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不想拯救世界的龙裔第八章在线阅读

作者:将进三杯酒 来源:纵横中文网

凛从咖啡厅的后门悄无声息地离开,没能走出太远,她敏锐地察觉到身后有危险的气息,回首一看,正对上百无聊赖望着这边的太宰治的眼神。

那是种让人看了就很不舒服的目光。

空洞得容易让人心生动摇,以为是窥见了什么地狱的一角,蕴含着悚人的森森寒意。

“……啊。”

接触到凛惊愕的视线,太宰治露出了恍然的表情,朝着凛扬起了一抹人畜无害的微笑,“梅宫小姐,看来我们真的很有缘。”

是有缘还是故意可说不准。

凛学着太宰的样子眨了眨眼,却比他的表现更多了身为女性的独特感觉,是凛软萌长相所带来的加分项,容易削弱人的戒心,她颇为高兴地说:“太宰君总是在合适的时候出现呢。”

“嗯?”

太宰做出不解的表情。

凛便故作隐秘地笑了笑:“我记得哦,[鸢尾]这家店,是太宰君最喜欢的咖啡厅。”

太宰治接戏的速度不亚于诸星大,脸上当即调换出了沉痛的神色:“听说,里面好像出事了,是么?”

“不,它很快就会平安了。”

凛说到这里,有点得意,“太宰君和我,只用等着我哥哥他们回来就可以了。”

太宰:“‘他们’?”

凛点了点头,笑容明媚灿烂:“他们很厉害的,待会儿我介绍给你认识!”

她卖起萌来有先天优势,除了面对琴酒时加上了刻意恶心的成分,基本没有过失手的时候。

——梅宫凛本人对卖萌是否无感,她纯粹是有点恶趣味。

太宰闻言,稍作沉思,少年人纤细的手指划过缠着右眼的绷带:“唔……是梅宫小姐哥哥的朋友么?那么……也是公——”

“嘘!!”

凛忙不迭地跑上来,一面伸手竖在嘴唇前制止太宰治继续说下去,一面跑到了近前。

在太宰忍不住瞳孔一缩、条件反射就要后退的当口,梅宫凛欺到了太宰的身前,两人的距离甚至比在列车上“逃亡”时更近,远远超过了所应该有的安全范围。

凛踮了踮脚,在太宰耳边轻且快地道:“其实,另外一位不是我哥哥的朋友,那也是我哥哥啦。”

“……”

太宰眉心蹙了蹙。

但他没让这个微不足道的面部变化落入梅宫凛的眼中,仅凭开口的语气来听,他仍然是那么温和无害,清隽又和善,“梅宫小姐的两位哥哥都是……嗯?”

凛退开一步,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

太宰立即露出了掺杂着惊讶的崇拜表情:“梅宫小姐真厉害!”

凛不解:“嗯?”

她想了想,没想明白:“诶……为什么夸的是我,明明是我哥哥厉害呀?”

“有这样的哥哥,梅宫小姐确实很厉害。”太宰治吹嘘的话说得毫不脸红。

凛的脸颊则是直接蹿红了。

那种染红程度,太宰有那么一刻甚至在想:她的脸温度该会有多烫?

场面一时陷入了寂静。

不远处警车到来的声音和人群的喧闹还在持续,太宰稍微听听就知道场面发展到了什么地步,原本就是他让中原中也去那边,自己则在这方守株待兔,只不过……出现的这只“兔子”,却比想象中还要难办。

就算梅宫凛表现得再怎么毫无芥蒂,方才转过身来的那一刻,太宰治是确定她看到了自己的枪,且不说他那完全是等待姿态的登场。这样的反常都视而不见,是更大的反常。

“我、我看你是找不到词来夸我才这么说的吧。”凛垂下眼,脸颊红扑扑的,分外惹人怜爱,她复又抬眸,琥珀色的眸子在阳光下愈发熠熠生辉,“不过,我想太宰君应该会和我哥哥们很合得来。”

说着,她已经弯起眼。

姣好的容貌,又是这么青春活力的模样。

太宰治忍不住捏紧了揣在口袋里那只手的指尖:……看着真让人不快。

“嗯?为什么这么说?”

太宰的脸上还是和煦如春风拂面的温柔。

“因为……那个嘛,所以我哥哥对于枪支都很有研究的。”凛一副“包在我身上”的神情,“太宰君如果喜欢枪支收藏,和我哥哥聊天一定会很愉快的。”

噢?

要说他的枪是“收藏品”或者是“模型”一类的吗?

太宰治是个极有耐心的人,可这不代表他喜欢过多的浪费时间,事实上梅宫凛让他捉摸不透,这种情况下的试探又是滴水不露,难免让十五岁的太宰治生出一点阴暗不快的心绪。

“不哦。”

太宰治笑意吟吟地说,“这是真枪。”

他将藏进口袋里的枪再度拎了出来。

“……”凛看着太宰手中微微晃动的枪,半晌没能说出半个字来。

太宰眉眼愈发柔和:“吓到你了么?”

凛迟钝地摇了摇头,眼神中浮现出一点迷茫,很快又被好奇所替代:“那个……太宰君,难不成……你是我哥哥的同事么?”

她话说得很委婉。

又刻意压低了声音。

完美阐释了一位想要保守秘密、却不小心发现了另外一个秘密的少女形象。

太宰治:“……”

“那、那列车上那些人针对你难道是——”

凛颇有艺术效果地在此处断章,没有继续说下去,乱转的眼睛和铺在眼底的惊慌已经彻底出卖了她的真实情绪,“我、我不会跟别人说的。”

凛点了点头,自我肯定打气般的,又喃喃低语了一句:“我忘掉,我不知道,我都不知道……”

太宰治:“……”

眼瞳中完整地倒映出梅宫凛的一举一动,太宰治忍不住磨了磨后槽牙:真的么?还是假装的?如果是假装的,可真的是棋逢对手了;如果是真的,那这股让人火大的感觉到底从何而来?

太宰心神一转,已经有了对策,却没有来得及施展,波本和诸星大一前一后地顺着凛跑来的那条路,同样无声无息地溜了出来。

咖啡厅内的局势已经得到控制。

诸星大和波本不想引人注意,功成身退就开溜。

“哥哥!”

凛脆生生的一声喊,诸星大从尾椎骨就窜起了一阵不祥的预感,直冲天灵盖,他挡都挡不住这被迫演戏的桥段,以至于诸星大有考虑过到底是太宰治比较好处理,还是梅宫凛比较好处理,得出来的结论自然是两人没有一个是能够随意动的,诸星大简直心力交瘁。

眼看着少女朝这边以飞扑的姿态跑来,诸星大有那么一瞬间确实有点条件反射地差点伸出手去接住她,随即诸星大判断出梅宫凛这次是冲着波本去的,松了口气的同时,他竟然还有点想看戏。

被猛然抱住的波本:“……?”

哥哥?

喊的谁?

诸星大没动,对面那个方向反了……我是凛的哥哥??

“辛苦哥哥了!”凛抬起脑袋,笑容甜甜地望着波本,“多亏了哥哥,我喜欢的人喜欢的咖啡厅才能够逃过一劫呀。”

波本:“……”

这孩子在说什么绕口令?

但戏精的专业素养让波本饶是心头问号连起来可绕地球一圈,波本仍然素养良好地顺畅接住了戏——

他摸了摸凛的脑袋,爽朗地笑:“凛高兴就好了。”

旁观的诸星大发现看戏的感觉实在比演戏好上太多。

凛拉着波本去到太宰治的跟前,如同介绍诸星大那样,介绍了波本。

当然,绝口不提她同样“出卖”了自家这位哥哥身份的事。

太宰眸光一动,视线看向波本:“梅宫小姐说,我见到波本先生一定会很合得来,现在看来果然如此,波本先生是个一身正气的人呢。”

波本:“……”

他直觉这个对话走向有点不对劲,还是先按兵不动地接台词:“凛喜欢的人如果是太宰君的话,我确实觉得很合得来。”

“只不过……是表亲吗?”太宰神色变得小心,眼神里带了点愧疚,似乎也觉得自己不该问出这个问题,“波本先生,诸星先生,还有梅宫小姐……三个人实在是长得不太像呢。”

波本:“……”

这让我怎么接?

他用眼角余光扫了眼梅宫凛:你出的戏,赶紧圆一下bug。

凛迟疑了一瞬,脸上的表情有点难堪:“这个……”

太宰便马上换上了一副担忧歉疚的不安神色:“是我冒昧了,梅宫小姐不回答也没关系。”

凛看了看他,又看了看波本和诸星大。

可怜诸星大场外看戏还能在这时发挥最大功效,竟然一瞬间就明白了梅宫凛的意思,从而几不可察地点了点头。

——梅宫凛看见了,深吸了一口气,下定了决心。

“太宰君,其实……”

得到了来自哥哥的鼓励,凛的气势高涨,只是眼底的水光已经被不稳的情绪撞散,看上去分明是逞强,“我和哥哥们并不是同一位母亲所生,我们家的情况有些复杂。”

太宰治:“……啊。”

他没忘了哀叹的表情:“是我太多事了,真的很抱歉。”

诸星大:“……??”

我给你接戏是让你这么胡扯的吗?

波本:“???”

梅宫凛你在说什么??

诸星大你又在打什么配合??

是在我不知道的时候你们又接了什么别的任务吗???

然而,波本的震惊之旅并没有就此结束,只因为太宰治低声温柔安慰着梅宫凛时,像是不小心说漏嘴了那般,虽然音调不高,却吐字清晰地说:

“……梅宫小姐的两位哥哥不都是公安吗?真的很厉害……”

波本悚然一惊。

差点当场跳起来。

他整张脸都僵硬了,偏偏这时候太宰治和梅宫凛还有一同朝他看过来,一个露出“我不是故意说的”、另一个则露出“哎呀说漏嘴了”的表情。

波本:“…………?!?!”

卧槽你们那眼神是什么意思!

你们知道什么了!!

延伸阅读

茶山星亮加盟  http://www.banjobarons.com/yi31.shtml
茶山星亮毛绒玩具总部主营毛绒玩具设计,生产加工及其包装服务于一体;公司位于茶山卢边村

爱俪克加盟  http://www.banjobarons.com/xdka.shtml
爱俪克新款床上用品总部是一家集生产加工、经销批发的经营企业。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

嘉诚水加盟  http://www.banjobarons.com/pewx.shtml
嘉诚水处理设备是一家集纯净水设备、反渗透设备、软化水设备、很纯水设备等水处理全套系统

金日达加盟  http://www.banjobarons.com/d08e.shtml
金日达粮油制品是各省市的粮食、食用油是大连市着名的粮油企业。合作生产企业和经营网络遍

泽新食品机械加盟  http://www.banjobarons.com/n75y.shtml
泽新食品机械本着追求卓越,精益求精的精神;质量、信誉至上、以质量示发展为宗旨,一步一

FTSE按摩椅(智加盟  http://www.banjobarons.com/dbs2.shtml
WWW.FTSE.CC代理热线:021-5446106013916053906联系人

金喜加盟  http://www.banjobarons.com/xsff.shtml
金喜石榴石饰品是项饰、金镶玉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莆田

OAK加盟  http://www.banjobarons.com/ygin.shtml
OAK空调是由博世集团于2012年5月30日收购山东欧锴空调科技有限公司后成立,是一

永强加盟  http://www.banjobarons.com/y9as.shtml
北京永强窗帘布艺装饰公司生产布艺床上用品,窗帘布艺,及办公楼,酒店窗帘,百叶窗,卷帘

贝得尔加盟  http://www.banjobarons.com/n6ov.shtml
贝得尔换热设备司位于长三角洲,东邻大都市上海,西靠千年古都南京,南依太湖之滨无锡,北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干掉万人迷的一百种方法在线阅读悲催的喵

    夜夏国,皇家狩猎场。茹小囡蹲在笼子里,以爪扶额,生无可恋的盯着眼前的死老鼠。“你说它为什么还不吃呢,这可是才抓来的,很新鲜……”笼子外面站着两个男人,正低头嘀咕着。新鲜你妹啊!要不是隔着个笼子,她真想把这死老鼠摔到他们脸上去。再新鲜那也是老鼠好吧!她宁肯饿死也绝对不会去吃那种东西的,就算她现在莫名其

  • 公子快到碗里来重生

    霎时间,屋子里的人都呆滞了。大伯母快步跑去扶着自己心肝宝贝,紧张的询问道:“梓瑜,怎么了?别吓娘啊!…”安抚下梓瑜后,大伯娘立马站了起来,怒气匆匆的扯下破烂的草席。对着梓苒的“尸体”咒骂道:“你这个贱蹄子,死丫头,死了都还来吓我女……”。破烂的草席一落下,这幅只剩皮包骨的破烂身子,本应该埋了的死丫头

  • 我,饲养了全人类在线阅读第十章

    文正堂,后院。慕真真跑来找嫂子刘氏。她跟嫂子其实没什么话说,不过嫂子知书达理,温柔和顺,也算是很好相处。此时这事儿,找她当然最是合适。刘氏听完她的请求,笑着道:“既是为了孝敬爹娘,便由我来给你伴奏吧,也算是尽一份孝心。”慕真真惊喜的道:“嫂子会什么乐器?”“琴是最擅长的,笛子和琵琶也略懂皮毛。”刘氏

  • 这豪门极品我不当了在线阅读第7节

    时隔数年,得知被淘汰那一刻难过的心情再回忆起来已淡化了太多。哪怕是在当时,梁易春也没为这个结果消沉多久。不是完全没准备——并不出众的摸底成绩、学员群群主和邵海成的离开,一次次逼迫他看清自己有几斤几两;也不是走投无路,他的水平丢进普通玩家堆里仍数高端,代练也好、倒腾装备材料也罢,不愁从**里挣不出钱;

  • 成长路上温馨常在第6章在线阅读

    拉尔照例给了对方一只电话虫,看着萨卡斯基消失在门外,憋了很久的系统试探道。【宿主,我可以说话了吗?】拉尔心情愉悦道‘可以呀,005。’【宿主你很欣赏萨卡斯基?】系统语气很疑惑。【可是他手段残酷不留情面,为了他的‘正义’可以牺牲任何人】拉尔‘刷~’的打开折扇,轻摇折扇好奇道‘这些又是你从命运之书上总结

  • 我做截教大师兄那些年在线阅读第8节

    一天玑王城,蹇宾寝宫里,黑衣人恭敬献上密信,蹇宾接了,让他退下。黑衣人是他安排在军中的眼线,甚是忠心,几年来定期同他汇报军中情况。蹇宾展开密信,未及看罢,便勃然大怒。小齐竟然背着我跟他人私下传信!传信之人是谁,友朋知己还是他国朝臣?信上都说了什么,儿女情长还是军情政事?小齐……小齐他怎么敢!蹇宾看着

  • 炮灰糟糠妻之第十章

    CHAPTER009十一点钟的明洞仍然灯火通明,店铺来来往往的顾客络绎不绝,好像这里的灯不会熄灭似的,街道仍然是喧闹的,人声,音乐声,广告声在耳边略过。金南俊和权乔雅并排静静的向公交车站走着,两个人之间安静的氛围和明洞喧闹的声音奇妙的融合在一起,并不突兀。就算只是无言的走着,两个人也并没有想象中的尴

  • 因果[陈情令魔道乙女向]之屠杀妖兽(10)

    姜衍飞快的飞到了空中,看着自己脚下的山林,姜衍是各种开心。因为自己可以短暂的飞行了。这时只能隐隐约约的看到一群人走向了自己,姜衍不用想就知道,肯定是那群宗门的弟子集结出发了,姜衍从空中跳下来。两名开路的宗门弟子直接跑了过来。拔出剑来,直接问到:是谁?姜衍笑呵呵的说到:是我,自己人。而这时听着姜衍的声

  • 再远美食大佬也是我在线阅读第8节

    第8章夜宴伪白笑了,笑得很勉强,道:“原来是小妖呀,好久不见。”蓝色妖姬不经风尘地道:“你可以走了。”伪白双目一紧:“走?带走岳少寒伉俪的尸首可是大尊者的命令,你也敢插足?”“一切后果由我负责,你赶紧滚!”伪白想了想,道:“我若不滚,你能把我怎样?”妖姬悠悠地道:“女人不愿做的事,你最好不要勉强她去

  • 无限之夜羽青城四兽

    四月的福建,正是风和日丽的好时节。这一天林平之起了个大早,史镖头和文镖头亦步亦趋的跟着他。林平之站在武夷山的校场上,盯着下面雄壮的3000天子亲军。明年就是崇祯十七年了,大明就快要灭亡了。林平之觉得是应该采取行动的时候了。俗话说养兵千日用兵一时,今天他要将这些自己亲手调教的3000青年送上战场。林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