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TOd3Zh
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都市之万界直播平台之枯叶展翅

作者:皓水 来源:飞卢小说网

一片干枯的树叶,飘飘摇摇落在一条洁白如玉的胳膊上,就在它刚刚接触到皮肤的时候,突然卸掉了伪装,化成一只蝴蝶,用触须作为武器深深扎入了这条胳膊的筋脉之中,将毒液输了进去。

“呃……”酒轻婴疼的满头大汗,胳膊转眼青黑一片,全身的血液都有一种凝固的感觉。

“糟糕。”察觉到了危险的靠近。

都怪她太大意了,只顾着看刚刚得到的新消息,全然忘了尊主每天不定时,层出不穷的考验。

酒轻婴第一时间将袖中的毒镖打了出去,射中暗中的那抹青色的身影。

然后迅速将腰间的匕首抽出来,毫不犹豫的划破毒粉渗入的皮肤,黑色的血涓涓流出,可是血流的速度太慢了,肩膀处的麻木让酒轻婴意识到今天的枯叶蝶非同一般。

“不能再犹豫,否则小命不保。”酒轻婴肉体上的疼痛,再加心疼,还是将养了三年的线蛊从盒子里取出,放在了胳膊上。

其大口大口的吸着黑色血液,身体臃肿起来。

“消息你都看了?”一抹青色的身影从竹林里飞掠出来,足尖轻点,两步便稳稳落地,他的侧脸看去,翩若惊鸿,目若朗星,一袭墨绿的衣裳更显清寒幽凉。

酒轻婴垂首回到:“回尊主,已经看了,没什么大事发生。”

男子转过身,直面酒轻婴,看见她脚下已经死掉的线蛊时,显露出来的半张面容之上有一丝不悦。

是的,他只有半张脸示人,而另外半张脸被一枚金色的面具覆盖着,邪魅而又神秘。

“为何不用火蚁解毒,养了三年的线蛊费了你多少心血,你不知道轻重吗?”他轻描淡写的质问,却透着一种威慑。

酒轻婴不明白,十三年来,尊主日日教她读书、习武、学医、制毒、兵法、官道……浪费的东西又何止一只蛊,想法这里,唯有一种可能,那便是她养了三年的线蛊还有别的用处。

明白过后,酒轻婴便半伏着请罪:“火蚁今日早晨放在房中并未携带在身边,事从紧急,望尊主赎罪。”

尊主琉璃一般透亮的眼睛盯着酒轻婴的胳膊看:“罢了,刚刚这只枯叶蝶是我最新培育出来的,毒性霸道猛烈,我也是太过急于试探,没有考虑后果。”尊主抬眉略微停顿一下,又继续说:“不过,以后你的胳膊上会留有疤痕。”

酒轻婴没有想到尊主不仅没有怪罪,反而关心她的伤势,更加百思不得其解。

“十三年每日重复同样的事情,是不是早就腻歪了?”见酒轻婴投来询问的目光,尊主问道:“我教习你这么久,可你资质太差,十三年来终不能凝出枯叶蝶之翼,可我实在没有时间继续等待下去,明日你便收拾东西,回燕国。”

“回燕国。”三个字犹如晴天霹雳的惊雷一样,从十三年如炼狱一般的教习开始,酒轻婴唯一的目标就是有朝一日回到燕国报仇雪恨。

可今日尊主轻描淡写的一句话,便让她如愿了,酒轻婴激动的站了起来:“尊主,我真的可以下山了吗?即使我没有凝出蝶翼?”

往日尊主性情不定,话语更是少的可怜,酒轻婴可以感觉到他平静的面容之下,掩饰着内心巨大的波动,因为他的脖颈露出豆子大小的一片青紫色,这种情况以往都是尊主情绪很不稳定的情况下才出现。

“尊主到底接收到了什么消息,居然隐忍到如此地步!”酒轻婴在心里猜测着燕国帝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尊主撇了一眼酒轻婴手里的纸卷:“帝都传来的消息你不是已经看了吗?“

“?“

酒轻婴愣了一下,然后展开纸条,不可思议的瞪大眼睛:”这纸卷上的消息是皇帝慕容风烈昨夜丑时,突发疾病,咳血,再无其他。”

“难道这也是值得尊主紧张的大事?“酒轻婴在心里思忖着。

尊主盯着酒轻婴的面庞质问道:”还记得十三年前,你是如何乞求我救你一命的吗?“

十三年前北柏崖的追杀,酒轻婴这辈子都不会忘记,因为那一天她被亲爹逐出家门,娘亲为保护她,连人带马车一起坠入万丈深渊,导致尸骨无从,至今未曾入土为安。

酒轻婴半跪在地:”当日我乞求尊主,就算是苟延残喘,只要能让我活下去,今生今世唯命是从,若他日背弃尊主,必受枯叶蝶反噬之痛,不得好死。“

尊主当年说自己从不做赔本的买卖,人心永远隔肚皮,所以他救酒轻婴的前提便是,酒轻婴心甘情愿吞下一枚枯叶蝶的蚕茧。

等蚕茧日日被心头血滋养长大,变为幼虫,最后钻入颈椎,与宿主合二为一。

尊主叹了一声:“以后能不能凝出蝶翼就看你自己了,下山之后你只要配合水月的行动就好。”

“水月?”

酒轻婴听说过此人,却从未见过,她是尊主亲手培养的第一位枯叶蝶,很早以前便下山扎根在燕国帝都,专门否则消息的收集与传递,包括酒轻婴手里现在握的纸卷都是她所书写。

酒轻婴试探的询问尊主:“除了配合水月的行动以外,我可以做其他事吗?”

尊主当然知道酒轻婴心里的算盘,只说道:“你最好拿捏准分寸,若是坏了我的大事,可不仅仅是枯叶蝶反噬之痛。”

酒轻婴知道尊主杀人从不手软,包括自己人,他一手调教的枯叶蝶有六人。

第一个是水月。

第二个是长君。他负责训练暗卫和执行任务。

第三个是虞衡,听说他是因为身份暴露,险些被慕容烈抓住,所有尊主亲手解决了,好在没什么痛苦,死的很利索。

第四个是柳南归,她是北魏人,轻工极高,出去执行任务已经有三个月之久,江湖传闻她杀人不眨眼。

第五个便是酒轻婴了,只可惜她是资质最差的,十三年的教习,武功出类拔萃,但终究无法化蝶凝翼。

就连第六个,十岁的孩童都比她有天分许多。

长夜看着酒轻婴的包袱,眉头都皱成一团了:“姐姐,你下山之后还会回来吗?”

“你偷懒跑来找我,小心尊主责罚你。”

长夜便是第六个枯叶蝶成员,也是多年如一日地狱般的练习,男孩总是大不咧咧的:“姐姐我希望你平安回来。”

酒轻婴还在忙碌的手突然停了下来,她看见长夜的眼睛氲了一层泪,汪汪的含着,倔强隐忍的样子有三分尊主。

灵渠山上出去执行任务,若是没有平安归来,那多半是死了。

长夜的担心并不是多余的,酒轻婴伸手想拉他靠近一些,可是长夜却还在执拗,半天了呢喃道:“还有四个月便是我的生辰,到时候你必须回来。”

酒轻婴被他逗笑了:“知道了,你生辰的时候我会带着礼物回来的。”

长夜最终还是不争气的眼泪掉下来:“姐姐出门在外一定要当心,一定要保护好自己,一定要……”

十岁的孩子叨叨起来,也是没完没了,酒轻婴想着办法安慰长夜:“你也要照顾自己,正在长身体的年纪也是委屈你了,魑魅谷的饭菜太难吃了,快快长大,之后也学姐姐,山下有很多好吃的在等你哦。”

没想到长夜更加同情的看着酒轻婴的:“姐姐还不知道吗?”

酒轻婴已经将东西打包了好了,她转过身问长夜:“不知道什么?”

长夜啧啧道:“尊主可能实在不放心姐姐一人出远门,所以特意将秋蔓和钦桃叫了过来。”

钦桃是暗卫,武功顶尖,曾多次和酒轻婴搭档执行任务,尊主派她跟随倒也说的通,可是秋蔓是服侍尊主的人,平时除了做饭菜,其余一概不管不问,为何尊主要派一个多余的人给她。

长夜感叹道:“秋蔓做的饭菜不是一般难吃,如今她终于要离去了,我心里还是满开心的。”

酒轻婴白了他一眼:“好了,我要出发了,你赶紧回去练功。”

就在此时,有打杂的过来传话:“启禀两位主子,尊主命令魑魅谷内所有人前往刑法台。”

长夜听到刑法台脸色都白了。

刑法台乃是魑魅谷内专门用来处置违反规矩的人。

这么多年不计其数的人死在上面,原先的白玉台阶已经变了血色。

尊主曾经说过:“人血养出来的玉最好了。”

刑法台上面除了各种熟悉的刑具以外,中央有一个木箱子,只不过此时被一块红布覆盖着。

酒轻婴闻到了浓浓的血腥味。

尊主一袭黑色的九龙袍坐在椅子上,嘴角还挂着一抹妖冶的笑:“人都到齐了吗?”

身旁的长君抱拳回奏:“回尊主,在谷内的都到了。”

“好,揭开红布。”一声令下。

红布下面覆盖着的原来是巨大的铁笼子。

爬在里面的看不清到底是人,还是动物,只不过像是刚刚从血缸里捞出来的一样。

冬日的太阳没有一丝温暖,笼子里的东西动了动,当她抬起胳膊的时候,酒轻婴终于看清了,原来是一个人,只不过所剩无几的衣服紧紧贴在身上。

长夜看见那人手腕上的镯子,惊叫出声:“南归姐姐?”

“柳南归?”

“她是柳南归?”

看清楚之后,围观的人吓得连连后退,昔日春风得意的顶尖高手,如今被关在笼子里血肉模糊,早已变得人不人,鬼不鬼。

尊主将视线转移到酒轻婴身上:“上前一些?”

这事命令,酒轻婴不敢不服从。

她一步一步走向柳南归,对方面目全非,好似是被活剥皮一样。

“呕……”浓浓的血腥味让酒轻婴忍不住呕吐起来。

尊主到底是用什么手段对付自己人的。

震慑的效果很好,尊主对着所有人道:“这就是任务失败的下场。”

“求求你,求求你杀了我……”柳南归爬在笼子里,声音沙哑的哀求着酒轻婴。

曾经傲气妩媚的女子,为何今日落得如此下场,应该不只是任务失败这么简单,可不论她做错了什么,以前对魑魅谷付出那么多,也算是功过相抵了,为什么在尊主的眼里,人命就如蝼蚁一般呢?

看着同门师姐痛苦不堪的样子,酒轻婴的毒镖藏在袖口,她也想结束对方的痛苦,可是尊主也绝对不会放过不听话的人。

其他人都在看酒轻婴的选择,长夜紧张的一直吞咽口水。

良久,看着在冷风中翻飞的那一抹黑色衣角,酒轻婴还是将袖中毒镖收了回来。

尊主对着柳南归不屑一顾:“想死,当初你任务失败,爱上敌人的时候怎么没想到有今日?”

然后吩咐酒轻婴:“把你所炼五行蛊给她吃下去。”

已经连半分人样都没有了,为何还要用蛊折磨她,酒轻婴求情道:“尊主,师姐都已经……”

“啊……”酒轻婴话还没有说完,就已经被尊主一掌打飞出去,落在血色的台阶上痛苦的**着。

“背叛我者,只有死路一条。”他容颜邪魅,却从来无情,酒轻婴明白今日这场观刑是特意为她准备的。

“是,尊主,属下绝不背弃魑魅谷。”

刑法过后众人都恍恍惚惚的散去,长君依照命令将柳南归关押起来。

估计她往后的日子会生不如死。

钦桃和秋蔓搀扶着酒轻婴上了马车。

三人出了魑魅谷,前往燕国。

山路蜿蜒颠簸,十三年了,仅仅因为皇上慕容烈的咳嗽,她便得愿以偿。

千里之外的燕国,最让人闻风丧胆的是铁骑,每次战乱,他们都可以得胜而归,因此,燕国威震列国。

而燕国帝都的繁华已经达到了空前绝后。但同时,繁华如梦,这里不止是一二等富贵人家的风流之地,更是寒门穷苦人家的煎熬隐忍之处。

这个地方,生死富贵,喜怒哀乐,有百花锦簇,也有断壁残垣。

世事你来我往中,流传下来的也只能是传闻。

宫门次第开,声声喜报传入,慕容凤景一身铠甲未卸,在大殿内单膝跪地,他便是燕国铁骑的掌权之人,当今皇上的九弟——景安王。

侍者悠长尖细的声音传入耳中:“奉天承运,皇帝诏曰……”

众文武百官不用猜都知道皇上会嘉赏景安王金银万两,良田千顷。

毕竟,这么多年,景安王出战无数次,且无任何败仗,皇上作为兄长,除了恩宠,能赏的就是这些了。

皇上与这个弟弟的手足之情,朝堂之上的众位大人这么多年早就看在眼里,记在心里。

皇家能有这般兄弟和睦相处的,委实稀罕。况且,咱们这位皇上对自家弟弟疼爱有加,甚至超过了自己的亲生儿女。

众大人听着圣旨中的赏赐,喜笑颜开,这都是景安王该得的。

可紧接着,圣旨中的一句话,引起了朝堂的轩然大波:“封地北郡十三城。”

左侍郎听闻这几个字眼,惊的目瞪口呆:“北郡十三城?”

亦有大人附和着:“这么辽阔的封地,就是众位已经封王的皇子都没有如此荣幸啊?”

礼部王大人极力劝阻皇上:“景安王年纪尚小,未成家之前,不宜这般早封城郡。”

王大人这话说的脸一点都不红,景安王如今二十有五的年龄,掌管数万大军,居然还能用“年纪尚小来形容”。

景安王狭长的眼睛抹过一丝笑:“本王想要请教王大人一个问题。”

王大人已经为官二十载,做事迂腐死板,但是对于皇权他还是极为忠心,他向来都主张削弱景安王手中的兵权,所以看见景安王的笑脸,王大人倒是脸色铁青:“王爷但问无妨?”

“十四岁娶妻,十五岁同纳二妾,十六岁连藏五位歌姬,二十五的年纪已经有六子十一女的人,属不属于年纪尚小?”

景安王是如何知道别人后院之事,还如此详细。

议论声中王大人脸色红的滴血一般。

在众位大臣还在为赏赐之事争执不下,慕容凤景看着高高在上的皇兄,不论是金银,还是封地,他的脸色从未起一丝一毫的变化,慕容凤景心里一清二楚,什么是皇兄真正愿意给他的,什么是面子上给别人看的。

争吵实在烦不胜烦,慕容凤景故意提高音量,大声喊道:“臣弟接旨。”

金銮宝座上的慕容凤烈迟疑了一下,随即大笑起来:“不必多礼,快快平身。”

“谢,主隆恩!”

不跌不休的争论中,早朝依旧按时结束了。

皇上如同以往留了景安王在宫中叙旧。

一直到入夜,两人还在博弈。

各宫太监已经开始掌灯,皇上落下一子:”身上的伤好些没有?“

景安王拿起黑子,瞥了一眼棋面:”太医说伤到了心肺,会留下病根。“

皇上面露惋惜之色,关怀到:”以后多注意一些。“

不等这一局分出胜负,钦天鉴的正司急匆匆而来:”启禀皇上,微臣有要事禀告。“

皇上禀退一众太监宫女,景安便放下手中所执黑棋欲退下,只是刚起身,皇上便开口挽留道:“无妨,一起听一听。”

景安王没有推辞,索性撩了衣袍大方的坐了下来。

钦天鉴所传达事物在外人看来那都是天意。那么,天意只能传达给天子了,今日皇上主动开口挽留景安王一起听闻天意,更是无上的荣宠。

各宫掌灯的纷纷踏着小步,跑起来。

皇后娘娘纱帐中香烟袅袅,她已经习惯了晚睡,听闻侍女的话,她会心一笑:“前日里皇上动了拟旨传位的心思,这景安王就凯旋而归,如今一起聆听天意,看来,那人果真要回来了。”

身边上了年纪的嬷嬷往香中撒了几滴酒水,看着皇后娘娘舒展的眉头道:“今晚除了咱们凤仪宫,其他各宫又是一夜无眠了。”

皇后抿而一笑:“他们还不知道,今夜所有的努力不过是竹篮打水一场空罢了。”

在侍女的伺候中,皇后开始卸妆就寝,她呢喃道:“斗吧,只有她们的不安稳,才能证明这皇宫是活人坟墓,而不是死人的哀嚎之地。”

钦天鉴急的满头大汗,诉说道:“臣连日窥探天涯,发现紫薇星动,位指北门,但天意难测,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

如此朦胧的说法,让那些还不曾就寝的宫妃更是焦急难耐,静妃盯着跳跃的火焰许久,终于下定决心,飞鸽传书给戍守边疆的四皇子,要他无论如何找个理由回帝都。

烟嫔猜不出“紫微星动,位指北门”其中的意思,只好顺着河渠将问题写一片木屑之上,估计不消几刻,荣德府就会收到消息。

夜色已深,皇上毫无睡意,兴致上来,挽留景安王夜宿宫中,命太监多燃几盏蜡烛,另外找来几颗碗一般大的夜明珠,他要为景安王描一副画像。

皇上痴醉山水,可未曾听说给谁画过肖像,景安王便长身而立。

线条勾勒,一笔一画可见功底。

皇上盯着画像许久,纸上的男子俊美非凡,神色冷清犹如月下昙花,那双耳朵长的最为好看,真的很像……

皇上被自己所画之人牵引一时陷入回忆,他画的是谁?是眼前的慕容凤景,还是生死未知的他?

突然被自己的想法突然吓的后退几步,碰倒了后面的屏障。

慕容凤景身姿敏捷的上前搀扶,一把拉住了皇上的手腕,才不至于对方跌倒。

他喊了一声:“皇兄!”

等皇上回过神,额头已经出了一层薄汗,他趴在伏案之上,却不敢抬眼去看那幅画,明明是自己画的,却也画出了他心底唯一的恐惧。

慕容凤景看着画作上的人。

触目惊心,那天箭火之中他成了这座帝永远都挥之不去影子。

这幅画卷,从皇兄落笔的瞬间就很用心,真的很用心的在思念,也在害怕一个人。

这画若在别人看来,定是他慕容凤景无疑。

可他和皇兄明白,耳朵最像父皇的,只有一人,他曾一出生便是太子,极尽宠爱,以前皇宫里种遍梧桐,都是为了他,可没等到梧桐长大,他便永远离开了。

凤凰凤凰非梧不栖,这个人便是慕容凤皇。

皇上闭着双目,声音略微颤抖:“你把它拿回去吧,若觉得我画的不好看,便藏起来。”

“藏”这一字,五味杂陈。一幅画能藏得住凤皇,还是能藏的住皇上自己的心思。

夜色漫漫,景安王弯腰将画卷轻轻合上起来,即使细碎得声音,也让皇上听着难受。

他叹了一声,好似费了很大的力气,只道:“时辰不早了,你回府吧。”

“臣告退!”

第二日申时。

城外的华元寺便快马加鞭传来消息:“入冬之际,池内莲花一夜之间争相而开。”

百姓焚香叩拜,皇上派了官员前往查看原委。

晚饭时皇上便来到可染翠宫。

烟嫔这边也早已备好饭菜。

“爱妃的姐姐十三年前便去寺庙为我燕国祈福,此事,为何不与朕说?”

察言观色中,烟嫔一边给皇上布菜,一边柔声道:“姐姐避开了金国寺而选择华元寺,这都是父亲大人的意思,不想引人注意,也少些叨扰,如此便能安安静静的潜心修行。”

皇上想起明妃上月去寺庙祈福,大张旗鼓,花费白银千两。

如此对比,对于礼佛之意,谁是真心,谁是假意,一清二楚。

皇上开口道:“昨日钦天鉴说紫微星动,位指北门,华元寺的方向也刚好在北方,原来是你姐姐修行功德圆满,是时候回来了。”

华元寺的莲花在冬日里一夜之间争相而开,本是奇闻异事。经查询之后,华元寺的主持道:“乃是妙清十三年诚心感动天地。”

而这号妙清的女子便是烟嫔的姐姐,荣德府嫡出的大小姐―——郑玉楠。

现在皇上亲口说紫微星动指的便是郑玉楠,还要将这个福星接回来。

父亲所托之事已经办妥,烟嫔心里开心,但却面露踌躇,她放下碗筷,低着头一副小女儿的姿态问道:“那皇上将姐姐接回宫中,会不会就忘了我呢?”

见烟嫔一副吃醋的样子,皇上伸手捏了捏烟嫔的鼻子,嗔道:“就你心眼多。”

皇上想着:“太子侧室虽多,却一直没有合适的正妃。如今,荣德府府嫡出的大小姐,也是我燕国的福星。这门婚事,爱妃觉得如何?”

没有花费太多的精力,这事就成了,烟嫔喜上眉梢,撒娇道:“看来,皇上心里还是有臣妾的,那皇上今晚可要留下来陪陪我,太医说我宫中阴气太重,所以我一直久病抱恙,不能伺候皇上。”

皇上故意皱了眉头,训道:“太医还管这风水之事?”

烟嫔觉得受了委屈,不依不饶:“皇上……”

宫里的人都知道皇上动了传位的心思,可现在有两个候选人,一个是慕容凤景,还有一个就是太子殿下。

北风吹着,入冬以来始终不见下雪,天灾难测,可人祸能避则避。

宫门下落之前,太子匆匆来到凤仪殿求见皇后娘娘,被拦之后,他跪于殿前:“儿臣有事求见。”

一刻过后,隔着门扉,嬷嬷眼波无神的看着外面的人影,摇头道:“平日不曾请安,今日倒是执着。”

皇后娘娘将手中的书翻页,轻轻的声音也能在殿中引得烛光摇曳。

吩咐着:“跪了许久,看来他今日是非得见本宫了,叫进来吧!”

明黄的衣脚晃动,匆匆的步伐而来,太子眉眼清朗,行礼跪拜:“儿臣参见母后。”

看着太子衣角潮湿一片,皇后娘娘淡淡道:“起来吧,怎么这个时辰过来?”

“儿臣今日原本在军营体察,听闻紫薇星动一事,便快马加鞭回来了。”

皇后又将书页轻翻一页:“那你说来听听?”

太子道:“钦天鉴一说紫微星动,福星就出来了,父皇给儿臣赐婚一事……”

“你收到圣旨了吗?”皇后娘娘打断了太子后面的话。

太子今日在军营,消息都能传过去,想来他定于宫中嫔妃暗中来往。

太子微愣,回道:“没有!”

可在他看来,此事皇上既然动了心思,说出口了,就一定不会错的,不论紫微星如何指示,只要郑玉楠顶着福星的名头回来,结了这门亲事,他的太子之位只会更加牢固。

香几中灰烬掉落出来,眼明手快的婢女上前擦拭。

皇后放下手中的书,提醒太子:“这门亲事,未下旨恩赐,就一定会多生事端。”

太子也清楚,各路都已经开始为日后的夺位做准备了。所以他今日来找皇后也是想多一份筹备。

皇后提醒太子:“四皇子戍守边疆多年,虽未有显著战功,却也威名远扬。他要是回来,静妃与兰昭仪联手,你觉得会有多少人倒戈相向去支持他呢?”

言外之意,郑玉楠只要回来,便是福星,将来太子妃。

可他慕容匀华今日是太子,明日可就不一定了。

朝堂之上的变化,生死也不过是眨眼之间。

太子也在权衡利弊,垂首询问:“除了景安王,现在四弟也要夺位,那儿臣,该如何是好?”

皇后娘娘道:“别人将你推向风口浪尖,若有那个能力,你就乘风破浪,若没有,就暂避锋芒,他横由他横。”

出了宫门,太子收起了那丝唯诺是从,利爽的踏上了马车。

侍从疑惑的问:“主子,那咱们下一步该怎么做?”

太子嘴角摸过一丝邪笑:“回府,坐山观虎斗,父皇不是喜欢景安王吗,只要他传位,景安王指不定会被谁弄死,咱们现在只要不出错,就已经是最好的了。”

今日他不过是为了试探皇后对他的态度,这么多年他屡屡示好,可就是得不到一个准确的答案。

以往他所有的问题,皇后都是模棱两可的回答。不过今日总算有了一回诚意了,看来自己又多了一个盟友,可让他心里不舒服的是:“这老女人也是想通了,自己的儿子瘸了,无法继承大统,还不如识趣一些早日谋划生路。”

这一日,景安王再次进宫,将兵防图呈了上去。

皇上依旧批阅折子,未曾打开。

景安王道:“华元寺莲花盛开一事,臣弟去查看了一番。”

皇上询问:“那可有莲花,可有民众信拜。”

景安王道:“有!”

“那就得顺其自然,不需多加理会,过两天你便封地,风铃渡看看,密报塔中发现了枯叶蝶的踪迹。”

皇上说的淡然,可批奏折的笔却有些许摇晃。

景安王眉眼见泛了思绪,果然,他来的要比自己想象中快一些。

枯叶蝶,便是燕国传闻中的秘密。

骨生花,花养蝶,蝶吃人!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延伸阅读

欧派诺汽车坐垫加盟  http://www.giftedhomeschoolers.com/ia4.shtml
酷夏又到,车子马上就变成烤箱了,车主们都在烦恼夏季要怎么过。欧派诺汽车坐垫,快速降温

兆興加盟  http://www.giftedhomeschoolers.com/d877.shtml
兆興服饰是一家集羽绒服装的开发、设计、生产、销售为一体的美国合资企业。多年来致力于美

恒兴工业机械设备加盟  http://www.giftedhomeschoolers.com/yil0.shtml
恒兴工业机械设备座落历史文化名城的海丝起点-泉州九日脚下,公司创办于一九八四年,是一

帝依加盟  http://www.giftedhomeschoolers.com/n7lw.shtml
帝依十字绣于2008年10月在香港成功注册,同期投入千万启动资金建立起标准的生产车间

族库饰品加盟  http://www.giftedhomeschoolers.com/b10h.shtml
ZuKoo族库隶属精彩佳人国际贸易(北京)有限公司,位于中国北京商务中心区,简称北京

川云山巴适串串超市加盟  http://www.giftedhomeschoolers.com/bjgl.shtml
陕西德利联合餐饮管理有限公司川云山巴适串串超市传承老味,串行天下!川雲山源自西安,古

同城生活圈加盟  http://www.giftedhomeschoolers.com/bs3u.shtml
北京同城生活圈科技有限公司旗下核心打造的圆形社区中心同城生活圈,是非常全面的全国性的

恒刚加盟  http://www.giftedhomeschoolers.com/yfv0.shtml
上海恒刚仪器仪表公司是一家供应衡器的企业,位于上海闵行区,在国内拥有多个售后维修网点

同垚加盟  http://www.giftedhomeschoolers.com/xl2v.shtml
同垚电气设备拥有出众的制造设备和检测仪器,产品吸收了国内外出众技术,结合本公司的特色

乐诚国际美容护肤品加盟  http://www.giftedhomeschoolers.com/d0lz.shtml
乐诚国内外美容护肤品,是一家以线美容养生产品为依托,立足养生产品市场,从事多元化美容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神笔入梦(伪快穿)之毒舌的霞之丘诗羽

    “下面夜辰同学便找个座位坐下吧”老师对着夜辰缓缓说道。“好的老师。”夜辰对着老师回答了一声,便向着霞之丘诗羽的方向走去。霞之丘诗羽看着夜辰缓缓的向她走去,脸色微红带着惊讶。“你好,这位同学,我可以坐你旁边吗?”夜辰询问道,温柔的声线让人无法拒绝。“可以,反正旁边也没有人坐”霞之丘诗羽装作毫不在意的样

  • 哮天犬新传在线阅读第六章

    “我说了没有。”安子瑜吃痛地说。见安子瑜还是说没有,李玉揪着安子瑜的头发就把她死死按在地上。“安子瑜,你不要忘记了。你从小就吃我的用我的,现在你有能力赚钱就应该好好偿还这一笔债!”这样的话在安子瑜的人生里已经听过无数次了,当年妈妈离开后,她就被送到安永和的家里,也有了安子瑜这个名字。可是在安家的日子

  • 黎明枪神第三章在线阅读

    “安生哥啊,我发现啊,你这个名字真的不符合你的实际情况,和你值班就没安生过几次,一晚上起码要出三个警,你看今天这马上交班的时候,又出了这个事,我估计那老太太到时一定会投诉你。”被挪揄的余安生站在银行门口喘口气,他斜瞥了王辉一眼,这从昨天到现在,两天了都没睡几个小时,现在又摊上这么个警情,他也没心情搭

  • 奶香味的她之教学面板!(各种求,求花票!)

    “托,一定是托!这田滨一定是这家伙的人。”“没错,哪有人能够在这么段时间内就能纠正自身的问题啊。”“戏演得还是不错,不过我可不会相信这是真的...”惊讶之余,不少的人也是表达着自己的看法。毕竟这又不是**,改改属性,加加点什么的就能用出技能来,这是现实!这来来回回总共还不到五分钟的时间,这慕寒就将别

  • 仙道纷争之摩天轮的告白

    相良猛直视着女鬼,勉强扯起嘴角笑笑:“开什么玩笑,相良大人怎么会怕这种东西,清奈如果害怕的话,可以躲在我的怀里。”“嗯?”越水清奈兴致勃勃的摸了摸倒垂下来的女鬼小姐的秀发,拉住了相良的手:“我倒是不怕这些东西,不过……相良哥,你的手怎么这么凉?”“凉、凉吗?”相良反扣住越水清奈的手,与她十指相交:“

  • 行走末世万人迷在线阅读第9节

    第3章1裘春海在黄昏时分来到罗士圈子的贫民大院,在女房东的指引下,终于来到了天好姐妹们住的窝棚。三姐妹正在窝棚里吃饭,裘春海一身土老百姓打扮走进屋子。天好看见了裘春海,简直觉得像是从地下钻出来的,她放下手中的碗,立马站起惊呼道:“春海哥!”裘春海激动地说:“老天保佑,可找到你们了!”天星着急地问:“

  • 都市之开光神嘴之波尔坦中白衣少年

    关外大漠,千里黄沙赤土,一片贫瘠。在这样的地方,能够生活下来的,往往只有最为彪悍的人,他们结成部落,依靠狩猎天上的猛禽,降服沙漠中的毒蛇猛兽,再加上时不时的进入关内劫掠,适应了倒也生活得如鱼得水。因此,在大漠之中,任何一个部落,任何一个小镇,甚至任何一队商旅,都有着不容小觑的实力!一个被称之为波尔坦

  • 小甜妻在线阅读第九章

    李文柏踏进院子,便看见了这一幕,由于双方正处于争吵状态,所以并没有人看见李文柏的到来。李宝荣低着头,让人看不见他的神情,一言不发。钱氏则和孙氏两人互相对视着毫不相让,哪怕是孙氏发怒,也没有让钱氏的神情软弱半分。钱玉香冷笑着驳斥,“如果不是你们偏着二小子,我至于这样吗?”“我偏心?”孙氏怒极反笑,“我

  • 王命在线阅读第10节

    第三章:使命樱桃落尽春归去,蝶翻轻粉双fei。子规啼月小楼西,玉钩罗幕,惆怅暮烟垂。别巷寂寥人散后,望残烟草低迷。炉香闲袅凤凰儿。空持罗带,回首恨依依。第一节:独孤鸿的悲伤盛夏禾匈自从出了大理以来,上官羽一行人且走且行,浩浩荡荡的开进了禾匈。皇十子自四大家族离开国都后,忙着接收皇三子的势力,无暇顾及

  • 武之始终在线阅读第10章

    三日后,通明殿。大殿明亮庄严,宏伟辉煌,两旁柱身麒麟镌刻,正前方左右两边各摆着一尊白玉鹤,振翅欲飞,殿门关闭,门外守着两个侍从。殿中没有什么奇物罕件,只有三十个身量约十岁左右的孩童跪坐于大殿中央,面含期待,似是在等待着什么。不一会儿,大殿的门开了。首先进入殿中的是一位约五十岁的老者,身后则几乎都是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