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列表
霸道总裁
  • 格温女士聪慧极了。她的许多话同样可以让粉绵羊揣摩一辈子。粉绵羊独自走在小路上,踏着沉积的白雪。她一直低着头,心无旁骛地走了许久——直到她的思绪被清鼻涕彻底搅乱。原本静谧的四周已经被枝叶的沙沙声覆盖了,鹅毛大雪如期而至。粉绵羊戴上衣帽,抬起衣袖擦擦鼻涕。索性,脚下的嘎吱嘎吱声还未曾消逝,这让她安心了不
  • 第五章妖怪宾客,另类酒席“起床了,小呆瓜!”。轻柔的话传入耳中,张灵风还以为是自己出现了幻听,这个绝对是自己的室友在整自己。“不要在叫我了,你们先去上课吧,老师只抓紧那些可能考上名牌大学的优等生,我这个不高不低的半瓶醋是不会管的,让我在睡会”。把枕头盖在自己的脸上,张灵风眼睛都睁开。“没反应,这样的
  • 直到林凤和吴婉婷身影消失在巷尾后,两个人影才从距离事发地点几丈高隐蔽处轻轻跃下,一个年约四五十男子走在前面,正值中年时期,却未老先衰,头发稀疏,丝丝银发参杂在其中显示主人的沧桑。另一个男子年约七八十,不紧不慢的跟在中年男子后面,白发古稀,却老当益壮,精神气爽,双目炯炯有神,身上肌肉强健有力。“英叔,
  • 8月31日放学后,大眼就开始练习一分钟跳绳。天天问:“怎么了?周三体育达标测试,你就……”“Yes!”大眼打断了天天的话,“就是我想问一句,锻炼就是为了考试或者当教练吗?”“No!”天天否定了大眼的说法,“不仅是为了考试或者当教练,而且假设很强壮,还能帮人干点什么。继续练吧。”大眼跳完绳,就去练跑步
  • 事实证明,哈利还是有点分寸的,至少纳威平安的回来了,当然内心的创伤可以忽略不计。赫敏瞧着可怜兮兮的纳威,顿时母爱泛滥,顺毛ing……天真的纳威没有多想,接受赫敏的顺毛,求安慰!母爱什么的……拿纳威当成情敌,他真是脑抽了,德拉科在一旁看的嘴角直抽搐,要不是马尔福家严苛的贵族教养在,他此刻的表情一定更精
  • 此时,程家的气氛并不算好。押送怜儿回来的除了被送回来嫁人的蔺柔,还有程九瑶的陪房石宽。石宽并不是程家的奴才,而是程九瑶的生母关熙禾从娘家带来的人。只是以前原主听从程念露的话,对石宽并不亲近,相反地还有点厌恶他。但是现在的程九瑶有了原主的记忆,知道石宽是个极其忠心的人,在原主死后他将她埋葬,独身一人去
  • 袁玲玲的目光从王大师的面门扫过,“我观你奸门受损,印堂灰暗,眉中戾气不散。今天来的迟了是因为早上和你老婆正闹离婚吧?”诶呀!这小丫头还真是……听到袁玲玲说早上和老婆闹离婚,王大师的身子就一哆嗦,只见他后退了半步,眼神飘忽不定的扫过四周围观的人,最后把目光落在一旁两位大妈身上,迟疑了下他才意识到当时她
  • 第二天,江辰早早地就出了门,今天他可不敢再迟到。来到约定地点,江辰静静等待着。终于,凌月儿翩然而来,笑道:“今天怎么来这么早啊,昨天干嘛去了?”江辰脸色慌乱,挠了挠头,道:“昨天发生了一点意外。”“哦,什么意外?”江辰故作神秘,伏在凌月儿耳边,轻声道:“我突破了。”凌月儿俏脸一红,但马上被惊喜所代替
  • “对了,小亚,你是修炼什么的?”聊着聊着,沙首突然想到了一个重要的问题。沙亚咬咬手指,想了想,说:“我不知道叫什么耶。沙首哥哥,你看看我这本功法就知道了。”说完,从衣兜里拿出了一本功法。“《雨中清莲》。小亚,你是雨系的?”沙首翻了翻这本功法,问。沙亚点点头,说:“我的武器是一朵清莲。好像可以帮人加力
  • 接下来的两日,女孩完全抛弃了丫鬟奶娘,只缠着这个名叫月的神秘仆人,这两天里她经历了许多同龄小孩子没有经历过的事,看到了他们从未见过的东西,也想出了无数点子折腾那个听话的仆人,丫鬟们每每只有在吃饭的时候才找到乱跑的她,却不知道她已经去过了雪山,穿越了沙漠。第三日黄昏,女孩坐在池畔,池里有几条她从很远的
  • 女人长得很漂亮,黑色长发绑在脑后,穿着一身休闲装,显得很阳光:“啊,没事。”师珩点点头,拉着师颐向外走去。“诶,等一下。”女人上前两步,师珩抽了抽眼角,抬头——就是抬头——看向这个人。女人有一米六五,鞋跟也高,比一米五八的师珩高出一截。师颐默默地躲到师珩的身后,遮住自己憋红的脸。“什么事情?”师珩问
  • 宫下秋奈看小胜收手的架势,便知道小胜是不打算再出手了。宫下秋奈松了一口气,她要是再和小胜对峙下去她并没有把握守住身上的靶子。小胜那天赋异禀的洞察力和战斗反射神经实在有些逆天,可能在别人还不知道宫下秋奈的动作轨迹,小胜已经靠自身的反神经破了宫下秋奈的出招。这就是所谓的战斗天赋。有人善于思考,例如小久,
  • 肃风凛冽,惊寒迭起。天地苍茫间,长夜岑寂如死,唯有脚步格外清晰。那是个约莫六七岁的男童,缓然行于深林之中,单薄双肩背负着比起他个头高出许多的庞然大物,额角挂着尚未干涸的血迹,每一步都走得格外艰难。拨云见月时,皎月清冷之光乍现,映明了男童的满面不甘。他周身沾染尘土与血污,有些早已干涸发黑,有些则仍自背
  • 宁城十九中是市重点,每年的升学率在全市名列前茅。一般而言,只要学生踏进了十九中的校门,基本上一只脚就步入了大学的大门。然而总有那么些人,另外一只脚就是迈不过去。在残酷的高考机制下,十九中坚持特色办学,从学生入学起,就按照他们的中考分数来划分班级,从1班开始,学生成绩依次降低。1班,也就是传说中的小班
  • 火光电石之间,她明明看到了一抹紫红——“赫连五小姐要画,还不快快备纸!”沐雪晴睨视着赫连倾梦,对身旁的奴婢吩咐道。她无意跟人结仇,可是仇找上了她,她沐晴雪也不是软柿子。即使出丑者不是她赫连倾梦,不过只要是赫连家的都行。毕竟都是姓赫连,赫连倾梦这个蠢货还真以为自己摘得出去?“赫连小姐,请!”不多时,沐
第一页1234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