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TOd3Zh
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闺宁第3章在线阅读

作者:意迟迟 来源:言情小说吧

晚风吹起,合着落日的余晖,迎面轻柔拂过,潮湿的海水气味也变得温暖起来,仿佛一切烦心的事情也能随着风一路到天海分界之处,然后再也不回来。

陈照水就在这样温柔的世界里,扶着船舷,轻声细语地和丁枫说话。

她道:“我们要去哪里?”

丁枫笑道:“先去请一位客人。”继上一次拍卖,已是又过去四五个月。

陈照水应了一声,和着海鸥挥翅声响的韵律,漫不经心地问:“然后呢?”她将手伸出船舷,让被船激起的海浪把细碎水珠送到她的手心里。陈照水的手极匀称白净,虽还带着孩童特有的圆润,也能叫人一眼就看出,这是一双应当提笔捧书、烹茶执扇的手。

丁枫看着她,心里却有一些恍惚,他想起了元岛的顾飞白。顾飞白也有一双文人雅士的手,但是就是这双手一挑一抹之间,震断了三十七个好手全身的筋脉,然后手的主人转过身,细细地打量他。晨光迎面打在他的鹤氅上,一时间绣线光华流转,倒带上了些牙色的氤氲,直把重伤倚墙喘息的自己衬成无关紧要的琐细。

顾飞白打量人的眼神十分奇特,他神色中带着魏晋独有的风骨,等落到实处,又带着一种与生俱来的轻蔑,可一晃神,就化作官家公子的矜持冷淡。等打量够了,顾飞白将腰上的墨色卷草纹佩摘下,捧在手心任由人看。

他张口就是清朗悦耳的词句:“你是丁枫?我是元岛的顾飞白。”

丁枫知道这样的腰佩是元岛的身份凭证,便点了点头。

顾飞白手腕一翻,松柏色的衣袖翻飞之间便将腰佩隐去,又是极快速地几指替丁枫止了血。他道:“岛主已经和蝙蝠岛主说过这桩事情了。但对将要拜访的那位,我还有一些别的事情要说。”

丁枫此时还能说什么,只能苦笑道:“在下自会转述公子。”

顾飞白此时神色才开始稍稍柔和起来,他说那位即将造访的贵客“自幼娇惯”,再把衣裳要什么样的绸缎,吃食要什么样的口味,熏香要什么样的配料,一条一条细说分明。

丁枫看着气质转变极大的顾飞白,嘴上虽应是,心里却暗暗猜测那位贵客大约是他的情人了。好容易顾飞白把话说尽,丁枫才找着机会问:“不知您是他的?”

顾飞白道:“我是她的哥哥。这段时间劳你看顾,日后必有重谢。”

等丁枫回过神来,陈照水已又问起了另一桩事情:“为什么现在要放小船下去?”

丁枫看向陈照水手指的方向,在那个方向再靠右一些,是一艘快艇,上头站着那四个黑衣大汉,均是精通水性的好手,在他点头示意后急速驶向港湾。

丁枫笑道:“是的。他们去请蓝太夫人,等事情完了,我再带你上岸去。”

陈照水皱着眉想了好一会儿,才道:“原来是那个剑客。”

丁枫道:“公子和你说过了。”

陈照水在甲板上慢慢踱着步,低声道:“怎么都是剑客?真奇怪。”

丁枫一边眺望着远方,一边道:“为什么说奇怪?”

陈照水道:“天下兵器那么多,大家却都只爱用那几样。除了刀剑,就只有鞭用的多一些,至于锏锤之类的,像是没人会去用的一样。”

丁枫被她问得一愣,正斟酌用句时候,先前驶去的快艇已经折返了。船上非但没有蓝太夫人,连原先的水手也折损了一半。陈照水亦闻到了血腥气,她低声道:“打起来了。”

丁枫皱眉道:“怎么回事?”

其中一个面颊带伤的黑衣大汉应道:“我们同原先一样上船去,话说了一半蓝太夫人就动了手。”

丁枫道:“我过去一趟。”犹豫了一下,又对陈照水道:“你水性如何?”

陈照水道:“我不怕水。”

丁枫叹了口气,道:“我还是先叫尹武送你到岸上,你就在城里等我。要是有人要和你动手,你就说你是顾飞白的妹妹,若他还要动手,你就一路往人多的地方跑。”

陈照水含了一口气在嘴中,将脸颊撑得鼓起。

丁枫看她有一点不高兴的样子,只好解释道:“一会儿有危险,我怕照看不到你。”

陈照水忽然道:“顾飞白是不是我的姐姐?”

“他是你的哥哥,很爱护你的哥哥。”

尹武是一个高大魁梧的壮年大汉,练的是北派的横练功夫,武功虽不能和丁枫并论,但也能说得上一句武艺精湛,在平常情况下,确实能护得陈照水周全。

陈照水和他站在一起,只比他的腰带要高上一点。尹武担心走散,又觉得陈照水这样年幼娇贵,不知如何看顾,就把左臂横在腰腹部,让陈照水坐在上头。他的手臂宽阔,陈照水身形又小,看上去倒也和谐。

陈照水就这么坐着,轻轻晃着腿,一边听着城里人们走动交谈的声音,一边听尹武介绍这边的风景人情。

等慢慢晃过三四条街,陈照水忽然道:“这里是哪里?好重的水汽。”

尹武道:“逍遥池,一个澡堂子,门在另一条街上。”他的声音带了一点轻微的喘气声。

陈照水又道:“附近有茶摊吗?”

附近没有茶摊,但有一个有些年头的馄饨摊。馄饨摊小且简陋,此时已过中午,离晚饭还有一段时间,于是就只有一对老夫妻在做整理。

老妇人见陈照水过来,连忙将桌椅又擦了一遍,口中道:“小姐要吃什么?”

陈照水面上带着笑,发上仍绑着平日里常带的紫翡珠串,穿着银线勾边的缂丝衣裳,鞋上缀的米珠在步伐移动间,稍稍露出一点光来。无论怎样看,她都不像是一个江湖人士,反倒像是养在深闺的官家小姐,可她坐在这简陋的桦木条凳上丝毫不显突兀,仿佛她坐在这里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

陈照水笑道:“劳烦给我一盏清水。”又对尹武道:“你走了好久啦,吃点东西休息一下。”

尹武一愣,方才明白陈照水用意,只是他口讷,便只道了一声谢,同老板要了一碗鸡油馄饨,就在邻桌坐下了。

陈照水坐的位置正在逍遥池的围墙旁边,她听力又好,就能隐约听见里面的声音。她一边抿着水,一边听着里面人说话的声音打发时间。

初时只有两个人在说峨眉的事情,后来听见一个人跑进来同他们说话。然后又听到一个姑娘进来争辩,这回却不太清楚,直到一声“你若是男人,就滚出来!”,陈照水才听出是林大姑娘的声音。

陈照水又蹙眉听了一会儿,才对尹武道:“你带我到逍遥池去。”

等她到了,林大姑娘已经和一个青年男子动起手来。

那男子有一双大而明亮的眼睛,脸上带着懒洋洋的笑,只一味地游走躲闪,林大姑娘出剑极快,剑光如匹练撒成一片,却耐不得他分毫。

陈照水只能听到一片剑气破空声,根本分辨不得情形,只能开口问道:“是谁在动手?”

尹武便极小声地道:“拿剑的是万福万寿园的金灵芝金姑娘,另一个是胡铁花胡大侠。”又大致说了一番情形。

陈照水就从尹武臂上跳了下来,同金灵芝道:“金姐姐,你不要和他生气,他故意的呢。”

金灵芝听到这一句,不由一愣,手中长剑一滞,被胡铁花寻了一个空子抽身后退,与他的同伴站在一处。零零散散站在逍遥池门口的人,也发现了这一大一小的来客。

金灵芝见到陈照水,将剑一收,快步走到她身边:“你怎么来这里了?”又替她理了理微乱的鬓发。

陈照水面上带了一点天真烂漫的笑意,道:“我听到有人欺负你,我得替你出头呀。”

胡铁花不由大声笑道:“你这么小,又能做什么?”陈照水年纪小,说话又是绵软和善的语调,再加上她那富贵打扮,实在是很难让人觉得她有武艺在身,只当她是普通官宦人家的女儿。

陈照水便转过身去,对着胡铁花的方向,一字一句道:“我虽然没什么本事,但好歹算个人,能说几句话,壮一壮胆气。”

胡铁花笑道:“你想和我说什么?”

陈照水道:“我不要和你说话,你一会儿又要想法子叫我生气,然后忘了到底要做什么。你是不是有朋友在身边?我要和他说。”她的话极为简白直率,可以说是有点不客气了。但奇怪的是,没有人觉得她无礼,好似世俗礼法本就不该加诸其身。

胡铁花吃这一噎,真是拿陈照水半点法子也没有,只好讷讷退到楚留香身后,用胳膊肘顶了他一下,道:“小姑娘找你。”

楚留香只好摸摸鼻子,半蹲下身子对陈照水道:“你找我有什么事?”

陈照水伸出手在空中划了两下才捉住他的袖子,口中问道:“他怎么和金姐姐吵起来的?”

楚留香用余光瞥了一眼躲在门后的人,他立刻露出紧张的神色,又往里缩了一缩。楚留香笑道:“金姑娘要找偷了珍珠的贼人,难免急了一些,我的朋友就忍不住与她开了个玩笑。”

陈照水自然是不会相信他说的话,转而问道:“你还有一个朋友呢?”

楚留香道:“像他那样的朋友我有一个就够了,如果再多一个,我无论如何也吃不消了。”

陈照水听闻他这话,就转身跑到尹武身边了。她从尹武身后探出小半个身子,喊道:“你骗人!明明有人进去和你们两个说了半天的话,我都听着了的。”

延伸阅读

玉美翠加盟  http://www.deollimousine.com/xrac.shtml
玉美翠主要经营:翡翠饰品、翡翠挂件、翡翠摆件、翡翠手镯、玉器饰品、玉器挂件、玉器牌子

迦特本册加盟  http://www.deollimousine.com/nkvs.shtml
迦特本册是一家集印刷装订、本皮制作为一体的记事本生产厂家。成立于2005年中国北京。

爱翠珠宝加盟  http://www.deollimousine.com/6k5k.shtml
翠缘珠宝有限公司创建于2008年,拥有完整、科学、质量管理体系,通过ISO9001国

宣图机械加盟  http://www.deollimousine.com/gkeg.shtml
诸城宣图机械有限公司坐落于美丽的风筝之都潍坊,注册资本三百万,公司专注于研发生产环保

盛河加盟  http://www.deollimousine.com/az80.shtml
盛河冰钓竿经销批发的渔具、鱼竿、鱼线轮、鱼线、渔具、鱼竿、鱼线轮、鱼线销量节节高消费

小洞天火锅店加盟  http://www.deollimousine.com/uzg2.shtml
山城小洞天火锅店交通极其便利。周边更有KTV、台球厅、酒店、游泳馆等等娱乐设施。不同

百达通智能洗车护理一体机加盟  http://www.deollimousine.com/sml0.shtml
卓越的产品——百达通3G智能微水洗车护理一体机采用纳米技术研发生产的养护原液,喷洒在

小方象创想世界加盟  http://www.deollimousine.com/bcjy.shtml
小方象创想世界隶属于深圳市乐高乐教育投资发展有限公司,小方象创想世界前身为小拇指儿童

品香论道加盟  http://www.deollimousine.com/d5u7.shtml
品香论道陶瓷是一家生产陶瓷企业,线下主营的产品有香道、摆件、花道。我们主营的品牌“品

董鲜生海胆水饺加盟  http://www.deollimousine.com/675a.shtml
在董鲜生门店内,设置了明档厨房,把水饺包制过程完全呈现给顾客,明档厨房将和面、擀皮、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言情小说吧》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虚无王朝第十章

    孟心自然也看到了是谁的电话,一下子正襟危坐,有些担忧地看向安柒。安柒拿着手机走到阳台,窗外是火红的夕阳,很快黑夜就要来临。她深吸一口气,“孔女士。”孔霜,安柒的继母。安柒尚未成年的时候,安母病逝,安父将孔霜带了回来,此外还有一个继妹孔晓希。每个童话故事里的继母都会对公主百般刁难,但孔霜不一样,表面上

  • 你是我的专属血袋在线阅读第10章

    林首心接下来的一个礼拜都在迈不开腿的状态下度过,好在上课有李悦扬骑车带她,否则估计她得翘课一个星期了。因为行动不便,林首心能不动弹的情况下就不动弹,除了上课和去健身房,她坐在寝室里埋头准备她的淘宝店大业。上次买来的书她都来来回回看了几遍,还在网上看了不少人的经验分享,从选供应商到店铺装修出货都有了个

  • 你给我两个名字,我还你一个故事。之红尘美酒

    太阳照常升起,又是新的一天。在一个工作室内简单的布置有几台电脑,赫连龙威神采奕奕将几位新同事召集在这里,所谓新同事就是来基地不足半年的伙计们,一位美女,四个帅哥。赫连龙威说道:“美女、帅哥们早上好。来这么长时间我想你们相互间都已经认识了,自我介绍这一环节就免了……”等等,或许大家不这么认为,还是简单

  • 看庶女如何宠冠六宫在线阅读第五章

    第五章画画记(求收藏!求鲜花!求月票!求打赏!)向日葵小班中,小新把头低在画纸上,不知道在做些什么。吉永绿有些担忧的蹲在了小新的面前,“小新,小新,你没有事吧?”小新抬头,两根粗大的红色蜡笔塞在了鼻孔里,“老师你看,流鼻血~”吉永绿的表情瞬间冷了下来,“小新,你要是再玩这种把戏,小心你的鼻子长成猪鼻

  • 重生文&女配文推荐整理记录(BG宠))在线阅读第6节

    在黑贞已经进入敌人内部的时候,藤丸立香便离开了现场。之前在他找了个借口先行走开的那段时间里,他找了个没人的角落与玛修简短的通讯了一会儿。按照迦勒底那边的解析以及御主与从者之间的联系,在离开了多尔伊特子爵的宅邸回到马车内之后,年轻的御主首先检查了一遍马车上的结界,确认没有任何人在他不在的时候接近过这辆

  • 万人迷修炼手册在线阅读孩子

    她不冷不热,又极其礼貌的语调让林尘莫名的觉得不舒服,但就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他拉住她要干嘛。想也没想,他问:“你的东西什么时候来拿?”这是催着她搬东西?好吧,反正她也不想讨人嫌:“明天吧,你有空吗?”“没空。”说完,林尘就转身进了男洗手间。夏鸣蝉凝眉,觉得这人简直莫名其妙,催人搬东西的是他,说没空的也是

  • 星球部落在线阅读第2章

    他们一下来就被林琤叫几个人把他们一起关到了山脚下的一间破屋子里。“这什么意思啊?”尹少言想了半天也没想出来林琤这是什么操作,关林清她还可以理解,但是关她就让她十分想不通。气的她踢了好几脚被锁起来的门。“草药也没有送回去。”“没关系,草药家里应该还有剩下的。不过还好今天他们都没抢草药。”说完林清还朝她

  • 求你别死了之参与者(3)

    “哦,对了,九九八我还要告诉你件事情”系统道,“什么事你说吧!”九九八道,“其实,还有旁观者,参与者这两个模式,分别是旁观者,你只能发射一颗系统,静静的看着他来改变世界,而参与者模式呢,你将废除一身神力,获得系统的神秘物品以及可发射的一颗系统”系统道。“哎呀,这下子好玩了,这个爱恨的世界,如果我加进

  • 魔极斩天之地窖诡事(9)

    廖辰星追上杨修瑾,二人原路回山,蹑手蹑脚迂回到地窖,廖辰星将酒缸随地一放,拍着杨修瑾肩膀一脸坏笑说道:“修瑾啊,你就费费劲全搬进去吧,哥哥去给你放风。”随后一溜烟的没了影。杨修瑾并不以为意,漫漫山路的力气省下了,就这几层台阶便也无所谓了。杨修瑾对地窖内摆设可谓了如指掌,即便不掌灯,也能清晰地分辨出酒

  • 穿成民国大佬的心尖宠在线阅读第三节

    尽管在争分夺秒,不惜闯红灯的情况下,结果还是迟到了。空荡荡的学校了无一人,陌黎更是把连辰翔从头到尾狠狠地骂了一遍。连辰翔也自知理亏,很难得的没有跟她呛声。也对,要不是自己跟她开个玩笑没打电话叫她起床,也就不会有迟到的一幕了。一路上一顿叨叨的念个不停,连辰翔掏掏耳朵,很是无奈。我错了,错了还不行嘛!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