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我是院长我怕谁在线阅读第三节

作者:二十厘米 来源:飞卢小说网

当黎明到来,晓光划破天际,新的一天又开始了。桃花镇那美丽的粉红衣裳,在朝阳的照耀下格外怡人。

韩家的茅草屋中,韩林枫微笑着从睡梦中醒来。他仍像往常一样拿着斧头、绳子向桃都山走去,而今天所不同的是,他要为他最心爱的人儿准备生日礼物,他要寻找一块精美的木头,为他的滢儿雕刻一只漂亮的兔子,他一定要给他的滢儿一个惊喜。

韩林枫走在街道上,看着清晨下街道两旁的店铺,突然他好象觉得自己长大了,人总是为了吃饭而活着,或许将来他也要他们一样,为了生活而疲于奔命,他以前从没想过这些事情,只顾着和滢儿东跑西钻;但人总有一天要长大的,为了生活须改变自己。

他思考着这些以前从没想过的问题,他感觉到了迷茫,东边刚升起的太阳将他的影子拉的很长,在不知不觉中,他走出了桃花镇,消失在西边。

上午巳时,刘氏上街买菜,街道上已是热闹非凡,吆喝声连绵不断,其中有位清秀姑娘的声音清脆响亮,如黄莺啼鸣,给这热闹的街道增添了别样的风景。

李玉瑛正在街边卖菜,她面前的砧板上有好几种菜色,白菜新鲜又苍翠,有好几位客人在那买菜。刘氏挎着竹篮走了过去,此时,那几位客人都已买好了菜离开了。

刘氏笑道:“姑娘,又在这卖菜啊。”李玉瑛抬头微笑道:“大娘,是您啊,您要买菜吗?”刘氏笑道:“是啊,你的菜好吃哟。”李玉瑛笑道:“大娘,您尽管拣吧。”

刘氏边拣菜边说道:“像你这样的姑娘少有,勤劳又善良,赶明一定是个贤惠的媳妇。”李玉瑛听了这话,顿时羞的面红耳赤,忙说道:“大娘,您说笑了。”

这时,一群人在大街上喧闹,“交费了,交费了,为了小镇的平安,每人十文钱的平安费。”其中一人叫嚣最响,那人身穿金黄色的绸缎锦袍,手中拿着一把山水画扇,头发用一根绿丝带扎住,一双小眼睛露出贪婪的光,身旁都是他的下人,也都跟着嚷嚷,他们正在向一家包子店的老板要钱。

刘氏气恼的说道:“吴长的儿子又出来胡闹,上一次他爹因为他无故收人钱财,把他打了一顿,今个又出来胡作非为,他这个镇长怎么也不管一管。”

李玉瑛道:“听说他马上就要成亲了,镇长是看在他娘替他求情的份上,才让他出来的。”

刘氏问道:“新娘是不是林小姐?”李玉瑛点了点头道:“只可惜了林小姐嫁给那样的人,以后肯定不会幸福的。”

刘氏叹道:“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她也是没有办法的。其实我早就和我家枫儿说了,我们家太穷,攀不上人家,可他就是不听,这回总算该死心了。”

李玉瑛道:“韩大哥和林小姐是真心相爱,但如今却只能做一对失散鸳鸯了。”刘氏摇头叹息。

这时,吴德那伙人走了过来,吴德看到李玉瑛后,发现她爹没在场,就胆大起来,叫道:“李姑娘,每人十文钱的平安费。”说罢,便伸出手索要。

李玉瑛不想招惹他,从腰中口袋拿出十文钱给他,吴德奸笑着伸手接钱,一把抓住了李玉瑛的手笑道:“李姑娘,不如跟我一起上我家吧,也好过你在这卖菜啊,哈哈。”

李玉瑛又惊又怒,赶紧向后收手,使劲挣扎却甩不开吴德的魔掌,李玉瑛怒道:“你干什么,赶快放开我。”

刘氏也是气不打一处来,伸出手在吴德的手背很打了一下,怒道:“光天化日之下,你竟敢欺辱良家女子,看我不告诉你爹,把你关起来。”

吴德放开李玉瑛,揉了揉手笑道:“韩大娘,今天我心情好,不跟你一般见识,你快给我走开。”

刘氏怒道:“你这个畜生,你这样做对的起林小姐吗?”吴德笑道:“这世上就没有什么对不起的地方,只有敢做不敢做,我爹那老不死的马上就要退位了,以后我就是这一镇之长,谁能拿我怎么样。”刘氏怒道:“我今天就替你爹教训教训你这个败类。”

刘氏怒火心中烧,顾不得一切,伸手便打吴德,手臂刚刚扬起,就被吴德一把抓住。吴德叫道:“别给脸不要脸,快给我滚。”说完,用力一推,刘氏跌倒在地,李玉瑛赶紧去搀扶,关心地问道:“大娘,您没事吧。”

李玉瑛回头看着吴德狞笑的样子,怒道:“吴德,你欺负长辈算什么本事,你难道不觉得可耻吗?”吴德笑道:“可耻是什么意思,我吴德做事只寻开心,从不管别人乐不乐意。”

刘氏坐在地上骂道:“你个畜生,有种你就打死我,我做鬼也不放过你。”吴德笑道:“韩大娘,别说的这么严重,打死了你,你儿子还不要我的命啊,不过我倒不怕他打我,而是怕他反被我打死。”吴德得意地狂笑着。

此时,韩林枫已经背着柴走到了大街上,看到一群人围在一起,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就上前去看个清楚;这时有一个老人说道:“哎呀,林枫啊,你可回来了,吴德那小混蛋在欺负你娘呢。”

韩林枫听后,顿时火冒三丈,放下木柴,走进人群,从吴德背后伸手抓住他的肩膀,吴德回头惊道:“谁在抓我?”

话音刚落,韩林枫的拳头已经在他脸上打招呼了,吴德一个踉跄,跌倒在地,他的仆人们赶紧上前搀扶,叽叽喳喳地说道:“少爷,您没事吧。”

韩林枫弯身把他娘扶起来,着急的问道:“娘,您有没有受伤,那混蛋打你了吗,我这就替你出气。”刘氏道:“娘没事,帮娘好好教训那个畜生。”

李玉瑛看到韩林枫出现,心中又喜又怕,喜的是他的到来解除了吴德对她的纠缠,怕的是吴德肯定不会善罢甘休,便劝道:“算了吧,韩大哥,他们人多,别在和他们斗了。”韩林枫安慰道:“没事,今天我非得教训他一下。”

吴德在下人的搀扶下站了起来,把捂在嘴上的手拿下来放在眼前,手上沾满了鲜血,疼的吴德龇牙咧嘴,吴德叫道:“混蛋,敢打老子,给我揍他。”说完,便让下人一拥而上。

李玉瑛担心地看着韩林枫,韩林枫不慌不忙地迎了过去,其中一个仆人伸着拳头扑了过来,韩林枫一把握着他的手,用力向外扭去,那个仆人便仰头大叫道:“疼啊,哎哟!”韩林枫顺势向他腿上跺了一脚,那个仆人便跌坐在地,抱着腿作痛苦状,周围的百姓都大叫道:“打的好,打的好!”

又有两个家伙扑了过来,韩林枫向前踏出一步,伸出双手,抓住那二人的衣襟,使劲相碰,那二人头和头相撞,翻着白眼倒了下去,又扑来三个人,韩林枫侧身躲过,顺势踹了左边的那人一脚,那家伙划个优美的弧线,飞出了一丈多远,剩下的二人再次扑上,韩林枫弯腰躲过,同时伸出两拳,那二人竟然也飞出一丈多远,。

旁边的百姓都吓得闪在一边,都惊讶地看着韩林枫。韩林枫也觉得奇怪,他看着自己的双手,不明白自己什么时候变的这么厉害。他正在思索中,刘氏叫道:“好枫儿,打的好。”然后向吴德骂道:“畜生,还不快滚。”吴德捂着嘴怒道:“韩林枫,你给等着,今天就先饶了你。”说完,领着他的仆人们风一般的跑了。

周围百姓都大声叫“好”,然后开始议论韩林枫,人们都很惊奇韩林枫的表现。

刘氏笑道:“好儿子,什么时候变的这么厉害了,刚才娘还担心你斗不过他们呢。”韩林枫搀扶着他娘说道:“娘,只要有我在,我不准任何人伤害你。”

刘氏被儿子的孝心感动,眼泪在眼眶中打转,刘氏道:“好儿子,娘有你这样的儿子,这些年的辛苦也算没白吃。”“娘,你以后就不用这么辛苦了,我们马上就能过上好日子,我要好好孝敬您老人家一辈子。”刘氏揉着眼睛点了点头道:“好,娘等着。”然后向李玉瑛问道:“姑娘,你没事吧。”李玉瑛摇了摇头道:“我没事。”然后向韩林枫道:“谢谢你,韩大哥。”韩林枫奇怪道:“谢我,谢我什么?”

李玉瑛脸上红了一下,说道:“谢谢你救了我,刚才吴德那家伙他、他。”便低下头,不好意思说下去。

刘氏接道:“刚才吴德那混蛋竟敢对姑娘无礼,我气不过就想教训一下吴德,谁知那混蛋竟然出手打我。”

韩林枫道:“吴德那家伙竟然敢这样,镇长怎么不管管他。”刘氏道:“管他呢,只是以后吴德要真是做了镇长,咱们恐怕没好日子过了。”刘氏向李玉瑛道:“姑娘,你快回去吧,以后吴德那混蛋再敢欺负你,你就告诉我,我让我家枫儿替你出气。”

李玉瑛向韩林枫看了一眼,心中泛起喜悦的涟漪,说道:“嗯,过一会儿,我就回去。”刘氏从腰中口袋中掏出钱说道:“姑娘,给,这是买菜的钱。”“大娘,这我可不能要,您还是收回去吧。”刘氏道:“你爹种些菜也不容易,拿能坏了规矩,你爹还不是为了给你置办嫁妆,大姑娘家,以后要多为自己着想。”

刘氏把钱硬塞到李玉瑛手中,听到“嫁妆”二字,李玉瑛的俏脸顿时羞红了一片。刘氏弯腰拿起地上的竹篮,挎起竹篮说道:“姑娘,我们先走了。”“大娘,您慢走。”

韩林枫向李玉瑛点了点头,便背起柴,跟着刘氏朝回家的路走去。李玉瑛看着他的背影,一股喜悦涌上心头,过了一会,才挑起担子向家走去。

刘氏和韩林枫在街上走着,刘氏道:“多么好的姑娘,你以后要是能娶上像她那样的姑娘,就是你的福分。”韩林枫道:“李姑娘,她是很好,可是我喜欢的滢儿。”刘氏叹道:“实话告诉你吧,滢儿已经和吴德定亲了,十五就要成亲。”

韩林枫大吃一惊,道:“什么,滢儿真和他定亲了?”刘氏道:“那还能有假,街上的人都知道。”韩林枫沉默无语。刘氏安慰道:“枫儿啊,我早就和你说过了,咱家太穷,配不上人家,可你就是不听,这回你总该死心了吧。”韩林枫没有回答,低着头向家走去,刘氏在后面又是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林府之中,林滢芷失魂落魄地坐在闺床,美丽的容颜苍白憔悴,一双秋水般的眼睛而今已经失去光彩,脸上还有泪水干后的痕迹,她丢魂似的看着右手中韩林枫的木偶像,一动不动。

丫鬟小桃这时推开房门走了进来,手里托着一个托盘,里面放着饭菜。小桃把饭菜放在桌子上,说道:“小姐,你快吃点东西吧,你都一整天没吃东西了,小心饿坏了身子。”林滢芷低声回道:“小桃,把饭菜都端走吧,我不想吃。”小桃又劝道:“小姐你就吃点吧,夫人会怪我照顾不周的。”

这时,房门被推开,林夫人走了进来。小桃躬身道:“夫人,小姐她、。”林夫人摆了摆手道:“你先下去吧。”小桃退了出去。林夫人看到女儿憔悴的模样,不免有些心疼,走到她的身旁说道:“滢儿,吃点东西吧。”林滢芷看着木偶却不答话。

林夫人坐在她的身边,抚摩着她道:“滢儿啊,别在想那个韩林枫了,他那么穷,怎么能给你幸福,你们少年人只会意气用事,根本不顾后果,俗话说的好“贫贱夫妻百事哀”,就算让你和他成亲,过后还是得为生活奔波劳累,何苦呢。”

林滢芷动了动嘴唇说道:“娘,你说的一点都不对,只要能和林枫哥哥在一起,什么苦我都吃得起。”林夫人道:“你是没有吃过那种苦头,才这样说的,听娘的话,忘了他吧。十五日你就要和吴德成亲了,嫁给他,你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过着神仙般的日子,那不是很好吗?”林滢芷寒声道:“我死也不会嫁给他的。”林夫人无奈道:“你怎么这么不听话。”

这时,房门再次被推开,林福贵走了进来,他大约五十上下,身穿一件白色长袍,下巴下面有一撮微黄的胡须,脸上带着几分书气。林夫人起身道:“老爷,你快劝劝咱们的女儿吧,她不吃不喝都有一整天了。”

林福贵走到林滢芷身边,说道:“滢儿,爹娘也都是为你好,天下哪有父母不为自己的儿女着想的,爹娘也都是为了你以后的幸福,才把你许配给吴镇长的儿子的。”林滢芷道:“你们若真是为我着想,就不该把我许配给吴德那个坏蛋,他仗着他爹是镇长,整天飞扬跋扈,我要嫁给他,还不如死了呢,”

林滢芷备感委屈,眼泪又涌了出来。林福贵道:“吴德那那小子虽说是有些品行不端,但也没做过什么大的坏事,再说,他将来肯定是这一镇之长,他那些不好的品行一定会有所收敛,你嫁给他,以后不会吃苦。”

林滢芷断然道:“我死都不嫁给他,我只喜欢林枫哥哥,除了他我谁都不嫁。”林夫人怒道:“那个穷小子有什么好,就他家那三间茅草屋,任哪个姑娘也不会嫁他。”

林滢芷道:“别人倒是想嫁给他,林枫哥哥还不娶呢,反正除了他,我谁都不嫁,你们要是在逼我,我就死给你们看。”

林福贵看到女儿痛苦的样子,心生怜爱,便道:“好吧滢儿,既然你不愿意嫁给吴德,爹不强迫你就是了;爹就把聘礼都退回去。”林滢芷喜道:“爹,您说的是真的吗,您不是在骗滢儿吧?”林福贵道:“爹没骗你,好啦,别哭了,你看你眼都哭红了。”

林滢芷高兴地破涕为笑,搂着林福贵道:“爹,我就知道您最疼滢儿了。”林夫人皱着眉头道:“老爷,你怎么能这样宠着她,他们可是从小就定了娃娃亲,况且聘礼都已经收了,岂有退回之礼,这不是失信于人吗,我们家以后在镇上还怎么抬起头来?”

林滢芷走到林夫人身边,拉起她的手撒娇道:“娘,您怎么能这样说呢,吴德那家伙坏事做尽,镇上的人也都恨他,就算我们拒绝这门亲事,人们也是可以理解的。”林夫人怒道:“好吧,既然你这么不听话,从今往后你的事我再也不管了,哼。”林夫人甩开林滢芷的手,转身走出房门。

林福贵劝道:“夫人,你这又是何必呢。”林滢芷道;“爹,娘怎么生这么大的气。”林福贵安慰道:“你娘是个极爱面子的人,你别放在心上,她心里最疼你了。”

林滢芷道;“可是从小到大,娘为什么总是时不时的对我发脾气?”林富贵安慰道:“你不要胡思乱想了,快吃点东西吧,别饿坏了,我这就去劝劝你娘,让她也同意。”

林滢芷喜笑颜开道;“谢谢爹。”林福贵让小桃侍侯女儿吃饭,看着女儿大口的吃饭,林福贵笑道:“慢点吃,别噎着,我这就去劝劝你娘。”林滢芷笑道:“我一天没吃东西,都快饿死了,爹,吃完饭,我可以出去玩吗?”林福贵笑:“只要我的女儿高兴,上哪玩爹都不介意。”林滢芷撒娇道:“爹你对我真好。”

林滢芷待林福贵走后,从怀中拿出木偶,笑道:“林枫哥哥,我们又可以在一起了,爹爹已经答应我,不把我嫁给吴德,我们又可以在落红林里捉迷藏、在桃花溪里捉鱼啦,我呆会儿就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你。”

延伸阅读

黛银加盟  http://www.nxypbp.com/d26o.shtml
黛银银饰独立自主品牌,创意不断,以高贵、时尚、优美、活力的形象,为顾客带来一份产品以

艾蒂尔银饰加盟  http://www.nxypbp.com/xl3t.shtml
始创于1997年的深圳市周先生珠宝有限公司,座落于美丽的南方明珠---深圳。经过公司

快乐番薯加盟  http://www.nxypbp.com/syak.shtml
厦门快乐番薯品牌管理有限公司是专业从事番薯、茶品、冰品研究开发的饮食机构。也是全球首

国通卡加盟  http://www.nxypbp.com/g8os.shtml
有前景行业/平台项目隆重招商想投资?看汽车后市场6000亿市场!车主网,各省市的车主

MEWE创意品加盟  http://www.nxypbp.com/6zru.shtml
时爱贸易有限公司以经营创意时尚的潮流用品成为业内的推广者和,目前是国内排名靠前家运用

日清加盟  http://www.nxypbp.com/g4xq.shtml
日清油业,以大豆榨油产业为开端,相继成立了植物油填充工厂、加工油脂的制造工厂、食品大

single加盟  http://www.nxypbp.com/xor2.shtml
single女装总部聘请中意两国设计师担任中国区设计主持,组建实力雄厚的设计团队,将

广东雄峰电气机械加盟  http://www.nxypbp.com/p6ye.shtml
广东雄峰电气研发生产各类充电器、逆变器、晶体管和场效应捕捞机等品种。本公司经过多年来

SBB加盟  http://www.nxypbp.com/pv15.shtml
浙江诚大实业集团有限公司坐落于中国纽扣城-温州桥头镇,是一家以贸易为先导,工业为基础

小草植物加盟  http://www.nxypbp.com/d8vk.shtml
小草董事长陈冲潜心研究祖国传统中医中药理论,采用君臣佐使的配伍原则,用提取物的精华素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本年度杰出青少年越前君第5章在线阅读

    舞女们没有什么交集,只是并排走着,刚好和送东西来的止落迎面相对。或许是出于好奇,止落不由多看了几眼,这身着别样装扮的舞女。她们蒙着面纱,身材妙曼,眉宇透着一丝高冷。就像三朵雪花,从身边飘过。留下一丝凉意,让止落不由打了个冷颤。“这是怎么回事,我怎么一哆嗦。”止落不由回头看了她们一眼,正好,其中一个舞

  • 还珠之雍正当道打听消息

    来到陌生的世界已经半个多月了,刘策已经渐渐适应了这里的生活,每天早上起来送吉姆和帕尼上学,然后在镇上逛一圈,有时候戈多或者劳兰会让刘策从镇上采买一些生活用品捎回来。刘策也将这个小镇的情况摸得很透彻。镇子不大,有两百多户人家,多格镇位于落岭城的东面边陲,在往东就是一片无人的旷野。刘策在将镇子的情况熟悉

  • 盘古霸天决第四章在线阅读

    虎怪正在山洞里召开全体妖怪大会,他严肃地讲话:“大家可能已经都知道了。昨夜老爷突然视察到这里,我们的表现不是太好啊。虽然老爷什么也没说,但是我们要自觉呀。以后大家要严格遵守晚上打猎,白天练武的原则。违例的事情一件都不许做,不能随便出去挖坑啦,不能越界去打猎。更不能吃无辜的人,拿不该你拿的东西。我们不

  • 药研君觉得这个本丸哪里不对在线阅读第一章

    今天是回学校的日子,苏茉莉早早的收拾好了行李。原本假期有一个星期,但她只在家里呆了三天,其中两天都是在睡觉,如此竟也无法再在家里待下去了。她实在不愿意见到家里那些当着你的面热情异常一转背就开始三三两两的聚堆七嘴八舌的三八。她只是晚上在街上一家黑网吧上网的时候老是有两个不长眼的小朋友招惹她,她小小的教

  • 全校都等着看我笑话在线阅读第8章

    其实,天行闪重在行字,实为赶路之用,相比凡人当然强出不少,对战一般妖兽也还行,但若遇到擅长速度的高阶妖兽,便优势不在了。这一点,《九玄闪》之上记载的清清楚楚。白恒此刻正意气风发,准备一鼓作气,将第二闪竭泽闪学会。然而,任凭他如何努力冥想,有关竭泽闪的经文却迟迟不肯出现。“难道我还未满足修行这第二闪的

  • 上位在线阅读第6节

    自那日后我便换了男装,扮作游学的公子自称柳文柳公子,而十九则扮作了我的家仆兼保镖,依旧叫十九。他似乎对这一角色安排不是很满意。“美人儿,应该让我扮作公子,然后你扮作我娘子才对。”“想得美。”说着我一记粉拳砸向他的头上,他佯装惧怕,就好像我的武功比他高出许多。我不禁被他的滑稽样子逗笑,他亦是笑而不语。

  • 我能抽取异能第三章在线阅读

    蔺凉见他不回答,顺手开了灯,单手把楚烨拉了回来,还摸了摸楚烨的额头。“不舒服?”楚烨不敢吱声。他躺下来唯一的想法就是,床挺软的,也不知道能不能把他给埋进去。逃避虽可耻,但有用。前提是能逃得过去。楚烨卷了卷被子把自己的身体裹起来,瓮声道,“没事。”蔺凉似乎清醒了许多,见他脸色无恙,把楚烨挖了起来,“既

  • 超神学院之重力之神第五章

    疲惫无力的白哉冷静地看着面前暴虐的大虚,猎风而响的宽袍与青蓝色的羽织上血迹斑斑,即使如此,他依然是一副沉着冷静的贵公子气派。狰狞暴戾的大虚越走越近,似乎它也知道了白哉快要到崩溃的边缘。白哉淡漠地望着前方,墨色的长发蝶翼般随风舞动。冷峻的脸上没有一丝表情,唯有一双蓝灰色的眼眸,透出些许无奈和坚决。作为

  • 两生花.醉红尘在线阅读拍摄

    —夜幕降临姐姐在工作室的电脑前整理照片。姐姐的日常还是排的比较满的,生活很充实。林亦墨习惯跟着姐姐,打小起的习惯,自从姐姐自己弄了个工作室,就经常呆在姐姐的工作室里,有时候不是先回家,而是到工作室。“不对呀,今天不是周四吗?今天忙着工作都忘记了,你们不是要上课吗?”姐姐好像刚从工作中刚得到一丝喘息的

  • 末世之黎明路途之忧伤过往(10)

    这一天很奇妙。她原本只是想找乔小六偷偷喝两杯。但是最后她不但跟她喜欢的男人一起喝了酒,此刻还穿着他的西装,坐在他的身边。不知道是几杯红酒下肚,还是因为他就在触手可及的地方,她觉得有些紧张。他的气息在这封闭的空间里显得那么浓郁,呼吸间都能感受到属于他的味道。她有点想睡,可是又想同他多说说话。认识了好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