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列表
穿越小说
  • 这个死法还真是奇怪。死于价值千金的荔枝……哦,荔枝在这边似乎并没有那么稀罕。姜晚垂眸看向桌上的已经有些腐坏的荔枝。这时,冰凉的男声响起:【宿主想吃荔枝吗?五百七十三米处有家水果……】“不想。”姜晚淡道,“且我晓得在哪。”她用了近两个时辰时间来整理消化这副躯体的记忆,自然知道距离这住所不远处有家水果店
  • 张默冲出村子后,看到站在村头的一个孩子好像露出了很难过的样子。这?难道?没错了。张默心中演过一场情景剧后,来到了小孩的面前。“小朋友,愿伟大的自然女神永远美丽,需要我帮忙吗?”小朋友虽然没有听懂那句自然女神什么的是什么意思,但是后面那句小朋友还是听懂了。“我叫小明,昨天我和小云打*,我说我可以打过史
  • 想让他先押?萧墨拿了锭银子,白嫩可爱的小脸上露出烦恼之色,很难抉择似的,他想要押在“小”字上,却又犹豫了,半晌后还是押了“大”。见状,不少的*徒都纷纷跟风,将全部身家押在了“大”字上。还有一些*徒不相信萧墨,依旧在犹豫。“等等。”赵娘差人搬来一把椅子,坐在萧墨身边,做作地掩面一笑。“这回奴家也来凑个
  • 小紫借了本家政书给锦大姐,告诉她明天她就要打工了,锦大姐要学会自力更生,说完后她便走到写字台前。天啊,让她写纯爱,她连恋爱都没有!她写毛啊?!难道要她写什么“我在忧愁时想你,就像在冬季想太阳;我在快乐时想你,就像在骄阳下想树荫。”或者是“如果遇见你,会不会倾了心,如果倾了心,会不会来不及。”这种肉麻
  • 这两个小家伙对他还存在警惕,禾墨没想着能这么快就能把他们带去水央城,就在木屋住了下来。除了屋前这处小池塘外,走个四五公里,绕过一个低矮的小山坡,就是这里较大的一片水域。这里少有人知,偶有水央城的人过来垂钓。湖面清澈,长了多年的老树投下一片游一片阴影。可能是因为人少的缘故,这里的鱼特别好抓,傻愣愣地游
  • 而自己简直就是开了挂。“那我第二首“快乐的小青蛙”,唱到一千遍以后,会怎么样?”“会越阶控制实力更强的敌人。”那以后二品,乃至一品要对付我,岂不是要在自己面前跳小青蛙?“那我礼包里的第三首儿歌“粉刷匠”是什么功能?““该儿歌是辅助性儿歌,可以让您的实力得到隐藏,可以让外人看起来觉得您实力很低,或者实
  • 几天后……“又怎么了?”一色疑惑的看向小林,按道理来说这几天司瑛士的心情不应该好上天了吗?怎么会再度震怒了,还是说又出什么幺蛾子了?小林感叹的看着不远处正在砸东西的一席,据她所知,最近司请了私家侦探一直在调查未来最近活动的范围以及身边的人和事。现在这种情况,只能说明未来又干了什么快要超出司底线的事情
  • “一个家丁居然妄想吃天鹅肉。真不要脸。”“就是,而且还是一个连玄功都没修炼的废物。还敢去偷.窥。”“这小子脑袋是抽了吧。以往软弱的要命,这一次怎么敢去偷.窥了。”“啧啧,不过皮还挺厚的,被揍了一顿居然没死。”“家丁就是家丁,身份低微,废材一个,居然还敢去招惹那些公子小姐,真是不要命了。”“……”就在
  • 对于建立孤儿院这种事,叶孤仙是很早就考虑好的,毕竟像叶孤仙这种孤儿实在太多,他不想让那些没有父母的孩子无家可归,而叶孤仙创立的初衷,也是为了报答去世的爷爷,再加上心中的善念罢了。送走林老两人后,叶孤仙一个人站在寂静的院子里,望着天空喃喃自语。“这老者竟然是个修真者,虽然说太次,能在地球修炼到他这个地
  • 不过,却是有些沉默寡言。“今天妈带我去查了,”半天后,白梦瑶才是说道。“恩,”金远恩了一声,“妈告诉我,她让你把这个打掉,”金远眯起双眼,盯着白梦瑶的肚子,“梦瑶,你感觉呢?”“打掉?”白梦瑶愣了一下。“不,”她摇头,她是不会把宝宝打掉了,而且宝宝都是八个月了,她都快要出生了,这是一个活生生的小生命
  • 无法抽离吻刺让白鲟无比焦躁,愤怒之下一通狂甩,狂乱的力道掀起劲风,将四周的树木吹得摇摆不定,几乎被压弯到折断,白鲟的伟力将人工修饰装点的极好的湖岸破坏殆尽。黏在吻刺上的聚合丧尸随着白鲟身体的晃动不断撞击在湖岸边的树木亭台之上,像只柔韧性很好的皮球一般不断被压扁弹起,压扁弹起,聚合丧尸撞击地面的表皮周
  • 陈晔见仙境弟子互相内讧,似是无心对敌,他早已看出殿门口这位黑衣男子并非仙使,只不过嘴上逞强。心想能助我等一臂之力,已好过在一旁冷眼旁观的饶舌之辈,真假仙使又何妨。血衣怪物被众骑围困在大殿中央,每每想突围而出却被数支长枪逼,待要靠近马上骑士,却又不急马儿步履轻快,一时毫无办法,愤怒不已。陈晔见时机已到
  • 由于用斗气稳住衣服发饰,所以哪怕一路极速的飞行,但是古河的衣服发饰丝毫不乱。克洛降下来后就直接朝着城门走去,城门守卫看古河穿着袍服袖口处绣着云彩银剑,胸部的位置黏贴着一枚炼药师徽章,徽章之上,古朴的药鼎表面,五道犹如水银般的波纹,如同活物一般,不断的微微扭动着。如此明显的特征哪还不知道这位就是大名鼎
  • “这人谁啊,他怎么睡在这里?”“六皇子都不管管吗?”“你们有没有听说,六皇子宫殿里的宫女太监总是无缘无故消失。”“这个我知道,说是恶鬼作祟。”二十个宫女太监,齐刷刷站在慕容启的寝宫门口,只是安静了一会儿,就吵闹起来。司瑾抬手,反手挡在额前,透过手指缝隙眯着眼看人。迷愣了好一会儿,才想起昨天慕容启找皇
  • 第九章:各知深浅听到贺宁这样说道,乔嘉放声大哭出来,连滚带爬的到了乔桢跟前,哽咽道:“大哥,是二弟无能,是二弟没用!我对不住你啊大哥......”“闭嘴,我还没死呢,你个笨蛋......”听到乔桢微弱的声音,乔嘉一抹鼻涕兴奋道:“大哥,大哥你醒了,你现在感觉怎么样啊?”见到乔桢醒了,贺宁和烨轩也围了
第一页1234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