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TOd3Zh
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我的冥币能提现之宿敌舍友

作者:都市小虾米 来源:飞卢小说网

入坛第一天就犯事被罚,祁纵倒霉了这么多年,也算习惯了。

但他看着对面垂眸运笔的新同窗,觉得他应该不习惯。

此时坐在祁纵面前的,就是那个当空给他一剑的白衣剑修。

听说是书剑宗的宗主独子,比祁纵还小一岁,今年十六。不过这厮天纵奇才,年少满誉,出生时就已结丹,把修界认同的天才上限又提了一大截。

被罚抄书默写,大概是人生初体验吧。

祁纵实在默不出天道法则,无所事事地转笔,看对面的新同窗写字。他的目光从人家身上移到脸上,先看见堆雪般的白衣,绣着深深浅浅的金纹,后看见淡朱色的薄唇,鸦青色的长睫,端雅又清俊。

看起来倒挺乖。

十六岁,生在锦绣堆,长在富贵乡。果然皎洁明净,纤尘不染。

此时的祁纵还不了解对方秉性,看着这张脸,下意识把人归类到了那种他高攀不起、也不想高攀的大家闺秀里。

再看人家的字,果然也是字如其人,秀逸而不失风骨,似满纸烟云。

祁纵低头看了一眼自己写的,好像一百个山精在跳大神。

“为何叹息?”

对面人忽然发问,祁纵蓦地抬眼,才意识到自己长叹了一声。视线相撞,他看见了一双清柔的深灰色眼睛,如秋雾朦明。

祁纵下意识地盖住自己的烂字,道:“我……我不会默天道法则。”

对面人还未回话,他又板着脸喃喃自语:“我不默了,随便吧。”

和陌生人独处一室,已经让他很不自在了。如果还要说话,还不如立刻走人。

祁纵直接将笔一掷,起身出了教务堂。

紫毫笔掉在桌上,金纹雪衣的少年笔锋一顿。

片刻之后,他拿过祁纵未完成的默写,端详上面的笔迹走势,换了张纸,代笔完成剩下的内容。

有个书剑宗门徒从书架后转出,持扇掩面笑道:“我们正道之首的公子,也会替他人挨罚?”

卿笑寒垂眸,一手按住洁白的袖口,提笔慢声说:“本就是我连累他的,不该吗。”

祁纵溜出教务堂,一眼看见邵临枫站在阶下,正和几个女修谈笑风生。

他本想当做没看见,快速走开。邵临枫却已高声道:“祁兄?等你好久了,一起走吧!”

祁纵:“……”

祁纵只得是转向他,面色不善道:“你又想干什么缺德事?”

“我是在等你好不好!走啦,都这个点了,也该去瞧瞧宿阁了吧。说句实在话,您应该感谢我以德报怨,专程来为您引路。”

邵临枫满面诚挚,一脸委婉,说得天花乱坠。

祁纵却反问道:“你不知道我是天煞孤星吗?”

“天煞孤星?哎,巧了,本人吉星高照。走走走。”

邵临枫有种无赖的市井气,天生与人亲近。祁纵哪怕被他坑过一次,也没能产生什么厌恶之情,最终面无表情地说:“你不怕死,好吧。”

他们一同前往宿阁,越走人越多。大门派的少爷小姐们娇贵惯了,来修学跟搬家似的,带着成群结队的仆从,进进出出。

更别提他们的坐骑,什么六足奔马、三翼仙鹤,寻常只要现世就能引发争夺的灵兽妖兽,现在却停得整片空地都是,纷乱拥挤如黑市。

不过他们看见祁纵,都瞬间露出了见鬼般的表情,然后默默地清出道路。

“他就是长生殿的少主?离近了真的会倒霉吗?”

“嘘,别让那灾星听见了。避开点总不会错的。”

“他干嘛要来讲坛呀,真晦气……”

无数闲言碎语流过耳边,祁纵垂下眼睫,只当不在乎。他走了一会儿,却忍不住道:“……邵临枫,你干嘛呢?”

只见邵临枫像个巡视的高官一样,正负手微笑着,和认识的少爷小姐们打招呼。由于和祁纵站在一处,他也收获了一路的注目。

邵临枫被祁纵顶了一肘子,这才回神道:“哎哎哎?啊,你是名人嘛,我借点光呗。话说回来,你看了灵讯印没有?”

“为什么要看灵讯印。”

祁纵前几日才买了这东西,既没有几个灵讯好友,也不玩上面的**。他毫无防备地往腕上一点,霎时成百上千个好友申请在周围弹出,差点把祁纵闪瞎。

祁纵“啪”地一声把灵讯印拍灭了:“……”

他震惊道:“我干什么了?”

“你说你干什么了?你一战成名了啊祁兄!”

邵临枫打开自己的灵讯印,点开全修真界的公共栏目。修士们的论帖实时翻新,除了一个魔修每天必顶的“修真界迟早要完”,现在讨论人数最多的,是个佚名发布的论帖:

“正邪宿敌开坛一战。”

邵临枫戳进去,把灵气面板推到祁纵眼前:“喏,你看。”

祁纵的指尖在上面滑动了一下,倏地刷出了自己的巨幅画像。这是他入坛之时,在教务堂存档的留形画影,不知怎的被上传到了论帖里。因为当时没睡醒,画像上的他浑身都迸射着一股“莫挨老子”的狂妄气息,乍一看就像被全修真界通缉了。最缺德的是,画像被拓成了黑白的。

祁纵:“……”

这是什么人间疾苦!

再往下看,就出现了他持刀接下卿笑寒一剑的景象。这个佚名帖主对邪教极不友好,曝光的是他,底下热议的也是他。

争锋:长生殿毒瘤不得好死!正道万岁!

落花人独立:好好的俊俏小郎君,偏偏是邪教中人。

医者仁心:卿公子为何不一剑捅死他?留着这种修真界败类,等过年吗?

再往下,就有邪教子弟进行反击了,连续刷了几十条“恭迎长生殿少主出山,横扫讲坛,一统天下”,十分之霸道不可一世。

而在论帖最后,佚名帖主作下论断:卿笑寒和祁纵作为讲坛里正邪新生的魁首,生来宿敌,迟早要有一战!

祁纵:“……”

他不就是接了那谁一剑,这就成宿敌了?

他们很熟吗,他们不熟吧!

“看来您已经体会到了修真界民众的热情。”

邵临枫收起灵气面板,笑嘻嘻地说:“有何感想啊?祁少主,约战你的修士留名过千,大家都很踊跃呢。以后走夜路时,记得多加小心。”

他拍了拍祁纵的肩,把一枚印鉴丢给他,道:“这是你的宿阁钥匙,我先前替你领的。今天晚了,明早再会——”

邵临枫转身离开,背对着他挥挥手。祁纵在原地呆了半晌,才勉强接受现实,又气恼又无奈,头发丝都翘起了好几根。

他把印鉴翻了个面儿,看见几个篆字。

丁栋三十六号。

“吱嘎”一声,藤编房门被祁纵推开。

没有预想中的飞灰,宿阁里干净空荡。疏落的暮光斜切下寸余,此时夜幕低垂,天星微亮,海浪声似诉衷肠。

祁纵从芥子袋里拿出少得可怜的行李,打来热水、洗漱沐浴,换了身中衣爬进被窝。

宿阁里有两张榻,他随便睡了一张靠墙的,觉得洗去仆仆风尘后,骨头都瘫进了松软的被褥里,舒爽得一动不动。

这时,灵讯印轻轻一震,祁纵发现未婚妻通过了他的好友请求。灵气凝成对谈面板,对方没有上传画像,也没有设置名号,只发来一句礼貌又疏离的:

你好^_^

文字后面,跟着几道符文笔画,祁纵皱眉看了半晌,确认不是未婚妻在咒他,而是拼出来的笑脸。

他谨慎发送:你也好。

那边回复道:请问找我何事?

祁纵卡壳了。

上来就说退婚,大概会被当做骗子,直接删除灵讯好友。于是祁纵先糊弄过去,输送道:我姓祁名纵,久仰芳名。想日后和仙友探讨道义,希望应允。

未婚妻:祁纵?久仰芳名?

未婚妻:……

未婚妻:好^_^

又是笑脸。这位姑娘看见未婚夫的名字,也没什么特别的反应,看来性格端庄,实属大家闺秀。

祁纵在心中对她肃然起敬,发了句“时候不早,我先歇息了”,然后便关闭灵讯印,阖上双眼。

累死了。

没过多久,祁纵已然睡熟。

今天发生了太多事情,他一头扎进梦乡,连半个时辰后、房门被人推开了都不知道。

有人踏进屋内,翩翩白衣拂过床角。如雪的剑穗当空飘过,清气渗透梦境,开出漫天的岁扶花。

他在祁纵榻前轻语。

“找到你了。”

嗓音低柔浅淡,传入了朦胧的睡梦。祁纵在黑暗中沉浮,好像听见微风振箫,山雨彻夜。

翌日清晨,窗下的铜铃按时震动起来,发出滴溜溜的尖叫,惊醒了祁纵。

这个点较往日起床的时间早些,他以为自己还在师门,不耐烦地滚了滚。忽然,祁纵碰到了什么柔软的物体,似乎是活的,有温热轻微的气息。

祁纵:“……?”

他艰难地眯开一只眼,就见自己的手,抵着两瓣淡朱色的唇。等意识渐渐回笼,他发现床上有个人!

咫尺之距,卧着个年龄相近的少年。这人五官如画,鸦色的长发铺满大片枕席,眼睫扇长如蒲、鼻梁高挺如玉,像个从话本里走出来的少年仙君。

祁纵“砰”地一声滚到了床下。

是那个给他一剑的——

叫什么来着?

卿……卿笑寒!

延伸阅读

绝世好书在线阅读冥界生物  http://www.dg-husheng.cn/s2n1.shtml
单若雨速度奇快,一把接住白桥桥察看伤势,那黑影看见单若雨似乎就想逃,但钟离戟身法奇快

火影之基友带球跑第四章在线阅读  http://www.dg-husheng.cn/aqoo.shtml
第四章:不好玩夜黑风高夜,清冷的街道上,除了两旁的树叶随风摇曳而发出些轻微的“沙沙”

我才不和你谈恋爱一种解脱花朵朵  http://www.dg-husheng.cn/b6jj.shtml
距离上次对付游师的事件过去已经好几天了,钢子的父亲得知事情以后,十分震怒,分别将几人

玄幻:我能一键合成在线阅读第三章  http://www.dg-husheng.cn/pd1i.shtml
东宫之中有一个传闻,太子杜淳,不好女色,是因为他心中早就住进了一个女人,那个人是羌族

特种兵:百岁激活老兵系统在线阅读第五章  http://www.dg-husheng.cn/nzhr.shtml
“可是大师!这小子完全是胡搅蛮缠!您不必理会!我命人将他赶出去!”“不!我倒要看看,

魔瞳奇遇第六章在线阅读  http://www.dg-husheng.cn/dyp5.shtml
“吼……”随着柳妍妍一道令下,无数的僵尸,从四面八方走出。空气中,也弥漫着一股恶臭。

我的记忆力天下无敌第3章在线阅读  http://www.dg-husheng.cn/gbb3.shtml
很快就是地区预选赛了,青学网球部一派热情高涨的景象。昨天排位赛结束最后大家还是没有去

不羡在线阅读星际重生?【修】  http://www.dg-husheng.cn/n6e4.shtml
林雯雯查看了快两个小时关于个人终端的各种消息,终于不得不相信,自己来到的这个地方大概

赢了就变强手持屠刀而来!  http://www.dg-husheng.cn/nfhf.shtml
帝豪酒店一楼大厅内。高朋满座,几乎所有受邀的宾客,都已经到达,这里面汇聚了静海上流社

画风不匹配(快穿)在线阅读俊美河妖  http://www.dg-husheng.cn/dn1c.shtml
“师妹,我们也下去放盏河灯?”六师兄指着下方灯火通明的护城河畔,放缓了御剑速度。“嗯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三国风云之蜀汉崛起之3)

    但是她针对的是谢昭,语气里的讨厌被云青听的真真的,云青表示她很生气。这件事的后续没有出乎意料,白梦梦骂骂咧咧的找到了经理,在经理询问了一番过后,她被开除了。至此,这场事故算是结束。——“阿昭,先不吃了吧,”云青拿起座位上的包,“先回去吧,你这一身也没办法在外面待了。”“啊~可是我饿了......”谢

  • 长风当歌一锅端

    “哇,救命啊!”一声震天的救命之声从几百米之外传荡过来,来到新世界神识被压缩的何辰这才反应过来,向着声源处眺望而去。那同样是一位亡灵战士,只不过,比起面前这三个被斩杀的家伙,还要弱上一丝。何辰冷冷一笑,这傻逼不叫还好,一叫就恰巧的暴露了自己了。他此刻严重怀疑,这个世界的大帝十分的不值钱,不然不会有那

  • 海贼:瞬杀吧!爆碎牙!在线阅读第3章

    “银河公司少主端木凌泽,珠宝展上大展神威,两招制服抢匪。”姬竺曜刷着微薄,意犹未尽的念着。“喂!”端木凌泽不耐烦的说道:“你还有没有完啦,就这么一个事你都在我耳边念叨快一个月了,你不嫌烦啊?”“呵呵!”姬竺曜笑了笑:“那好,我换一个念。”说完又从身从新点开了一个网页。“别再念了!”端木凌泽一把夺过姬

  • 三国之孙吴天下在线阅读这便是你的“道”么?

    “哥,你怎么样了?哥!你别吓唬我啊!”温热的泪水落在马长歌的脸上,他的眼皮微微颤动,意识逐渐恢复过来。马长歌一睁开眼,便看到了一张粉雕玉琢的脸。眼前的是个八、九岁年纪的小萝莉,梳着丫髻,精致的面庞上此时充满了悲伤与担忧之色。她究竟是谁?为什么要哭泣!为什么看着她哭,我会这么揪心?马长歌下意识伸手拭去

  • [综]来自炸炸豪的爆炸警告第五十二章 最终考核【求鲜花,求收藏!】

    杀死147号之后,林锋完成了这一次的考核,静静地等待着其他人的战斗结束。胖子此的对手在上一轮比赛中已经受了伤,因此状态十分的差,看到自己的对手是胖子,立马就绝望了。这个死胖子虽然既逗逼又怕死,但是他的实力时这些天人们有目共睹的,因此不管是谁也到他,也会感到压力。胖子手提长枪,与那个受伤的人对质着。那

  • 吾乃六耳猕猴是公主抱啊啊啊!

    “啊,小心!”热芭刚刚就被章大大的爆疯吓了一跳。结果就当施王先一步救下来摄像机,并扶起了女编导后,她的视线还是落在章大大的身上。因为她最怕的就是这种疯起来就不管不顾的人了。就像是如果章大大要冲上来把她也推倒的话,她有再大的委屈也不好发出来。毕竟这个小个子矫情男实在是人脉很广,指不定就会在什么地方给她

  • 葫芦娃之一步之谜之废材妖孽(2)

    卧在被窝里的麟(曾经的江建),终于还是气鼓鼓的爬了起来。起来的时候顺便瞪了一眼身边的小丫鬟,心里不断的嘀咕着’如果不是你这小丫头瞎叫一声我能失去这一世的初吻吗?‘”少……少爷,您起来了?用……不用,络柳给您倒碗茶水喝一口?“洛柳小心翼翼的问着,说话时还不忘,一边倒着茶水一边小心的观察她家难缠少爷的脸

  • 开局被秦始皇绑架了第三章

    司明绪面色苍白,眼前阵阵发黑。他不由自主地踉跄了一下,赶紧扶住书桌一角,保持住冷酷神色,沉声道:“……原来如此。裴左使,你且带本座去黑牢瞧瞧。”裴云微微一愣,抬头望向司明绪。他随即意识到此举不妥,又迅速低下头去,拱手道:“黑牢阴冷潮湿,肖衡那间囚室被他的脏血弄得污秽不堪。城主若今日便要去,容属下派人

  • 江山画本在线阅读第9章

    至尊神的双目幽深且碧蓝,充斥着寂灭与苍凉的气息!在其抬起头,爆吼一声的瞬间,海水倒流,一股股震人心脾的威压,从其周身蔓延而开。步尘惊慌失措,并没想到,这被封印万载的至尊神竟然没死,且在铁索被自己吞噬后苏醒!数不尽的鱼虾,被生生碾压成碎片,化成一团血水疯狂的注入了至尊神的口中。他只剩下骸骨的躯体,竟然

  • 天界长歌II之朝朝暮暮

    一条寻自认为对于“如何和小孩子友好相处”自己还是很有一套的。来老家武馆学艺的大多是镇上十岁上下的孩子,经常和他们玩闹成一片的一条寻从来不觉得和小孩子相处是件多么困难的事情,只是面前这位自己名义上的新雇主,显然不属于普通小孩子的范畴。“小茜在知道她爸爸和爷爷是做什么的之后有些介意,所以可能不太好相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