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全民审判[直播]在线阅读第一章

作者:抱落 来源:晋江文学城

“落仔呀落仔呀……”安静刺白的办公室骇然响起高分贝、变味儿粤语。

“谁?谁谁谁……谁这么不知好歹,没一点分寸?”十几个同事同时丢下手中活儿,齐唰唰站起来,瞧向最后排的位置,卜卜跳的心脏早已提到嗓子眼了。

烈女向着人头横扫一眼,裂开zui、凸出牙chuang叫嚷:“怎么落仔呀?谁知道?”

没有人出声,整个办公室安静得如同沉睡的黑夜,个个心里明白得很,在这个骨节眼上说了不该说的话,而且还大张旗鼓噼里啪啦,生怕某人听不见似的,这等损事,看来只有烈女才干得出。

她有点着急,再大嚷一遍:“怎么落仔呀(打胎)?”

飞扬草刚从经理办公室推门而出,被烈女凌厉的目光逮住,她举起手挥舞着:“飞扬草过来过来。”

毫不知情的飞扬草向她走去:“干什么?”

烈女口沬横飞:“过来呀,这个怎么……落仔?”

“叮咚”一声,一个闷响在她体内炸开,顿时四肢麻软、膛目结舌。

她目光不自然地飘过前两排的座位,看见唯一一个仍坐着没站起来的身影:JiaoXiao瘦弱,说话声音温柔温柔的,连生气也温柔婉若楚楚动人。听说上个星期才去打胎,因为怀的是女儿,而家里已经有两个女儿了,农村父母辈的思想必须生个男丁,可怜这女子,几年来打掉三个了,计划生育特色。

烈女继续叫嚣:“过来呀,怎么落仔?”

去你的,那壶不开提那壶。

飞扬草提起腿定格在半空中,正要360度转身离开。

她可懂人情世故,往别人伤口上撤盐这种损事打死也干不出,谁像烈女,25岁人大大咧咧没一点分寸。

烈女:“快来呀,这个怎样……落仔、落仔?”她猛戳电脑。

十几双眼睛同情地望着飞扬草,满屋尽是怜悯相,可怜她这个刚出世面没几年的MeiShaoNv,脸皮还嫩着呢,遇事容易紧张徬徨,如今莫明被推至风尖浪头,胆颤心惊着。

烈女不断的催促声如夺命符,叫得人心乱如麻。

飞扬草瞥了一眼那位低垂眼帘,正受煎熬的女孩,进退两难之际狠心一横、大手一挥:我不入虎穴谁入虎穴,过去给她扇两把掌也好,这人不打不知痛——贱。

烈女口沫横飞:“快点呀,怎么慢得像只乌龟?”

飞扬草回敬道:“你才是乌龟王八蛋。”她一边瞪着她,一边用余光瞟了一眼电脑,顿时冰山碎裂,五雷轰顶,口吐白沬。

她叉腰道:“你这五音不全、口齿不清、张冠李戴的王八,下载就下载呗,非要说成落仔……”

办公室如热锅上的蚂蚁,顿时炸开了,个个笑得东歪西倒、花枝乱颤,抱团庆祝解开尴尬,就连经理也从小房间ròu颤颤地溜出来凑热闹。

经理摸摸鼻子笑意盈盈地说:“拜托,你的粤语说了两年多,还是鸡和鸭说的水平,听得我们头皮发麻晕头转向,比蹬天还难,比便秘还痛苦。”

烈女:“哈哈哈,是吗,我觉得我进步很多了,每天一小步,人生一大步。”

经理眼神一亮,提醒道:“好学是好事,但也要有好老师,拜师费你交过吗?”

烈女眉头一挑,说:“呵呵,原来醉翁之意不在酒,我今天没打算请客,倒是你,大半年了,包子也没吃过你一个,你好意思么,经理?”

“对对对,经理请吃饭、经理请吃饭……”众人一哄而上,煞是团结。

这下真是捉鸡不成蚀把米,经理难掩众口,想逃,结果众人围成一圈,他无奈下开出条件,说:“你们每人凑30元,剩下的我包了。

好大方的口气呀。

跟着一个吝舍又不要脸的经理真是费神又费劲,不过凡事相生相克,遇上烈女这等死缠烂打的下属,敢情也能吃他一餐半顿。

烈女摆摆手说:“罢了罢了,今晚农家菜馆,我和经理请客。”

众人一阵高呼,经理摸摸xiong口难过道:“唉,又被砍一刀了。话说回来,不要再用你的混沌语言跟客人交流了,错漏百出。”

烈女:“那才是锻练的好机会,这又不行那又不行,能进步么?”她抬头望着天花板,眼神坚定、厚颜无耻、理直气壮。

几天后,一个戴眼镜的香港客人站在飞扬草座位傍边问:“请问老板在哪?”。

她正要开口,却听见高八度声波风风火火地从门口传来:“在工场。”

客人定格半秒,“哦”一声激灵一振:“在喝茶。”直径向老板的办公室走去。

飞扬草目若鸡呆:难道是我听错了?见鬼去……

五秒后客人折返:“办公室没人,没人在喝茶?”

烈女肯定道:“是在工场在工场呀。”

客人眼珠掉了出来:“可……可是真不见有人在喝茶,人影也没。”他指着左边老板办公室的方向。

烈女指着右边车间的方向:“是在工场呀,我刚刚还跟他说话……”

“……”

飞扬草忍着没笑出来,就让这种南辕北辙各执一词、令人发指的误会在胃肠间多乐几回。

最后,她望着客人一副见鬼害怕的表情,放下笔慢悠悠地cha.进一句:“她说在工场。”

客人脑袋一歪、眼珠一转,“哦”一声顿时明白过来,抿zui偷笑走开。

正是这种厚颜无耻理直气壮坚定不移,烈女那一门自创的吱吱喳喳的鸟语,虽听得同事们鼻歪、眼斜、胃抽筋,而她却在我们一遍又一遍抓狂纠正中倔壮成长,出落成大半个广东人,业绩与人脉日趋膨胀,如石缝中长出的绿芽,份外耀眼生机,电光火石间成为老板的心腹。

记得两年前烈女刚进厂时,她还是一头随意的假小子短发,圆瞪微凸的双眼,高鼻梁、凸牙chuang,语速快而急,有如黄河决堤滔滔不住,口水在牙缝间四处洒溅。

还没过试用期的她,就与各大部门主管混得堪孰。

那一天,飞扬草刚从外面回来,煞见170公分高挑骨感身形的烈女,身穿着纯白绣花绸段旗袍,双手双脚拼用拉住一个拼命往外逃的男主管,一半是仙女一半是流氓,吓得美女们牙齿发抖眼睛发直抱头喊妈。

烈女:“奶奶的,躲什么躲,我话没说完。”

男主管欧阳一副无奈的模样:“跟你无话可说。”他拼命争脱她的手,衣袖被拉变形了,头发被抓乱了,文件散落一地,。

烈女又扯住他的衣领:“是个男人就别躲。”

欧阳一面严肃:“是个女人就别拉。”

烈女恕目圆瞪:“奶奶的,你们都吃屎的,开个板要两天?还要出粮吗?去街边讨饭算了。”她长腿一shen,凉鞋“咣当”一声掉地上。

欧阳摸着被踢痛的腿喊:“斯文一点,动手动脚的让人怎样说话。”

全屋哄堂大笑,大家都停下手上的活、靠在办公桌屏风上看热闹。

烈女挑起横眉:“我就是这样,你能把我怎样?”

欧阳咽了咽口水想溜:“我不打女人。”

烈女:“你看你光脑袋小眼睛五短身形,像个没进化好的外星怪物一样,连还手也不会,你妈生你有用么。”她戳他脑袋、戳他xiong口,拉他脸皮、捏他鼻子。

烈女:“你看你戴着副老掉牙的眼镜,是你老太公的遗产吧;穿件皱巴巴衬衣,捡来的吧,还掉钮扣,很穷吗?老板没出粮给你吗?”男主管一边往后退一边拉上被扯下的衣服,无奈无语又无辜地不断往后退,直到退到墙角。

欧阳:“衣服是被你拉皱,钮扣是被你扯掉,我还要你赔呢。”他见无路可退,前路又有高大老虎拦路,苦笑问傍边的飞扬草:“窗能拆吗,我想跳窗。”

飞扬草假意坏笑,说:“嘻嘻,我打电话问问保安。”随即和马小云跳到一旁,双手抱xiong兴致勃勃地等待下半场。

烈女:“你这小气鬼你妈生你就这么小气吗?破衣服还要我赔?你赔你的头。”话音未下一巴掌落到光头,然后滑到脸颊上。

欧阳眨眨眼,左右闪躲想侍机溜出来:“再动手动脚的我可要喊了。”

烈女:“喊呀喊呀,看你妈会不会从楼上飞下来救你?”她不停地敲打他的头。

欧阳一边挡一边喊:“非礼呀……救命呀……,我要打110呀。”

烈女扑哧一声被逗乐了,含笑地说:“你看你光脑袋小眼睛五短身形,像个没进化好的外星怪物一样,你是不是想多了?”她靠近他的脸庞,鼻子对鼻子zuiba碰zuiba地戳他脑袋、戳他xiong口,拉他脸皮、捏他鼻子。

全屋欢呼,为这万里挑一、毫无节操的**胞喝彩:“激烈呀……哗……哗……加油,炽热之女、烈女烈女……”从此‘烈女’成了她专用外号。

烈女受到鼓舞越发兴奋地袭击欧阳,手脚相缠之间挡住视线,乍看之下像吻在一块的情侣。

飞扬草和人事马小云偏头目测他俩zuiba的距离。

飞扬草:“0.5CM。”

马小云:“不对,碰上了,碰上了,zui唇边上碰上了。”她激动万分,紧张地握着双拳头放在下巴前

飞扬草:“不会吧?大庭广众之下,不可能。”

马小云用右手托了托镜框,圆润的脸庞猛力点头道:“百分百是,如果错了我就是猪。”

飞扬草随手拿起一把直尺,靠近俩人的脸部半眯眼测量,好样的,直尺的刻度竞然给俩人呼出超强的一氧化碳模糊了。

欧阳已失去了抵抗的能力,换成默认、点头、眨眼、微笑、陶醉,最后一动不动地享受蹂.躏。

我们看得欢呼声一浪接一浪,惊叹、惊心、惊鄂,像是看一场盛大的求偶表演。

马小云不死心,夺过飞扬草的直尺,再测量。

旁若无人的烈女与欧阳,几乎是扭在一起,头靠头,脚踩脚,她们任何小动作,均不影响他们的投入。

“极品呀,众里寻他千百度,原来高手就在身傍。”马小云紧咬笔盖,zui角发出吱吱的响音。

“哪里高?”飞扬草侧目望着她,不明所以。

“招式高超,能把对方骂到两情相悦,打到干柴烈火、傍若无人般难舍难离,大神级的武林高手呀,我受教了。”马小云吐掉笔盖咬笔尖,一副相见恨晚的表情。

飞扬草扭头看见圆珠笔水正一点一点地染黑她舌尖,仿佛看到了人生的千百条道,每条道都有其精彩与晦暗、刺激与辛酸,每个交叉路口都有徘徊与彷徨、恐慌与希望,每个人生都有自己选择与放弃的权利。

有人中途拐弯,变换风景与心情;有人一路狂奔,哪怕满身是棘刺。

烈女揪住欧阳的耳朵,相互拉扯、相互打捏、相互拥着走出门口。

他们打得缠绵难舍,我们看得意犹未尽。

这是前戏,更可怕的还在后面。

(求打赏)

延伸阅读

九州刀歌在线阅读第4章  http://www.zhhuansen.cn/p8qs.shtml
苏沫此时的心里,只觉得暖暖的,对未来的生活充满了无限的期待,她想,她一定要努力让全家

童心濯妄在线阅读第10节  http://www.zhhuansen.cn/ukq8.shtml
看着离开的五辆马车和正在关起来的城门,木掌柜袖子里的时候捏着一个锦囊,据刚刚送走的陈

你就别想离开我之锦鲤养殖系统(求鲜花、收藏、评价票)  http://www.zhhuansen.cn/b1t8.shtml
林奇的心在这一刻都悬了起来。抽搐的小鱼在林奇的细数之下,一共有十三条。品种是锦鲤之中

成了大佬心上人[穿书]深入万凶山脉  http://www.zhhuansen.cn/psxw.shtml
刘殇发现,这个世界的味素,香辛料等都很齐全,在东方家的时候东方诗莹就为他提供了很多美

玄幻之人形古玉在线阅读第6章  http://www.zhhuansen.cn/drot.shtml
“林刻!进来带张振去房间休息。”林依雪向大厅外站着的林刻喊道。林刻站在门外,听到林依

天庭淘宝时代在线阅读第四章  http://www.zhhuansen.cn/n588.shtml
小Q惊天动地的尖叫声差点没震破两位帅哥的耳膜,二人过后揉了揉耳朵,相互苦笑一声,不禁

大道为一第九章在线阅读  http://www.zhhuansen.cn/62of.shtml
一道深红的血痕划过考古队员的脖颈,我赶到女厕所时,他的脖子还在滴洒着鲜血。安详的笑容

狗道修罗路在线阅读第三章  http://www.zhhuansen.cn/sjb9.shtml
他这两条消息之间间隔很短,短到陈词几乎是刚看完第一条正准备回复第二条就来了。坐过去?

重生之修罗帝神在线阅读第五节  http://www.zhhuansen.cn/njo5.shtml
“这里是二哈直播!没错,你们的二哈妹子还活着,哈哈哈哈~”“二哈666”“还敢开直播

降世都市行在线阅读古玉  http://www.zhhuansen.cn/n4ag.shtml
“真尼玛黑啊。”莫少坤有些郁闷的走出典当行。虽说古玉当了十五万,可此时他真正拿到手里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温柔沦陷在线阅读第10节

    一条小龙与一个金人也是在片刻就到了门前。在到达门前时,二人都恢复了形态。小龙落下,一位少年现显出来,蓝发飘空,一双碧蓝的眼睛中有着一丝严肃的神情,英俊的脸庞下有充斥着一股骄傲。身着一袭蓝袍,眉头旁有一对幼小的龙角,但就是这对龙角,令风辰感到一种深不可测。而另一边,那金人也是恢复原型,一个魁梧的身拔显

  • 逐光时代第6章在线阅读

    谢进宇一怔:“竹石图?那张是真品,但品相不好,卖不上价格……”他低下头,看见支票上的数字,眼珠子都要突出来了。他下意识地叫道,“怎么可能?!”谢幼灵趴在旁边,小小声地说:“小苏哥哥可厉害了,帮我们把画修好了……”她口齿伶俐,很快就把今天发生的事情从头到尾跟爸爸说了一遍,越说越兴奋。小姑娘非常机灵,就

  • 天眼我想要个女朋友

    陈术被分手了!对,没错!是被分手了……而且还是一天之内,被两次分手!第一次分手,是陈术的女朋友蒋花花上午给他发了条短信,说自己已经爱上了别人,表示从现在开始,断绝一切关系。当时陈术的内心日了狗,蒋花花昨天才答应自己的追求,如果陈术现在站在天台上,一定会跳下去,不是因为陈术用情太深,而是因为陈术差不多

  • 时之书在线阅读第一节

    “威哥,你怎么说走就走了,呜呜~~~”“你走了之后,我们这行业就没落了,从此暗无天日~~~”“威哥一直说来一场说走就走的路程……可这路程……难得是地狱终生游吗?”“呜呜~~~”一群尖嘴猴腮的小弟围绕着一具已经冰冷的尸体嚎啕大哭。这具尸体的主人叫卓威,以前是某杂志社的记者,后来走上一条不归路。是一位名

  • [足球]反系统 [参赛作品]在线阅读垂钓

    玦寻了块平滑的大石,一跃而上。这一跃上去,却被吓得一声大叫。这块石头本比玦高出许多,他跃上来之时,才发现背面倚着石头盘坐着一个老人,披头散发,在小潭中垂钓。这老人似要睡着了,头往下沉,一顿一顿,被他这一声惊叫,打破了美梦。老人抬起头来,回头便见玦半蹲在石头上,居高临下,看着自己。他咧嘴一笑,张嘴发出

  • 绝品穷小子闯都市章

    “如果可以,我想去一次墨脱,看一眼三月的桃花,最好是和你一起。”楚云站在顶层望着楼下的万家灯火。那一盏盏明灯像星,像露珠上的光,楚云合上眼,他同一只折了翼的鸟一样……“我走了你会不会难过一点。”楚云在风中像一朵枯叶,飞速坠下。“下辈子别遇见我了。”两年前“老杨,你把这份图纸善一下后。”萧山揉着太阳穴

  • 自古养成空余恨在线阅读师徒

    人界,溪云山。男子看着眼前虚掩着的院门,二话不说,抽出了腰间的弯刀,一脚将门踹开,在“嘭”的一声巨响后,黑着脸迈进了小院。他穿着一身湛蓝色长袍,面容清秀,看着斯斯文文的样子,却因鼻梁处横过的一条浅浅的伤疤,徒添了一丝格格不入的匪气,右手握着一把月牙似的弯刀,满脸的怒气毫不掩饰,那恨不得砍死人的架势令

  • 网游之狂拳之热干面(1)

    ~~~~~热干面,担担面,云吞面,刀削面,拉面……~~~~~“小王啊,整理完这里就去吃饭吧。”书店的老前辈敲了敲自己手腕上的表面,提醒道。“知道了。”王恺点点头,他把手中的活暂时放下了。走出书店的大门,热浪扑面而来。七月的武汉热得能把人烤成冰淇淋,路面被热气扭曲着,整个世界都变得有些不真实。在街边漫

  • 绝地求生:冠军之威第四章在线阅读

    林妈妈和青柳看着相处和谐的姐弟两个,脸上满是笑意。“妈妈快瞧!咱们家三爷可真聪明。”青柳轻声冲着林妈妈说道。“可不是!定是像了咱们夫人。”林妈妈附和道。青柳点点头,正要说话,便见有一个穿着青色比甲的小丫鬟站在门口冲她挥手,她对林妈妈招呼一声,轻手轻脚的走过去。“青柳姐姐,老太太出来了。”小丫鬟见两个

  • 只为正心季衡1

    这世上流传着许多人类起源的说法,从猿生、从鱼生、从泥生,亦都各自伴随着一群忠实的信服者,却极少有人去谈论死亡。犹记得小时候看西游记,怎么也想不通四方妖怪为何总要取唐僧性命,所谓长生不老,又究竟有什么样的好处。而现在我手里就握着这样一种泥土,将它捏出人形再施以某种神秘的术法,可以使人青春永驻,并脱离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