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天神迹在线阅读第十章

作者:夜黑猫 来源:17K小说网

“一切都在掌控中。”黄卓心想这一招“借刀杀人”的计俩算是成功的离间她们。

心想像陆晓那般高傲刚烈的脾气,一旦身边的女人被欺负,又岂能轻易善罢甘休?

“张文茵,陆晓,我会一个个铲除你们。让你们也享受下失败的人生。”

一周的时间转瞬即逝。“你要找的人查到了。”

“好。说来听听”

“她叫邓凯莉,据说她初中就辍学了。原本是村里的村花,家境在村里也算不错,初中辍学后,认了好几个社会大哥。在本地玩了两年,而后凭着自己的一口好嗓子就去了省城里的各大夜场当驻场歌手。这几年呢,她就搭上互联网的快车,借此自媒体的发展形势先是当了美妆博主,后来再是女主播,现在也算是网红里小有名气的人物。”

陆晓听后,思考了半根烟的时间,说:“她为人的品性怎么样?”

“她呀,我早就派人去她村里问过了。她父母打小就宠着他哥哥,对她很是不好。后来父母离异后,它爸就给了家里一笔钱就离家再也没回来过了。她读书时呢,却是个欺软怕硬的小太妹,仗势欺人。后来出社会了,又成了夜场里的狐狸精,混得可好了。近两年当了女主播后就更飘了,总是一副高人一等的模样,一年换十来个大款男朋友,他们也是贱,这女人越是无理取闹,那些男人就越是着迷,可笑的是,她还真以此为荣,越是看着他们臣服于自己无底线的做作,越是觉得能证明自己的价值和魅力。不过也真够狠,一边吊着土豪一边忽悠得不少粉丝给她送礼物呢,那是有多少就骗多少,就连农民工的吃饭钱都要骗。她的品性一言蔽之——无足轻重,贪得无厌。”

“了解了。对于这种卑劣的利己主义者我就不必手软了。我决定要启动那个计划了。”

徐成邦看着他那副眉透杀意,沉而有锋的神情,他就知道,这个女人没救了。

“需要我帮你出手吗?”

“需要。”

“想要教训她到什么程度?”

“毁了她,我要她身败名裂!”陆晓一杯接一杯的喝着奥丁堡啤酒,神情平静的说道。

“看来这女人倒是罪恶滔天。能让你如此认真对待。”

“你有什么好计策?”

“依我看。她最为嘚嘚的就是她的百万人气。身边的粉丝数不胜数,如果能把她的名气给毁掉,那她就废了。我会先搜集她的黑历史,再先联系公关和水军,给她的直播间引战,再去各大平台黑她,让她的人生从此难以翻身...”

徐成邦端详着手上的这份资料,心里揣摩着各种阴谋。

“你耳朵不好使吗?我要毁掉她,不是要废了她。”

“那依你看,该怎么...”

陆晓紧握着手中的香囊,说:“我问你,怎样才算是毁掉一个人对吧?””

徐成邦没有第一时间回应,因为他知道这个问题不简单。

陆晓随口又呡了一小口百年糊涂,带着酒意继续抛出一个问题:“如果一个人历经生活磨难,终而一事无成,你觉得这能毁了他的人生吗?”

“不会。他只会郁郁寡欢,忍受逆来顺受之苦,要是再被摧残一下,就那只好放弃昔日理想了,从此行尸走肉般的苟且而活。”

陆晓看着舞池里的美色飞扬,感慨了下,说:“如果对于女人而言,毁掉她最好的方式就是——捧杀!先让她德不配位,高处胜寒。殊不知一切的阶梯都是我们给她制造的,在她洋洋得意之时,再把她打回原型。这时的她已经是笼中之鸟,任由我们稍作手段,就能把她引入万劫不复的深渊,这才是我想要的——杀人诛心!!!”

“了解。”

“这里是三十万,看你的表演了。”陆晓把手上的小提箱放到了桌上,上面摆着一个信封。

徐成邦收起了手提箱,刮开了信封扣的火漆蜡,轻轻的撕开后取出里边的信件。五分钟后,嘴角处竟露出狰狞惊慌的神色。毕竟,这绝对不是他认识的陆晓。

在后来的一个月内,邓凯莉的直播间非但没有任何负面,粉丝和热度还在节节攀升。而徐成邦,每天晚上八千一万的持续打赏,很快就成了邓凯莉直播室周榜前三的脑残粉。

而邓凯莉,也认识了这位在“媒体公司”担任策划总监的徐成邦。俩人很快就相约会面,果不其然,徐成邦混迹于酒吧的那副成熟又不羁的气质,让邓凯莉对他更是放松了警惕。

“小莉呀,唉,我年少不懂事,早早就弄出了娃,结了婚。如今内忧外患,家里那乡村来的黄脸婆只懂得做饭带娃,丝毫不懂得男人...”

“哼,不过又是一个垂涎我美色的男人,装深情的老男人。”

邓凯莉暗暗思忖,看着眼前这位不顾家的大叔,又看到他一副直勾勾盯住自己大腿的猥琐神情,感慨着说:“理解,其实你也很不容易吧。所以才去网上看直播上寻求知己。”

“当然了。我一直把的当做我的红颜知己。瞧,给你带的小礼物。”缓缓撕开包装盒,只见一道璀璨的玫瑰金光芒闪耀在眼前。

“这是施华洛世奇最新款的耳钉,希望你开心。本来呢,还想给你多点礼物的,可惜我的工资卡在我老婆手上,那该死的母夜叉...”

“我好开心,邦哥哥对我那么好。没关系啦,好朋友不必计较这些的。”

邓凯莉惺惺作态的收下礼品后,突然灵机一动说道:“邦哥,您刚说你是做媒体的。那一定对影视,MCN,新闻,媒介这块都很熟都认识不少人吧?”

“还好吧。不算多,不算多...”

“唉,我们这些做直播的,每晚都熬夜工作,又面对各种同行的压力,虽然有点不容易,但我真的好努力的往上爬。我好想...如果有个人能帮帮我就好了。”

“这个嘛,我得考虑一下。”徐成邦掏出了一包和天下,随着火苗的划动片刻,那萦绕在身边的烟草气息开始蔓延,故作犹豫的思考了一根烟的时间。

“可以倒是可以,但我家里的老婆是管我公司财务的,处处都有眼线,不太好帮呀。”

“邦哥,其实你们本来就没有爱情了。如果你真的可以帮到我,我的工作能稳定下来,那以后我们在一起不是更好吗?”

“停停停!我先回去考虑下。”徐成邦此时脸色红润,神色慌乱。不知是过于惊喜,又或是演技一流。

这次约会后,大概又经过四五次约会,计划已经完成了一半了。

“其实我觉得你是一个很适合一起生活的人,要是能做你的妻子一定很有福气。”

“小莉,那我娶你可要多少礼金呢?”

“也不多吧,按照我们的习俗五十万就好了,但我现在也二十七了,你也知道,女人嘛年龄一到岁数就贬值,你们男人反而会增值,所以嘛,再加三十万。”

徐成邦忍住不笑,心里暗暗想道:“挺女权的,用自己的弱势去胁迫强势方获取更大的利益,搞得好像是我欠你的,还是要扶贫似的。当然,这对于舔狗而言,为了真爱砸铁卖锅也不出奇。”

邓凯莉自知这点小数目对他而言不算什么,再试探下他的想法,说:“你觉得怎样?”

“当然没问题了。给我点时间处理。”

徐成邦回到家中,抚摸着那三十万沉甸甸的手提箱,越来越为邓凯莉的话感到搞笑:“女人年龄大了就贬值?那是因为她的价值只剩下色相,只剩下年轻时的红利期,那所谓的贬值不过是泡沫破了。再说了,因为你老了所以不值钱了所以得从有价值的人身上索取更多的钱财,却从未想过让自己变得更有价值,吃相难看呢。这蠢女人,搞得好像跟我做生意似的,但也犯了大忌,居然搞不清是谁拥有着主动权。”

一周后。

“我答应你,你的事我已经帮你办妥了。只要我们能在一起。”

看着徐成邦手中的短信发了出去,陆晓那悬挂的心开始放下来了。

陆晓说:“你知道吗?要取得一个人的信任,就要展示你的弱点,让她误以为可以掌控到你。同时,也让她猜错你的动机,以为你仅仅是**。”

徐成邦看着那张从信封里取开的纸条,“杀人诛心——”里边写的每一个步骤,都让他心里暗暗敬畏着眼前的这个男人。

“所以我这**大叔演得不错吧。”

“还不是吃了我给你的伟哥才让你的演技这么出彩。”

“好啦,接下来该实行第二阶段了。”

在接下来的一个月内,邓凯莉的直播间人数早已翻了四倍!而热度更是全省排名前五。

“小莉,原来你以前是金秀贤的女朋友...”

“而且连续三年去山区支教儿童。”

“还不止呢,小莉的作品还荣登美国《国家地理》摄影奖项...”

看着粉丝们在直播间的议论纷纷,邓凯莉只觉此时已迈上了人生巅峰!

是呢,已经是人生巅峰了。这是陆晓给他铺排的巅峰,接下来,该体验坠下万丈深渊的快活了!

看着直播间的舔狗们,看着身边无数男人把自己捧在手心上,她只觉得,她本该戴皇冠,而所有追捧者,都该臣服于在她身后,仰视她,爱慕着,因为能成为她粉丝的,本身就是一种恩赐!一种荣幸!

可好景不长,在短短一周内。无数黑料被扒,明星合照作假,支教经历全凭捏造,摄影奖项不过假网站的记录...

而这些,竟一下子打压得邓凯莉难以解释。毕竟,“真相”全在徐成邦手上,所有捏造合成的照片和弄虚作假的聊天截图都在。

“他...难道是他干的好事?”

邓凯莉还没来得及找徐成邦弄清楚真相,她又急忙坠入第三层深渊。

“什么?你说我怂恿粉丝跑去别的主播房间里辟谣骂人?都这个时候了,我还有这闲工夫吗!!”

“封号了?你说我买假粉我号被平台封了?我百万热度用得着买假粉吗!”

这是她坠入的第四层深渊。

“我送你的礼物满意吗?我们是时候见面了。”

正当邓凯莉慌乱得不知所措时,一条短信闪了进来。

“对!一定是有人在背后搞我!难道是他?徐成邦?不对,那傻子可要跟我结婚的,他没理由要搞我。”

这个时候,一个电话响了过来。

“你现在的处境我很清楚。是陆晓干的。上次的事我很抱歉是我连累了你,可我现在也无能为力...”

“张文茵!你这贱女人害惨我了!”

邓凯莉缓了缓心情,她自知此事难以挽回,只好认栽。毕竟那些“真相”在他手上,如果他们能绕过我,也说不定还能死灰复燃。考虑过几方面后,她决定前去赴约认错,看看能否有一线生机了。

那一晚是晚上九点二十六分,只是再寻常不过的一晚。

但从邓凯莉踏入那个包厢的那一刻起,她的人生就已成了陆晓棋盘里的一枚死棋。

只见他身披花呢美式西服,绅士之余又有几分随性,举着手中的波尔多红酒,不时摇曳着品尝。远远望去,不怒自威。徐成邦则不然,直接瘫坐在沙发上,期待着接下来的一场“好戏”上演。

包厢的门还是被推开了。映入眼中的邓凯莉,有别于直播时的艳妆浓抹,那脸蛋非常有心机的抹上了直男无法分辨的粉底,那一抹淡粉色的眼影更是显得楚楚动人。

一改以往的超短裙和黑色吊带,换成了粉色紧身的体操服。那身姿轮廓,在体操服的紧致里显得好像要炸裂出来。下身也是紧身瑜伽裤和运动鞋,虽说看不着那腿部吹弹可破的肌肤,但紧致的大腿曲线在瑜伽裤的包裹下若隐若现反而更为**。

陆晓又怎能不明白她的心意?故作清纯,故作保守的同时,保留几分**,以此“诱敌”。

“晓哥,邦哥,我知错了!”

“我这人呢,很好说话的。可你站得那么直,岂不是挡住我的视线了?”

陆晓的意思她岂能不明白?只是犹豫了两秒,她还是跪下了,因为,她根本没有跟陆晓谈价的资本。

“这样可以了吧,晓哥。您大人不记小人过,给我个机会...”

陆晓看着邓凯莉那副不甘又卑微的嘴脸,心里畅快无比的说:“很好,你这姿态我很喜欢。我先给你讲一个故事吧。”

“这世界上有一种裱,这种裱一般不会按钟计费,长期买断更是倾家荡产。此裱非裱更是裱中裱!她们喜欢养狗,不对,是让狗养她。还是放养那种,一养就是一大群,遛狗从不需狗绳,也不喂狗粮,举手投足间都能引狗自来,不时一副黯然神伤楚楚动人时,狗狗就会趴在脚下赶紧跪舔,不时也会骄横跋扈玩狗消愁的踹上两脚,被女神的美腿踢到简直是狗中福气呢,好一番玩狗雅趣。”

陆晓眼神开始迷离,摇晃着酒杯里的红酒,一饮而尽。

“她们看似风光无限,其实是迷失于权力的奴隶。得势时张牙舞爪,失势时卑躬屈膝,就如你现在。你看你呀,生而为人,全凭运气。生而为奴,命中注定!”

“啊!疼疼!不要...”

陆晓此刻发了狂似的,紧紧拽着邓凯莉的长发,享受着她那惶恐到疼痛求饶的神情。“看着我!用你虔诚的眼神向我认错!”

“陆晓,别闹了。该步入正题了。”

徐成邦劝阻了他的失态,接着说:“小莉,你现在所有平台都封杀你,你违约欠下的债务,你信用卡的预支,都是一大笔钱。当然,我们也许有能力帮你解决,就看你是不是识时务了!”

邓凯莉又怎能不知徐成邦的意思,她正是为此前来。

她此时轻轻的扭动着腰肢,那双星眼从朦胧到迷乱,一步,再一步的贴近,那流转的目光,停留在陆晓那隽美无暇的脖子上。

随着一双纤手搭上陆晓的肩膀,缓缓滑了下去,带着诱人的媚笑,此刻的她,自以为反客为主,自以为掌控了主动权。

但此时陆晓还是不为所动,反而又倒了一杯酒,缓缓喝了下去,才举杯笑言:“成邦,我很久都没有这样的艳福了。”

接下来那一幕,更是让人震惊。

她那副肉嫩紧致的身躯,被一瓶还剩下不到一半的波尔多红酒从头到脚的淋了下来。

曼妙无比的线条轮廓,配上红酒的淋浴,在体操服的紧致束缚下,那起伏的曲线,骄傲的挺立在陆晓眼前。

陆晓恢复了往常的平静,调侃言道:“一个女孩子家怎么能如此自信?怎么能这么大胆勾引男人?她应该跟男人一起把酒言欢,诉诉衷情。再来高歌一曲又或者跳段爵士舞展示下仪态之美。最后再让男人一层又一层的去剥开她的外壳,等着男人去品尝她才是,否则男人就会觉得无趣的。”

“我...”她不再抱有任何希望了,她才意识到,眼前的这个男人,就是个疯子!

“你说,你瞧瞧你现在这副模样,这么不小心弄得浑身都湿淋淋的,好酒都浪费了唉。对啦,你跪在地上膝盖疼不疼呢?还好这地板有毛毯,应该不疼也不冻吧。咦,你这姿势看上去是有点狼狈了。要是被你的粉丝看到了,多心疼呢。”

邓凯莉早被折磨得万念俱灰了,一言不发的垂下了头。她害怕,她害怕只要说错一个字,就会被他找理由殴打,被他各种法子折磨,因为她过去就是这样“欺软怕硬”的。

此时此景,她想起了过去,想起过去的自己有多风光。玩的那暴力手段可多花样了。要是女生得罪了她,就逼她们下跪再拍个全身照,有时玩得性起还想出用扔骰子的**,随机一扔,扔到一点是十个耳光,二点是磕十下头,三点就学狗叫,四点就脱一件衣物,五点就趴裤裆下玩骑马,六点就更狠了,逼她们去强吻小学生。

要是男生惹了她,就先叫一群男人打得他无力反抗,自己再带姐妹出手。什么高跟鞋踩大腿,香烟塞鼻子,轮流扇耳光...只有你想不到的。

那玩得可欢呢,看着被欺负的人,越是想反抗的越是硬骨头的就越是有玩弄的乐趣。

她以为陆晓也会这样对待她,只好沉默不言,她以为自己的“妥协”和“懦弱”能让陆晓觉得没劲,就放过她。

过了好久,她还是湿漉漉的跪在地上一言不发。陆晓又去开了两瓶红酒,一只手倾斜着酒瓶,另一只手拉扯着她的头发,怒喝一声:“抬起头来!”

只见那瓶红酒缓缓冲击着她的头顶,滑过她的胸前沟壑,再蔓延到大腿,膝盖,地毯上...

两瓶都倒完了,可还没玩够。陆晓从桌面拿了一瓶56度 “红星二锅头”,又搞来一个沙漏。兴致勃勃对着眼前的猎物宣布**规则:“我这人向来爱酒,不想看到如此佳酿被你浪费。地上的那摊红酒,我劝你在这个沙漏倒完之前舔干净。不然,我就不玩你了,我要开始玩火了。告诉你,**失败的惩罚是——二锅头洗头,再划点火苗,让我欣赏你的火中艳舞。”

“是...是,我马上舔。”

那小声哽咽的抽泣声不时传来,大概过了三分四十秒,地毯上的红酒已经舔舐得所剩无几,她的唇舌也被毛毯摩擦得毫无知觉了。

陆晓看了看地板,羞辱和愤怒也发泄得差不多了,说:“接下来,是你的**环节了。”

说完把杯中酒一饮而尽,又转身去桌上拎着一瓶未曾开封的朗姆酒,摇摇晃晃的走出包厢。

她慌了,她奔溃了...

接下来,还有接下来,一个玩够了还有另一个接着玩,不知会有怎样的折磨等待着她。

“喂,你别一副我见犹怜的忧伤样嘛。我呢,跟你无冤无仇,只是你得罪了我兄弟。我给你一条后路。我的酒吧缺不少陪酒妹,你去那里上班吧。你的业务能力我是不会质疑的。”

“真的...太感谢你了,邦哥。多亏你给我一个机会。”她却不知,这是她坠入的第五层深渊。

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酒场上的虚荣和迷幻,再加上之前直播平台的欠债,她早已负资产了。

幸好徐成邦会慷慨的借她钱,不用利息。在接下来的三个月,她越来越大手笔,徐成邦反而借她更多的钱,给她更高的奖金和工资。直到有一天她的“生活品质”越来越高了,徐成邦的借款开始算利息了,当然这利息是以日息来算,并不多。但复利的威力是巨大的。

为了延续美好生活,不愿束手束脚的,她找了些色迷心窍的土豪,愿意给她“低息”的高利贷,去抵徐成邦的部分债务。毕竟她不希望他给她少发奖金。

这四个月来,她还是安心的享受这纸醉金迷的生活,越陷越深...她永远不知道,她能从土豪身上借到款的,无一不是徐成邦的安排。只是这一个局,她现在就算知道了,也跳不出来了。

大概过了半年,她的积蓄,她父母的房产车子也因此一一变卖。可惜这还远远不够偿还。被金钱和物欲麻痹了身体和脑子,那种无力偿还债务被高利贷追赶的恐惧,伴随着她的每一天。

除了下海,还能有其它的挣扎吗?毕竟高利贷是有“*贷”为担保的,她是逃不掉的。

说来也是讽刺。女人嘛,要是嫁了个自己不爱的老男人,你如果说她傍大款,她会告诉你感情需要面包需要安全感;

如果她吊着各种男人牵着狗绳时,她会告诉你这是在考验狗狗们的“忠诚和真心”。这是在特定环境下,统一条件,采集大数据样本,控制变量的科学方法。

如果遇到谈婚论嫁时来个高价礼金呢,她先是跟你扯风俗,风俗这东西嘛向来就如此,显得很有道理似的,但不少地区还有女人吃饭不得上桌的恶俗,这下它们又标榜自己是新时代的女性废除封建了。

当然,还有玩得更妙的,先提价八十万吓唬吓唬,当你拼死拼活凑不够钱的时候,再给你降个十来二十万,这下你就感到“皇恩浩荡”,立马跪下接旨。就如圣上赐你毒酒,你还得谢主隆恩,这得是多善解人意的爱情呢。

她们一切的手段不见得有多高明。用情深的就考验它怀疑它,没自信的就使劲打压它,有几个铜板就震衣作响的就装作清高瞧不起他...

一切都建立在仰人鼻息的基础上。既然这新时代的女人似乎道德超前,可为什么一遇到“*贷”就立刻服软了呢?

其实,她们不过是随波逐流的弱者,不是投机取巧识时务的“智者”。前者是不知其然,而以自我为傲者;后者是知其所然,且逐红利,握时机,及早抽身而去。

她们这种卑劣的利己主义者根本没有勇气去挑战或改变世俗礼教,她们的无耻是在建立在时代给她们盖上一块“遮羞布”,是怡红院给她们立了一块“贞洁牌坊”。

为此,这是陆晓特意给她谱写的结局,敢欺负灵灵的人,又是如此卑劣下作的人,就用未来几十年的青春去偿还吧。

“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误了卿卿性命。”红楼梦之古人所云,如今又有多少风流人物能够深谙其真理。

她,从此开启了另一条人生之路,同时也开启了另一条让无数男人前去探险的伟大航路。

她的百万粉丝永远不知,又或是知道后也装作不知,自己辛辛苦苦建设已久的林荫小道,莫名被路人装上了收费站。

但自己想要过去呢?给钱都不行,给钱你只能远远看一眼。

因为她知道你是个伟大的建设者,当然要你义务帮她铺路啦。这下可好,本来这路没啥人过的,施工的人多了,这路就成了个景点了。又有更多的人慕名前来,这景点又更吸金了。自然也带动了周边的其它林荫小道。

后来所有的小道都被捧成旅游景点了,每个人一出街就得交上一笔“买路财”,当它们抱怨路费贵的时候,没有一个伟大建设者是无辜的。

这正是大舔狗时代的高潮写照。

延伸阅读

霸血枭图第八章在线阅读  http://www.scnas.cn/x1l2.shtml
衣香鬓影,悦耳的音乐令人愉快。梁语嫣如芒在背,这些人似乎都认识她,个个一副看好戏的表

重生之我的老婆是总裁之被劫了(一)(3)  http://www.scnas.cn/xn4t.shtml
柳冰瑶听从了父亲的安排,坐上了皇宫里妃子们专用的轿子,向皇宫走去,看着她父亲那张虚伪

我居然能摸到属性之识破(4)  http://www.scnas.cn/uhl2.shtml
回到预备役的宿舍后,叶永贞并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以前在地球时,自己本来就是跑业务的,

孤冢之地第七章在线阅读  http://www.scnas.cn/nwwe.shtml
看见玉像右足鞋上绣的是“磕首千遍,供我驱策”八字,左足鞋上绣的是“遵行我命,百死无悔

八十年代致富手札第5章在线阅读  http://www.scnas.cn/sx00.shtml
时间一天天过去,江小飞一直跟着国足训练。当然,他是一个人训练!转眼到了六月十一号,距

重生武皇欲成仙之恐怖如斯  http://www.scnas.cn/dzsu.shtml
李爽走了上去,挤入人群中一看,发现九班和十班选出来的十位选手已经坐在了对立的两排电脑

重生之人皇霸业第9章在线阅读  http://www.scnas.cn/sp91.shtml
第9章隔壁老王三个臭皮匠,顶个诸葛亮。我们当然不是臭皮匠,不过集体的智慧还真特么伟大

每天都会上热搜!在线阅读第二节  http://www.scnas.cn/bv7f.shtml
冯云的脸上还有白色的T恤上,甚至连白色的运动裤上都沾满了深棕色的可乐,冯云伸手在脸上

文竹重生记第1章在线阅读  http://www.scnas.cn/puxt.shtml
四月的魔都天气好得不可思议,有别于往年的雨纷纷,反而阳光明媚得让人浑身懒洋洋的。中午

妖魔鬼怪别过来在线阅读第五章  http://www.scnas.cn/tb1.shtml
不一会,炼丹师走了出来。叶枫将筑基丹递给炼丹师,炼丹师先是看了一下成色,闻了一下味道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平行的世界不平行的命运与□□的同居生活3

    顾喜站在书架前,神情有些复杂的盯着眼前的罗汉像,迦诺迦伐磋(“喜庆罗汉”、知一切善恶法),眼神沉凝着幽暗。当顾喜有记忆开始,他就知道了这尊罗汉像的存在,为了顾家的未来,也为了生存,当他知道这尊罗汉像的时候,他就义无反顾的接下了“天眼”家主的位置。没有后代子嗣,对外,他不过就是顾家旁支的一脉,一生孤寂

  • 最后审判日之传承者第十章在线阅读

    “快跑!”眼见周围人群还傻站在那里,保全不得不放声大喊。下一刻,他成了目标。一张血盆大口。噬咬!黑乎乎的嘴里,似乎连通了次元的空间,一丝光明也无。危急关头,他猛地撑起双手,撑住了那咬合下来的豹牙,但比力量,才20级的他,还差的远!伴随着骨骼裂开声,他被咬到了天空,接着狠狠甩向其他人。有人试图接住他,

  • 我家娘子是魔教教主在线阅读背景之地府

    第一层拔舌地狱凡在世之人,挑拨离间,诽谤害人,油嘴滑舌,巧言相辩,说谎骗人。死后被打入拔舌地狱,小鬼掰开来人的嘴,用铁钳夹住舌头,生生拔下,非一下拔下,而是拉长,慢拽......后入剪刀地狱,铁树地狱。第二层剪刀地狱在阳间,若妇人的丈夫不幸提前死去,她便守了寡,你若唆使她再嫁,或是为她牵线搭桥,那么

  • 对不起,推错了之危机将临

    “咦?这是……。”金流星看到卡车上拉着许多巨大的机械碎片,而且就是昨日邪恶联盟帝国报废的机械飞禽与机器人。卡车停在了居民区的大门前,从车上下来了几个人,大都穿着华夏联盟地军服,而且军阶也都不低。除了他们之外,雷格也在。金流星走了过去,本想和雷格打声招呼,以示礼貌。但还没等她开口,雷格却抢先开口道:“

  • [还珠]后宫之主所谓换人

    金家院子大,屋子也多,金父带金倩巧在附近找了间无人的客房,两人坐下。金父笑呵呵地问道:“怎么,有什么事要求爹爹,还要找这么个地方说?莫非与轩辕公子有关?”怎么老和轩辕有关!虽然确实有关系,不过她暂时还不想表露……金倩巧摇摇头,回答:“爹,您能不能将小翠收了干女儿?”“哦,原来是这……啊?将小翠收作干

  • 快穿之打倒白莲花第8章在线阅读

    又是与大小象交流了半天,直至金乌西坠,苗小轩才向两妖告别,回到森林!这次出行的收获还是很大的,让他知道了不少东西!比如说妖兽的领地,一般都是以山头为分界的,其中包括树林、草场、溪流等数里地到数十里不等,当然它们的领地大多相互重叠,所以经常为了灵药、猎物发生冲突!大多数食肉类妖兽都是没有领地的,因为它

  • 少年未来手记适应

    从上到下的雍容华贵让沈笑笑颇有些不适应,不过也只好顺了王妃的意。沈笑笑的长发被抓起一半梳了个发髻,看似简单。但是发髻上插着两支金步摇,显得煞是好看。额间又佩戴了和王妃一样的红宝石额饰,只是唯独没有带一条一样的项链。听王妃讲,项链是成家之后的女子才能佩戴的。沈笑笑被打扮好了之后,已是即将晌午了。王爷身

  • 凤里瑕瑜在线阅读第6节

    醉香居,一名十五六岁的少年正在桌前狼吞虎咽,口中还不停说着“好吃,好吃”。伙计进屋送菜,看见一个个空盘子,惊愕极了。“你取笑我?”那少年瞪着他,还鼓着两个腮帮子。“岂敢,岂敢,”伙计忍不住笑道,“公子正是长身体的时候,自然吃的多些!”“小二,再来一壶烧酒!”那少年又道,手中的筷子还去夹着肉块。“好嘞

  • 反派的掉马日常[快穿]破坏魔界保护膜

    李超生道:“我用我的生命来保证,保证以后不在插管这件事。行了吧!”魔界的的保护膜,道:“好的,我们一言为定,不许骗人。”李超生道:“我们保证不骗人。”魔界的保护膜把李超生和黑白无常放了,道:“你们现在可以走了。”李超生和黑白无常离开旅馆,去一家饭店吃饭,李超生来到饭店里,找位子坐下来。李超生选的位子

  • 邪魅王爷狡黠妃之忍不住的(10)

    江梨愣了两秒,才反应过来。“我……”别说耳朵,她整个人都发烫。才几年不见,这家伙怎么变得这么爱开黄腔?眼见小姑娘慢慢地又熟了,骆亦卿心满意足。修长的手指轻轻在桌上扣扣,他低声笑:“吃饭,吃完早点休息。”“不要再熬夜修图了。”江梨正想开口,又听他语气慵懒地,一字一顿道,“不然等哥哥下次摸你的脑袋,就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