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TOd3Zh
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我在人间当鬼差在线阅读血祭

作者:禾嘉荏 来源:晋江文学城

夜风正盛,吹得草木左摇右摆,仅剩的些许枯叶被一片片卷向空中,令这空迹的庄园更添萧瑟肃杀之感。那孤悬于空的圆月,仿佛巨神的眼睛,直直的注视大地。

距子时仅有一炷香的时间。

佘元伯在石门前来回踱步,大风将他的头发衣服吹飞向一边,却不能让他停下脚步。

一名家丁冒风匆匆而来,向他躬身作揖。

“夏侯遗怎么样了?”佘元伯神色肃然地问道。

“回老爷的话,夏侯公子睡的很沉,即便是打雷下雨也不能将他吵醒了。”家丁提高嗓门,尽力让自己的声音清晰一些。

“为什么我们不能进去?什么打扰,什么危险?她肯定是在耍花样!”佘莲之皱眉,担忧道:“爹,若是玉柱被唤醒后,我们敌不过她了该怎么办?”

佘元伯停住脚步,闭上眼睛,凝神运力,霎时间周身笼罩着一层蓝色辉光,片刻之后,他收回灵力,吸了口气,长长的呼出,嘴角露出满意的微笑,说道:“我感受得到玉柱此刻的变化,她做不了假。莲之,你也有禤氏血脉,控制灵力这种事,他们能做到,你为什么不能?有这等宝物在手,禤氏居然能落到如此下场,你说他们有多无能?”

佘莲之点点头,像是受到了宽慰,放松下来。

风力骤强,草木更加疯狂地摇摆起来,空中玉盘一瞬间被罩上一层鲜红色。石室里在方才一瞬间突然爆发了巨大能量,佘元伯和佘莲之都感到体内灵力涌动翻腾,四肢百骸都胀了起来,令他们非常难受。

佘元伯强压不适,踉跄着脚步,推开石门抢身进入。佘莲之、佘夫人以及几名家丁也都跟了进去。

石室里长年燃着几只油灯,昏黄灯光的中心,解儿悬于空中,被数层黑色薄雾包裹着,染血的双手扣住玉柱的首尾。只见柱内有数条红色光径循环往复于解儿的双手之间。她闭合双眼,眉宇紧蹙,*露于外的皮肤之下,也有数条细小的红色光线来回流转,黑色的头发和衣裙都被吹的向后翻飞,妩媚又诡异,宛如被恶魔附身的少女。

玉柱愈加剧烈的抖动,这股无形的力量令整个石室剧烈晃动,天顶开裂,碎石不住落下。佘莲之惊慌将佘夫人搀出门外,几名家丁也受不住这地动山摇的力量,紧跟出去。唯独佘元伯还留在原处,地震恶风令他更加兴奋,他的眼中倒映出玉柱的模样,无比贪婪的喊道:“太好了……太好了!我总算等到今天了!哈哈哈哈!”

佘元伯正自狂笑,忽感一股大力撞击身体,将他推出门外,远远摔落在地上。佘莲之见父亲飞落,赶上去搀将起来:“爹?你怎么了!?”

佘元伯甩开女儿,迫不及待冲回石室,其余人复而跟进,站成扇形将解儿围住。

地震骤停,外面的风也止了。解儿站在石室中央,也恢复了往常的模样,她手中抱着一个黑布包裹,从形状上来看,正是玉柱。

“你刚对爹做了什么?!”佘莲之向她怒吼道。

“我说过血祭很危险,让你们不要进来。”解儿说道。

佘元伯脸上忽现笑容,上前一步道:“解儿,你将玉柱包起来作甚?让我看看——”

解儿后退一步,眼神倔强又冷冽,充满防备。

“解儿,你这是何意?”佘元伯笑地很和善,假意的和善。

解儿警惕地看着他们,并未说话。

“我们有约在先,现如今你要反悔吗?”后面半句话,佘元伯语气加重,势在威胁。

“舅舅,你即便得到了玉柱的力量,也不会放我走,对吗?你要把我永远困在这里,这样你就能源源不断使用玉柱的灵力。”

佘元伯叹了口气道:“解儿,你很聪明。可聪明有时候并不是好处,什么都明白,却又什么都改变不了,是这世界上最痛苦的事情。我可以好生供养你一辈子,就是不能让你离开这里。”

解儿眼睛凝视空寂,她用一种极冷的声音道:“如果我不愿意呢?”她抬眼,瞬间对上佘元伯的双眼。

玉柱开启,佘元伯体内躁动不安,现下已经没有耐心和解儿周旋,厉声道:“我不想跟你废话了,快给我!”

佘元伯跨步向着解儿走来,如同瘟神迫近。

只见解儿蓦地将包裹抛起,凭空消失。佘元伯一惊,须臾之间,已意识到了什么,反身抢出门外,只见不远处一个黑影,朝着后山方向,隐没到院墙之外。这个情况佘元伯虽始料未极,反应却也着实不逊。

“你们快一起去追!”佘莲之指挥身边几个家丁,那几人也跟着跑了出去。

她猛地转过身来,对着解儿呼喝道:“好啊,你玩花样!”说罢手掌内扣,一把向解儿抓来,哪知刚碰到她的手腕,就好似被吸住一般,无法收手也不能抽身,霎时间劲力全无。佘夫人和家丁见状,一齐过来帮忙,一触到佘莲之或是解儿,也被吸住动弹不得。

解儿左手一挥,众人瞬间脱身,但均眼前一黑,全部倒了下去。她走向石室最深处,从角落里拿出一尊光亮漆黑的玉柱,抱在怀里。

她心下庆幸,佘莲之不似佘元伯那般喜爱钻研力量,并且感触迟钝,不然定会发觉真正的玉柱还在石室。方才为了瞒过佘元伯,她趁佘家人未进来之前将玉柱灵力大量附着在假玉柱的上面。其时整个石室充满玉柱灵力,佘元伯激情之下也未发现端倪,遂中了调虎离山之计。

可他不久之后定会发现,她需得尽快离开这里。她看着地下的人迟疑片刻,抱起玉柱向院外跑去。她望向后山,喃喃道:“勿念,对不起。”

佘元伯紧随黑影追了出去,却不料那人轻功迅捷无伦,前一刻还在视野之内,后一刻便消失无影。

那人不是夏侯遗还会有谁?佘元伯心想,虽对他有所防范,却万万没料到他们会分头行事,最让他吃惊的是,解儿视作生命的玉柱竟会交付给夏侯遗。

他自知论轻功根本赢不过对方,但有灵力的感应,对方想完全脱逃也没有可能。佘元伯冷笑一声,收回身形,落下地来。他闭上双眼静心凝神,气运丹田,蓦地发出一声长吼,浑厚有力,传音百里,绵延不绝。

夏侯遗听到身后这声吼叫,正自震惊。面前忽然闪出一大团白影,他下意识斜身躲避,两个旋转,跳出四丈之外。腰侧忽然一痛,伸手摸去,竟是一道长约三寸的血口子。

那团白影又扑了过来,他忍痛闪避多次,得了空方才看清那是一只足有一人高的白老虎。

这猛兽不仅高大威猛,也同样敏捷异常,始终紧追夏侯遗不放,他腾挪闪跃,竟无法完全甩掉它。他未到既定地点,不想这般耽误时间,他当机立断,抢先跃上一棵大树。那老虎也是上树的好手,紧追前人扑了上去。夏侯遗游树而上,爬到中段,蓦地转身,右手上已经多了一柄银光闪闪的匕首,对准老虎的左眼猛扎下去。白虎四爪攀树,无法防御,吃痛爪一松,重重跌在地上。夏侯遗纵跃而下,正好跨坐在白虎背上,对准右眼又扎了下去。白虎失掉双眼,痛的狂蹦乱跳,将夏侯遗甩了出去,奔逃跑入密林之中。

经过这一番缠斗,夏侯遗腰际伤口裂开更大,鲜血染湿大片衣服,他疼得脸都发了白。扯下大片下摆,用匕首撕成长条,围绕绑在腰间伤口之上。他勉力站起身来,看到不远处一个人影慢慢走近。

是佘元伯,他脸上露出克制又残忍的笑意。

“我自认为对贤侄很真诚,可为什么贤侄要多管闲事,坏人好事呢?”

“你自己做过什么,心里清楚。你不仅骗了我,还害过许多人。”夏侯遗义正言辞道。

他冷笑一声,没有否认,缓步走到夏侯遗身前。

夏侯遗紧握匕首,右手倏出,却被一股无形的力量定在空中。佘元伯一把将他左手上的包裹抢了过去。夏侯遗顿感定住的力量一松,趔趄着摔倒在地。

佘元伯拿起包裹的一瞬间,脸色就变了,他快速扯掉包裹,竟然是一个宽高几近玉柱的饭篓。

夏侯遗发着冷汗,还是笑道:“你上当了。”

佘元伯将饭篓狠狠掷在地上,四下乱瞧一通,忽而想到什么,露出诡异的笑容,对上夏侯遗的双眼道:“贤侄啊,你这一腔的真心付出,当真值得吗?”

“我情我愿,自然值得。”

“偷梁换柱,是那丫头的计谋吧? ”

夏侯遗不语,便是默认。

“包裹上附着玉柱的灵力,难怪我会中计。看来那丫头偷偷摸索出了不少东西,我还真小看她了。”

夏侯遗踉跄着站起身来,苍白的脸上带着几分自豪,说道:“解儿自是聪慧过人。”

“她就像一只藏有獠牙的兔子,狡猾又阴险。你如此为她拼命……”佘元伯指了指方才那白虎逃走的方向:“可她怎么没告诉你‘月白’的存在?”

“你不要挑拨离间,你豢养这等凶兽,定是藏得极好,旁人如何知道?”

“她在朗月山庄住了六年,这里的一切,她都摸得清清楚楚,你说这话,自己可是相信?”

解儿曾告诉他朗月湖中的秘密,如果她知道白虎的存在,没必要隐瞒他。他知道玉柱已失,佘元伯心里怒极,只得借此挑拨来一泄怨恨。

“解儿心机很深,可要与我耍心机,她还不够资格!此次若不是你,我业已成!夏侯遗,我真后悔救了你……”

夏侯遗暗自觉得好笑,分明他才是幕后元凶,如今反到说的如同自己再造恩人一般。

“我驯养月白许久,耗费多少心力,你如今断我臂膀,也要付出代价——”佘元伯越说越气,凶相尽显,话未说完,手里发出几道白光,射向夏侯遗的右眼——

他感觉面前有什么突然炸裂开——接着是一阵刻骨的刺痛,他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捂住右眼,鲜血自指缝流了出来。

他大喊道:“佘元伯!你伤了我!舅舅不会放过你的!”

佘元伯发出阴冷的笑声:“夏侯遗,你以为我真的相信你那点小伎俩吗?陆将军军务繁忙,哪里有空陪你玩耍?即便他真的来了,生不见人,死不见尸。谁又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

夏侯遗背靠着一颗大树,喘着粗气,他愤然看着佘元伯,仅剩的左眼依然毫无惧色。

“你看,都到了这个时候,解儿依然没有出现,你都快要为她殒命了,她却逃之夭夭,我都替你觉得不值啊!”

夏侯遗并不怕死,但佘元伯说出了他真正害怕的事情——背叛。他虽爱恋解儿,可二人相处不久,未有经年累月的默契。他环视四顾,慌忙乱寻,希望能看到心里的身影,伤痛干扰他的目力,右眼有如注血的黑洞,左眼也被汗水模糊。他内心的期盼越来越强,害怕也越来越强。他只求能看到她的身影,听到她的声音,那他所做的一切都值得了。可是时间渐渐过去,除了他和佘元伯,空旷的林间再没第三个人。

他的心一点一点地冷了下去……

“贤侄,我这就带你去最后的归宿。”

夏侯遗失血过多,头晕地发了懵,也没在意佘元伯具体说了什么,随口接了句:“什么归宿……”

“朗月湖。”

延伸阅读

曼丽妃丝柔化妆品加盟  http://www.justinplusone.com/n744.shtml
韩国LG生活健康"竹盐"品牌产品家喻户晓,受到广大消费者的喜爱。我公司为LG生活健康

张银匠银饰加盟  http://www.justinplusone.com/sfsi.shtml
张银匠品牌是河南七彩珠宝营销咨询有限公司旗下的主营品牌。河南七彩珠宝营销咨询有限公司

澳斯德净水器加盟  http://www.justinplusone.com/gkbt.shtml
品牌定位品牌起源:德国·柏林成立时间:1869年品牌定位:国内外净水品牌精心打造进口

凯仕达KSD加盟  http://www.justinplusone.com/n1nl.shtml
凯仕达游戏配件主要研究、开发、生产和销售游戏杆及其他相关游戏机配件、电脑游戏设备产品

百亮超市加盟  http://www.justinplusone.com/62nx.shtml
百亮超市国际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简称百亮国际),是一家国际零售专业管理公司,旗下零

食分香加盟  http://www.justinplusone.com/gwqk.shtml
北京食分香餐饮管理有限公司,位于北京市丰台区东铁营109号,地铁站宋家庄附近,交通方

莱绅通灵加盟  http://www.justinplusone.com/usna.shtml
品牌简介:通灵珠宝,柏林电影节官方合作伙伴,莱绅通灵,leysen1855,leys

卡弗莲加盟  http://www.justinplusone.com/blm4.shtml
卡弗莲加盟详情卡弗莲家纺成立于2001年,是一家集产品研发、生产、营销于一体的专业家

芭金加盟  http://www.justinplusone.com/p3z8.shtml
芭金面料总部经销批发的各种时尚潮流面料、面料大卖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享有较高的地

一点五视力保健加盟  http://www.justinplusone.com/ug7k.shtml
1.5近视预防恢复咨询服务中心服务站,按片区设立,分别服务于服务区域内的中小学、幼儿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的老婆是林品如之飘着说话不腰疼

    在将脑海内最后一部分的念想全部直抒笔头之后,余绘果断地提笔一收,缓缓将笔拿开,放在笔架上后,这才回过头来对着月光下自己的画作,半晌无语。这副画应该是他思想的完美体现,只是就算这时候让他说,他都不好向人解说自己这副画究竟画的是什么,余绘将自己从作画状况中抽离了出来,先不急着继续揣摩画作,去填饱一下肚子

  • 重生回大佬发达前第7章在线阅读

    对女子来说,婚嫁,是跟投胎一样的。后果不可逆,事关下半辈子是贫或贵,而且通常与美好想象相距甚远。只要能让自己嫁得更好,这些女人是没什么干不出来的,无论是喜宝还是她这辈子的姐妹们,都为寻求一个好夫婿而不择手段,不惜做低伏小——把*注都压在男人身上,很没出息?可惜地,这就是这时代的法则。只会抱怨‘如果我

  • 兄弟去盘他在线阅读第9章

    第九章三个人勾肩搭背的站在一起,将不大的小巷挡的严严实实,笑呵呵的看着面前的少年,就像看着他们闲着无聊时,关在矿泉水瓶里准备闷死或用烟头熏死的小老鼠。少年个头不高,身材纤细,看着干净又漂亮,但反应却有些迟钝,楞楞看着他们,似乎没能明白他们的意思。“喂!”大金链不耐烦了,下巴一挑,道:“小子你聋了啊,

  • 曦月残渊在线阅读第六节

    今天我问语文老师,孱字怎么读。语文老师说,这个不考。我问为什么不考,她说,哪有那么多为什么。爸爸,我问错了吗?——《丁晟嵘的日记》那些记者是十点左右由村长和副镇长带领着过来的,丁晟嵘只是出来溜达的时候大概看了一眼,加起来一行大概十几个人,有的拿着相机有的扛着摄像机,还有的拿着笔写写画画。看着挺专业的

  • 二源一次方程在线阅读第七节

    姜姜只觉得自己一觉睡得十分舒坦,感觉就像回到了现代自己的小床上,夜里最是喜爱抱着布娃娃睡觉的。在丞相府的时候,自己缝了个,却是丑的让她和遗浔都吐血不止,连忙让遗浔给处理了,本来后面又是让遗浔给帮忙缝个的,却又是时间不允许,急急忙忙地就被嫁进了宫。“嗯嗯~”姜姜嘴里喃喃,小脚板蹬了被子一脚又一脚,半眯

  • 被称为魔王的我无可奈何只好去PK救世主之咕咕咕咕咕

    虽然这姑娘的外表看上去特别像那种不好相处的辣妹——金黄色的头发都不知道染过多少颜色了,还带着未曾褪去的乱七八糟颜色的发尾都毛糙了起来,绑成个高马尾一甩一甩地打在背上;嘴里还吧唧吧唧地嚼着泡泡糖;再细细一看她的校服裙子也是动过手脚的,不光改短了,还在上面加了不少诸如铆钉皮带腰包这样的装饰,配套的校服小

  • [海贼]返世在线阅读第六章

    陶淘终于确定了目标,虽然室友身份好用,但是光靠晚上那一点接触估计起不了太大作用,白天时间想要接近的话好像有点困难,看了看自己靠窗倒数第一排的位置,再看看人家靠墙正数第三排的位置,感觉仿若天涯海角啊。哦不对,如果一周挪一次位置的话也不是那么远,但是!距离感还是一样啊啊啊!陶淘默默在心里吐槽抓狂着,没有

  • 一脉相承刺杀行动

    要说时间如流水真不是在夸耀,时间总是在你最需要的时候过的特别快。转眼间到了第二天吃晚饭的时候,吃过饭以后,唐佳雪还是有些踉跄的走到自己的房间,晚饭没有吃的很多,萧天宇见他这般模样,心里也不是滋味。她似乎意识到了什么,聪明如她,早就已经知道这次的行动会有危险的她真的是很担心他,因为这不是什么普通的大家

  • 醒来后我有八条尾巴在线阅读第六章

    等到苏笙兮功成名就回到上海,立刻迎来了那一群富二代的欢迎,苏笙兮在人来人海的机场喊了句:“我回来了。”迎来了人们善意的注视,苏笙兮笑了笑,然后离开。而苏笙兮刚刚回来,找了个酒店放下行李被姚斌邀请到酒吧。怪不得他还没有女朋友,这么不会体贴人,注孤身啊!“嗨,大家好,欢迎来到这个酒吧,这场聚会一是为了给

  • 海贼王之副船长守则之静之初(四)(4)

    听说,不抽烟不喝酒的男人都是很自私的。我不抽烟,也不喜欢喝酒,但是必要场合还是要喝。这么说来,我不就是个自私的人么?!是的,我的确是个很自私的人。从小,就是。在我的玩具世界里,我很珍惜我的玩具们。但是,总会有其他玩伴来找我玩的。鉴于阿叔阿婶的教导,要给些玩具其他玩伴一起玩。我一般不愿意,因为他们不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