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野心家在线阅读第四章

作者:林遇 来源:晋江文学城

听到君无夜的话,众人都感到有些意外。

明明都已经要罢手,君无夜却在这个时候开口,究竟想干嘛?

以为自己说句话,君鸿他们就会乖乖将陈飞檐留下?

如果产生了这样的想法,未免太天真了些!

人家君鸿凭什么听你的话?

不听你的话,你又凭什么让君鸿把人留下?

冒然做出这样的发言,不怕尴尬得下不了台吗?

果然,君鸿回头瞥了君无夜一眼,冷笑一声,“看来无夜侄儿果真起了杀念,不过我这个做二叔的,得为家族利益考量,府上的客卿就算犯了错,也轮不到你来处置。”

君无羡更是第一时间将陈飞檐扶了起来。

突然之间,仿佛受到了什么刺激,陈飞檐身体剧烈地颤抖了一下。

“啊……”

他当着众人的面惨叫了起来,还抬手捂着自己的脑袋,一副非常痛苦的模样。

负责搀扶陈飞檐的君无羡见状,顿时有些不知所措。

正准备探查一下陈飞檐的情况,不想陈飞檐忽地从他手中挣脱开来,趟在地上痛苦地翻滚了起来。

旁人见状,顿时惊讶不已。

更惊讶的还在后面,在地上惨叫翻滚着的陈飞檐,翻滚了几下之后,突然之间就安静了下来,彻底没了声息,整个人直挺挺地躺在地上,双目圆睁,面容扭曲。

君无羡第一时间蹲下来探查了一番,很快便有些不敢置信:“死...死了?”

闻言,众人也满是不敢置信,连忙将目光望向君无夜。

没有任何证据表明陈飞檐的死和君无夜有关,但刚才君无夜才说让陈飞檐留下,眨眼的功夫,陈飞檐就死了,要说和君无夜一点关系都没有,众人是不太相信的。

杀人于无形!

君无夜不是一点武道修为都没有吗?究竟是如何做到的?

对于众人那震惊的目光,君无夜显得很是淡然。

人确实是他杀的,不过如今他没有武道修为也是真的。

在陈飞檐被扶起来的那一瞬间,他强大的神识延伸出去,穿透进陈飞檐体内,眨眼的功夫就将陈飞檐的神魂抹除。

若非他不想让陈飞檐轻易死去,陈飞檐甚至不会有在地上翻滚的机会。

此时此刻,他已经将神识收了回来,负手而立,冷眼环视着众人。

突如其来的这一手,给君鸿造成的震撼是无法言喻的,他甚至怀疑下一个死的人会不会是他自己。

不过想想又觉得不太可能,而且看君无夜的样子,明显是不准备继续动手,因此倒是不怎么需要担心。

他想保的人,就这么死在他的眼皮子底下,这让他感到很没面子,偏偏他又奈何不了君无夜。

就算明知道人是君无夜杀的,他也没有证据。

况且君邈明显要保住君无夜,除非想和君邈的人直接起冲突,否则刚才的事情,他只能当没发生过。

他冷冷地瞥了君无夜一眼,没说什么,只是朝君无羡挥了挥手,很快迈步离去。

眨眼的功夫,君鸿等人便离开了这座小院,就连陈飞檐的尸体都被带走,只剩下君无夜和君如意以及君邈等人。

“啪啪啪……”

一阵掌声响起,竟是君邈在鼓掌。

很快他便朝君无夜走了过去,边走边道:“厉害,厉害!这一手杀人于无形,三叔我心服口服。”

君无夜看了君邈一眼,没有搭理,转身回到凉亭之中。

倒是君如意,看着君邈,开口说道:“多谢三叔出面解围。”

君邈看得出君无夜不想搭理他,不过他并没有放在心上。

他也没有自找没趣地进入凉亭内,而是在君如意身前站定,笑着说道:“如意不必客气,这是三叔分内之事。”

“三叔还有事情?”君如意有点摸不透君邈的意图,索性直言。

君邈看了君如意一眼,又看看君无夜,旋即说道:“你们的存在本就阻碍到某人,刚才还杀了陈飞檐,当着大家的面打他的脸,接下来他怕是更加容不下你们,说不定今晚就会派出大量杀手前来暗杀你二人。”

君如意心中一凛,有些愤怒地说道:“他还无法无天了不成?”

“如果我派出人来保护你们,或许他就会感到忌惮,不过……”

“三叔有话请说。”

“听说刚才如意使了一套不知名的掌法,将陈飞檐一掌拍飞?”

“……”

君如意顿时明白过来。

难怪君邈突然变得那么好心,原来是在打那套大魔天掌的主意。

如果将大魔天掌交给君邈能获得君邈的庇护,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只是这个三叔是否可信还在两说。

况且大魔天掌是君无夜给她的,是否能交出去,她说了不算,要君无夜点头才行。

她扭头看了君无夜一眼,似乎想听一听君无夜的意见。

君无夜自然注意到了君如意的目光,沉吟片刻,他开口说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杀手又如何?我君无夜还没放在眼里。”

“哦?”

君邈笑了笑,目光闪烁了一下,知道君无夜这是不答应。

虽然不知道君无夜哪里来的底气,但这种事情也不好说,毕竟刚才君无夜都能杀陈飞檐于无形,难保没有别的手段。

不能将君如意施展的那套掌法骗到手,这让他感到有些遗憾,不过他还不至于为此事纠结好半天。

“既然无夜不在乎,那倒是我这个做三叔的多管闲事了。”

君邈说着,在院子里面环视一圈,“大哥在的时候,这院子里面可供使唤的人不少,没想到大哥死讯刚传回来没几天,这座院子就变得冷冷清清的,人性薄凉不过如此。”

“冷清一点也好。”君如意回应道。

这件事情说到底与她脱不了干系,若非她拒绝成为君无羡的小妾,这座院子里面的人或许不会被调走,也就不会变得这么冷清。

不过她真心觉得冷清一点挺不错的,这样她和君无夜就有独处的时间和空间。

君邈却忍不住说道:“太冷清了也不行,你们一个君家大少爷,一个君家大小姐,都没个人使唤,事情若是传扬出去,岂不是要闹笑话?”

顿了顿,他回头对同行的一名婢女说道:“这样吧,如画,今日起你就留下来照顾无夜和如意,务必将他们二人照顾周到。”

那个名为如画的婢女立即上前一小步,点了点头,笑靥如花地说道:“三爷放心,奴婢一定会将少爷小姐照顾周到,不会让您失望。”

……

从君无夜所在的那座院子离开之后,君鸿脸色很是难看。

沉默良久,他才开口说道:“此子不可留!”

事实上就算刚才的事情没发生,他也会想方设法地除掉君无夜,只是如今,他除掉君无夜的想法更加迫切。

刚刚从傻子变成正常人就如此可怕,若是再给君无夜几天时间,岂不是要逆天?

届时别说君家的家主之位无法得到,一旦君无夜逆势崛起,岂能放过他们父子二人?

“父亲,咱们接下来怎么办?”君无羡跟在后面,开口问了一句。

不同于君鸿的愤怒,君无羡心里面是有点慌。

放在之前,君无夜只是个傻子,他根本不必放在心上,君如意倒是有点修为,但也不过外劲九层,君家有的是比君如意强大的武者,君卓没死也就罢了,君卓一死,君如意和君无夜两人还不是由他随意拿捏?

可现在,君无夜突然从傻子变成了一个正常人,还给人一种神秘莫测的感觉,就连君如意,武道修为只有外劲九层,却能将内罡七层的陈飞檐一掌拍飞。

局势逆转,他君无羡如何能不惊慌?

“必须尽快除掉他们!”君鸿回答道,“未免夜长梦多,今晚就动手。”

“今晚?”

“对,再怎么样他们也是君卓的子女,这种事情不好做得太过光明正大,等夜深人静之时,再让咱们的人伪装成杀手,潜入那座院子里,将他们除掉。”

“可是一旦他们的死讯传开,别人恐怕还是要怀疑到咱们头上吧?”

“怀疑又如何?没有证据,谁又奈何得了我们?况且这世上最重要的就是实力,实力若在,何惧流言蜚语?”

“父亲所言极是,只是不知三叔那边……”

“你的担心是多余的,君邈此人,无利不起早,别看他刚刚对君无夜百般维护,暗地里应该是在打君如意施展出来的那套掌法的主意。”

“那要是他们和三叔交易,将那套掌法拿出来……”

“你觉得有可能吗?”

君鸿微微摇头,“那小子狂妄得很,肯定不会将那套掌法交出来,估计君邈在他手中也要吃瘪。”

“狂妄是狂妄,但也确实有几分狂妄的资格。”君无羡一想到君无夜那杀人于无形的手段,心里面一阵发毛。

想了想,他又有些担心地说道:“他能在咱们的眼皮子底下杀死陈叔,该不会咱们派出杀手也不是他的对手吧?”

闻言,君鸿冷冷地瞥了他一眼,不过很快又收回目光,“像你这般畏手畏脚,还怎么成就大事?”

说着,又解释道:“那小子确实有几分本事,不过仅此而已,真要有那么厉害,咱们刚才也走不出那座院子。既然他都没能将咱们留下,咱们有什么好担心的?”

……

延伸阅读

WangID搜索引擎加盟  http://www.ferienwohnung-horumersiel.com/gtif.shtml
搜索引擎,网站建设,网络宣传,肥利行业!WangID搜索引擎加智能建站加三方共赢网盟

魅蒂丝美甲加盟  http://www.ferienwohnung-horumersiel.com/x9ua.shtml
魅蒂丝美甲专营各种美甲用品、美甲机器、美甲工具、美甲试剂、美甲笔刷、美甲空瓶、美甲饰

卓航加盟  http://www.ferienwohnung-horumersiel.com/xbfv.shtml
卓航E路航汽车导航长期以来集研发、生产、销售、服务为一体,并有严格的产品质量保护体系

亚杰加盟  http://www.ferienwohnung-horumersiel.com/y0hc.shtml
亚杰儿童安全椅经销批发的大卖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享有较高的地位,公司与多家少售商

金版纳翡翠加盟  http://www.ferienwohnung-horumersiel.com/smze.shtml
1:金版纳翡翠始创于1998年,前身为西双版纳天然矿石馆。金版纳翡翠旗舰店云南西双版

亲亲袋鼠早教中心加盟  http://www.ferienwohnung-horumersiel.com/6z5y.shtml
亲亲袋鼠是VINCI凡骐中**下在***区专为0到8岁儿童设计的早教加盟和幼教服务品

云涛加盟  http://www.ferienwohnung-horumersiel.com/pg9w.shtml
山东云涛家纺有限公司坐落于交通发达、环境优美、设施齐全的桓台工业园内,现有员工150

正盶加盟  http://www.ferienwohnung-horumersiel.com/p4nf.shtml
经过多年调查研究,以汽车新颖用品为战略定位,逐步开发了以汽车文化理念为主题的多功能户

赢泽加盟  http://www.ferienwohnung-horumersiel.com/xah0.shtml
郑州赢泽净水设备有限公司是一家专职从事水处理设备研发、制造、销售服务为一体的高新技术

植秀堂护肤品加盟  http://www.ferienwohnung-horumersiel.com/nkfo.shtml
植秀堂护肤品创建于2000年是集中草药养生养颜产品研发、生产、销售、服务及教育为一体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穿越宠物小精灵]我是小遥第七章

    宿醉一夜的温夷秋是被不停扰她的手机铃声吵醒,探出手臂在床上摸了半天也没找到声源,皱着眉支起身子,掀起沉重的眼皮四下寻找,最终在床头柜上看到提示灯闪烁的手机,而此时,扰人的铃声猛地停止。温夷秋哀嚎声,复又躺下。她头疼得很,看着自己房间的摆设都不知道自己怎么回来的,说好的去安慰倪念,结果跟着她一起闹,一

  • 星际迷途第三章在线阅读

    佟梓晴绕了一大圈,终于走到了所谓的樱花林了。看看右侧,好像真的有个小房间嘞。刚要走进去,有人说道:“喂,你确定要进去?那可是好多年没有人进去了。据说,前段时间还闹过鬼。”闻声望去,天,又是个帅哥。乌黑发亮的头发,睫毛扑闪得令女生肌肤。粉嫩的嘴唇,典型的瓜子脸。这次佟以晴可学聪明了:“你该不会就是那个

  • 从前有尊大魔王第4章在线阅读

    琼.哈罗德和格纳.哈罗德是一对姐弟。他们住在瓦赫兰城的一个小街区上,今年刚满14岁,家中还有爷爷奶奶在,以前靠老人们做点木活和针线活过日子,现在姐弟俩长大些了就来魔兽森林碰碰运气,说不定就能捡到魔晶拿去卖了。结果没想到碰上了从森林里走出来的格洛瑞,还一不小心对人家动了手,姐弟俩实在过意不去,围着格洛

  • 他的小尤物在线阅读第八节

    (8)第二天是星期一,我在图书馆看完书回到宿舍,去打水洗漱。洗漱完回屋,还没进门就听见宿舍里好像有吵架的声音。我走进寝室,只见何笑笑站在靠窗户的一侧,双臂相交,怒目而视,厉声质问:“杨荟琪,你的良心被狗吃了?奚雨对你多好,你竟然干出这种事!”杨荟琪手里还拿着外套和书,应该是刚从外面回来,她站在衣柜这

  • 三国之杀伐天下之给你带的礼物

    夜晚,森林正下着大雨,木屋里炉火被添了把干柴,烧得正旺。门外有什么动静。俞燃耳朵动了动,拿起手边的木棍,警惕而缓慢的打开门。没有危险动物,只有一只被雨淋湿正趴在门角瑟瑟发抖的兔子,可怜兮兮的。俞燃把它抱进屋里,擦干身体,喂草喂胡萝卜,决定养下来。日子一天天过去,那兔子从小小可爱的一只,仿佛变异了似的

  • 灌篮高手之最强三井寿在线阅读第4节

    次日一大早,传功罗师叔便准时来到长生峰,也不多说什么,便带着众人疾驰飞向云空中。即使不是第一次飞行,赵丁仍然对这种自由自在翱翔的感觉到着迷不已,站在灵器最尾,深深吸了一口云气,一脸迷醉,心底更坚定了努力修炼的决心。之前张辛问他为何而修行,赵丁自己心里也没答案,觉得修行也可也不可。这两天经历着新鲜的一

  • 檀香暖芳啡在线阅读第5节

    下午,秦羽让秦奋领路,带着周大石一起去封地四周转转,以便了解这个以后长居的小城。东离城不大,就一条商业街,几家门面简陋的小铺子,他们一行,先来到铜器铺,靠近大门就能感觉一股热浪扑来,见干活的师傅系着一个大围裙正往模具里面浇灌烧的发红的液体。从秦奋那里打听到,这个老板姓铜,叫铜三,顾名思义,家里排行老

  • 变身之西游小师妹第三章在线阅读

    第三章星灵花随后穿着一身劲爆休闲装的韩贝儿把买来的东西往慕容信一扔,“先去把衣服换了。”看着还没有回过神来的周姐说道:“周姐,你楞在哪里干嘛呢。”周姐慌忙的摇了摇头:“没有没有,刚刚在想事情,正准备剪头发你们就回来了。”小月奇怪的看着周姐说道:“算了,等会剪先让他把衣服换了。”慕容信看了看手里的现代

  • 空间进化在线阅读第六节

    余华很快在渝都新华书店里找到了一本《古铜币详解》,里边不仅对各朝各代的古铜钱有详细的介绍,还大致标注了现在的市值。余华这才知道,原来铜钱并不是越古老越好,而是越稀少越值钱。像秦朝这种古老的朝代,却因为古铜币的大量铸造,并且喜欢用在陵墓里作为陪葬品,导致现在出土的很多,收藏价值并不高,很多铜钱一块钱一

  • 民国影后在现代第2章在线阅读

    方源一手拉扯着死者的皮肤,另外一只手则是整个都塞到了他的肚皮内,他想要从这肚子里面捞取什么,我不知道,我们所有人都不知道。两分钟后,方源终于将手伸了出来,伴随着那些姜黄色的粘稠物,和他那一双手一同被挖出的,还有一些碎骨以及一块沾染了头发的头皮,而且,这东西一出来的时候,整个东郊水库这片区域,又再次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