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TOd3Zh
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超级武器兑换系统第九章

作者:炮轰南天门 来源:纵横中文网

五月初三,禹周天子四十五岁寿辰。此乃整寿,为彰天子盛德,礼部数月前就奏请,循例操办。天宜帝准奏,但吸取前朝教训,下旨各地官员不可送贺礼上京,以免奢华过甚,劳顿民生。但即使如此,朝中宫中,特别是礼部和内务府,仍忙得不可开交,藩属小国也纷纷遣使来贺。

寿辰当日,天宜帝早朝,于紫宸殿接受百官朝贺。礼部上表,又有三省六部朝臣上书,一时间文辞潮涌,骈四俪六,尽是称颂功德之辞。

禹周朝建国百余年,初时休养生息,政局稳定,百姓安居,几十年下来渐成太平盛世气象。但锦绣河山却惹得四夷觊觎,虎视眈眈,故而外患不断。天宜帝继位后,起初也曾励精图治,攘外安内,建下不少功业,然而他到了中年之后,猜忌守成之心日重,就逐渐懈怠下来,更多地将心思放在制衡权谋上,只求太平安稳,且后世留得美名。因此到了眼下的天宜二十一年,虽仍可说是安定之局,但已渐呈颓势,远远谈不上四海升平。

礼部宣读贺表,天宜帝起初还意兴盎然,但听到后来,突然省觉,文章虽写得花团锦簇、四平八稳,但内容实际上与五年前四十岁寿辰所述没多少区别,重点仍是他的早年功业,说到近几年,却都是虚言,无甚实事。想到群臣虽然妙笔生花,引经据典,但毕竟不能无中生有,他兴致不由得淡了下来,摆了摆手示意到此为止。

几位皇子也都有寿礼送上。

太子送了一尊两尺高的羊脂白玉观音像,玉质洁白细腻,观音盘膝坐于莲座之上,单手托着柳枝净瓶,低眉含笑,面容于宝相庄严中带三分秀丽。这份玉料和雕工都是难得一见,群臣都称赞太子用心孝顺。

安王让人捧上一只翡翠果盘,里面水果缤纷,白中透粉的仙桃,紫色挂霜的葡萄,朱红的荔枝,还有金黄色的柑橘,尚带着晶莹的水珠,不知这个时令哪里找来的新鲜果子。安王笑着让宫人呈到天宜帝面前,皇上伸手一捻,才发现每样果子都是各色玉石雕成,看起来几能乱真,十分有趣,不免微笑。

洛君平说道:“儿臣也是凑巧得了几件玉料,颜色大小各不相同,放在一起却觉得相宜,因此寻思着不如取其天然色泽,做父皇寿宴上果盘,只求添些光彩。”天宜帝见他并不邀功,果盘却显是用了不少心思,对这个儿子的不满顿时消了许多,着实嘉勉了几句。

年轻的宁王也有礼物,寒山真人送过他一块早年所得的玄铁,洛凭渊后来找了锻造高手指点,将玄铁融入精铁中,亲手铸了一柄宝剑,装在紫檀木匣中送给天宜帝。

云王和静王都没有来,但各有寿礼送到。云王送的是一张极大的黄底黑章虎皮,乃是亲手所猎,当殿打开,足有近七尺长,这老虎定是头庞然大物。众人见虎皮完整,并无伤损,都是啧啧称奇。

云王在边关不能回来朝贺,静王身在洛城也不上朝,只是准备晚上进宫赴寿宴。他送的是一品黑色的牡丹,名为墨玉,未进殿就有清芬浮动。青蓝的盆中绿叶盈盈拥簇,花枝峻丽,海碗大的花朵正将吐蕊盛放,一瓣瓣如黑玉雕成,述不尽的精致剔透,一时间竟似将其他寿礼的宝光都压了下去。殿中就有人小声赞道:“真乃绝品。”

安王暗想:被打坏的绿牡丹或许更清丽更宜玩赏,但恐怕没有这品墨玉气势端严,宛若花中之帝,也不知从何处得来。又知静王过得清苦,应无余资购此名品,多半还是他自己种出来的。

天宜帝下旨颁赏群臣,几个皇子也各有封赏,都是些金珠绢帛,赏给宁王的还多了一柄皇宫内收藏的纯钧宝剑。此剑为上古名器,削金断玉,从剑鞘中一经拔出,寒光四射,当真是浩浩匣中三尺水。唯有对静王没有赏赐,天宜帝只是命人把黑牡丹移到当晚设宴的长乐宫摆好。年轻些的官员听到还不觉怎样,在朝日久的却已暗暗诧异:以天宜帝一贯的态度,对静王有关的一切都不闻不问,若是以往,墨玉再名贵,也不会理睬,今日却当众开口提到,还让送到长乐宫,实在是稀罕,不知是无心,还是表现出要对静王转变态度了。

这时,按照礼部安排,到了边藩使者进殿贺寿的时辰。对于大理、吐蕃、高丽这些小国来说,除了尽礼数,主要目的是来探探禹周朝廷的动静虚实,顺便得些赏赐回去。礼部鸿胪寺官员按各国抵达洛城的先后次序,依次将使节引入殿中,叩拜行礼,有的宣读本国文书,没有文书的就说几句祝贺的话,再送上寿礼。

北辽与禹周正在交恶,自然不会遣使前来,最后进殿的赫然是夷金的来使,前日方才抵达。

满殿文武均见到来使三十多岁年纪,鹰鼻兀目,服饰华贵,帽子上的貂尾皮直垂到肩上,来到御阶下,却只躬身行了个礼,并不下跪参拜,神色极是倨傲,用生硬的汉语说道:“谨遵我国摄政王之命,贺禹周国主寿辰。”

他不行跪拜,又以国主相称,显然有将夷金与禹周并列,甚而凌然其上之意,早有内殿侍卫叱道:“参见吾皇,为何不拜?”

夷金来使傲然道:“我夷金敬重的乃是勇武之人,向来只有见识了本领,心悦诚服才下拜。敝国摄政王英武善战,故才拜得心甘。”言下之意,禹周天子却无此能为。说着,从怀中取出一只精致木盒,当众打开。盒中内衬锦缎,放置着一颗龙眼大小的明珠,光华璀璨:“敝国摄政王日前无意间得辟水珠一颗,特以此为寿礼送上,聊表亲近之意;且代敝国善亲王求娶贵国丹阳公主,以为两国交好,不知国主意下如何?”

天宜众臣对夷金的情形大都有所听闻,夷金前代主君早逝,此时在王位上的幼主刚七岁,一切政军事务均由其叔父,也就是摄政王完颜灼掌理,此人多谋善战,与北辽联手后,实可说是禹周的大敌;而金使口中的善亲王是他的弟弟,据说性情软弱,且早有妻妾,说是求娶,实则只见轻侮,毫无诚意,故而听到此处都是大怒。

天宜帝心中,怒意还要更甚,辟水珠稀世罕有,夷金使者手中所托,应正是被北辽从东南贡物中劫走的那一颗,夷金拿来做寿礼,大有讥讽意味,分明说禹周无力保住自家的宝物,还得靠夷金来归还;洛雪凝乃是他掌上明珠,如此轻言求娶,等同双重侮辱。

但他想到目下若扣留或者斩杀这金使,无异于给夷金一个理由立即发兵边关,与北辽一起进攻边境,只得暂时压下怒气,示意内侍先将辟水珠接过,再打发此人。

一个内侍上前去接那木盒,见金使只是平托在掌中,并无交付之意,便伸手去拿。然而手指触到木盒,才觉对方掌中竟似有股吸力,无论如何拿不起来,待要撤手,却连自己的手指都粘在了盒上。他脸色立时苍白,拿也不是,收手也不是。

宁王在一旁看得分明,这来使身负上乘武功,心知夷金如此作为,固是傲慢轻侮,更主要却是意在试探,禹周是否软弱好欺,若是不能立时反击,则夷金极有可能在边疆上公然撕破脸,发兵相助北辽。故此,为今之计,唯有威慑这夷金来使,令其不仅落败,且败得无话可说,方为上策。若是让侍卫一拥而上将其拿下,不免落于下乘。

他越众走出,拍了拍那名内侍,示意他可以退下,含笑说道:“这珠子是否真如尊使所说,乃是辟水珠,我代父皇先看上一看。”内侍直觉体内微震,手指立时得脱自由,如蒙大赦地退开,心中对宁王好不感激。

洛凭渊伸出右手,与那内侍方才手势一模一样,去拿木盒。金使见这一身锦服的年轻人随手化去自己的内劲,知道必是传闻中谙武的五皇子,不敢大意,脸上的傲态随之敛去。他见宁王来拿,若还是如刚才对那内侍一般,必然行之不通,当下右手回转,将木盒托于胸前,不让他碰到,左手单掌立起,隔挡洛凭渊的来势。

宁王想到须速战速决,况且在殿上交手,若是以招式取胜,夷金仍有狡辩余地,于是也将右掌一立,与对方相抵,双方各运内力。

这般比拼,劲力进退趋避,只有对掌者自知,旁人丝毫看不出端倪。偌大的紫宸殿中陷入寂静,落针可闻。

众人只见宁王神色从容,唇边带着微笑,右掌相抵,左手仍稳稳向前去拿那木盒。金使脸上浮起青气,面上透出狠意,拿木盒的右手却有些发抖,都看得出必是宁王占了上风。

金使连催了几次掌力,想迫宁王收手,都无济于事,只觉自己的内力与对方相触,便如泥牛入海,无影无踪,心中渐渐发慌。见洛凭渊的手指堪堪触及木盒,明白不敌,他来之前得了严令,此时拼着受伤,右掌发力要将盒子震碎,这般即使辟水珠被夺去,禹周也非全胜。

他右掌吐劲,左掌自然劲力微松,只觉猛然间对方一股内力透掌而入,沿着手臂只侵到胸腹丹田,竟是绵绵汩汩,势不可挡。

众人只见两人双掌忽而分开,宁王并无蕴力前推的动作,那金使却连退了七八步,才摇摇晃晃站定,脸色红如醉酒。宁王只退了半步,盛珠的木盒已在手中。

太子位置靠近,微笑着扶了他一下:“五皇弟小心。”

洛凭渊退后半步,是为了化解对方掌上的暗劲,好使木盒无损,就如风过水面,拂起一层层涟漪,才逐渐归于平静一般,太子相扶,也受波及。两人一触即分之际,洛凭渊感到他掌中传来一股柔和的内力,心中微惊:并未听说二皇兄勤修武功,想不到内力这般精纯,竟似不在我之下,只是火候稍逊,尚不能收放自如。他心中思忖,也不及问,只是微笑道:“无事,多谢二皇兄。”

他望了一眼手中的辟水珠,转过身对那金使说道:“你叫拓拔洪,穿云掌力在金铁司中排名十一,凭着这点本事,还不够资格到我禹周紫宸殿上来放肆。辟水珠乃是海中珍宝,夷金无海,何曾有珠。你们前来贺寿,拿的贺礼却是禹周之物,已是怠慢;我朝以礼相待,你却在殿中出言不逊,还抓着贺礼不肯松手,是何用意?”

夷金来使这时只觉脚下发飘,心知不妙,面如土色,已再无狂态。

宁王见他不答,淡淡说道:“料来贵国摄政王也是好意,并无异心,只是用人不当,派了你这么个无状使节。我虽功夫平平,也唯有代禹周高手教训于你。今日之后,武林中再无穿云掌名号,留你一命,回去告诉完颜灼,望他此后善加自重,勿出妄语。若是夷金有人自认才华品性配得上丹阳公主,又无家室,可自己到洛城来,待能胜得了我禹周子弟,再提求亲不迟。”言毕,将明珠交给内侍,站回原位。

他与金使交手前后不过片刻,群臣见五皇子顷刻间已废了拓拔洪的功夫,言语间不失气度分寸,都有扬眉吐气之感,看向他的目光又与先前不同。

天宜帝心中大悦,接过辟水珠,颔首以示嘉许,对宁王道:“皇儿所言,甚合朕心。看来此珠与你有缘,就赐给你罢。”跟着也不再理会那金使,说道:“今日事毕,诸位爱卿多有劳顿,可回去歇息。退朝。”

长乐宫中的晚宴开席并不晚,大约在下午申时。静王在府中看到时辰差不多了,就换上一身皇子服饰,坐车往重华宫去。

他坐在马车箱内,外面车声粼粼,街道上喧嚷的人声透过车壁传进来,带着尘世的气息,离得那么近,又仿佛隔得那么远。他不禁想到,这些年出府太少,真有些山中不知岁月长的意味。望了望身上玄色的衣袍,上面以银线绣着蛟龙,通常每年只有除夕、中秋等寥寥数个日子,他需要穿上这身衣服,到重华宫里去。日复一日地在府中幽居,他已经习惯了清简的素衣,不太适应这么繁冗的衣饰了。有时进了重华宫,他会想,这华美肃穆的宫宇连同住在里面的人,与自己究竟有何关联呢,如此陌生,真的是那个从小在此长大的地方吗。

车到了宫墙边,从侧门进入,过了午门,就须下车步行。秦肃没有来,静王让随行的两个小侍从谷雨和清明好好待在车里,独自下车,由一个宫中的内侍引着,朝长乐宫走去。

过了雕满龙纹的御桥,穿过一道道朱红的宫墙,从紫宸殿和静安殿侧走过,再经过清凉殿和武英殿,距离后宫就不远了。

今晚乃是家宴,来参加的除了后宫嫔妃,就是宗室亲眷,因此正殿一带并没见到多少人或车辇。

远远的,静王看到有人站在通向后宫的琉璃墙侧,似乎在等他过去。走到近前,他看清了对方,是张熟悉的面孔,四十多岁年纪,身材高大,五官生得平常,穿着也很普通,然而气势沉着,站在那里,无端的令人有种渊停岳峙的感觉,仿佛他的存在本身就能镇住许多事端。

他见静王走近,就微微躬身,拱了拱手,沉声道:“见过静王殿下。”

“李统领,一向可好?”静王道,停下了脚步。如果说在这世上,还有什么人是天宜帝真的信任,认为绝对忠诚不会背叛的,应该就是眼前这位御林卫统领,兵器榜上排名第二的李平澜。在洛湮华的记忆里,无论发生了什么事,李平澜似乎永远会出现在这重华宫中,奉皇命行事,用他那双波澜不惊的眼睛,注视着宫城内外的变化,从不多问一句,也不会多说一句。

在过去这些年中,如果在进宫时遇到李平澜,对方还会同他打个招呼,就如现在,可说是宫中少数几个没有对他熟视无睹的人。

“尚可。”李平澜脸上毫无表情,平淡地说道。静王微微一笑,正要举步,李平澜又说道:“如果殿下此刻改变心意,还来得及出宫去。”

静王的脚步这次没有停顿,继续朝后宫走去,只是在经过他身边时,轻声说道:“多谢。”

延伸阅读

广骏电动车加盟  http://www.rayveproductions.com/sau9.shtml
广骏电动车,始创于1998年,致力于轻便快捷、宽松和谐、低碳节能的电动车研究开发与专

宝桢机械加盟  http://www.rayveproductions.com/gjj2.shtml
宝桢研磨机械有限公司致力从事产品工件的表面处理,是生产各类三次元振动研磨机、效果率卧

让花甲飞加盟  http://www.rayveproductions.com/ztc.shtml
让花甲飞隶属于江西广昊传媒有限公司,让花甲飞致力打造口味正宗,品种齐全,选料独到,包

欧迈蒂尼净水器加盟  http://www.rayveproductions.com/b0g3.shtml
欧迈蒂尼净水器加盟详情1930年,德国欧迈蒂尼水务集团(企业初期以创始人名称命名为库

润青加盟  http://www.rayveproductions.com/p6h6.shtml
润青木器漆在施工宽容性、丰满度、硬度、耐磨性、手感效果、抗黄变、耐化学品、耐高温等方

丽轩加盟  http://www.rayveproductions.com/and2.shtml
丽轩酒店是一家按园林式建筑风格设计建造的涉外酒店,位于厦门岛疏港路高架桥与城市交通主

雅慕家纺加盟  http://www.rayveproductions.com/xpof.shtml
项目介绍:雅慕家纺中含有人体所必须的18种氨基酸,使用真丝产品,不但能防止紫外线的辐

百嘉乐KTV加盟  http://www.rayveproductions.com/63ty.shtml
百嘉乐餐饮娱乐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创立于2006年,总部设在商业名城——温州,是一家集娱

江阴周庄紫金银招商加盟  http://www.rayveproductions.com/gdre.shtml
/礼物全对冲江阴周庄平台白银招商/礼物/玫瑰[平]省金融办、办公厅双批文【可查】/玫

斯途玛加盟  http://www.rayveproductions.com/no49.shtml
斯途玛电动车致力于重量级轮椅车,电动代步车,老年电动轮椅车的生产,销售和助行系列产品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如果姬无夜是个美人(少年歌行+天行九歌)在线阅读地球之密

    杜腾有些震惊地看着自己面前这棵通天巨木。巨木通天彻地,枝叶耸入云端,树根也深入空间底部,只树干就如同一面难以越过的雄关一般挡在杜腾的面前。“吾主,您终于降临!”一道苍老平和又略带欣喜的声音在杜腾的脑海中响彻。杜腾顺着感觉发现说话的就是自己面前的这棵巨木,“你是……”杜腾迟疑道。“我是您的仆人卡巴拉!

  • 后妈洗白手册[穿书]在线阅读林峰的厨艺

    “没想到,你家还挺不错的吗”。到了林峰的家里,薛杉杉和陆双宜两个人都很好奇的观察。最后的出来一个结论,林峰这个人很爱干净,家里面所有的东西都是整整齐齐的摆好,而且地上和桌子上也没有什么灰尘,一看就是林峰在很认真热打扫。“好了,桌子上有零食,你们先吃一点,饭菜马上就要好了”。林峰穿好衣服,然后走到厨房

  • 我给皇帝下任务【飞踢】

    我拘谨地缩在蒲团上,静等仙子回头。蔼蔼树影扰得这世界幻真幻假,仙子终于微微侧脸,说了句:“此身不向今生度,更向何生度此身?”我大惊。莫不成我这么一摔给自己摔死了?我就是这般生得随意死得随机的人吗?我不安地垂下头小声应道:“晚辈...还不想度...”我还没活够呢。当皇子刚当了两天,还没吃几口好吃的..

  • [综]英雄难当在线阅读第六章

    面对突然出现的机会,赵永齐显得有些茫然。反倒是躲在他身后的赵丽影,发出一声轻轻惊呼,随即赶紧拉了拉他的手臂,轻声说道:“齐哥哥,快接下呀。”在赵丽影的提醒下,赵永齐这才伸出双手,礼貌的从张全民手中接过名片。不等赵永齐说话,张全民便笑着说道:“这上面有我的电话,如果小伙子有意参加,后天就请前往杭州,到

  • 活着,就必须脱纲[穿书]流月城

    时间匆匆,转眼外面又过去了一个月了。储物手镯里的传音符传来了震动,打开,耳边响起了二叔的声音。“小九,三个月后是各大宗门开山收徒的日子,不要错过了。”盈袖赶紧给二叔回了个信息,保证马上出关,不会误了时辰的。盈袖不得不感叹原主还是比较幸运的,至少穆家没有那么多的居心叵测之人,人员简单,而且凝聚力强。即

  • 三生烟火·风月记在线阅读第7节

    在叶玲走过去时,唐清侧身打开了身侧的车窗。她笑望着走过来的叶玲,脸上多了一丝询问跟意外的表情。“玲玲你怎么过来了,是找我吗?”“我——”叶玲期期艾艾,因为突然收到对方的钱,她难得有点心虚的感觉。俯身望着对方,以及开车的陌生女人。叶玲下意识的冲开车的女人点点头,然后对唐清道:“唐姐,你怎么这个时候回来

  • 穿成富家小姐[穿书]在线阅读第7章

    萧钧睿温暖的手掌紧紧地握着云若儿冰冷的手腕,她整个人倚靠着他的身体,肌肤接触的那一刹那,仿佛引起了串串的火花。云若儿猛地回过神来,轻推开他的手,不想她整个人又向侧仰去。萧钧睿低低的咒出声,“蠢女人,坐下!”他的声音就在她的耳际,在她觉得亲呢又爱昧,可在外人看来,只是一个优雅绅士的举动而已。因为办公室

  • 反派是我饭友[穿书]之第四章(4)

    “真的是运气好,刚刚出去了一趟,正好迎面就遇到了一个,”教室外,男生得意洋洋地说着话,仿佛在吹嘘自己的功绩,“看他那个样子,感觉他当场都要尿裤子了。”“拉倒吧,你才杀了一个,你看我,都已经杀了两个了。”“杀了两个女人也算?胜之不武略略略。”那声音由远及近,听起来似乎是两个男生。这和刚刚的偷袭不一样,

  • 那些年一起追过的男主(穿书)路遇婴儿

    “大早晨看你这一脸的喜气,出去进货?”徐大妈可是镇上知名度最高的大喷子,当然也是最热心人,只要是她知道的大事小情,基本上等于向全镇人民传达了,不管你是主动还是被动,只要让她碰上她就说起来没完,好像没有暂停键一样。“大翠快出门子(出嫁),我去市里买点东西,你这是来要什么的?让老苏给你拿去,他就在里面。

  • 被迫穿成魔尊之后第五章在线阅读

    场面有点失控!女鬼变男鬼,男鬼又变塌皮鬼?这吓人的伎俩,对付古人还好,对付见识多的穿越者,有点……不够看!苏玫动也未动,表情没有什么变化。那鬼似是不过瘾,以为苏玫吓傻了!听不到惊声尖叫,似是不能满足,于是他越挨越近,恨不得凑到鼻尖那么近。恶心也就罢了,还顶着人鼻尖开始变脸,这就有点冒犯了,苏玫不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