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TOd3Zh
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短篇合集在线阅读第二章

作者:前不雨 来源:晋江文学城

宣和二十九年。

春雨淅淅沥沥,空气中弥漫着草木的芬芳。

椒房殿偏房的门被敲响,穿着海棠色比甲、妃色裙子的小丫鬟放下手中的活儿,打开门,进来一位身着深色褙子的嬷嬷。

檀香、怜香连忙迎上去,福了福身,“嬷嬷怎么来了,县主先前喝了药,这会儿还睡着呢。”

宋嬷嬷瞧了眼里屋,小声道:“春寒料峭,县主受了风寒,昨儿夜里又下了雨,娘娘不放心,让我来瞧瞧。”

檀香上前一步,眉眼含笑,神情中尽是喜悦:“嬷嬷放心,县主昨夜睡得很好。早上醒来,热也退了。县主还说,明儿定能痊愈。”

宋嬷嬷点了点头,细细叮嘱,“明儿去静山寺礼佛,天气凉,记得给县主带些御寒的衣物,别让风寒加重了。”

“嬷嬷放心,我们省得。”

雨声混杂着淅淅索索的谈话声传入屋内。

白凝霺躺在床上懒懒地翻了身,缩进温暖的被褥里,又闭上了双眼眼。

雨天,最适合她这种懒人睡觉。

再次沉沉睡去,迷迷糊糊间,白凝霺忽觉胸前一痛,温热的血液一点一点从体内流出。

蓦然睁开眼,镶有金线的的红绡帐顶映入眼帘。她定定地看了一会,缓缓吐出一口浊气。

她重生回来已有数日,然而午夜梦回,前世种种常常入梦。

姨母去前眸底的不舍与担忧、生母冷漠又厌恶的眉眼……以及,楚澈冷冰冰的尸体。

揉了揉眉心,白凝霺起床倒了杯温水,一饮而尽。

她前世真是有眼无珠。

她三岁时就被霍家扔在寒风萧瑟的街角,若不是哥哥和楚澈恰巧经过,只怕她早已被冻死在街头。

而她却对他们仍抱有一丝期望,勾勾手指,便抛弃养她育她的白家、苏家,扑向他们,真是可笑又可怜。

放下水杯,白凝霺摇了摇银铃。

檀香、怜香听见声响推门而入,见白凝霺赤脚站在地上,眉头一皱,语气有些责备:“县主又不穿鞋袜,小心风寒加重。”

白凝霺扬起一抹清浅的笑容:“哪有那么娇贵,我已然大好。”也许是幼时冻到了根本,她常常感染风寒,但是风寒来的快、去得也快。

“县主还是注意一些为妙。”檀香扶着白凝霺到床边套上鞋袜,“方才宋嬷嬷来了,询问了县主的状况、还交代了明儿去礼佛的事宜。”

白凝霺的姨母苏昭仪荣宠后宫多年,生性温和,每年开春都会前往静山寺上香礼佛几日,白凝霺前世便常常随她至山上小住。

怜香小声嘀咕:“这哪是关心县主,分明是关心县主明儿能不能和她一起上山礼佛。”

“那也比你那位娘娘强。”檀香反驳道,“县主这几日卧病在床,她没来慰问过一次。”

“你……”怜香哑口无言,霍婕妤确实从未探望过县主,有时候她都怀疑县主究竟是不是她生的。

檀香自知失言,跪倒在地:“县主赎罪。”

白凝霺神色暗了暗,眸中清澈的亮光渐渐黯沉下去:“何罪之有?说的不过是事实罢了。”重活一世,她对她的生母已不抱有期许。

随即轻轻笑道:“我无事,都下去吧。”

檀香与怜香对视一眼,双双推出。

白凝霺偏了偏头,透过铜镜依稀可辨自己的模样。巴掌小脸嫩得可以掐出水儿,两弯似蹙非蹙的烟眉,杏目水光莹莹,樱唇不点而朱,两颊的婴儿肥又为她增添了几分娇憨。

如今这张脸透露着十三岁少女风华,眉宇间还没有被日后的琐事烦扰。

白凝霺随手抓过梳妆台上的木梳,细密的梳尖密密麻麻硌着手心,让她在痛楚中记得前世种种。

重活一遭,她定要护好家人和朋友。

*

次日,白凝霺一早便和苏昭仪一同前往静山寺上香。

白凝霺向来不信这些,她陪姨母上完香后,便择了个理由跑了出来。

走了不知多久,她来到一处竹林旁的小溪吹吹风。

小溪旁开着一树桃花,缠绵的风卷过,带下枝头点点花瓣。白凝霺从清浅的溪水上垫着的石头踏过,摘了一簇桃花。

闻着桃花的清香,不由浅笑。

一簇桃花入手,白凝霺感觉有人在看自己,缓缓转过身,看清来人,身子一震,眸中波光粼粼如同秋色生波,前尘往事纷至沓来。

楚澈,那位她亏欠良多的男子,此刻正好好地站在她面前。他前世为了护她不惜付出生命,只为让她逃出长安……

她压抑住内心的****,深怕露出一丝一缕的神情:“不知楚小将军盯着我看所谓何事?”

楚澈今日一身玄色窄袖长袍,袖口处镶绣金线祥云,腰间朱红白玉腰带,上挂玲珑腰佩,气质优雅,气度逼人。

他听了白凝霺的问责,并未回答,只是看着她有些出神。

白凝霺见他迟迟不回,便提着裙摆,小心踏着石头走回岸边,抱着桃花直径走到道楚澈的身边。

楚澈如梦初醒一般,弯腰行礼道:“淑慧县主安好,听闻县主几日前不慎感染了风寒,不知现下如何。”

白凝霺拿着桃花福了福身:“多谢小将军记挂,已经大好。”

人面桃花相映红,楚澈的呼吸瞬间凝住。

白凝霺肤色胜雪、眸色清澈,流露出几分不谙世事的天真与娇憨。

楚澈含住一缕明亮的笑意:“那便好。县主可是与昭仪娘娘一通前来礼佛?方才我在竹林外看见几个宫娥正在寻你。”

白凝霺想了想,她的确独自一人跑出来了不少时间,是要回去了。

“县主若不嫌弃,不如让我护送你抄小径、至昭仪娘娘那。”

白凝霺眼中习惯地流露出警觉。

楚澈暗骂自己的唐突,霺儿心思细腻,不会随便与男子同行,特别是曾经把他吓哭过的男子。

“县主不必多心,我近几日亦与祖母住在静山寺。来之前你哥哥陵川特地交代我,让我多照顾你一二。陵川是我好友,你是他的妹妹,自然也是我的妹妹。”

又道:“县主若是不愿意……”

白凝霺怡然而笑,轻声细语打断他:“有劳楚小将军。”是她多心了,这世上最不可能伤害她的就是楚澈。

楚澈眸底滑过一丝欣喜,淡淡含笑,清俊儒雅:“若不嫌弃,县主可否叫我一声楚哥哥?”

白凝霺不经意间抬头,见楚澈眉眼弯弯,眼神中带着一缕祈求,不由与前世的情形重合。

“霺儿,你抱抱我好吗?”

“我求你……”

……

白凝霺眼中不可抑止的翻上泪光:“……楚哥哥。”

楚澈听了,嘴角的笑容更大了。

白凝霺,眨眨眼,强压住泪意。

这个傻子,不过只是一个称呼罢了,竟高兴成这样。酸涩之味哽上喉头,她前世竟忽视了这样一颗真心……

楚澈一路护着白凝霺从竹林的小径穿梭。

“表哥,你什么时候娶我。”

白凝霺与楚澈对视一眼,啧,野鸳鸯还真是无处不在、无处不有。

白凝霺觉得这声音有些耳熟,耐不住好奇心,白凝霺悄悄靠近,打算一探究竟。

待她看清私会之人时,瞪大了双眼,这对野鸳鸯竟是她的熟人。

*

陆温舒温柔地拭去霍兰芝眼角的泪水,柔声道:“兰芝,母妃说了,待我与白凝霺成亲之后,便会求父皇将你赐于我为妃。”

霍兰芝眼底闪过一丝嫉恨,温顺地说道:“一切但凭表哥决定,兰芝不求别的,只求能常伴于表哥的左右。”

“只是,霺儿知道后怕是会伤心。”霍兰芝泫然欲泣,“表哥,我们,我们以后还是不要私底下见面了……”

陆温舒嗤笑一声,冷然道:“白凝霺伤心干我们何事,她那身份能嫁给我已是高攀,再位居于你之上岂能不知住。”

声音冰冷,全然没有往日的温润:“母妃说,要不是她的身份还有些用,她又何必与她扮演母女情深,我又何必娶她。”

霍兰芝心中得意,可不是,白凝霺那身份连给自己提鞋都不配,苏昭仪再宠她又如何?她未来的夫君喜欢的可是自己。

“兰芝,你放心,待我来日继承大统,母妃便会和我联手杀了她、立你为后。”陆温舒眸底一片冰凉,至于白、苏两家,到时候伺机按一个罪名。

“吱嘎”

“谁?”陆温舒眼底闪过一丝杀意,待看清来人时不由怔了怔,面上闪过一丝不自然,假装镇定道,“霺,霺儿,你怎么在这?楚小将军也在呀?”

楚澈淡淡地扫了一眼陆温舒,行礼道:“微臣参加三皇子。”

白凝霺面色有些苍白,强压住心底的愤恨,努力平缓自己的声音:“见过三皇子,霺儿只是随姨母前来礼佛,偷偷溜出来透透气,恰巧路过罢了。”

霍兰芝目光微转,笑道:“霺儿和楚小将军关系还真是好,偷偷溜出来透气都和将军在一起。不过,霺儿,男女大方还是要注意的。

没有男人会喜欢自己命中注定的未婚妻与别的男人有过多瓜葛,特别是陆温舒这种天之骄子,更不愿意。

水滴石穿,只要她霍兰芝时不时在陆温舒耳边念叨一下,还怕他会喜欢上白凝霺吗?

果然,陆温舒脸上闪过一丝不悦。

霍兰芝的弦外之音白凝霺何尝没有听出。

“霍姑娘这话就不对了,楚家与白家比邻,楚哥哥与哥哥是挚友。他不过是受哥哥所托,看护我一二罢了。”

“况且,”白凝霺弯了弯嘴角,神色讥诮“本县主和楚哥哥光明磊落,自不会像某些人一般私相授受、不知廉耻。”

陆温舒面色微沉,心知白凝霺把他和霍兰芝的对话听了大半。

白凝霺眼波冷淡地扫过霍兰芝愤恨的面容:“三皇子,霺儿担心姨母等急了,先行告退,你和霍姑娘慢慢聊。”

“对了,祝你和霍姑娘能够早日光明正大的会面,结发为妻、白头偕老、生死同穴。”

前世今生,这种男人,她一直都不稀罕。

说完,便毫不犹豫地转身离开。

楚澈紧跟其后,路过陆温舒时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一眼,唇边笑意冰冷。

陆温舒抬眼撞入冰冷的眸底,不由心生恐惧。

*

白凝霺走出树林后宛如抽干了所有的力气,她只觉得双腿重如千斤,阳光白花花的、刺得眼睛生疼。

“母妃说,要不是她的身份还有些用,她又何必与她扮演母女情深。”

……

唇边笑容苦涩,经历了一世后,尽管她知道她的生母待她只有利用。然而,从别人口中得知,一言一语冰冷刺出早已鲜血淋漓的心。

骨肉亲情,不过如此。

延伸阅读

东方马球保罗加盟  http://www.1010mlm.com/xpdp.shtml
杭州东方马球保罗服饰有限公司弥漫着西西里岛的古典与浪漫,结合了意大利的万种风情,带给

斯泰普利加盟  http://www.1010mlm.com/daw0.shtml
斯泰普利地坪材料主营金刚砂耐磨材料、环氧自流平地坪、无机压花地坪、路面灌缝胶等。在建

辣啦辣啦黄焖鸡米饭加盟  http://www.1010mlm.com/uslg.shtml
辣啦辣啦黄焖鸡米饭起源于1999年,是一个知名连锁小吃品牌。辣啦辣啦黄焖鸡米饭除了可

享之味中式快餐加盟  http://www.1010mlm.com/qsr.shtml
享之味中式快餐结合了中式餐饮的美味与西式快餐的方便快捷两大优点,这种美食组合突破了传

新龙腾导航仪加盟  http://www.1010mlm.com/drtt.shtml
新龙腾导航仪主营产品涵盖GPS导航仪、电子狗预警仪、行车记录仪、MID平板电脑等产品

华联商超加盟  http://www.1010mlm.com/u1o9.shtml
杭州华联商超贸易连锁有限公司成立于2004年6月8日,于6月28日隆重开业。成立地址

旺旺加盟  http://www.1010mlm.com/ylaj.shtml
旺旺毛绒公仔总部为扬州玩具市场出众的婚庆系列玩具生产企业,于2008年成立于中国扬州

菲洛米娜首饰加盟  http://www.1010mlm.com/uezs.shtml
菲洛米娜首饰只有原创,欧美设计师操刀,施华洛世奇水晶镶钻,数十系列,上千单品,菲洛米

果婆婆水果店加盟  http://www.1010mlm.com/p20.shtml
人们的生活水平逐步提高,消费者们对饮食的需求不只是停留在的温饱层面上了,而是更加追求

黄金甲加盟  http://www.1010mlm.com/gw9f.shtml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火影)千手家的水中无月在线阅读第九章

    一阵狂风骤雨过后,林枫开始清理战场,而蓝雪此时却因为先前过于疯狂而感觉疼痛,正躺着休息!她目睹林枫小心翼翼将房门反锁,这才知道刚刚自己由于一时激动居然连门都没有锁好就开战了,林枫锁好门之后,转身望着自己,满目饱含泪光,吐露出一句让蓝雪为之喷饭的话:“没想到我珍藏二十年最宝贵的东西,今天就这么被你这个

  • 异界工业先驱在线阅读第十章

    黑夜降临了,天上繁星点点,王华负着手站在窗前,过了今夜他的人生将与众不同了,他将远离这个世界去寻找自己的修炼之路,口袋里手机泠泠作响,王华拿起一看,是一副电子地图被发过来,看了一会王华转身向门走去。擎天山,华溪省的最高山,也是华溪省的象征,但是这座山却是东方龙国的军事禁地,没有任何人住在这里,人们只

  • 宇宙的千金公主之钱家兄妹

    “房间里的水管是你故意弄坏的?”钱钢明坏笑着来到柯俊面前,质问这个弱鸡。“不要冤枉好人,我怎么会做这种事。是旅社常年失修自己爆了。”欺软怕硬的柯俊赶忙戴上头套矢口否认。“是吗?”见肇事者否认,钱钢明掏出一件明晃晃地工具在柯俊面前晃悠。受到威胁的柯俊想逃走,被眼疾手快的钱钢明擒住了怪物头套。他死命挣扎

  • 穿越猎人之飞影在线阅读第六节

    言归正传,像插班生考试这种事务,按理来说,应该是属于行政部的工作,由司瑛士安排人来主持。不过,因为某人的枕边风,他便亲自出面了。(藤野瑞枝:深藏功与名。【蜜汁微笑.JPG】)藤野瑞枝是希望在这里,将幸平创真这个主角,挡在远月之外的——这个希望不大——退一步讲,也要将他和其他角色隔离开——这个希望倒是

  • 杀手有话说之毕业

    奈叶如愿以偿的在这个金秋时节提前毕业了。可惜鼬同学已经是中忍了,和他的两个同伴经常一起出村做任务,奈叶好不羡慕,看看自己每天苦哈哈的做着一些低级任务,修房除草,抓猫看小孩...她要哭了。止水说大家都是这样过来的,奈叶你得坚持,任务虽然枯燥却是锻炼同伴协作的必经之路。因为是提前毕业,所以队友并不是同班

  • 铁齿铜牙纪晓岚同人清朝悍妇驯夫记第8章在线阅读

    【听说你拒绝了王主任和我合作的提议。】是肖奈的微信。那次肖奈留下电话号码之后,两人互相加了微信,有时候会有一搭没一搭的聊聊天。柏清现在刚离开王主任的办公室也就才二十多分钟,肖奈就已经得到消息了。她还能说什么?【因为之前已经和室友约好了要合奏,所以可能没办法准备第二个节目了呢。】其实都是借口,整个宿舍

  • 上帝是怎么炼成的在线阅读第7节

    皓月当空,繁星点缀夜幕。农城北郊区,一座废弃孤儿院中,杂草丛生,锈迹斑驳的大铁门上遍布着蜘蛛网。一阵凄风吹过,门锁坏掉的木门发出了咯叽咯叽声,回荡在空旷的大院中。通体泛着淡淡辉光的银瞳兽躲在三层水泥楼的二层楼梯上,舒展着鳞片,铿锵作响。那身躯如同一只小仓鼠般大,嘴角上带着一丝腥红的血迹,眯着的眼瞳中

  • 断章取义在线阅读第十节

    持续兴奋了好一会这丫才缓过劲来,也难怪他会如此的兴奋;毕竟才是不到十六岁的少年而已……回想着刚才自己的感悟及动作,好像有些地方没有注意到,也来不及查看体内那点所剩无几的真元之力;就开始细细的屏息凝神,灵魂保持空灵状态,然后开始引导真元之力朝双脚灌输而去,“咻……;砰……、啊……”只听到这三个声音,地

  • 重来一次之第六章(6)

    源远流长的荒川起于秩父山,流经地域之广甚至有部分深入鬼域*,延绵千里,奔流到海。陆绒靠近入海口就开始控制不住自己的身形,本来只掌握顺水流漂的小妖怪瞬间被奔腾入海的水流带着跑。旁边的大妖怪丝毫不受水流影响,在水里站得稳稳的。蓝皮肤的大妖怪看着那条把他当做定海神针的男鱼,心底暗暗地叹了口气。要是他连自己

  • 位面商店在线阅读第9章

    走归走,她还不忘放慢脚步等后面走得有点吃力的男人。到车库的时候,她忽然伸出手,对方愣了愣,了然的掏出车钥匙放在她手上。咦,他的车在这里,那就是说昨天出去的时候他没有开车。一路上,何梓倩欲言又止,最后忍受不了这样的沉默,她转头看向一旁正专注看路面情况的秦靳熙:“叶俊师兄呢?你们昨天出什么事了吗?”秦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