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TOd3Zh
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主角你怎么不按剧情走之怀疑(2)

作者:宫汐妖 来源:晋江文学城

正屋里。

酒砂自昨夜半夜恶梦醒来,便一直睡不着,直到天微光的时候才沉沉复睡,这会儿才起。

刚洗漱完,便听丫环流冬匆匆来禀,“小姐,少爷过来了!”

酒砂正戴着南珠耳环的手一顿,连忙道:“快、让他进来!”

酒砂站了起来,双手紧紧按在胸前,是她弟弟,是她此生还活着的弟弟。他们姐弟二人自父母双亡后便相依为命,又因着是双生子,感情比一般的兄弟姐妹还要深厚上许多。可是她却是将他宠坏了,导致他这么多年来一直大祸小祸不断。前世的时候,若是她舍得将他交给沉曦去管教,那是不是也不会有后来的事了?

前世,酒陌是在她和沉曦关系稍微缓和了一点时出的事。

那时她和沉曦成婚也将近有一年了,关系仍是冷淡如初。直到那一天,她和酒陌外出骑马时出了意外,沉曦为了救她摔断了腿,在床上躺了足足两个月。

第二天,酒陌还来府上看了沉曦一次,虽然不肯叫他姐夫,却也拉下脸来和他说了声谢谢。

沉曦当时眸色淡淡回应道:“她是我妻子,我救她是应当的。”

“哼!”酒陌不服道,“我姐迟早要跟你和离的!”

当时她听到这话面色有些不自然,却也没说什么。

酒陌说完这话转身就走,在门口遇到古还寒时,怔了一怔,有些窘迫道:“谢谢你救了我。”

当时酒陌的马也受惊了,和她的马一起奔向了悬崖,若不是沉曦和古还寒主仆二人舍命相救,只怕他们姐弟俩现在就已经去地府和爹娘团聚了。

在那之后,她因为愧疚和感激,对沉曦的态度好了一些,不像之前那么冷淡了,偶尔还会主动和他说下话。他的开心她是看得出来的,那段时日见了他,他的唇角总是噙着淡淡的笑意。

可是不久后,酒陌便出事了,他醉酒后失手杀了当朝丞相的嫡次子,被关押进大理寺。

说来嘲讽,那是她第一次哀求沉曦,可是身为大理寺卿的他不仅没有出手相救,反而亲自判了酒陌秋后处斩。她不是不知道他职责所在,可是她却没法原谅他。酒陌尚未成亲,她弟弟若是死了,那她家也自此绝了子嗣。在酒陌被处斩之后,她与沉曦彻底翻脸。

沉曦生怕她想不开,那段时日看她看得很紧。是啊,被他强娶为妻,如今连唯一的弟弟也没了,她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可是她不敢死,她若是死了,哪有脸去见九泉之下的父母?

她当时唯一的希望便是和离,可他却坚决不肯。就在她衣带渐宽之时,他却悄悄告知她——酒陌还活着。她当时震惊得说不出话来,她难以想像,铁面无私的他居然会为了她包庇她弟弟,找死囚顶替了酒陌。

在那之后,她开始与酒陌暗中书信往来,酒陌懂事了许多,她和沉曦的关系也渐渐融洽了起来。

她一直以为,她也就是不再恨他了,对他只有感激之情。可是后来有一次,她莫名遭人暗杀,他为了救她生生受了一支毒箭,那一箭几乎要了他的命,她在他床边守了整整三天三夜。

他睁眼醒来的时候,三天一滴眼泪都没掉的她忽然哭得像个泪人。他在鬼门关徘徊了整整三日啊,她心中有千言万语想诉说,可是在他醒了之后,她却哭得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了。

他冲她扯出一抹笑,艰难道:“承认吧,你心中有我了。”

她流泪点头。

他苍白的脸上笑容更甚,“我还要照顾你的余生,怎么敢先你死去。”

她泣不成声。

可是最后,他还是食言了,他先她而去,却是她亲手害死的。是啊,除了她,天底下没人伤得了他,他有皇上御赐的免死金牌,所以他们才要借她的手杀了他。

此生,她会拼尽自己的所有去守护他,就算有朝一日他那不为人知的身份会被人揭晓,她也会一直陪伴在他身边,誓死追随。

可是现如今她这个顽劣的弟弟,却是个大难题。若她不将酒陌教好,那他们姐弟二人迟早还会拖累他。

“姐!”门外,传来了一声热切的呼唤,紧接着,那个再也熟悉不过的身影便出现在了门口。

他的脸……酒砂这会儿才想了起来,前世的昨天,酒陌被沉曦揍了一顿。

酒陌朝她奔来,姐弟二人执手相望,无语凝噎,不过一眼,便恍如隔世。

“姐……”酒陌抬手轻轻擦着她的眼泪,心疼不已。也不知前世他死后,姐姐会有多伤心。

“酒陌……”酒砂捧起他的脸,哽咽着说不出话来。

酒陌咧嘴道:“没事,我就是昨夜、不小心摔了。”

酒砂眸色略有呆滞地看着他——自己摔的?

酒陌这个人爱美也爱面子,前世被打成这样后在家里躲了几日都不敢出门,直到她回门的时候,才顶着未消肿的脸来和她打小报告说沉曦揍了他,当时打小报告的时候气得嘴都歪了,怎地今日会变成自己摔了?

“姐,”酒陌拉着她坐下,抓起她的手神色认真道,“姐夫是个好人。”看姐姐憔悴成这副模样,一定是觉得嫁给姐夫委屈了。

酒砂闻言,讶异得瞪大了眼。

酒陌左右看了看,酒砂意会,忙挥退了丫环们,“你们都去外面守着。”

食厅里。

“主子!”古还寒低声回禀道,“那姐弟俩已经关上门在里面窃窃私语了半个多时辰了!”

沉曦守着一桌凉透了的早膳,抿唇问道:“他们在谈什么?”

“属下无能,那姐弟二人的声音比蚊子还轻!”古还寒觉得,这双生姐弟俩其实只发出了一些窸窣声,实际上二人是在靠意念交谈!

沉曦起身,带着古还寒一边谈着公事一边走在长廊上,眼角余光瞄着长廊对面那守着一排丫环的门口。

很快,二人悄然来到了寂静无人的北窗下。

“你在附近守着。”沉曦吩咐后,谨慎地将耳朵贴在了窗牖上。

他凝神细听了一会儿,果然只听到了蚊子声,沉曦微敛双目,用剑尖挑开了窗户,斜斜一瞄,见姐弟俩竟在抱头痛哭,酒砂的面色颇有忍辱负重之感。

沉曦心生警惕,他将耳朵贴在窗缝间,闭目凝神,依稀听到酒陌道——

姐,你以后一定要好好对待姐夫,莫辜负了他!

遭了!沉曦警觉睁开了眼,定是被他们发现有人偷听了,这话是酒陌故意说给自己听的,他沉着闪身离开。

果不其然,这姐弟俩一定有阴谋!

屋内姐弟二人,还在低语交谈着,门外忽然响起大丫环晚秋的声音,“小姐,该用早膳了。”

酒砂这会儿才回过神来,不知不觉中,他们姐弟俩在室内呆了太长时间了,虽是双生子,可毕竟年纪都不小了,再呆下去恐会惹人非议。酒砂连忙擦干眼泪,打开了房门。

“小姐,”晚秋低垂着眉眼道,“姑爷还在食厅等着您用早膳呢。”

“我现在就过去。”酒砂抬脚刚想跨出门槛,忽而捧了捧自己的脸,自己哭了这么久,也不知哭成什么模样了。

她连忙折回内室,在梳妆台前匆匆为自己补了个妆粉。她知道自己的容貌生得好看,可若出现在他面前,她希望自己能够更好看些。

酒陌在一旁看着,吸了吸鼻子笑道:“姐,你不搽粉都很好看的!”

酒砂对镜笑道:“你这是夸自己呢!”二人是双生子,自然生得一模一样,不说她自己,酒陌在京中也是出了名的美少年。

酒陌闻言,一双桃花眼未语先笑,“我说的可是实话,不然姐夫怎么会对你一见钟情?”

酒砂闻言一顿,唇角出现淡淡的笑意,而后笑意逐渐加深。一见钟情?算是吧。

食厅里,沉曦静候已久。姐弟二人到来前,饭菜已经加热好了,他开口道:“既然酒陌来了,那便一起用膳吧。”

“谢谢姐夫!”酒陌咧嘴直笑,立马坐了下来。

沉曦眉毛一跳,这声姐夫叫得倒是顺口,只是不知背后有何阴谋。

酒砂冲沉曦浅浅一笑,款款落坐。

沉曦看得心跳快了一拍,她笑起来倒是好看。不过,沉曦提醒自己:此时此刻,切莫为美色所惑,乱了心神。她越是如此反常,他越要提高警惕才是。

沉曦身后的古还寒面无表情,心中却满是鄙夷,这女子虽是笑脸相待,可一双桃花眼还红肿着,显然是哭了许久,明明心中苦痛,却还硬对主子强颜欢笑,哼!心机重!

“姐夫你多吃点!”酒陌热情地夹了一片南瓜到他碗中。

“嗯,多吃些。”酒砂也舀了一勺肉沫蛋羹到他碗中,眸中柔情似水。

沉曦心中又一次警钟大响,仿佛从她温柔得能溢出水的眼神中看到了她眸底的绝望!

沉曦细细思量着,府上的碗筷吃食是没有问题的,可是今日酒陌是从府外而来,保不准带了什么毒物。可是,这姐弟俩会如此目光短浅地毒杀自己吗?抑或是藏有慢性毒物?

他不动声色盯着酒砂涂了丹蔻的指甲,忽地眼眸一动,抓起她的手来,盯着她的食指,沉声问道:“这是什么?”

酒砂一愣,看向了自己的指尖。

“什么什么?”酒陌咽下一块茯苓糕,凑了过来。

沉曦从腰间掏出一根银针,将她指缝间白色粉沫状的东西轻轻扫了下来。

“姐,你刚刚挠头了吧?”酒陌脱口而出,“头皮屑啊!”

酒砂瞪了他一眼,想了一下才明白过来,有些难为情道:“我刚刚觉得自己脸色不太好,就补了点妆粉,可能有点着急不小心弄到了。”她这会儿被沉曦看得面色微窘,解释道,“我怕你等久了,就赶了过来,没、没来得及洗手……”

沉曦收敛起神色,淡淡应了声,安静吃饭。

古还寒心中又是一顿腹诽:她会因为害怕主子久等而赶来?才怪!看她面色极不自然,还硬对主子尴尬一笑,定然是被抓包心虚了!这姐弟俩一定有大大的阴谋!

饭席间,三人没有再多的交谈,饭后沉曦去了书房,姐弟俩去了前花园。一路上,姐弟二人仍在窃窃私语个不停,丫环们都在后面远远地跟着。

二人压着声音,掩嘴说着悄悄话,时走时停。终于,姐弟二人好不容易在一座石桥上停了下来,暗卫们连忙从另一处河流深潜而入,终于潜到这条河的桥底下,可才刚攀上桥底,姐弟俩又过了桥,继续边走边谈,暗卫窃听失败!

直到午时的时候,姐弟二人终于入了一座八角重檐亭,那双檐间早有安排好的暗卫埋伏窃听。

酒砂觉得时辰不早了,而且二人也谈了一个早上了,再谈下去在外人眼中看来实在有些解释不通了,便道:“今日暂且如此吧。”

酒陌点了点头,同意了,该说的也说得差不多了。

姐弟二人静坐不语。

酒陌迟疑了一会儿,低声问道:“她,怎样了?”他说这话时眼神有些躲闪,脸上故作轻松,仿佛只是好奇问一下。

酒砂知他问的是叶慕阳,唇张了张,垂眸低语道:“难产……”她没有继续往下说,可是他也能懂她的意思了。

酒陌惊诧地看着她,慌乱中垂下眼眸,攥紧了拳头,抿唇没有说话。

“酒陌,其实慕阳她……”

“姐!”酒陌忽然站了起来,打断她的话,“我不该问她。”

“可是……”

“我不想知道,我走了。”他几乎落荒而逃,他是不应该问她,他一点都不想知道她的事,一点都不想。

酒砂眸色隐忍,没有追上。

前世是她不好,若是当时同意了他们二人的婚事,是不是也就不会有后来那些事了?酒陌成婚后,是不是会变得稳重些?也就不会失手杀死人,沉曦也不会因为包庇他而遭皇上革职……

再退一步,就算酒陌后来还是会出事,可是成婚后,慕阳若能及时怀上他的孩子,那他们家是不是也不至于绝后了?

酒砂闭目,惆怅倚在亭柱上。

下午的时候,酒陌去了国子监上课。

前世这日,他早上就派了下人去国子监请了几日假,今日只顾出门去和姐夫请罪,自然想不起这回事,算是旷课了半日。

少年不识愁滋味,等他沦为南冠客身陷囹圄之时,他才发现课堂上夫子们一板一眼的教诲,真的是为了他们好,前世是他不懂事,白白糟蹋了好时光。

酒陌刚踏入国子监,就看见了他最不想看见的一个人。

这人是个十四五岁的少年,穿着国子监白色的儒服,身形略有瘦弱,浓眉大眼,肤色白皙,正和身边高出他一个头的清瘦少年谈笑风生。

他笑起来两边有极深的酒窝,明媚的笑容和他脸上一双明亮的大眼睛互相辉映,灿烂的笑脸在阳光的照耀下有些刺眼。

少年眼角余光瞄到了他,面生欢喜,可定睛一看,却见他鼻青脸肿,连忙朝他奔来,急切道:“酒陌,你怎么了?”少年担忧看着他,语气颇有埋怨,“你又和人打架了?”

酒陌只抬眸看了他一眼,又收回了眼,冷淡应了一声。

“你和谁打架了?他怎么能将你打成这样!”少年有些急,抬手想触碰他,又怕碰疼了他,皱眉问道,“你疼吗?”

酒陌别过了脸,说真的,他如今恨极了他这副假惺惺的模样,不耐烦道:“不疼!”

“你怎么啦?你心情不好?”少年似有些恍然大悟,“你是因为你姐姐嫁给了大理寺卿所以才不高兴?”

酒陌没搭理他。

少年继续安慰道:“其实我觉得大理寺卿人很不错啊!他铁面无私,不畏强权,而且他模样生得又好看,你不知京中有多少少女都心悦于他!再者,他位高权重,却从来不……”

酒陌打断他的话,嘲讽笑道:“那就是说,以后你要是看上哪个位高权重的人,就不顾你姐姐是不是有了意中人,也要让她嫁给那个人了!”

少年被他问得一怔,“当然……不是了。我姐姐、我姐姐我一定会让她嫁给自己的心上人的!”

延伸阅读

醉卧仙坛斗春风在线阅读第8节  http://www.cncdt.cn/gmsm.shtml
黄天行闻言轻轻的把他移到旁边石壁旁,让他的背部靠在石壁上,而冯希仁则在仔细的观察着他

这个老板是我的了[穿书]之祭司(5)  http://www.cncdt.cn/ydda.shtml
法音和莲音睁开双眼,看到的是熟悉的天花板,不再是那个窄小却温馨的石屋。“法音殿下、莲

[综]当士子遇上红A在线阅读第六节  http://www.cncdt.cn/6xwb.shtml
被一个小自己几百岁的男生尬撩,月的内心有点复杂。她走出教学楼,抬头看天,夜幕星垂,今

死后撞仙缘在线阅读第7节  http://www.cncdt.cn/u8yq.shtml
说完这些,凌易峰觉得自己已经用完了一辈子的气力,他虚脱般坐在和陆小曼一起做过的青石板

我家君王是石头八字不合  http://www.cncdt.cn/dyvq.shtml
尽管早有预感,但南歌还是没有料到一个人的影响力能有如此之大。当徐逸舟平静低沉的嗓音自

[齐灾+黑篮]后座的我妻在线阅读第十章  http://www.cncdt.cn/dnmh.shtml
谢楚他爸从国外回来以后,谢楚回了一天家,然后又到医院里照顾顾明泽了。“你怎么和你爸说

玄幻:我能看见经验值之天水流月(7)  http://www.cncdt.cn/gndz.shtml
关于这段小插曲暂时便不多说了,现在的重点还是绮罗。天地归没有等多久就等到了自己要找的

我的王爷太妖孽在线阅读第7章  http://www.cncdt.cn/ga6q.shtml
弗朗西斯被那扇门拉了进去之后,便掉入了一个魔幻般的世界里。门内的气氛十分奇怪,之所以

雪崩-[晋]在线阅读第八节  http://www.cncdt.cn/bjf2.shtml
一听山伯是来找我师父的,不用问也知道一定是山伯家里出大事了。可偏偏我师父今天一早就被

[金粉世家]重生秀珠在线阅读第五章  http://www.cncdt.cn/xwmn.shtml
即使只是只小老鼠,杰瑞也知道自己这回把伊森坑惨了。那个之前把伊森从警察局提出来的前女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农门继母养儿在线阅读第10章

    蓝色月光下。众人围着篝火,吃着毛毛兽的肉。典一条啃完一块排骨,把手中的骨头一甩,向着范徳扔了过去,范徳脖子一歪,灵巧的躲了过去,完了还对典一条做了个鬼脸。无星还是第一次吃到这种肉,感觉十分的新奇,不只对食物感到新奇,对于一切都感觉特别新奇,对这静谧的夜色,对这未知的荒野。人性最深处的恐惧里,就包括了

  • 民国调香师第六章在线阅读

    “九转道玄诀,第四转。”当秦苍的声音缓缓落下之时,他体内的灵力便是再度疯狂增长起来,犹如决堤之河,声势浩荡,竟是在瞬间突破了问道境大成的层次,进而触碰到了问道境圆满的屏障。只不过这道屏障便犹如铜墙铁壁,天堑鸿沟一般,无论他体内灵力如何肆虐,如何暴动,都是未能真正将之冲破。“看来即便是我的真实修为突破

  • 我的系统被作者吃了在线阅读大剑侠的小情义

    经多方打听方知,夏桀率众出猎,不意与大部队走散,误到婉玉住地,见其美丽,便欲施暴,迫致婉玉撞石而亡。女婆好心埋葬后,其夫欲霸占屋室,女婆不应允,在迫无奈之下,与夫争执,双双滚落泉涧而死。附近农夫遇之,合埋一处。项剑大恸,丧事毕,誓杀夏桀。不料三侠村来信说其父亲病故,继母速让归家,项剑只好忍恨回三侠村

  • 尸途狂欢之被阴了!(7)

    B市机场,一个长相俊美,浑身散发出一种迷人的气势,1米75的个头,洁白的肌肤,高挺的鼻梁,修长的手指,迷人的双眸,斜跨一阿迪背包的少年走出机场,回头率极高,女的范花痴,男的双眼喷火!“啊~~坐了一天飞机,好累啊!”申玄月揉着腰抱怨道。走出机场,拦下一辆的士。“大叔,去郊区。”申玄月懒散道“好了。”司

  • 鼠猫同人锦御行帝国公主

    “你自以为自己高不可攀么?可以颐指气使的鄙视所有人的自尊,你不配!你不过也只是个卑微的侍卫而已,就以为高高在上了么?!”秦天怒火滔天,刚才那一幕深深的刺激到了他,猫娘在一旁委屈的流着眼泪,原本觉得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惹得秦天愤怒的扔掉了馒头,原来主人是给自己出头,猫娘留下了感动的泪水,小声的呜咽起来

  • 谁家侍郎足风流在线阅读第四节

    穿过一栋接一栋高得离谱的居民楼,电车沿着轨道不断前行着,像一条游弋在高草丛中的青蛇。巴巴勒斯空岛的电车是统一制式的,长方形合金制的车身,浅绿色的涂装,敞亮的车窗和并不狭窄的车门,以及印有教会标识的宣传栏。巴巴勒斯空岛沿用了地表文明大部分的科技,但也因为地域限制,很多技术被合并或舍弃了,这种电车,便是

  • 这是一只假狗子之镇国将军

    北绍谢氏,位于大榆以北,与西羌比邻而居。先帝谢宁渊有勇有谋,大将军魏荣延骁勇善战。谢宁渊登基十多年,东征西讨,一心执迷于开疆拓土,统一中原。那段时期兵荒马乱,不管是哪国的皇帝,听到谢宁渊与魏荣延这两个名字,都要头疼上好一阵。北绍征战频繁,列国诸侯被战事逼得太紧,走投无路。正欲准备联手抗北。结果谢宁渊

  • 我在万界摸尸体在线阅读第七章

    夏雨不知道张林在外面等着她,此时的她正在奋力的和身上的污垢做斗争。夏雨从来就没有想过,她有一天会脏成了这妈样!怎么会这样呢?完全不科学啊,可是没用,她就是这么神奇的穿越了,莫名奇妙又无可奈何。因为皮肤白了,所以夏雨的心情顿时就好转了很多,只要不是丑得不能见人,她还是想好好的活下去的。很夸张的污秽,随

  • 十悬妖面录第八章

    十几个画着一年四季的屏风的被搬到大殿之上,一一排放。屏风排列的方式位置让人看不清里面到底有些什么。悠扬的琴声响起,屏风依旧紧闭。一个降低的音调,美妙的旋律才正式开始。“风是穿山过水拂面而来,花是零落成泥常开不败。雪是日出消融檐上落白,,月是咫尺天涯千秋万载……”戴面纱身着紫罗兰色衣裙的女子随着百里墨

  • 妖孽邪尊在线阅读第3节

    刚刚斗败了瘦猴,周帆没有半点儿沾沾自喜之色,相反感到压力越来越大,他的精神更加集中,戒备更加森严。周帆很清楚瘦猴只是一个小角色,而真正的高手还没有出手。偷眼看横肉大汉,周帆暗忖,“好犀利的眼神啊,这家伙肯定是个好勇斗狠之徒,哥们必须要小心应对。”一天了还水米未进,但此时周帆感觉体内奔涌着一股强劲的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