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玄凌星在线阅读第九章

作者:王道凌空 来源:17K小说网

夏禾在一旁掩唇偷笑,带着笑意说:“是。”

很快她就回来了,身后跟着几个婢女,手中的木制托盘中都放着一只鼓鼓囊囊的钱袋。

沈廉缓步走过去,将这几只钱袋丢到卿榆怀里,说:“快滚。”这人哪次来府里不顺走几袋银两。

卿榆将钱袋放进袖兜,却不走,遣退这些下人,又正经了脸色,说:“我说真的,王爷当真要去做这个太傅?”

*

淑房殿气氛此时已经是剑拔弩张了。

“太后娘娘,微臣认为让端和亲王成为太傅此举不妥!”邹大人疾言厉色,语气不太好。

其余大臣也挨个附和道:

“臣附议!”

“臣亦附议!”

孙鸢不慌不忙地让宫人给这些大臣上茶:“秋景,去拿些凉茶来,近来天气热了,给各位大人降降火气。”

“不必了。”

“太后娘娘!”

孙鸢不为所动,唇角微微向下撇,不虞几乎溢于言表。

杨意这时道:“各位大人听我一言。”

“左相?”

发话的是御史大夫陆机,在一众稍显偏激的臣子里显得格外冷静。

杨意冷静道:“此事是本相提议出来的。”

此言一出,引起各位大臣哗然。

“本相和太后放心不下端和亲王,”杨意道,“相信各位同僚也是如此。与其放任他在我们看不见的地方勾结党羽,不如将他放在眼皮下,也好看着他的动作,让他不敢轻举妄动,我们也有个准备。”

“他端和亲王再大的胆子,也不敢公然对皇上动手。他心里也清楚,要是皇上出了什么事,第一个被怀疑的便是他。”

陆机道:“左相的意思是,端和亲王不仅不会对皇上不利,反而会护着皇上?”

“正是如此。”杨意颔首。

几位大人的第一反应就像是听到了什么极大的笑话。

端和亲王会护着皇上?开什么玩笑?!

孙鸢轻咳了声,拉回了众大臣的注意。她不容置喙地说道:“懿旨已经送到了端和王府,此事已成定局,诸位不必再议。”

话已经这么说了,他们只能放弃离去。

众大臣忿忿不平,暗自思忖这里面暗藏的利弊。

虽然他们提防着太后,防止她权力过大,免得日后掌控了皇上和朝堂,但是他们也知道,如果太后有这个野心,若是让端和亲王夺了皇位,她也不会得到什么好处,自然是不会替端和亲王说话。

何况这个提议正是左相提出来的。

孙鸢之所以让左相来解决这件事,一是她心知如果是她出面,这些大臣非但不会这么轻易接受,反而还激起他们的忌惮和猜忌,以后的事就不会太顺利,麻烦得紧,二是左相是他们拥护沈知弥这一派的主心骨,他的话他们不会多加怀疑。

这件事掀起的风波暂且平静下来。

过了几日,沈廉才到宫里来见孙鸢和沈知弥。

沈知弥知道沈廉是他皇叔,但是没表现出有多亲近,只远远地看着他,低声唤了声“皇叔”,然后问孙鸢道:“皇叔真的是新太傅吗?”

孙鸢点头。

“弥儿知道了。”沈知整张脸都快皱起来了,有些不高兴。

之前那个太傅年纪大了,虽然严厉,但是他偷懒时很少让太傅逮着,这皇叔太年轻,眼神肯定比那个太傅好。

那他以后偷懒该怎么办?

沈知弥站在孙鸢身侧,孙鸢什么也没看见,但是站在他们对面的沈廉将一切都收入眼底。

小皇上和阿鸢关系这么好,以后他要怎么才能瞒过他——

沈廉将思绪深深藏在眼底,再看向沈知弥和孙鸢时,眼里溢满了笑意:“臣是皇上皇叔,正好能督促皇上用功,这岂不是一件好事?”

哪里好了?

沈知弥欲哭无泪。

但他还太小,虽然是皇上,却还只是个挂名的,没有反抗的余地。

沈廉和沈知弥并未在淑房殿停留太久,他们一道离开了。

孙鸢歇了口气,这件事算是告一段落。

*

牢里干草铺就的床上有个囚服的人面对着墙躺着,半晌也没动。

穿着软甲来回巡逻的侍卫察觉到不对,试探着说道:“张公公?”

牢里虽然暗沉无白日,但是外面是个艳阳天,就算是再分不清白天黑夜也不至于一直躺着。

他喊完之后,里面的人仍旧一动不动。

侍卫察觉到不对,叫来看守这边的狱卒:“这张公公躺了多久了?”

但是对方明显没有上心,他说道:“你说这张公公?嗨!从昨晚开始就没动过了。你看,今早上给他递进去的饭到现在也没动呢。我看啊,他不会是知道自己快死了连饭也不吃了,正好省了咱们力气。”

侍卫心生不妙,说:“打开。”

“什么?”对方没反应过来。

“我让你打开大牢!”

“不行,万一他跑了怎么办?咱们小命不保!”

这蠢货。

侍卫皱眉,夺过挂在狱卒腰间的钥匙,打开门进去了。

张公公仍旧没动,侍卫将人翻过来,张公公脸色青白,双眼瞪得老大,鼓胀得凸了出来,嘴唇乌黑,下巴上全是吐出来紫黑已经凝固的血液。

“他他他……他死了?”看守这边的狱卒惊恐道。

“……闭嘴。”侍卫斥道,“你在这里面当值,见到的死人难道还少?”

*

春岚在孙鸢耳边悄声说了几句,孙鸢起身道:“去大牢。”

张昏在牢里死了。

孙鸢命人杖毙了小陶,留了张昏一命,把他和他爹娘关进大牢。

早就猜到张昏会死在牢里,没想到死得这么快。

那张家二老和那个小太监如何了?

沿途见到了侍卫全跪在了地上。

孙鸢让他们起身之后,带着人径直走到关住张公公的那一间牢房,让太医进去验尸。

几个看守的狱卒和侍卫跪在地上。

“什么时候发现的?”孙鸢问道。

“就、就在不久前。”看守的狱卒哆哆嗦嗦地回答。

孙鸢皱眉,张公公刚被送过来的时候,她就让看守的人好生看着这边。现在看来这张公公不仅死了,连凶手也没抓住。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孙鸢低声道。

过了会儿太医擦着手出来,弯腰作了个深揖之后,直起腰说:“中毒而亡。应该是昨晚就中毒了。”

这么久了?

孙鸢看向犹跪在地上的狱卒,抬脚踹向他的肩膀,伴随着“咔”的一声,狱卒倒在地上捂着自己的肩,满脸痛苦——他的肩胛骨硬生生断了。

“废物。”孙鸢眼里蕴着怒气,“哀家一脚就能把你踢成这样,要你们何用。”

“张昏爹娘在哪儿?带哀家过去。”

张昏爹娘和那个小太监的牢房离这里不远,一行人护着孙鸢过去。

所幸的事,他们没死。但是,这三人目光呆滞坐在墙角,不言也不语。

孙鸢停下脚步,叹了口气,说:“杀了吧。”

这三个人明显同样被下了药,傻了。

那么他们也没有留下来的价值了。

其余人不傻,这时也看出不对劲来。

张昏爹娘已经把知道的事情供出来了,孙鸢才敢放心将人关进大牢,想引出在背后他们使唤的人。

虽然有个别狱卒太过放松,但是大牢仍旧足够密不透风。

这些人竟然能不惊动狱卒就动了手。

“自己去领罚。”孙鸢道,带着宫人离开了大牢。

这些狱卒和侍卫里,有个人悄悄抬头看了眼她的背影,又很快低下了头。

*

上一世沈知弥被孙鸢培养成了一个傀儡,这一世沈廉下定决心要将孙鸢从这其中剥离出来,就得让这小皇帝用功,能早日独当一面。

但是不能操之过急。

“皇上。”沈廉踱步走到沈知弥面前,说道:“你又在走神了。”

沈知弥被拉回思绪,有些不开心,小声嘀咕:“朕是在冥思。”

“冥思?”沈廉挑眉,“那皇上说说,先人为何说‘民为重,社稷次之,君为轻’?”

沈知弥:“……”

见他答不上来,沈廉脸色变得有些严肃,说道:“皇上是一国之君,这是基本的,皇上应该谨记。”他顿了顿,“前太傅是否说过这江山属于皇上而非太后?”

不等沈知弥回答,他又说:“臣问皇上一句,你可喜欢太后?”

皇叔这不是明知故问吗?

“太后是朕母后,朕当然喜欢。”沈知弥不悦地说。

“皇上喜欢太后,可这些大臣可不喜欢。”沈廉看了他一眼,“皇上如今太小,能力不足,太后垂帘听政惹得他们不快,朝中形势严峻,有人想造反,第一个受到威胁的是你和太后——当然,皇上还太小,且你是国君,这些人不会对你——太后的性命极有可能处于危险当中。皇上得早日从太后手中接过这重任才是。”

这一席话沈知弥听得似懂非懂。

但他还是抓住了其中的关键点:他不用功,母后的性命就会多一分威胁。

“朕不会让母后处于危险当中,”沈知弥板着还带着稚气的脸,有些严肃地说,“皇叔放心,从今以后,朕会用功念书。”

目的已经达成,沈廉说道:“皇上有此觉悟,臣相信太后会深感欣慰。”

历史上也有幼皇亲自管理政务的先例,只是沈知弥实在太小,还需要学的很多。但是等沈知弥十岁时,他也能管理国政了。

沈廉本想就这么守着孙鸢,但是自从卿榆来府中找过他以后,他已经变了想法:

他一定要带走孙鸢,不会让她深陷在这个泥潭里。

延伸阅读

相府贵女第四章在线阅读  http://www.zhongyinglian.cn/ugp4.shtml
各大媒体早就将肖雨的资料挖掘出来了,在半年前,这个肖雨还只是一个整天窝在家里不出门的

锦衣香闺夫子会武术  http://www.zhongyinglian.cn/xvmj.shtml
“姜尚,你真的只有十岁吗?”鲁鸿德好奇的问道。“夫子,我今年十一岁。”小姜尚如实答道

原来对家BOSS暗恋我在线阅读皇者的血脉  http://www.zhongyinglian.cn/y2i.shtml
————求收藏!————在二十一世纪的一个城市里,一个装饰华丽的一个巨大豪宅,从巨大

娶了隔壁姐姐后之公主失踪  http://www.zhongyinglian.cn/2a2.shtml
“禀...禀报皇上,大事不好啦,永乐公主丢了!”“什么?!!”谨身殿下,锦衣卫统领木

祭炼山河在线阅读第5章  http://www.zhongyinglian.cn/w9n.shtml
“老师,他杀了我的亲人,我要完成我的复仇!”“那就去吧,作为神族的子弟,将是你无上的

[综英美]每天都在搞事在线阅读第九节  http://www.zhongyinglian.cn/y5hk.shtml
苏途不明白,好好的一个女子,为什么非要伪装成一个男子,还是以这样残忍的虐待自己的方式

礼貌式暗恋在线阅读第八节  http://www.zhongyinglian.cn/p464.shtml
第七章枣花的精神由于洪宜章和陈氏娘们的苦心操劳,再加上洪岳阳在生意上的收获,七年以后

神农仙魔录在线阅读第七节  http://www.zhongyinglian.cn/na4e.shtml
雪姒佯装生气道:“这不学那不学的。娇气。放心,我给你安排的是些好老师,跟他们没半毛钱

[综]穿成一只史莱姆第十章  http://www.zhongyinglian.cn/yfu9.shtml
大殿里,跪满了上云宗的弟子。大殿中央,摆着一樽白色地棺,白色地轻纱覆盖在上面。严肃冷

上仙难逑在线阅读第4章  http://www.zhongyinglian.cn/p3s7.shtml
第一卷第四章:城主府宴关家。“狐狸出洞了是吗...”“来人,备轿,先去刘家,再去城主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还珠之含玉第三章在线阅读

    3.嘴脸一路过来杀了近百的马匪,其中绝大部分死的时候都是赤身正在女人的身上施暴,还有一部分正在喝酒*博,全都是在逍遥享受,没想到居然会有杀星杀上门取了他们的性命。在小天把这些马匪屠了近半的时候,剩下的一半能聚集到这土匪头子的身边,显然也不都是饭桶。在那近百马匪重重环绕之中,是一个体型魁梧块头是常人两

  • 对恶毒女配真香了第一章在线阅读

    “呼呼,终于要到家了,累死我了。”南云飞说着走进了附近的一家便利店,买了瓶运动饮料就喝了起来。南云飞今年十八岁,家住S市,是个高三学子。每天晚上晚自习放学后都会从学校跑步回家,从学校到他家有着十公里的路程,从小就养成的习惯了,而且对于现在正处于高三的他来说,也算是一种减压方式吧。每次跑完步都会感觉到

  • 一诺成后:权势江山心碎在线阅读北楚烈王

    翌日,安冉便唤上贴身婢女星儿,准备去一趟医圣堂。路上,她有些心不在焉,昨天救下安心凝的人是谁派来的?还未到凤美斋,安冉便看到原本熙攘的人群自觉散开在两旁,不远处一辆囚车缓缓驶来。“叶凡此次押解南凌烨回宫复命,想必楚家这次,风头更盛了。”“北楚战神南凌烨,竟败给了叶凡,其中的故事倒是耐人寻味!”……南

  • 领主世界:猫女无敌在线阅读第四节

    “老妈,你要不要这么性急啊?”苏宝贝额头隐约闪过三道黑线,“都说等我博士学位拿到手以后再去了。”“那我哪等得及,要不你自己在这里读博士,我回国?”“我未满十二岁啊,老妈!”苏宝贝满脸纠结地看着她,“我没你其实没什么问题,你要是没有我,你确定你可以?”苏清月撇嘴看他:“有钱就行,我可以请帮佣的。”“那

  • 给豪门狂犬当抱枕第十章

    回乡路途遥远,时明如今有了乔清溪在身旁,考虑到乔清溪的吃食问题,一路上一改以往吃一顿是一顿的情况,而是每到达一个落脚点,时明都会拾起从前的武学上山打猎,也好为乔清溪补补身子。如此,又是一个半月过去了。“到了。”村口处,时明停止脚步,抬头看向街道上的人群,眯了眯眼,对乔清溪说道。一直注意着时明反应的乔

  • 失忆的异世是末世第九章在线阅读

    “哼,废物就是废物,物以类聚,我们走!”看了一眼巫仲对张枫如此礼待,巫鼎当即冷哼一声,脸上肌肉略微抽搐了一下就带着人向前走去。看着巫鼎离去的身影,张枫瞳孔微缩,回首间敏锐地发现,巫仲在看着巫鼎的背影,眼中多了一丝狠戾之色,显然对其怨恨不浅,但是却没有过于表露。张枫看着巫仲神色瞬息变平静,轻轻地点了一

  • 撒旦总裁撞上我第6章在线阅读

    王瑾他们早早的就起床了,只是听见修女说今天不用做事之后大家伙儿就一顿难受。就如古话所说:一天不干活就浑身难受。可能说的就是这群生龙活虎的孩子了,原本寂静的地方正是有了孤儿院有了这群孩子才会变得生机盎然。钱多和马庞今天没有瞧见人影,不知道是不是还没有起床,院长也是。大家伙儿开开心心的吃了顿丰盛的早饭,

  • 跑男之超级天王在线阅读第三节

    硕大的人影倒飞出去之后又接二连接三的砸倒了处于人群的最后数个人高马大的混子。这一切都发生得太快了,从秦牧出手到向龙整个硕大的身子倒飞出去,砸倒数人。整个时间只有仅仅0.3秒。所有在场的人都没有来得极反映过来。如同在电影院中看电影一般。众人回头看到,向龙摔得那叫一个惨不忍睹,整个右脸高高的肿了起来来,

  • 我的超级钱庄在线阅读第6章

    第6章时蓁刚这么想完,就感觉坐在自己身边的少帅清了清嗓子。一般少帅有重大发言的时候都会做这么小动作,仿佛一个刻意模仿大人发言的小孩子。毕竟现在的少帅只有五岁的记忆,他当年接触到的大人物比如大帅、南方大总统等,做发言前都会对着话筒清清嗓子。昨天下午少帅给她‘讲故事’的时候也率先清了清嗓子,只是时蓁没反

  • 老子是赛罗在线阅读第2章

    “封先生,董事长在里面等您。”秘书礼貌颔首,为男人拉开办公室门。穿过宽敞的会客厅往深处走,黑色皮鞋踩进纯白柔软的羊绒地毯,塌陷进去一小块,吸去声音。封彦在里面那扇门前停下,屈指轻叩。“进来。”门内人声沉厚,听起来有些岁数了。封弋靠坐在床头,接过护工递来的水杯吃药。家庭医生为他更换空掉的点滴。他摆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