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TOd3Zh
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我真的不想毁灭世界啊在线阅读第二节

作者:司琴半夏 来源:晋江文学城

贾谧离开中宫之后,贾南风改让郭彰带上皇宫卫兵来到西宫。

郭彰,字叔武,是贾南风的堂舅,郭槐待他如同亲弟弟一般。他对贾南风的吩咐,自然雷厉风行。

杨芷正与母亲庞氏在楼阁最上层相对垂泪,听说有皇宫卫士进了西宫,朝西宫大门方向望去,郭彰带着一队提着灯笼、握着大刀的皇宫卫兵正向楼阁走来。她连忙叮嘱庞氏留在那里,自己带着宫女跑向底层。刚刚跑到底层门槛处,郭彰和皇宫卫兵已来到门前。

杨芷:“舅亲家来此何事?”

郭彰:“捉拿钦犯!”

杨芷:“此处没有钦犯!”

郭彰:“反贼杨骏的妻子庞氏不是就在这楼阁的上面么?”

杨芷:“那是先帝未亡人当今皇太后的母亲高都君!”

郭彰:“在下没时间跟太后磨zui皮,请太后让开!”

杨芷:“除非舅亲家杀了本宫,本宫决不让开!”

郭彰:“太后如此坚决,在下岂敢相逼!”

杨芷以为郭彰是要撤离:“谢舅亲家!”

郭彰转过身子,对着皇宫卫兵:“还不快上!”

杨芷以为卫兵们要向门里冲,连忙与宫女们挽起手来。没想到卫兵们纷纷拿出带钩的长绳,将钩子甩到楼阁上层,钩住栏杆,然后,抓着长绳向上攀登。

楼阁上面,庞氏的侍女们见此情景,一个个惊叫起来,连声呼喊:“皇太后——皇太后——”

楼阁下面,杨芷连忙转过身子,一边往阁楼上面跑,一边哭喊着:“母亲——母亲——”

杨芷的后面,宫女们也一边往上跑,一边哭喊:“高都君——高都君——”

杨芷跑到楼阁上层,皇宫卫兵们也一个个爬到了楼阁上层。杨芷将庞氏挡在身后,对着卫兵:“别过来!”

卫兵们好像全都是聋子,仍然一步一步地向着杨芷和她的母亲走来。

杨芷转过身子,抱住自己的母亲。侍女们、宫女们连忙围拢过来,将杨芷和庞氏紧紧地裹在中央。

皇宫卫兵无从下手,呆若木鸡。

郭彰跟在宫女们的后面跑了上来:“不相关的人,拉开!”

宫女们和侍女们哪里是皇宫卫兵的对手,一个接一个地被拉到了一旁。就只剩下杨芷了,郭彰踱到杨芷身边:“请太后离开!”

杨芷还是紧紧地抱着自己的母亲。

郭彰对着一名卫士:“用血!”

那名卫兵拉出一名侍女,举刀一挥,砍掉了那侍女的脑袋。

郭彰:“请太后离开!”

杨芷的眼里喷射出愤怒的光,庞氏的眼里喷射出愤怒的光。

郭彰又对着那名卫兵:“用血!”

那名卫兵又拉出一名侍女,又举起了刀。

杨芷的双手颤抖了,庞氏猛地推开了她。两个卫兵冲上去,架住了庞氏。

杨芷刚要扑向庞氏,卫士们连忙挡住了她。

一名卫兵举起了刀。

楼梯下面传来“刀下留人!”的喊声。

人们朝楼梯处望去,张华被一qun皇宫卫士簇拥着从楼梯口跑了上来。张华扫视了一下:“郭彰接旨——”

郭彰连忙跪了下去。

张华:“皇上口谕,特全太后之母高都君庞氏之命!”

郭彰像是被砸蒙了,竟呆呆地跪着,一动也不动。待到张华将刚才的话重复了一遍之后,他才慢慢地爬起来,带着皇宫卫士走向楼梯。待到脑袋快要隐没时,他回过头来,狠狠地瞪了张华一眼,好像说,在节骨眼上,怎么就冒出了你?

原来,卫兵们向楼阁上攀援时,张华正好从杨珧府第回到皇宫,听到西宫这边的哭喊声,已经猜想到发生了什么,连忙跑进了式乾殿。司马衷虽然听信了贾南风和孟观的话,恨杨骏造反,但对杨芷和庞氏还是颇有好感。听了张华的奏请,连忙让张华赶了过来。

司马繇离开杨骏府第之后,又灭掉了几户。五更时分,他和董猛兴冲冲地来到皇宫,没料到,向贾南风汇报战功之后,得到的回报,不是粟帛,也不是升官进爵,而是一声长长的叹息。

司马繇惶惑了,董猛也惶惑了。

贾南风向司马繇挥动了一下手掌,司马繇悻悻地离开后宫。

贾南风向董猛招了招手,董猛连忙凑了上去。贾南风拿出一支系着白绢带子

的箭。董猛接过箭,只见白绢上写着“救太傅者有赏”。

高都君被救之后,贾南风感到,要除掉高都君,就得扳倒皇太后;要扳倒皇太后,就得把她同杨骏造反拴在一起。她想起小溜子射箭报信之事,于是让人模仿杨芷的笔迹,造了这么一个杨芷与杨骏同反的证据。

贾南风问董猛:“明白吗?”

董猛愣了一下,说:“明白,明白。”

贾南风:“还不快去!”

董猛连忙跑出后宫,追上了司马繇。

司马繇问董猛:“皇后娘娘为何叹气?”

董猛:“担忧啊!”

司马繇:“担忧什么?”

董猛:“皇太后和高都君还在,对那杀害杨骏的,哪一个不是恨之入骨?”

司马繇:“乱臣贼子,人人得而诛之。杨骏是皇上钦定的反贼;杀杨骏,我们是奉旨而行。她杨芷和庞氏,又能把我们怎么样?”

董猛:“您所杀的,也有旨意以外的呀。”

司马繇:“有些杨骏的亲族,朋党,我们虽然没有接到诛灭的诏令,也没接到赦免的诏令,杀了他们,也是合情合理。”

董猛:“可是,有的既不是杨骏的亲族,也不是杨骏的朋党。要是杨芷母女抓住这些不放,还有您逍遥的吗?”

司马繇愣住了,他确实杀过这样的人,而且是连贾南风也不曾想到要杀的人。这就是东夷校尉文俶。

文俶,文钦的儿子,字次骞,小名鸯,智勇双全。正元二年,年刚十八,随父起兵讨伐司马师。文钦要率军回寿春,文俶以为一定要先挫一挫司马师军队的士气,便与骁骑十余人一同杀入司马师军中,所向披靡,然后才引兵离去。司马师派左长史司马琏率骁骑八千追击,文鸯单枪匹马冲入骑兵阵中,转眼间便杀死百余人,进出六七次,使追骑再也不敢逼近。

咸宁三年三月,文俶代替贾充,迁都督凉、秦、雍三州诸军事,一举击败令司马炎寝食难安的鲜卑首领秃发树机能,名闻天下。

泰始二年,文钦为司马繇的外祖父诸葛诞所杀,诸葛诞成了文俶不共戴天的仇敌。虽然诸葛诞早已不在人世,但是,司马繇还是担心文俶会做出不利于舅舅一家的事情,于是趁着清除杨骏之党的机会,杀了文俶,灭了文俶的三族。

“怎么办?”司马繇想起贾南风无可奈何的样子,不由自主地紧张起来。

董猛:“得想办法除掉杨芷。”

司马繇:“这还不容易?让皇上下旨杀了她不就完事了吗?”

董猛:“杨芷虽然不是皇上的亲生母亲,毕竟是亲生母亲的堂妹。再说,皇太后如果没有犯下十恶不赦的大罪,皇上即使想杀她,也不敢贸然下旨。”

司马繇:“那就只有等她来砍脑袋了?”

“我有一样东西,是在杨骏门外拾到的。东安公若把它呈报皇上,就可以高枕无忧了。”董猛说完,拿出贾南风给他的那支箭。司马繇接过箭,看了看白绢上写的字,想了想,点了点头。

司马繇来到式乾殿,把系着白绢的那支箭交给了司马衷,说是他在攻打杨骏府第的时候在杨骏府第的门外拾到的。

司马衷看了又看那箭,看了又看那白绢上的字,问张华:“这是谁的呢?”

张华接过去看了看,摇了摇头,又还给了司马衷。

贾南风来了。司马衷把那系着白绢的箭递给她,问道:“这是谁的呢?”

贾南风看了看白绢上的字,沉吟了一会儿,说:“很像是太后的!”

司马衷愣了一下,摇了摇头:“不会的。”

贾南风叫董猛到后宫取来杨芷的手谕,把手谕上的字和白绢上的字摊开在司马衷的面前,问司马衷:“这白绢上面的字像不像手谕上的字?”

司马衷看了又看,点了点头,说了一个“像”字,又皱起了眉头:“太后的这东西怎么会出现在杨骏的门外?”

贾南风:“用弓啊!小溜子不就是用弓箭向杨骏报信吗?”

司马衷:“太后用弓送这干什么?”

贾南风:“鼓动攻打杨府的皇宫卫士与杨骏一同造反!”

司马衷:“是这样?”

贾南风:“是这样!”

“她怎么能这样?我去问问她!”司马衷站了起来。

贾南风拉住司马衷,让司马衷坐了下来:“这是十恶不赦的大罪,她是不会承认的。陛下应该做的,就是下诏处死她。”

司马衷:“不行,不行,她是皇太后!”

贾南风:“废掉她!”

司马衷:“不行,不行,那叫不孝!”

贾南风:“她要是再与外面勾结怎么办?”

司马衷:“就按皇后说的办。”

贾南风:“来不及了!”

司马衷:“为什么?”

贾南风:“那时候,陛下被从这个位子推了下去,还怎么按我说的办呀?”

司马衷:“怎么办?”

贾南风:“现在就按我说的办,处死她,起码是废掉她!”

司马衷:“不行,不行,绝对不行!”

贾南风想了想,说:“西宫靠近宫外,为了使太后不再与宫外沟通,将太后移居永宁宫。怎么样,陛下?”

司马衷想了想,点了点头。

贾南风让董猛前往西宫宣旨,让后军将军荀悝送杨芷前往永宁宫。

杨芷领旨,牵着母亲庞氏的手,带着宫女、太监来到西宫大门时,董猛赶到杨芷和庞氏的前面:“请高都君留步!诏令前往永宁宫的只有太后,没有高都君。”

式乾殿里,贾南风令李肇,在杨芷离开西宫之后清理西宫,对拒不离开者格杀勿论。

李肇刚刚离开,荀悝就走了进来,跪倒在贾南风面前。

贾南风:“送到了?”

荀悝:“没有。”

贾南风:“是太后抗旨?”

荀悝:“不是。”

贾南风:“是你自己?”

荀悝:“末将为皇后赴汤蹈火,在所不辞,怎会抗旨?”

贾南风:“那又为何?”

荀悝:“董黄门不让高都君随太后同往永宁宫,太后问是不是让高都君继续住在西宫,董黄门说不是;太后问把高都君安排在什么地方,董黄门答不上来。太后令末将奏请娘娘,明示高都君如何安排。”

贾南风看了看司马衷,又看了看张华,想了想,问司马衷:“陛下,您说呢?”

司马衷:“就让她跟太后住在一块吧!”

贾南风回到后宫时,已是黎明。恰巧赵粲来了,她拉着赵粲的手,要赵粲出谋划策,使杨芷母女住在永宁宫中,生不如死。

赵粲,司马炎第一任皇后杨艳的舅舅赵俊的哥哥赵虞的女儿,司马炎的充华。她不满足于充华的地位,渴望戴上皇后的凤冠。她明知杨芷立为皇后是因为杨艳临终时的极力推荐,但还是深深地恨上了杨芷。她得知贾南风视杨芷为仇敌,就与贾南风亲密得亲姐妹一般。

这次,听了贾南风的话,捋掉贾南风的手,将脸扭向一边。

贾南风:“怎么?心疼了?毕竟是亲戚啊!”

赵粲:“我要是把她们看作亲戚,就会跪在地上,感谢皇后娘娘!”

贾南风:“为什么?”

赵粲:“她们只要住在永宁宫,别说是活着,就是死了,也是皇太后,也是高都君。”

贾南风:“您以为应该放在哪里?”

赵粲:“不是有个金墉城吗?”

贾南风:“这合适吗?”

赵粲:“没什么不合适的。当年,杨芷看娘娘不顺眼,就怂恿先帝废掉娘娘,将娘娘送进那个地方。妾身以死相谏,才让先帝打消了这个念头,杨芷恨不得吃了妾身的ròu。”

赵粲所提的司马炎要废掉贾南风,把贾南风关进金墉城,并非杨芷看贾南风不顺眼,而是贾南风以戟掷孕妾一事引起司马炎的震怒。让司马炎打消这一念头,固然与赵粲有关,杨芷也功不可没。杨芷劝说司马炎:“贾公闾有大功于国家。太子妃杀死孕妾,不过是疼爱自己所生的女儿,一时冲动。我们怎么能因为这一点错误而忘记她父亲的功劳呢?”

贾南风并不清楚这些情况,听了赵粲的话,不禁咬牙切齿,巴不得立即将杨芷关进金墉城。但是,这事儿需要司马衷同意。从昨夜的情况看,要他同意可不容易。

贾南风说出了自己的忧虑。

赵粲说:“这事儿娘娘不行,妾身更不行,可是,有人行。”

贾南风:“谁?”

赵粲:“大臣们!”

贾南风:“大臣们会劝说吗?”

赵粲:“杨骏完蛋了,大臣中有几个胆敢不看娘娘的眼色?娘娘派几个能说会道的分头点拨点拨,他们敢让娘娘不称心吗?”

贾南风点了点头,连忙把黄猛、贾谧、郭彰等召来,如此这般吩咐了一番。

贾谧骑马来到城外,敲开廷尉何勗的大门。

何勗自从劝说司马亮起兵讨伐杨骏之后,担心秘密泄漏,遭到杨骏报复,总是惴惴不安,得知杨骏被杀,一身轻松;得知贾南风的忧虑,要贾谧转告贾南风,请皇后娘娘尽管放心。

贾谧刚刚出门,何勗就提笔写起请求废黜皇太后的奏章:“皇太后暗地施展奸谋,企图颠覆社稷,箭射帛书,邀集将士,同恶相济,自绝于天。鲁庄公与母亲文姜断绝亲族关系,是《春秋》所赞许的,意在告诉人君应以祖宗大业为重,向天下人表示至公无私。陛下虽有难以割舍的情感,但臣下不能从命。”

第二天早上,何勗呈上了奏章,很多大臣呈上了奏章。司马衷看过这些奏章,下诏说:“皇太后的废立,事关重大,不能随意。”

何勗等继续上奏请求,并且提出把杨芷废为峻阳庶人。

司马衷没法招架,诏令王公大臣各抒己见。

张华第一个站了出来,说:“我不同意贬黜皇太后为庶人。先帝在位时,她没有得罪先帝,是名符其实的皇后。先帝殡天之后,她不以天下为重,偏袒其父,有愧皇太后尊号。我认为,应该依照汉朝废赵太后为孝成皇后的做法,取消皇太后的尊号,仍像原来那样,称为武帝皇后,安置在离宫,使亲眷之恩保持始终。”

傅祗等认为张华分析中肯,处置稳妥,纷纷表示赞同。

何勗等人很想反驳,但又找不出充足的理由。

司马衷很高兴,正准备按张华的意见下诏,左仆射荀恺突然站了出来,说:“我不同意中书监的意见。皇太后谋划危害社稷,完全背离了先帝的遗愿,不可复配先帝,应该贬为庶人,安置在金墉城。”

荀恺刚刚说完,太子少师司马晃就站了出来:“左仆射说得好!谋划危害社稷,本是十恶不赦的大罪,不处死已是莫大的恩典,怎能复称皇后,给先帝抹黑?我请求皇上将杨芷贬为庶人,安置在金墉城!”

司马晃,字子明,司马懿三弟司马孚的第五子,司马炎受禅登基时就被封为下邳王。他孝顺友善,贞正廉洁,礼贤下士,很得宗室的称赞。他说完之后,王公大臣纷纷附和,大殿之内,尽是要求贬黜杨芷为庶人的声音。

何勗又站了出来:“臣有本上奏!”

司马衷:“念!”

何勗:“请听从下邳王等人的意见,将太后废为平民,安置在金墉城。派遣使者以太牢之礼祭告于宗庙,以承奉祖宗的命令,符合万民的愿望。至于太后被废之后的供养,可根据圣上报恩之愿,尽量丰厚一些。”

司马衷:“不可!”

何勗跪倒在地:“请求皇上准奏!”

司马晃等纷纷跪倒在地:“请求皇上准奏!”

司马衷觉得这样处置太过分了,呆愣着。

司马繇:“孔子说过,‘杀父之仇,不共戴天’。陛下杀了杨芷的父亲,杨芷若无动于衷,则是不孝;若耿耿于怀,则必不利于陛下。陛下若不准奏,无论对陛下还是对杨芷,都是有害无益。”

司马衷抬眼看张华,张华低着头看着地下;接着看傅祗,傅祗也像张华那样。

司马衷无可奈何地说出两个字:“准奏!”

杨芷和庞氏坐着一辆素车,带着十来个宫女和太监,被司马繇带着一队卫士跟在后面,离开了永宁宫,出了城门,向西北角方向走了五六里远的样子,何勗骑着马,带着十来个兵卒追了上来。

何勗跑到司马繇身旁,低声跟司马繇说了几句,司马繇喊了一个“停”字,牛车和士兵都停了下来。

何勗带着兵卒来到素车旁,问道:“谁是杨庞氏?”

杨芷问:“什么事?”

何勗:“奉旨收捕!”

杨芷:“皇上不是有旨特全我母亲性命,让她和我住在一起吗?”

何勗:“那是在你还是皇太后时的事情,现在你已是庶人了。”

杨芷:“皇上不会这样!”

何勗:“庶人杨芷、罪犯杨庞氏听旨!”

杨芷、庞氏连忙跪倒在车上。

何勗:“罪犯杨庞氏,深荷国恩,不思酬报,反为祸殃,与杨骏、杨芷狼狈为奸,企图危害社稷,不诛不足以儆尤。特令廷尉何勗押上刑场,枭首示众。”

原来,司马衷批准将杨芷贬为庶人之后,贾南风又让贾谧找到何勗,要他再接再厉,于是何勗又上奏说:“杨骏造反,家属应诛。先前下诏保全他的妻子庞氏的性命,是为了安慰太后之心。现在太后已被废为庶人,请求将庞氏交给廷尉行刑。”司马衷本来不肯答应,但又架不住何勗和王公大臣坚决请求。

杨芷和母亲庞氏都大呼冤枉。

何勗对着身旁的两个士卒,厉声道:“还不快快动手!”

两个士卒跳下马背,抓住庞氏的两条胳膊,把庞氏往车下拉。

杨芷连忙抓住庞氏的两条腿,连声呼喊:“母亲,母亲!”

何勗对着另外两个士卒,指了指杨芷。那两个士卒跳下马来,掰开了杨芷的手。

抓着庞氏胳膊的两个士卒架着庞氏向洛阳方向走去。

庞氏已是杨芷在这世上的唯一亲人。她怎么能失去这一亲人?她不顾一切地跳下素车,叫喊着“母亲——母亲——”追了上去。

何勗向掰手的两个士卒丢了一个眼色,那两个士卒追上去,把杨芷拉回到素车上。

那两个士卒刚刚转身,杨芷又跳到地上。

司马繇朝两个卫士使了个眼色,那两个卫士跳下马,将杨芷拉回素车,将两腿绑在素车上。杨芷一边挣扎着,一边大叫:“放开我,放开我!”

司马繇朝金墉城的方向指了指,素车朝着金墉方向跑了起来。

素车离金墉城越来越近,就要到达城门口了,忽然,后面响起了“嘚嘚嘚”的马蹄声。

杨芷扭头望去,只见董猛和一名宫廷卫士骑着马大叫着从后面追了上来。

董猛将zui凑到司马繇的耳边翕动了一会儿,司马繇连忙喊停了素车,让卫士解开了绑住杨芷shuang腿的绳子。

董猛:“庶人杨芷接旨!”

杨芷连忙跪倒在车。

董猛:“皇后娘娘口谕——惊闻庶人杨芷之母不幸触犯律法,将遭刀斧之刑,本宫深悯之。特许杨芷前往法场,与之告别!”

杨芷深为感动,连连磕头,连呼“皇后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她从贾南风的口谕中感受到一颗悲天悯人之心,看到了母亲得到赦免的希望。在素车调转方向驶向刑场时,她让侍女准备笔墨纸砚。侍女告诉她,因为离开时匆忙,没有带上这些东西。为了抓住这一希望,她脱下自己的衣服,咬破自己的指头,伏在素车上面写了起来:

庶人杨芷顿首皇后娘娘足下:

蛇虫蝼蚁,尚且畏死贪生;妾母庞氏,面对刀斧,能不心惊胆战?妾虽知法理难容,但无奈母女连心,无以断绝,故斗胆请求娘娘慈悲,法外开恩。庞氏若能苟全性命,妾生当殒首,死当结草,以报娘娘大恩。

法场上,庞氏被捆绑在断头台上,贾南风与何勗并排坐在监斩台上。素车刚刚到达法场,何勗就站起身来:“准备行刑!”

“慢——”杨芷叫喊着,急忙跑到贾南风面前,跪倒在地。

贾南风看着她,冷笑着,一脸的得意。原来,贾南风特地把她召来,是为了从精神上折磨她,摧残她,以满足自己那残酷的心理需求。

为了母亲,杨芷顾不了这些,连连磕头:“妾身杨芷恳求皇后娘娘开恩,饶了我的母亲,饶了我的母亲!”

贾南风:“处死庞氏,是皇上的旨意,本宫饶得了吗?”

杨芷继续磕头:“妾身恳求皇后娘娘,劝说皇上开恩,饶了我的母亲!”

贾南风:“处死庞氏,是王公大臣的一致要求,皇上能随便饶恕吗?”

杨芷继续磕头:“妾身恳求皇后娘娘,劝说王公大臣,饶了我的母亲!”

贾南风:“王公大臣个个饱读诗书,人人精通律法,要处死庞氏的理由,一条一条的,无可辩驳。你可有理由,让本宫拿去劝说?”

杨芷捧出血书:“请求娘娘怜悯!”

贾南风:“本宫不敢!本宫只知奉旨行事!”

此时,刽子手呆呆地愣在断头台上。

贾南风转向何勗,“廷尉大人,您呢?”

何勗:“下官也只知奉旨行事!”

杨芷连忙拿出剪子,剪下头发:“恳请娘娘恩准,让妾代母受死!”

贾南风转向何勗:“时间还没到吗?”

何勗:“时间已到,行刑!”

杨芷朝断头台上望去,刽子手举起了钢刀。杨芷连忙爬起来,喊着“母亲”,跑向断头台。刚刚跑到台下,庞氏的脑袋离开脖子,滚落到杨芷的面前。杨芷抱起庞氏的脑袋,喊了一声“天啊”,晕倒在地上。

贾南风朝程据挑了一下zuiba,程据蹲下身子,掐了掐杨芷的人中,使杨芷慢慢地苏醒过来。贾南风又向一个卫士挑了一下zuiba,那个卫士走上前去,从杨芷怀中夺去庞氏的脑袋,走向刑场旁边竖着的一根高高的木杆。

杨芷爬起来就追。

贾南风向另一个卫士挑了一下zuiba,那个卫士跑上前去,一把抓住了杨芷。

那个夺去庞氏脑袋的卫士爬上木杆,把庞氏的脑袋悬挂在木杆的顶端。

杨芷朝着庞氏的脑袋一声接一声地哭叫着“母亲”,庞氏的脑袋似乎有了感应,面对着杨芷,张着zui,睁着眼,像是在盼望女儿把她从那高高的地方救下来,像是在呼唤女儿把她从那高高的地方救下来。

贾南风和何勗走下监斩台,跨上了马。那个抓着杨芷的卫士松开了手。杨芷跑到贾南风马前,跪倒在地,连连磕头,请求贾南风开恩,让她埋葬母亲之后再去金墉。

贾南风问何勗:“对庞氏的尸首,诏书是怎么说的?”

何勗:“枭首示众。”

贾南风对着杨芷:“圣旨了如此,请见谅!”

杨芷还坚持着不肯起来,继续请求。

贾南风朝着司马繇看了一眼,司马繇让两个卫士把杨芷拉到素车上。

延伸阅读

苍天耀世在线阅读第十章  http://www.tskp315.cn/utu8.shtml
天色将晚,薄暮冥冥。众人来到正厅,已然不是晨时的景象。方桌上放着几碟精致的开胃小菜,

别欺负我老实第9章在线阅读  http://www.tskp315.cn/bzxb.shtml
杨芷菁问老伯:“为什么只能看,却不一定能买到呢?难道老伯你是怕我灵石不足吗?”老者领

逍遥农家子在线阅读谁是猎物?谁是猎人?  http://www.tskp315.cn/demq.shtml
晚上九点半,秦冰冰躺在练武室的地板上,无论林飞怎么鞭策,她都一动不动!“刚才你不是中

三万年后我满级归来[星际]在线阅读第十章  http://www.tskp315.cn/fot.shtml
40.克劳福德突然站起身,掐灭烟碎步快速倒退离开。罗斯看着克劳福德消失的身影万分茫然

仙武大抽奖在线阅读第六节  http://www.tskp315.cn/bhvk.shtml
眨眼的功夫,七八天过去了。翱翔所在的初级班早已开学,这几天都是惊无铁在帮着林钧跑里跑

快穿之当学霸伪装成学渣在线阅读赶尸人03  http://www.tskp315.cn/duml.shtml
应骆淮这样想着,觉得自己轻松了不少。“应骆淮!清醒一点!”他听到了傅左汀在叫他,清醒

逆天神级系统在异界在线阅读第六节  http://www.tskp315.cn/urfv.shtml
第五章、※“救命,救命!”“兀那年轻人,还不快把东西拿回来!”晨间下了一场潇潇的雨,

(综漫)祈莫离第一章在线阅读  http://www.tskp315.cn/a13b.shtml
初看简介,有人说,这是玄幻?有人说,这是都市?甚至于还有人说,这是女频专刊?可是,古

[综]扔盾牌的教授斩杀  http://www.tskp315.cn/nw32.shtml
“一个炼血四重天妄想打我的注意,真是不自量力。”当看清黑衣男子的动作,杨天心中冷笑一

我与轰同学的恋爱拉锯战[综]在线阅读配不上那个男人  http://www.tskp315.cn/d74p.shtml
“这位小姐,既然你不喜欢这画,又何必买?既然买了,却又做出这样的行为,你……你不觉得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师父心悦否受他庇护

    因为好奇,她拿起一张照片,看到照片背后的字。每一张照片上都有。那是一封封情书,白术没有恋童的怪癖,在她16岁之前的照片上,都只是简简单单的话语,16岁之后才是情书。那一刻她才知道,原来白术喜欢她,不,准确的说,应该是爱,已经扭曲的爱,想将她永远囚禁在他世界里的爱。刚知道这件事的时候,顾绵绵是震惊的,

  • 洪荒:咸鱼圣人第1章在线阅读

    血红色夕阳渐渐落入西山,夜幕将要降临。这时,山谷那头传来阵阵喊杀声,声音之大震破苍穹。绕过山谷,一根八丈有余金色长棍迎风扫来,其速度超过想象,把四周的空气带动,发出呼呼声,直奔城墙飞去。不知这金色棍棒由谁投出,竟然如此威力。金棍飞去不久,一声怒吼。一只全身金色毛发比蒙兽出现在城墙前方。城墙之上人类士

  • 一个烂尾引发的桃花债在线阅读拳杀学员,血衣青年1/4(求收藏鲜花)

    第十章抱着双臂,陌幽看着面前的这群人,眼中带着一丝丝的波澜——那是杀意!“你们来得很快嘛!”陌幽眼中闪动着杀意,看着面前的这些学员,一脸的嘲讽之色。来得快,那么自然也就是死得早了,这还用说吗?绝对是一个都逃不了。“你是谁?这里都是你造成的?”没有妄动,这些学员的领头之人,脸上带着一丝丝的凝重之色,语

  • 我会炼假成真之人生下一站(1)

    “窗外的雨下了许久,窗檐积了一层水。落叶撒了一地,风吹过,卷起哀愁一片”这么写怎么样主编?他的脸上露着一丝苦笑,显然他对他的作品也不是很自信。“就这?你还不如个小学生呢!”主编李秋萍的刻薄是出了名的。想要在他手下干出名堂那就是比登天还要难的事。“易南俜,上次和你说过了,这行你干不了,文学这行当靠的是

  • 火影之闪雷之光第二章在线阅读

    这个时间点,去公共水池洗漱的人也不少,安阳总算安心了些。他一边往爬楼一边想着刚刚那个女鬼的事情。前几天对面女寝室确实有一个女生跳楼了,当时尸体被裹着抬出去的时候他还看到的,听说是为情自杀,现在她的灵魂变成了死时的样子,说明心中有怨。解铃还须系铃人,这女鬼应该会缠着那个跟她死亡有关的男人。不过那个男的

  • 异界萌娘传这就开始修仙了?(4)

    当然,如果你以为这样就能结束,那你真的是太天真了。林灵破完第四处机缘地,正准备前往第五处继续进行神技磨炼,突然她顿住了。原因无他,只是因为第五个机缘是个活的,要说的再具体点,就是蛋白质含量比较高的那种,不对,应该是蛋白质和脂肪含量都不错的那种,想到大黄豆的某灵立马换了种严谨的说法。但其实这些都不是关

  • 一代枭雄的帝国在线阅读第8节

    校霸事件只是一个小小的插曲,那些弱智被齐洋威胁了一番之后,再也不敢惹他了。齐洋也不担心他们会给自己带来什么不必要的麻烦,毕竟只是学校的普通学生,不会有什么影响。平静地度过了两日之后,系统的提示音终于响起。“叮,锻造术提升到了LV4.”锻造术升级,那必然是因为锻造冷却时间到了。打开系统背包一看,果然看

  • 幸福背后之我是要成为佣兵王的男人

    这次战斗中,大显神威的瑞雯连升两级,直接到达了7级,而陈冬也因为斩杀了一个较强对手,升到了5级。这次两人不光在经验上大有提升,在能量点上也有不少的进账。瑞雯得到了1000余点能量点,出了件前期小神器——残暴之力(+25点攻击力,唯一被动:+10(百分号)冷却缩减,唯一被动:+10点护甲穿透)。而陈冬

  • 继承人是死敌,我是抱错的第五章在线阅读

    云凡低头看着眼前的女子,嘴角带着笑意,伸出手掌,他轻轻的穿过爱尔芙的头发,抚摩着后颈。爱尔芙此时也抬头望着云凡,绿色的眼睛里蕴藏着光亮。云凡低下头,想要与她接吻。咔哒,咔哒。熟悉的声音响起,打断了二人的进度。云凡仔细想想,意识到这是右侧的门把手在跳动,那里是妹妹的房间,此时她好像要来自己这里。来我这

  • 志在山河之不要陪女人逛街(9)

    浑浑噩噩的张正阳返回别墅后,傻傻的倒在了沙发上,脑海里满是信纸上的内容。“砰!”突然一声重响,却是张正阳的拳头狠狠砸在茶几上,他狠狠道:“不,我绝不会是那个人的儿子,我绝不会承认!”他此刻才了解到原来母亲竟然承受了这么大的痛苦,原本一直以为去世了的父亲,实际上是一个为了前途抛妻弃子的男人!宋世杰,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