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挣扎在生化末世之万恶的源头(1)

作者:泥里的弹壳 来源:飞卢小说网

“那么,杜明泽先生,请问您作为轻奢品牌La的代言人,对于时尚的看法?”

“我认为,时尚是一种生活态度。”镜头面前,一身黑西装的英俊青年拢了拢他蓝宝石的袖口,眉目英挺,眉间上扬,带着点少年人的桀骜。灯光撒过来,折射在他的袖口上,优雅尊贵得不可方物。

“而La系列一向以‘有追求,有质感,有品位’作为自己的品牌宗旨,非常符合现代人追求品质,追求生活质量的需求。”

果然,这几句话也引来了弹幕的高潮,密密麻麻的粉丝表白应援刷爆了屏幕——

“啊啊啊我家明泽帅爆!”

“明泽现在长大了,再也不是以前的弟弟了,越来越A了!”

“高冷禁欲风我喜【住口】”

“我可以!这次我真的可以【声嘶力竭】”

屏幕外,一脸严肃的经纪人王姐,把一堆文件递给沙发上的杜明泽——

“看吧,自从转型之后,你的热搜指数,粉丝数都有大幅度增长,另外,以前根本不考虑你的高定系列最近也纷纷抛出橄榄枝,你所说的大导,也非常亲睐这种类型的演员——”

“所以——”王姐眯了眯眼,话锋一转,“现在你问我,为什么要你立高冷人设?”

“可是——”杜明泽盘腿坐在沙发上,一脸便秘的表情,却因为这张脸实在是太好,而显出一种委屈巴巴的少年感来:“您之前明明说我就这个性格挺好的啊,怎么又要变?”

“那是在你二十二岁之前。”王姐语重心长,“你十八岁的时候被封为‘国民弟弟’,你知不知道自你之后又出了多少‘国民弟弟’?这个圈子更新换代的速度太快了,明泽,你既然愿意挑战大荧幕,愿意往更高的舞台上拼搏,为什么不接受这件事呢?”

“可是……”杜明泽仍然显得有些犹豫,“这算不算一种欺骗?我觉得我真不是个高冷的人。”

“只是让你不要和以前一样露齿笑,太过亲民而已——阳光少年虽然在选秀里讨喜,但是难当大制作男主,你难道不知道?我们立这个人设,也是为了你以后能够接到更好的大制作,让观众们看到你更好的作品,这哪里算欺骗观众了?”

“呃。”杜明泽挠了挠头,有点被说服了,也是,演员嘛,认真演戏就好,可是……

——“王姐,怎么个高冷法?”

“这就是我们今天要讨论的重点。”看到他终于开了窍,经纪人展眉一笑,拿出另一叠文件来:“来,看看我写的方案。”

杜明泽接过那叠文件,看着看着,又变得愁眉苦脸起来。

“所谓人设,就是关于人性格的设定,当然,这个大家都知道,不必多说。作为一个明星,你要保持在公众面前的人设,就要考虑许多的细节,绝对不能轻易露陷。基本的方向是,少说话,少笑,多看书,尤其是名著。”

“噢,这个我知道。”杜明泽举手发言:“我的确看过很多名著,比如《傲慢与偏见》《鲁滨逊漂流记》之类的,中学的时候老师就让我们看了,我现在还很喜欢《鲁滨逊漂流记》,感觉烤肉的时候特别香……”

“人家读名著,你读食谱儿呢。”纵使王姐已经知道自家艺人的真实属性,还是忍不住吐槽:“我说的名著是逼格高一点儿的,比如《百年孤独》之类的——你上去说你爱看的桥段是烤肉,这不搞笑呢?”

说着,在“读名著”这项备注上打了个小小的叉:“算了,就前两项吧,记得话少点,别笑,别对人太热情——”

她端详了一下自家艺人这张看起来特能唬人的精致脸庞,终于想起了点什么。

“啊,是了,得给你点儿参考物。这样,这是今年影帝唐熠的早期采访,你可以看看,其实也挺简单,就是少说话,少笑。”

杜明泽苦恼地挠了挠头发,点了点头。

一整个下午,杜明泽都在看唐熠的录像。这个仅仅大他三岁的演员,却像是另一个年代的人,年纪才刚过二十的时候就参演了国际大导的文艺片,还在电影节上接受采访。他的气质,果然就是经纪人王姐所说的,高冷而又疏离,有种距离感。

“那么唐先生觉得哪位演员的表现最棒呢?”

“大家都很专业,很棒。”

“唐先生给自己的表演打几分?”

仿佛还嫌这种刺激不够似的,王姐又打开了另一个视频集锦:“来,看看你自己之前的采访视频。”

说着,她打开了文件,于是坐在沙发上的杜明泽,看到了自己那张笑得眼睛都快看不清了的脸——

“剧组趣事?哈哈哈我想起来了,有一次我们几个偷偷溜出去吃饭,然后被导演抓了个正着,发现他也在外面吃哈哈哈!”

“大家都很棒啊!特别是那个表情包,我到现在还在用……”

“啊啊啊!”两相对比,杜明泽一脸不忍直视地栽倒在沙发上:“我真的有那么傻?”

——当时不觉得啊!

现在想来,La这么高冷的牌子,肯让他代言,这得做出多大的牺牲啊!

“也不能这么说。”王姐推了推眼镜,做总结陈词,“明泽,你也不用怀疑你之前的人气了——大家的确是很喜欢你的,只是,不进则退,新的一年,也要有所改变,不是么?”

“而且,我所谓的高冷人设,也不是说要你时时刻刻都沉默寡言,只是大部分时候,把你那种幼稚的小孩子脾气收一收,翻年你已经是二十三岁了,再这种表现,观众也不会觉得可爱了,明白么?”

杜明泽终于彻彻底底被说服了,点了点头。

进剧前,杜明泽还在复习自己的人设——他一脸严肃地走到化妆室,闭着眼由化妆师姐姐摆弄着造型。摆弄完毕,他照了照镜子,对着镜子面前的古装美少年满意地撩动一下头发,礼貌而又高冷地道了声谢,然而,在走出门的一刹那,他听见了刚刚化妆姐姐的声音,她压低了声音,在跟好友打电话,声音压抑又兴奋——

“我跟你讲,我刚刚见到杜明泽了,我还亲手给他理了头发啊啊啊!”

电话那头也很激动:“啊啊啊快跟我讲讲!”

理发师姐姐满脸通红,目眩神迷:“弟弟真人真是太可爱了!他一吹头发,我恨不得过去摸一把啊啊啊!”

杜明泽:……

可!爱!

这是帅气,好么!

去特么的国民弟弟,他已经,长!大!了!

被不认识的人当弟弟这种事,已经不是杜明泽第一次经历了。他自认并不是那种包子脸的可爱长相,可无奈实在是青少年时期在国民热剧中扮演的弟弟形象实在太过深入人心,遇到的人就算他不认识,也会惊喜地打招呼——

“是弟弟啊!”

“弟弟好可爱!”

杜明泽只好面无表情地供人缛头发……初次见面本该有的寒暄客套就这样被忽略,所以江湖上就出现“热情开朗人见人爱国民弟弟”的传说!所以,这次高冷人设立起来,说不定真的可以帮他减轻不少困扰,起码再也不用担心被不太熟的人缛毛了……

所以,这一次,高冷人设,一定要立起来!

因为,他本来就是个高冷的人!

杜明泽暗暗握拳!

“8月7号是正式开拍的日子,所以当天我们要尽早起来,避免堵车,给导演他们留下不好的印象,明白么?”王姐看着行程表,嘱咐道。

杜明泽点了点头,想了想,问:“王姐,我要是突然变高冷,林导他们会不会不习惯啊?”

毕竟,林导他老人家也算是看着他长大的,虽然近期没有见面,但这样会不会不太好?

“你自己拿捏拿捏尺度。“王姐继续跟广告商联系,头也没抬,“不是给了你唐熠的录像当参照物么?他那个尺度就挺好的。”

杜明泽从善如流。晚上回去,他又看了一遍,大概明白了所谓的尺度在哪里。

所谓的高冷,也并不是完全不说话,而是分人。

一般来说,对于林导这样的专业大导演,唐熠会显露几分作为专业演员的熟稔,而对于同剧组的演员,无论咖位大小,一视同仁,则并不像他这样嘻嘻哈哈,更多显露出一种礼貌的疏离来。

杜明泽拿着遥控器,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学到了。

这样的客气,也是一种态度。他还清楚地记得,自己上次在剧组拍戏时,因为被一个女演员多缛了几把头发,晚上又一起去吃烧烤,就莫名其妙地传出了一段绯闻。

像这样的话,大概会省事很多吧?

又明白了装高冷的一大好处,杜明泽这下,是真的心甘情愿,准备用自己的演技,来把自己塑造成一个高冷的人了!

然而,他把自己这个想法说给唯一的圈内好友阿白听时,对方惊天动地的笑声,简直要震碎整栋大楼:“哈哈哈吼,装高冷?我看你还不如直接爬到冰箱上面比较实际一些!”

杜明泽不服气:“我怎么就不能高冷了?今天采访还有粉丝说我又A又帅来着,你不信看视频!”

“那是她们瞎。”阿白毫不留情地拆穿他:“你在剧组得呆两个多月吧起码?你打算两个多月不喝奶昔?还是你打算一边喝奶昔一边装高冷?哈哈哈你别笑死我了,还没断奶的小酷哥!”

延伸阅读

越撩越凶越凶越撩我上高二了可不是个小孩子了  http://www.sygenghan.cn/yngr.shtml
任新他们早早的来到班级等待这新老师的到来,新来的老师终于来了。看上去是个很和善的样子

快穿之反派是朵小娇花折磨人  http://www.sygenghan.cn/xgat.shtml
还算幸运,大半夜还有一趟去南平的火车,虽然苏浩宇和桑朵两个人灰头土脸的,但列车员依旧

漂洋过海遇见你第十章在线阅读  http://www.sygenghan.cn/xejd.shtml
“新年好!”不过六点半我就出现在了江户川宅的门口,繁男叔叔泪香阿姨和乱步站在院子里,

漫威之神级瞳术在线阅读第4节  http://www.sygenghan.cn/g0qg.shtml
站在高处的学院的年级主任立刻向朝不幸问道:“朝不幸一根大家说一下,你到底用的是什么招

花开花落花归尘在线阅读流云出  http://www.sygenghan.cn/srha.shtml
“哇~哇~”随着响亮的啼哭声,流云村姜家的两个大男人终于长出了一口气,这种感觉比在山

反派但求一死在线阅读第2章  http://www.sygenghan.cn/ucqw.shtml
杨凌的记忆中已经没有自己父母的面容了,望着墓碑上那两张既陌生又熟悉的脸,万般思绪涌上

江湖生存手册在线阅读第八节  http://www.sygenghan.cn/dzhf.shtml
当上了班干的小熙和涵羽两人都在忙得不亦乐乎,班级各种资料要填要整理,也包括助学金的评

绝世音缘贵公子的逆袭(今天第四更)  http://www.sygenghan.cn/g4p8.shtml
阿根廷,布宜诺斯艾利斯,河床青年队训练基地。“安德烈,你说‘贵公子’真的敢来吗?”现

同桌有点撩之自习  http://www.sygenghan.cn/nu4f.shtml
“叮铃铃~”悦耳的上课铃声按时响起,伴随着这铃声,星辰魔法学院新学年的学习生活正式开

末世之开局就建基地杀领主神器(求收藏!求鲜花!)  http://www.sygenghan.cn/pdpy.shtml
妈的,敢阴老子!林峰有些恼怒,既然丧尸精英不好打,那我杀你的小弟总行吧!在林峰刻意练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特殊事务所之铁骨铮铮,古树军团

    “王上的速度好快!”原本古树还站在他们隐密卫中见,眨眼间,已经是飙射而去。十几个隐密卫都被古树的速度,吓了一跳。这速度,如果没有虚丹期以上的修为,是办不到的。如果王上真的是虚丹期修为,筑基期巅峰的王冠玉将会被一路吊着打。这也是他们还支持古树的百来人,所希望看到的。“王上,不要杀我!”王冠玉瞳孔紧缩,

  • 反琼瑶同人收集在线阅读第8节

    阳光透过窗户洒进来,顾琛难受的哼唧两声又把头缩进了被窝。被子压的紧了,不透气。她一把掀开被子,猛地坐了起来,大口大口呼吸着空气。房间里的空气并不好闻,不仅酒味浓重还有股酸酸的味道。最近她又迷上了酒精带来的那种眩晕感,爱上那种时而清醒时而迷醉的状态。垂下来的头发纠结在一起,她低垂着头努力撑着身体不倒下

  • 庄夕峰之把车给我留下(2)

    把车给我留下宝音图年过四十才喜得一子。不过,还没有来得及高兴,媳妇暴死,留下父子二人孤苦伶仃。为了不让儿子受委屈,宝音图再没有婚娶,决意一个人把儿子拉扯大。他给儿子取名叫草道,意即人之杰出者,把一切希望都寄托在儿子身上。宝音图与儿子相依为命,期间,有很多艰辛,甚至是痛苦,但也有幸福和快乐。时光荏苒,

  • 续唐之路第1章在线阅读

    世俗尚武,方外修仙。武道、仙道虽形式不同,但归结起来,都是开发**潜能,以求达到无上境界,从而超脱天地,凌驾万物之上。武道锤炼自身,其中包括筋、骨、皮、发、血、脉、脏、腑,更以力为根本,分虎,牛,熊,象,龙五种力量等级。仙道吞吐元气,使之行走周身经脉,继而凝结内丹,施展术法,呼风唤雨,威力无穷。神州

  • 完美世界同人之重瞳在线阅读第一节

    痛!全身细胞都叫嚣着痛!花落裳只觉得身体像是要被撕裂了一搬,整个人已经痛到失去思考能力的状态。“贱人!废物!丑八怪!让你跟我抢太子!看我不打死你个贱骨头!”伴随着难听入耳的辱骂声,皮鞭一下下狠狠的抽在蜷缩在地上的少女。“大小姐,二小姐似乎已经没气了,咱们回去吧。”小丫鬟怯怯的开口。啪的一几耳光声传来

  • 浅浅情缘在线阅读第6章

    注射完Alpha抑制剂,佐助总算是从失控的边缘恢复理智。“老师,他情况怎么样?”佐助站了起来,走到鸣人的床边。校医放下听筒,皱着眉道:“看情况有些像是发*情*潮,不过患者似乎最近有些失眠,外加上有些感冒,所以激动之下,才会昏倒。”说着校医抬头看了宇智波佐助一眼,意味深长道:“年轻人,有些事情上要记得

  • 邪龙吟当我的人

    C市,夜半时分。市中心的*场是这个时间最为热门的场所,纸醉金迷五光十色的外表下,内里充斥着酒香钱色。正中间那张最大的*桌上里三圈外三圈站满了伸长了脖子想要看热闹的人,但临近牌桌却诡异的空了一圈,只因没人敢太过靠近坐在左边的那个男人。他看起来十分年轻,约莫二十四五的模样,在这闹市一般的*场里仿佛要去参

  • 这个医生我收了在线阅读第六节

    带着激动的心情,龙羿已是迫不及待地走上去瞧瞧,不过他也是走得十分小心,他的身体曲蹲着,一点一点地向草垛内部移动,就正当他要掰开这最后一层草帘的时候,一声突如其来的怪吼,竟直接把龙羿震得一屁股坐在了泥地上,他的心里也是微微颤了一下,过了几息,龙羿才回过了神。“该死,这叫声竟然能让人产生一瞬间的恐惧。”

  • 洛衍笺大鹏金翅鸟

    什么东西其实都有品种,当然鹏鸟也有品种,在庄子的《逍遥游》中提到“北冥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大,不知几千里也。化而为鸟,其名为鹏。鹏之背,不知其几千里也。怒而飞,其翼若垂天之云”水击三千里,抟扶摇而上者九万里。绝云气,负青天,然后图南!这个就是鲲鹏。一种上古神兽。这篇意思是说,北方的大海有一种鱼,它的名

  • 子时铺在线阅读第1章

    2017年冬,12月末的一天,天气格外的冷,气象预报报道今天全城将会迎来今年的第一场雪。下午时分,天空开始飘起了小雪,直至傍晚时候已变成鹅毛大雪,雪花纷纷扬扬的从阴沉的天空快速的洒落下来。地处杭城市中心的一幢大楼外的空地上已经积起了一层厚厚的雪,几个行人踩出的几串脚印不一会儿也被雪给覆盖了,看不出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