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末世之全能老师系统之老猫和老病(2)

作者:一把刀 来源:飞卢小说网

推门而入,拉亮灯,屋内的摆设如同房子一样,简洁明了。

一人,一床,一桌,一板凳而已。

桌子板凳看出来有些年头了,桌角也有一只不知怎么磨损的,明显矮了一截,导致桌面有坡度的斜了下去。

薛建兵把报纸叠了起来铺在桌角,看了看时间,已经过了六点。

他躺在床上想着明天出门找工作的事情,就在这时,传来开门声,进来的是一名男子。

这当然不会是什么坏人,而是薛建兵从小到大的唯一死党-------毛文超。

毛文超也是孤儿,和薛建兵从小在一个孤儿院长大,比薛建兵大一岁,在两人年满十六岁以后,一起离开孤儿院,在社会上一起摸爬滚打到现在。

毛文超的身材比较高,而且壮硕。虽然他和薛建兵一样穿的很是单薄,但身上的肌肉隐隐可以透过衬衫“爆发”出来。

与薛建兵苍白的脸色形成明显对比的是毛文超黝黑的肤色,不是墨碳的黑色,而是透漏出如赤铜般的黑色,给人以沉稳健康的形象。

“呦,老猫,今天怎么回来的这么晚,工地不是早就放工了吗?”薛建兵打趣着对毛文超说道。

把毛文超称作“老猫”是两人之间的玩笑话,而薛建兵因为从孤儿院开始就体弱多病则被称作“老病”。

虽然接触社会有年头了,但是两人并没有因为生活潦倒便迷失自我,也没有沾染社会上的不良习气,保持着难能可贵的赤子之心。

两人之间从小就特别便喜欢相互插科打诨,每每这时候两人总会忘记生活的艰难,仿佛又变成了孤儿院时的两个小孩子一般。

“我去,我可是苦命人一个,哪有时间像你病少爷这样,躺在床上舒服。呀... ...真让人羡慕啊!”毛文超丝毫不示弱的回击道。

"你爷爷的,哪个不是苦命人?我是少爷的身子,跑堂的命。你又不是不知道,老子下午刚刚被工头给开除了,现在正郁闷着呢。”薛建兵一听这话,直接从床上坐了起来笑骂一声,同时顺手扔给毛文超一个小瓶子。

两人之间开玩笑,说浑话是家常便饭,“老子”“爷爷”什么的基本上十句里面有八句。

至于那个小瓶子则是二锅头,这种小瓶装二锅头既便宜有够劲,这种雪天里喝上两口驱寒解乏,效果卓越。

“知道了,知道了。黑心工头以权谋私,英勇病少义正言辞,你的事迹已经传遍了整个工地。不过你是辞职的“辞”,哈哈。咕。。。爽!”毛文超接过酒瓶,痛快的喝了一口,大呼过瘾。

“别提了,说什么我身子骨弱,让我回来养好身体再去上班,明显就是赶我走嘛!”薛建兵一脸不忿的抱怨着。

而毛文超则故作神秘的说道:“嘿嘿,病少,你想知道他们把你开除的真正原因吗?”

薛建兵奇道:“为什么?难道是嫉妒我长得帅?”

毛文超佯装恶心,哂道:“帅?就你这病怏怏的样子,你小子别臭美了,你还记得上次我们去飞腾网吧的时候,你虐的那个家伙吗?就是那个ID是天域小王子的小子?”

这句话帮薛建兵回忆起了三天前在网吧里玩天域的情形。

天域---奇幻类联网对抗**。

通常是1V1模式,双方控制自己的部队进行战斗,并争取消灭对方建筑和有生力量,是时下最流行的联网**,却是神话公司十年前出品的主打对战**。

由此也可以看出神话公司一直在引领者**界的潮流。

“我哪能记得这么多,打过那么多盘天域,谁能记得清楚每个对手。”薛建兵仍然在冥思苦想。

毛文超提醒道:“就是三天前在飞腾网吧说你操作有问题,要给你上课的那个家伙”

“啊,你说的是那个家伙啊!”听到老猫的话,薛建兵终于回忆起当时的情形... ...

当时薛建兵刚打完一局天域,对手实力也不错,两人大战多个回合,最后薛建兵好不容易取得胜利,全场**共计半个小时。

这时,薛建兵身后突然传来尖锐的声音,听起来十分刺耳。

“技术凑合,但是战术运用不合理,要是我早在十分钟的时候就拿下对面那菜鸟了”

薛建兵一听这话,那还能忍?

年轻人本就血气方刚,而自己重视的**和自尊更是心中的逆鳞,容不得别人触碰。

听到这话的薛建兵也没有考虑什么后果,直接起身回头望去。

说话的是一个比薛建兵大不了几岁的青年,大概二十出头,衣着倒是光鲜华丽,不过一副盛气凌人的样子,一脸轻佻的看着薛建兵,那表情分明就是---没错,说的就是你,怎么地吧?

薛建兵不是一个喜欢惹事的主儿,但是遇上对方如此咄咄逼人的也绝不服软,走上前去。

“听哥们你的话,你应该是天域中的高手喽?”薛建兵双眼锐利的盯着对方发问道。

听到薛建兵的话,对方仍旧一副嚣张到极点的态度:“高手,哈,勉强算是个吧。刚刚你的对手太菜,你也好不了多少,操作有待提高,跟我还有段距离。”

青年还得寸进尺的说道:“不过我看,你还是有可以上升的空间。如果你叫我三声师傅,我可以考虑教你个一招半式,保证你在天域里混出个名堂出来。”

听了这话,薛建兵心中怒火反而慢慢减弱。

他已经决定,今天就在这飞腾网吧,好好教训眼前这个出语伤人的青年。

为此,他需要的不仅是怒火,更是古波宁静般的心态。

因为对方不仅侮辱了自己还有刚刚的对手,而且触及到**玩家的底线-------尊严。

想到这里,薛建兵的语气出奇的平静缓缓张口道:“好的,叫你师父没有问题,不过众所周知,师父总是要比徒弟的技术高超吧。”

青年一听薛建兵这么说,心里也明白薛建兵是要跟自己在天域中决个胜负。此时他纯粹把对方当成一个菜鸟,完全没把薛建兵放在心上,于是放出大话道:“行,就让你小子见识见识师父我的实力。来,联网对战”

薛建兵一看对方上钩,心中一喜,嘴上却说道:“别急,师父这称呼你自称的。在你赢我之前,我是不会叫的”

青年嘴角挂着一丝冷笑,心中似乎已经认定薛建兵是自己的菜,口中继续放着狠话:“行,那你想怎么比?”

薛建兵淡淡的答道:“局域网打三盘,三局两胜。不*钱不*地,*的就是一口气,输的喊赢得三声‘好师傅’就行。”

”好!“青年没多想,一口答应。

薛建兵则大声说道:“够爽快,今天网吧的其他人就是证人,请在坐的各位帮我们做个见证。”

早在两人对峙的时候,网吧内的众人就纷纷发现这边有热闹看,于是都围了过来。

当薛建兵说完最后这句话的时候,网吧内突然充满了**味,整个网吧沸腾了。

围观的其他男女各种起哄加油。

“好,没问题,哈哈。”

“这次不是父子局啊,是师徒局,有点意思。”

“小兄弟放心,老哥我绝对公正。”

“去你的,你还老哥,你都够当别人叔的年纪了,帅哥,没事,姐姐我看好你哦。”

“别信她,只要是小白脸她都看好,昨天有一个,前天有一个,对了,大前天还有一个”

“嘿,反了你了,你敢揭老娘的短,看老娘我怎么修理你,别跑,给我死回来。”

网吧内的这个小插曲给人们提供了些许乐趣,一时间网吧人声鼎沸,熙熙攘攘。有叫好的,有猜测结果的,有的竟然公然开启了*盘,当然也有打酱油的。

薛建兵听到有人叫他小白脸,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自己的脸,心中苦笑了一声,经常生病的他的脸色还真的很“白”。

不过下一刻,他的目光镇定而有神。

作为主角的薛建兵此时不去听其他任何人的言语,眼观鼻,鼻观心,调整心态如老僧入定般平静。这场比赛事关尊严之战,不容他马虎半分,他要以最好的状态打败对手。

进入天域**。。。

进入局域网联机对战。。。

系统提示,您选择局域网联机对战,您的对手“天域小王子”已处于等待对战的状态,请先输入您的**名。。。

薛建兵沉稳的抬起他那白玉般的手指熟练的在键盘上敲打下了自己的ID:SnowIce。

延伸阅读

天铩在线阅读第八章  http://www.newload.cn/ugyf.shtml
一个电话,并没有接通。准确的说,电话是接通了,但苏老爷子正在开会,并不是他本人接到的

皇冠不能掉[网游]在线阅读第九节  http://www.newload.cn/y00n.shtml
陆陆续续的,东方贵苑的楼底下开来一辆又一辆闪瞎人眼的名车,泊车小弟都是拍卖会场提前训

何时明月我不是来做保姆的  http://www.newload.cn/66fj.shtml
星辉**门口,苏晚穿一身黑色的职业套装,脸上的妆容素净淡雅,将波浪长发盘起来,露出了

交换生活妹妹?  http://www.newload.cn/bx2.shtml
洛轻言愤愤不平却十分无奈的等着春梅拿衣服回来。这个让她不得不怀疑刚刚她是不是预算到了

如果侠在线阅读第2节  http://www.newload.cn/x6qf.shtml
想到这里,李子西忍住要脱口而出的脏话,认认真真的寻找属于自己的戏份。在国外这几年没学

柳儿的歌之圈地画押(6)  http://www.newload.cn/djob.shtml
佟安晚的身体在秦谚书的触摸下隐隐发颤,即便是当初她和苏南交往,也不过亲吻和牵手,从未

永夜君王在线阅读第一节  http://www.newload.cn/bk30.shtml
吱呀……一个石头小院的老木门被推开,一身补丁麻布长衫的老者开好门,转过身去把独轮车推

绝强杀手在线阅读第二节  http://www.newload.cn/6ih4.shtml
人多的地方,乱事便多。唐墨呆在酒肆里,目的是要打听消息,现在的江北郡各种流言飞起,谁

神是我的好朋友在线阅读第十节  http://www.newload.cn/2i9.shtml
“雇佣关系就相当于商店老板雇佣的伙计,我给你们工钱,你们给我打工。”费洛克看到小妞一

学不会三角函数别走在线阅读第6章  http://www.newload.cn/piry.shtml
“啊!”小男孩有点懵,眼前这是什么状况,那些追打他的家伙怎么都摔在地上嚎叫了,一个个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京都娇女第9章在线阅读

    清晨,林昆从睡眠中醒来。“啊。”伸了个懒腰,这一觉睡的真舒服。拉开帐篷,运气不错,一整晚都没什么动物打扰,拿出牙刷毛巾,走到河边洗漱起来。清洁完毕,收好帐篷等物,一切准备好。运起轻功,以极快的速度飞奔于森林。还是快点找个合适的地方抽取功法吧,有点等不及了,想玩什么时候都可以。恩?那是。不停的闪现于树

  • 只卿心不卿殇之初见(1)

    出了宫,顾慈甫一踏上马车,远处就传来了熟悉的喊声。“是平阳王世子,”帘子外传来秋水的声音,“公主,要停车吗?”顾慈雀跃地伸出手想要掀开帘子。注意到一旁崔麽麽的眼神,顾慈收回搭在帘子上的手,讪讪道:“原也只是想要打个招呼的。”还不待顾慈下车,顾江河已经纵马走了过来。他额头上还带着汗,整个人沐浴在阳光下

  • 领主英雄在线阅读第5章

    第五件,那就是最近发生的事。由于“某些原因”,西北方的羌族突然联合西边的西番共同对神化国发动侵略战争。数月之前,双方主力已经在边境交上火,大战一触即发!在这样紧要关头,全国各地都在动员、备战。但相对来说,国内局势还算稳定。只是那两国突然一起上,多少让本国感到有些吃力。第六件,也是前不久的事。那时刘刕

  • 大佬她总惹人心动在线阅读第一节

    暮春时节,草长莺飞。暮源这座古老的城镇在小桥流水环绕中苏醒,河边石板路上有山里的农夫挑着担子走过,赶着去小镇东边的集市摆摊。河道旁有三三两两的妇女聚在岸上洗衣服,一边洗一边扯着嗓门说些家长里短,手上棒槌敲的梆梆响。河道对面,隔着一条石板路的老房子里,年轻女孩纤瘦的身影正在小屋里来回擦洗。老房子是典型

  • 都市之兽王麒麟在线阅读第五节

    不管陆晴心里有多不爽,严导在圈子里的地位摆在那,国内最大牌的导演之一,连陆晴背后那位老板都不敢轻易得罪严导,陆晴被明嘲暗讽,也只能压下心中不快,老实拍戏。安宜换好剧服等着陆晴,她就一句台词,这种戏早已轻车熟路,得心应手,感情不用酝酿都能上来,女主角化妆耗时较长,安宜站在大太阳底下,被烤的生无可恋,她

  • 近身兵王在线阅读第4章

    凌霄一路上跟随着叶孤城的脚步走进飞仙岛,城里的人一脸看待外星人的模样看着凌霄,这人的衣服如此鲜艳却又如此奇怪。更为惊奇的是,这个年轻人居然能够跟城主站在一起。凌霄一路上也逐渐观察这边,发现这边的人跟刚才在城市中的人完全不一样,在那里的异人充满嗜血,滥杀无辜,而这里的人看似融洽祥和。“是不是很奇怪我们

  • 网游之美男传奇神射阻敌

    容建才真可算是命不该绝,李胜将两张骑弓绑在一起,双弓双弦强劲射出的箭矢眨眼间就飞越过百丈的距离插在容建才的左肩,三尺长的箭身足足射进容建才身体两尺有余,只留了一截数寸长的翎尾摇晃着还留在外面。李胜摇头暗叹,原本他瞄准的是容建才的左胸,想要一箭射死这个领军的将领,不料容建才恰好微微躬身而再次逃过大劫!

  • 大明风云之南逃记在线阅读第三章

    在傅礼臻离开后,美院院长立刻给林玉打了电话,委婉地吐了一番苦水,林玉在得知自家儿子最终还是接下了这差事之后,心情非常好,笑盈盈听他说了将近十分钟,才找了个借口挂断电话。她知道傅礼臻的脾气,直到第二天才给他打电话,可惜显然她给的缓冲时间还不够长,不断重拨了二十多遍,也依然没人接听。林玉“啪”地一声把话

  • 羲问之惠连本纪白天不懂夜的黑

    人世间的蹉跎依旧永无止境地剥夺着人们心中憧憬的美好,而每一段深刻的爱情背后也必定隐藏着不为人知的心酸和痛楚,甚至是那些叫人不堪回首的心碎记忆!她从来都没有想过自己会永生永世地活下去,一个平凡的不能再平凡的人类本应遵循上天的安排,在该出生的时候降落人间,在该离去的时候悄然离世......然而,和他这不

  • 安伯家族的流派冒险在线阅读顾欣梅

    整个地下停车场都陷入到了黑暗之中,所有感应灯在没有声音的情况下齐齐罢工。唯有轿车内,有着一明一灭的丝丝光亮。肖长歌坐在车内,又开启了狂*抽烟模式。缭绕的烟雾刺激着肖长歌,让他感觉很放松。苗承安和葛昂离开后,肖长歌一直在等待苗承安,可是直到公司下班那一刻,肖长歌都没有等到。无奈,肖长歌只能找公司里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