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素灵正契在线阅读生死簿被毁

作者:老沉香 来源:纵横中文网

鹿九回到图书馆的时候,丁卅已经扑过来了:“道君,道君!大事不好啦!小鬼刚才回地府给您找生死簿您猜怎么着?那生死簿没啦!“

“啊?”鹿九大惊,“此话怎讲?”

“嗨,还是那轩辕昼惹的祸,原来他不光毁了冥凡两界的界碑,放群鬼入阳世,他还烧了生死簿!您也知道,小鬼是没有权利查看生死簿的,我特意找了我的顶头上司陆判,告诉他是您老人家要借阅,陆判才不得不告诉我,如今除了阎王和陆判就只有我知道这个消息!”

“那该如何是好?”鹿九对冥府的事情知道得不太多,“生死簿没了,那岂不是凡人都不用死了?”

“道君此言差矣,凡人只是不按照生死簿的死法去死了,在生死簿修复之前凡间会处于不受阴间治理不受天道管辖的状态,鬼杀人,人撞鬼,都不必承受因果报应,冥间的鬼还好控制,可这滞留凡间的鬼那是属于无政府管辖,可得乱套了!“

“这生死簿何时才能修好?”饶是鹿九也急了,他要找的人如今都在这阳世做人呢,他可不想这阳间乱成一团。

“阎王已经去天界找南极仙翁了,少则一两日多则三五日吧,可天界一日,人间一年啊!”

鹿九眼前一黑,南极仙翁常年醉心于酿酒品酒,喝到仙冥二界谁见了他都绕道走,阎王有求于他也不知得被他纠缠到几时。

“你们冥界办事,太不靠谱了!”鹿九下结论道。

丁卅有些羞耻地低头:“可不是么,如今我们鬼差也难做,没有生死簿的指引根本分不清谁是横死谁是意外死的,再加上阴气外泄,鬼魂都平白涨了大修为,如今好些鬼差都不是这些鬼魂的对手,非但拘不着,还常被打得损失修为,唉!这差事真是快要做不下去了!”

丁卅还在一股脑地吐槽,原想着依鹿九道君的好性子,看他可怜许是又会赏些什么,不想腰间鬼面腰牌一阵催似一阵,丁卅赶紧闪身告辞了。

“生死簿被毁,”鹿九喃喃着,忽而眼前一亮,生死簿既毁,那在修复之前他出手改变凡人命运便不怕给凡人带来因果了,无论是什么人在暗害秦朗,鹿九都不再有后顾之忧把那人揪出来!

而同样在京都第一医院特殊病房里,秦朗仅仅在三个小时后就拿到了那位年轻大师鹿九的资料。

“查无此人?”秦朗皱眉,“这是什么意思?”

“没有身份,没有背景,二十八天前突然出现在京都,白天在梵山寺外摆摊算命,晚上查无行踪,除了一家胖哥面包店他先前每天都回去,还在一家手机城买过手机,其他地方从来没有出现过。他跟一位叫做王传峰的摊贩走得比较近,手机就是王传峰陪他去买的,这是王传峰的资料,等天亮我们再去找王传峰。”

对面的黑衣人细致地汇报着。

“不,”秦朗摆手,“暂时不要找王传峰,免得惊动鹿九。只有人会无故消失,没有人能凭空出现,继续查,他不是算命的吗?把他所有的客户信息都过一遍。”

“是!”黑衣人领命而去。

鹿九心事重重地等到了天亮,冥府大乱祸及阳世,他必须尽快找到师尊。以前他不着急,是因为他知道青龙即使转世,可是身负十数万年的功德金光又有上古龙气护体,青龙一定会是人间至尊生生世世福禄无双寿终正寝,可眼下这混乱要是波及到师尊,鹿九不敢想。

鹿九半点苦不想师尊吃。

关于在阳世找人,王传峰这个人比丁卅那只鬼要靠谱得多。

“你有他的照片吗?”王传峰都不去问鹿九要找的人有没有身份证,也是十分机智了。

鹿九想了想,铺开一张白绢就席地画了起来。

王传峰在一边看,看着看着觉得不对劲:“不是,你这怎么画得古装啊,你得画个现代装的啊!”

鹿九觉得有道理,拂手在白绢上抹了一下,那白绢又干净如初。

鹿九在脑海中想象了一下师尊着现代装的模样,轻轻勾勒了起来。

绢上逐渐显出一张菱角分明的脸,修眉俊目,甚是英俊,王传峰啧叹:“哟,画得真帅,有这么帅的人吗?比我还帅呢!”他又皱着眉,“怎么看着这么眼熟呢?不像是哪个明星,但是特别眼熟......”

等鹿九画好了,王传峰捧着画绢冥思苦想了好一会儿,终于放弃从自己的回忆里找出这个人来,他用手机拍下了鹿九的画:“我先在我朋友圈里给你发发啊,现在你去报纸上登寻人启事肯定效率不高,这年头也没什么人看寻人启事,连警方通缉都在网上发布了。等收了摊我陪你去趟电视台,再去广播电台,哎小鹿,你找的这个人确定在咱们京都吗?”

鹿九茫然地摇摇头。

“不是,你不确定在京都啊?那就麻烦了,找地方电视台也没用啊,这得去微博上发布去,最好去买个热搜,我看看一条热搜大概多少钱......”

“你们好,请问哪位是鹿大师?”

一道温润的男声打断了王传峰的滔滔不绝。

鹿九抬眼望过去,是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男人,戴了副眼镜,很是文雅的样子。

鹿九道:“我是。”

中年人也不惊讶,似是别人介绍过,早就知道鹿九是一位好看的年轻人。

“敝人姓赵,赵公明,是经朋友介绍来的。”

鹿九仔细看着面前人,看了眼坐在一旁的王传峰,王传峰赶紧挪开屁股把凳子让了出去。

“你想知道什么?”鹿九问。

“敝人想问事业,”赵公明推了推眼镜,很是有些忐忑道。

“你之前事业很昌盛,自己经商,年年富足,去年开始破财不断,多年积蓄已尽,如今即将破产,是也不是?”

”是是是!”赵公明点头如捣蒜,这真是神人啊!

“大师能不能帮我破解?我这是怎么了?”

鹿九想了想刚才王传峰说的热搜的价格,抿了抿唇道:“要破解,20000,现金。”

“没问题没问题,只要您真能帮我破解。”

赵公明颠颠跑去找提款机取了钱,又颠颠捧过来给了鹿九。

鹿九拿起笔在白绢上写了三个字,递给赵公明:“改回这个名字。”

赵公明接过来一看眼睛都直了,他确实去年改了名字,而鹿九所写的就是他原先的名字!

“大师,这......”

“赵公明是财神,司掌世间财源,你既供奉了他,又怎能与他重名?赵公明这个神仙还最是小气,”鹿九似乎还很是不屑地撇了撇嘴,“你还想让他保佑你?以他的性子,让你今天才破产算是手下留情了!”

赵公明目瞪口呆,忽而又想起是某个友人忽悠他改的名字,当下气冲冲找那人算账去了。

鹿九开心地抱着新到手的两万块钱,又把九螭扣中的现金都巴拉出来,堆到王传峰的桌上去:“你看这么多,够买多长时间热搜?”

王传峰吓得手忙脚乱,把自己的背包拿出来装钱:“你傻啊,这么多现金随便拿出来,知不知道财不外露啊!”

“没关系,没人能抢我的钱。”

王传峰一噎,可不是么,这位小爷的手段他可是早见识了,谁不开眼谁倒霉。

两人也不摆摊了,王传峰带着鹿九往一家传媒公司而去,术业有专攻,在微博寻人,当然是找传媒公司。

很快传媒公司有人接待了他们,听取来意之后那位客户经理请鹿九出示被寻找人的照片,鹿九拿出了白绢,那客户经理只看一眼就愣住了。

他一改先前的殷勤,上上下下打量着鹿九,连询问的语气都严厉了起来:“你知道你找的人是谁么?”

鹿九老实回答:“是我师傅。”

“画像上的人是你师傅?”客户经理质疑道。

鹿九不晓得怎么解释他师尊几十万年都这张脸,只好用更加肯定的语气道:“就是我师傅。”

“那他叫什么名字?”

鹿九迟疑了:“他以前的名字是太渊,现在的名字我还不知道。”

客户经理直接冷笑了:“年轻人,我不知道你是拿我寻开心呢还是痴心妄想呢,你画的这个人不是你能肖想的,你还是回去吧,这人我们不能帮你找!”

他冷笑完了把白绢丢回给鹿九,拿起桌上的杯子抬脚就往外走不想再理会,可他的嘴里还在嘀嘀咕咕不知道是说给自己听还是说给面前的人听:“现在的人真是越来越没有底线,想找靠山都用这种方式了,这样的大腿也是你们能抱的!”

鹿九不明所以,王传峰却是立马就明白了:“小鹿,你要找的人是谁啊?听他的意思,”他指了指那客户经理的背影,“你要找的人不寻常啊!”

“就是我师傅啊!”鹿九坚持道。

客户经理接了水进来看他们还杵着,忍不住怒道:“怎么还不走呢?”

“你为什么不帮我找?”鹿九瞪圆了眼,少见得对凡人生了气。

“哈!帮你找?你知道这个人是谁吗?帮你找!哦,你当然知道,可你知道什么叫痴心妄想吗?秦三爷是你能高攀的吗!”

秦三爷!王传峰如遭雷击,鹿九画的人,是秦三爷!

京都有人不知道秦三爷吗?有吗!

青龙集团的当家人,传说是“那位”的孙子,他的身影每次出现在媒体前总是伴随着这峰会那峰会,这国领导那国领导的。

王传峰再相信鹿九,再觉得鹿九没有攀附之心此刻也犹豫了。

与此同时,鹿九已对客户经理使出了“摄魂术”,客户经理脑海中关于所谓“秦三爷”的所有记忆都进入了鹿九眼里。这个术法对凡人脑子会有损伤,中术后会在短期内出现记忆障碍和行为障碍,有点像老年痴呆,但只要休息一两个月就好。

鹿九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信息也不多留,转身就离开了传媒公司。

王传峰跌跌撞撞跟在鹿九身后,又是疑惑又是担心:“小鹿......”

鹿九回过头看着王传峰,神情是不可辩驳的郑重:“他确实是我师傅。”

“我相信你小鹿,我是说,有没有可能,你的师傅和秦三爷长得很像......”

“不可能,没有人可以长成我师傅的样子,这世间只有他一个能有这样的脸。”

“谁说只有他一个能有的,不知道现在整容术有多发达么......”

王传峰小声嘀咕着,鹿九却问他:“你知道青龙集团在哪吗?”

“啊?”王传峰大惊,“你问青龙集团做什么?你不是真的要去找秦三爷吧?小鹿我跟你说,你先冷静点,我知道你有神通,可是这个世界有比本事更厉害的,叫权利,你再厉害也......”

王传峰说着说着就说不出过分的话了,因为鹿九的眼神太坚定,也太清澈了,王传峰自己都忍不住相信,也许这个秦三爷真的是鹿九的师傅?

王传峰抹了把脸狠狠叹了口气:“我带你去。”

延伸阅读

美豪酒店加盟  http://www.hostaldefederman.com/6ynm.shtml
美豪酒店简介上海美豪酒店管理股份有限公司是国内发展快速的跨区域、集团化连锁酒店管理公

百泽加盟  http://www.hostaldefederman.com/xw69.shtml
百泽工艺品集设计,生产和销售为一体产品主要包括,红酒木盒,葡萄酒木盒,食品木盒,茶叶

爱润中国幼教服务顾问加盟  http://www.hostaldefederman.com/aoye.shtml
“爱润.中国”幼教服务导师,总部位于北京,成立于2008年,是集早期教育教学、幼儿教

优加玩逸生活加盟  http://www.hostaldefederman.com/be0m.shtml
手工diy特色项目——优加玩逸生活,最近在网上看的,是做手工DIY创意的,创始人也是

优贝加盟  http://www.hostaldefederman.com/gr4e.shtml
优贝小饰品,总部成立于2012年2月,公司坐落于各地小商品批发城------浙江义乌

方特酒店加盟  http://www.hostaldefederman.com/uvt6.shtml
方特酒店,提供标准化、干净、温馨、舒适、贴心的酒店住宿产品,为海内外八方来客提供安心

兰柏珠宝加盟  http://www.hostaldefederman.com/63mh.shtml
深圳市兰柏珠宝有限公司兰柏珠宝中国珠宝原创实力品牌—兰柏,其是深圳市兰柏珠宝有限公司

小布娃加盟  http://www.hostaldefederman.com/pkgf.shtml
小布娃婴儿营养品是由江西昊天贸易有限公司生产的冲饮品专属产品,江西昊天贸易有限公司采

凤凰布艺加盟  http://www.hostaldefederman.com/gxdl.shtml
企业概况:河南凤凰布艺家纺用品有限公司成立于1989年,总部占地30多亩,座落于郑州

中航诺邦防撞系统加盟  http://www.hostaldefederman.com/sji9.shtml
中航诺邦防撞系统具有高集成化、高智能化、高适应性特点,安装不受限制,可应用于各品牌、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假如老郭有个闺女洞中岁月(求收藏)

    ※※※想了想之后,秦天暗道:“难道是阿宝?不对呀,那坑爹货现在已经陷入了沉睡之中...算了,想不明白就不想了,反正迟早都会知道,只要自己没事儿就行...”逃过一劫的秦天,那还敢运转噬灵决,刚刚疯狂吸收的太阴之力,足可以让他消化十多天的时间了。没办法,噬灵决只管吞噬吸收,却没有炼化为己用的功能,而那吐

  • 此间断崖第2章在线阅读

    十七吃饱喝足躺在榻上渐渐入睡,一缕柔软的鬓发贴在耳侧,身侧发丝微乱,面色红润,嘴唇像沾了露水的花瓣,少了分小女孩的稚气,多了几分媚态……呃——若看不到那一滩口水和大字型的睡姿的话。梦里十七仿佛看到一双闪着亮光的黑曜石般的眸子贪婪地盯着自己,吓得她一夜没睡安稳,直到阵阵敲门声将她叫醒。“师妹!师妹!快

  • 重生之话唠魔尊二三事第七章

    在乌安的记忆中,那个夏天漫长而又短暂,快的像是一眨眼,慢的却又让人觉得痛苦。连着两个月的时间都阴雨绵绵,愁云惨雾笼罩在整座江市上空,不管是上班的,还是放假的,都厌恶极了这样的天气。因为下雨,愿意出来晃荡的人极少,除了早晚高峰,马路上都是空荡荡的,偶尔开过来一辆公交车,在站台停靠不过几秒,开门,关门,

  • 血魔寻情之准备上台(2)

    陈锦江愣愣的听完了导演的话。但是导演的话,让他差点惊掉了下巴。这番话,说的他一愣一愣的。“可是导演,你这......这样......”陈锦江想要说些什么,却又不知道怎么说,不知道从何说起。导演早就不是什么初入社会的雏鸟,自然看出了陈锦江脸上的推脱之意。但是他听见陈锦江,没有第一句话就直接拒绝时,便悄

  • 洪荒:我有三千个世界第七章在线阅读

    姜安诚瞪了姜湛一眼:“你这个样子去丢人现眼?”姜湛摸了摸头。头发不乱啊,哪里丢人了?姜似便对姜湛笑道:“二哥,我想吃蔡记灌汤包了。”蔡记灌汤包是百年老字号,与东平伯府隔着两条街,正在安国公府所在的康德坊附近。前一世,季崇易与巧娘落水没闹出这么大的动静,安国公府轻易就把这桩丑事压了下去。当两家婚事提前

  • 我在三国融合万物基因第十章在线阅读

    (虽然今天收藏不佳,但还是五更了,只希望明天会更好!跪求各位朋友点个收藏支持一下!)随着时间一点一滴的流逝,天色也渐渐暗了下来。从邻近的屋子里翻了不少速食和净水回来,夜辰两人痛痛快快的饱餐了一顿。说起来有些心酸,这十多年来,姐弟两人鲜少有过饱肚子的经历,吃撑的感觉更是奢望。只靠夜辰一个人打工赚钱,两

  • 双世锦第八章在线阅读

    时间是晚上6点,天已经暗下来,我开始寻找旅馆。路过火车站附近的广场的时候,看到前面排起一条长长的队伍,排的很有秩序,勾起了我的好奇心。走近了一看,原来是一个老头在摆地摊算卦,这老头似乎很牛,只听老头对排在最前面的那人道:“我能算出你身上有几根烟,甚至是几块几毛钱,如果我算的准了,那后面的我说怎么样就

  • 书行诸天早

    上午六点五十,向婉还在睡梦中“叮咚”一声却也没把向婉吵醒,黑暗中屏幕微微亮起很快又暗了下去直至上午十时,“嗯”被窝里传来一声嘤咛,向婉开始清醒,却也是没有立马起身,而是在床上挣扎了良久,才颤颤巍巍从被窝里伸出一只细长的手在枕头底下摸来摸去,嗯,找到了!成功拿到手机的手很快又伸了回去,窸窸窣窣在被窝响

  • 我有一个沙雕主播聊天群在线阅读第五节

    之前就看中两柄桃木剑,不知道买哪一个好。一柄是百年雷击木制成,需要功德一百五十六点,还有一柄是千年雷击木制成,需要功德两千二百点。雷击木自然还是千年的好,只不过他身上的功德不够哇。倒是可以跟吴财借点。可是买下这柄桃木剑,他的功德值就会全部用尽。可是买那柄百年雷击木的,他又有些不太甘心。店主看姜流云一

  • 人生若只如初见之启程

    阿生和小阿明回到家,阿生在厨房里忙活了一会,他们准备吃饭了。阿生端来了一盘菜,对阿明说:“今晚我给你做了好吃的炒肉。”“哇,谢谢阿爸。”小阿明很高兴。阿明大口地吃了几口饭,突然停下筷子,对阿生说:“阿爸,下次你还是不要买肉了。”“怎么了?不好吃?”“不,我们还是省点钱过日子吧。”“嗯。”阿生深情地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