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璀璨公主的星空在线阅读射日之征(二)

作者:沫兮冰翼 来源:飞卢小说网

云梦江氏抵达清河的时候已是接近傍晚,众仙门聚在不净室,清河聂氏体恤诸位车马劳顿,安排了接风宴席,待大家安顿完毕,明日再商议大事。

小白蹲在花坛旁边,兴致勃勃地观察着手里的石头。石头上有一只蚂蚁在缓缓地攀爬着,每当它快爬到顶端的时候,她又将石头倒转过来。可怜的蚂蚁爬了一圈又一圈,始终没有爬到尽头。

玩了不知多久,她又可怜这蚂蚁形单影只,想要给它找个伴儿。于是捡了地上的一根树枝去引另一只蚂蚁,当这蚂蚁爬到树枝上时,放在一旁的石头上早已不见刚刚那一只的踪影。

“哎,算了。”她将树枝尖端放在蚂蚁窝旁,看着上面的那一只蚂蚁正缓缓地爬向洞口,抿嘴一笑:“瞧我对你好吧,直接把你送回家。”

“啊!”

背后忽然传来了一个叫声,专心致志的她被吓得猛地往前踏了一步,脚尖磕到花坛边沿上,整个人呈五体投地式朝着满地的蝴蝶花上倒去。

腰间一紧,有人从后面用胳膊环住了她的腰,用力一拉,她便靠在了那人的胸口上,心跳如鼓。

那人将她放开,扶着腰哈哈大笑起来。

“魏无羡!”她气恼地大喊。

“哈哈哈哈哈。”他抬起头来看她,眼睛都笑得眯成了两道缝:“在,我在。”

“你干嘛吓我?我心都快跳出来了。”

“我脚步这么大你都听不见,蚂蚁就这么好看吗?”

小白偏过脸:“哼。”

魏无羡走过去捡起她掉在地上的树枝,蹲在她刚刚蹲的地方,向她招招手:“过来!”

“你干嘛?”

“过来啊,教你什么才是玩蚂蚁的正确方式。”他对她眨眨眼睛。

见她不动,他又再接再厉地诱哄:“怎么,不相信我呀?我跟你说,从前我在云深不知处听学的时候,经常在罚跪的时候玩蚂蚁的,论玩蚂蚁的经验,谁也比不上我。”

小白被说动了心思,她挪到魏无羡的身边蹲下,好奇地问:“你为什么会被罚跪?”

魏无羡叹了口气:“你知道蓝家的家规有多少条吗?整整三千条啊!吃个饭喝个水走个路都要犯禁,能不被罚吗?”

他说着微微鼓起了脸,像是只小松鼠。

小白不由得心生同情:“好惨啊。”

魏无羡“噗”得一笑,伸出胳膊,准备去对付花坛里面的蚂蚁。

在花坛边沿的一株草下,有个小小的蚂蚁洞,来来往往的蚂蚁排成了一条窄窄的黑色带子,不断地从这洞中出来又进去。

魏无羡手中的树枝非常粗暴地一下子横在这黑带子中间,顿时吓得这些蚂蚁四处逃窜。他又去在后边追着它们,整个整齐有序的队伍被他弄得像是溃逃的军队。

小白去拍他的手肘:“你怎么这样?”

“你不觉得很有趣吗?”他笑眯眯地说。

“一点都不有趣,你瞧,你把它们的队伍都弄散了!”

话音刚落,魏无羡就把树枝塞到她手里,他的手覆在她的手背上,硬是带着她去戳泥土恐吓蚂蚁们。

“怎么样?是不是真的很好玩?”

他们俩靠得极近,魏无羡说话时的气息拂在她的右脸颊上,热热的,痒痒的,像是蚂蚁爬到了她的脸上似的。

她害怕是真的,用手去摸,却什么也没摸到。

魏无羡注意到她的动作,问:“怎么了 ?”

“你能不能帮我看看,我脸上是不是有蚂蚁啊?”

魏无羡的手指托着她的下颚,仔细去瞧。小姑娘的脸蛋光洁白皙,什么都没有。

可他却忍不住戏弄她:“真的有一只呢。”

“在哪里啊?我怎么什么都没摸到?”她祈求地望向他:“你帮我抓一下好吗?”

“好呀,不要动哦。”

他伸出手指,煞有介事地在她脸蛋上一擦:“好了,没有了!”

“谢谢!”她站起身来:“我们快走吧,在这里会沾上蚂蚁的。”

“魏无羡!你早早离席,就是在这里玩蚂蚁吗?”江澄大踏步地黑着脸走过来:“你还带着小白玩!”

魏无羡站起身来,扔下手里的树枝:“这种宴席,相互恭维拍马屁,玩蚂蚁比它有趣多了。再说了,蓝忘机不也没来吗?”

“你!”江澄瞪了他一眼,面色却是稍稍缓和了一些:“不过你怎么不佩剑?白白叫人家说没家教。”

魏无羡皱起眉:“我不佩剑关他们什么事啊?我就是不想配,他们能奈我何?我可不想老是被人要求比剑切磋的,我的剑一出鞘,那必须得见血。”

“你以前不是最爱秀你的剑法吗?”江澄扬眉。

“以前那是小孩,谁能一辈子是小孩啊?”

他说这话时面带微笑,但语气却很低沉。

江澄叹了口气:“算了,对了,师姐看你在宴席上都没怎么吃饭,做了莲藕排骨汤给你。”

“莲藕排骨汤!”小白兴奋地嚷起来,活像只耳朵竖起来的小兔子。

魏无羡忍俊不禁:“那是师姐给我的,你高兴什么?”

“你分给我一点点,就一点点就好了。”小白一边说着,一边还将大拇指和食指并在一起放在他眼前表示自己的要求并不高。

江澄也笑了:“你呀,你就是个吃货!我带你去阿姐那,魏无羡敢不分给你试试?”

“我们小白是谁啊?就算是旁边那个叫江澄的一口汤都喝不到,也必须有小白的份儿啊!”

“好你个魏无羡,看我不喝掉你的汤!”

欢声笑语在这孤寂的楼亭中回荡,美好得就像现在正洒向这里的夕阳余晖。

许是因为今晚上喝了碗汤,又吃了好些糕点和水果,睡到半夜时小白便不得不起来去一趟茅厕。

待她回房经过魏无羡的房间时,隐隐地看到有雾气从他的房门间隙中冒出来。

“这是……有什么东西烧着了么?”随机她又否定了这个想法,因为她并没有闻到燃烧东西的焦糊味。

她心里有点不安,急忙去拍他的房门,重重拍了好几下后,门“吱呀”一声开了。

魏无羡站在门口,他身上很齐整,好像还没有睡觉。月光映在他的脸上,死一样的苍白,额头上密密麻麻的汗珠反射出莹莹的冷光。

他看见小白,有些惊讶:“你找我有事吗?”

他的声音沙哑,气息很弱,似乎非常疲累的样子。

“你怎么了?”她问。

魏无羡扯着嘴角笑了笑:“我没事,你去睡觉吧。”

“你肯定有事!让我帮你看看吧!”小白坚定不让地直视他。

他现在的模样,像极了一张被拉伸到了极致的弯弓,只差那么一点点,那根崩紧的弦便会立刻断裂。

她把脚放在门下面:“你别想赶我走。不然我就叫江澄过来!”

魏无羡给她倒了杯水,站在桌旁看着她喝。

“好个小丫头,竟然学会威胁这一套了啊。”

小白将茶杯搁在桌上,走到他的面前,双手放在他的肩膀上,踮着脚把脸凑近他的脸。

魏无羡连忙后退了几步:“你,你做什么?”

小白上前,一把抓住了他的胳膊:“你别动,我要看看你的心灵之境。”

“你低一下头行不行?”她唯恐他又逃跑,将他的胳膊抓得极紧。

“你知道,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半夜三更跑到一个男人的房里,你就不怕……不怕……”他的声音发着抖。

小白有点莫名其妙的。她怕?可是明明在发抖的人是他自己啊。她马上就明白了什么:“你别害怕,不疼的。上次我看见你的精神海被破坏的不成样子,心灵之境很重要的,必须让它恢复成原来的样子。”

见他不动,她便又将手勾着他的脖子,硬是要将他的脑袋往下拉:“你不要讳疾忌医!快点把额头贴着我的。”

“你别拉了,我自己来。”

魏无羡搂住她的腰,低着头轻轻地贴上了她的额头。

相隔如此之近,那姑娘身上清甜的香味随着她的呼吸源源不断地传来,他第一次明白了,为什么会有“吐气如兰”这个词。

小白感觉到魏无羡的呼吸越来越急促,他的额头在小幅度地抖动着,像是风中摇曳的铃铛,时不时地磕碰到她的前额。而他搭在她后背的双手也在颤动着。

她睁开眼睛去看,他苍白的脸颊上漫出了一片潮红,像是发烧的人一般病态的感觉。

魏无羡垂眸看她,眼角泛着红。

他收紧了手臂,再次缩小了两个人的距离。他使劲闭着眼睛,下巴抵着她的鬓角。

小白用手推着他的腰侧,他抱得太紧了,她感觉自己被压得呼吸都不畅了。

“你放开我!”

魏无羡果真放开了她,低垂着脸向她道歉:“对不起。”

小白深呼吸了几次才缓过神来,她问:“没关系,但是你到底怎么了?你在害怕什么呢?”

“对不起。”他喃喃。

他的声音很轻,是从喉咙里滑出的气声。

小白听得心中有点酸:“没关系呀,我没有生气啊。”

“你知道吗,从前我以为自己什么都不怕,就连温晁要生生将我折磨致死,我也只是想着能够变为厉鬼,找他报仇。我没想过他会把我扔进乱葬岗……那是我这一生中最恐惧,最无助的时候,就当我以为自己会被万鬼噬魂的时候,你来了,你出现在了我眼前……”

“没有人知道我在这里,没有一个人能帮我……乱葬岗的夜晚真的很冷很可怕……然后,然后你就来了,第一次见面,我还以为你是根大葱呢。”他说到这里,露出了个难看的笑容。

“你知道这种感觉吗?本来你是那样,一个人痛苦着,绝望着,可是后来有个人……有个人和你一起……”他的声音颤抖得几乎没办法再接着说下去,他开始低泣:“我说过我会保护你的,但是,但是我食言了。”

“对不起,我没有保护好你。”他的泪水从通红的眼眶里不断地滚落下来。

小白听着他的话,不知不觉也泪流满面。

“我每一天,每一天都在后悔,如果当时,如果……”

“你别说了。”小白抓住他的手:“你抬起头来看着我。”

她看着他的眼睛,认真地说:“你想保护我,我也想保护你啊。保护你是我自己的选择,和你没关系的。”

她紧紧握着他的手,又重复了一遍:“你记住,不用和我说‘对不起’,那是我心甘情愿这么做的。阿羡,你记住了吗?”

魏无羡征征地望着她。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说话:“小白,你会一直留在这里,留在我身边吗?”

他深深地凝望着她,双眸澄澈,倒映着她的脸。眼中含着一点支离破碎的希冀,混合着涌动的黑色浓雾。

小白发现,不知道为什么,今晚的魏无羡分外的脆弱。原来,他一直对之前那把剑伤了自己的事耿耿于怀,已经成了很大的心结。

他的这个问话,也是小心翼翼的,仿佛她一说出否定的答案,他就会像那被摔在地上的瓷器一般,马上便会粉身碎骨。

她对着他摇了摇头:“我不走。”

他眸中的暗色慢慢消退,声音也变得格外温柔:“好。你待在我身边,哪里也不许去。”

延伸阅读

意想加盟  http://www.life-patterns.com/nnl0.shtml
项目介绍:意想家具,德国经典传世家具,设计来源于自然和生活,环保、绿色原生态,德国工

金邦树涂料加盟  http://www.life-patterns.com/pqdd.shtml
金邦树涂料一贯重视健康产品的研发和制造,与美国罗门哈斯、联合碳化、陶氏化工、德国巴斯

进口日用品加盟  http://www.life-patterns.com/a721.shtml
公司成立34年,两地上市公司,马来西亚代码4812,香港股票代码00288,公司从不

鹰卫浴加盟  http://www.life-patterns.com/6nbt.shtml
YING品牌诞生于1994年,隶属于新乐卫浴(佛山)有限公司,是国内历史最悠久、具有

多兴教育加盟  http://www.life-patterns.com/gsc6.shtml
暂无

贵盛加盟  http://www.life-patterns.com/ae9z.shtml
暂无

山东色柜品牌连锁加盟  http://www.life-patterns.com/62q1.shtml
结合产品多元,渠道多元,融入时尚,美丽,健康元素打造姿色女人专属柜台—色柜品牌全国锁

扬子加盟  http://www.life-patterns.com/gp71.shtml
1、健康产业掀起“第五波流水浪潮”据相关部门统计,中国保健产业生产总值在2010年、

快乐6+1童装加盟  http://www.life-patterns.com/uqkj.shtml
快乐6+1童装以童装为主,兼营相关儿童服饰产品。依托总部强大的设计生产能力,海内外组

星光达珠宝加盟  http://www.life-patterns.com/yolk.shtml
简介深圳市星光达珠宝饰实业有限公司创立于1997年,公司秉承“诚信、敬业、和谐、创新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刺客伍六七:开局十万新手礼包奇怪的生日礼物

    易凡18岁生日这天和每年过生日一样,樊老板派原来凡间桌游店的店长,也就是现在的秘书罗斌亲自送来生日礼物和生日蛋糕。晚上闭了店,易凡就想着给老板打电话表示感谢。易凡对着电话说到:“樊伯伯,谢谢您记得我的生日,还给我买了生日礼物,这些年多亏您照顾,要不然我可能还在工地打工呢。”樊伯伯回到:“长有啊,今年

  • 从今天开始当猴王在线阅读第九章

    韩林气喘吁吁的跑到马路对面,穿过小树林,神仙超市便出现在眼前。“叮铃~”“我来了!”韩林跌跌撞撞的推开超市的门,发现梦慈正抱着肩膀一脸严肃的盯着他。“呃…梦慈姐晚上好…今晚你怎么这么早就来了?”韩林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梦慈指了指墙上的时间说道:“韩林,你迟到了”韩林看了看时间,现在已经是十二点十五了

  • 捕天图录第8章在线阅读

    罗雨薇惊讶的看着这四个人;刚刚还吵得那么厉害;现在怎么这么和谐;林子然不以为然;昨天他已经见识过他们之间的和谐了;这也只是九牛一毛吧!罗允澈疑惑的望着他们几个;他们的目光怎么就好像他妹妹和他们有着不共戴天的深仇大恨一样;“原来这就是帝皇学院千金小姐的样子;还真是让我吃惊啊!”冷夜星听着罗雨薇的话不觉

  • [综影视]炮灰之路在线阅读第四章

    测元公试将连续举办七日,在此之后,再由城主府汇总,然后由各大初级院校举办招生事宜。到时候,所有的元修少年将前赴后继奔往修炼之路。然后在初级学院里,努力修炼,奋勇攀高。为了那出人头地之日,扬名立万之时;更为了那千载寿元,万载荣华·····雏鸟飞翔之日,尽在不久之后····这也是一个优胜劣汰的世界,天赋

  • [综影视]花花世界无万大千在线阅读第2节

    张栎的报道还算顺利,他把这一切归功于蒋有文校长的慈祥和善良,老校长摘下老花镜冲他微笑的情景时时在张栎的脑海中回荡。张栎到校报道,今年分配到方县二中的六名教师就算全部到位了。蒋有文校长按照惯例召开学校领导会议,商议这六名新教师的岗位分配。“校长!岗位安排方面,我建议先不要把张栎安排到教师岗,可以先让他

  • 快穿之温润男神奈何桥边,彼岸花开

    五百年前。刑场上。高坐上,一个衣着淡雅的女子坐在那里,看着被捆缚在高架上男子,心口处一阵撕裂,慕容绾汐惊恐的瞪着双眼看着眼前的人,为什么他要来救她?难道他不知道他根本没那个能力吗?“给我凌迟处死!”一道残暴的声音突然响起了。慕容绾汐想要开口阻止,可是所有的话都哽塞在嗓子里,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死在她

  • 关东枭雄背景

    何林义越看越是吃惊,他没有想到这些人胆子这么大。就说那个净水器吧,与张存志合谋的就是这个李总。信里面把李总的所有信息都写的很清楚,这人就是个掮客,专门介绍一些偏门生意,你说自来水厂的净水器怎么能说是偏门生意,这封信就写的很明白,张存志本来确实是准备买华夏重工的净水器的,但是这个时候李总找到了他,告诉

  • (综)尔岚的轮回之旅之鸡蛋黄(4)

    王大给送柴大多时候都是给一户姓庄的大户人家,小门小户多个钱宁可多买一升白米,也不愿用来买柴。别看庄家门庭气派,这庄家家主却是个抠门精,恨不得买一两猪油,每日嘴上擦一擦,油亮亮的权当开了荤了。但凡遇到王大送柴正好被遇上,他总是刻意挑挑拣拣,想着法的少给他银钱。王大无可奈何,还得指着他们家吃饭呢,只得表

  • 冬尽春来玩**

    .....嗒的一声“老板,给我们开间包房”浩明一只手抬起,打了一个很响的响指。李杰只是把目光瞄了他一下,李杰早就习惯了浩明的装逼法则,没办法,谁叫他有钱,而李杰是穷逼。“先生你好,请问就你们几个人吗”老板听到声音,很快就给前台的服务员打了一下眼色,服务员很快的跑过来,一身的西装,双手扣在一起放在身前

  • 科举日常第7章在线阅读

    御书房外,秦宣已侯多时,奈何皇上下旨谁都不见,正焦急时见施子涵疾步走来。“你来了,怕是来了也于事无补,父皇谁都不见。”琴宣面对来人说。此时,德公公从御书房中走出,两人赶紧上前。德公公面对二人行礼后道:“殿下和公子还是回去吧,皇上说平时太过娇纵公主,此次给公主个教训,让公主收敛收敛,谁都不让求情,现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