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TOd3Zh
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奋斗在初唐在线阅读第二节

作者:牛凳. 来源:17K小说网

林越的眉头紧巴巴的缠在一起,有些愕然的缓缓念道:“毛钜双牙兽!”

林天心道果然,林越的话声刚刚落下,他也是站起身来,然后迎着几人惊讶的目光,向营地的北方望了过去。黑暗中,透过淡淡的月光,二十多米外能够看到一个模糊的影子。

刷~刷~刷~!

仿佛知道林天心中所想,那个影子为了让大家看清它的样子,竟一步步踩着干枯的枝叶向营地靠近,片刻之后,它停住了,接着又是昂起头颅,一声划破黑夜之寂的嘶吼。

两米多长,四肢伏地,浑身黑毛如锯,就像是一柄柄长在身上的尖刀,一米多长的尾巴不住摆动,灵活无比,而末端的尖头,更是萦绕着淡淡的光晕,显得异常锋利,最主要的是它的头,无眼无耳,光溜溜的头颅上只有一对巨牙,上下折合间,仿佛能撕破任何东西,给人一种极端恐怖的感觉。

天生的杀手,利用身上的尖刺来感官任何东西的存在,它浑身上下不管什么东西都是利器,哪怕你斩断它的头颅,它也照样能保留五分战斗力。

接近灵者级别的存在,相当于灵之力九段巅峰,擅长速度,适应在多种环境下作战。

当看清楚这个东西之后,林越的嘴角抽了抽,脸色变得难看了起来,而旁边的几个人更是如此,甚至有两个家伙,已经开始不自觉的往林越的身后躲了过去。

“林越哥哥,怎么办?”秋莹不是傻瓜,当看清那头凶兽,看到大家的神情后,她立刻知道情况不妙,旋即一脸凝重的望向林越,低声问道。现在这里林越最强,潜意识里,她还是觉得任何麻烦,林越都能解决。

“毛钜双牙兽是一种依靠死气生长的凶兽,它们极难存活,所以数量很少,为什么会出现在这!”林越一脸沉重的低吟着,左思右想之后,他紧了紧双拳,道“我们这里全上,也不够它塞牙缝的,林胜……!”

“我在这……!”

林越点了一人的名字之后,立马有一个长的颇为精悍的青年从一边走到众人前面。

见他回应,林越点了点头,一脸认真道:“你带着秋莹妹妹,还有其他人先撤吧,给我记住,有多少力气就给我使多少力气,给我死命的往家跑,我留下来应付它。”

这里离林家后山岗哨至少有十里,有林越拦下毛钜双牙,其他人肯定能跑掉,但林越就……!林越话声刚落,林胜骤然摇头:“越哥,你一个人留下来绝对是凶多吉少,我们就算回去搬救兵也肯定来不及,再说了……!”

“林越哥哥……!”

秋莹一声轻喊,望着林越的双眸不由得多了些许朦胧之色,林越在众人中实力最强,眼下虽然有点逞强,但也是为了救大家,此时此刻,她不免有些感动。

林天站在一边,相比较其他人的惶惶不安,他除了一开始因为毛钜双牙的出现,而显得有些惊讶之外,现在反而镇定的多。按他的认知来看,毛钜双牙虽然接近灵者,但灵之力八段的存在,却也不是没办法对付它。因为他知道,凡兽物,都有它的命门所在,也就是它的弱点,若是能抓住它的弱点,以低于它的实力将它击杀,也不是不无可能。

就是不清楚,林越知不知道它的弱点了,想到这,林天不经意的向他望了过去。

不料,林天这么一望,却是正好被林越看见,四目相对之下,林天隐隐有些心寒,总觉得林越的目光中似乎透漏着某种令他心悸的念头,恍然间,他心中暗道糟糕。

似乎猜到了林越那隐晦的想法,林天唯恐躲之不及,迅速收回目光。林天那逃避似地举动,也是令得林越很是惊讶,刚才那一瞬间,他有种被林天看透了的感觉,怪异无比。

只一瞬间,林越强自甩开了那种莫须有的感觉,他心中清楚,眼下的情况根本容不得他浪费时间。稳了稳有些压抑的心神,他望向林天,一字一句无比认真道:“林天,我知道你一直以来都有练习那种体技,你身手比较灵活,我希望等下你能拖住毛钜双牙。”

“好一句身手灵活,我再怎么灵活,难道还能比得过你这个灵之力八段的高手么!”

一口浊气徐徐自喉间滚动而出,林天那瘦小的身形一下子绷紧了一圈,双拳紧握,精瘦的脸庞也跟着变得僵硬无比,他猜到了林越有可能把自己推出来,但没想到理由这么可耻。

心里面极度鄙视林越,可林天却懒得跟他废话,他知道,多说无益,自己实力不如他,只能任他摆布,暗自念道了一阵后,他缓缓抬头,道:“想必,我也拒绝不了你的命令了,既然这样,你们走吧,不过我希望你们能跑快点,我不敢保证我能不能拖住它。”

“嗯~!”一声嘀咕,林越没想到林天这么容易就答应,不过转念一想,他既然肯去送死,那实在再好不过。心中暗自考虑了一下后果之后,他语气一变,轻声道:“既然你也愿意掩护大家撤退,那么你保重吧。”

“呵,放心吧,我这个废物就算了死了,也不会对你们造成什么影响的。”

仿若十分清楚林越的心思,林天无所谓的一声冷笑,随即口气略有些轻挑的说道。说话间,他看向一旁的秋莹……!秋莹固然是水灵灵娇滴滴的动人非常,可她那嘴脸!

嗷~!

又是一记响彻云霄的嘶吼声,顷刻间,刺破了漫无边际的黑夜,在山林深处滚荡开来,隐约间,方圆数丈之内的狰狞巨树,似乎都跟着被惊吓的摇摆不定,震颤不止。

死寂的黑夜被毛钜双牙的嘶吼声瞬间打破,就在众人还在因那震耳轰鸣的吼叫声而惊魂不定的时候,毛钜双牙突然迈开四肢,直接迎着冰冷的寒风冲向众人。

刷~刷~!

接连两记划破空气的刺响声自人群中惊起,黑夜中,显得瘦弱无比,随时都像会被寒风刮走的林天突然甩出两柄匕首,然后一正一反双手紧紧而握。

不待众人有所反应,林天双腿一蹬,溅的枯枝烂叶四散纷飞,整个瘦小的身形,就似离弦之箭一样,猛地一头扎进了阴沉沉的黑夜之中。

恍惚间,连带着他的狂笑,显得比那毛钜双牙的嘶吼还要凄厉的声音陡然传播开来。

“我,林天,虽然无法修炼,但绝对不是你们所谓的废物……!”

………

一人合抱的大树陡然晃动了一下,就像是被狂风吹过一般,萧条的枯枝跟着摇摇摆摆、唰唰作响,最后在漫无边际的黑幕之下,悠悠扩散开来。

树林之中到处一片漆黑,从远处看去,所有东西几乎都一模一样,可是,有一颗巨树之上却略微有些不同。只见,一颗巨树,两米多高的树干上正攀附了一个黑影。

这个黑影浑身破烂不堪,鲜血淋漓,一只手紧握着一把匕首,匕首死死的插进了树干之内,黑影借着这股韧劲,浑身紧紧的贴着巨树,呼吸急促,身体颤抖不已。

如果瞧仔细了的话,这个瘦小的黑影,正是那个为了让林越等人先行离开,然后独自一人拦下毛钜双牙的林天。而此时此刻,看他的样子,显然并不好过。

紧了紧手中的匕首,一阵阵酥麻之感涌上心头,令林天暗叹不已。

十余年来,他一直修炼着他自己从法典中推敲出来的这种锻炼肉体,被他称之为体技的技法,虽然这种东西别人都很是不屑,但他自己却是很清楚它的效用跟威力。

不能修炼灵之力的他,在修炼体技的时候,完全相当于自残、自虐,每每在刺激筋肌活性,锻炼肉体,催发关节效用的时候,所受到的疼痛,简直能用惨绝人寰来形容。

但在痛与折磨,身上留下道道伤疤之后,所收到的成果却也相当可观。或许这种技法在有朝一日的时候,会走向终点,再无办法提升它的效用,但他暂时却不会去考虑那些。

如今的他十六岁,不,严格的来说,在年底**祭礼之后,他才是真正的十六岁。

十六岁的他,不能修炼灵之力,但以强横的肉体与技巧,他却能够在数息之内打败一般十六岁灵之力五段,甚至于六段的修炼者,两年前得那些挑战,在他看来那就是笑话!

那些人光能修炼灵之力,但一点战斗技巧都没,如果不是那些人还有点力量,还可以借他们的拳头来锤炼一下身体之外,他才懒得去挑战那些只会假把式的家伙们。

纵然体技注重技术性,力量上很强,但林天也没有因此而感到自傲,因为他清楚,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他完全犹如蝼蚁一般,而绝对实力,就例如不远处的那头毛钜双牙。

灵之大陆,修炼灵之力方才是正途,凡是人,一般在五岁之龄便会开始修炼,利用最简单的方式来吞吐吸纳天地间的灵气,然后转换成灵之力来猝炼身体,而这只是初步。

初步阶段,灵之大陆对这类人称之为灵徒,算是修炼者的垫底存在,在这之后,突破灵徒九段,便会成为灵者级的强者,灵者之后有灵士,然后有灵师、灵将、灵王……!

林天不知道灵将有多强,更不知道灵王是何种存在,如今林家第一强者是二长老、林胤之、六晋灵师,而对于这位六晋灵师,林天很清楚的知道,二长老他只是释放浑身气势,自己便会被压迫的喘不过气来,要想反抗的话,简直是天方夜谭。

跨越灵徒达到灵者,有九个阶段,这九个阶段是量得积累,过程简单,需要的只是时间,达到灵者之后,想要进阶灵士的话,同样有九个阶段,九个阶段九个屏障,这时候不仅仅再是量得积累,同时也是质的蜕变,需要的更是那一丝丝虚无缥缈的机缘与悟性。

达到灵者之后,每提高一个阶段都相当困难,这时候每晋升一次,变化都会很大,所以人们用晋来命名同等阶之间的差距,一晋灵者与九晋灵者之间的差距,也是无法弥补的。

林天的嘴角微微扯动,忍不住呲牙咧嘴的倒抽了一口冷气,原以为拼个受伤的代价至少能寻到机会斩断毛钜双牙的尾巴,但没想到毛巨爽呀狡猾如斯,凭借着强横的速度,每每与之擦身而过,然后借以锋利毛钜,一次又一次的伤着他,可他却奈何不了它!

一般一阶到三阶的凶兽是不可能拥有智慧的,除非是三阶之后,只存在于那万仞大山中的四阶之上,相当于人类灵王阶强者的五阶魔兽,或许会拥有稍许的魔智。

对于那些只存在于传说中的家伙,林天知道的并不多,但对于毛钜双牙这种,连一阶都算不上的凶兽,十余年翻阅典籍,一直研究的他却知之甚详。

毛钜双牙擅长速度、嗜战,吸收死气而活,由于生长条件的特殊,它们中的个别存在有可能衍生出一丝丝的凶智,而这种凶智,会让得它们更加善战,变成同类中的佼佼者。

凶兽、魔兽,魔兽之上还有那灵兽,而灵兽这种存在,林天只当那是传说。

凶兽或许有凶智,凭着一点点本能衍生出的凶智,令它们成为同类中的尖端存在,魔兽可能有魔智,稍许的魔智令它们懂得思考,能够凌驾于普通兽类,成为兽中王者。

林天面目冰冷,一直透露着一股凝重,他心中暗骂,自己的运气实在是有些好到家了。

毛钜双牙,不过是相当于灵之力九段的灵徒,本来他还有着自信将它尾巴弄断,然后趁其重伤,逃之夭夭,可照目前的状况来看,这头毛钜双牙明显有了凶智,狡猾的它绝对不肯能暴露自身的劣势,而这,也是令得林天最为头疼。

他从未想过要做什么英雄,之所以留下来拖住毛钜双牙,那是因为他不想落人话柄,加上他不想看到林越跟秋莹的嘴脸,但这不代表他甘愿在这被一头毛钜双牙给活活弄死。

他才十六岁,还没活够,虽然不能修炼灵之力做个人人尊重的强者,但他也不想死。

“看来,只能用那招了……!”

借着悬在大树上的高度,林天喘息了半响,终于恢复了一些体力。虽然悬在树上,毛钜双牙伤不了他,但他清楚,这种拖得一时的办法,不足以保住小命。

如果是普通的毛钜双牙,或许能等下去,等到自家人来施救,但已经生出凶智的毛钜双牙却会唤来同类,到时候轮番围攻之下,别说一颗大树,就是再多大树也会被它们摧毁。

一番定夺之后,林天决定不在拖沓,如果可能的话,以命搏命或许还能有一线生机。

嗤的一声,林天硬生生的将左手的匕首从树干中抽了出来,而身形,也在匕首拔出树干的那一刹那,陡然开始下落,一身黑袍,霎时间哗哗作响。

似乎是受到林天的牵引,顷刻间寒风大作,枯叶纷飞,而不远处的毛钜双牙更是在第一时间迈开浑然天成的矫健身躯,扑通,扑通,直往下落的林天飞奔而去。

嗷~!

仰天一声嘶吼,毛钜双牙突然变得兴奋无比。

它隐隐有所感觉,那个敌人似乎已经觉得必死无疑,从而不再挣扎,选择被自己杀死,如果这样的话,只要一头把他撞死,那么便会有一顿大餐能好好享受一番了。

十多米的距离,毛钜双牙两三个扑腾,便已迅速闪现而过。

一声冷哼,眼看着拼了命冲向自己的毛钜双牙,林天面色一冷,手腕猛地一翻,匕首再次插进树干之中,而下坠的身形,也是因此,愕然停顿了刹那。

霎时间,林天身形猛地一变,自腰部以下,猛然弯曲,紧跟着双腿惊然踏在树干之上,手臂一甩,整个人就如离弦之箭一般,紧贴着依附在地面上的枯枝烂叶,飚射出去。

相比较林天,毛钜双牙那庞大的身躯就如大山一般,恶狠狠的迎面压了上去,在这一刻,毛钜双牙丝毫不在保留的张开了血盆大口,一对一尺余长的獠牙,狰狞着撕向林天。

嗷~!

毛钜双牙那单一的吼叫声再一次响彻开来,感觉上敌人距离自己越来越近,它浑身如针刺般的皮毛顿时飒射开来,似是想狠狠刺破林天一般。

见毛钜双牙即便张开了獠牙也是有所不甘,竟然连身上的利刺也都一同狰开,林天的嘴角不由得冷抽了起来,没想到这头要死的家伙,竟然这么看得起自己。

不得不说,毛钜双眼已经变得很有人性,一出手,绝对全力以赴,不会给予敌人一丝一毫的生机,与此同时,更是会好好保护着自己的弱点,绝不将弱点暴露于敌前。

横眉微扬,林天的脸上,冷不丁的多了一丝冷笑。如果还是一开始的话,他或许会因为毛钜双牙这样而选择暂避锋芒,因为不避的话,最后受伤致死的肯定是自己。

但是现在,林天却不避不让,四肢百骨突然间扭动开来,一股连绵不绝的韧劲忽然自身体之内勃然而发,顷刻间,他那飚射的身形陡然加速,噼里啪啦的炸响声,令人毛骨悚然,突兀的自一片漆黑的夜幕下,惊然扩散开来。

给读者的话:

新书发布、希望喜欢的大大们顺手点一下收藏吧!

延伸阅读

华盛德加盟  http://www.humboldtharmonaires.com/ybw5.shtml
华盛德橱柜不断更新换代,深受用户的青睐。随着ISO9002系列国内外标准体系的实施,

爱之蓝营养品加盟  http://www.humboldtharmonaires.com/dhtk.shtml
爱之蓝营养品坐落在天府之国四川成都。以研发、生产、销售为一体的高科技公司。公司主要经

徐府一品大虾火锅加盟  http://www.humboldtharmonaires.com/sk72.shtml
徐府一品大虾火锅加盟公司简介徐府一品大虾火锅是将活蹦乱跳虾子经过高温油炸后配以当归、

大人物思维作文加盟  http://www.humboldtharmonaires.com/usm0.shtml
大人物思维作文是由北京快乐营教育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旗下“六力教育研究院”研发的一套系统

福润嘉加盟  http://www.humboldtharmonaires.com/azxn.shtml
福润嘉门业遵循“共创、共享、共赢”的经营理念。多年来,福润嘉木门一直保持健康、稳定、

阿思家家纺加盟  http://www.humboldtharmonaires.com/sxvm.shtml
阿思家家纺加盟_公司简介浙江阿思家居室用品有限公司成立于1997年,坐落在享有“中国

贝壳加盟  http://www.humboldtharmonaires.com/nbu4.shtml
深圳贝壳电气位于美丽的技术前沿城市深圳,主要从事工业领域企业关键设备电气控制部分的重

猪圈火锅加盟  http://www.humboldtharmonaires.com/6kar.shtml
猪圈火锅是重庆猪圈饮食文化有限公司旗下大品牌,火锅底料采用几十味名贵食用中草药材,用

鞋护士.瑞涤干洗生活馆加盟  http://www.humboldtharmonaires.com/umz8.shtml
鞋护士.瑞涤干洗生活馆,是郑州鞋护士公司原有鞋护士皮具护理店的升级项目。公司拥有皮具

诗蒂喜糖加盟  http://www.humboldtharmonaires.com/s6ra.shtml
诗蒂喜糖加盟_公司简介诗蒂工坊高端精品喜糖以及诗蒂喜糖,由上海知名的一站式婚礼服务公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镇压了黑暗岁月第八章

    夜幕降临,随着时间的一点点流逝,游羽也不由得着急起来,平时这个点,秋早该回来了啊。就在游羽忍不住去找她的时候,秋回来了还带着一个男人。游羽看见他们两个进来的时候,眼睛都瞪圆了,这个红发男人除非以后整容加染发,否则绝对不是他爸。强忍着将这个泡自己妈的男人撕碎的想法,游羽摆出了一个笑脸:“谢谢你送秋姐回

  • 数码暴龙补完录在线阅读第九节

    我眉头紧皱倍感疑惑的看了一眼头顶的天色,发现了这昏暗的夜空,有点不正常。虽是一片漆黑,但却没有丝毫的光亮,就连一点月光和星星的闪动都没有,给人的感觉就是有一块巨大的黑布笼罩着这里。而我手腕上手表,时针所指的四点方向也验证了这里天色的异常,看来这座禁地之山充满了太多的秘密,等回去之后,我有必要旁敲侧击

  • 零度恋人录第一章在线阅读

    不知不觉,走了很久很久,一直绕不出这一片大雾,男孩孤独地徘徊与山林之间,寻找着自己的归宿...不知不觉的,初中就上完了,很快,就迎来了自己的高中生活,由于早年父母双亡,再加上家境的贫穷,男孩不得不来到这所全市就差的高校读书,来完成自己的学业,男孩无聊的走在小路上,枝头上的乌鸦烦人地乱叫着,身旁是数不

  • 十年可待在线阅读第3章

    次日下午叶山到达目的地:他举目望去这小湾村真是名不虚传到处都是湾啊!这村里的人看到叶山是生面孔都很排斥,全都是急匆匆的脚步,很多都关上了门!无奈,叶山只好去了一家商店顺便买点东西,老板,来一包烟:叶山人没进去声音先吆喝了起来、来了来了,一个中年男子放下手里的娃娃顺手丢了一包烟!叶山打开烟叶顺手给老板

  • [克苏鲁]巴拉克档案之第十章

    六十年代的**是个转折点,各行各业都蓬勃发展,**的经济水平快速增长,然而过快的发展也就意味着治安的相对混乱,当时的**上层社会和底层社会完全就是两个世界,苏倩倩正是一个来自底层社会的女人,孤身一人的苏倩倩在当时的**根本难以存活,到后来甚至被人卖到妓院成了小姐,上层社会的公子老板们因为苏倩倩年轻漂

  • 我,克苏鲁!征服世界!第三章在线阅读

    ——蝙蝠侠跟他的助手很少有到的这么齐全的时候。爱丽丝缓缓地从自己的窗口离开,向着大门靠去。——所以只是为了抓我?还真是受宠若惊。很难说女孩的眼里闪耀着的究竟是讽刺还是怒火,她看着懒懒散散的靠在墙上,手在刀柄上缓缓滑动的罗宾这样想道。“蝙蝠侠出现在布鲁德海文做什么?”她最终还是率先开了口,微微的弯下腰

  • [创造营]鹅厂我来了之新世界的大门(2)

    林女士回到家后就把情况跟丈夫女儿交代了,中文名是祝睿的克劳德先生点点头,说靠谱。他年少来到C国读心仪的大学,跟林女士互相一见钟情,之后几乎都是留在了C国。看祝连枝跟祝长玖两姐弟的名字就知道,儿女是父母的爱情结晶,并且包含了一直致力于学习中文的克劳德先生的情话水平。祝小姐倒是比父母更忧心,自小固定弟控

  • 重生之老子是董永此梦缘君(一)

    韩子清刚刚从噩梦中醒来。他大口喘气,雪白的衣衫已经被汗水微微润湿了。他病容般美丽的脸上尽是惊惶。他紧紧捏着手中的玉笛“忘川”,全身颤抖。方才在梦中,他看到洛风痕跟自己微笑告别,说要出一趟远门。韩子清怔怔的问:“去多久?”洛风痕笑道:“也许便不回来了。”韩子清惊怕得瞬间就醒了过来。一阵剧烈的心悸袭击了

  • 打不醒的梦在线阅读第八节

    08:是他有病啊“你他妈是不是有病!”病房里面一阵沉默,林宸微重的呼吸声显得尤其突兀。他不知道傅谨严到底在想什么,明明傅谨严之前还跟他形同陌路,今天突然就跟换了一个人一样。傅谨严一句话没说,阴沉着脸直接动手扒林宸的裤子。“我靠!”林宸赶紧拽住了自己的裤腰带,现在他头上绑着纱布,腿上打着石膏,傅谨严这

  • 山海异兽故事在线阅读第6章

    赵光义心下一跳。他比上次见到的样子更脆弱,也更……惑人了。还是那身浅青色的常服,巴掌宽的腰封将他纤细的腰肢展露无遗,光滑如缎的长发这一次用玉冠束好,露出细白的脖颈。尽管他一直畏畏缩缩地坐在角落,赵光义还是能发现他似乎羞于见人般推辞敬酒的难堪。李煜察觉到太子的目光,却没有与之对视,只是别过头去,恰恰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