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TOd3Zh
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我真不是苦修士在线阅读追杀

作者:南极键魔 来源:飞卢小说网

“帮主,这些孩子都是刚刚被抓回来的,哼!他们还想跑,真是太天真了。”一个天沙帮成员对着王岩说道,除了不见三个带头的大人之外,刚刚分三路逃跑的孩子竟然全部被抓回来了。

“尊使?”王岩对着骑在马背上的黑衣人问道。

这个黑衣人翻身下马,大步的走向这群孩子,对着他们每个人这里摸摸,那里捏捏。

“就是你了,九幽寒体。”黑衣人对着辰悦缓缓抓了下去,辰悦来不及反应什么就晕厥过去了,黑衣人把辰悦扛在肩上,回到马背上,从胸袋里摸出一本书籍,对着王岩扔了过去,骑着马就飞奔离去。

"尊使慢走。”王岩看着手里的书,面露喜色,书上面写着《离云剑法》。

“呜呜呜……不要杀我啊,我好怕。”这个时候辰游突然大声哭喊起来,把周围的目光都吸引了过去。

“我们这里还有一个人没有被你们抓到,他平时喜欢去南边的那个小山头上,他肯定跑了,你们去抓他啊,我什么都告诉你们,不要杀我啊!呜呜呜……”辰游脸上全是泪水,脸也脏兮兮的,右脸还在出血,这是刚刚被用鞭子套住腿,在地上拖出来的,此时他哭叫着把辰战供出来,希望借此得到天沙帮的饶命。

“你们几个去看看。”王岩想了想,本着斩草除根的想法,叫几个手下去看看。

“既然事情已经完成,那大家就打道回府吧。”说着也不等那几个离开的人。

“驾……驾……”看都不看满地的尸体,一行人就浩浩荡荡的离开了,留下一阵灰尘。

…………

“奇怪了,怎么一个人都没有?”辰战看着静悄悄的田野,此刻太阳还未落山,平时这个时候大家都应该还在干活才对,辰战有点不好的预感。

“得赶快回去。”辰战无视折腾不停的喳喳,朝村子跑了过去。

“什么声音?”辰战刚跑几步便听到一股声音,仔细听好像是**声。

“在那边。”辰战盯着远处的一个草丛,小心翼翼的接近。

“啊!”辰战扒开草丛被眼前的一幕吓到了。

只见一个浑身是血的人倒在那里,透过背上的几条刀伤甚至能看到白森森的骨头,他脚后有一条血痕连到远处的小河,大概是被辰战叫声惊醒,他抬起头看向辰战。

“是……辰旭……家的……娃仔啊,你……还在……这里……做什么?赶紧……逃命去啊。”这人对辰战说道,只是声音有气无力,好像随时都要断气一样。

“恭二叔,你这是怎么了?”辰战也认出来眼前这人,平时进城带回来的糖除了给他儿子外有时候还会给他两颗,虽然他婆娘老是骂他。

“天沙……帮来了,村子里……的人……全被杀……了,你赶紧……逃命去……,逃的……越远越……好,有人,别……出声。”这人督促着辰战。

正在这时听到远处传来声响……

“怎么每次都是我们哥几个倒霉,这种破事总落到我们头上。”被王岩叫出来找人的五个天沙帮帮众正在田野小道上搜罗,其中一个对着其他人发牢骚。

“没办法!谁叫我们是后娘生的。”一个手持大刀的中年人接嘴说道。

“吴群,别在这里胡说八道。”一个看上去颇为年长的老者呵斥道。

“文叔,我又没说错,要是齐帮主还在,你老又怎么可能沦落到这里来?”这个叫吴群的继续争辩。

“唰……”话还没说完就被剑抵着脖子。

“你小子想找死我现在就成全你,免得到时候连累到我们这里所有人。”这个被称为文叔的人可一点都不文气。

他叫浦尚文,今年也快四十七岁了,只见他脸上一道刀疤从额头经过右眼再到右脸颊,头发黑白参杂,个子虽然不高但给人一种凶狠之感,在江湖上摸爬滚打快三十年了,也算个**湖。

“再过一月就到立秋了啊,时间可真够快啊!”浦尚文看着田野里的庄稼心里感慨道,心里打算再过几天就跟帮主告老还乡,可不能让这几个小子在这里乱嚼舌根子。

浦尚文一想到家里面的两个娇妻心里就一阵躁动,这两女子是前年他花钱买来的,原本只是想玩几天就转手,结果没想到反倒真动情了,到现在一个给他生了个大胖小子,另一个也给他生了一个女儿,两个媳妇都挺懂事的,也会持家。

前几天俞郎中告诉浦尚文可能又要添丁了,自从有个家浦尚文也对这刀口舔血的日子有点厌倦了,决定年底就金盆洗手不干了。这些年的积蓄也不少了,心里打算着到时候去离城里买个房,安享晚年。

“有血腥味。”正在规划未来生活的浦尚文闻到了一股异味,不多想他也知道这是血腥味,刚刚还一副老神在在的浦尚文顿时变得无比警惕。

浦尚文眯着双眼打量着四周,这是他们进村的方向,他记得来的时候这里做事的人都是被驱赶回村的,不可能还有人。

其他人也打起精神观察着周围,一个个都拔出了刀剑。

“在那边。”浦尚文对着几个人使眼神,五个人就这么朝着草丛围了过去。

辰战看到那几个人逼了过来,心里很害怕,又不知道该怎么才好。他知道这是天沙帮的人,以前天沙帮的人来村子的时候小孩子都是被藏在家里不准出门的,他透过窗口悄悄看过,村子里有一次钱没交够,一个天沙帮的人当场就把村里交钱的辰虎叔踹倒,村子里也没人敢怎么样。

对于辰战而言,天沙帮便是他心中最大的梦魇。

辰战缓缓的后退,朝着后方河边移动,打算从河里潜走。

“咔……”辰战感觉自己脚下踩到什么东西。来不及多想,转身撒腿就跑,一下就跳到河里去了。

“有人!”浦尚文对着草丛大喝道。

几个天沙帮的人反应极快,其余四个人瞬间便应对,近的两个人朝草丛奔去,远的两个人却向边上跑去,意图封住后路。

“他逃到河里去了!”率先到达的吴群吼道,说着他就要像河里跳下去追,却被倒在地上的血人把腿抱得死死的,他反手就是一刀,地上的人背上再出现了一条巨大的伤口,鲜血直冒。

吴群腿上用力打算把下面的人甩出去,结果地上的人虽然背上鲜血直冒,但是手却死不松。看着河里的人影越游越远,心里恼火得很。

“好!不松手是吧?那我就把你这双手都砍了。”吴群面色狰狞,举刀就劈了下去。“嚓……”吴群把地上的人右臂砍断,飙出来的鲜血把吴群的衣服染的更红了。从浦尚文发现有人到吴群把地上的人手砍断,说来话长,其实也就几息功夫。

吴群正打算跳水追杀,这时浦尚文赶了过来。

“人呢?”浦尚文对吴群问道。

“一共两个,地上这个已经被我杀了,还有一个小孩跳到河里去了。”说着指着河里的人影,这河大概十米宽,绕着山壁而流,水也就两米深度。可是辰战顺流而下,差不多游了三十余米。

此刻又是下午,在山崖背光的阴影下辰战的身影越显模糊。

“哼……”浦尚文冷哼一声,面色阴沉,他并没有打算跳下水,而是右手从后腰摸出了三个铁锥子。这锥子外表像竹笋,尖端极为锋利,如同毛笔尖一般,而之下又分有五条血槽,刃边有细细的倒刺,柄端光滑圆润,尾部又连着一条红色的布条。

浦尚文将三支铁锥子夹在右手指缝间,阳光下铁锥尖端散发淡淡绿光,显然是涂了剧毒。浦尚文看着远处水里的辰战,眯着眼判断着角度。

“喝……”浦尚文将三根铁锥子掷了出去,三根铁锥分别射向辰战的头以及左右两边,角度刁钻。

危险!辰战在浦尚文来的时候就感觉不安,使劲往水底潜。

“嘭……嘭……嘭……”三支铁锥砸进河里,溅起三道水花。

说时迟,那时快。辰战直觉告诉他很危险,他在水里一个侧身,头歪到一边,两侧的铁锥被躲了过去。但头部那支却扎到了左肩上。

“还是被水面的反光影响了么?”岸上浦尚文看着河面心里自语,直觉告诉他并没有一击毙命。

这个世界一开始并没有武学,每个人都把自己的搏击技巧总结起来,再配合经脉运行所衍生出的真气,于是武功就出现了。

浦尚文资质一般,又没有名师指点,内功心法也是一个大路货,但是他依然凭借自己超一般的臂力跟眼力,自学自练这门暗器功夫。

如今他年纪上来了练习的也少了,一天也要坚持投掷万次,年轻时每天至少练习投掷三万次以上,死在他暗器下的江湖好汉不知多少。

不管是什么招式,那怕只是简单的一剑一拳,只要千次万次的练习,那么它也会拥有极为可怕的威力,技近乎神。

延伸阅读

GSD科学美容生活馆加盟  http://www.millerboergoatfarm.com/6rp0.shtml
GSD科学美容生活馆是隶属于深圳吉斯迪美容顾问有限公司旗下的一个驰名品牌。GSD作为

百草园加盟  http://www.millerboergoatfarm.com/xovh.shtml
百草园婴儿摄影是以儿童为主要服务对象的一个儿童摄影工作室我们本着清新自然古朴怀旧童真

美银作坊加盟  http://www.millerboergoatfarm.com/drfx.shtml
美银作坊饰品所生产、批发的手工银饰、泰银、银饰配件等银饰品享誉业界,销量节节高各地。

纯贝加盟  http://www.millerboergoatfarm.com/aj1u.shtml
纯贝床上用品总部是一家集生产加工、经销批发的经营企业。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

润邦防水加盟  http://www.millerboergoatfarm.com/bm9d.shtml
青岛市润邦化工建材有限公司,始建于1976年,于1999年由原胶州市第二化工厂改制而

红人馆加盟  http://www.millerboergoatfarm.com/abf9.shtml
红人馆蜂蜜是金牛区红人馆商贸部经销商品,总部是日用百货、江湖新奇特、江湖地摊产品、刀

报考无忧加盟  http://www.millerboergoatfarm.com/g3j7.shtml
发展前景好新高考改革后,家长与考生急需专业机构规划志愿方案。市场规模大1500亿的志

水沐天漾加盟  http://www.millerboergoatfarm.com/p566.shtml
水沐天漾护肤品品牌旗下明星产品焕彩臻白修复液是目前市面上一款同时具有排毒、修复、营养

雅丹娜家纺加盟  http://www.millerboergoatfarm.com/g75v.shtml
雅丹娜家纺床上用品是一家经营家用纺织品的企业,集产品开发、设计、生产制造、品牌管理、

亲水宝贝婴儿游泳馆加盟  http://www.millerboergoatfarm.com/ugv6.shtml
婴幼儿游泳是一个对宝宝很有益的运动,能够处境孩子协调能力的发展完善。身边很多妈咪都对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给十年前的自己打电话之第九章

    过了三四天,展鸿把最后几式锻炼身形的招式学完后便准备下山了。其实在山上生活了那么久,展鸿还不知道这下山的道路在哪。首先是展鸿心中还没有具体的下山打算,其次这村子能够隐藏在山中,不被人随意进出,也是因为这山上据说天生有着迷雾大阵。一如百慕大三角洲,这世上总有一些尚不知原理的奇异迷阵,只能以妙手偶得,奇

  • 神族一光之暗流无力的勇者们

    虽然因为是盾之勇者,所以感觉不到伤痛。但是看着自己已经断掉的手臂和埋入土中的身体。尚文知道,自己的实力,完全抵不上雷洛万分之一。一剑解决了盾,雷洛的目光瞬间锁定了天木炼。轻踩地面,雷洛如同奔雷一般猛冲而去。双手手握别人无法看见剑身的誓约胜利,雷洛挥剑斩向了天木炼。见雷洛冲来,刚刚领略到那一剑之威的天

  • 网游之追风神箭在线阅读无耻妇人

    贾氏将饭菜摆好,全是一些家常饭菜,苏寒坐在桌子南面,贾氏坐在西面,还未吃饭,贾氏先举起酒杯,“苏兄弟,奴家敬你一杯。”苏寒一愣,原本俩人一直以叔嫂互称,怎么这会儿改成苏兄弟和奴家了。心中纳闷,苏寒表面上还是那副恭敬的模样,赶忙也端起酒杯,“嫂子请。”贾氏轻抿了一口,苏寒一饮而尽,酒水醇香,并不辛辣,

  • 天妒以神罚在线阅读第5章

    狰狞的鬼脸转瞬即逝,安若在地窖门口等了会儿,也未见其他状况。安若心里有数了:地窖里这位要么动作极快,要么没有实体,大概率还怕光。“鬼魂?这公馆里种类还挺齐全。”正思考着,背后传来沉重的脚步声。安若倒是不担心临时追加不让下地窖的规矩,但姑且还想低调一些,飞速将盖子和地毯恢复原位。转身就看到一位身材高大

  • 至尊狂兵在线阅读第5章

    “阿青你说,你怎的生的与我如此之像,莫不是我不知道的我阿爹流落在外的骨肉?”司音宿醉醒来,还有些头疼,我与他按了按额角,便坐得离他近了些,这个无法无天惯了的,便又拿我两长相相似这点打趣。“你再胡闹,我便不管你了!”我摔了他攀上来的手臂起身,看他如此打闹,便知他身体无碍了。“哎,我的好姐姐,你可不能不

  • 在暗黑本丸的王耀第2章在线阅读

    车行往福城路上“老人家现在种田还行吗?”“我爸体力还行,我妈腰腿有点风湿类小毛病了,基本不做插秧、犁地这些沾水的活了,打谷机现在我妈不能帮我爸抬了,都请别人帮帮忙。其他的都还好吧,就是村里人越来越少,不热闹,我就想把他二老接城里去住,就算我不能照应,也有我舅、姨他们可以走动帮衬。”“这高阳村是不宜老

  • 重生画江湖之莱茵哈鲁特(6)

    亲龙王国露格尼卡,王都的贫民窟。与干净,繁荣的王都市内相比,这里有着天差地别的不同。这里灰尘飞扬,地上零散地洒落着一些破烂杂物。四周都是低矮,破旧的烂木房,相信只要有一点火星溅到这里就会燃起一场可怕的大火,而地上黑色的灰烬也说明了这里曾经经历过不止一次这样的灾难。几个瘦的让人心疼的幼童躲在一座摇摇欲

  • 冒牌愿望店在线阅读第9章

    很快,老鸨子又拉了七八个小姐进来,这几乎是这家怡红院全部的小姐了,今天全部都被苏阳招了过来!“好了,你回去吧,不用在这里了!”苏阳朝着老鸨摆了摆手之后,二话不说,直接将一个个小姐全部丢到床上,窗帘一拉!床帘一拉,虽然说现在还是白天,但依旧是一片漆黑!“刺啦!”旋即,苏阳的牙齿狠狠的刺穿了一个小姐脖子

  • 游旭墨雨第3章在线阅读

    “栾清霄!你在做什么,放开真儿!”梁言快步走过来,伸手去拉困住聂真儿的栾清霄。在梁言看来,聂真儿是那么柔弱美丽,怎么经得起栾清霄这个恶毒校霸的摧残。所以即便栾清霄是个女生,他也没打算对她手下留情。梁言的右手抓住栾清霄的肩膀,用力一拉……一拉???没拉动!!!梁言的脸涨红,他竟然在聂真儿面前丢人了,这

  • 七上八下一倾神[综]第8章在线阅读

    “黑蛇!你真要拼命不成?!”小青冲着黑蛇吼道,脸色有些慌乱。“老子非杀了你们这对狗男女!!”黑蛇张大血盆大口,愤怒无比的咆哮吼道,身上扭曲起来无边的黑气,猛的鼓起来腮帮子,比汽车还要大几分,吼道:“你现在是禁身期,你拿什么跟我斗!”说罢。猛的一圈圈的黑气旋动,黑色庞大的大口猛的一喷,一大片黑气喷涌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