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列表
都市言情
  • 他曾说:“I’mnotJacko,I’mJackson.”“我不叫怪物,我叫杰克逊。”他愿意倾其所有,来换得参加聚会时能安静地坐在一角,逛街时能和喜欢的女孩光明正大地牵着手,在游乐园时能和孩子们无忧无虑地一起玩耍,没有媒体,没有闪光灯,没有无处不在的狗仔,没有莫名其妙的闲言碎语,没有恶毒无耻的言论攻
  • “叮!”昏暗的房间里,姜晨迷迷糊糊的接过手机看了一眼。上面的内容让他心脏一抽,猛地坐了起来。“22点37分,星河小区六号楼24楼楼梯间,唐俊豪死亡!其魂魄需要接引前往地府。由于鬼差数量不足,暂无人手处理。您有十分钟时间确认是否接单。如果超过十分钟,自动取消,安排其他鬼差前往处理。”这已经是今天第四个
  • 阿悦被卖到牙婆手里,在一起的还有几个小童,看着都七八岁的模样,她是最小的一个。除去年纪小,相貌上她也最为出挑,白白净净,一双眼乌黑安静,瞧着便让牙婆格外喜爱几分。“小娘子且乖乖的,我就给你寻个好人家。若是也跟他们一般想着乱跑,像你这样白嫩的小童,有些人可最爱食了。”牙婆的话并非全是吓唬,晋朝战火频频
  • 看到这里,林凡并没有想要管的意愿。毕竟人家也是谋生。但因为楼下的杂乱的声音太吵闹了,所以他再回去找周公是不切实际的了。故而,七八分钟后,他简单的洗漱了一番便往楼下走去。“吴大妈?你抱着孙子去哪啊?”而当他来到楼下后,一眼就看到了一个大妈抱着一个两三岁的孩子急急忙忙的从自己身边飞奔出去。这大妈林凡认识
  • 救人如救火,李言风不能再磨蹭了,快速的将衣服缠在拳头上,一拳就向自己面前砸去。“砰!”一声巨响,李言风和秦萱回到了现实。该死!李言风万万没想到这一拳砸在了天台门上,这下把自己痛了个半死。话不多说李言风一把拉开天台门,一阵阴风就狠狠的袭了过来。天台上的边缘站着一位男生,也就是这次跳楼的猪脚。后面天台地
  • 背景C是小姬,背景D是小晴,背景A是阿虚,背景B是阿实。报名人数太少,就这么凑合吧,弄两个阿字辈,以示区别。咳咳,阿实,阿虚并非宫女……“阿虚,娘娘以前也这样?”小皓郁闷的看着前面被阿实拉来拉去,努力往林府拽已经东倒西歪的王爷。“我比你早到到娘娘身边虚算3天半……实算半天。”阿虚算了一下。有三天娘娘
  • 上者慈善,朱雀成灵——世界树回忆录————————————————————黑!无止境的黑暗,这这个梦中,苏沐独自盘坐其中。一株小树苗在苏沐的注视下凭空生长着,散发着幽幽微光。苏沐不为所动,仍旧枯坐。小树苗继续生长,很快便高过苏沐,苏沐仍旧不为所动,盯着其根部不知在想些什么。只见眼前一亮,里世界中,苏
  • 古倾心拉着小翠走,走进一家打铁铺子,随面走来的打铁铺的工人,看到你们一行两人都是女子,而为首的还是一个貌美的女子随即楞了一下。但立马反应过来,“小姐,有什么需要的吗?”古倾心环视一圈打铁铺,拿出自己画好的图纸,“你这里能不能打造图上的东西吗?”那个工人看了一下,满脸疑惑说:“小姐,这个是什么,我怎么
  • 娄保安哭诉和美女作家不得不说的故事,乔若茜柔声劝慰、殷勤递给他餐巾纸。李晓蔓神经不够结实,分明肚子咕咕叫,面对满桌菜愣是难以下咽,甚至不幸发生假孕反应,于是借口上厕所开溜——还没上的是一碟煎馒头,去外头堵服务生。服务生没劳她久等,很快端着托盘而来。煎馒头不贵,她自掏腰包让服务员再上一碟,狼吞虎咽吃罢
  • (一)说出了如此的宣言,天若幽玥倒也给面子的,拿出了自己的护身兵器。那小小的手,紧握着一把纯黑色的双刃太刀。黑色的刀身在这充满热烈的战斗台上散发出璀璨的光芒,握柄之处仅仅只是缠绕着白色的绷带。本该是平凡无奇的武器才是,但在场阴阳师们聚精会神地望着台上的小姑娘。无一例外都有些怀疑:自己眼花了!饶是识见
  • 下午一点左右,刚吃过午饭,黄河村东边儿,一栋古朴的二层阁楼里,三道身影正在堂屋里坐着。黄老师和何老师两个坐在一名老人的对面,这名老人的皮肤有些黑,头上包裹着一条蓝色的头巾。他就是黄河村权利最大的老村长。“两位客人,家里简陋,随便坐……”老村长沏了一壶茶,倒了两杯放在桌上,随手端起茶,递给了黄老师和何
  • 詹台一样也被甩了出来跌在她的身边。正屋的房门紧闭,詹台从地上一跃而起,冲到门前哎哎喊着:“好好的,怎么突然就发火了呢?”“哎,老婆子,我来一趟不容易,你好歹给我爆点料让我撑一阵子啊。家里连瓜都吃不起了你忍心看着我忍饥挨饿瘦脱了相吗,啊?”詹台趴在门上砰砰敲着房门,一副不达目的不罢休的无赖样。童道婆像
  • “哥哥、哥哥。你看,我救回来的那只猴子醒过来。”女娲奔奔跳跳的拉着叶晨直接推开了另一间竹板屋的大门跑了进去“妹子,为兄和你说过多少次了。凡事要沉稳,别毛里毛躁的像什么样子,如果为兄修炼在紧要关头被你一打断岂不是要出大问题。”屋内一男子盘坐在简易的床上听到女娲的叫声,站起来走到女娲身旁摸了摸女娲的脑袋
  • 再说边城失陷以后,南陈北部失去了一处最重要的关隘,越过这道屏障,北朝军队便可直抵南国,而南陈都城建康恰好处在江边,已经在北朝武力监护下。战败的消息如洪水般席卷着南陈,尤其是靠近长江一带的地方,百姓更是惶惶不可终日,经营店铺的忙着低价出售库存的货物,害怕战争一来遭到哄抢,连本带利血本无归;家有女儿的忙
  • “我要嫁的人……是他!”成年礼上,顾漫漫拿着麦克风,食指指着慕冷谦,笑眯眯地问:“慕冷谦,你愿意娶我吗?”如天籁般空灵清澈的声音,一瞬间震撼四座!——嫁给慕家三少?——她是脑子进了水,还是猪油蒙了心?慕家三少是她想嫁就嫁得了的主吗?顾漫漫忽略台下雌性动物的刀子眼神,笑看着在人群中鹤立鸡群,独领风骚的
第一页1234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