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TOd3Zh
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白夜龙吟之危机

作者:白夜歌 来源:纵横中文网

时至八点,礼堂外的钟声敲响的同时,黑漆的天空中,绽出一束束绚烂光彩的烟花。

彩光片刻陨落,落进躲在礼堂后的谢宸一微微闪动的瞳仁中,却显出一片清冷暗淡。

沉重的钟声,压得他喘不过气。

“谢宸一,我们找了你好久,你跑哪儿去了?”沈听白从酒店门口出来,找遍了大半个婚礼场地,才在空无一人的礼堂后方找到谢宸一。见他一个人蹲坐着,头埋在膝盖里,看不清脸上的表情。

“怎么打你电话你也不接?”

谢宸一抬起头,面色惨白,眼里充斥着忧惧,声线发颤,“听白哥……”

沈听白瞳孔一缩,看了眼身边的杜幸川,继尔将谢宸一扶起来,拍了拍他裤子的灰尘,轻声问:“怎么?谁欺负我们宸宸了?”

只有沈听白会叫谢宸一为宸宸,为此卫千俞还说过他们两个太过矫情。明明是两个受,何必装得像对情侣。

谢宸一就近找了个地方靠着,强撑起精神,额前细碎的卷发将一双鹿眼遮住,一滴汗顺着鼻梁落在颤抖的嘴角,“他,他的妈妈,回来了。”

杜幸川细长的丹凤眼里闪过一丝锐光,声色一凛,“谁的妈妈?”

谢宸一被刘海挡住的眉目,在草坪昏暗的街灯下似乎被蒙上一层阴霾。声音流窜进风中倏忽消散,“黑,黑疤。我看见他的妈妈来了现场。”

黑疤,十年前的那场噩梦,也是他们一辈子都难以忘记的阴影。

这阴影如影随形,如附骨之蚁难以驱除,如定.时.炸.弹,随着黑疤妈妈的出现轰然燃爆,让三人的每一个毛孔都战栗不已。

短暂的沉寂后,杜幸川率先开口,“他妈妈看见你了?”

“不知道.....,”谢宸一深吸一口气,强行让自己镇静了几分,“我远远望见她人的时候,就赶忙躲了起来,深怕她像以前一样发疯。”

杜幸川沉凝了片刻,道:“我们先去千俞的化妆室,静观其变!”

沈听白点头,轻轻拍着谢宸一的肩旁,小声宽慰,“没事的。”

谢宸一在沈听白和杜幸川身边,终于找回些安全感,走去化妆室的路上,忽而又想到什么,别扭问:“咱们昨天不是说好在大门口集合,一起去找千俞哥的吗?你俩跑哪儿去了?是不是有小白脸把你们拐走了?小白脸呢?”

沈听白搭在谢宸一肩上的手慢慢僵住,回头看了眼身后若有所思的杜幸川,两人交换了一个眼神,沈听白的嘴上牵出抹不走心的笑,“小白脸被我和你幸川哥藏着私呢,你是看不着了。”

谢宸一一心奔在**上面,虽然朦胧感觉到自己喜欢男人,但活了这么多年,也没见到过真的让自己心动的,毕竟他的三个哥哥长相和条件摆在这儿,便撇撇嘴,“不看就不看,这些小白脸儿迟早榨干你们!”

沈听白笑得敷衍,内心却倍觉压抑,想起半小时前的所观所闻,全然没了和谢宸一玩闹的心情。

考虑到谢宸一性格单纯,又没经历过风浪,匿名短信又事出突然,怕谢宸一坏事,停车场一事干脆就不要告诉他。

.

化妆室内。

听着婚礼的司仪在门外和助理报备流程,卫千俞欣长的手指在沙发旁的茶几上轻轻浅浅的敲击着,一声接过一声地落在他已然烦躁不安的心中。

看着时针已经指过八点时,卫千俞的眉毛紧紧蹙在一起。

司仪离开后,助理推门而入,“给他们打过电话了,几分钟就到。”

终于和沈听白取得了联络,卫千俞长舒一口气,放松了挺直板正的腰背,依靠在天鹅绒制成的沙发上。

正想着等下怎么盘问,门外便响起“砰砰磅磅”的敲门声。

卫千俞严肃的脸上浮现一抹愉悦。

这个独有的敲门节奏,只有谢宸一会用。

助理替谢宸一三人开了门,提醒了一句“再过半小时该上场了”,就识趣地关门离开。

“三位老爷来的可真早啊!要不出去再兜风一小时?再去酒吧摇两把骰子。等我敬完所有的酒,你们过来吃个晚饭正好回家。”

卫千俞撇了眼进门的三位,慵懒地抿了一小口红酒,似笑非笑的揶揄。

沈听白与杜幸川各自选了个屋内的椅子坐下,离卫千俞有几步远,经过方才秦远的事儿,他们总怕卫千俞能从他们心虚的眼里捕捉出什么来。

而谢宸一不然,没心没肺地坐进软硬适中的沙发上,靠近卫千俞,深闷了一口桌上的酒。还没喝出点所以然来,酒气就已上头,“千俞哥,你不知道我刚才……”

“宸一,你少喝点酒,婚礼马上要开始了。”坐在卫千俞对面的杜幸川突然发话,声音清澈有力,足以让意志微醺的谢宸一即刻清醒过来。

谢宸一打了个哆嗦,忽而想起刚才杜幸川进门前还嘱咐过他,卫千俞的婚礼事大,其他静观其变就好,怎么转眼就忘了干脆!

谢宸一眼瞳一缩,立刻垂眼,离卫千俞又坐远了一步。

这是他做贼心虚时惯用的表面和动作。

卫千俞看着谢宸一和杜幸川的互动,微微拧眉,慢条斯理地说:“我听助理说你们七点就到了。杜幸川你向来是出了名的守时啊,怎么回事?”

杜幸川淡淡地“嗯”了一声过之后,并不打算给卫千俞一个解释,话锋转得极其生硬,“昨晚做实验搞得太久,有点累。刚在车上睡着了。你婚礼筹备的怎么样了?”

卫千俞眯起眼睛,抱着手臂,再不说话,目光左右环视一圈,任由气氛变得僵滞。

他等了一会儿,还是没听到其他三人合理的解释,扭头去看沈听白。

沈听白即刻错开卫千俞凝视的目光,抿着嘴,游移的眼神中透着那么一丝尴尬,不由自主地吞了吞口水。

卫千俞心底的疑心愈来愈重。

杜幸川平时可是个懒得说话、管事的冷血动物,今天怎么那么反常?又是管谢宸一喝酒,又是操心自己婚礼筹备的进展。还有沈听白和谢宸一,明显一副“做贼心虚”的样子。

正当化妆室内再次陷入一片死寂时,门外的敲门声又不合时宜地响起,进门的是刚刚离开的助理。

助理来的正是时候,“心怀鬼胎”的三人暗自送了一口气。

只见,助理手里拿了一包比正常售卖的红包规格更大一个尺寸的红信封,里面装了厚厚一沓,还用订书机在表面的边缘粗糙地订了几颗钉子,光是闻起来就有一股廉价的油纸味,丝毫没有高雅别致的感觉。

“我以为你认识的都是上层人士,怎么最近换口味了,开始结交土豪了?”一旁默不作声的沈听白因为离助理最近,干脆接过红包,仔细闻了闻,面色带着前所未有的嫌弃。

卫千俞视线向红包探去,心中也满是疑虑。今天来的人非富即贵,自己也根本看不上什么拆迁户、土豪,怎么会有人想到要送红包,还是用油纸包着?

而且,份子钱除了刚才那几位“孔雀开屏”的大佬外,其余都已经提前用网络支付过了,很少有人再用红包……

卫千俞接过沈听白递过来的红包,不做犹豫地将它打开,在看到一张张红纸紫印露在自己面前时,面色乍白。

红包里面装的,与人民币长得极像,可上面的人像却换成了个带着龙冠的皇帝,钞值不一,是冥币!

冥币上的黑红色血字,清晰地刺向卫千俞心中,如同一把寒刀般,一寸寸地剥开他的心房,窥探里面最深的秘密。

“秦志如果知道你的那些脏事儿,还会和你结婚吗?”

卫千俞的手僵住了。

他曾经以为,自己在走红前就已经摆平了这一切,可是当藏在潘多拉盒子里的魔鬼再度被放出来时,他根本不确定秦志是否会和自己共度危机。

还是,就此远离自己?

卫千俞的心口猛然一跳,像被重重垂了一拳,隐隐发酸。

谢宸一和沈听白见卫千俞脸色不好,探过头来看到冥币的那一刻,脸上的笑意悚然一滞。

两人不禁倒吸一口凉气。

“千.....千俞哥?”谢宸一推了推身边一直盯着冥币出神的卫千俞,将他从噩梦中拉回现实。

卫千俞敛下怔忡的神色,心不在焉的“嗯”了一声,嘴上挤出抹笑来,语气亦如平日的洒脱与骄傲,“没事,小打小闹的恐吓而已,不用在意。哪个**圈的明星不是一天到晚被黑子骂。这叫人红是非多,换个角度,我该感到高兴,我自己功成名就。”

谢宸一猛地想起些什么,抢过卫千俞手中的冥币,看了杜幸川几秒,见他目光中闪烁着和自己一样的迟疑,终于憋不住了,“千俞哥,我们刚从在礼堂上见到黑疤的妈妈了!”

“什么!”卫千俞乍然抬起头,一如之前他们三个的反应。陈年往事如洪水拍岸般,将他吞噬拍落在无尽的海底,沉重到喘不上气。

谢宸一点点头,继续分析道:“今天是你的婚礼,铃花市人尽皆知的新闻,黑疤的妈妈肯定是之前看到了新闻报道,不知从哪儿要来了请帖,冥币上的‘脏事’应该就是我们当年的事儿吧。”

言下之意,谢宸一推断这是黑疤妈妈送来的“贺礼”。

卫千俞静默无言,深深地盯着手中攥住的冥纸,五指收拢,目光森冷,看着杜幸川和沈听白的反应,确定了黑疤母亲真的在现场,思量一番后,郑重说:“她不能再留下!”

他对冥币上说的“脏事”心知肚明。

可黑疤的妈妈怎么会知道发生在他身上的事?他为了瞒下这件事,花出去的人力精力钱力,真的会被一个普通拿着底薪的中年女人悉数推倒?是她蓄意而为还是另有人有所图?

无论是哪种情况,这个女人都必须立刻离开这里!

延伸阅读

我靠卖花走向人生巅峰在线阅读第8章  http://www.sydzpx.cn/sts5.shtml
非我顺着向山下看去,只见有两个人趁着夜色进了小镇,径直进入了老包的包子铺。非我道:“

王爷叼回个小娇娘在线阅读第四节  http://www.sydzpx.cn/sh0p.shtml
其实我之所以觉得名字的变化对我来说是不好的,还有一个原因。我当时直接吓瘫,并不是因为

小媳妇的七十年代在线阅读第8节  http://www.sydzpx.cn/uylm.shtml
帝都,长安城。江家府邸内。江枫清醒了过来,眼前哪里还有玫瑰花丛,哪里还有明月高悬,仿

冰凤小分队在线阅读第二节  http://www.sydzpx.cn/jgc.shtml
“你他妈……”黄毛听乔树臻这副语气,差点直接一拳揍上来了。“等等。”这次音量小了许多

一场疫变在线阅读第10节  http://www.sydzpx.cn/bjsf.shtml
丽子收拾完餐桌,也坐到小田卷博士的身边,微笑的看着沉默不语的赤。“小赤,这两年来你的

归妹第五章在线阅读  http://www.sydzpx.cn/pmdn.shtml
“一把心剑而已,你,你凭什么?”傲剑天嘶哑地吼道。赤天老人朝着三人面色冷冷一笑,只淡

Devil魔血能师我者 尚未出生  http://www.sydzpx.cn/dqf2.shtml
第六章能师我者尚未出生陆天听了郭靖的肺腑之言后,心中却陡然一笑。归于郭靖门下?自己若

跑男之独占鳌头发布  http://www.sydzpx.cn/gzpz.shtml
在漆黑的城市里,一座高数十米宽长百米的圆形巨大建筑外站着人山人海的群众发色千奇百怪但

(沙海剧版)向死而生在线阅读第10章  http://www.sydzpx.cn/amim.shtml
“三花聚顶!”,肉身不灭,灵魂不朽,永生永寿。这才是真正的霸主巨头,枭雄,神话人物!

万界之我是城主之第五章  http://www.sydzpx.cn/dwdk.shtml
王芸像是刚反应过来一样,忙甩了张辉的手,结结巴巴的问陶小妹:“怎,怎么了?你进来怎么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成了大佬暗恋那个她在线阅读第五章

    这任务居然要杀boss,那岂不是能爆出强力装备!边想着边紧握着铁剑,朝着南边森林深处跑去了。一路上我又看到了许多狼群,它们的身影在这片森林里随处可见,整片森林里的狼群加起来少说也有1000多头!看来它们还并没有对人类发起全面进攻,不然光凭借卫兵团那一丁点人是完全抵挡不住的。我一边寻找着狼王的踪影,一

  • [文豪野犬]网恋吗?我手铐超甜第五章在线阅读

    “你出生商贾人家,听这些怕是觉得无趣吧?”见陈子穆不说话,卫衍猜测这样的话题对于普通百姓来说是否太过沉重了,顿了顿后问道:“你呢?年少时是否有什么心愿,或者对未来的期许?”陈子穆眸色暗了暗,唇边挂起一抹略显嘲讽的笑意,“心愿啊...大概就只有活下去吧。”卫衍想起他说过的家族内斗,忽然地心疼起来,那时

  • 修真抽卡装NPC之惩罚

    秋棠把顾婉容饿肚子的事情说了一遍,顾老夫人听了脸色越发不好看。顾婉容再不好,也是顾家嫡出的小姐,怎么能由着下人这般作践?嫁到顾府,她从孙媳妇一路走到如今当家老太太的位置,这中间的龌蹉事情没少见。大儿媳妇是个管家的能手,所以她才放开了手去把管家的是奇怪交给她,这些年来内宅之中也没有出什么大事。就算偶尔

  • 【霹雳南北】残忆空殇觉醒记忆

    “尘心,想必你已经看过了爷爷为你留下的灵珠,当年你父母被仙魔两界追杀,等我赶到时,他们真灵已经燃烧,只留下了这一颗灵珠,你该有自己的选择,是为凡人,是为成仙,你自己琢磨,爷爷走了……”待尘羽大帝说完,影像就彻底消失不见。再没了踪影。“爷爷?您若是也走了,尘心就一个親人都没有了。”苍白无助的脸庞,挂着

  • 杀鉴之异世重生(1)(7)

    身体的原主人名为子言莜若,是相府里的三小姐,其父子言文谦是当朝丞相,她所处的国家名为风灵。风灵王朝盛行修炼灵气,实力越强越受人尊敬,子言莜若上有一兄长与两个姐姐,下有一个妹妹,都是天赋不错的修灵者。子言莜若虽是丞相府的千金,却因从小灵脉尽废,无法修炼灵气,而成为府中人人嘲讽的“废物”,受尽排挤与刁难

  • 地球的未来之起源在线阅读第十节

    看着眼前的白羽儿,林野感觉浑身发热,赶紧低头装作不在意的问道,“你找我来有什么事么,有事你说,能帮的我一定会帮。”“怎么没事就不能找你么,我就这么让人讨厌么。”“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有些好奇,我们的白大美女怎么会想起我这个小人物的。”“林野,还记得我们刚认识的时候么。”“当然记得,我们的白大

  • 玄幻:无敌三千界之废物一个

    逍遥神学第二章废物清风山下.无为村.在狂风后的第二天.百姓们都在议论着昨天莫名其妙刮起的一阵狂风和天空星月的异常.百年难遇的迹象.梦境般似的经历.孰不知这一切都是萧风的出世而降临.战神出世.风云变.萧风的出世很快在有着几百户上千人口的村庄传开来了.萧行云平日为人正直.热情.武徒八阶修为的实力在无为村

  • 捉弄白富美之温柔的温青青

    怕潘莉莉再来纠缠,辅导员一走,姜铭也溜了出去。因时间还早,他不急着回家。想想要在这所学校就读三年,便在校园闲逛起来。明海大学是明海市最大最好的学府,在大学城里是顶尖的存在,即便在华夏全国,也是数得上的。与古代的私塾学堂相较,强了不知凡几,不可同日而语。不知不觉,就到了晌午。姜铭看看时间,觉得是时候回

  • 龙珠传超赛亚人在线阅读第7节

    【DEY组织总部】傅德合上全知之书,笑了笑,一如当年刚见到颜俞时的笑容“我最佳的作品,派上了最大的用处,看来离我们完成使命的日子,不远了。”常腾象征性的敲了敲傅德办公室的门,把季以润的研究数据递给了傅德,微微皱了下眉头,“没想到季以润真的挺有本事,但可惜,还是年轻了点。”“你觉得,他会想要当比斯的国

  • 奥特曼之究极忍者系统奇怪的世界

    田晴的房间东西不多,只有一张床,一个衣柜,一张桌子,两把椅子。衣柜里放着两套完整的制服,包括鞋子两双、裙子两件、内衣两套,除此以外,再无他物。往空荡荡的床头一坐,田晴歪在墙壁上,消化着一个残酷的事实。她可能不在原来的世界了。这里的一切,都透露着诡异和违和。飞行器,奇怪的房子,过于俊美的男人们,还有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