不起来。

“悟空,进来。”

段鸿暗叫不好:坏了,大师父虽然不会功夫,终日悟禅,但听力却是最好的,这次给他听见了。躲是不行,大师父虽然比较抠门,但比起二师父和三师父还是正常些。

段鸿想着推门进入,只见枯木老僧面容憔悴,坐在蒲团上,一袭灰布僧衣,手里捻动佛珠。

他松散的眼皮睁开,带着慈祥,道:“悟空,你来枯禅寺多久了?”

“恩——好像有四年了吧。”段鸿老实回答。

枯木道:“四年了,人生能有几个四年,这几日你有些心神不宁,可是有什么心事?”

段鸿冷汗直冒,三位师父中,最难对付的就是这个老抠门,好像他什么都知道。

“可能——可能是这几天天热,弟子心有些浮躁罢了。”

枯木微笑:“悟空,说一句谎话,要编造十句谎话来弥补,何苦呢?”

“是!”段鸿看着那慈祥的目光,总是会想起段家庄的爷爷,心里不忍欺骗,但是家里的变故又不想让人知道。

枯木道:“悟空,你在枯禅寺过的如何?”

段鸿心中不解:今日大师父怎么了?平常都会问些关于经文背写方面的事,今日怎么忽然关心起我的生活来了。道:“枯禅寺就是我的家,这里的一切都很好。”

枯木摇头,道:“不!悟空你的家不在这里,而在那里。”说着他伸手指向窗户外面。

段鸿一脸茫然。

枯木道:“悟空,当年你‘姥爷’枯燥师弟将你送来,想让我们三人改变你的身心,结果为师让他失望了,来的时候你还只有这么高,现在已经像个大人了,该出去看看世界了。”

段鸿忽然觉得身体一冷:难道大师父要赶我走?

他好像再次迷失了方向,记得从段家庄刚出走的时候,先是给一个拐卖儿童的团伙骗走,后来又跟随一对回民夫妇学习拉面,直到来到枯禅寺才彻底安稳下来。

小小的年纪却是经历丰富。

本来心怀仇恨的他,近两年来,安稳的生活使他仇恨淡了很多,若不是前几日给家里打电话,现在依旧无忧无虑的生活。

枯木见段鸿满脸惆怅,继续道:“悟空,我之所以给你一个空字,就是希望你能将一切看透。

魔有心生,自然也有心灭,你若想烦恼,它自来找你,若你能从烦恼中找到快乐,那为师这些年对你禅宗的教育,就算成功。”

段鸿苦笑:难道我这一生都将在流浪中度过?到底何处才是我稳定安身之所呢?

脑海中再次浮现在段家庄幸福快乐的童年,若不是那次变故,现在估计和其他的人一样,在学校或者工作岗位上继续深造自己。

又想到这些年来不断的漂泊,尤其是在金蛇帮那段时间,受到的残酷教训恐怕这辈子都难以忘记。

直到后来遇见马氏夫妇,他们真是好人,收我为义子,还教授我家传功夫:鬼影龙须手。

接着便是浮现出那个腌H且有些疯癫的老道。段鸿心中微笑:姥爷,什么时候才能再次见到你呢?

段鸿对着枯木连磕三个头,道:“大师父,若是弟子心中有仇恨,是该报还是该放弃。”

枯木拉起段鸿的手,那五根干枯的手中在段鸿手心里面写了个空字,道:“悟空,如果报仇能让你的心静下来,你就去吧,但是若是改日有别人找你报仇,希望你也能保持一颗平常的心。”

这句话触动了段鸿的神经,猛然间想起儿时那个伙伴,天天跟着自己后面,一口一个鸿哥,那就是徐家小六。

徐六,段鸿幼时发小,在段徐两家闹矛盾之前,两个人好的跟一个人似的,直到矛盾激化,两家械斗,那时段鸿幼小的心灵只有仇恨。

若是我真的杀了徐保国、徐立国那两个人,徐六会不会找我报仇呢?段鸿苦笑。

枯木道:“悟空,为师告诉你,有一件事除外,那就是恶人,除去一个恶人,便是解救苍生,俗话话:贞女失节不如老从良。”

段鸿一愣,双目发直看着枯木。

枯木眼睛微闭,道:“你想想,一位姑娘从十六开始守寡,后面列着贞节牌坊,到了二十六守不住了。

整个胡同都是‘好朋友’,或者一位从事服务行业的**志,到最后突然不干这行了,从良了,到什么机关做了领导,所以贞女失节不如老从良。”

“呃——好吧,这个寓意很深刻,弟子记下。”段鸿心中暗骂老和尚无耻,这么下流的比喻都想得出。

枯木从袖口中拿出一封信,道:“悟空,这里有件事需要你去办,就当成你外出历练了吧。”

哦!原来如此。

段鸿心中恍然大悟:好你个老家伙,搞了半天,弄的我挺感动,原来要我跑腿办事?还说那么多冠冕堂皇的词,我真是瞎了眼,三个师父中,就属你这个老东西没溜。

“悟空,刚才来的那位施主,他的祖上对枯禅寺有恩,他爷爷和你师祖关系莫逆。

当年你师祖建立枯禅寺时,他曾经出力相助,因此你师祖为了感激他,特地定下三个木牌,交给他们,让他们以后有难就来枯禅寺。”

段鸿这会明白后,歪歪扭扭的半躺在蒲团上,一副吊儿郎当模样,道:“枯老头,你骗我好惨,让我跑腿直说便是,搞那么多歪理!还什么贞女失节?

亏你想的出来,你说你天天打坐参禅,脑海想的什么?你不会也暗恋白沙村的白寡妇吧?”

枯木面不改色气不喘,道:“悟空,你错过师父了,就算没有王施主,我也是会让你外出历练的,毕竟——”

他想说毕竟离大会开始不过一年时间,枯禅寺可是指望你。但是他觉得还是让段鸿历练一番,在告诉他一些隐秘的事情。

“好吧,你说干什么吧?”段鸿学三师父,扣着鼻孔道,心中也是暗喜:正想不出明日参加修罗场比赛的理由呢,这不是正好?

枯木道:“这封信,你看了便知。”

延伸阅读

西尚玫瑰加盟  http://www.hematologyoncology-iq.com/b32f.shtml
西尚玫瑰加盟详情北京西尚玫瑰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目前自己设计陶瓷餐具、工艺礼品、装饰

远红一家养生馆加盟  http://www.hematologyoncology-iq.com/j6h.shtml
远红一家健康养生馆位于山西省永济市康乐南路43号,是思鹏健康产品股份有限公司华北区招

都美化妆品加盟  http://www.hematologyoncology-iq.com/puh7.shtml
都美化妆品,蓋特佛塞建造了一个专研植物精油的小作坊,开始了研制工作,十几年的研究开发

翼展加盟  http://www.hematologyoncology-iq.com/xfeu.shtml
翼展工艺品有树脂工艺品、琉璃艺术品等。我们的服务对象有政府机构、房地产、酒店会所、展

正嘉加盟  http://www.hematologyoncology-iq.com/g1pn.shtml
正嘉甲油胶座落于美丽动人的海边城市--珠海。本公司秉承公平、公开、公正的国内外贸易营

绿特超市加盟  http://www.hematologyoncology-iq.com/q20.shtml
西安绿特超市有限公司现以“绿特”为品牌,在全国大中城市与社区,建立专营有机食品、绿色

武廊加盟  http://www.hematologyoncology-iq.com/x6gk.shtml
武廊地板是一家集塑胶地板(pvc地板)、运动地板、防静电地板、橡胶地板、生态板、实木

一涵汴绣加盟  http://www.hematologyoncology-iq.com/njwx.shtml
一涵汴绣工艺品总部坚持“品质至上、信誉为本”的原则,坚持“质量,用户至上”的经营方针

蓝色火焰珠宝加盟  http://www.hematologyoncology-iq.com/6fv1.shtml
蓝色火焰,是莱绅通灵珠宝股份有限公司旗下的高端珠宝品牌。其源自具有百年历史的比利时王

阁瑞贝壳粉加盟  http://www.hematologyoncology-iq.com/6sq3.shtml
随着健康装修理念的不断深入人心,消费者越来越重视装修的健康性,选择环保装修材料已经是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无论如何要定你捐钱使我快乐

    半个小时后。听说有人要捐钱,慈善基金的人以最快的速度赶到了现场,周围也围满了人,全都在议论纷纷。能在这里吃饭的,都是整个京城有头有脸的人。这些人大多数都认识徐朗,一个个都在和徐朗打招呼。倒是秦小天被人晾在了一边。“哈哈,各位今天在这里做个见证,我徐朗今天在这里和这位。。叫什么来着。”他指了指秦小天,

  • HP之暖暖我受伤了,给钱!

    混乱街区中那些穿着小皮夹克身上纹着纹身的小混混是必不可少的一道风景线,不过这群人察言观色的本事那是没人比得了,远远的见林然一张东方面孔身上穿的都是便宜的地摊货,连打劫的念头都没有,就这样林然走到了大街。他摸了摸口袋里从包租婆房间里找到了二十米金。不知道这二十米金够不够自己打车的。。。。。。事实上是够

  • 我和电视机恋爱的那几年在线阅读第十章

    “走?谁让你们走的?”战国转身带着海军士兵就打算去找到泽法,从而带回本部去,但是就在这个时候,林狂那淡淡的声音突然响起,带着戏谑的意味。“没有我的允许,谁都别想走!”说着,林狂念头微动,顿时天空的颜色都发生了改变,只见原本的白云消散,变成了黑压压一片,把阳光都给隔绝开。与此同时,林狂双手舞动,口中低

  • 谈恋爱不如修仙之看了不该看的!

    仿佛等了一个世纪之久,莫晚终于点了下头:“喔…”一见她半死不活的架势,沈总差点没背过气去,手抖索着点了她几次,才重重叹了口气,道:“你…好自为之!千万别再给我掉链子!还..还不赶紧进去?!”心情有些糟糕,莫晚推脱地扭动了下身子:“那个…我想去下洗手间!”“真是懒人屎尿多!六零八!可别记错了!”气急败

  • 蜜宠软萌妻在线阅读第二节

    “看来我们的人间兵器还没有觉醒,英雄们,大显身手吧。”手拿长矛的英雄王凯撒微笑着走出人qun,经过玄烨时,用意味深长的眼神看了看玄烨,随后带上头盔,带领剩余的人类冲向前去。他是英雄王吉尔咖美什的第三个儿子,强悍的身躯和不屈的意志不但让他继承了他父亲的地位,更在一个适当的时机找到了他父亲的王之宝具,成

  • 浮生梦浅爱倾城古怪的五行山!

    这就像是决定一天的吃饭一样,今天是吃康师傅呢?还是吃白象呢?左右为难!正当南黎川有点为难时,旁边传来了唐玄奘有点惊喜的声音。“大师父!原来你在这里啊!啊!段姑娘也在这里,真是好巧!”听到这个声音,南黎川喜出望外,暗道:来的真及时!这时唐玄奘急迫地说道。“大师父,我已经找到了不用您出手便可以将那猪妖降

  • 巫女不是巫在线阅读高岭之花梁言言(修)

    梁言虽然觉得这个Omega奇怪了些,不过到底没放在心上,更没指着那人会来还自己阻隔剂。周五下课,梁言回宿舍放好了书,又换了身衣服出了门。大三前学校强制要求住宿,除了第一性别的区分,在第二性别上,Beta可以选择与三种性别同住,宿舍安排有A-B寝、B-O寝,以及同类的B-B寝、A-A寝和O-O寝。梁言

  • 男神你过来在线阅读第七节

    “动作都看清楚了吗?”老炮带着近似炫耀的口气问道。陈野和庄焱异口同声道:“看清楚了。”“那既然都看清楚了,就别再浪费时间了。”不再磨蹭,老炮催促道。在远处一片草坪上正站着两个老兵,带着少尉军衔老兵说道:“连长,老炮这算盘算是打响了,一箭双雕,先让他们看看实力,再让他们两个对决,这不就是在磨他们锐气嘛

  • 玫瑰美人在线阅读第一章

    唔我死了吗?死了吧。为什么没感觉呢?为什么我一点感觉都没有。我,我......啊啊啊......疼,很疼,该死,死就是这样吗,早知道这么疼我就不去死了啊。啊啊啊......伴随着疼痛,苏九慢慢感受到了一丝温柔,舒服。舒服?对!就是舒服!感觉有一双绵软的手在慢慢的抚摸自己,绵软又温暖。苏九开始怀疑难道

  • 韩娱 你已经是一只成熟的果子在线阅读我被赶出宿舍了

    大病初愈,我要好好地慰劳一下肚子!中午,我双手捧着饭盒兴冲冲地走进食堂。终于可以大吃一顿了!鱼香肉丝,我好想你哦!然而,有谁能够告诉我,刚踏入食堂就被无数记“卫生球”洗礼是怎么回事?“看!不要脸的来了!”“就是她死皮赖脸地缠着秀吗?”“她以为她是谁呀!只不过是长得好看点而已!”……她们说的是我吗?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