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TOd3Zh
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歆羡锦年第三章

作者:临风码格 来源:纵横中文网

少年先行出了门,武当二人紧随其后。后山视野开阔,门外便是一条没有石阶的土路,虽然不甚平整,但好在没有树枝灌木的阻碍,比那条石阶山道要容易走的多。按照少年的说法,这条路可以不必绕弯直接通到解阳镇。

少年脚程出奇的快,张千丞虽跟的上,但柳楚楚就很勉强了,加之他们才上山不久,连歇息都没得歇息就又被少年引着下山,惹得柳楚楚又是眉头紧蹙,却又碍于面子说不得累,只好死撑着跟上。

没走多久,山路上迎面走来一胖一瘦两个人,高瘦的人挎着把牛筋弓,背着箭壶,另一人则垂手拎着把短柴刀,腰间吊着两只野鸭,看样子是上山的猎户。那二人本在攀谈什么,发觉从山上下来的三人先是一愣,接着身材高瘦的猎人便嬉笑着向少年打招呼,又仔细瞅了两眼少年身后的两人,他虽认不得二人所穿的是哪个门派的武服,但看起来样式规整,怎么都像是大门派的作风,于是打趣道:“怎么着,李老大,这些个名门正派终于看不下你的做派,准备把你灭口了?”

张千丞听了这话不禁扶额,这猎户看上去怎么着都得有三十多岁了,却给身前这名少年叫老大。而后又一恍然,少年原来姓李,先前因为事出突然,竟然忘了请教姓名,现在这时机似乎又不好开口问,只好先沉默等错过这二人再问。

少年对猎户的话不以为然,指了指身后二人,张口便是粗话:“放你娘的屁,瞪大你的眼仔细看好了,这可是正儿八经的的武当弟子,专程大老远从武当跑到这儿来的请老子去武当喝酒。”

想来平时便是这样打交道,被骂的高瘦猎户仍旧笑容满面,接着那矮胖的猎户憨笑着接上话:“嘿嘿嘿,李老大威风啊,喝个酒都得武当派人来请,而且还两个,就跟上次你说的那个伺候神仙的那什么似的……”矮胖猎户挠着头,就是想不起来自己想要说的是啥:“叫啥来着?雌雄双煞?”

高瘦猎户闻言一巴掌打在矮胖猎户的头上,骂道:“蠢才,人家那叫金童玉女,雌雄双煞,煞你奶奶个腿。”被打的矮胖猎户一脸委屈巴巴道:“哥,你骂我可以,但你不能骂我奶奶啊,我奶奶不就是你奶奶,你骂咱们奶奶怎么行,这可是大逆不……”高瘦猎户不等他说完又一巴掌扇下去,怒道:“少跟我贫嘴,平时怎么不见你这么机灵?”骂完后如川戏换脸般从眼角挤出笑容,谄媚的向武当二人搓手赔笑道:“我这个兄弟天生就有些驽钝,两位大侠可别见怪。”

张千丞对这一幕始料未及,苦笑着摇摇头表示并不在意,而柳楚楚终于有机会稍作停歇,正可怜自己的脚呢,压根就没去听他们的说辞。

少年挥手打断高瘦猎户的话:“你们两个少在这儿拍人家马屁,我这趟下山,十天半个月的不见得回来,我不在的这段时间你俩把门给我看好了,这山门上要是多掉块漆,回来有你们好看。”

高瘦猎户听少年要下山,顿时露出一张狗腿子脸哈腰点头道:“李老大您这哪儿的话,谁吃了熊心豹子胆敢来您的地盘上惹事生非啊。”矮胖猎户附和他道:“就是就是,而且那山门上的漆早就掉没了不是?”

这傻乎乎的胖猎户一点没给自己留脸面,气的少年抬脚在他屁股上印上了个大大的脚印,恶狠狠道:“就你话多!”那矮胖猎户憨憨厚厚的也不生气,兀自拍了拍屁股上的脚印,同高瘦猎户与三人作别后便继续上山。少年见武当二人神情复杂,揶揄道:“小山头上多是这些粗鄙之人,入不了二位法眼。”

本来累的不想说话的柳楚楚听到忍不住白了他一眼道:“我看这儿就你最粗鄙。”

想来张千丞也是十分赞同师妹的话,这回也没说师妹的不是,快两步走到少年身边一拱手道:“先前事发仓促,还未请教掌教大名?”张千丞发问,少年却目光冰冷望向别处,对他的话不做理会,张千丞心说难道是师妹刚刚的话惹得这位掌教不高兴了?不过虽然接触短暂,但觉得这少年行事说话大大咧咧,应不是这种拘小节的人。张千丞不明缘由,顺着少年的目光望去,只见山下的远处飘起的一股浓烟,心说莫不是山下起了火?却听少年喃喃自语道:“我去你的乌鸦嘴,这吃了熊心豹子胆的家伙不就来了么!”

张千丞一时云里雾里,却见刚刚上山的那两个猎户又从上面飞奔下来,经过少年身边时只是与少年互打了个眼神儿,便继续向山下奔去,原本打到的猎物也被随意丢在路边。少年不等张千丞再发问,指了指那股浓烟道:“先下山,山下有麻烦。”张千丞才惊觉这原来是传信狼烟。

罗浮山山脚,在起伏交叠如褶皱的山麓稍往山上一些有一座镇子,名为解阳镇。虽说是叫镇,但现在这儿的住民也不过一百零几户,比全盛时期不过十一,现在也就堪堪称得上是个村落。在镇上的一处面摊处,两个身材魁梧的背刀江湖客站在摊子前,地上躺着两个被他们打翻的面碗,穿着粗布短衫露着结实膀子的江湖客正咧嘴骂道:“这他娘是什么面这么难吃?是给人吃的?”他虽是这么骂,但被打翻的碗周围只有些汤水的痕迹,全见不着半根面条。本是蹲在地上收拾散落碗筷的十岁的孩童听到这话,愤然回骂道:“放屁,我姐做的面全解阳都说好,我看是你们自己嘴臭想讹人!”

江湖客一愣,没想到这么一个小娃娃竟然敢跟自己拌嘴,嗤笑着一巴掌甩在孩童脸上,孩童吃痛被打出老远,却只是捂着脸爬起身死死盯着那江湖客。他的姐姐见状赶忙跑到他身前将他护起来,颤声说:“二位大爷嫌我家面难吃,我不收二位的钱便是,何必动手打一个孩子。”

江湖客打量着这个面容姣好的姑娘,心中邪念泛起,色眯眯的上下打量打量她那布衣掩不住的曼妙少女身材,咧嘴道:“你让我们吃了这屎一般的东西,以为不收钱便算完了?”

那姑娘将孩童抱住,很是害怕,道:“那二位说该如何?”

江湖客嘿嘿淫笑:“这倒也简单,只要你陪我和我兄弟乐呵乐呵,这事就算揭过,怎么样啊小娘子?”那被他姐姐抱住孩童听了此言也不顾被打的红肿的脸,破口大骂:“呸,就你们两个稀泥和出来的熊样,也敢来打我姐的主意,我告诉你们,这儿是玉臻观的地盘,你们敢在这儿撒野,定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

“哈哈哈哈哈!玉臻观?”两个江湖客像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般仰天大笑,恶声恶气道:“玉臻观?全天下人都知道玉臻观早就没活人了,也就还剩下几栋破屋子,还他娘的玉臻观的地盘?信不信老子现在就上山一把火把那破道观给烧了?”

江湖客正兀自说着,没料一只手搭在了他的肩上,回头一瞅,手的主人是名素衣的少年人,正眉眼含笑的看着他。不等他发问,就听这少年人说道:“这位兄台所言极是,那破观的几栋破屋子放在那儿实在是碍眼,我老早就想给烧了。”

江湖客一头雾水,也不知这少年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却知这少年是在给自己撑场子,便回道:“是吧?走,咱们这就上山去烧了那道观。”说完刚要转身,没料这素衣少年抬腿就是一脚,自己反应不及被这少年踹出老远。

少年踹了人之后也不继续动作,立在原地咬着根从路边扯来的狗尾巴草,双手抱于胸前看着江湖客狼狈的模样道:“烧?要烧也是老子亲自来烧,关你屁事?”

摔了个狗啃泥的江湖客吃了一瘪,怒目圆睁,咬牙问道:“你是什么人?”

“呸,”少年将狗尾草吐在地上,“这个问题问得好,老子就是玉臻观掌教,姓你名爷爷。”先前被打的孩童见到少年到来,知道救星来了,底气十足的吼道:“李老大,这两个人欺负我姐姐,你快收拾他们。”张千丞见对方是两个身材魁梧大大汉,怕少年吃亏,站在他身后轻声问道:“可用援手?”

少年摇摇头示意不需要,指了指面摊的几张旧桌椅道:“来者是客,二位就先找个位子坐着。”说着招呼那孩童,“阿翔,给这二位上两碗面,怎么贵怎么上。”

张千丞见少年成竹在胸,想想也是,敢自称掌教的,多少也得有两下子,便索性找了张桌子当起了冤大头,喊柳楚楚同来坐下。

江湖客见少年身后佩剑的二人本是心生怯意,再定睛细看却发觉这二人身上穿的是武当派武服,不禁心生笑意,当即出口嘲讽道:“玉臻掌教?亏你还有脸说,你和武当弟子为伍,是忘了玉臻是因为谁落到这么个熊样了吗?”少年对江湖客的话不做理会,向他摆了摆手悠悠说道:“我玉臻门内之事,尚不劳小鱼小虾费心,你们今天敢在老子的地盘上欺压乡民,还是想想走不走得出这个镇子罢。”

见武当的二人在一旁坐定并没有出手的意思,江湖客壮起胆来,叫阵道:“人不大口气倒不小,咱们就来比试比试,看看是谁吃不了兜着走。”

江湖客出言挑衅,吃了挑衅的少年却不上前,而是来到桌前同武当二人一起坐下,招招手向那两个唤他“老大”的猎户道:“贺牛贺狗,去,给两位客人露两手。”

听到少年招呼自己,两个猎户应声向前,那个名字唤作贺牛的高瘦猎户回应道:“得嘞,李老大您就在那喝口茶歇着,看我俩不把他们打的满地找牙。”话毕,两人各自取下身上背着的柴刀握在手中,右脚前踏半个身位,上身微躬探前,将刀横置于小腹前方。张千丞看到两人架势,心中啧啧称是,这两个猎户此时摆的可不就是玉臻剑法中最常见的起手式排云式么。想来这两人会给身边这少年叫老大,这招式应该就是这少年教的了,那看来少年说自己是玉臻掌教似乎也有了几分可信度。正这么想着,只听见刚刚还摆了个漂亮姿势的两人鬼嚎一声便冲向那两个江湖客,身形凌乱,哪里有半分招式可言。张千丞不禁扶额,刚刚那姿势原来是花架子,就只是用来吓唬人的。

看见两个猎户竟拿着柴刀向自己奔来,那两个江湖客不由大笑,拔出腰间佩刀迎战。短兵相接,粗短的柴刀哪里是长刃掉刀的对手,一招还没走过半式,两个猎户就已经露出颓势,两人也没有死要面子的坚持下去,果断抽身回来,对着他们的李老大狼狈道:“李老大,他们是练家子!”

少年在看了两人刚才那架势后早已离开座位到了他们身后,一人一脚踹到两边,拉着一副黑脸叫骂道:“当我瞎?他们是不是练家子我会看不出来?他们是练家子,你们就不是了?平时教你们的都教给狗了?”

倒在地上的贺狗摸了摸头讪笑道:“这……嘿嘿,平时对付对付几个小毛贼和山鸡野兔,这功夫也用不上不是?”

江湖客见眼前三人自己闹了起来,收刀冷嘲道:“就这两下子,还玉臻观?随便拉两个练过武的三岁娃娃都比你们身手好,我看你们还是给我磕个头叫两声师父,我说不定高兴了还能教你们两招。”说罢两人对视狂笑,极尽嘲讽之意。少年听着心烦,冲着地上两人摆摆手:“滚滚滚,闪到一边看着我怎么收拾这两个没长眼的。”贺牛贺狗听着了,欢喜着连忙拍拍屁股闪到一边。

江湖客见这次上阵的是刚刚踹了自己的少年,一脸阴骘道:“小子,你要是现在跪下来叫大爷我两声爹,刚刚那脚大爷大人大量就算揭过,若是不然,休怪我把你双脚砍下来喂狗!”

少年本不是什么好脾气的人,听到这话却是不怒,右腕轻抖,手中莫名多了把二尺长的短剑,执剑点了点二人笑骂道:“泼皮,你想要认老子当爹,老子还要看看你娘什么姿色,要是有四方郡那狐绣儿的一半风骚,老子倒是真可以给你当个便宜老子。”

“你……你……”这狐绣儿是谁?那可是南湘狎妓场上名声在外的人物,被这少年拉出来和他老娘比,江湖客气急败坏,结结巴巴的你了半天也没你出个所以然。少年也懒得等他下文,学着江湖客的结巴样,“什么你……你……你……我……我……我,少在老子这儿贫撒野,哪门哪派的报上名来,老子也好找人给你们收尸不是?”

江湖客见这小子气焰狂妄丝毫不把自己二人放在眼里,握刀的手攥的更紧,狰狞道:“就你这种乳臭未干的毛小子,拿着把给小娃娃玩的剑就想取老子的命?今天大爷我就让你知道知道什么叫江湖凶险。”

这边对阵的两边还没开打,倒是旁边坐着的张千丞看到少年手中的剑后表情甚是惊奇。柳楚楚也看到了少年的佩剑,也觉怪异,向张千丞问:“师兄,他怎么拿了把这么短的剑?”张千丞面露喜色,回她说:“先前我还对这少年的身份有所怀疑,现在看到这把剑倒是信了七八分。”

“为什么?”柳楚楚追问。

张千丞指着那把剑解释道:“也不怪你觉得奇特,这世上用短剑的人本就甚是少见,我们武当用的多是三尺剑,这是剑最为寻常的制式,但兵器的制式并非固定,剑身长短厚薄、剑整体的重量都可由铸匠或使用者自行定夺。他手中的那把短剑出自淬神谷铸剑师鹿鸢之手,长二尺一寸,剑刃薄有细齿,剑身正面刻有‘怀罪’二字。”

“咦,师兄你怎么知道的那么清楚,那‘怀罪’是什么意思?”柳楚楚知晓自己大师兄喜欢啰嗦的性子,听张千丞答非所问,只能接连不断的发问。

张千丞道:“前代剑圣聂剑青前辈以双手剑威震江湖,我曾有幸见过这两把剑。一把长剑名为‘人面’,一把短剑名为‘桃花’,‘人面’已在与师祖的比试中崩碎,而他手中的这把,就是短剑‘桃花’了。至于‘怀罪’,这是鹿鸢铸剑完成时习惯刻在剑身上的字,好像是‘兵者怀罪’之意,刃上有这二字的兵器皆出自他手。”

“什么嘛,又是那个聂剑青。”柳楚楚闻言愤然,对这把剑的兴致也一扫而空。

张千丞尴尬的笑笑,知道柳楚楚对聂剑青有怨气,忙补救道:“我只是说短剑这种兵器本就不多见,‘桃花’算是其中最有名的一把,而且它本身就属于玉臻观,如果这少年真的是玉臻观掌教,那剑在他手中也就不奇怪了。”

柳楚楚不再理会张千丞刚刚的话,转而看向那边对峙的少年与江湖客三人说:“师兄,依你看他能打得过么?”

还没等张千丞作答,那名叫做武阿翔的孩童端着两碗放着许多肉块的葱花牛肉面重重放在武当二人身前的桌上,故做老气横秋状道:“哼,那还用说,李老大一定会打的他们屁滚尿流!”看着这孩子神气十足的可爱模样,柳楚楚乐了,摸了摸武阿翔光溜溜的脑袋问:“他很厉害?”

被漂亮姐姐摸了头,武阿翔红了红脸,没了先前那气势,只撅着嘴拍拍胸脯肯定道:“当然,李老大是全天下最厉害的人,来这里闹事的人都被他赶跑了!”

柳楚楚觉得这孩子呆傻可爱,吃吃笑了两声。张千丞知是童言无忌,拿起筷子吃了口面,一边称赞面味道极好一边对柳楚楚说:“既然如此,咱们就在这儿见识见识这位掌教的道行。”

虽说是面对一个少年,那两个江湖客却完全没有单挑的意思,两人一后一前跟少年保持着两步远的距离,脚下缓缓的向右绕着少年挪动,而少年只是提剑站在原地,并没有先出手的意思。

见少年不动,两个江湖客相互打了个眼神,几乎同时脚下发力向前蹬出,长刀一纵一横掠向少年。而在他们出手的瞬间,少年将剑换到左手迎着江湖客上去,看似脆薄的短剑竟轻松格挡住了身前横掠的长刀。几乎同一时间,身后的刀锋也侵袭而来,眼看就要砍到少年的背上,他却如脑后长了眼般,右脚尖抹了个轻盈的弧线,将身子一侧,那刀便几乎贴着少年面部劈了个空。少年躲过这一刀后动作并不停滞,由腰部向上推出一掌拍在身后江湖客的手肘,这掌势大力沉迅猛无比,江湖客吃痛手臂登时酸麻不已,手上力道尽卸让长刀脱手坠下。少年眼疾手快顺势将刀接住,举刀劈向身前的江湖客。那江湖客见势不妙扬刀便挡,哪想到少年这刀只是虚晃,反而在空中划了个半弧后将刀身向后猛地砸出,直击身后人的面门,只听“嘣”的一声闷响,少年身后的江湖客眼白一翻便昏死过去。

眼见自己的同伴如此简单就被击倒,那江湖客心里一阵慌乱,惊觉这名少年不是方才那两个拿柴刀的猎户能比的。结果只在这么一个恍神间,少年一记抬膝已然袭向他的小腹。江湖客反应未及,吃下这一膝重重摔落于地。未等他起身,少年的剑已经直刺他面门,江湖客慌忙之间也顾不上什么招式,使出最大的力气将刀在空中胡乱挥舞,没想到正巧用刀身挡住了剑路。江湖客心下一喜,自己误打误撞挡下了少年这一剑,正欲借此反击,却见少年手腕翻动,短剑在少年手上转刺为挑划向他的前胸,江湖客忙不迭侧身翻滚想要避过剑锋,剑尖却如附身鬼魅般跟上,在他胸前划出了一道长长的血口子。

少年剑势不辍步步紧逼,丝毫不给江湖客喘息的机会,江湖客心中大骇只能勉强应对,只是这少年虽看起来身材瘦弱,每一剑却都势大力沉令他难以招架。江湖客额上冷汗直冒,手中的刀越来越沉重,终于长刀脱手,被少年一掌拍飞和他的同伴跌在一起。少年随意一脚将脚边的刀踢到一旁,走到趴在地上的两人身边,蹲下身拿剑敲着那江湖客的脑门乐道:“就你们这两下子,也有胆子在别人的地盘上撒野?”

江湖客已然知道面前的少年是个实打实的高手,自己二人在他手里绝对讨不到便宜,当下赶紧哭丧着脸讨饶道:“大侠,大侠,是我俩有眼不识泰山,求大侠放我们一马,我们自当有多远滚多远,万万不敢再来了!”

在拳脚话事的江湖上,胜了的耀武扬威,输了的跪地求饶,这是再也平常不过的事。少年也不意外,面色不改,站起身来指了指面摊的姐弟俩:“去给那姐弟俩磕三个响头,我考虑考虑放你们一马。”

这两个江湖客平时凭着手上的一招半式做惯了当大爷的姿态,要他们给面摊的姐弟俩磕头,他们哪里会愿意,只是这回不走运碰上了硬茬子,由不得他们。那俩江湖客合计着留得青山在,现下就先给那对姐弟叩个头,等自己回去带几个高手再来一雪前耻,到时候这帮子乡民还不是任自己鱼肉?想罢两人不情愿的走到姐弟俩身前,每人叩了三个响头。还没等他们起身,少年移步到姐弟俩身前,笑呵呵的问道:“磕完了?”

江湖客怕他变卦,赶忙回:“磕完了!”

“那好,磕完了就上路吧!”只一瞬间,江湖客看见一道寒光略过,面前的少年脸上依旧带着笑意,而那笑容在他们眼里却透着说不出的阴鸷,他们想说话,却发不出声,江湖客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脖子,猩红的血液流到他手上,他甚至都没看清少年何时出的剑,便栽倒在地一命呜呼。

少年不再看地上的两人,甩了甩剑上的血珠,将它收在了宽大的袖子里。站在一旁的贺牛贺狗和几个围观的青年走上前,和少年交换了一下眼神后各自分工将两个江湖客的尸体抬走。少年转过身,看着脸色煞白捂着武阿翔眼睛的武阿燕道:“吓着你们了。”

武阿燕赶忙摇摇头:“我们没事,只是……又麻烦小李道长了。”

少年嘿嘿一笑:“小事一桩,赊两碗面给我就行了。”之后便走到武当二人所坐的桌子前,像是刚刚什么都没发生一般拿起水壶给自己倒了杯茶喝了起来。

柳楚楚自小养尊处优,每回下山也都是跟着师哥师姐们游乐,别说杀人了,杀鸡宰羊也没见过,哪里受得住刚刚那种血腥场面,差点没把隔夜饭吐出来,唇齿发白低声道:“真是残忍。”

少年假意没有听清,问道:“你说什么?”

柳楚楚声音突然增大,厉声质问:“他们明明都已经认错了,为什么还要杀了他们?”

少年反问道:“为什么?这还需要理由?就准许他们欺负人,不许我杀他们?”

“你这是什么歪理!”柳楚楚怒道。

“说不过别人就说别人是歪理?人若惹我,我便揍到他亲妈不认,若还想杀我,我就只能先一步送他去西天,这么简单个中道理,你一个武林中人怎么还不如村里的老妈子看的通透?”

“你!”柳楚楚说不过他,愤然起身,拿起立在桌旁的剑对张千丞大声道:“师兄我们走,别理会这个杀人魔。”说罢头也不回的奔走开。

“哎!师妹!”张千丞没想到柳楚楚会有这样大的反应,喊了两声不见她应答,只好也起身,向少年赔礼道:“李掌教,我师妹平日里少有经历波折不懂这世间险恶,又是初次见到有人血溅三尺,想来是有些惊吓,得罪之处请多包涵,我这便将她寻回来。”少年提起桌上的水壶把杯子重新倒满,端着个老前辈的做派道:“无妨无妨,我第一次见血的时候不见得好到哪儿去。”接着话锋一转,又道:“对了,刚在山上的时候,你给徐老头叫徐真人,我叫李白一,我看你也别叫我李掌教了,也叫我李真人如何?”

张千丞尴尬万分,只觉一阵头大,心说这“真人”是能随便叫的吗?憋了半天还是没能说出口,向李白一抱拳道:“李……掌教且在此稍等,我就去把师妹寻回来。”

延伸阅读

缤纷泰力加盟  http://www.acomahotel.com/6tk9.shtml
深圳市缤纷泰力品牌服装基地(以下简称“泰力”)是深圳市不同服饰品牌集中展示的专业渠道

灵云翠轩翡翠行加盟  http://www.acomahotel.com/sws1.shtml
灵云翠轩翡翠行招商加盟_公司简介香港灵云翠轩珠宝有限公司是一家涉及采石、科研、设计、

月畔加盟  http://www.acomahotel.com/xp37.shtml
月畔窗帘位于浙江省绍兴县,毗邻中国轻纺城,依托其优越的地理位置,生产能力和营业额在逐

沃德教育培训中心加盟  http://www.acomahotel.com/umh1.shtml
沃德教育培训中心加盟详情沃德教育培训中心位于南开大学南门,设有日语、韩语、法语、德语

衣衣不舍自动晾衣架加盟  http://www.acomahotel.com/szks.shtml
河南三德龙实业有限公司旗下东莞市沃沦玛电子科技有限公司是由三德龙实业集团和德国沃沦玛

美巢加盟  http://www.acomahotel.com/6xsa.shtml
美巢成立于1996年,主营易呱平、坊水固、占木宝、墙锢、墙尼、一勾德等产品,这些产品

鲁卡奇儿童乐园加盟  http://www.acomahotel.com/s7z0.shtml
湖北飞天游乐实业有限公司以科技兴厂,广招贤才。依托强大的教育系统的科技实力及信息优势

七彩童画少儿美术加盟  http://www.acomahotel.com/xvu.shtml
七彩童话少儿美术以少儿创意美术教学的理念致力于提升孩子的审美能力、思维能力和创造力,

翡翠藤器加盟  http://www.acomahotel.com/yl55.shtml
有限公司是香港一家大型的家具制造、批发、连锁式少售企业。位于惠阳区秋长镇的生产基地已

麦德罗空气净化器加盟  http://www.acomahotel.com/uu12.shtml
ThedesireforthetreeDontcontendwithgrass这是麦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洪荒:大道孔宣在线阅读第四节

    姜黎点点头,在闭上眼睛之前,姜黎红着脸小声对沈哲说:“新年快乐。”姜黎闭上了眼睛,在不知不觉间,她竟真的睡了过去。醒来时,天光已经大亮。姜黎眯着眼睛,环顾四周,发现她正躺在自己的床上。她伸了个大大的懒腰,在穿拖鞋的时候她注意到了放在床头的那张贺卡,她将它拿过来,然后打开,重新默读了一遍那上面的字:姜

  • 惆怅吾国事刷屏的新闻

    且说伏羲降服度能之后,命他统领蛮荒各族,并经常指点其道行修为。蛮荒受地处深山大壑之囿,族人向来以狩猎为生。战后,伏羲登高瞭望这片青箕原,只见四面青山环绕,龙脉蜿蜒至此沉降,生气充盈,形成一片土质肥沃的平原,形如青龙尾箕;两条河流在平原东侧交汇,水源充足,适宜垦发农耕。他命度能从各族挑选精壮留下,在青

  • [刺客列传]班长忙着拯救自闭症第九章在线阅读

    不必多礼,你看看外面惨象,已经没有这般必要。”要是在以前,想要进入明月清风教,是要经过重重考验,才可以成为一名合格的弟子。现在已经没有必要了。萧白羽忽然道:“你现在的实力,绝不是表面上的六品这么简单。”李流年眨眼看着萧白羽。萧白羽继续说道:“带着这幅三千斤的棺材走上几百米高的山顶,以六品的实力绝不可

  • 空间老汉种田记在线阅读第5章

    枫叶漫漫,艳红一片。梧桐的叶子随秋风簌簌落下,半泥半雨的躺着初秋的黄锻上,古人说秋天是悲的,是苦的,但是秋天何尝不是丰收的,硕果累累的呢?这些日子玉落殇除了想念他几乎想不起样子的心上人,时常也会想起那个在她面前古灵精怪又活生生存在的丝儿,日久未见,这种思念愈发强烈却不自知。近日司清扬是忙的焚膏继晷,

  • 异世伏魔路第10章在线阅读

    夏光长相并不出挑,甚至可以说很普通,但胜在身量修长,体态优美。及肩的棕色长发在头顶盘了个蓬松的丸子,不带眼妆的双眼比电视上看到的小了许多,眼角似有浅浅红晕,细长眼尾略略下垂,微含笑意。他正抱着手陷在躺椅上眯着眼审视苏米亚,后者紧张地咽了咽口水,大气都没敢出一下。“师哥,你快睁开眼看看人家,人小苏还你

  • 网王之狼的侑惑第6章在线阅读

    很快,林依薇的采访提前结束了,在秀场工作人员的带领下,她径直朝乔婉晴所在的通道走来。林依薇扬着下巴,十分享受镜头时刻都跟着她移动的感觉,而乔婉晴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往后退了退,尽量离她远一些。偏偏这时,一直跟随着林依薇的摄影师,在发现乔婉晴后,眼前一亮,突然调转镜头,直勾勾对向了她。“美女,看我这

  • 怡殇在线阅读第二章

    闹腾的班级群里,云樱正一把鼻涕一把泪地求助——云樱:运气真背!原身死在荒郊野岭,路上救了个身受重伤的剑客,他说要带我下山,却走得飞快,根本追不上!现在迷路在深山中......发个定位,谁来救救我!QAQ刘茵:说出你的故事!云樱:赏花惊马坠山崖。赵永:哟,还拽起诗来了,看来云樱妹子适应得很好嘛!云樱:

  • 网游DNF:成就系统在线阅读第六节

    竞技场的造型神似尚夏以前在书上看到的古罗马竞技场,然而全场的半径就足足有一千米,唯一可惜的就是没有斯巴达。此时,尚夏和宇宙之神站在场地内的一头,他们的对面是一个穿着一身黑色劲装双腿修长而略瘦的青年。观众席上人声鼎沸,一个全息人影出现在场地上空——人工智能「该隐」,这个竞技场的解说员。“哇哦~看那看那

  • 星能术时代之我小舅子的老攻和他分手了(1)

    上古有神器,名餮跋(tièbá),内有三千界,各有章程,相互勾连。三千界内,以餮跋大陆为中心,设有餮跋书院。书院广纳贤才,因首开三千界内招生之法,一跃成为三千界内顶级学府。又因三千界着实无垠,又于小千世界内设三千初门,于中千世界世界设三百中门,又于大千世界中设三十上门,经层层选拔,方可入主门餮跋书院

  • 不灭古莲第2章在线阅读

    斗罗大陆某地,这里常年冰封,万年来也不见有融解的迹象。传说这里就是当年冰灵斗罗霍雨浩和冰玄斗罗韩冰决战的地方。当年一战,两个人全都销声匿迹。但后来史莱克学院传出消息,韩冰战败,霍雨浩已经前往神界。而韩冰,则不知所踪。可今天,这万年不变的坚冰中却发出一声声“咔咔”的轻响。不一会儿,一道人影从里面走了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