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媳妇儿,我要抱抱之白露既下白草兮,奄离披此梧楸(3)

作者:落笔生华 来源:晋江文学城

(一)

走在去凌霜院的路上,小青就好奇地问了问卫静娈:“小姐,这大夫人七年前害您离开大司徒府,现在又是用华丽的马车去接您的,又是说那些母慈子孝的话的,属下就好奇了?这大夫人到底在玩什么把戏?”

卫静娈笑了笑,说道:“小青啊,小青,这宅院争斗你还当真不行啊”

“哎哟,小姐你就别卖关子了,告诉属下呗”小青嘟着嘴巴。

“李氏无非就是想给我一个下马威?”卫静娈调侃了一下小青后,也没在卖关子了。

“啊?下马威?”小青有点想不懂,疑惑的看着卫静娈,问道。

“是,下马威,还有一点试探”卫静娈并没有解释给小青听,只是接着说下去。

“哎哟,小姐啊,您能不能说得通俗易懂一点啊”小青听卫静娈并没有解释,便抱怨道。

“她原以为用这华丽的马车可以让我震惊,从而暴露出我的真实脾性,掌握我的行事风格,可等她见到我时,我却没有她想象中的震惊,取而代之的是冷静和平淡,她便开始怀疑我的身份,你或许没看到她一直摸着我的手,估计是想从这里知道什么”卫静娈一边解释一边伸出自己的手掌指了指手掌上的茧。

“茧子?这有什么好奇怪的啊”小青更加疑惑了,便问道。

“我自小在祖母膝下长大,祖母一死,她便把我送到古寺去,无非就是要我吃吃苦头,以解解心头之恨,可她若是发现我的手依然是鲜嫩,如果说你是李氏的话会怎么想”卫静娈反问小青。

小青恍然大悟,左手握成了拳头打了一下右手掌,发出了“哦——”的声音后,说道:“若是无茧子,那么大夫人会怀疑你的身份,或者有什么人偷天换日,就会防备您”

卫静娈笑了一声:“就算我没有茧子,她也会防备我的,不过呢?你个小丫头终于有点开窍了,虽然她不会怀疑我的身份,但不代表她不会去查,还是小心点为妙,若是被发现我这些年的经历那就完了”

“好在小姐一直在练武,而且武功还不错,否则就……”小青正说着。

“好啦,话就别多说了,快点走了”卫静娈打断了小青的话,急着走向凌霜院。

(二)

过了几刻钟,卫静娈便走到了凌霜院的门口,卫静娈轻轻地推开凌霜院的院门,看到里面的景物不免有些伤感,里面的东西几乎是一成不变,但却多了点灰尘,虽是初春,可园中的大树却是萧条着,光秃秃的树枝上没有看到初春的生机勃勃,取而代之的是那腐烂的死亡。

都说人去楼空,物换星移(1);离开凌霜院七年了,这里的景物几乎没有变过,可是人却变了,曾经的自己已经死了,死在了当年的凌霜院,而现在站在这的只是一个来复仇的厉鬼,昔日那个对自己和蔼可亲的老人也死了,化作了天上的一缕星辰,看着地上的人,期盼着自己可以快乐的长大,可是世事无常,又怎么可能如人所期盼的那样呢?

卫静娈慢慢地闭上了眼睛,脑海中浮现着过去的种种一切。

她想起了冬日里祖母和她一起看雪,想起秋日里和祖母一起赏花,想起了祖母对她的一切好,对她那和蔼可亲的笑容和无微不至的关照。

随着时间一点点的流逝,卫静娈的眼角不禁间也渗出了一滴滴的泪水。

对于卫静娈来说,她已经七年没有流眼泪了,她原一直以为自己很坚强,她以为自己可以坚强下去,可是在这情和过去面前,自己终究还是败了。

许久之后,她慢慢的睁开了眼睛,带着点点血丝的眼睛变得格外的深邃和伤感,似还带着点悲愤。

晨曦照在她的脸上,映照着那从眼角渗出了的点点泪水,让人感觉格外的刺眼。

小青有点儿不解,这是她生平第一次见到如此脆弱的卫静娈,以往都是她在鼓励自己,小青原以为卫静娈是那么坚强,她想不到卫静娈撕开那张面具的她居然是那么的不堪一击。

见到卫静娈现在的状况,第一次经历的小青有点儿不知所措,只好上前拉了拉卫静娈的袖口,卫静娈才回了神,用食指轻轻地抹了抹眼泪,深吸了一口气:“我没事,进去吧”

(三)

进到屋内,映入眼帘的是布着少许灰尘的的桌子和那没有变化的房间布局,卫静娈看到如此熟悉却又显得有些陌生的地方,不免又陷入了回忆之中:

“曦儿,你看这儿”罗氏指了指床边的一个小机关。

“祖母,那是什么啊”卫静娈问罗氏。

“曦儿啊,这儿呢,有祖母的一些秘密和关于你的一些事,待到祖母百年之后,你便可以打开,知道你该知道的事”罗氏说道。

卫静娈突然间回过神来,顺着小时候的记忆,走到了那记忆中的床边,一边走一边用手顺着床的边角摸着,一点一点的寻找那个记忆中的机关。

小青见到卫静娈这样做,不免疑惑,便问道:“小姐,你在找什么呀”

“一个东西”卫静娈并没有多去搭理她,只见她忽然间蹲下来,又接着沿着床边一直摸。过了许久,卫静娈手抖了一下,眼睛顿时间睁大:“终于找到了”

小青走过去,问卫静娈道:“这是什么呀?小姐”

“你等一下就知道了”卫静娈并没有回答小青。只见卫静娈按下那个机关,床边的那一堵褐色的墙的一小块突然间反转,映入眼帘有一个玄色的盒子,后面还有一把黑色的剑,卫静娈先是拿起剑,拉开,见到剑柄上刻着两个字——墨眉,而后没多想便放在了桌子上。

而后把那个盒子拿过来,拍了拍盒子上的灰尘,打开了盒子。

卫静娈看见盒子里有着两封用麻纸写的信件和一个玄色玉佩,一封信显然是十几年前留下来的,都有些破旧了,而另一封便没有多旧,只是有一点点泛黄罢了。

卫静娈打开第一封信,只见那里写到:

臣林邑受贼人追杀至大梁,因臣觉贼人之所图,欲除之,臣逃,后复知零阳之叛是为光禄勋大夫姜湛所划之,还望陛下明察,为卫家做主。且望陛下主秦家,姜家恐处之,证均于上京城郊

颖阳长公主侍卫 林邑绝笔

卫静娈在稀里糊涂下又打开第二封信,信中的内容让她不知所措,里面写道:

曦儿,当你看到这封信时,祖母可能已经死了,所以有些事情你必须知道,否则吾会难安。其实你并不是大司徒府的三小姐,也不是大梁人,你是大齐人,你的亲身父母祖母也不知道是谁,可你的亲外祖母我倒是知道的,她是吾的主子,你只因为机缘巧合才到了我的手上,盒子里有一块玄色玉佩,这块玉佩意义非凡,它可以让你找到你的外祖母,切忌丢失,还有我之所以给你取名羽曦,便是希望你和晨曦一般的明媚,永远的安乐,祖母现在只有三愿,一愿你开心,二愿你身体安康,三愿你放下过去,不要过于思念吾,若此三愿成,祖母便可以安息了。

祖母 罗雨濛 字

卫静娈看完信后用双手捂着脸,埋头痛哭了起来,只见卫静娈的双手不断地颤抖,手指之间的缝隙总是渗出一滴滴的泪水,泪水沿着手滑向了地面,刚一触碰到地面时便溅了起来,此时的卫静娈心里一直在重复着一个念头:为什么?为什么好人总要这么惨死,为什么?祖母,为何不早点告诉孙女?为什么即使我不是你的亲孙女你也要这样保护我?

在一旁的小青是生平第一次看到卫静娈这样一般失态,她感到有点儿不知所措,只好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慰道:“小姐,斯人已逝,节哀顺变,您还要振作啊,毕竟这元府可是龙潭虎穴,非生即死”

卫静娈听到小青的话后,才发觉自己很是失态,便擦干了眼泪,说道:“对,我要振作起来,我要让他们血债血偿”

其实在盒子底还有一封信,可卫静娈却并没有注意到它便把盒子盖上了。

(四)

这一天,卫静娈很快就入睡了,第二天一早,卫静娈便很早就起床了,而就在她坐在椅子上发呆时,一个婢女便敲了门提醒了卫静娈,说道:“三小姐,今天还要给大司徒和大夫人请安呢?现在时辰也快到了”

而此时的卫静娈却并没有回话,只是在哪里默默无声地坐着,双眸中带着一点点的伤感以及无奈,那眼神犹如古井一般的深沉,好似你去直视便会使你迷失自我,卫静娈似在想着什么事情,时不时的还把玩着那只旧草鸢。

那婢女见卫静娈并没有回话,又再一次敲门说道:“三小姐?你还在睡吗?”

在婢女的再三敲门下,卫静娈终于回过神来,她放下草鸢,吸了一口气,揉了揉眼睛,然后用手撑着桌子,借力站了起来,慢慢的走到门前,然后打开了门,说道:“我知道了,吾刚醒,我洗漱之后便会去,误不了时辰的”

那婢女听完后便行礼告退了。

(五)

卫静娈经过一番洗漱后便走出了屋子,只见她今日一席红色襦裙在微风的轻抚下翩翩起舞,这间红衣传在她身上却别有一番滋味,仿佛自成一体,把周围的花都给比了下去。

主仆二人走到了一个水池旁,眼见要到前厅时,却横出几条“拦路狗”。

“哟,这是谁啊,这么穿成这样,这应该是个丫鬟吧”一个身着浅红色衣裙的女子走了过来,这个女子大概也就十一岁左右,相貌谈不上美,亦谈不上丑,大概可以用清秀来形容,可脸上却抹着许多的胭脂水粉,让人看得觉得有点儿奇怪。

“妹妹想这位应该就是三姐姐吧”粉衣女子身后跟着一个黄衣女子,那女子其实也谈不上美貌,但那双深邃的眼睛却让人不免着迷。

而卫静娈并没有回应他们,只当她们如那浮云一般,并没有停下脚步。

可那粉衣女子便不乐意了:“你给我站住”说完后便快速走到元羽曦面前,挡住了她的去路。

卫静娈看到那女子拦着自己,便停下来脚步,心中暗想道:难道进这大司徒府第一日就要如此吗?嗨,算了,只能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了。“想必这一位应该就是四妹妹了吧”卫静娈沉默了一会儿,终于开口说话。

“哼,算你还有眼光”那名粉衣女子便是大司徒府大房嫡出的四小姐元懿美。

“看来四妹妹好像不知道什么叫‘好狗不挡道’啊”卫静娈假装感叹道。

“你说什么?你居然说我是畜生”元懿美听到后便生气了,毕竟从小到大在这个大司徒府中,父亲即母亲都对她特别的溺爱,难免有点嚣张跋扈。

“如果你偏要如此认为,我也无可奈何,毕竟吾可没说你是畜生,是你自己承认的,不过也对,毕竟事实摆在眼前吗”卫静娈耸了耸肩。这番看似无心的话语却直戳着元懿美的内心,更是让元懿美更加恼怒。

“你……你……我……”元懿美支支吾吾地说着,此时的她又是气愤又是憋屈的,而卫静娈见到元懿美这幅样子,嘴角微微地翘起:看来猎物上钩了。

突然间,卫静娈感到有东西在靠近自己,她二话不说便伸起手抓住了那东西,而那个东西便是元懿美的手。

卫静娈丢开她的手:“四妹妹,难道母亲没有教导过你,作为一个大家闺秀是不可以如此的吗?看来四妹妹身为大司徒府的嫡小姐,却连这些都做不好,还真是辜负了父亲和母亲的期望啊”

“你……”正当元懿美要开口时,黄衣女子走过来站到二人的中间,劝解道:“好了好了,大家都是姐妹吗?余想三姐姐刚刚的话也是无心,毕竟刚刚回来,四姐姐你也不必介怀了,不过三姐姐的容貌倒是让妹妹大吃一惊,居然没想到那古寺竟会养出如此美貌的女子,比起大姐姐都是有过之而不及”这位红衣女子便是大司徒府大房庶出五小姐元懿君。

卫静娈多撇了一眼元懿君,心道:看来这位庶出的五小姐不一般啊,一箭双雕。

而元懿君看到卫静娈的那神秘的双目,以为卫静娈是在好奇自己的身份,便说道: “还未向三姐姐说呢?妹妹叫元懿君,是三姐姐的五妹”

卫静娈见她曲解了自己的眼神的含义,也不好说什么,只能回道:“原来是五妹妹,五妹妹倒是生得美貌”

“三姐姐谬赞了,怎么比得过三姐姐,懿君受之有愧”元懿君不亢不卑地回答道。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的,倒是把元懿美给挤出来外面,更加让元懿美恼怒了:“你们……”可正当她要开口说话时,一个声音却让她不得不闭上嘴。

“妹妹们这是在聊些什么,倒是让姐姐有点好奇了”说话的女子身着大红色衣裙,面容清秀,雍容华贵,给人一种牡丹花的感觉,且举止端正,进退有度,此女子便是大司徒府大房嫡出大小姐元懿卿。

“见过大姐”元懿美和元懿君都行了礼,而卫静娈看气质也知道这位的身份,便也行礼道:“见过大姐”

“我想这位应该就是三妹妹了吧,倒是生得精致”元懿卿假惺惺地说着,而卫静娈只是淡淡的回了一句:“多谢大姐谬赞,羽曦自认为不如大姐般落落大方”

“还有点自知之明,生得一副狐狸魅子样”元懿美嘀咕道。当这些话在这么近的距离却让其他三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此时的卫静娈却并没有什么动容,仿佛没有听到元懿美的话似的。而这时,元懿卿却突然怒斥着元懿美,说道:“四妹,你怎么可以如此说三妹妹,还不赶快道歉”

元懿美一脸不解的看着元懿卿,显然是不想道歉,可元懿卿却回了一个眼神给她,像是在警告,而元懿美自幼害怕这个大姐,所以感到既无奈又感到委屈,只好俯身给元羽曦道歉:“三姐姐,我说错话了,请三姐姐见谅”,虽说是道歉,可言语中却净是敷衍和不服,而且道歉时,元懿美还把脸给别过去。

此时的卫静娈“和蔼地”说道:“都是一家子姐妹,又有什么好计较那么多的呢,我知道四妹妹可能是因为有些自己得不到的东西,嫉妒而生气的吧”卫静娈一段云淡风轻的话落到元懿美的眼中却令她气愤:“我……”刚要开口却又被元懿卿瞪了一下,这下子可谓雪上加霜,此时的元懿美感到更加委屈了,但又不敢说些什么,只好低着头。

此时的元懿卿见到元懿美如此的乖顺,便也没在盯着她,随后说道:“想必时辰也快到了,咱们还是快点去给父亲和母亲请安吧”。说完后元懿卿便走在了前头,随后卫静娈便跟在了后面。就在这时,元懿美的脚突然伸出,直接绊到了卫静娈,卫静娈嘴角微微一翘,暗自想道:机会来了。随后便往元懿卿的身上倒去,只听见“啊”的一声,两人都掉进了水里。

卫静娈此时不断地向上游去,又装作不会凫水的样子,一直把元懿卿压到下面去,但又不让她淹死,两人都叫道:“救命啊,救命啊——”

而此时在岸上的元懿美和元懿君两人便急了,随后叫道:“大小姐落水了——”。不多时便有人来“救起”卫静娈和救起元懿卿。起来时,二人都是一身的狼狈,而就在这时,来了两个人,一个是眼神带点凶恶的男人,一个是看起来有点儿贤惠的妇人。

那个眼神中带点凶恶的男的就是元志行,此时他质问道:“这里发生了什么?怎么会这样”,说完后元志行便又看了一眼卫静娈,先是疑惑,然后想了一会儿,又有点矛盾的神情,但还是问道:“你就是羽曦?怎么一回来就惹是生非?”

“见过父亲,母亲”四人行礼道。过后元懿美说道:“父亲,母亲,是……”话未说完,卫静娈就插了进来,说道:“四妹妹,你怎么可以这样,虽然说你受了委屈,但你为了要推大姐下去,还不惜借刀杀人”

“我……你……”元懿美支支吾吾地,可这幅表情落在元志行这只在朝堂上爬滚的内朝老狐狸的眼中便变了味道,他显然是察觉到元懿美可能惹了点事,便随即问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父亲,刚刚……刚刚四妹妹和……和女儿起了一些嘴角上的冲突,大姐姐为了劝解我们,就对四妹妹说重了几句,这都要怪女儿,若是女儿向四妹妹低头就好了,大姐姐也不会出这样的事,都怨女儿”卫静娈一副受了委屈都快要哭的样子,再加上那动人的眼睛,连元志行都要动容了;而一旁的元懿美却是一副惊讶的表情,仿佛这个三姐不是刚刚的那个咄咄逼人的三姐。

“一个姐姐向妹妹低头像什么话”元志行怒道,而此时的卫静娈不免暗笑。大梁和大齐以及大周都是重视长幼礼制的,像听到卫静娈这种话,是人都会像元志行那样,更别说他还是一朝的大司徒。而就在这时,元志行看向了元懿卿:“卿儿觉得该如何处置?”

“但凭父亲处置,不过女儿想四妹也是无心的,咳咳”元懿卿却并没有怪罪到卫静娈的头上,而此时的卫静娈心底暗自道:看来计划很成功,元懿卿此人果然会为了维护自己的那个善解人意的大姐的好名声,不过无论如何这火也烧不到吾的身上。

“那么,这件事就……”没等元志行说完,李氏便开口说道:“懿美,去祠堂跪上一个时辰,以示惩戒”

“母亲”元懿美撒娇道,元懿美明明很委屈,却又不敢说些什么。

“还不快去”李氏怒喝道,后又瞪了一眼卫静娈。

“哦”

卫静娈心底清楚,这元懿美虽然是大司徒府的“宝”,可真正细心培养却是元懿卿,今日虽然表面上与自己无关,可这位李氏可不会放过自己,毕竟自己让她的宝贝女儿出丑,但又碍于自己的面子,只好忍痛舍弃掉元懿美,这梁子,算是和李氏结上了。

(六)

主仆二人回到凌霜院后,小青就问了了卫静娈:“小姐,今日大夫人为何要这样处理啊,看那元懿美应该是元家的宝才对,怎么……”

“舍小保大”卫静娈淡淡地回了一句,随后便拿起茶杯,倒了杯茶喝。

“舍小保大?”小青还是疑惑不解,困惑的看着卫静娈

“对,今日之事是她们理亏在先,若是硬是要将这罪名扣到我头上,或是就此免过元懿美的惩戒,那倒怪了?”卫静娈给小青分析道。

“为什么这么说啊想?小姐”小青拉了拉卫静娈的衣袖,再次问道。

“我试探过她们,我故意激怒元懿美就是让她暴露她的真实性格,可见,这位元四小姐并不是像块宝一样,反而是一颗棋子。而后发生的事,李氏却没有帮元懿美,所以说我认为,这元四小姐应该是颗棋子,这世上没有一个人会为了一颗棋子而失去整盘棋”卫静娈说道。

“还是不懂,她们舍弃这颗棋子是在保什么啊?小姐”小青再一次问道。

“保住她们的名声,为元懿卿日后铺路,这大司徒和这大夫人可是心比天高啊”卫静娈忍不住嘲讽道。

“真是奇怪,为了名声却舍弃自己的女儿,真是奇怪,这后宅的争斗真是麻烦”小青不免嘲讽道。

而卫静娈却只是笑而不语,默默地看着茶杯里的茶:日后必定不安生了。

(七)

大梁上京城 大司徒府祠堂中,一个女子跪在祠堂里面,只见这女子满脸都是委屈,但还有点无奈,此人不是谁,就是元懿美。

就在这时,李氏和元懿卿来到了祠堂,只见元懿美看到李氏来了,就好像看到了救星一样,立即跑过去跪在李氏面前,哭了起来:“母亲,您要为我做主啊!”

李氏撇了撇嘴,不耐烦的说道:“若不是你去招惹别人,还偷鸡不成蚀把米,又何至于如此?”

“可……可……”元懿美自知理亏,但又不甘心,只能接着哭下去。

“母亲,女儿觉得那元羽曦应当是故意的,女儿明显感觉掉入水里时,忽而上去又忽而下来的,我觉得她应该是借刀杀人”站在一旁的元懿卿开了口。

“看来这个元羽曦不简单啊!”说道卫静娈,李氏不免感慨道。

“母亲您不觉得这个元羽曦应该是假的吗?你看她的行为举止哪点像是一个从小长在山野的人,还有那份心计以及她那美貌,不应该啊”元懿卿说道。

“应该不可能,在她入府的第一天,我摸过她的手,都是茧子,应当是真的元羽曦是不会错的,可……,你的担忧有道理,我还是得去查一下”李氏说道。

“母亲,您不能就怎么放任她啊,不然她日后定会骑到您的头上啊”元懿美在这时插了嘴。

“放心吧,我会让她尝一尝苦头的”李氏说着说着手便握成了一个拳头。

(八)

晚上的大司徒府内,卫静娈出来走动,忽然间发现一对黑衣人闪过,便随即和小青跟了过去,只见跟着跟着黑衣人突然不见了,只发现了一个男孩在花园内玩耍,那男孩大概只有七八岁左右,他便是大司徒府三公子,三房唯一的一个孩子——元奕思。

“奇怪,人哪去呢?”卫静娈疑惑道。

“小姐?……”小青刚要说便被卫静娈打断了。“叫龙影四卫在这警戒着,如有动静……”卫静娈并没有把那话说完,而是提起手,摆了个一字从头劈了下去。

“那小姐,现在怎么办”小青问道。

“守株待兔”卫静娈说道。

———————————————

(1)[人去楼空,物换星移]:人已离去,楼中空空。比喻故地重游时睹物思人的感慨。物换,景物变幻;星移,星辰移位。景物改变了,星辰的位置也移动了。比喻时间的变化。

延伸阅读

浣美加盟  http://www.noircissant.com/g3ka.shtml

健之峰加盟  http://www.noircissant.com/pffb.shtml
健之峰地砖拥有的生产设备和出众的检测仪器,支持了产品质量的稳定,拥有多位的工程技术人

欢乐空间量贩式KTV加盟  http://www.noircissant.com/u521.shtml
武汉市欢乐空间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成立于2005年,是一家集投资和经营管理为一体的综合性

南意加盟  http://www.noircissant.com/a1or.shtml
南意节庆礼品潜心于礼品饰品的自主生产制作、经销、批发的厂家,以销售自有品牌“南意”牌

九九汽车服务加盟  http://www.noircissant.com/6b9a.shtml
“九九汽车服务”连锁机构(99国际连锁集团深圳市联盟九九汽车有限公司)拥有一大批专业

国瑞升加盟  http://www.noircissant.com/g7cy.shtml
国瑞升五金配附件是一家从事很精密抛光材料的研究开发、生产经营的中日合资企业,设立于2

洗来了加盟  http://www.noircissant.com/u1fv.shtml
洗来了,提供本地洗衣、洗鞋、皮具护理三大洗护服务。干洗店、洗鞋店等虽分布在人们日常生

疯狂龙博士加盟  http://www.noircissant.com/gyi1.shtml
疯狂龙博士针对3-12岁儿童研发出提供老师教学专门制作的EMT云端互动教学系统、HT

上海歌城KTV加盟  http://www.noircissant.com/s6ue.shtml
上海歌城餐饮娱乐有限公司成立于1999年5月,截止目前,已在上海几大重要商圈拥有18

华鹤衣柜加盟  http://www.noircissant.com/n9y5.shtml
华鹤衣柜采用符合国内外环保标准的制造材料,支持产品的重量级品质和使用性能。在产品的选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当Alpha被同类标记后[电竞]在线阅读第2章

    当第一缕晨光映射在山峦的顶峰上,照出一片清丽雄奇的天地时,作为旅游胜地的九天沟,已充满了熙熙攘攘的游客。九天沟地处高原,以原始的生态环境,一尘不染的清新空气和雪山、森林、湖泊组合成神妙、奇幻、幽美的自然风光,水、天、山色相溶,疑为九天仙境落入凡尘,每年都吸引着无数的游人前来赏玩。以前,渔鸿初来九天沟

  • 小姑居处本无郎在线阅读第7章

    长信王在马场上救下温家小姐的消息在洛阳城里传的沸沸扬扬。长信王府的下人们各个小心着王妃的脸色,王妃入府也快半年了,虽然长信王常常忙于政务,鲜少待在府上,但对王妃也算恭敬有礼;王妃平易近人,事尽公允,处理府上的事也井井有条,短短半年,便获得了王府上下所有人的信任。事情已经过了两三天了,长信王还没回来过

  • 夏日氤氲在线阅读暴走的胖子

    院长左右摇晃着林哲,以至于林哲此时说话都一字一颤的。“院...长...”林哲本来就因为全力输出灵力导致身体虚弱,精神力也不佳,此时哪经得起院长这么一弄。黎明赶快上前将院长拉开,才刚拉开,林哲立马往后退几步,离这个胖子院长远远的。他是真怕胖子院长一下子把他给摇晕过去了。胖子院长这会总算是冷静了下来,甩

  • 圆觉游之医生?我不是!(8)

    一夜过去,第二天清晨。当黎明那道光辉刚刚射出,射进那云深不知处深处时,一道闭目一夜的身影终于有了动静。“天地浩气,聚体,凝身!”口中陡然一喝,只见四周一股奇特的气息开始汇聚,然后凝聚到秦阳体内,而那黎明光辉在这一刻也仿佛是受到召唤一般,正好射到了秦阳身上。看似平常,没有任何事情发生,可谁知此时秦阳体

  • 智能情侣但求一曰君莫笑17,18,19

    17,周泽楷稍稍比叶修落后半步,正好把那片红看到了眼里,心里头顿时一片旖旎——他的前辈,原来不但温柔,还很会害羞。他着迷地盯着那绯色看,开始想,昨天晚上,叶修开口让他回去,又告诉他明天直接来网吧的时候,那里是不是其实也一样的红?是不是,这就是他当时不肯回头的原因所在?只可惜那些细节都被夜色给遮盖住了

  • 网游之最终决战第8章在线阅读

    来吧!最喜欢你万岁!以不服输的勇气来享受当下吧最喜欢你万岁!——《爱してるばんざーい!》μs+开始训练吧+小车正穿行在山脉蜿蜒曲折的盘山公路上。木之濑真弓静静地望着窗外,发现每当车子即将行驶到无路的关头,路边都会出现……一望无际的大海。日光照在海面上,白云看起来非常轻柔又惬意漂浮着,天空和海面的蓝色

  • 山河同风在线阅读第四章

    靖君轻轻吁了一口气,没有说什么。玩了几局鬼,靖君偶尔也玩玩人类。虽说靖君玩鬼特别厉害,但玩起人类也毫不含糊。和可老板搭档,倒也是默契异常。靖君摩挲着鼠标熟练地跑向可老板,停下刚为他治愈了两秒,却又忽然停下,转身停止了为他治疗,擦肩而过。弹幕:啊?靖君你不救可老板吗?靖君正准备解释,自己是准备带他躲到

  • 笑东方心知危险

    林氏的新闻发布会定在一家酒店举行。林余生和贺珊珊到的时候,已经来了很多记者。他们饶过记者,从后门进入。林余生说:“你先到休息室待一会儿,我去见几个公司的股东。”贺珊珊点头,被他贴心的送到休息室的门口。她看着他先转身离开,才打开门进入休息室。她刚在休息室的椅子上坐下来,就听到外面传来说话声,嘀嘀咕咕的

  • 费艾莉在线阅读第八节

    一个姑娘家结交另一个姑娘,不送别的礼物,送面首,这样的姑娘不是什么好姑娘。魏荣因为祝四姑娘送面首自己的妹子,心里很不开心。虽然魏如画去南风馆都买了小倌回来当面首了,但其他人再送,就是不把她妹妹当正经人了,虽然他妹妹也不是什么正经人,但别人不可以那么认为。“祝四姑娘好端端送你面首干什么?”魏大将军非常

  • 白色之哀之抽根华子

    面对如此血腥的场面叶无道甚至连看都没看地上蜷缩打滚嚎叫的汉子,他笑呵呵的走进旁边的超市。“老板,给我来条中华,有打折么?”叶无道大步流星走进商店,看着老板惊恐的眼神满不在意,大声说道。老板战战兢兢的看着叶无道,刚才的打斗他看在眼里,在江州北境这样的场面他还是第一次见到。他颤巍巍的拿出一条中华,低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