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TOd3Zh
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我和无情大佬结婚后[重生]流年不利

作者:荚荚 来源:晋江文学城

棉纱路,这条毫不起眼的小路,承载了许多老绿城人的回忆。曾经,这条路的周围全是国企厂房,端着铁饭碗的天之骄子们就住在这条路上。他们一起上班,一起下班,一起买菜,一起去厂办学校接孩子,晚上在大院里一起乘凉,打牌。或者什么都不做,手里端着用黄桃罐头瓶子做的茶杯,面带微笑的看着大院里的孩子们嬉戏,思绪却早已飘向天外。这里的生活,安稳恬淡,这种感觉最符合中国人的性格——稳,这种稳定给了这里的人一种骄傲。

“独特”就意味着“特权”,“特权”造就了“骄傲”,“骄傲”造就了“歧视”。每个大城市的原住民都或多或少的有着“特权”意识。同样,这条街上的人也不例外。

可惜,这里不是世外桃源,随着时代的变迁,这条街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衰落了下去。棉纺厂倒闭了,砂轮厂倒闭了,面粉厂也倒闭了……随之崩塌的,是人们的骄傲。但生活还要继续,但体面不再,随之而来的生存困境滋生出的,又是怎样的丑陋呢?

下岗大潮后,有人送水为生;有人去工地做泥瓦匠;有人在三轮车的后斗装上煤球炉,卖起了烤红薯,同时与城管斗智斗勇;有人开了小卖部,有人去南方淘金……还有一些人,变成了劫犯,变成了小姐,变成了*徒,又或者,成为了毒品的奴隶。

这是时代的必然,也是时代的悲哀。

汪洋站在房间里,透过窗户,一个老太太推着一辆破旧的婴儿车,车上装的却不是孩子,而是各种蛇皮袋子,里面鼓鼓囊囊的塞满了不知从哪里淘来的瓶瓶罐罐,慢慢的走出他的视线。他轻叹一声,转过身来,把目光聚焦在了面前的这具男尸上。

死者名叫齐峰,46岁,无业。曾是绿城市煤炭机械厂的普通工人,现居棉纱路煤机家属院2栋3楼西户。今早其母为其送饭时发现齐峰躺在床上,人事不知,遂拨打120求助,医护人员到场后发现齐峰早已没有生命体征,至此,市刑警大队介入。

尸体俯卧在床上,全身赤*,腹部及四肢已出现高度尸斑,尸僵高度发展,身体无明显外伤。法医初步判断,死亡时间应为昨晚两点左右。

“队长,这房子可真够破的啊。”杨赫环顾着房子向汪洋说道。

“所以说你年轻啊,西郊这里大片的这种老家属院,这是58年,苏联援助时期帮咱们盖火车站的时候,帮咱们盖了一批厂房和社区,这儿也是。都是58年的老古董了。”辖区派出所的一个年轻民警回答道。

杨赫有点不忿:“好像跟你多大似的。”

汪洋从回忆里挣扎出来,看向那位民警,“这小区里监控全不全?”

“全!别看这小区比我爸爸年纪都大,但是该有的都有。每栋楼都有三个探头,去年这小区有过几起盗窃,我们调过这小区的监控,清晰度也不错。”小民警赶忙回答。

“小杨,和这个、这个同志,对不起,怎么称呼?”

“队长!叫我小周就行啦。”小民警敬了个礼。倒不是他献殷勤,而是汪洋太有名了。因为破案率极高,汪洋在绿城市公安系统享有极高的声誉,而且经常被外省借调参与各种棘手案件,可以说,绿城市里的警察,没有一个不知道他汪洋的。

“好,小杨小周,你们去社区把所有监控,记住,是所有位置的监控,从今天往前一周的,都要来,我们带回去。”

安排完所有的活,汪洋下了楼,斜靠在车门上,点燃一支烟,慢慢的抽着。不知道怎么回事,短短四个月的时间,绿城市已经出现了三起人命案,前两起都已经确定是谋杀案。所以齐峰的尸体被发现后,街道派出所直接通知了刑警队。汪洋抬头看了看这座破败的三层小楼,心里嘟囔着,但愿这次别再是谋杀了。

前两起案子让汪洋头疼无比。两名嫌疑人作案手法拙劣,因此破案过程相当顺利,而且案犯都已落网。证据确凿,动机明显,而且监控探头都拍到了嫌疑人——虽然面部没有拍清楚。毕竟民用探头分辨率有限,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毕竟通过脚印以及体型完全可以确认他们的身份。但麻烦在于,两个独立的案子,竟然都没口供!两人一味叫屈,都咬死不承认杀人。更麻烦的是,其中一人的家属联系了媒体,把这两个案子公诸于众,一时间舆论都站在了市局的对立面,批判声不绝于耳。

虽说在没有口供的情况下,只要证据链条清晰,完全可以定罪,可舆论压力一样不能轻视。昨天局长还把汪洋狠批了一通,要求两个案子重新调查,不拿出个说法不许提交检察院。

正发呆,法医张斌也从楼上走了下来。,伸出两根手指冲汪洋摆了摆,“给根烟抽。”

汪洋把烟盒扔给他,“怎么样?”

“不好说,但是看样子不像自然死亡,你做好心理准备啊,老汪。”老张把烟盒塞回汪洋裤兜。

“这算个什么说法?”汪洋斜着眼睛看着老张,“我刚才也大概看了看,没外伤啊。”

“嘿,你这二十年刑警白干了?不拉回去尸检我能给你准话啊,再说了,你办的案子少了?有外伤才说明是谋杀?”老张心里也有气。“流年不利啊,今年是怎么了,要是这案子也定下了,可就是三出了啊,还都在西郊。我看啊,没那么简单。”

流年不利。

汪洋被树上的蝉鸣搞得心烦意乱,拉开车门坐了进去,对老张说,“我先回局里了,等你弄差不多了咱们再碰头吧。”

汪洋没回单位,而是把车开到一所小学附近。正午时分,正是小学放学的时间点,小学生排着队从校门里鱼贯而出。最前排的孩子都举着一个牌子,标着自己班级的编号,腰杆都挺得倍儿直,一脸的荣誉感。后面的孩子就不一样了,有打闹的,有摆弄小玩具的,有偷偷往嘴里塞小零食的。汪洋看着这群孩子们,嘴角不自觉的上扬。

四年级一班出来了,大孩子就是不一样,比前面低年级的孩子看起来都要稳重的多,当然也有特殊分子——一个同样往嘴里送零食的小姑娘,汪洋快步走了上去,张开怀抱:“小小!”

那姑娘一愣,瞬间笑着飞跑过来,一把把汪洋抱了个满怀,“爸爸,你怎么来啦!”

“爸爸想你了,又在偷吃零食!中午饭你还吃不吃了?”汪洋一脸宠溺。

“爸爸,我也想你了,别让妈妈看见你,要不你们又该吵架了。”小小边说话,边紧张的四下张望。

“没事,我和妈妈都听小小的话,再也不吵架了。”正说着,背后传来一个冷冰冰的声音:“谁让你来的。”

汪洋转身,看到前妻正一脸严肃的看着他,“汪洋,你一而再再而三的违背你当初的诺言,咱们以前怎么说的?”

汪洋满脸堆笑,讨好这说:“我这不是想孩子了么,今天出个现场,正好路过这儿,来看看小小。”

“我看见你的车我就紧张,上次你偷着把小小带走,疯玩了一天,你知道我什么感受吗?哼,还出个现场,你编谎话的水平是越来越高了啊,行啊,你不是忙么?现在请你离开,好好去搞你的工作。小小不需要你,工作需要你!”说完一把扯过小小的手,“小小,今天妈妈单位食堂有馄饨吃。”

“妈妈,我不想去你食堂吃饭了,都是病人,我怕得病!”小小一脸委屈。

“你这孩子!见了你爸你就上脸是不是?昨天不是你说的要去我食堂吃馄饨的吗?”

汪洋看着快被吵哭的小小,心里一阵心酸,蹲下对孩子说:“小小,跟妈妈走吧,爸爸工作忙,改天再来找你,请你吃好吃的,好吗乖?”

小小噘着嘴,突然跑到汪洋怀里,揽着他的脖子,趴在他耳边说:“姥姥说过几天把她的手机给我,到时候我给你打电话,咱俩再接头。”说完对着汪洋做了个鬼脸,又跑回了妈妈的身边。

前妻看着蹲着的汪洋,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但犹豫了一下,扁了扁嘴,转身拉着小小走上自己的车。临上车时还是回头对汪洋喊道:“少抽点烟吧,你嘴唇都紫了。”

汪洋苦笑着向她招手,目送她们逐渐驶出自己的视野。

汪洋30岁才有了小小这一个孩子,视若掌上明珠。但是这份警察的工作,注定让他的生活与平静无缘。在又一次负伤住院后,他的妻子决定和他离婚,她不再想和一个一心扑在工作上,而且身边围绕着无数危险的男人生活,哪怕是为了孩子,这个婚离定了。

汪洋平静的接受了这个结局,十五年的婚姻就这样走到了尽头,他能理解妻子的想法,也尊重、甚至认可妻子的决定。唯独苦了小小,这个本该无忧无虑的年纪,却学会了大人世界的察言观色,每当身边人向他夸奖小小非常“有眼色”时,都仿佛被抽了一耳光。

“有眼色”的孩子,都是被迫的,都是无奈的,都是可怜的。

延伸阅读

Oceanlove海外婚纱摄影加盟  http://www.drippingham.com/6kyd.shtml
OceanloveStudio海外婚纱摄影机构,总部设立于上海,于北京、成都、郑州、

森林绿加盟  http://www.drippingham.com/nhy9.shtml
森林绿家具总部是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睢宁县森林绿家具

新林鸿木业加盟  http://www.drippingham.com/6c5j.shtml
成都新林鸿木业有限公司铸门世家专门之道成都新林鸿木业秉承专攻、专注、专业的企业理念,

艾斯欧迪加盟  http://www.drippingham.com/g8cw.shtml
艾斯欧迪ASIOD始创于1968年的法国巴黎,以创造全天然美容抗衰产品为目标。艾斯欧

枕之道加盟  http://www.drippingham.com/x9k5.shtml
枕之道养生枕头旗下重量级睡眠养生枕品牌。冠华恒源公司潜心研究二十年,传承以陈抟老祖为

广元天成大酒店加盟  http://www.drippingham.com/sg0r.shtml
广元天成大酒店加盟酒店介绍天成大酒店坐落在广元市嘉陵江和南河交汇处,是四川天成集团按

鑫利得轮胎销售加盟  http://www.drippingham.com/xmfv.shtml
武汉鑫利得轮胎销售有限公司是一家经营轮胎的公司,公司业务机构包括轮胎国内外贸易部和国

卓艺牌加盟  http://www.drippingham.com/nk9w.shtml
卓艺墙体装饰材料有限公司是一家专职从事墙体装饰材料的生产销售型企业,主要产品有壁纸漆

百花秀肤美容护肤品加盟  http://www.drippingham.com/g1pn.shtml
百花秀肤美容护肤品成立于2001年是经政府批准设立的中医美容科研机构以中医理论为基础

流行石语饰品加盟  http://www.drippingham.com/bt5x.shtml
流行石语饰品加盟详情广州天姿珠宝饰品有限公司始创于1996年,已成为国内一家集设计、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家后山有条龙在线阅读第五章

    第二天,易麟坐着刚拍完广告的新跑车回了学校。外人看来简直是吓煞旁人,风光无限。但事实上,开这车比平时易麟走到学校还要麻烦,足足少睡了半个多小时。早晨半小时的意义可比晚上的半小时珍贵多了,实在让他头疼。自从易麟做了艺人之后更不喜欢太过招摇,能混入人群中那是最好的。但谁叫这是合同里的一部分,每个月使用多

  • 苏圆圆减肥记女人善变

    我这份检讨写得是笑料百出,因为早上写的时候,我精神还是有些迷迷糊糊的,只想着赶快完事,也就没有想那么多!哪能想到现在这种情况,我被全班同学,嘲笑得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了。“行了,行了,徐凤年同学,检讨你别念了!”班主任气得胸口不停起伏,一双眼神当中就要喷出火焰来,“我怕你再这样念下去,班上同学全都要

  • 碧桃树下十里红第九章在线阅读

    见到面前的美女仙子点头答应,唐冕脸上露出笑容来,经过他一番察言观色,发现这个女修士算是比较和善的那类人。唐冕一直对曹师弟的紫色小袋留有深刻印象,方才二人争斗之时,他眼睁睁的目睹对方从中拿出火红色长弓等宝物,这显然就是传说中修真者独有的储物袋,里面一般都放着修真者的大多数身家。据唐冕所知,修真者的储物

  • 军户家的小娇妻之存款和奖金(4)

    看着叶莲娜拘束的样子,黛拉朝克洛伊微微一笑,补充道:“实际上,我更喜欢你们称呼我的代号——‘无声鸟’。”克洛伊靠在黛拉身上亲热地笑着,心底极为玩味。她刚刚见到人后才想到,自己这位漂亮室友,其实也是一个不凡的人物呢。黛拉,顶尖黑客。按照本来的命运,她五年后被招收进西堤联邦的神圣守护骑士团,受训短短一年

  • 次元都市:唯一群体召唤之大富婆和小白脸(9)

    “丫头,吃完饭带小奕出去逛逛,这些天公司所有事情全是你妈妈顶着,我去看看”严烈风吃完早饭对着严雪说道由于这些天王家的压迫,公司里的事情全落在严雪母亲的头上,两人分工合作,一个管理公司,一个管理家族,倒是绝佳组合,这也是楚奕来时只见到严烈风一个人的原因“知道了,爸”严雪应了一声随后餐桌上就只剩下楚奕、

  • 我只是个炮灰女配罢了之第三章

    林晏脑子里乱七八糟闪过许多念头,过了一会儿才渐渐冷静下来,她又关掉企鹅资料界面重新打开了几次,见那上面的内容一直没有变化,尝试了一下也不能自主修改后就放弃了,转而开始看群里其他人的企鹅资料。果然不出她所料,其他人的资料也跟她大同小异,上面并没有常见的一些内容,而都是跟她一样刻板的如同墓碑上雕刻的生平

  • 都市之幕后大BOSS系统之无色无相,幻化万象

    在艾斯瑞安的惊疑下,那漂浮着的五个能量球宛如被一股巨力捏碎了一般消散在空气中。结果回应艾斯瑞安的却是一阵惊呼。“刚刚那是什么?这实在是太让....太不可思议了!”显然之前的一幕比起自己还在不断练习并为此纠结的变色魔法来的吸引人的多。只不过惊讶之后浓浓的挫败感和担忧便涌上心头。赫敏怔怔的站在门口,眼睛

  • 重生之都市法王之生病的特仑亚

    一阵白光闪过,一间小型公寓中突然出现了一大一小两个人影。这间公寓可是特仑亚特意让系统偷买下的,钱的问题可难不倒有系统的特仑亚。特仑亚推了推还没缓从自己这张脸上过来的红头罩:“喂!你还好吧?我的脸有那么让你震惊吗?”红头罩看着特仑亚的脸很复杂,有些一言难尽:“你知道你的父亲是谁吗?”“不知道啊!我从小

  • 都市:老子活了一亿万年在线阅读第3章

    苏禾看李但衣服被烧的破烂,转身从自己的行李包里拿出几件衣服,又把自己的佩剑给了他,顿时变得英俊了很多,道:“男儿嘛,要点面子,也不能让别人当了笑话不是,这把佩剑就当是见面之礼了,希望你能当上鸿韵弟子,修仙成功。”李但倒是很感动,落泪道,“多谢大哥相助,家中兄弟一直欺压我,你就像是我的亲兄弟一样,没人

  • 千秋倾心在线阅读第6节

    当闻人幕毅和工藤新一一起拿着甜筒冰淇淋和一些小孩子喜欢的零嘴回来的时候,小孩子们无忧无虑天真无邪的欢笑声,果然是将两个女孩心中的恐惧给冲散了不少。看着已经和三个小鬼头聊到了一起的米拉和小兰,闻人幕毅不禁笑着走上前去笑道:“聊什么呢聊的这么开心,诺,这是带给你们的冰淇淋,喜欢什么口味的自己选。”“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