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TOd3Zh
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LOL:儒雅随和就能变强之第二章(2)

作者:隐隐蓝海 来源:飞卢小说网

栗子是别人送的,都已经剥好清洗干净,向晚正愁没地儿用呢。

云泠只拣了三四颗大些的切丁洒在肉末上,又是风一样的刀法席卷案板,不一会儿,栗子和肉已经完美融合。

“蛋清。”

“啊?啊啊……蛋清,马上。”向晚顿时非常后悔主动提出来给云泠当下手,下次打死也不干了。

向晚拿叉子在鸡蛋上敲洞取蛋清的时候,云泠已经在将淀粉往肉馅里搀了。

我靠这个蛋清怎么还没流完啊?再慢点都赶不上云泠的节奏了我的天。

云泠一侧头发现向晚还在跟鸡蛋清较劲儿,觉得那样太慢,便接过向晚手中的蛋,直接将三个鸡蛋磕到碗里,再一收一放地滤进另一个碗中。

向晚托着下巴看着,这角度和力度控制得真是没谁了,一点儿也没浪费,速度还飞快,这功夫,以前得捣鼓过多少个鸡蛋啊。

云泠手速很快,向晚感觉自己就眨了下眼,就已经看见她已经加完了酱油和盐,把肉馅放入大瓷碗里搅拌了。

糯米已经泡发,肉馅也刚刚准备好,云泠揉了两个肉丸,看了看向晚,觉得刚才自己可能有点凶,组织了半天语言才说:“这个简单,你要不要一起来?”

“行吗?”向晚有点怂了。

“嗯。”云泠一本正经地点了点头。

珍珠丸子揉好上锅蒸,将将铺满蒸笼,封盖前,云泠还撒了些葱花和枸杞提色提味。

“诶?那我剥玉米干嘛?”

“一个菜太单调,我趁丸子没熟可以做点小食吃吃。”

“哦,炒玉米?”

“玉米烙,喜欢甜的吗。”

“喜欢。”

“好,那就做甜一些。”

饭菜好吃与否是一个极其主观的东西,千百种意识中也有千百种味道,厨艺再高,品尝者本身也万不可忽视。

云泠在另一个灶上架小锅煮玉米,七分熟时加了一勺白糖,一直搅拌直到玉米熟透。

取下小锅,换上平底锅,正往锅中倒油呢,向晚迫不及待地掀开一边的蒸锅,热气和肉香交缠在一起一下子扑了一脸:“丸子好了吗?好香,我饿死了。”

云泠放下油壶,笑:“不着急,这个可能还要快些。”

捞出来的玉米粒还带着很多水分,跟淀粉很好融合,云泠慢慢将淀粉玉米平铺至锅中。

大火转小火,很快,玉米已经被烙得变得金黄,云泠抬起锅晃了晃,玉米烙已经成型。

云泠嘴角一弯,出锅。

一层细细的白砂糖,再加一层碎山楂粒儿。

向晚看云泠撒着饼面,总觉得是不是少了点儿什么:“加点酱吧,肯定好吃。”,说着从壁柜里拿出沙拉酱晃了晃:“试试?”

云泠好奇地挤了一点在勺子上,抿了口尝了尝,笑着说:“嗯。”

#

一盘糯米丸子成环铺满圆盘,糯米裹得细致完整,望上去莹白一片,每一颗都圆实可爱,糯香肉香袅袅散开来。

玉米烙切成小块儿,开花儿似的摆在小蝶儿里,一小片金黄带着甜香盛开在餐桌上。

向晚等不及云泠把饭端出来,就站在桌边迫不及待地夹了个丸子吃。

“嗯---”向晚一口咬了大半颗,因饥饿而奄然的细小神经一点一点苏醒过来。

甜软的糯米与细腻的肉馅儿会和交融,鲜美的肉香在糯米和细微栗子泥的调和下变得柔和起来,无分毫腻味,香味不再是被肉馅单一主导着,栗子,枸杞和糯米各以其各自不同的方式毫不违和的与咸香肉馅完美结合,没有喧宾夺主,反而增色不少。

再一口下去,香味更甚,从口,从鼻,无不再刺激着人的神经,口感软糯,肉香中微带着淡淡的香甜,美哉美哉。

“咔”,又是一口新鲜出锅的黄金玉米烙,煎熟的玉米粒薄薄一层,松脆可口,玉米本身的甜味被煎得更加透彻,嚼两口后,沙拉酱的酸甜和山楂粒适时开始刺激味觉,一口接一口,让人完全停不下来。

“饭来了。”云泠把饭放桌上,一脸慈母笑,看着筷子停不下来的向晚。

向晚立马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吃相,一边点头一边竖了个大拇指。

“厉害厉害。”

“慢点儿,没人跟你抢。”

向晚酣畅淋漓地吃了一通,饭扒的还剩小半碗,抬眼瞄一眼对面,云泠还在吃肉丸,一颗一颗,吃得要多斯文有多斯文。

她已经饱了,本来以为云泠一会儿吃完她去洗碗,奈何云泠食量惊人,一直在不急不慢地吃着,感觉云泠还能吃一个世纪那么久。

云泠这种无声无息抢饭的方式的确让向晚吃了一鲸,这么小个儿,哪儿来这么大胃?

云泠扫了一眼向晚,说:“我来洗碗,你别管了。”

向晚不客气地点点头,但依旧坐着没动,她两手托着下巴盯着对面的云泠。

顺软的长发懒懒搭在肩上和背上,发色算不上乌黑,但天然深咖色看起来格外舒服,一双黑亮的杏眼,笑起来两边的小梨涡特别明显,整个人都是甜的。

从前的云泠,任人捏扁搓圆,唯唯诺诺。如今的云泠,话少了很多,也不太爱笑,但骨子里却多了几分坚韧,坚韧中又有一丝泰然。

难道是溺水后对人生有了新的追求?

向晚眨眨眼,有些小心翼翼地问:“泠儿,你今后打算怎么办?”

云泠停下筷子,思考了一阵儿,轻轻说:“我想……开家店。”

毕竟新的人生,已经马不停蹄的向她飞奔而来。

#

初春的早晨并不是太暖和,昨晚忘记关窗户,冷风嗖嗖的,云泠一大早就被冻醒了。

什么时辰了?

云泠迷迷糊糊拿过手机,试探地把手指摁上去,打开了手机锁。

8:00。

八?

哦,辰时。

昨天她学会了怎么用度娘以后,第一个就是把阿拉伯数字学了,否则墙上挂的钟都看不懂。

坚强地在度娘的亲切指导下洗漱完毕后,云泠趿着棉拖鞋到客厅,发现餐桌上放着半碟金黄色的玉米烙,应该是向晚早上自己做的。

向晚是市七医院急诊科的护士,一般都是早出晚归,这是她脑里残留的记忆。

市七医院啊……

那个什么神刀手,叫陆……陆什么来着?

模样记不清,名字也没记住,现在只记得自己扇了人家响亮的一巴掌。

感觉很愧疚,下次有机会,给他带点好吃的吧。

想着,云泠咬了一口已经放凉了的玉米烙,嚼了几口后,皱了皱眉。油放多了,火候也过头了,只硬不脆,还有点儿油腻。

唉,晚上向晚回来再好好教教她吧。

桌上的手机突然响起来,云泠吓得一抖,半天才犹豫地往绿色方向一划。

“……”云泠一声不吭地等着对方发话。

“云泠?”对方是个烟熏嗓的大妈,声音又大,声波震得云泠耳朵都有点怵:“房子我已经租给别人了,你现在就来把东西给我统统搬走,不搬我全甩了啊!”

云泠一句话还没说,烟嗓大妈就把电话挂了。云泠犹豫了一会儿,觉得自己现在什么东西都没有,去看看原主有没有留下一些有用的东西,哪怕只是一些换洗衣物也好。

云泠昨天的衣服在自己被拖上岸的时候划破了,所以只能穿向晚的一件奶咖色大衣,又换上昨天的小皮鞋,用手扒拉两下头发就出门了。

向晚住的是医院的公寓,小区整洁干净,这个点基本没什么人。云泠从向晚家出来,下了楼一直沿着墙根走,不太想让别人注意到她。

地址她是有些印象的,但是她该怎么去呢?对于交通方面,她还是一片空白。

忽然,她感觉有人揪了下自己的衣领,力气不大,但足以让她后退两步。

“走路要抬头啊,再走撞柱子了。”陆越珂骑着一辆黑色山地车,说话的时候一只脚踩车蹬上,另一只撑着地,这个姿势正好显得腿特别修长,至少云泠是这么觉着的。

云泠愣了愣,一时也不知道说什么。

原来他长这样啊,上次没仔细看,现在这么近距离观察……

好像还挺不错的……

“干嘛去?”陆越珂随口问。

“……”

“不会吧……你不记得我了?”陆越珂挑挑眉。

“记……记得。”

“记得就好。”陆越珂笑了笑,又问了一遍:“你干什么去?”

云泠:“去拿点东西。”

“去哪儿拿?”

云泠有点能听出他的意思了,她叹口气:“你放心,我不跳河了。”

陆越珂又上下打量云泠一番,感觉她气色还是不太好:“我刚下台大手术,得回去睡会儿,要不我还能送送你。”,顿了一会儿,他又掏出手机:“地址报我,我给你叫个车,鉴于你昨天的情况我还是建议你多休息,减少体力劳动。”

“那钱……”云泠此刻感觉面前的陆越珂闪闪发光,像尊自带金光的菩萨。

“别瞎客气了,我真的快困死了。”陆越珂因为将近六小时的大手术,精力确实快被榨干了,他摆摆手:“小区门口等着去,我号码是xxxxxx,到时候报给司机就行。”

云泠挤出一个自认为还算甜美的微笑:“噢,那多……。”

“嗯。”陆越珂没等她把谢字完全吐出来,脚一蹬,走了。

估计实在是困得不行了。

#

云泠有着超强的适应力,就是那种即便是被丢原始森林里,她照样能活得有滋有味的那种。

从原主房子回来的时候,云泠学着陆越珂,也从手机上叫了辆车,倒不是因为他那句“减少体力劳动”,而是原主的东西实在太多了,她拿不了。

车的后备箱塞得满满的,后座上也都是被装满的纸箱。云泠坐在副驾驶上,腿上还放着个牛奶纸箱,里面的东西都被原主锁在卧室抽屉里,所以她觉得可能是些比较重要的东西。

她把文件夹一个个地打开,发现里面全是原主的一些证件资料,再仔细翻下去时,云泠突然眼前一亮。

一张房产证。

还是二环内的。

延伸阅读

布吉婴儿游泳馆加盟  http://www.musicalsuenos.com/un3f.shtml
吉婴儿游泳馆专注婴幼儿童提供一个益智、娱乐、健康、互动、学习的空间,同时也为家长们提

雅杰琳化妆品加盟  http://www.musicalsuenos.com/sqrn.shtml
广州雅杰琳化妆品国际公司是一家集生物科研、开发生产、市场销售于一体的企业,公司坚持以

路宝汽车维修加盟  http://www.musicalsuenos.com/bha.shtml
目前,我国汽车拥有量已达1.6亿辆,未来中国汽车后市场年均增速将超过30%。庞大的汽

诚志科技加盟  http://www.musicalsuenos.com/g6m9.shtml
诚志科技诚志科技诚志科技诚志科技我们的宗旨:诚志科技诚志科技诚志科技诚志科技诚志科技

安之秀饰品加盟  http://www.musicalsuenos.com/uj9r.shtml
“饰”界因您而美丽,北京安之秀饰品连锁企业,用专注品牌的力量,与您共创中国女性饰品的

清清美日用品加盟  http://www.musicalsuenos.com/pgpg.shtml
清清美日用品总部经销批发的厨房用具、沐浴用品、隔热垫、鬃毛刷、衣架、裤夹、保温杯、纸

众鑫加盟  http://www.musicalsuenos.com/p93q.shtml
广州众鑫饰品厂,加工专职生产、销售合金戒指、耳环、项链、手镯、吊坠、发簪、发夹等人造

美旺源加盟  http://www.musicalsuenos.com/dy8i.shtml
美旺源主要经营各种保健食品,减肥产品及营养食品。批少兼营。各地支持货到付款。比传统的

TYBO加盟  http://www.musicalsuenos.com/nklj.shtml
品牌创立时间:2009年01月01日品牌介绍:TYBO品牌于2009在英国创立。TY

寰岛泰得大酒店加盟  http://www.musicalsuenos.com/beg0.shtml
海南寰岛泰得大酒店位于美丽幽静的海甸岛东侧,与市中心仅距6公里,交通便利。酒店建筑面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都市巅峰之世界第一替补在线阅读第六章

    第六章应付了一大群外人,林家众人都有些疲倦,除了因为公务而不得不早出晚归的林如海,其他人都开始了养精蓄锐。而宁和院也如贾敏说的那样被一群下人填满,虽然不是自己的本意,但在事情已经这样了。林黛西也只能接受。她一个人完全不需要这么多人伺候,但是让人这样闲着也不是办法,人闲了就会多事。“会被派来服侍我个无

  • 都市超级实习生之隔山救火(中)(5)

    春夜的花园,花木已展现出了生机,但枯枝败叶犹在,一个青衫文士寂落的在曲径上踱着步,停在一株小树边时,他用手拨了一下刚从枝桠间钻出的嫩芽,那嫩芽随手而落。文士心有所感的仰天叹了口气,自己正如同这嫩芽啊,禁不起太大的撼动。这人正是隐忍在家的墨琚,朝堂之内的变化太快了,快的让他都无所适从。等待十数年,总算

  • 火影之双宿之第三章

    输入那个网址进入X站,陆过看到一个几分钟前发布的视频,点开进去,正巧看到右见花开嘲讽烬一句,接着视角划到了下路,看她们那边的情况。下路的视野并没有做多少,烬能够判断对面上单来下可以说全靠判断。视频只截取了烬六级之后的四杀秀,短短几分钟,陆过看完之后陷入了沉默。‘他怎么知道上单也要来?每次预判那么准?

  • 都市之我家里真的有矿之果园初次谈话(3)

    第3章顾栗听了,不高兴的样子:“那又怎样,我家里有地有房,我还不稀罕在这打工呢,就算他金窝银窝,也不如我狗窝香,我在家还能天天吃阿娘给我做的饭菜,还能陪我阿爹喝酒呢。”木桃翻了个白眼:“谁刚才还羡慕这周家长工的,难怪说男人的嘴骗人的鬼,变得真快。”顾栗哼了一声,懒得理她。采薇几口气就吃了饭菜,她除了

  • 影摇银烛照乘龙第三章

    早上起床,林西还有几分困意,顶着鸟窝一样的自然卷发型往外走,一脚踢到了房间里的行李箱,那是林妈给她收拾好的行李。翻了翻日历,时间还停留在2006年8月31日。如果林西没有记错,C大在这一年是9月1日返校,9月4日开学。还能在家玩一天,林西心里一万个舍不得。车祸醒来,在镜子里看到20岁的自己,想想都觉

  • 风生水起绝地反击

    陆雅顿时愤然作色,昨晚的记忆在原身的脑海中最为鲜明。陆雅后来有考虑过,为什么自己会附身到原身的身上,而最可能的原因是原身当时已经想死了。那次溺水不是意外而是自杀。原身原本就活的艰难,郁郁寡欢,而昨晚遭遇的事情成了导火线,逼着她自杀结束生命。陆雅看着一瘸一拐的男人,脑海中却映射出夜晚的田地里,自己被压

  • 艺林指月在线阅读第五节

    封柒醒来的时候眼前一片黑暗,身体像是被什么束缚住了。他挣扎一阵,才意识到自己在某个人怀里,四肢都给人缠住了。耳边是轻且悠长的呼吸声,他的脸贴住的地方源源不断地散发出热力,随着平稳悠长的呼吸声不断起伏着,他意识到,他的脸贴住的地方,是某个人的胸口。他被某人脸朝内按在了怀里,四肢都被缠住了。不用想,这个

  • 我!说话就能无敌多少人头是多呢?(2)

    羽未生身上现在已经是双buff在身,这个蓝buff还是妖姬从奥拉夫身上抢来的,最后却连自己的小命一起送给了小丑,堪称买一送一的典范。有了蓝buff,羽未生就非常奢侈的直接从草丛中Q出来,在E技能最远的距离边上扔出一柄淬毒匕首,正中潘森,然后扭头就走。潘森稍稍一愣神,刚想回敬一个Q,就发现自己居然Q不

  • 无间之囹圄在线阅读第六章

    沢田家今晚的主食是咖喱鸡块饭,外加烤青椒和烤秋刀鱼。沢田奈奈叫纲吉吃饭的时候,纲吉刚把考了十五分的数学试卷随意的塞到了书桌的抽屉里。沢田奈奈的声音很温柔,但却让纲吉慌里慌张的,还外加心虚。“来了!”纲吉赶紧回答一句,便慌里慌张的出了房间。纲吉下了楼,刚洗了手准备在餐桌前坐下时,后知后觉的发现少了一个

  • 都市之我变成零乔嫣之死

    “嫣娘娘,王爷回来了。”宫女云儿匆匆跑进来,喘得上气不接下气。“这么慌做什么?不就是王爷回来了吗?”乔嫣没有见过允王,在新婚前夜,允王便遇刺重伤,去了不知道什么地方治疗。当初本就不想嫁进来,转眼三个月过去,以为那个人一时不会回来,如今看来却不得不面对了。想着便看见一个白衣男子走进来,匆匆垂眸行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