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猫在线阅读第八节

作者:苍枂 来源:晋江文学城

“臭丫头!”一声怒吼吓得古皖一个机灵,瞬间止住了泪水不说,还有些怕怕的。

“臭丫头,可让我找到你了。你....”戚当家怒气冲冲的走到古皖面前,正想教训她,看见她哭得跟个泪人似的,反倒不好开口了。

“你个混小子,叫这么大声要吓死谁?老大不小了,一天天还这么没规矩!”云姨上去就是一掌,拍在戚有为的头上,和刚刚慈眉善目的她形成了鲜明对比。

“说,是不是你背着我欺负小皖了,看我不好好教训你...”云姨说着,又是几个巴掌落下,打的戚有为四处逃窜。

“没有啊,我刚刚才来,谁知道她这副鬼样子,我还没找她算账呢!”戚有为说到。

“算账?小皖招你惹你了,你找她算账?你倒是说说看啊!”云姨不依不饶的问。

戚有为张了张嘴,还是说不出口。

“也....没什么事....”戚有为别扭的说。

“那你这么气势汹汹的来问罪...啊...了不起....是吧...”又是几个巴掌落下,古皖看着都觉得疼,两个人跟小孩子似的跑来跑去,很是有趣。

“哈哈哈....”古皖忍不住笑出声来。

云姨这才放过儿子,冲着古皖说。

“笑了就好,笑了就好,这过日子就是要开开心心的,如果这混小子欺负你,你就来跟我说,我帮你教训他。”

戚有为皱了皱眉头,叹气说到。

“娘啊,你儿子我是那会欺负女人的人吗?我就是找她说点事儿,放心吧,这天要黑了,你快进屋去,免得冻着了。”

“行,我先进屋去了,你们慢慢聊。”

戚有为扶着云姨进屋之后,便回来找古皖,眼神恶狠狠的,十分凶煞。

“你...你要问什么?”古皖受不了这样的眼神,弱弱的先开口了。

“你今天去找过琴笙?”戚当家问。

“琴笙?哦,我是去找过琴夫人。”古皖说。

“说什么了?”戚当家继续问。

“没....没说什么...”古皖看了看戚当家的脸色,八成是那凤冠的事露馅了,这才找自己兴师问罪。

“就是我以为,我以为你那凤冠是要送给琴夫人的,谁知道....谁知道她压根不知道这事儿.....”古皖小心翼翼的说。

“你....该不会真是要送给别的女人吧!”知道自己闯祸了,还不怕死的问一句,这智商也难怪玟雪会担忧。

“胡说!”戚有为愤怒的说到。

“没有什么别的女人。这凤冠是.....”戚有为欲言又止的样子,看来这其中另有缘故。

“那是谁?戚大当家费这么多心思打造的凤冠,不是送给夫人,那还能送给谁?”古皖打算用激将法让他说出来,可戚当家的可不是那么好对付的人,他不想说的事,谁也别想问出来。

“臭丫头,想从我这儿套话,你想都别想!我警告你,凤冠的事你最好把嘴巴闭紧了,不然没你好果子吃!”说完,依旧是怒气冲冲的走掉了。

古皖看着他离去的背影,无奈的摇了摇头,‘这好人真不是那么好当的,明明是好心,却不小心捅了篓子,唉...这凡人心还真是不好猜啊。’

古皖撇撇嘴回到了屋里,丫鬟们已经把晚膳都准备好了,云姨笑容满面的唤着小皖快去吃饭呢。

“好吃吗?”云姨和蔼的问着。

“恩,很好吃,云姨你也吃啊!”古皖说着,往云姨碗里夹了些菜。

“好,那小皖多吃点。”云姨说。

古皖沉浸在美食的诱惑当中,没发现云姨的目光一次又一次的看向她。

“小皖啊,刚刚有为都和你说什么啦?”云姨问到。

古皖想了想,既然大黑脸不让说,那就还是先不说的好,免得让云姨担心。

“没什么啊....”古皖打着哈哈的说着。

云姨看她一副不自在的模样,心中了然,也就没再多问,年轻人的是还是随他们去吧。

‘哎呀,好饱好饱,这人间的美食太多了,数不胜数,哪像以前在山上的时候,都是自己变着花样给师父做吃的,也不知道,师父有没好好吃饭呢!’

古皖又想师父了,看见好吃的会想他,看见好玩的也会想他,不管任何事情都会想着若师父在,他会怎么说,怎么做呢?

‘小皖总算想起师父了吗?真是会叫人不放心!’玟雪坐在屋顶上悠闲的看着月亮。

玟雪用了隐身术,不仅这些凡人看不见他,就连古皖也看不见他,虽说是答应让她一个人来历练,但终究是放心不下的,一向冷静沉着的玟雪在古皖走后变得焦虑不已,没过多久也跟着古皖下了山。

看她风吹雨淋,看她露宿郊外,看她顽皮作怪,看她遇人不淑,每每玟雪快要忍不住出手,这丫头都会转危为安,也不知道是她运气好还是怎样,玟雪就这么一直跟在她身边,不出现也不让她感觉到,除了会在深夜的时候出现在她的床边,静静的看着她,仿佛只有这样近距离的看清楚,才能知道她过得好不好。

又是一夜好梦,古皖的心情很好,精神也很好,今天要做什么呢?

“皖姑娘,皖姑娘...”一个丫环急急忙忙的跑过来。

“怎么了?”古皖问到。

“皖姑娘,您快去看看老太太吧,老太太晕倒了...”丫环急的眼泪都快掉下来了。

古皖听闻,赶忙飞奔过去,云姨的院子里围了好多人,戚当家的和琴夫人也都赶过来了,急的不行。

“怎么样了,云姨怎么样了?”古皖着急的问着。

“大夫已经在里面了....”琴夫人说。

“好端端的怎么会晕倒呢?明明昨天都还好好的啊!”古皖担忧的说到。

“老太太身体一直都不大好,只是不愿意大家担心罢了,所以每天都是笑呵呵的。”琴夫人说。

戚当家的脸色差到了极点,一句话不说,隔着屏风直直的盯着云姨,很是担忧。

府里的丫鬟小厮基本上都跑过来了,他们站在院子里,里三层外三层,看的出来他们都是真的很担心,云姨对他们也都是很好的,真心总会换回真心的,云姨这么好的人,一定要长命百岁啊。

老大夫的从里面走了出来,满面愁容的看了看戚当家,什么话也没说,两人便一起走到了另一个房间,关上了门,谁也不知道他们说些什么。

“袁大夫,就...不能再想想办法吗?”戚有为艰难的开口。

“有为啊,你母亲的情况我早就跟你说过,年轻的时候吃了太多苦,身上留下了旧疾,即便是华佗在世也治不好你母亲啊。”大夫无奈的说。

“可是,这些年您开的药明明很好啊,我娘亲的气色都比以往好很多啊..”戚有为焦急的说着。

“这些年我几乎把所有名贵的药都用遍了,但也只是稍加缓解,并不能让她好转啊。”戚当家是个孝子,十年前特地举家搬来徐州城求医,从那时起,就一直是袁大夫为老太太诊病,但人的身体并不会因为你用再多再好的药材,就可以让之前受过的损伤一笔勾销。身为大夫,已经用尽了各种办法,但作为人子,又怎会轻言放弃。

“袁大夫,我娘....还有多久....”戚有为声音嘶哑的问到。

“多则半年,少则月余...”袁大夫摇了摇头,终是无可奈何。

“月余....”戚有为瘫坐在椅子上,心力交瘁的低喃着。

“我娘....真的没有时间了....”戚有为像是恳求般的望着袁大夫说到。

“有为,你别这么想,你母亲已经是强弩之末了,为了不让你担心,她一直都在苦苦坚持着,这样的结果,对她来说或许不是件坏事。”医者父母心,看遍了生死之后,反倒觉得,生有时不见得好,死也未必都是坏事,就看各人如何看待了。

“我会开些止痛安神的药方,剩下的时间,就多陪陪老夫人吧。”

送走了袁大夫,戚有为依然一个人坐在椅子上,他的脑海中一片混乱,感觉无力极了。

自己有今时今日的地位和财力又有什么用呢?连自己的母亲都救不了,为什么自己不早些强大起来,为什么要让母亲为自己吃这么多苦,为什么母亲一直受着病痛折磨,自己却一点也不知道,枉为人子啊,枉为人子...

“有为,别怪自己,这不是你的错...”琴夫人走了进来,她知道有为有多么在乎老太太,这样的消息无非是在剜他的心。

“你别这样,老太太还等着你陪他最后一程呢,你不可以这样让她担心啊!”琴夫人痛心不已的说着。

“有为.....老太太这一辈子都在为你担忧,你不能让她放心不下啊,有为...”琴夫人哭了起来。

戚当家看着她,声音早已哽咽。

“琴笙.....我的心好疼啊,我一想到娘亲...娘亲就要离开我了,我的心就疼得像是要裂开,我以为我可以让她过上好日子,我以为我可以为她做很多事,可是....可是....我现在什么也做不了,我留不住她....我留不住她啊....”看着哭得像孩子般的夫君,琴夫人亦是泪如雨下。

“想哭就哭吧,哭过之后,我们一起去见娘,我们好好地过日子,我们一起陪着她走这最后一段路....”琴夫人紧紧地抱住戚有为,夫妻二人一起伤心的哭着,即便是大人,即便有权有势,也会有伤心痛苦的时候,依然会忍不住哭泣,忍不住肝肠寸断。

戚当家与琴夫人走出了房间,戚当家面色沉重的让丫鬟小厮们不用担心都先散了,认真服侍着就好。

古皖刚刚进去看过了云姨,云姨之前虽然看起来脸色苍白一点,但古皖只当是年纪大了,身体多多少少会有些不适,并未多想。但今日,古皖明显在云姨脸上看到了黑色的死气,只有将死之人身上的气才会是这样的,死气会随着身体的衰败一点一点加深,直到人彻底死去,死气也会跟着烟消云散,彻彻底底变成一具毫无生气的尸体。

明明昨日云姨还好好的,怎么今天就变成这个样子了,云姨那么好的人,怎么会…怎么会呢…

“戚当家,云姨…云姨到底是得了什么病啊?”古皖焦急的问着戚有为。

戚有为并没有回她的话,无措的摇摇头径直走到了云姨的床榻旁,坐了下来,静静地守着娘亲。

琴夫人伤痛的看着丈夫的背影,心如刀绞,可她知道这个时候不能太过伤痛,至少也该让老太太没有遗憾的走。

“皖姑娘,可否借一步说话!”琴夫人带着古皖走到了另一个房间,关上门,沉默了好一会儿,作为这个家的女主人,再难的事,只要是为了这个家好,她都会鼓起勇气去做的。

“皖姑娘,你…很担心老太太对吧!”琴夫人说着。

“是,我很担心云姨,大夫,大夫是怎么说的?”古皖问到。

“大夫说,老太太没有多长时间了,可能半年,可能一个月…”琴夫人忧伤的说。

“是什么病?治不好吗?”古皖焦急的问着。

“有为幼时丧父,老太太一人撑起一个家,吃了很多苦,受了很多罪,生病了也都是扛着忍着,大夫说就是当年留下的病根,折磨老太太许多年,治不好的。”琴夫人对老太太的感情也是很深的,她佩服这个坚强的女人,更感激她教养了这么好的一个儿子,她深知老太太对她的好,也知道老太太心中的苦,所以作为儿媳,也想要为她做点事情。

“老太太怕我们担心,所以这些年都没有说过身体的不适,直到今日扛不住,我们才发现…”

是啊,连自己都没有发现云姨身体有异,更何况他们了,云姨是存心不想让人知道的。

“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了吗?”古皖呆呆的问着。

“大夫已经让我们准备后事了。”琴夫人看了看古皖继续说到。

“这些年来,老太太一直都有一件憾事在心中,我不知道,能不能在她临走前,让她能够解开心结。”

“是什么?”云姨的心愿,古皖也是想要尽一份力的。

“皖姑娘,你应该发现了吧,府上…没有孩子。”琴夫人苦涩的说着。

“那是因为,因为我生不了孩子。”

古皖愣愣的看着琴夫人,竟不知是这样的缘故。

“大夫说,我生来就比常**虚,可能…可能这一辈子都不会怀上孩子,尽管这些年来我们夫妻二人想尽了办法,但还是不如人意。老太太虽然从没说过什么,对我也一直很好,但我知道,老太太心里是很遗憾的,她很喜欢孩子,却为了不让我和有为难过,府上不允许有孩子出现,更不许任何人提起。”琴夫人痛苦的诉说着。

“可即便所有人都不说,但我知道,作为戚家的当家夫人,不能够为夫君生下一儿半女,是我愧对戚家的列祖列宗,我也想过为夫君娶一房侍妾,可是有为很生气,很抗拒,所以我也不敢再提。”

琴夫人突然抬起头来,充满希望的看着古皖说。

“可是,从不去花楼的他竟然从那里把你带了回来,还让你留在了府上,虽然有为已经告诉了我事情的原委,但老太太那么喜欢你,你终究是不同的。”

期盼的眼神中带着丝丝痛楚,无奈却坚定的眼神,这就是此刻古皖看到的琴笙。

“如果可以,我希望皖姑娘能和有为成亲.....”

“什么!”古皖前一刻还在同情着琴夫人,这一刻就被她的话吓得差点从椅子上掉下来。

虽然没有孩子是件很痛苦的事,但是让自己跟大黑脸成亲,这...这怎么可能呢!

“皖姑娘,如果你愿意嫁给有为,他一定会对你很好的,就算...就算你想要当夫人,我也是可以让给你的....”琴夫人迫切的说着。

“你在说什么啊,琴夫人,他是你的夫君,哪有拱手让人的道理,更何况,我也不喜欢大黑脸啊...”古皖为难的说到。

“谁会想与别人分享自己的丈夫呢!可我也是没有办法了呀,没有子嗣,老太太如鲠在喉,我实在是愧对于她啊...”琴夫人伤心的哭了起来。

“琴笙!琴笙!”戚有为在外面大声唤着琴夫人,琴夫人赶忙擦干泪水跑了出去。

“有为....”

“娘醒了,娘醒了...”戚有为开心的拉着琴笙去看老太太。

古皖也连忙跑了过去。

延伸阅读

从食人花开始的进化在线阅读苦佛亦不知,他人之快非己乐  http://www.ihaoke.cn/60oz.shtml
“你说的快乐对我来说对我来说却不一定是真正的快乐。”叶林似乎已经决定好了,落下了一子

双龙首在线阅读第六章  http://www.ihaoke.cn/xjbr.shtml
我抬脚走上前去,站在法医老头身旁,沙发已经被血染透,沙发上侧倒着的是一具女性尸体,身

hp之好好做个教授不好么之第二章  http://www.ihaoke.cn/utun.shtml
香!这只鸡真香!春玲吃着这只鸡,满嘴流油,多少年没吃过鸡了,鲜美的鸡味儿在嘴巴里打转

影帝总以为我喜欢他怎么破!第8章在线阅读  http://www.ihaoke.cn/gpt8.shtml
在她脱衣服的一刹那,贾宜已经自觉地转过身了。王争被梅若初激烈的举动冲击着,半天才回过

超级图书馆在线阅读公主恳求,成蟜突围!  http://www.ihaoke.cn/g5i5.shtml
“这……”听到阿若公主的这个要求,赵羽一脸为难:“公主,成蟜的事情乃是公事,而且王上

网游十亿年在线阅读7)  http://www.ihaoke.cn/6zy2.shtml
“对了,这个计划,除了你我,还有哪路大军参与?”在文莱心里,姜莱是领主之女,还是唯一

皇家料理师之第十章(10)  http://www.ihaoke.cn/phue.shtml
煜大笑道:“ròu麻死了,我快受不了了,蝶,如果哪天骞对你不好了,我得加强连还等着你

厨魔味道之你见过这样买车?  http://www.ihaoke.cn/69ye.shtml
第二天一早,叶天给叶文君打了招呼便起身离开了。跟赵宇见了面,在赵宇的带领下,找到了一

血狐神在线阅读第4节  http://www.ihaoke.cn/petv.shtml
——————————————沉寂的雾霭,笼罩着岛屿,孤独的大宅,犹如巨兽坐落。苏艋皱

转生恶役的我该如何在异世界生存在线阅读第七章  http://www.ihaoke.cn/uo2w.shtml
“那等一下吃晚饭我带你们过去吧,现在时间还早。我们剧组还需要准备一段时间。”吴金此时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衍生灵能输液也喜欢你。

    池可新没料到韩睿会叫自己,一时间愣住了,过了半天才小心地吞咽了一口唾沫,算是温了温嗓子,小心翼翼地问道,“有什么事吗?班长。”韩睿就引导他,“围脖事件听说了吗?”池可新乖巧点头,也不知道人说的啥就跟着往下接,“听说了。”“学校闹得还挺大的,辅导员给了我一个心理调查表,有几个问题需要走个过场问一下。”

  • 捕鬼手札在线阅读第一节

    我们又在山中闲散了一日,抵达最近的村落之时,已是将近未时,初秋薄凉的清风将小小的村落细细的扫了一遍,小村在这个午后显得愈发的萧条.这个村庄看着并不是十分的富饶,满打满算的看起来,也就只有一家可以留宿的客栈.小店的门面不是很养眼,看着就不似十分的富贵,念暮归走到柜台边的时候,打着算盘的老板呆里撒奸,见

  • 西游之只手遮天在线阅读第九章

    下午一点零三分,风尘仆仆披着男士外套,穿着崩裂的伴娘服,踏着运动鞋的我出现在了酒席上。香耶看到我这模样惊得下巴都要脱臼了。我本来也想好好打扮下过来,但我怕再出幺蛾子就真的错过她的婚礼了。只要我搭乘交通工具就一定会堵车,所以我干脆狂奔过来,高跟鞋都跑烂了,就随便买了双运动鞋。我的出现成为会场焦点,香耶

  • 「棋魂」我以为只是重生第4章在线阅读

    就这般,裴迟桑如愿以偿,坐上了回京的马车。快到京都时,赵卓驱马上前询问,“主子,这姑娘可是要安排在其他宅院里?”宋顗尘倒是想,可按照如今她缠他这那泼皮无赖的程度,怕是会让她哭个天翻地覆。与其最后闹得人尽皆知,还不如放在自己眼皮子底下。“不用了,就安排在王府吧。”他淡淡回道。马车里,裴迟桑探头探脑的,

  • 天命决在线阅读第10节

    回香楼中,周蒙和李颂恩早就等在那里,看见言璟和陆邢两个人连忙热情招呼。他们只是占了二楼一个开放的雅座,时候不巧包厢已经订满了。几个人又不是什么纨绔子弟,自然也没要求老板娘硬是要换一间包厢出来。言璟坐下,几个人脸色犹犹豫豫,似乎话都说不好了,磕绊着给陆邢敬了酒,桌面上便冷了下来。几个人原本想恭喜言璟一

  • 别看了那有鬼在线阅读第8节

    “谁?”听见有人敲门,苍落下意识地应了一声,然后就准备去开门。只不过苍落还没起身,那深红色的雕花木门便被人从外面推开。接着,一个白衣少女带着香风破门而入。白衣少女站定后,看到苍落已经从昏迷中醒来,于是她高兴道:“你什么时候醒的?”苍落半坐在椅子上顾不得应答,已被这突然出现的少女给惊艳到了。乌黑的秀发

  • 初临彼岸在线阅读第二章

    叶澜把叶建荣哄得开心,又耐着性子陪着吃了晚饭。还好叶家厨师的手艺,口味又和叶澜自己的口味比较像,哪怕赵瑶时不时想要上个眼药,叶澜也吃了个开心。饭后叶澜打了个招呼,就回到了自己的屋子。冷静下来之后想一想,她现在脑子里没有任何原主的记忆,网上关于庄家的资料又很少,仅凭着两个一模一样的名字就要断定一定是穿

  • 末世里的精彩大冒险在线阅读他对她的颜,毫无招架之力。

    唐乔暧慢慢走到了长长走廊的尽头,站在微微敞开着的窗口旁边,垂眸便瞥到了一抹熟悉的身影。嘴角微微扬起,声音清澈,完全没有受刚才包厢里的承受的酒精影响,“嗯,见一个朋友,你回家了?”叶铭宁显然知道她又喝酒了,即使话筒里她的声线正常,可是按他对她的了解,这么晚,她也确实没什么朋友是去咖啡厅坐着聊心事的。于

  • 融雪之这幸福来得有点突然(9)

    林女士看着情绪失控的肖晓,听到肖晓讲的话。是又辛酸又心疼。走过去摸摸林晓的头。“没事,没事。妈妈很开心,晓晓长大了。”林女士很欣慰对着肖晓说。“妈妈,我会好好学习的,好好减肥的!”肖晓向林女士说着自己的计划。“妈妈,相信你可以的!”肖妈妈偷偷地抹了抹眼泪。“我可以的!”肖晓擦着自己的眼泪,算是跟过去

  • 世子夫人冲喜日常之舒县

    周瑜也是个倔脾气,丝毫不作妥协,第二天周异出灵,舒县百姓十里相送,县令也在,周瑜哭得一发不可收拾。孙策在后头与县令小声交谈了一会儿,待得扶灵上山时,孙策也惊天动地地哭了起来。“周老爷呐!”孙策只是扯着嗓子干嚎道,“你尸骨未寒,就有人来讹你周家的田产呐……”周瑜:“……”“欺辱你家孤儿寡母……”周瑜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