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TOd3Zh
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县令夫人,请冷静在线阅读第十节

作者:萧璟 来源:晋江文学城

这一刻,宁澈想逃离这里。但他不能。

他攥紧了拳,迎上父亲的逼视,努力睁大眼,不让自己在父亲经年的官威下屈服。他逼着自己与父亲对视,用力到眼眶发红。

宁姒也觉得宁大学士的眼神在此刻严厉尖刻得可怖,于是弱声唤他,“爹爹……”

宁大学士看她一眼,眼神转柔,周身凛冽的气势一收,仿佛就此放过了宁澈。

宁澈却不服输,舔了舔牙齿,开口质问,“为何幼时您赞我是练武奇才,不允我浪费了这上好资质,督促我舞刀弄枪日后好保家卫国,真到了想要上战场的时候,您又百般阻拦?出尔反尔,是君子所为?”

宁大学士目色沉郁,缓缓开口,“二十年前的大周,民贫兵弱,虎狼环伺,好男儿自当保家卫国。姜大将军就是在这样的时候强势崛起,以二流世家旁支子弟的出身,在朝堂上、战场上为自己拼出一席之地,还娶了谢家嫡女,众人无不为之侧目。但现在的大周兵力强盛,除了姜大将军手握西北二十万大军,西南孙家,岭南木家,皆是世代从军,手中兵力数万,大周早已不是当年的积贫弱国。甚而近些年,开始向外扩张,口口声声说要收复失地,将游牧民族赶到最北边去。”

“我问你,你现在参军是在保家卫国?爹以为,现在的大周最需要的是变法、是富国,你既不愿从文,那便守好我们的京都,何必远赴边疆,平白叫你娘担心?”

宁澈细细听下来,听到这里手指一颤,“爹,我也不愿叫你们日日忧怖。但我年纪也不小,即将**,您不能将您的关切变作捆缚我的枷锁,让我不得伸展。这不公平。”

“还有,爹您别当我真不知晓,那些马背上的鞑子何曾真正安分?他们吃的喝的,有多少是从我们的子民手里抢的、屋里搜刮的?京城百姓是大周的子民,边塞百姓同样也是大周子民,怎能分作贫富贵贱?你们朝廷的变法,从来先富京都,再富中原、江浙,什么时候能惠及边塞,您什么时候再来阻拦我罢!”

他说到最后,眼眶通红,踉跄着脚步冲出正堂,掀袍迈过门槛时险些摔倒。

“哥哥!”宁姒睁大了眼,不知为何发展成这样。

但那一刻,哥哥匆忙又踉跄的背影深深刻进她的心里。

她觉得,哥哥虽然顶撞长辈、狼狈离开,但他激动强硬又微带嘲讽的话语里,藏着某种力量。是捍卫,是觉醒,是雏鹰长鸣。

宁大学士盯着宁澈离开的方向,怔了一会儿,叹道,“这混小子!”叹的这口气,包含了诸多无奈、关切,还有一丝欣赏。

常玉柔略带忐忑地开口,“逸风,我们是不是……错了?”

宁大学士握住她的手,“他才十五六,我们怎知他以后会不会为现在的冲动偏执而后悔?我们为人父母,考虑得多而长远,是人之常情。”

宁姒觉得她该走了,走之前弱弱地反驳了一句,“爹爹娘亲,哥哥马上就满十六啦!”

宁大学士这才察觉宁姒还在屋里,抚额道,“是,你哥哥又大一岁了,但是还没有成年。”

宁姒挪到爹爹身边,两只手搭在他膝上,歪头问,“哥哥都十六了还不能自己做决定?”

她扳着手指,“那嘟嘟六年之后,和哥哥一样大了,也不能自己做决定?这么一想,就觉得好没劲,嘟嘟不想长大了……”小脸儿皱成一团,充满了生活的艰辛。

这下把爹娘两人都逗笑了,一个揉她脑袋,一个捏她小手,爱得不行。

宁姒虽然调皮捣蛋,但在大事上从来温顺,从不反抗父母长辈,这样一来,她的小性子也显得惹人怜爱。宁澈也是像纨绔子一样从小不让人省心,最后剑走偏锋照样成了京城子弟中的某种榜样,但就在今天他的反骨终于凸显。

宁姒的反骨,什么时候才会长出来?

……

宁姒回到自己的卧房,脑中乱糟糟。

一会儿想着哥哥的对抗,一会儿想到阿煜哥哥即将离京,过会儿又想着什么时候带着小礼品去看兰央……宁姒深深叹气,小小的人儿,是真的忙啊。

茶蕊和茶汤一个为她松发宽衣,一个给她兑温了水。宁姒泡在水里的时候,闭上眼回想的全是哥哥说起边塞的语气。

边塞,就那么好吗?哥哥和阿煜哥哥都想去。

有蜀中好玩吗?那里的吃食怎么样?

宁姒在无边无际的想象着,突然觉得繁华的京都待得久了,确实会心生无聊厌烦之感。哥哥那么急切地想要冲出这个牢笼,那么外面的世界一定有它的迷人之处吧。

于是,夜半时分,宁姒捧着一个小木盒,借着给哥哥送生辰礼的理由溜进宁澈的卧房。

……

宁澈身着米白色寝衣,没有困意,便披上披风坐于案前,将诗书再度温习一遍。

他手中的书是姜煜的,书页上整齐地记着他的见解、联想与对政事的思考,摘录的句子还细心地标注了出处,很方便宁澈查阅。姜煜会很多种字体,这上面是蝇头小楷,娟秀小巧,像是女子所书。

宁澈不得不承认,他这位好友在学习上就是比他细心认真。可怕的是,姜煜并不是死读书的呆头鹅,他认真又不失趣味,除了六艺精通,纨绔子弟会玩的东西,他也并非一窍不通。他玩闹时有这个年纪的意气,做事时倾听时有超出年纪的沉静。

姜谢两家不留余力的栽培,姜煜个人的天赋异禀,终于造就出一个钟灵毓秀的世家子。

许是因为靠得太近,宁澈并不觉得姜煜光芒万丈,只道他仍是一个凡人,为未来精心打算、一心筹备的凡人,有着并不鲜见的烦恼。

宁澈偶尔会设想自己是姜煜,那样的话,他去参军是多么轻而易举!他有个大将军做父亲,二十万大军听其号令,要接管这些早有忠诚的士兵,只要展现出他的军事才能,只要不愧为大将军的儿子,成为下一个大将军指日可待。

但,前几天姜煜对他说出结业后打算去边塞看望父亲时,顺便强调了一句,去一趟就回来,家里不打算让他当个将军。

将军之子,竟要远离战场吗?

理由呢?又是那些可笑的话吗?

要是人人都这么想,大周所谓的兵力强盛还不是空中楼阁?

所以,他们世家子弟的命就是命,穷人家的孩子就只能在战场上流汗流血?

那一刻,他甚至有些迁怒姜煜。

怒其浪费了得天独厚的条件,气他仍这般云淡风轻,失望于他选择了安逸。

还好他及时调整了心态。他想,他不能这么苛求姜煜,姜煜也没有必要按照他的设想走下去,哪怕他们曾说过一起去军中打拼。

宁澈的心里充斥着不解与不甘,还有更多不可名状的情绪在翻滚。

看着书上一个一个充满沉稳认真气质的字,宁澈却再也看不进去,这些字叫他想起姜煜那个无所谓的神情,对比出自己的痛苦挣扎。

就在这时候,宁姒进来了。

她裹着毛茸茸的披风,双手抱着一个盒子,整个人显得圆滚滚。

宁姒挨到宁澈身边,带来一股沐浴后的清香,“哥哥,我就知道你还没睡!”

宁澈奇迹般地平静下来。

“这是给哥哥的生辰礼物。”

宁澈少见她这么乖巧的模样,总疑心她要作怪,“不会是什么整人的吧?”

“哪里,怎么会,哥哥你打开看就知道了!”

宁澈略带忐忑地打开盒子,却见里头躺着一张纸条,铺开一瞧,上头写着,“来自嘟嘟的帮助。”

正疑惑不解,宁姒凑到他耳边小声道,“哥哥,你是不是想走?我可以帮你瞒过爹娘,然后你去找阿煜哥哥吧,他不是要去边疆?”

宁澈怔然。

他没想到全家最支持他的竟是宁姒。

宁姒向来是喜欢告状的,比如将他的行踪告诉爹娘,这让他多次偷跑逃学的计划都化为泡影。没想到这次最严重的出走,她竟要帮他。

宁澈抱住宁姒,脸埋进她毛茸茸的披风里,声音嗡嗡的,“嘟嘟,哥哥没白疼你!”

宁姒神情爱怜地摸摸宁澈的脑袋,“还不是见你太可怜了。”

宁澈感动劲儿顿收,松开宁姒,没好气道,“没大没小的。”

于是两人趁着夜色好生商议了一番。

……

谢林晚第二日才去书院拿成绩,谢夫人还给她发了小奖品,是一只模样精致的羊毫笔。

明岚书院在不上课时像是某个清贵人家的宅院。谢林晚出来时恰好碰上路过此地的嘉明郡主。

嘉明掀开车帘,邀请谢林晚上车同坐。

这是不得拒绝的邀请。谢林晚微微一笑,上了马车。

“谢夫子又在一众贵夫人面前夸奖你了?你很得意吧?”嘉明直勾勾地盯着她。

谢林晚卷了卷成绩单,笑道,“郡主也是第一名。”

“是啊,我也是第一,但谢夫子最喜欢的还是你。”

“姑母身为夫子,自然是一视同仁的。”

嘉明微哂,“你总是这样,就算只有我们两人也这般滴水不漏。”嘉明掀开车帘无聊地往外瞧,“一点把柄都不留,真是谨慎得可怕。”

她的目光又落在谢林晚面上,眼前这张小脸瓷白,五官精细,笑容弧度完美,不难想象谢林晚在谢家经受了多少打磨。

嘉明不知怎得竟有点可怜她,“你比我小两岁,我却将你视作对手,因为你确实不弱。我们不是一路人,我也瞧不惯你,但你只要做到一点,我从此不会拿你当敌人。”

谢林晚已经知道嘉明要说什么了。果不其然,嘉明带着警告开口,“离姜煜远一点。”

嘉明微微偏过头,车窗外的天光勾勒出这张犹显稚嫩的明艳脸庞,她的神情自信、语调势在必得,“我看上他了。”

谢林晚想笑,又拿手帕按住了嘴角。

她为什么会喜欢姜煜?是喜欢他的虚伪,还是他的狡诈?姜煜和她自己,分明是同一种人。

可笑的是,就算她这般说出口,嘉明也不会明白,这样的词语是在形容他。

延伸阅读

孽歌在线阅读第三节  http://www.bzp365.cn/g2fm.shtml
“怎么会这样,这是什么东西竟然能吞噬我的真气!该死,又是符文!”这次凝练出真气后苗子

剑御万古第7章在线阅读  http://www.bzp365.cn/st1w.shtml
今天是星云学院正式上课的日子。鹿奇所在的商业实践班正在上第一堂课,一位中年老师站在讲

一觉醒来我未婚夫权倾朝野王小群被车撞死了  http://www.bzp365.cn/pzfo.shtml
“你们听没听说?王小群被车撞了!”“怎么没听说,简直是大快人心,这个害群之马终于死了

综漫之鬼剑神枪重活两次的穿越者  http://www.bzp365.cn/688y.shtml
木叶58年,5月10日,夜。作为结束了战争时代,并奠定木叶忍村繁荣基础的两大霸族——

万象天神图鉴在线阅读第4章  http://www.bzp365.cn/xyws.shtml
李予情看着面前胖胖的女孩儿,她叫王蕙,是尼山书院山长的女儿,从小就长得很胖,小时候,

宋国志第五章  http://www.bzp365.cn/xjsy.shtml
在尹辉家里度过周末后,开学后的江伏抽空向家里打了个电话。身后还有不少学生在殷切的排队

穿进古早文拯救反派大佬[快穿]第一章在线阅读  http://www.bzp365.cn/g2ym.shtml
天玄大陆,西玄域帝都逸湖旁,一群面带杀气的武者正围着一个二十多岁的清秀男子,男子一手

假面骑士:从成为时王开始秦子轻  http://www.bzp365.cn/6o6p.shtml
火车站外边的停车场上,一辆保时捷911和玛莎拉蒂GT并肩停着,在偌大的上海市虽然算不

羽化登仙第四章在线阅读  http://www.bzp365.cn/apvi.shtml
放学回家的路上学生们都三五扎堆你一言我一语的讲诉这今天的新鲜事,苏泽却总是一个人。今

将军家的小夫郎第二章  http://www.bzp365.cn/nyij.shtml
质疑幸运值这种东西,意味着运气不错,幸运值曾路过,可对于李妍瑾来说,幸运值?那东西不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御灵创世在线阅读第六节

    天磊离开后辰心点了一杯饮料继续留在茶餐厅,这个时候回家毫无疑问会被杨阿姨堵在家里盘问,与其这样还不如一个人在这里发呆打发时光。餐厅的一角还有给客人提供的阅读书刊,她随手拿了两本就回到位置上。也不知道什么时候隔壁桌来了客人,辰心正好看完了其中一本杂志,合上书后她依稀听到身后传来的对话。老阿姨:“冰冰,

  • 迷障之盘古化万物,魔神补天道(新人新书求一切!!!)

    却说盘古倒下之后,他嘴里呼出的气变成了四季飘动的云;声音变成了天空的雷霆;他的左眼变成了太阳,右眼变成了月亮;头发和胡须变成了夜空的星星;血液变成了江河;筋脉变成了道路;肌肉变成了农田;牙齿、骨骼和骨髓变成了地下矿藏;皮肤和汗毛变成了大地上的草木,汗水变成了雨露。尤其是他的脊柱,最后化为了不周山也就

  • 宠物小精灵之小智的新旅行女鬼

    “嘘!嘘!”店小二回头四顾,仿佛害怕什么窥看般躬下身,“小公子,小声些。”长空不明所以,都说女鬼夜间出没,难道这青天白日的,还能把他吃了不成:“为何?”店小二再次环视周围,换了个方向,走到窗边那一侧,大半个身子沐浴在太阳下,这才一手挡住嘴,悄声道:“不是我不想说,是不敢说啊。”长空:“此话怎讲?”“

  • 民间诡异录小村三人

    于昊随意的在黑竹筒里抽出一根签,上面写着6,还真是好玩,参加选拔的一共有十一个人,本来有一人能直接跳过的结果现在只能被迫参赛咯,还是要和一个小孩打,真不知道是谁那么惨选中了另外的一个6号。他打不打当真都是里外不是人,恐怕现在他也在艰苦的做着选择吧,祝他好运。村长见他们都拿到了号牌,便说到:“比赛开始

  • 无限之死神传说在线阅读第9章

    “闭嘴!”话还没说到一半,便被蔓婶凌厉的语气给打断:“记住,这些话,永远不要对第二个人说起!”说罢,蔓婶跺了跺脚,收拾了一地的残渣,有些急促的就退了出去,可是临走前却还是不放心的嘱咐:“药是一定要喝的,我过会还来看你,似欢小姐。”“砰”的一声,她颓然的再度坐回凳子,心中默默描绘的,只是一个熟悉到不能

  • 斗灵之回归(6)

    第六章:回归,辞职。邵涛最后一掌使了全力,耗尽真气,身体不堪重负,因此瘫倒在地上,不断喘着粗气。已经将令狐冲扶起来的仪琳,见他体力透支,忙过来搀着他坐在了长凳上。靠着仪琳身子,闻到一阵处子幽香地邵涛勉强露出笑容道:“多谢小师父了。”说完,便开始运气恢复起精神来。仪琳双掌合十,摇摇头道:“公子舍命相救

  • 重生之科技首富在线阅读第八章

    李承夕回到营中,郑文说到:“敌我双方局势不明的情况下贪功冒进,孤军深入,皆是兵法大忌公子为何不劝住主公。”“父亲叫我等前去商议,其实并不是要问进不进军,而是要问如何解决粮草的问题。”李承夕说到。李承夕停顿了一下接着说到:“再说了我也不认为现在的徐杜是我们的对手。”“可这样徐杜定然会顽强抵抗,我军即使

  • 火影——木叶灵魂工程师之新家(5)

    女孩看了眼马小满的举动,不削的切了声,刚巧电梯门打开,女孩头也不回的走了进去,电梯停到一楼,女孩走出电梯的时候,不知道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整个人直接扑了出去摔了个狗吃屎,当然女孩发生的事情,此时正在房间里到处查看的马小满并不知道。“两室一厅家具家电齐全,没有损坏,开关灯泡正常,马桶下水道也正常,浴霸

  • 诸天招魂师之章 拜见王母

    初入琼楼,便有花香迎面扑来,一吸,这是大自然的气息。再一看,露泉便被琼楼的美景吸引住了,不管是庭院内还是庭院外,放眼一望,一片粉色的海洋,彼此起伏,粉白色的桃花明媚的张扬在枝头,如同人不老的容颜。一阵风起花瓣纷纷掉落,似飞舞的蝶,又似纷飞的雪,美丽缠绵,地面也是由桃花花瓣铺成的粉色地毯,不知铺了几层

  • 厉鬼们都喜欢喝我做的奶茶在线阅读第五节

    看台上不少长老在此时方才注意到凝霜儿所施展出来的攻击秘籍,一旁的凝振海更是一脸的惊讶,万万没想到,这个在族中没什么背景的小丫头竟然会使出这种层次的攻击秘籍出来。旋即也只有摇头苦叹,他是明白人,光是看到这一招,以及现在自己孙子凝涛的形式,他就明白,此次胜败已分。果不其然,凝涛也是低估了凝霜儿的这种攻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