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TOd3Zh
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我家的猫学会造反了之亡命(9)

作者:食草系羊仔 来源:晋江文学城

山野的火海,仍在燃烧,一人一猿,满脸灰烬,浑身是血,大眼瞪着小眼,小眼瞪着大眼。

大白猿大口喘气,迈开沉重的脚步,步步逼近。先前被那漫天散射的雅疆麟甲攒射,它受伤不轻。

小人物满脸恐慌,他突然反应过来。跑!

于是少年转身,跨步,身体直直弹出数尺,再跨步,又是数尺。

任平生看见身边的茂密的草树,一排排化作虚影往后倒退,两耳边风声呼呼,听不到大白猿的响动。

满心不安之中,他更加奋力地奔跑;不时转头望去,大白猿远远跟着,大步跳跃;山中不少参天古树,它有时干脆一跃而起,手攀粗壮的树杈一荡,能往前飞出好几丈远。

少年狂跳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管不了了,能跑一段是一段。

奔跑中,他很快有了意外的发现,尽管白猿来势迅猛,却跑了好一段,仍没追上自己。那家伙的伤,似乎比看起来更重。

你个白毛畜生,受伤了不好好休息养伤,死命追一个同样受了伤的小孩,有意思不?

任平生腹诽不已,这才想起——对啊,自己也受了很重的伤,怎么不痛了?

另外,自己这奔跑的步子,怎么这么大,一步数尺,乃至丈余!

然而大白猿一直紧追不舍,他来不及去查验自己身上的伤势。

吞下那颗妖珠之后,整个身体之中,一直如火灼烧般,炽热难耐。如今奔跑起来,哪一股灼烧的感觉,比之前更加强烈。

任平生感觉自己的五脏六腑,都如同被一股脑儿撂进了一炉火锅之中,起码也七八分熟了。

他开始大声吆喝,希望能散出一些热气;但是越吆喝,体内越是炽热……

大白猿一直奔跑在斜坡的下方,阴魂不散,紧紧追随。

因为,越低矮的地方,越多古树,方便白猿跃上高处,以长臂攀着树杈,往前摇摆,一摆就是十数丈远。

然而越往低处,地面的灌木荒草,也越茂密。

任平生明知越往下跑,自己就越能接近村落,但也一定会在灌木荒草中受阻,被白猿一把抓住。

所以他一直在朝着山脊的方向跑去。

越往高处,大树越少,地面荆棘灌木,也越稀少。方便自己奔跑,白猿却再无法借助大树,往前摇摆了。

少年不知道要跑到什么时候,更不知白猿会追到什么时候。他只知道,对方不停,自己就不能停。

至于自己能支撑多久,听天由命吧。

奔跑了半个时辰,任平生早已经跑到山脊之上,这里的草不高,可以随意迈步飞奔,一路往西而去。

体内的烈火,已经烧得他快要炸开。但现在他不敢喊了,只能尽量保持步履均匀,身体放松。

这也是半个时辰下来,任平生发现的一个秘密。只要身体保持放松,体内的那股热量,就能均匀流转,那一股炽热难耐的感觉,能大大减轻。

半个时辰之前,还在受着无限伤痛和恐惧折磨的任平生,感觉事情开始变得有点意思起来。

突然间拥有了疾步如飞的神通;突然间体无完肤的伤势再无半分疼痛,这种事,即便是亲眼所见,也只会怀疑那是江湖骗子的障眼术。

他开始变得越来越放松,此消彼长,伤痕累累的白猿,肯定是追不上自己的。

体会着身体的神奇变化,他已经好一会没有回头去看了。就在他正沉醉其中的时候,突然间,右后侧一阵破风之声传来。

任平生感觉到了一阵草树折断,土石飞溅的强大气场,大惊失色。

他没来得及回头细看,一蹬腿就往侧前方蹿去。然而,突袭而来的白猿,好像本来就等着他这一反应似的,只见一股旋风卷过,一座红白斑斓的小山,已经堵在任平生身前!

红白斑斓,是因为白猿满身是血。

任平生未及转身逃跑,便见那“小山”已经动了,五指如钩,指甲如剑,径直往少年胸口刺来。

白猿已经等不及了!它知道任平生不懂如何炼化那颗妖珠,但在体内日久,化归脏腑,就极难完整取出。

白猿为妖珠而来,为之死战,岂能甘心功亏一篑。

它好不容易,引雅疆使出喷火的本命神通,并聚拢它喷出的真火,反炼其身,才逼得雅疆在自身炉鼎之内,聚炼妖珠弹出。

而眼前这个白捡了大便宜的毛头小子,那有什么本命神通可用。

所以情急之下,大白猿拼着伤势加重,激发出数倍于平时的潜力,突然加速,凌空一击,明知任平生必能作出第一反应,所以白猿也留有堵截的余力。

致命一击,其速度之快,来势之强,又哪里是任平生可以抵挡得了的!

眼见那能轻松抓握自己腰身的巨大爪子,已至跟前。

但凡遇袭,任平生手中第一反应,就是先抓卵石;无论是急避之中,还是对攻之时,几乎都能顺势为之。

所以,白猿依稀看见了一颗圆咕隆咚的东西,射向自己的指爪。它心中一喜,连忙接住。

此时没有火光,夜色正浓,那里分辨得出那是卵石,还是珠子。

就这样一滞之下,任平生已经蹬地跳起,旋身往后急退。

脚一着地,周围一片漆黑——不妙!

他已经感觉到,自己和大白猿,都置身于一棵参天大树的树冠笼罩之下。

然后,他看见白猿跳起,伸手攀树,摆荡,一气呵成;再次堵住了自己的去路。

难怪它会选择这此处突然发难。无论往哪里逃,在这棵大树之下,自己都跑不过高来高去的白猿。

体内的烈火,又有了复燃的苗头,任平生已经感觉到了那股火气,又开始在体内乱窜……当真祸不单行。

一个模糊而庞大的白影,如一堵移动的高墙,迅猛扑了过来。这一次,无论往那蹦,他娇小的身躯,都很难蹦出“高墙”遮挡的范围。

走投无路的任平生,双眸之中,尽是狠厉之色,他屈膝蓄势,铁剑横拖,反往前方斜插而去。

才不过到白猿大腿的高度,这是要以卵击石式的对撞?

白猿“呜……”的一声啸叫,趁势提起左膝,撞向少年的头脸。

眼看那毛绒绒的膝腿,就要撞到跟前,任平生突然凌空拧腰,侧身,铁剑横伸!

“噹”的一声脆响,铁剑扫中白猿膝盖,如击石上。

任平生本来凌空的身体,被那一股对撞的大力带得转了几转,才落地跌倒。他一跌即起,连忙横跨一步,横剑身前,紧靠古树巨大的树干。

大不了,绕着树干跟它躲一回猫猫。任平生看着站在原地的白猿,如是想道。

但这一次,白猿并没有立即扑过来,它突然蹲下,双手不断地揉搓着刚才被铁剑击中的膝盖。

机不可失!

任平生诧异之中,来不及细想战力逆天的白猿,为何竟会受不了自己那毫无章法的铁剑一击,连忙绕过树干,飞奔而去。

一夜折腾,他已经感觉到了腹中的饥饿。

沉沉夜色中的丘陵山脊,一路绵延往西,斜斜上行。那娇小的黑影,便在黑夜中没命地奔跑着,不敢稍停,直至双脚酸软,终于力竭。

已经好一段路没见着白猿的影子了,也不知它是仍在原地恢复伤势,还是已经放弃了追踪。但任平生仍然不敢跑向山下,怕万一陷入荒草荆棘之时,被白猿追上,那就真是万劫不复了。

他先在手心扣了两枚卵石,然后才从包袱中,取出两块早已被挤压变形得不成样子的烧饼,狼吞虎咽起来。

好在昨日机警,晚饭后从七叔公家,顺手打包了这两块烧饼。

勉强填饱肚子,任平生心下稍定。身体中那一股乱窜的热量,此时似乎也开始平静下来,只是仍然全身发烫。

他终于有时间检查一下自己身上的伤势了。

昨晚才刚被撕去两块皮肉,白骨可见的两条手臂,此时却毫发无损!连表皮肌肤,都一如既往的平滑。

背后那些硌破的皮肉,跌伤了的骨头,此时毫无感觉。

他确认自己的伤,已经全好了。

那珠子果然神妙无匹!

说不定,自己都已经有了可和白猿一战的实力。

信心稍稍膨胀,他就想到了雅疆惨烈的下场——还是算了。

白猿依然未见踪影,任平生站起身来,四下里走走看看。平时游猎露宿,但凡闲下来的时候,都会做些未雨绸缪的事。

相对于白猿可能追来的方向,这里居高临下,倒是一处极易守御的地方。当然,前提是双方实力差别不大。自己与白猿之间,显然不具备此种前提。

但任平生仍然从包袱里取出小猎刀,开始布置些机关。

他知道这些对付小禽小兽的陷阱,不可能对付得了白猿,但起码在自己休息的时候,机关一旦激发,能起示警的作用。

他觉得自己需要休息,才有可能坚持更长时间的逃亡;尽管吃饱了之后,其实已经不怎么累了。只是按照往时的经验,一夜没睡,又长途奔袭,只怕体力难以为继。

不停的忙活之中,竟发现一个藏风的边坡,有一株挂满果实的桃树。正值桃子成熟的季节,尽管黑夜之中,看不清果子的颜色,但那触手肥硕,形态圆满的感觉,桃子多半已经熟透。

任平生连忙摘了好些桃子,放在包袱之中。这一下,饿白猿追饱汉子,老子一路跑一路吃,看它能追到几时。

延伸阅读

老天爷第1章在线阅读  http://www.jzlong.cn/bi13.shtml
阳光穿过云块洒了下来,福鑫街道上的一家“静心”咖啡店沉浸在温馨的气氛中,空气中飘散着

马踏柔然之一招鲜(2)  http://www.jzlong.cn/lk7.shtml
经过几天的锻炼后,严天泽的体能明显提高不少,这在很大程度上归功于充足的食物,原本瘦弱

我回到现代三穷四白之夜访寒叶城  http://www.jzlong.cn/pum1.shtml
微风清徐,似是妙龄女子轻柔抚摸,让人不禁闭上眼去陶醉在那轻柔的触感之中。已是四月的寒

陈情令之清水无浊之命运捉弄人(7)  http://www.jzlong.cn/nt7q.shtml
好不容易挨到了中午……因为是开学第一天,所以学校是不会正常上课的。听我左右两同桌互吵

bts你是我的惊艳[RapMonster]在线阅读第四章  http://www.jzlong.cn/dh95.shtml
同样是身处风暴中心的人,孟沛航此刻正窝在办公室的沙发里,高高架着二郎腿,优哉游哉地刷

江扉的迷人日常之确定关系的和解(6)  http://www.jzlong.cn/gttp.shtml
第二天张莉梓在一家餐厅定好位置,就想好好的和李子墨说明白,不说是怎么样,但她只想不在

点墨山河[星际]回音石声  http://www.jzlong.cn/nvel.shtml
迟暮寒颇为头疼的看了他那个小师妹蓝烟萝一眼,小小年纪如此任性妄为,骄纵跋扈,这个时候

死神重生在线阅读第三节  http://www.jzlong.cn/xloq.shtml
宿舍门开了。唐丹青果然来了。腿上那是那条牛仔裤,可脚上的运动鞋却变成了皮靴,这是要狠

都市:开局就和江莱离婚!在线阅读第10章  http://www.jzlong.cn/poac.shtml
燕家老宅修在临月城大后方,远离喧闹街市廊坊,享受森森墅林的安静。晨起三个大哈欠,清醒

纪灵师在线阅读白帝大梦 庭下飞鸿  http://www.jzlong.cn/ps66.shtml
太白天洲!一洲之地,横跨东西八百万里,上下十亿步。地域之广浩,平凡人纵使能有百年寿元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这奇怪的爱一顿夜宵

    从秦鹿的夸奖中,林遥之体会到了一种铁血直男的气息,她还是第一次听见有人用这样的话来夸她美,直接把她夸了个哑口无言。就在众人吵吵嚷嚷的时候,人群中却是忽的走出了一个漂亮的女人,女人的面容有几分眼熟,但林遥之却没想起来到底是在哪里见过。“你们做什么呢?”女人开口询问,她的目光停在场中巡视一圈,很快便把注

  • 斗鱼直播玄幻之万能之王第六章在线阅读

    大地微微颤动,天地都为之变幻。一道道影子,已经都奔波到了边缘,那一双双眼睛都盯着青色的地面晃动。这些影子,龙头,马身,龙鳞,尾毛似龙尾状舒展,它们便是这洪荒先天三族中统领走兽、执掌大地的麒麟一族。此刻这麒麟一族汇聚于此,整整数百只麒麟,相较于如今麒麟繁衍众多的数量来说,并不算多。但这些麒麟尽皆都是修

  • 大道藏锋第6章在线阅读

    阮知还一怔,没有想到秦风开口第一句居然是关心自己的肚子,心里不禁感叹虽然对方拿自己当**,但本质上依然是只体贴其他鬼的友善之辈——幸而白召南不在,不然若听到自家大学的毕业生对秦风有如此大的误解,肯定会气得吐血,然后再本着不要浪费的原则,用血写成一封血书作出控诉。当然,那封信自然会被秦风看不看直接烧掉

  • (歌之王子殿下)爱尔蓝在线阅读第7节

    “刚才我掉进一个洞里了,也不知道是通往哪里的,我在洞里走了一会儿,你猜怎么着,我居然看到前面有光,可能就是出口,这不,我第一时间回来了,不能把你自己一人扔这儿呀,你说是不?”李雷哪是这样想的呀,他是觉得前途未知,凶险未名,自己带着小姑娘这个高手在身边安全呀。“真的,有出口”这可把小姑娘高兴坏了,没有

  • 你踏雪而来的春第五章在线阅读

    宋寒在门卫登记了身份证,四处看了几眼。旁边还有些打扫卫生的学生,穿着宽大的校服,拿着扫把的手缩在袖子里,看起来拖拖沓沓,但听见她说景繁,好像都瞬间精神了,抬头往这边看。“你是她什么人啊?宋……”门卫大爷翻了眯着眼看登记本上的名字,半天没看明白那俩字,这说丑吧也不丑,咋就看不懂呢?“我是她朋……”宋寒

  • (延禧攻略)许以琳琅在线阅读第8节

    呼,秦默阳长长的吐出一口气,经过了半个月的修炼,秦默阳的斗气已经稳固提升到了见习二星,曾经微弱的斗气如今也有了长足的进步,能够缓缓绕体内主要经脉运行一周了,老头儿每天眉开眼笑,这个进步速度可是相当不慢,照这么下去,再有几十天就能够进入见习三星,老了老了,得了一个这么有孝心,有潜力的宝贝徒儿,卡梅伦很

  • 山河风月在线阅读第六节

    被三个人一直注视,特别还是三个大男人,刘备感觉十分的不适应。“咳!”干咳一声,眼角余光瞟视着三人。“这个…这个事情说来可就话长了,一时半会也说不清楚,我们还是改天找个有空时间再说。”“现在大敌当前,当务之急,我们还是赶紧去找校长吧!”随后,刘备打着哈哈,随便找个借口搪塞。说完,绕开三人,朝着校长室开

  • 我要把他宠上天在线阅读第1节

    夏国,神农架。幽幽寂静的森林中,小溪边上小石堆边正爬一个年约约摸23左右的年青人。庄纯从模模糊糊状态中醒来,一脸迷茫的看着眼前那条小溪流,陷入了昏迷之前的记忆中,好像自己之前听到了什么奇怪的声音。庄纯,一名泸市大学刚毕业的青年,父母在他17岁的时候乘坐的飞机失事双双共赴黄泉,什么都没给他留下,无妹无

  • 中餐厅之全能老爸第一章在线阅读

    第一章:新的希望2040年,虚拟现实技术初露头角,华夏企业率先实现视觉、听觉、触觉、嗅觉、味觉的全感虚拟,一款由企鹅公司牵头的虚拟**由此问世。欧阳凡,一个性格古怪的青年,出身贫寒,年少时成绩优异,但由于酷爱**,大学不思进取,险之又险地混到文凭后在一家不知名的课外辅导机构上班。每周的周末是欧阳凡最

  • 狼烟起万里在线阅读第9节

    第九章:雾中的学院,华而不实的理论知识。莉亚看着眼前的场景有些疑惑。“爸爸,他们这是干什么?”“他们在发神经。”“咦...发神经这么可怕呀,都是拿那个长条打人的吗?”“嗯嗯,所以莉亚以后要淑女,别学他们动不动就发神经。那不是好孩子该做的。”“嗯嗯,莉亚会淑女的。可淑女是什么咩?”“......”莉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