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日久见甜心回家

作者:猫尾茶 来源:晋江文学城

不,不可能的,爹绝不会来这里的。

我在心底自我欺骗的低哞一声,整个人已惶乱无措了起来。

离开家的时候,我在窗台前的桌子上留下一纸便笺。

上写:

爹、娘,我带着前世而来,是注定要离开的。

原谅我,就当从来也没有我这个女儿吧!

随后,秋风落叶下,卷起一道离愁,我头也不回的走出了家门。

从此以后,天地苍穹。

我一个人,孑然一身,浪迹天涯。

在我的生活里,似乎再也没有了关于家里的一切消息。

我就仿佛一个弃世的孤儿,在世界的每一个角落里游荡。

但我从不会怪谁,一切是我自找的,只是我的绝情和冷漠,令我自己都觉得难以置信。

为了前世的杜三娘,哪怕再多的牵绊,我都一一割舍。

因为,我已没有任何选择。

生命往往就是这样,纠结中带着许多惨痛的无可奈何。

那时,我只想,寻找到了杜三娘,从此再无踪迹。

所以我也绝没有想到,会有这么一天,让我又和家联系在了一起。

如今,爹却突然出现在眼前,而且我竟然还刺伤了他。

一瞬之间,我惊慌失措,恨不得有个老鼠洞也能一头窜了下去,好让自己狼狈不堪地逃离这份惨不可言的窘迫境地。

钱知府拉了的那人的手,急走了进来,一边对他说:“怎么样,没伤着吧?来来来,你仔细看看,看看象不象是你女儿?”

门“吱呀”一声开了。

一个中年男人沉着冷凝的面孔浮现在眼前,冷淡的神色中带着一丝怨怒。

除了爹,还能有谁?

他一直就是这么一副脸孔,让我总觉得和家人之间似乎横亘了一层薄薄的隔膜。

中年男人的眼里燃烧着怒焰,从我的脸上泼了过来,让我一如无地自容。

他的右手按在左臂上,指缝间满是红得触目惊心的血。

我垂着头,奈何不过这种摧枯拉朽似的压迫,终于轻而慌乱的唤了一声:“爹!”

就算我再拘于刻意的冷漠,但我知道这个男人一旦站在面前,我与这个家是不可能撇开的。

所以我叫了这声“爹”,声音却小的连我自己都觉得可怜。

中年男人瞪着我重重的“哼”了一声,说:“你还知道有我这个爹在?”

我羞愧难当,却无言以对。

钱知府涎着丑陋的笑脸,呵呵的笑得不怀好意,说:“怎么样,我没骗你吧?说老实话,从第一眼看到她,我就认出了他肯定是你女儿。”

我心中一动。

难怪第一次过堂时,他看到我,眼神就游离得十分的奇怪。

原来就在那时,他就已经认出了我的身份。

而他和爹的说话,可见他和爹已经是很熟悉的关系了。

只是我生来这么大,从来也不曾感受过爹的生活,自然也就不会留意爹有些什么样的朋友?

那么钱知府问我后不后悔,难道就是爹的意思?

后来钱知府又说什么“丫的,太伤人心了”,显然就是说,你这丫头,这么固执,难道不怕伤别人的心吗?

这个别人,除了爹还能有谁?

对了,还有娘,娘为什么没有出现在这里呢?

我心慌意乱,却不敢去迎视中年男人的目光。

钱知府拉了中年男人的手,走到一边,滑笑着说道:“颜兄,说来这事也真有意思。幸好前些年见过你女儿一面,所以这一打眼,我觉着这盗墓…觉着好像认识她一般,想了好几天,这才觉得好像是贤侄女呢。只是贤侄女当时一身女扮男装,又一副邋遢模样,再说又哪有女子去盗墓的,因此我原也是不敢肯定的。”

顿了一下,目光流盼,又自顾说:“巧的是这时艾捕头忽然来找我,说是这盗墓的小子是他失散多年的未婚媳妇儿。我这才知道原来他竟是个女子。这样一来,我在脑海里想来想去,越发觉得她就是颜兄你离家出走后失踪的玉儿……”

中年男人气努交加,狠狠的说:“我没有这样的女儿。”

钱知府干笑两声,不紧不慢的说:“钱兄息怒,玉儿虽然有错,也只是个孩子,但你怎么能不认她呢?再说她就是你女儿,这可是无法改变的事实,是不是?”

中年男人青着脸瞪了我一眼,那眼神比狠狠的责骂我狠狠的捶打我还要令人难受。

钱知府忽然假装叹口气,有意无意的说:“哎,不过我实在没想到,贤侄女竟然成了盗墓贼……”

中年男人脸色立时大变。

钱知府干笑着,又说:“颜兄,想必不用兄弟我多说,这盗墓的罪名可是有多大呢!”

中年男人脸上的肌肉隐隐的抽搐起来。

盗墓是多大的罪名,他如何不知。

当朝律法有严格的规定,凡盗墓者,只须一人入罪,全家人皆视为同罪。

所以做盗墓的人,多是独来独往的那种人。

就算有家室,一般也隐瞒得很深,或者以别的身份面对世人,绝对让你拿捏不到他的背后一面。

中年男人那一刻的脸色要多难看有多难看。

钱知府却乖怂得很,不假时机,也不怕人家肉痛,继续说:“钱兄,这也幸好兄弟我为官一任,一发现贤侄女身份特别,也不敢耽搁,立时派人去请了颜兄你过来,咱们也当好生核计核计,把这事拿钱消灾、大事化小,小事化了。钱兄以为如何?!”

他说着话,脑袋跟着凑近中年男人耳边,生怕他听不大明白似的,眼神里闪动的全是金黄灿灿。

中年男人瞥了他一眼,冷笑着说:“怎么,你还要讹诈我不成?”

钱知府假笑不已,说:“哪里哪里,钱兄真是误会兄弟了。这官家的事儿,那是万分马虎不得的是不是?好在你我兄弟一场,这公事公办固然不免,但这人情还是要讲的嘛。想来颜兄大富大贵,富甲一方的,只需拿得一星半点九牛一毛,贤侄女便也好安全的回家和嫂夫人团聚了,这是多好的事啊!”

我听着恨不得已,終是无言以对。

这贪婪的狗官终于还是露出了他丑陋的嘴脸来:“有句古话说得好,什么‘子不孝,父之过’,贤侄女落得如今这般境况,你这作父亲的怎么说可是担有责任的。再说了,贤侄女大好年华若是就此毁了,那可是太可惜了不是?日后别人议论起来,难免风言风语的难听得很,颜兄若不顾及,难道也不体会家人的感受吗?”

中年男人听得大怒,也不知为何便要动怒。

但他的目光一落及我身上,哪怕再发的怒气却蹙着眉头忍住,只是气息粗重的说:“你不要胡说了,多少钱我给你就是。我颜五能认得你算是倒八辈子的霉了。”

中年男人就叫颜五,他说完愤愤的往外走去。

他手臂上的伤还在滴血,一点一点的拖在他身后的地面上,显得无比的狰狞。

钱知府也不介意,满脸堆笑跟着走了出去,一边说:“这个好说,这个好说……”

望着地面上宛如一朵朵桃花的血滴,他又咕咚了一句:“哎呀,这些桃花瓣儿真鲜艳啊!”

我心中又气又恨。

我本来是带着前世的记忆出生在颜家,自知这一生必会与颜家无缘,迟早也得要离开的。

从本心上说,我还是非常感谢颜家主母。

因为是她的身体才能让我安全的来到了这个世上。

只是我将来的所作所为会对颜家有多大伤害,我也无法去预想。

但我并不愿意因为自己而坏了这一家的宁静。

所以我觉着长痛不如短痛,才决定在十岁时便毅然离开了颜家,就是为了不想再欠颜家太多。

可让我没想到的是,这山不转水转,竟让我又鬼使神差的与颜家人产生了联系。

所以钱知府这一开口讹诈颜五,让我甚为愤恨。

我也不知哪里来的一股勇气,忽然从地上爬起来,大声喊着:“我不是他颜家的女儿!”

爹立时止住步伐,身子明显的颤了一颤。

钱知府回头说:“丫头,你胡说什么,你真要把你爹娘的心伤透了你才甘心吗?”

爹再也忍不住了,吼了一声:“你少给老子丢人现眼,你生的事还不够多么?”

我呆在那里,难过得象要死了一样。

我知道,从我出生到爹的家那一刻,我就觉得对不起他。

因为我不是属于他颜家的女儿,总有一天,我是要离开的。

所以,我每时出去市井里混迹,无论惹上什么事,都会毫不在乎,从来也没有去体会他们的感受。

直到此刻,爹的一声吼,令我如受雷击。

我的眼泪又流了下来,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变得如此脆弱,心中只是难过的想道:

我丢了他们的脸,我一直在丢他们的脸,可是我竟然毫不知觉,还不以为计的自以为是。

他们因为我所承担的担心忧虑,我却从来都视而不见,从来也不去顾及他们有什么感受。

他们打我骂我,难道不都是因为我是他们的女儿吗?

可是我做了什么?

任性,沮丧,埋怨,叛逆,让我无以复加,以至惶有今日。

我越想越觉心如刀绞,这才恍然明白,自己是多么的可笑和幼稚。

我望着颜五颤颤巍巍的背影,忍不住真诚的唤了一声:“爹……”

一字抵上千言万语,恍惚了十多年的感情仿佛全都聚在这一个“爹”字上面。

爹头也不回,只是动容的说:“回家吧!”

我终于放任的哭出声来。

仿佛也是第一次才感受到这个“家”原来是如此的温暖。

就这样,我仿佛又活了一回。

爹花了多少钱买回了我的命,我并不知道。

但我可以想象得到,像钱知府那种人,用多少钱才可以满足。

这个问题我不敢去多想,一想便是一痛。

他颜家虽然是一方的富户,但这钱也不是平白就来的,若是因为自己而被别人讹诈,我自觉无颜以对。

此刻,面对钱知府这种贪得无厌的人,而爹向来冷傲,他被人要挟所受的屈辱,让我也只会满心愧疚。

我除了深感悲哀,亦多于鄙夷。

我这时又想起墓神说的话,更是觉得惋惜。

一路之上,爹似乎总是白天少行,倒是晚上多于行走。

我暗觉奇怪,但也不敢多问。

爹始终沉着脸,一句话也不说。

有时瞥着斜阳,忽然发现爹的额角之上隐见斑驳,让我不由心头一惊。

跟阿三盗墓时,可也曾见识得这形如亡体尸斑。

我一阵心慌,很快便否定了这种荒唐而可怕的想法。

或许是我看错了吧!

爹明明在我面前,我怎能这般胡思乱想。

我走在爹的后面,试图着寻找一个说话的默契,可几次下来,话到嘴边却又咽了下去。

我也不知道怎么会这样,是不是到底父女间已真的淡漠了那份亲情?

还是因为……

爹不知道是否已有感觉,每时在我欲言又止,总会发出一声沉重的叹息。

我心中伤感,自知歉疚,便随忐忑而行。

不知多少日后,终于回到了家。

落入眼前的,那山那水,一切熟悉而又陌离。

葱郁的竹林,刷白的粉墙,朱红的漆门,沧桑中略显斑驳。

大门紧紧的关闭着,两道铜环在细碎的阳光下,发出耀眼的光芒,就像一面屏障,将所有人阻拦在了门外。

“到家了!”

爹只轻轻一推,门应手而开。

只听里头传来一声喜悦的呼叫:“老爷回来了!”

脚步声沉重而急切的往里院传了去。

我心怀忐忑,随着爹的背影走入了大门。

院子里有几个仆人在忙碌,但当他们看到颜五时,人人面上显出恭敬的神色。

“老爷!”

“老爷!!”

“……”

他们都看到了爹,却仿佛没有看到我的存在一样。

有几个都是四年前在颜家的时候的仆人,可他们只默然的望了我一眼,满眼陌离,仅此而已!

我只觉心头酸涩!

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

多凄凉的词句啊!

也许词人当时所感触到的景象,只不过是物过景迁的感慨。

而在我眼前的,一切如旧,却形如路人,两不相识。

这份冷漠,这份凄凉,又岂是欲语泪先流?

就这当儿,颜家主母闻声在丫鬟的搀扶下赶了出来。

娘原本是一个漂亮而丰腴的女人,但此时映入眼帘的,竟是一张消瘦得憔悴不堪的脸,使得她整个人看起来像是无比的苍老。

这……

这就是昔日我风姿卓约的娘麽?

只是四五年的光景,岁月像是无情的剥夺了她灿烂的年华。

我的眼泪又忍不住流落了下来。

我情难自禁,悲痛欲绝的叫了一声:“娘!”

延伸阅读

威码标签机加盟  http://www.coopership.com/s4dh.shtml
威码(VariMark)手持式热转移标签打印机商品描述威码(VariMark)GT2

军威加盟  http://www.coopership.com/dnfw.shtml
威渔具是鱼竿、钓具、台钓竿、手竿、海竿、矶竿、渔轮、竿包、鱼漂、配件等产品生产加工,

美丽音符化妆品加盟  http://www.coopership.com/bfpy.shtml
美丽音符化妆品加盟详情上海嘉妮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专为化妆品公司及经销商以及目前流行的微

可秋加盟  http://www.coopership.com/ymcd.shtml
可秋女装开发具创意且实用性兼备的年轻化商品,散发出光彩夺目而又不失大方典雅的个性魅力

哆啦A梦加盟  http://www.coopership.com/ncu8.shtml
哆啦A梦亲子坊是一家以玩具粘土DIY为主,通过现场培训孩子跟家长互动制作粘土的儿童娱

学威商学院加盟  http://www.coopership.com/bxg6.shtml
武康大学UniversidadCatólicaSanAntonio(简称UCAM)亦

优生元安卓加盟  http://www.coopership.com/dfar.shtml
优生元安卓奶粉为帮助孩子们的成长创造一个良好的开始,公司与哈尔滨工业大学、东北农业大

莱绅通灵加盟  http://www.coopership.com/ubxh.shtml
品牌简介:通灵珠宝,柏林电影节官方合作伙伴,莱绅通灵,leysen1855,leys

美珍加盟  http://www.coopership.com/a1nv.shtml
美珍儿童乐园总部是儿童乐园、儿童玩具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

方业加盟  http://www.coopership.com/aap8.shtml
方业工艺品是国内制造、销售现代家居装饰画玛雅文化实物雕刻画的厂商.方业工艺品秉承欧美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何以笙箫默》同人之做你的阳光在线阅读第七章

    第一卷天原风云第七章终知好像是瞬间,也仿佛过了千百万年,当所有感觉都平静时,叶枫张开双眼,神光电射炯炯有神,也不由为眼前所见惊着了。“真的假的?”看着底下一大票人跪在地上高呼族长,叶枫不是傻子,相反他还非常聪明。就是他机智过人此时也不知该如何是好,现在站着的除自己外一个人也没有,他们应该叫的是自己吧

  • 穷途择路时第三章

    “立花前辈,有人找!”谢欢盼停下翻动《天人五衰》书页的手,风又把书页吹动,她循声望去。门口站着个女孩,那是个她从未见过的女孩。女孩面色焦急,见到她犹如目视救星。她三步作两步冲过来,就差没跪下。“立花前辈,帮帮忙,帮忙好吗?”谢欢盼扯了一张便利贴作书签贴住,把书合上。“出什么事了吗?”她问,声音里天然

  • 梦回曾今的记忆之拔出紫青宝剑的男人(求收藏,求打赏,求鲜花)(4)

    “砰!”第一轮法力碰撞,两人不分上下。“拔出你的紫青宝剑!”见紫霞似乎没有拔出紫青宝剑战斗的意思,龙逸淡淡说道。虽然他没有学过任何武学宝典,出招和闪避都来自本能反应,但自从吃下脱变丹后,他身上的很多地方都被改变了许多,就比如反应和力道,比以前不知道厉害了几万倍。可能是因为实力境界的原因,现在的龙逸却

  • 奋斗灵师第5章在线阅读

    就在宋轶夏炸成烟花之前,晏林殊及时安抚了他。他把一个包子塞进了宋轶夏嘴里,“这个包子,挺好。”宋轶夏“呜呜”了两下,好不容易把包子咽下去,噎得面红耳赤。木头在一旁观望,上也不敢上,他看着晏林殊没有什么替他家老大拍背的动作,顿时觉得这男人莫名有点渣。“老大,没事吧?”木头看晏林殊杵在一边实在没有什么动

  • 节成之呵呵美女

    就这么一个山楂,家里面也是好东西,因为养着病人,有闲钱也都买药了,家里面很少买些零碎果子吃,有一点也是给老三吃了,上面一对双胞胎兄姐,从来不吃的。小时候也许眼馋,但是长大了,也就习惯了,有点好的就放妹妹嘴里,就想着吃一点好的,身体也就好一点。这些宋清如脑子里一瞬间闪现许多,“大哥,太酸了,我吃不了,

  • 殇魂之祸我做的,是买卖

    相对无言,但时间却也并不会因此变慢,很快季思安便将那大汉身上够不到的伤口都涂上了药膏,然后手里拿着那一两金子,走回了五十里镇。季思安缓步来到紧靠嘉登楼边上的一座不起眼的小酒楼,这里其实也是嘉登楼的掌柜的开的,嘉登楼是为了来往的人,而这座望河酒楼,则就是为了这镇上的居民开的。两家的饭菜其实是一样的,甚

  • 寂静的森林在线阅读第一节

    昏黄的月牙高挂在天幕,无风,夜色下的d市结束了白天的喧嚣,变得像冥思中的少女般沉静。一间小酒馆的门被撞开了,吴凡歪斜着身子,嘴里喷着酒气,踉跄着走下台阶,转身站在了一道墙根下。一阵窸窸窣窣的声响过后,吴凡解开了裤子,随着一声酒嗝响起,身下正在喷涌的水柱也不由得扬了一下。“人这要是赶上倒霉的时候,真是

  • 向往的生活:300岁捞尸人在线阅读第三节

    霎时间,漫天飞雪竟然戛然而止,就仿佛被人从空中生生切断了一般。一道强光从地平线直射入雪山,冰雪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逐渐消失,温度也开始上升。黑蛇就一直跟着我,怎么甩都甩不掉。它称我为龙神大人,一直絮絮叨叨的抒发许多感慨,废话连篇。还不让我下山,也不让我去寻找长生不死的药。每当我问起龙翼究竟是谁时,它那炯

  • 磨磨头成长记录[鬼灭]之李二牛必须死【求鲜花!求收藏!】(7)

    老黑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想着总司令的孙子要是因为太胖把裤子扯了,传出去也不好听,便说道:“算了,站起来吧!”众人心不在焉的站了起来,视线都集中在胖子的身上。胖子下意识的一摸自己的屁股,就发现大事不好,裤子破了不可怕,内裤破了才可怕。还好大家只是以为胖子是因为胖而扯了裤裆,尽管好笑,但是在老黑的阴着脸

  • 寒破天下在线阅读第7章

    第七章各怀鬼胎“爹,你看看这个就知道了。”对于林澜的出现,林易没有丝毫的意外,仿佛早就知道了一般,此刻手一翻一枚玉简出现在他手中,灵力涌入,自玉简中顿时有一道光芒射出。虚空中,一幅画面出现,柳家四少爷柳剑的声音顿时传了出来。“该死。”伴随着柳剑的诉说,林澜的脸色逐渐阴沉了下来,最终直接怒骂出声。这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