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从公益广告开始制霸全球在线阅读第十节

作者:广告君 来源:飞卢小说网

我早就醒了,只是不愿意睁开眼睛。牛栏街的嘶吼声一直就在我的脑子里回响,想着想着,程巨树肚子上的血口子突然就出现了。

我胃里顿时翻江倒海,连忙挣扎着醒过来,瞪大眼睛一只手死命捂着嘴。

有仆人连忙把桶摆在我的面前。

我两只手抓着桶沿,整个身子都弯了下去,一阵阵干呕,肚子里什么都没有,吐的都是胆水。

范闲把着我,一下下在我背上拍着,我眼泪都呕出来了,好不容易恶心劲过去了,我一把把他的手打掉:

“你他妈要拍死我啊。”

没想到他还嘿嘿笑起来了:

“还是你骂人我听着亲切。”

我的腹部火辣辣的疼,我放开了木桶,抱着我的肚子。

“内伤。”

我闻言轻轻嗯了一声:

“我要是之前病好了,我根本不用受这一拳,这下可好,又得调养几天。”

他拍了我一下,一脸惊讶:

“那可是八品高手,你这几下子就给人脖子掐碎了,我之前都不知道你这么牛逼。”

“你几品?”

我瞥了他一眼,好像在看一个无知的小孩,末了淡淡开口:

“没品。”

“你糊弄小孩呢…”

他挤眉弄眼的看我,一张脸上写着你别把我当傻子这七个大字。

我没理他,擦了下眼泪,打量着这个屋子。

“当时咱们都晕过去了,后来是王启年找到了咱们,我没叫醒你,就把你抬这里来了,若若帮你换了身她的衣服。”

我用手轻轻拍着胸脯,缓缓的咳嗽了两下,扯的腹部抽疼的厉害,胸前的衣衫被我轻轻抓起:

“但是,这场刺杀是谁做的呢…”

好像触到了□□按钮,范闲一下就炸了,他手里的杯子用力摔到桌上,我还是第一次看到他眼睛里出现了怒意:

“我本无意趟这京都乱局,偏偏有人拉我入水。不管是谁,我一定不会放过他!”

我定定看了他一会,又缓缓移开了视线。

“楚姑娘。”

我看见滕梓荆走了进来,他伤的不轻,走起路来摇摇晃晃的,走到我面前,竟直直跪了下来。

“若是没有楚姑娘出手,我一定做了程巨树拳下的亡魂。”

“不然我帮姑娘杀个人,报答姑娘的救命之恩!”

他身子挺得笔直,平举着双臂,眼睛红红的。

我看了他一会儿,冲他一挥袖子:

“谢意我领了,你快起来吧。”

“只是这京都波涛暗涌,这次当街刺杀事件已然很是骇人,你还是带着妻儿早日去一个和平的地方生活为好”。

他用力的点了点头,站起身来。谁知道旁边坐着的范闲却一脸正经样走到我面前:

“我也欠姑娘一条命,不如我也帮你杀个人。”

“行。”

我点点头,丝毫没犹豫:

“你把太子给我杀了。”

停了停,我抬头看他:

“长公主也行。”

……

“你怎么不让我杀皇帝啊!?”

手臂用力打在旁边的木桌上,发出很大的响声。我目光一沉,看向门口正巧走进来的太监,范闲刚才那句话声音极大,若是不搞出点什么动静,怕是要落人把柄。

这家伙还真什么都敢说,这么大嗓门让别人听了去怕是脑袋要自己掉下来。

我静静坐在床上,看着那人匆匆忙忙的一路小跑过来,看见是我说了句:

“传陛下旨意,请姑娘进宫,轿子已备在门口。”

我四下看了看,发现小木桌上有几包打赏仆人的铜钱,随便抓来一包扔了过去。

“麻烦公公,您知道陛下是因何事召我吗?”

他准确的接住了那包小费,笑着放进了袖子里,略带迟疑的回答了我:

“为何事倒是不知…只知道太子殿下与二皇子殿下都在。”

我搭在腿上的手轻轻抓了下衣摆,缓缓思考了一下,随即皱着眉用手捂着腹部轻轻开口:

“梨音这就出门,只是刚才范公子说要与我拿趟药,公公可否稍微等我一下,梨音吃了药便去。”

“那我便在门外等候姑娘。”

他点了下头,便往门口走去。

我瞧着他消失在门口,迎着范闲疑惑的眼光一笑:

“其实程巨树是你杀死的。”

他保持了一会原表情,随即恍然大悟,一脸嫌弃的看着我:

“你你你…你是要甩锅。”

“你杀了北齐高手,你的身手以后便没人小瞧,给以后要刺杀你的人提个醒,也没什么不好。”

说完,我缓缓起身,离开了范府。

皇帝在他的御桌旁看文书,我来的时候,李承乾和李承泽正乖乖跪在皇帝前面不远处,几把箭羽锐器零零散散扔在他们面前的地面上。

我轻轻悠悠的走了过去,察觉到动静的李承泽向我看过来,庆帝也同时抬了头。

我开口,声音极弱极轻:

“梨音拜见陛下…”

我软绵绵的身子正要跪下,庆帝就扶住了我,拉着我的胳膊走向他的坐榻。

“来,坐这。”

我面色想来惨白的吓人,不然庆帝也不会皱着眉仔细的看我的脸,我的目光轻轻垂着,一脸无精打采的样。

“这是怎么了?”

良久,他浑厚低沉的声音缓缓响起。

“今日牛栏街刺杀,梨音也在现场,不小心受了那程巨树一拳,若不是范闲在场,怕是…怕是直接丧命了…”

我咬着嘴唇,语气轻的很,说到伤感之处,声音抖得厉害,一时间竟像有了哭腔一般。

“胡闹!”

庆帝愤怒的一声大喊,不仅打断了我后面的台词,还吓得对面太子和李承泽趴在地上的身影抖了三抖。

之后是良久的寂静,静的让我觉得可怕,让我觉得时间最漫长不过如此。

“梨音,这场刺杀,宫中有人说是太子所为,有人说是老二做的,又有人说,或为北齐暗探所做。”

庆帝的音量恢复了正常,他定定的看着我,缓缓说道。

“你认为…是谁做的?”

一瞬间余光里李承乾和李承泽的目光都在往这边看,我轻轻抬头,看着庆帝老道深沉的目光:

“范闲与二殿下并无过节,若是要刺杀也找不到任何动机,况且…我也在,二殿下不至于如此绝情…”

我目光轻垂,手指抓紧衣衫,好像是很犹豫的样子:

“我想如果今日,梨音和范闲一同死在了牛栏街…一定对施害方有很大的好处吧。”

我看见庆帝的眼珠向太子的方向动了动,又迅速收了回来,李承乾这个时候也正要为自己辩解,只是庆帝先开口了:

“那北齐暗探呢?”

我轻轻眨着眼睛,面无表情的说:“北齐八品高手出手,或许有可能,只是梨音不明白,北齐暗探有何理由会下如此毒手。”

庆帝看着我的眼神平静如水,听我说完,微乎其微的点点头,转过头眼神在他两位皇子的身上飘忽着,同时手又向我挥了挥:

“都下去吧…”

顿了一下,庆帝再开口的时候,眼神竟是看向我的,那声音放柔了很多,语气中的关切竟让我有些不自在:

“回去一定要好好养伤。”

我抬头看了他一眼,疑惑和不解在抬眼间悉数隐在眼底,又扯出一个看上去格外痛苦的笑容,就这样我跟在李承乾和李承泽的身后挪了出去。

走出宫殿的时候,太子轻轻转过了身:

“楚姑娘,不知现在可否有时间,来我东宫一趟。”

我闻言诧异,抬眼看向他,视线却被李承泽慢慢的挡上了。

李承泽看似十分随意晃晃悠悠的走到了我和太子中间,轻轻甩了刘海,抬眼看着太子。

“二哥。”

李承乾看着他这番,轻轻笑了一下,语气带着一点无奈般叫他:

“我是为了上次京兆府的事情向楚姑娘道歉,二哥不会如此小气…竟不放人吧。”

我垂着眼,感觉到李承泽的目光飘过来,我只是看着脚下,看着手轻轻抓了下衣摆,又轻轻放开了。

没有多久,一声轻笑随着他抱在胸前的手臂放下时响起:

“太子殿下真是说笑了。”

李承泽的语调忽明忽暗,轻松中藏了一些刻意的压制,说完就缓缓走开了。

我向着他离开的方向微倾了身子,抬眼看着李承乾淡淡的笑意浮在脸上,挥着袖子往东宫走,我也慢慢跟在了后面。

太子的书房里挂了很多女子画像,我慢慢坐在金丝绒垫上,手护在腹部,化解了一下疼痛,目光落在那些各异的女子画像上,那些画上女子姿态情景皆有所不同,只是未曾画上相貌。

李承乾坐在我对面,好像在等着我打量完,我目光转了回来,静静看着他。

“那日在京兆府受了刑,我没言语,楚姑娘…不会怪我吧。”

他轻轻凑近,眼神坦白,语气里倒是没听出来一点歉意,我看着他看似温和的眼眸,明白他只不过是在等我说出他本就预测到的回答。

我便顺着他的意,轻轻开口:

“殿下说笑了,那日京兆府是大人用刑,与殿下本就无关,梨音怎会怪您呢。”

他笑了,我也随着他微微一笑:

“太子殿下温和宽仁,梨音是知道的,近日之事,也让梨音明白殿下对于自己的幕僚和门客,更是如此。”

我敏锐的在他脸上察觉出一丝惊讶,他放下茶杯,语气中携着一些无奈:

“牛栏街一事,我确实不知啊。”

“我怎会为郭保坤行此等当街刺杀之事。”

我看着茶桌上那只精巧的金杯,手下轻轻顺着衣服的纹理,莫名其妙的冒出来一句:

“殿下喜欢仕女图?”

话题跳跃的有些快,但是也算应景,刚才我打量着书房里女子画像的时候,太子也是看在眼里的。

“梨音府上有一女子执扇图,是侯爷曾经珍藏的,只可惜现在只是搁置家中书房蒙尘,若是喜欢,改日梨音送与殿下。”

他愣了一下,便是应允下来。

我护着腹部,缓缓站起来向他道别:

“叨扰殿下了,只是梨音此伤过重,难以久坐,殿下若无其他要事,可否允许梨音先行告退。”

我得了他允许走出宫殿,恍惚间看见一个身影,甚像谢必安,没怎么犹豫我便跟过去了。

我自认轻功出神入化,很少有人能察觉,就这样一路跟到了广信宫,看到谢必安站在长公主宫殿前面的时候,我甚是惊讶,随后看见长公主的贴身侍女像是约定好了一样从广信宫出来与谢必安碰面,直到谢必安从怀中拿出了一张信纸递给她,我的大脑中卷起了一场大风暴。

宫中人都知道长公主与太子为一脉,可是谢必安是李承泽的人,他怎么会…

我的太阳穴突突的疼了起来,李承泽的身影闪现在脑海里,一向没出错过的直觉正在告诉我一件我不敢相信的事,而这件事只有李承泽才能回答。

延伸阅读

贝新迪皮革护理加盟  http://www.force-academy.com/pg0v.shtml
杭州贝新迪皮革护理有限公司成立于2005年,是仅为品皮具提供护理服务的导师,作为意大

盛鱼加盟  http://www.force-academy.com/yl1j.shtml
盛鱼渔具主要是生产销售鱼护、鱼护包等产品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公司始

TRIPBOX加盟  http://www.force-academy.com/aiv0.shtml
TRIPBOX箱包总部专注产销及一件代发塑料及全铝箱体拉杆箱、行李箱、旅行箱,含跨各

佰子元小儿推拿加盟  http://www.force-academy.com/uudb.shtml
佰子元小儿推拿加盟。在中国,小儿推拿至今已有2000多年的历史。小儿推拿学是研究婴幼

阿里头狼加盟  http://www.force-academy.com/a8cb.shtml
阿里头狼饰品、发饰结合中国国情,借鉴国外出众的技术工艺,采用顾问的设计,精雕细琢,将

中华猕猴桃加盟  http://www.force-academy.com/p0hi.shtml
中华猕猴桃生产的凯维干酒是由西北农林科大葡萄酒学院院长李华博士亲自主持和开发。李华博

邦尼干洗店加盟  http://www.force-academy.com/nxeq.shtml
邦尼干洗店、生产干洗机等干洗设备、干洗店干洗耗材和提供各种干洗店加盟套餐为一体的公司

天仕富加盟  http://www.force-academy.com/dax5.shtml
天仕富家具主营办公沙发等。在家居家具-办公家具行业获得广大客户的认可。公司秉承“支持

蜜桃公主加盟  http://www.force-academy.com/dzzx.shtml
蜜桃公主女鞋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宜黄蜜桃公主鞋业有限公司的诚信、实力和产品

创银堂加盟  http://www.force-academy.com/naan.shtml
1997年创银堂企业品牌管理有限公司成立,公司拥有的设计团队,技术出众的生产专线,是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海贼王之九尾雪莹在线阅读第五节

    “无尘,你水挑的怎么样了?”宋锦年率先开口道。“半缸水都没挑完,锦年长木你砍完了吗?”江无尘问道。“也没,若还有半日时间便可砍完。”宋锦年回道。一旁的许有才默不出声的看了两人一眼后,朝着自己所以屋子走去。“好饿。”江无尘叫唤一声,走至宋锦年身旁耳边轻声道:“师兄我有干粮和地瓜。”宋锦年听后一笑,轻声

  • 我有一台降维仪在线阅读第七章

    “徐医生,能麻烦你来帮个忙吗?”一个小护士敲了敲门,探头进来。徐遥正色起来,拿了桌子上的病历本跟着她往外走:“好的。出什么事了?”小护士一边把徐遥引着往外走,一边朝他解释:“有只柴犬,好像是被骨头卡住了,但是太凶了,谁都不让碰。我们就只好来找你了。”毕竟在医院里,除了白仓,对小动物最有亲和力的就是徐

  • 洪荒都市之凶兽分身在线阅读第10节

    宋峥唇角微扬,弯起好看的弧度,换上轻松的表情朝程衍走去,挑眉:“怎么在这?担心我被他们吃了?”还是那副自信张扬的模样,程衍忍不住想上手去薅他的头发,想起自己的手还有烟味,又收了回去,玩笑道:“怕你吃了他们,解决了吗?”“解决啦,我是谁啊?他们不会再搞什么事了。”暂时不会搞事而已,为了一劳永逸,他这次

  • (综韩剧)我的网友都怎么了?之两种人生

    已是深夜,繁星缀满澜市的夜空,浩瀚而神秘,临近夏季的尾巴,风稍微有些凉了,吹起洁白的窗帘,吹起青年人额前的碎发,他却毫不在意,仍聚精会神地执笔作画,良久,勾勒完最后一笔,青年人露出了如释重负的笑容,笑的纯净而灿烂,那是所有人无法抵挡的美丽的笑容,笑到人心坎里。他将画笔放下,转身看向星空,看着闪烁的星

  • 从今天开始做贱男在线阅读第八章

    部落里的小孩除了玩就是帮着母亲采集一些晚上吃的野果,在巴林部落里生活的部落人日子过得都不错,而且现在是夏季,周围的猎物很多,巫祝不会让部落里任何一个人饿肚子。这几天巴林小孩的生活过得不错,每天都有肉食不说,这些肉的品质也特别好,平时这样部位的肉也只有部落狩猎的战士才有资格挑选,部落给他们的都是边角肉

  • 洪荒时代:吾乃大天尊第5章在线阅读

    “轰”一声轰鸣,帝秋莫找到反击的机会。冰之精魄接引下,寒霜之能贯彻剑体,寂寒剑剑意因此强悍不下百倍,重量更是狂增。这一次,不再是一道剑气,而是漫天寒光迸发,一剑接连一剑,恍若星空飞流,轰向夏楚雄。天地动摇,山脉狂震。当这轰鸣声彻底平息的时候,青年所在的位置,已经彻底崩塌了下去。地面的冻结层裂开,出现

  • 艺人们都想找我要资源[穿书]在线阅读第四章

    程景臻没想到对面会叫他程总。以前对方都是肉麻地叫他老公,程总这个称呼……倒是新鲜。打电话前程景臻还是有些烦躁的。主要是一想到自己的电话打过去季烨熙会以什么样的口吻对自己说话就烦。不是哀怨就是痴缠。再不就是那种听上去很隐忍,但其实夹杂着埋怨的语气。……真是想想就烦。但他怎么也没想到,这次却没有。全部都

  • 都市之扑街作者到首富第9章在线阅读

    当天下午,古寒天还陷入昏迷当中,问天站在城楼上望着远方,不一会王君妍带着军团赶了过来。一开始王君妍远远的看着城楼上空无一人,瞬间心凉了半截,赶忙加速冲向城楼,隔着很远就能闻到浓郁的血腥味,王君妍暗道不好,靠近城墙的时候看到问天站在城楼上,心里有预感已经出了很多大事了王君妍一个起身上到了城楼上单膝下跪

  • 重生之安氏影业在线阅读心灵蜕变

    因果点:584切,终究只是一个与原来世界相似的低等科技世界吗?一次性能够为他提供的因果点上限,绝对不会超过一千点!而且每次收割达到一千点之后,还要有五年的缓冲期???呵呵,真是白瞎了他当初在那个镜头前留下的微笑。算了,这个世界还是留着细水长流吧!反正,他也没打算一直待在这个低等科技世界上。看着系统面

  • 小小的雨林之夜猫过尸(10)

    爷爷这面的棺材准备好了,刚好村里面的殡葬队伍也支起了棚子。马三就这样安安静静地躺在棺木之中,身上的衣服已经换成了黑色的寿衣。在中国分为几种年龄阶段的去世称呼,比如婴儿死亡称之为夭折,中年去世称为夭寿,要是能活到八十岁去世的则又称之为喜丧。所以像马三的这种情况来讲的话就是属于夭寿,人在四十岁左右,正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