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他是大少爷啊第二章

作者:随意啦 来源:纵横中文网

小厮去钱庄取钱,林渊就在破庙里收拾东西,其实也没什么可收拾的,主要是林渊闲得慌。

他现在身体虚,穿过来的时候正是原主烧的最厉害的时候,原主没熬过去,他又接力继续熬,虽然熬下来了,但没有好的保暖措施,吃的也是当了棉袄的钱,只能填饱肚子,喝药什么的想也别想。

林渊还是有点庆幸的,因为棉纺织是元朝才有的,要是再往前推一个朝代,怕是原主和小厮根本熬不到找到破庙,就已经冻死在路上了。

“少爷!”小厮是快跑回来的,他还把两件棉袄也给赎回来了,一件是他自己的,还有一件是林渊的,林渊那件用的棉花多,更厚实。

把棉袄穿到身上之后,林渊搓搓手,终于敢拉开棉被了。

他们之前一直睡在地上,棉被脏得不行,破庙又没人打扫,因为灌风,乞丐都不愿意过来,把衣服穿好,林渊就被小厮扶着,一瘸一拐地去找客栈,等养好了身体再去置办产业。

两百两真不是个小数目了,普通的三口之家,一年的开销也就在二两银子上下,这都算是小富之家了。

其实林渊还有些庆幸自己没穿到元朝初年,那个年头才是地狱,当时元朝的官员几乎全是文盲,他们刚到中原,才从马背上下来,目不识丁,根本不会管事,十岁的小娃娃都能当官,下面的小吏就使劲乱搞,敛财栽赃,乌烟脏气。

虽说现在也艰难,但对比那时候已经算不错的了。

“我都打听好了,城北有家客栈,说是最大最干净的。”小厮搀扶着林渊,“上房是两百文。”

林渊摇头:“不住上房,下房多少?”

小厮:“八十文。”

林渊:“就下房吧,我们两挤一挤。”

反正这一周多都是这么挤过来的。

这座小城叫坞城,离江南有些近,林渊准备修养好了就在当地置产,江南是不能去了,陈友谅、张士诚、方国珍他们全都在江南,江南是打得最激烈的地方,他还是小心为上。

客栈的下房不大,但是收拾的还算干净,小二还给他们打了一盆热水,供他们主仆两个收拾一下,林渊叫了份饭菜,还给了小二一点钱,让他帮忙买两件成衣回来。

“包您满意。”小二乐呵呵的下去,买两件成衣,他还能贪一点,不贪多了,但也是笔进账。

饭菜倒是很快就上了,一碟炒青菜,一碟炒肉丝,因为现在种油菜花的人少,所以青菜是用猪油炒的,香是香,不过得尽快吃完,不然冷了要结块。

虽然就两道菜,分量还是挺足的,配着米饭林渊吃撑了才停下来。

小厮去抓了几剂药,让客栈熬好了送上来,都说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不过保暖条件和饮食条件跟上来以后,林渊好得倒是很快,才三天就能出门逛街了。

坞城不算大,总人口估计也就在一两万人,街边小贩也不多,寒冬腊月的,百姓也不怎么出门,都是屯够一冬的粮食,一天一顿,在屋里过日子,不过也有苦工和乞丐,衣不蔽体的走在路上,寒风吹过就冷得瑟瑟发抖。

他们能不能活过这个冬天都不知道。

“客官,来碗豆腐脑吧!热乎着呢!暖胃!”

“客官,我家的饼在坞城可是出名的好吃,您试一个。”

小贩们堆着笑,脸颊冻得通红,还在叫卖。

林渊跟小厮走在路上,跟周围的穷苦百姓格格不入,毕竟是**家庭出身,原主从小没吃过苦受过累,十指不沾阳春水,也就是练字那几年辛苦了点,平常时候都待在室内,不怎么出去晒太阳,是个唇红齿白的富家少爷。

小厮虽然是家生子,仆从出身,但七岁就跟在了林渊身边,日常也就是照料林渊身边的事,能吃饱穿暖,还认识一些字,比一些平民家庭的孩子过得还要好些。

他们两出现在街头,简直就是顶着一个牌子,牌子上书三个大字“有钱人”。

“少爷!”

林渊刚路过一个街口,就被一个衣衫篓缕的女人抱住了腿,她浑身既脏又臭,头发油腻沾满灰尘,仔细看还能看到跳蚤,衣服也跟破布一样,里面还填着干草取暖,她一手抓着林渊的腿,一手把身后的孩子牵出来。

“少爷!”女人哭喊着,“您买了他吧,您买了他吧,不要钱!”

“他能干呢!更给您干活!他有力气!”

说着就给林渊磕头,一下又一下,一点折扣都不打,砰砰砰地磕在地上,额头已经渗出了血,边磕头边喊:“少爷,买了他吧,买了他吧!”

那个被牵出来的孩子看到娘跪了,他也跪了,跟着一起磕头。

八岁的孩子,已经知道事了,他家原本是农户,去年他爹犯了事,**就收回了他家的土地,他爹也被打死了,娘就带着他们逃了出来,上头的两个哥哥死在了路上,一个是饿死的,一个是饿的受不了去别人的田里偷菜,被那里的村民打死的。

他和娘一路流浪,到了这座小城,他们实在是走不动了,就在这儿当了乞丐。

可娘的身体越来越差,他每天要的食物只能让他们娘两活命,每天都吃不饱。

原本还有一家粮铺的老板还给他点吃的,现在那家粮铺关门了,他们连最后的希望都没了。

昨天晚上,他娘跟他说:“乖儿啊,娘把你卖了吧,卖去个好人家,能吃口饱饭。”

他问:“娘也卖了吧,我们一起去吃饱饭。”

他娘只是笑。

她都这个年纪了,生了三个孩子,粗手大脚,也没有姿色,就算想卖去暗门子,人家也不会收她,那些有钱人家或许会买一个八岁的孩子回去,却不会买一个一看就活不了多久的女乞丐。

她想起自己还有家的时候,丈夫是个老实头,总是卖力气干活,大儿子跟丈夫一个样,最笨,但是最听话懂事,二儿子聪明一些,总说自己长大了去城里做点小买卖,到时候把一家人都接过去,过好日子。

一个家,说没了就没了。

要不是还有小儿子,她都不知道自己该怎么撑下来。

最苦的时候,她甚至想跟小儿子一起死,找块石头,先把小儿子砸死,自己再撞死。

可是看着小儿子那双眼睛,她又下不了手,只能抹把眼泪,继续上路。

“别磕了!”林渊拦了几下,没拦住,只能大吼一声。

女人和孩子这才停下,女人一头的血,那双眼睛充满了绝望,她嘶声力竭地说:“少爷,他真的有力气,能干活,他能干活的,他不要工钱,我把他卖给您,给您签卖身契,您让他干什么他就干什么,少爷,买他吧少爷!”

她不是在求林渊买她的儿子,她是在求林渊给她儿子一个活命的机会。

“先起来。”林渊扶住额头,有些头疼地说,“起来说话。”

女人的膝盖冻伤了,她咬着牙艰难地站起来,男孩也站在女人的身边,不敢抬头去看林渊。

林渊问:“会做什么?”

女人眼中爆发出精光,她连忙说:“狗子会放牛!会种地!会干粗活!”

林渊又问:“识字吗?”

女人的肩膀垮了:“不、不识字……”

林渊其实很想当个好人,可是老天爷以前并没有给他当好人的机会,大学毕业以后他就进了一家公司,公司不大不小,勾心斗角不少,他刚去的时候没少受前辈的折腾,除了本职工作,还要帮前辈办事。

做好了,前辈和上司被夸奖,有奖金。

没做好,受批评扣工资的就他一个人。

也想过跳槽,但实在找不到更好的工作了,他大学学的专业本来就冷门,只能在公司待下来。

他找了个机会,帮前辈做资料的时候专门弄错了数据,只属了前辈一个人的名,后来被上层发现,前辈想攀扯他的时候,因为公司都知道这个前辈总是欺负他,加上他一直逆来顺受的假象,根本没人信,前辈就被辞退了。

上司则是他在办项目的时候灌醉了上司,用上司的手机和口吻给竞争公司的老总发了条泄密的短信,上司也倒了。

他就从小职员升到了部门经理。

在职场上,林渊混得如鱼得水,笼络下属,巴结老板,扳倒对手,他实在算不上一个好人,就连林渊都觉得,他如果是个好人,也不愿意跟这样的自己当朋友。

“你会种地吗?”林渊问女人。

女人有些茫然,她儿子连忙说:“少爷,我娘会,我娘能种地!您把我娘一起买了吧!”

“只要一口吃的!不要钱!少爷!我们给您当牛做马!”

“行吧。”林渊让小厮拿出十文钱,“去买点吃的,三天后正午在这儿等我。”

女人和男孩又跪了。

“多谢少爷,多谢少爷。”

小厮已经习惯自家少爷的善良了,他只是好奇道:“少爷,干什么给他们十文钱,他们要是不来怎么办?那我们不就亏了。”

林渊:“他们不来的话,就当是我施舍他们的。”

毕竟前期置办田产,他和小厮两个人跑肯定不够,古人签了卖身契就是主家的人了,这辈子都跑不了,也不怕他们不听话。

而且他也希望给原主积点福德,让他能投个好胎,下辈子能投胎到现代,做个有好报的好人。

这也是点心理安慰吧。

延伸阅读

[综]世界瑰宝第九章  http://www.cddaikin.cn/n414.shtml
白乔柯没有刻意的去安慰陈吟安,道理每个人都懂,但若是每件事都可以按照道理来处理,人便

浓情见我 [参赛作品]第四章  http://www.cddaikin.cn/azeq.shtml
现在正值过年,府里的饭食也较往常好,梧桐领来了六个菜,一道红烧鱼,一道蘑菇炖鸡,剩下

漫威:无上权柄之相约  http://www.cddaikin.cn/oji.shtml
悲剧了,这真是出师未捷身先死啊,返回伊利斯的张冉一脸苦逼,将性命交托在一个陌生人手中

混在五零年代在线阅读第8章  http://www.cddaikin.cn/n3lt.shtml
上回王夫人在想,所有问题归结到最后还是人的问题;人的问题归结到最后是制度问题。结果王

大佬带我谈恋爱在线阅读第八章  http://www.cddaikin.cn/ypkk.shtml
见要挨打,柳树下意识的退后一步,随即想起自己手里还举着擀面杖,便一棒子打了下去。柳树

隐村弃子在都市之第六章(6)  http://www.cddaikin.cn/3k3.shtml
凤凰岭地脉之下的灵气,正在芒泽之中翻涌。程鸣羽被穆笑拎到这里之后,只能看着眼前四个妖

穿成和男主退婚的女配在线阅读第9节  http://www.cddaikin.cn/d7ly.shtml
神一相接过信笑道:“到底是亲生的,起个外号都给我起这么霸气。”只见信上写道:“一相吾

神武破空在线阅读第8节  http://www.cddaikin.cn/x1gu.shtml
“出去!”季念大声的说。秦毅站在房门处,说了句:“抱歉。我刚才敲了门你没应。”季念把

南笙姑娘在线阅读第3章  http://www.cddaikin.cn/6wcb.shtml
人就是这样,别人越是不说她就越是好奇。知道在沛孺这里得不到答案,可是也按捺不住那颗好

快穿之bug崩坏了之八爪带她穿越啦!  http://www.cddaikin.cn/df6y.shtml
“各位老铁,大家快看:这么大的大八爪看看这多新鲜。老铁快看,喏这是墨囊,来来来现在我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清溪行第八章在线阅读

    一辆辆高级轿车停下,穿着校服的学生从自家车里下来,看到崔永姿,纷纷过来和她说话,崔永姿也礼貌的与学生们攀谈。柏念慈不是第一次来这所学校,事实上,她也是从这所学校毕业,只不过,毕业的人是章念汐,她现在是柏念慈。柏念慈的学生证上写着外语系三班,她没去过外语系,加上在车里跟崔永姿说过自己忘了一切,崔永姿这

  • 警察也是人之走尸

    扭头,才发现是郁小雪,她不但没敢去烧香,反而还拉住了我。“天哥……香……香不够了,怎么办呀?”郁小雪脸色凄凉的看着我,还指着堆放了一地的空香盒,以及最后一扎里还剩下的几根香。阴鬼是人死后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而没被地府鬼差勾走的游魂野鬼,它们吸阳气和香烛就跟人吃饭吃菜一个道理,天经地义。一般游魂野鬼吸点

  • 霸道大小姐第七章在线阅读

    天色转暗,月上梢头,天空中繁星点点。小院中,凌无涯四人围着篝火而坐,篝火中的木材正噼噼啪啪的燃烧着,篝火上烤肉已经散发出幽人的香味,引得四人食指大动,这些烤肉正是琳儿带来的上等高阶荒兽肉。“啊”,吃饱喝足以后凌无涯发出了满足的叹息,“好久没有这么畅快的喝酒了”。凌有峰带来的四个酒坛已经空了三个了,正

  • 天机之不明阔体在线阅读第九章

    四人相对而坐,叶泽眼观鼻鼻观心,乖乖地装壁花;叶炜焦躁不安地左顾右盼,只恨不得现在就长上翅膀飞走;叶英抱剑而坐,面沉如水,目光在叶炜与叶泽之间逡巡不定;叶孟秋更是虎目圆睁,面含怒气。叶泽与叶炜不敢说话,叶英不善言语,所以,最后先开口的还是最后赶来的叶孟秋。“你可真是好本事啊!身为长辈竟然挑战一个刚刚

  • 魔战传奇在线阅读婉晴出马 一个顶俩【求鲜花 求收藏】

    因为杨飞被yin气入体,所以现在被冻得牙齿直打架。在唐婉晴把他体内的yin气吸出之后,杨飞的状况终于好多了,但是由于yin气入体太久所以杨飞的身体承受不了,生了一成大病,发了高烧。这可忙坏了杨飞的父母了,一直折腾到了后半夜杨飞的烧才退去,所以杨飞请了一天的假。当晚,唐婉晴又来了,有些调侃的看着杨飞,

  • [周喻]我有一个朋友第十章在线阅读

    李佳瑶好奇的看着眼前的茶叶,当她忍不住拿起一个木盒子打开,一阵浓浓的茶叶香立马扑鼻而来。“这茶叶好香,我试试看。”浓郁的茶香味引起了李佳瑶的兴趣。国内顶级茶叶她也算尝过不少,但光开盖子味道就这么浓郁的茶叶她还是第一次遇到。待李佳瑶烧了一些开水,她迫不及待的从木盒子中取出一点茶叶放在杯子中,随着滚烫的

  • 漫威电影宇宙开始的旅行第10章在线阅读

    “你说你是九华门的弟子?”莫也惊讶道。他之前想的是那个师兄会不会是自己的仇人洛言,后来被自己否认掉了,但没有想到这些人还真是九华门的弟子,那那个大师兄是谁?“呵呵,没有想到你小子也听说过九华门,看来你的见识还是有一些的。”那人说道。他还以为莫也是因为九华门的名气太大,所以才震惊了,立刻就有着一股优越

  • 信仰第5章在线阅读

    范若若原以为他一身皮甲又披披风,该是热得一身是汗的。在她接过燕小乙递过来的披风前,她已经做好准备接过来一件脖颈处被汗润湿的披风,或许还会有些汗味。然当她接过披风时,她意外的发现他解下的披风,干爽无异味。范若若裹上披风,认认真真地将系带系好,然后她犹豫了一会儿要不要将帽子戴上。戴帽子弄乱了发型可怎么办

  • 天下何处无云雨偶然间,淄衣京国

    进宫的那天到是个好日子,秋高气爽,万里无云,阳光普照。九月初九,风凌晚站在紫禁城里抬头看着那红砖绿瓦外的天空,澄澈的没有一丝云。阳光微微的有些刺眼,却是温暖的有如母亲的目光。灵秀门外,绿肥红瘦,一团锦簇。临来前,风凌晚被按着仔细打扮。只见此时的她眉若远山,唇若含朱,眼波流转间风情万千。身上穿淡粉色菊

  • 愿以江山为聘在线阅读第6章

    里面并不似言芷所想象的那样杂乱。她进去后却是引起了不少人的注目,但却没有一个人敢上前。这里面,似乎有着一些规矩?一身着灰衣的中年修士走上前,在言芷诧异的眼神下做了一个简短的自我介绍“我是这里的管事,鄙人姓赵”原来是管事,怪不得看着如此精明。到了人家的地盘,言芷也不敢太过放肆,只好笑着应道“原来是赵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