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征战纪元第一章

作者:扣零 来源:纵横中文网

七月底,京安,炙热难耐的下午三点。

宁新洁着无袖白色T恤和牛仔短裤出了门。

她有气无力地蹬着单车。两条细白长腿在骄阳的炙烤下泛起粉红,格外惹人眼。骑到西城菜市场,她已挥汗如雨。她释放松垮的马尾,在后脑捋了两把,把发束扭成丸子箍在头顶,揩去额头上的汗珠,锁车,进了菜市场。

周六的菜市场,人流是平常的数倍,尤其在晚饭前,人们为晚餐挑选食材。西城菜市场支撑着周边社区的饮食起居,其规模可谓宏大。宁新洁一迈入大门,就被淹没在喧闹嘈杂的人群中。她挤到蔬菜区买了些西红柿、茄子和苦瓜,又记起老爸再三叮嘱的海瓜子,这样,老爸就可以露一手,烧制这道全家青睐的香辣海瓜子。

她穿过拥挤的人群,摩肩擦踵地挨到水产区。水产区大厅内,高悬无数只晕黄澄明的大灯泡,把每个水产摊位照得通明透亮,让顾客一目了然水槽内生物的鲜活状态。

宁新洁钻到摊位边上,贴着边儿光顾着各色海鲜,最后拐角的摊位上售卖的海瓜子吸引了她的目光。这摊位上放置着一个硕大的水槽,里边的水清澈透亮,蚕豆大小的海瓜子都躺在水底,时不时蠕动着柔软的身子,羞涩地从壳子里探出头来;一些小家伙肆无忌惮地喷射着水柱,就像随地撒尿的孩子,畅快淋漓地朝天呲水。宁新洁被眼前鲜活生动的情景吸引住了,驻足垂目观察了几秒钟。

摊主是个中年男人,咧嘴笑问:“姑娘,来点海瓜子么?”

“嗯……这多少钱一斤?”宁新洁目光停留在喷水的贝壳上,并未抬头。

“今天上的这批货个儿头大,二十五块一斤。”

“有点贵啊!”宁新洁讶异地看向老板。

“这货色绝对值这个价,你看多新鲜啊,个儿头全这么大。”男人面带憨憨的微笑,显得实诚而中肯,令人不忍讨价还价。

宁新洁刚想试探地砍下价,突然,旁边凑过来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大男孩,他浑身散发着热汗蒸腾后的尿素味,鬓角处的发梢贴在面颊上,脸晒得通红,像是刚从大太阳地里跑进来的。摊主仿佛认识男孩,盯他一眼。男孩无声地望着摊主,站在原地默契地等着。

摊主转头冲宁新洁笑:“姑娘,请稍等,你先挑着,看看还有别的需要吗,我先给他拿货,他早上提前预定了。”摊主指了指她身边的男孩。

宁新洁点了点头,继续看游弋的贝壳。老板从后面摞得老高的大盆里,取出一只黑色袋子,像是装着两三斤的海鲜。他将袋子递给对面的男孩,男孩伸手去接……

骤然间,“呼啦——”一群人扑过来,两个男人一把将摊主的头按在水槽里,水槽中的水和贝壳瞬间溅溢而出,喷洒在宁新洁的前衣襟上。另外两个男人从宁新洁的右方捉住了那个男孩子,一个拽左臂,另一个截取男孩右手里的黑袋子。这一切都发生在瞬间,宁新洁着实吓懵了,愣在原地。被捉住的男孩像一只滑溜的泥鳅,左突右冲,拼尽全力,挣脱了左右的桎梏。他一个跨步,右臂一拐,将宁新洁圈在他的臂弯里,左手从腰间抽出一把细长锃亮的水果刀,直抵在宁新洁的喉咙处。

他大叫道:“全给我后退……不然,我就杀了她!”

转瞬间,这个角落里的水产摊位被包围的水泄不通。摊主已被两个男人押着走出了包围圈。而另外两个男人则小心翼翼地向后退了两步,彼此交换了眼神,没再次冲击那个男孩。

其中一个男人冲男孩喊道:“你别冲动乱来啊,你想要干什么?”

宁新洁做梦都没想到那些发生在警匪片里的情景,今天就真实地发生在自己身上,自己则是那个倒霉的被劫持者。她内心悸动,两只手不知所措地颤抖,无处安放。她被男孩勒着脖子被动地跟随,被勒得喘不过气来,双眼噙着泪,但她强忍就不让泪水流出眼眶,她觉得自己的软弱会给歹徒带来更大的勇气。

男孩的眼底充血,叫嚷着:“我想干什么,你们不知道吗?老子反正也活不成了,走的时候拉个美女做伴,也值了!”

正在僵持中,警察已全面接管了包围圈,将乌泱泱的群众清退出菜市场。宁新洁已彻底明白发生了什么,刚才警察正在抓捕两名罪犯,而她正好落入其中一名罪犯的手里,被当场劫持,真是点太背了!

此时,包围圈外围走进一个身材魁梧高大的男人,他穿着军绿色的短袖T恤,黑色长裤,脚下踏一双黑色胶底鞋。红黑脸庞上扬起一对英气逼人的剑眉,眉下犀利的深目闪着警觉的光芒。

他走到那两便衣的旁边,冲他们挥下手臂,意思是让他俩退后。两个便衣配合地向后退出两米的距离。

高个警官望向男孩和宁新洁,像在审视和侦查现场,然后不紧不慢地开了腔:“你今年有十八岁吗?”

“你别想套我,我懂你想说什么,别废心思了,被你们抓住就是死罪。” 男孩嘲讽地像识破对方一个小把戏。

高个警官缓慢地挪着步子,试图走得更近些。

男孩警觉地叫嚣:“别过来啊!你再过来我真杀了她!”说着将长条匕首移到宁新洁的脖颈上,直接贴在她的肉上,以显示他坚决的意志。

高个警官在距离罪犯两米的位置上停下脚步,平和道:“别担心,我不会再靠近,只想和你聊聊。”

宁新洁被刀逼迫侧着脑袋,强支起颤抖的身子,汗像连绵的雨一遍遍地浸洗着周身,额头上汪着油亮的汗珠,滴滴答答地顺着面颊跌落而下。白色的T恤前襟和后背已被浸湿,更凸显里面文胸的轮廓和形态,宁新洁既狼狈又妩媚的样子令人怜惜和血脉喷张。

“我只有一个要求,让开路,放我俩走!”男孩提出了条件。

“你可以走,但必须把她放了。”

“我又不傻,放了她。我还能活吗?”男孩轻蔑道。

警官没再搭话,只是抱肩望着对面。

宁新洁侧头梗脖的姿势保持许久,整个肩都麻木了,她冲男孩挤出一个恳切的笑,尽管勉强,却很柔和:“小哥哥,我快站不住了,你看能不能把刀往右边挪两公分。总这么端着,你也很累啊。你放心,我肯定跑不了。”她边商量,边用双手将男孩举刀的手缓缓地向右推了2~3厘米。

男孩盯着她的脸看了两秒钟,并未发作,似乎默认妥协了。

警官注意到宁新洁的举动,原本专注紧绷的面部线条松弛了些许。他突然觉得这个被劫持女孩的言谈举止有点熟悉,并且引起了他极度的舒适感。

警官故作悠闲地两手抄兜,裤兜里掏出一只烟盒,从中抽出一支烟,随即问男孩:“来一根吗?”

“不了!”男孩干脆利落地拒绝。

“那我吸一支,你不介意吧。”警官客气地自顾自地点燃烟,深深吸一口,鼻腔徐徐地放出两股青烟,继而弥漫扩散到他头顶的上空。紧张的氛围稍显松弛。

“你叫什么名字?”警官随意扯出个话题。

男孩一声不吭。

警官只是随便一问,并未指望对方给出答复。

“宁新洁,我叫宁新洁!”宁新洁清亮的嗓音划破了沉默。她扬起那汗涔涔但秀丽涨红的面庞,以一双晶亮的丹凤眼注视着警官。

警官刹那间被“宁新洁”三个字惊呆了,他下垂的双睫旋即抬起,一双犀利的眸子盯住了宁新洁。他心潮澎湃,脸部的线条逐渐刚劲,片刻间一张脸变得肃杀不苟。

男孩似乎也注意到警官情绪的异动,他又收紧匕首,紧密地靠在宁新洁的脖颈上,躁动不安道:“别说话,否则我让你再也开不了口!”

警官莫名有些失神和焦躁,下意识地伸脚向前迈了一步。

男孩狂叫:“再过来,马上让她上西天!”他手上的刀子已划破宁新洁的皮肤,渗出几滴鲜血。

警官制动了双脚,诚意十足道:“好——好——好,我停下了,你别伤害她!”

“向后退两步,快——快!”

警官谨慎配合地后退了两步。

时间在闷热、窒息和焦灼中逝去了两个多钟头,双方仍处于对峙状态,警方没取得半点进展,谈判已陷入僵局。

警官显得比开始紧张,眉头拧成一簇,他扭过身子接听电话。

电话里传出声音:“狙击手已准备完毕,等待时机击毙罪犯。”

“别急,先等我给出的信号,最好留活口,我们需要这条线索。另外,务必要保障人质的生命安全。”警官叮嘱道。

“明白。”

宁新洁被刚才一惊一吓搞得疲惫不堪,她出了太多汗,口渴的要命。经过这番折腾,她逐渐适应,胆子也大起来。她觉得男孩并不是非要杀她,可以试着和他商量,柔声道:“我好渴啊,有水喝吗?”

男孩瞪了她一眼,没理睬她。

警官却热情道:“有水,有水,我给你拿过去。”

男孩嘶吼:“别过来!你他妈的要敢过来,我真动手了!”

警官又安静下来,他双眸长时间地注视着宁新洁的脸,像是要向她传达某种意图。

宁新洁觉得这神情似曾相识,他两只深目炯炯放光,忽地抿起双唇。

宁新洁竭力解读着警官的神情和举动。她看到警官将右手的烟头扔在地上,轻轻抬起右手虚拢的拳头,瞬时向下降落,舒展地张开五指,平摊成平面。这个看似随意的手势,警官间歇地做了三次,好像在松弛手部肌肉。宁新洁顿然醍醐灌顶,悟出这个熟悉的手势是警官让她趴下的意思,她笃定这是个信号。因为在她的潜意识里,这个动作就代表着趴下。

她觉得应先放松罪犯的警惕性,她佯装站累了,身子缓缓地靠在了男孩的身上。

男孩感到一个滚烫的女体伏在自己的身上,气氛突生暧昧,浑身不自在,灵魂开始出窍,气息也变得沉重,脸涨得通红。

宁新洁突然用力推开男孩的手臂,继而朝前扑倒。

“嗖——”的一发子弹飞了出来,沉闷地击碎了男孩持刀手臂的骨骼,“啊呦——”疼痛和意外引发男孩的大叫。同时,匕首也从男孩松弛的手掌滑落至地。

警官像只捷豹,迅猛地扑向罪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踹倒那男孩,推肩一搡,像翻烙饼一样把男孩翻了个儿,以膝抵其腰,把男孩摁趴在地。另外两便衣紧随而至,强行铐住了男孩。

等宁新洁从地上站起时,男孩已被架起准备押走。男孩抬起血红的双眼,瞪着宁新洁,令她不寒而栗。她脑子有点乱,复杂的情绪里夹杂着一丝遗憾。

警官走来,扶了扶她的手臂。

宁新洁表示感谢,刚扬起脸就迎来一张热情关切的脸,目光如水,温柔地向她涌来,此情此景是如此的熟稔,难道在梦中出现过吗?她还在发懵中,耳边响起亲密的呼唤声:“小洁,你还好吗?”

宁新洁愣愣地盯着警官,依稀寻找着蛛丝马迹:迥然的目光,挺阔分明的嘴角浮现的浅笑,温情似水的神态……还有刚才那个突降而张开的手势,都锁定了同一个人……她的神情逐渐晕开,就像风吹散了水中的月影,灵动而清冷。

“李翔……真的是你吗?” 她喃喃自语,双目有泪光在闪动。

李翔嘴角的浅笑已幻化为深沉的问候:“小洁,好久不见!”

延伸阅读

养生堂保健品加盟  http://www.motogpmerchandise.com/xzif.shtml
养生堂保健品由北京各地创新医学科学院发起成立,拥有国内强大的管家资源,是依托中医药管

精奇加盟  http://www.motogpmerchandise.com/x11i.shtml
精奇纸尿裤自创建以来始终将研发创新理念根植于企业的经营之中,在业内创先推出“立体护围

洁宝加盟  http://www.motogpmerchandise.com/d6lu.shtml
洁宝化妆品主营蚕丝面膜、天丝面膜、竹炭面膜、真丝面膜等。在纺织皮革-棉类系列面料行业

裕诚祥加盟  http://www.motogpmerchandise.com/grbi.shtml
裕诚祥床上用品总部是一家集研发、设计、生产、销售于一体的综合纺织品企业,拥有完整、科

万众福加盟  http://www.motogpmerchandise.com/y279.shtml
万众福食品是一家以方便面为主业,多元化发展的民营企业,公司创建于2000年9月,注册

阳光新能源加盟  http://www.motogpmerchandise.com/6hg0.shtml
阳光新能源隶属于贵州贵安阳光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5年4月,员工约200人

北仑普德加盟  http://www.motogpmerchandise.com/no7h.shtml
北仑普德机械是一家从事家用/商用直饮机、净水器、水处理工程的高新技术企业,采纳欧美各

机械各省市加盟  http://www.motogpmerchandise.com/yi67.shtml
泰戈尔工程技术发展有限公司2002年6月成立,注册资金万人民币,是北京市高新技术企业

超市发连锁超市加盟  http://www.motogpmerchandise.com/s9i1.shtml
北京超市发连锁股份有限公司以“超市发”为品牌,1999年10月完成股份制改造,成为北

帝逸堂加盟  http://www.motogpmerchandise.com/y6ej.shtml
帝逸堂团购商城隶属杭州礼百贸易有限公司,有着多年的礼品、礼券的销售及配送服务经验,致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祖国山河美如画 [参赛作品]之战疫中的90后

    忙碌多时,天已经蒙蒙亮了,房棋此时全然没有睡意,选择了一个比较舒服的姿势,他拿出手机,打开了短视频APP。“2003年非典,全世界都在保护90后,现在90后来参与保护全世界了,面对疫情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90后没有退缩!曾经的90后,被人们称为垮掉的一代,但是今天,他们穿上工作服,成为医生,护士,警

  • 七零年代淘金记在线阅读第8章

    K.O8墓园。田欣抱着花束走到墓前。民国七十三年六月生弟田弘光之墓姊田欣立田欣蹲下将花放在墓前「阿光,又过了一年,你每天不在的时候,我的日子都过得好漫长。」她叹了口气「我还记得三年前,我看着你躺在医院里面,你知道我有多恨.....你还这么年轻,有着大好前途,你答应过我....答应过我不再跟那种不良少

  • 左心的悸动在线阅读第3节

    秦九漫不经心的瞥了一眼娄千金落荒而逃的背影,便转眸看向沐阎,想来她根本没有把娄千金的狠话放在心上,这厢只见她闪着明眸,兴奋道:“师弟,你怎么也下山了。”闻言,沐阎浑身的危险气息已经柔和了不少,他单手临空一伸,就见一团黑气落在他的手掌上,不多时那团黑气化作成一盏灯台。沐阎拿上灯台,直接塞给了秦九,道:

  • 生而为光第十章在线阅读

    存义向乞丐探询,刀客为什么要追杀他?乞丐答道:“我是湖广都指挥使韩爌,当年魏忠贤遭到你父亲的弹劾,他曾经跑到我的府中求救,被我一口回绝,因此他怀恨在心。”存义接着又问:“韩大人,您似乎认识那位刀客。”韩爌答道:“我如今成了叫花子,贤侄叫我叔叔吧。刚才那刀客我认识,他是锦衣卫第一高手,人送绰号断魂刀刘

  • 体坛霸主在线阅读第7章

    梆子响了三声,杨过看着烛光下阿瑶白得近乎透明的皮肤,心一阵阵的抽痛。从没有哪一刻像现在这样,怪自己不够强,没能保护好阿瑶。行走江湖原来这么难,比他想象的还要难得多,稍有不慎就要将命都折进去。他想到教过他武功的两个人,一个姓黄的怪人,一个是周伯通,以前没得比较,现在有了李莫愁做对比,他明显感觉到,不管

  • 女装大佬在线OOC暗界

    第五章暗界王天翔在身后的门关上的那一刻便将看门人所给你那张面具收到怀中,同时又从怀中掏出一面鬼面修罗面具戴在脸上,这一刻,王天翔不再是往常的王天翔了,是鬼面修罗,浑身散发着令人恐惧的黑暗气息,宛如地狱里的修罗使者,随时都有可能收刮走你的生命,而此刻戴上面具的王天翔毫无顾忌的将身上黑暗的气息散发出来,

  • 霸道王子恋上拽天使冒牌家长

    李语轩感觉自己最近倒霉透了。从长沙回来后,胡懿就说辅导员让自己准备一下退学申请书,顺便把相关文件都准备好,然后去找他办理退学。李语轩看着胡懿,气不打一处来,几乎是咆哮着喊出:“这是怎么回事?”他刚经历过爱情上的打击,这还没缓过来就又是当头一棒,连个喘息的机会都没有。胡懿低着头,一副乖巧的站在李语轩面

  • 落入极品总裁的魔掌在线阅读第十节

    迷迷糊糊睡了一晚上的龙破羽被闹铃声吵醒,他睁开惺忪的双眼,原本以他的修为是不会这么疲惫,可是不要忘了,这短短的三四天里他经历了一场生死的考验,还没缓过一口气来,昨晚又接受了那么多的信息,这些都令他疲惫不堪,而且昨晚在他回到房间之后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自己现在的修为到底算是什么境界?首先可以排除的就是

  • 我不是废柴法师在线阅读别挡着我晒太阳

    翰阳宗,盛阳大殿,一群衣着华丽,气息深厚的老人围着一个唇红齿白的婴孩不断打量着,眼神一个比一个复杂。“这就是我们翰阳宗的仙品婴灵丹?第三代飞升掌门留下的绝世仙丹?”“气息错不了,可是他怎么变成个人了?而且不是魂灵之体,而是真正的血肉之躯,这……这也太过神奇!”“是不是那两个盗贼做了手脚?”“你觉得那

  • 火影:十一尾超人柱进山

    转过天来,一大早阿东等人向阿生辞行。阿生一家人再三挽留,阿东借口公务在身,一家人才不敢再说什么,唯唯而应。两辆汽车启程远去。一个多小时后,汽车经过了龙王庙,走到了路的尽头。几个人把车停进丛林里,做好掩护,背上吃饭的家伙向目的地出发了。转眼间,五人来到目的地的山脚下,阿东一招手,众人攀缘而上。在一个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