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列表
都市小说
  • 魔兽森林位于青石镇北方15公里,里面诞生着各种魔兽,每年魔兽森林都会有一次兽潮会有大量魔兽出现,这里的魔兽普遍不高最强也是在启灵境界,所以三大家族为了不使魔兽灭绝一起协定每年兽潮才能狩猎的约定。魔兽森林外“前方就是魔兽森林,只要在外围以你们的实力还是可以的,遇到危险记得使用光耀石”说话话的就是此次担
  • 乙木油煮出来了,除了振奋人心之外,村里人干劲十足,更忙了。安宁做为主心骨,还没飘,巡视了平安与得财两人打纸的工坊,看了一下路志林打制铁器的进度,路家人有兵器,但还需要更多兵器,常氏一个人蜗居在路家原本的制陶房里,一步未出,安宁从窗口望进去,她蓬头垢面在制胚,只看见两只眼睛炯炯有神,手法熟练,认真的像
  • “哈喽鸣人,还记得我吗?”宇智波飞看着眼前的鸣人笑道。“飞我想回木叶,鸣人说到。”也不知道怎么无缘无故被带到这里让鸣人很是不解,虽然飞跟他说,他们在实行任务,超S级任务,一度让鸣人放下心来,可是毕竟鸣人年龄还是太小了,还是想家了。“鸣人这里不好吗?我们宇智波一族对你不错吧?”飞问道。“不错,大家对我
  • “我服了,我给你开脉吧。”那白蛇无奈道。“你会开?”“不会。”白蛇淡淡的说道:“但我可以试试啊,开脉又不难。”“你可别,万一出事了怎么办。”“不会出事,你怕啥。”白蛇道:“守护兽开脉这可是绝无仅有的啊。”“等等,守护兽至少是到达四重阳之后才会出现兽魂,那你为什么现在就出来了。”“我哪儿知道。可能你有
  • 【爱打雷,爱放火,爱专属,爱刷新,也爱全图放大收人头,我是诸葛亮,我和你不一样,我是DPS,我骄傲。】好吧以上纯属搞笑。下面正文换好了城镇进入房间以后,选了黄巾入侵。于婷使用了黄月英,张鹏的张昭,国伟的孙策,冯斌的周泰林忆涵是打酱油滴,然后于婷点了传奇难度,张鹏高喊一声,我就准备说要打传奇了,嘿嘿。
  • “你怎么会知道这里啊?还把自己打扮得像个粽子?!离端午节还有好几个星期呢?!”在北京城的尽头,一处偏僻冷清的韩国小店,我在墙角边,发现了遮遮掩掩埋头无声的俊秀。那副装扮,严严实实密不透风,我觉得连呼吸都是困难的。这哪里是明星的模样啊?简直就是个通缉犯!“恩,其实经纪人不允许我单独出门,说了半天,她才
  • 他现在住的房子是大学时候玩得要好的学长帮忙找的,学长恰好和苏千棋有那么几分交情,本着有便宜不占白不占的念头就把简亦介绍了过去,本来一开始井水不犯河水,相处得挺好的,可是日子一久了,合租的弊端就出来了。可那毕竟是人家的房子,简亦也不好说些什么。直到下班的时候简亦还没有选好要搬去哪个,同事帮忙找的房子,
  • 古小舟正在前方行走,突然听闻轩辕靖满带疑问的激动话语,点了点首道:“嗯,是啊。这是《神话世界》里八大岛屿之一的蓬莱岛啊!”“咦?等等,你怎么知道啊?”古小舟停下脚步,一脸惊愕地望着轩辕靖。轩辕靖望着无比熟悉的建筑,感叹道:“因为,这是我出生的地方啊。”“嘿!哥们,别开玩笑了,这怎么可能,这里可是**
  • 锦瑟被蒋爵标记了,整个**圈都知道她是爵爷的女人,然而她根本没见过“活的”爵爷,到底是谁在造她的谣!三年前刚有这种风声的时候,锦瑟被问及一定斩钉截铁的否认,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某些奇怪的机遇摆在眼前,她自己都错乱了,否认起来渐渐的底气不足了。“您跟爵爷是什么关系?”彩妆新品发布会,记者第N次问锦瑟相
  • 闻简没有用石板遮住洞口,而是坐在洞口仔细感觉了下自己身上多处的部分,虽然好像很神奇,但这个身体本来就是这样的,当耳朵尾巴爪子出现的时候,使用它们和使用自己的手脚五官一样自然,并不需要学习之类的。只是闻简毕竟曾经是个正常的人,所以现在有些不适应罢了。闻简静静看着远处,好像在看那个看不到边际的森林,好像
  • 总算有自己会的了。扶疏压抑不住兴奋,道:“鹤老有半卷天书,过去的事情他都知道。当初在四神兽陨落的时候,帮助四大神兽的后裔镇压各族,并将妖族一分为四。最后,他就住在中间的迦归峰。”当初干娘讲到半卷天书时,她记得最清楚,因为树爷爷也有半卷天书。“何为迦归峰入山令?“就是能进入迦归峰面见鹤老的牌子。鹤老学
  • 范麟一边走,脑中一边回忆曾经有关季雪的记忆。在范麟眼中,季雪是一个外表柔柔弱弱的女生,曾经她爱哭,待人处世也很羞涩。对待他人的关系很小心谨慎,有很多人都喜欢她。不过只有熟知她的人才知道她内心有多么坚强。与吊车尾的范麟相比,学霸季雪一直是整个漠北区同届最强的存在,今年更是漠北区战斗班高考状元的默认得主
  • 7、糖球又没了。“对不起对不起。”秘书小姐脸红红地小声道着歉,边伸长手去想把那颗惹祸的小糖球给捡回来。不过很奇怪,每次明明就要够到了,却都很巧地差了那么一点儿。还没等她站起身,齐晟已经大步走到了她身边,异常精准且迅猛地把唐秋抄到了手里。齐晟的手有点冷。唐秋偷偷地蹭了蹭他的掌心,试图传达“我是唐秋”的
  • 木青镇是依靠青阳山脉的一个小镇,小镇不大但是是方圆百里进入青阳山脉的捷径,所以来往的人流倒是不少,小镇内有一条河夜晚来临的时候,年轻的少男少女们喜欢在河边放花灯,划轻舟,谈情说爱。夜。一轮明月高高的挂在天上,无数星星相伴在月亮周围,天上的景色倒映到了河内,倒也是一副美景。一叶孤舟漂泊在河中央,前行的
  • 移花宫的梅花开得正盛。墨色的梅,在盛夏的阳光下,有一种说不出的阴郁诡异之美。宫殿之内,却冷得犹如雪舞冰封的寒冬。或许移花宫从来就是冷的,即使鲜花满园,花开不败,也掩盖不了它冷冰冰的现实。因为移花宫里从来没有男人。移花宫里只有女人。那些不幸的、可怜的、被弃的、无处可归的女人。所以移花宫似乎从来没有快乐
第一页1234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