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我的腹黑邻居在线阅读闯王府,偷药蛇

作者:程大泥 来源:晋江文学城

此时杨千羽因为先前连用如来神掌,体内内力告罄,偏又不想在黄蓉面前丢面子,一咬牙双手顿时成了心印状,摆好佛光初现的起手式。不过未等他出掌,人从中一人喝道“且慢!”一个灰袍道人横越飞出,手中拂尘一卷,拦在欧阳克进掌的必经之路,左手却同时以柔劲将杨千羽拨向黄蓉,拂尘与欧阳克右掌相交,发出一声闷响,那拂尘上的丝条已经如同柳絮一样,飞飞扬扬的在空中飘落。

杨千羽被灰袍道人一拨,由于事发突然,杨千羽虽然靠飞天御剑流境界有一定反应,却反而起了反作用,脚下重心失去,倒在黄蓉怀里。虽然隔着脏兮兮的乞丐服装,杨千羽仍感到一阵柔软的触感,口鼻间尽是女儿家的幽香。不过好景不长,还没等杨千羽品味,黄蓉已经羞涩的将杨千羽推开。由于她脸上被黑煤灰覆盖,倒是看不见脸红的模样,但是从已经粉红的后颈,杨千羽也可以管中窥豹,推测佳人此时脸上定然红得发紫。

“全真教武功,你是什么人?”欧阳克的叔父欧阳锋一生最怕的人就是王重阳,所以白驼山对于全真教的记载颇为全面,此时欧阳克只是和那个灰袍道人一接触,就认出灰袍人的出身。

“终于来了。”原来这灰袍道人,正是杨千羽念叨了许久的玉阳子王处一。

王处一一出现,先是用脚将地上踩了个深坑,装得一手好13,不过有了杨千羽声势更加惊人的如来神掌在前,他这一手倒也没引起太大的反响。随后就以长辈身份将将杨康一顿说教,杨康为了面子将刚才起争执的郭靖、杨千羽等人邀请了一圈,然后打道回府。

等众人散得差不多,郭靖被王处一故作神秘的拉去城外说悄悄话。杨千羽和黄蓉本着帮人帮到底的思想,将刚才在争斗中累着了的杨铁心和穆念慈,送去先前订好房的客栈安顿。等杨千羽将杨家父女安顿好,王处一和郭靖才回来,众人正是交换了姓名,才算见过。

王处一身为江湖前辈,对于杨千羽和郭靖这样一身正气的小年轻自然是有好感的,否则也不会在杨千羽被欧阳克袭击时出手。众人交谈了一阵,彼此有些熟络了才走出客栈。此时,

王府的随从已经在客栈外等候多时,见众人出来,上前躬身道:“少主在府里专程相候,众位爷此时若无它事,这便请吧!”

王处一和此时跟着前者的郭靖双双点头,杨千羽则惦记着王府里梁子翁养的那条能够令人内里大进的药蛇,正要有样学样,黄蓉却连着拉了他几下袖子。杨千羽心里虽然疑惑,却摆手道:“道长和郭兄先行一步,我这兄弟和我还有点私事。”王处一和郭靖点头回应。

杨康主要宴请的对象是王处一,此时王处一已经答应,虽然杨千羽他们不去,随从也没多说什么,只是在前面带路。等王处一他们走得远了,黄蓉又将杨千羽拉到客栈房间里,突然在杨千羽头上敲了一下,语气担忧地道:“大笨蛋杨大哥,你刚才是还想跟着王道长他们去赵王府吧?”

杨千羽不明所以,点头道:“是啊妹子,有什么问题吗?这可是接近完颜洪烈的良机呢。”

黄蓉一副“败给你了”的表情白了杨千羽一下,无奈道:“真不知道初时我遇到的那个文采逼人,辩才无碍的聪明杨大哥哪去了。方才的战斗,你消耗不小,去了赵王府万一又起争执,只怕你心里的抱负实现不了,反而要应那句‘出师未捷身先死’了。”虽然黄蓉依旧一副俏皮小乞丐的模样,但是眼睛里的担心是骗不了人的。

杨千羽看着黄蓉那双灵动的眸子,忽然笑着自嘲道:“知道吗,我的家乡有一句老人家常说的话,‘陷入爱情里的男女,哪怕再聪明都会会变成笨蛋’,可能见到某个小丫头之后,你杨大哥也变笨了吧!”

“才……才不是这么回事呢,杨大哥这只是本身就很笨罢了。”黄蓉的眼睛,有一些闪躲,但是杨千羽看到更多的是羞涩。

“或许吧!好了,我听你的,就劳烦你帮我护法了!”说完,杨千羽就在黄蓉面前毫无防备的入定,开始修炼《如来神掌》中记载的内功心法。而一旁的黄蓉,却倚着桌子,呆呆的看着杨千羽的脸,陷入少女的沉思。

杨千羽这次入定,足足用了三个时辰,加上之前在街上那场打架,顿时觉得饥肠辘辘。起身一看,黄蓉已经不见,房门口却被桌子顶了个严实,桌子上摆着古代常见的梨木食盒,底下露出压着的纸条一角。

杨千羽将纸条拿起,只见上面潦草的写了几个字,显然处于紧急情况。“王中毒,郭焦急,城南运升客栈,速来。”字下面是几笔黑线画成的简单路线图。随手将纸条撕碎,杨千羽又把食盒打开,里面只有两个蒸得恰到好处的大白馒头。

“呵,小丫头机灵得很!”杨千羽顺手咬了两口馒头,将剩下的一个用布包好,揣进怀里,又将桌子放回原位,这才出门。杨千羽依图而行,却发现一路全是僻静的小巷,杨千羽不得不在心里再赞了一遍黄蓉的机智。来到运升客栈门口,黄蓉早在一旁不起眼的角落等候,她一把扯过杨千羽,带他进了运升客栈后边一间居民屋里。

杨千羽一进门,就看见了焦急写在脸上的郭靖,旁边卧室,只用较短的幔帐隔开,隔着幔帐的缝隙杨千羽看见床边躺着脸色苍白的王处一,床边还有一个木桶,上面不停的飘着水雾,想来里面放了热水。郭靖见杨千羽进屋,刚要起身相迎,杨千羽已经摇头摆手制止他,问道:“王道长怎么样了?”

这边郭靖还未作答,王处一自己却在里面咳了一声,涩声道:“有劳杨少侠关心,贫道性命无忧。只是脏腑余毒未清,还需解毒良方。靖儿这傻孩子替贫道寻遍全城,却始终少了两味药。”

杨千羽嘿笑一声:“看来我这赵王府之行还是逃不掉呀,蓉儿意下如何?”

“英雄所见略同!”黄蓉也是嘻嘻一笑,露出几颗雪白的牙齿。

“你们打的什么哑谜?什么赵王府?”一旁有些转不过弯的郭靖,仍没明白两人的意思。

杨千羽笑道:“郭兄弟,我和蓉儿这就去替道长将药寻来。方才比武招亲的杨家父女还在我们来时安身的客栈,我们去寻药后,恐怕也不安全,还请你去将他们接来此处。”说罢,又意味深长的笑了声,才与黄蓉出门。

“羽哥哥净喜欢欺负老实人,又让郭大哥去接触穆姐姐。话说你在掐算一道真的这么厉害吗?”刚一出门,黄蓉用粉拳在杨千羽胸口锤了一下娇嗔道。

“羽哥哥......”杨千羽仿佛没听到黄蓉的话一般,一副呆傻的表情,嘴里喃昵的念着,直到黄蓉拿她脏兮兮的小手在他眼前晃动才回神,忽道:“你把刚才叫我的称呼再说一遍。”回答他的是黄蓉mm的冷哼声……

一路无话来到赵王府后门。黄蓉以轻功灵巧的翻身入院,杨千羽却因为从未修习过轻功,只能以内力强行增加脚上的跳跃力,在院子里弄出不大不小的动静。好在现在已经入夜,王府后院此时正好处于巡逻空挡,这才没被人发现。黄蓉神色古怪的看了杨千羽一眼,弄得他老大脸红,嘟囔道:“此乃旁门小道,吾甚恶之!”黄蓉见杨千羽窘迫,难得没捉弄他,只是嘻嘻笑道:“等得空时,蓉儿再教你。”

两人穿过赵王府后院,来到前厅。却正好撞见完颜洪烈宴请赵王府五大高手,黄蓉如同原著一般手段,打断管家右手,骗到梁子翁住处。杨千羽悄悄尾随其后,跟着管家和梁子翁的药童来到放满药材的梁子翁住处,黄蓉却在房顶把风。

进了屋子,杨千羽在管家和童子两人肩头一人赏了一下,顺利将两人击昏后,杨千羽十分迅速的使用瑶山秘境的储物功能,将梁子翁房间里的一干药材洗劫一空。由于瑶山秘境目前不能装入系统承认之外的任何活物,因此房里仅剩下装着那天朱红色药蛇的竹篓以及里面的药蛇了。

杨千羽将竹篓的盖子掀开,只见一条碗口粗细通体血红的大蛇精神十足的窜了起来。尽管杨千羽早有心理准备,见了这样一条怪蛇心里还是稍微有点发悚。

不过杨千羽毕竟身怀绝技,手持“心印”,一招佛光初现直接将正面窜起来的药蛇毙于掌下。随后瑶山秘境储物功能启动,这梁子翁费尽心血培育了十余年的宝蛇,连鲜血都来不及泼洒,就被收进了瑶山秘境中。

“这瑶山密境还真是够方便的,到底是系统出品。”这瑶山秘境,本是系统自带的随身空间,结合了斩魄刀焚寂的心灵对话空间“瑶山”演化而来,在储物功能上很健全,那宝蛇一进瑶山秘境,顿时被归位到储物区,时光就好像在它身上停住了一般,连蛇口溢出的血滴,都被定住不动,完全不用担心保鲜问题。

看到空空荡荡的房间,杨千羽也不久留,趁着无人,溜将出去,往前院人声嘈杂处走去。此时杨千羽因为先前连用如来神掌,体内内力告罄,偏又不想在黄蓉面前丢面子,一咬牙双手顿时成了心印状,摆好佛光初现的起手式。不过未等他出掌,人从中一人喝道“且慢!”一个灰袍道人横越飞出,手中拂尘一卷,拦在欧阳克进掌的必经之路,左手却同时以柔劲将杨千羽拨向黄蓉,拂尘与欧阳克右掌相交,发出一声闷响,那拂尘上的丝条已经如同柳絮一样,飞飞扬扬的在空中飘落。

杨千羽被灰袍道人一拨,由于事发突然,杨千羽虽然靠飞天御剑流境界有一定反应,却反而起了反作用,脚下重心失去,倒在黄蓉怀里。虽然隔着脏兮兮的乞丐服装,杨千羽仍感到一阵柔软的触感,口鼻间尽是女儿家的幽香。不过好景不长,还没等杨千羽品味,黄蓉已经羞涩的将杨千羽推开。由于她脸上被黑煤灰覆盖,倒是看不见脸红的模样,但是从已经粉红的后颈,杨千羽也可以管中窥豹,推测佳人此时脸上定然红得发紫。

“全真教武功,你是什么人?”欧阳克的叔父欧阳锋一生最怕的人就是王重阳,所以白驼山对于全真教的记载颇为全面,此时欧阳克只是和那个灰袍道人一接触,就认出灰袍人的出身。

“终于来了。”原来这灰袍道人,正是杨千羽念叨了许久的玉阳子王处一。

王处一一出现,先是用脚将地上踩了个深坑,装得一手好13,不过有了杨千羽声势更加惊人的如来神掌在前,他这一手倒也没引起太大的反响。随后就以长辈身份将将杨康一顿说教,杨康为了面子将刚才起争执的郭靖、杨千羽等人邀请了一圈,然后打道回府。

等众人散得差不多,郭靖被王处一故作神秘的拉去城外说悄悄话。杨千羽和黄蓉本着帮人帮到底的思想,将刚才在争斗中累着了的杨铁心和穆念慈,送去先前订好房的客栈安顿。等杨千羽将杨家父女安顿好,王处一和郭靖才回来,众人正是交换了姓名,才算见过。

王处一身为江湖前辈,对于杨千羽和郭靖这样一身正气的小年轻自然是有好感的,否则也不会在杨千羽被欧阳克袭击时出手。众人交谈了一阵,彼此有些熟络了才走出客栈。此时,

王府的随从已经在客栈外等候多时,见众人出来,上前躬身道:“小主在府里专程相候,众位爷此时若无它事,这便请吧!”

王处一和此时跟着前者的郭靖双双点头,杨千羽则惦记着王府里梁子翁养的那条能够令人内里大进的药蛇,正要有样学样,黄蓉却连着拉了他几下袖子。杨千羽心里虽然疑惑,却摆手道:“道长和郭兄先行一步,我这兄弟和我还有点私事。”王处一和郭靖点头回应。

杨康主要宴请的对象是王处一,此时王处一已经答应,虽然杨千羽他们不去,随从也没多说什么,只是在前面带路。等王处一他们走得远了,黄蓉又将杨千羽拉到客栈房间里,突然在杨千羽头上敲了一下,语气担忧地道:“大笨蛋杨大哥,你刚才是还想跟着王道长他们去赵王府吧?”

杨千羽不明所以,点头道:“是啊妹子,有什么问题吗?这可是接近完颜洪烈的良机呢。”

黄蓉一副“败给你了”的表情白了杨千羽一下,无奈道:“真不知道初时我遇到的那个文采逼人,辩才无碍的聪明杨大哥哪去了。方才的战斗,你消耗不小,去了赵王府万一又起争执,只怕你心里的抱负实现不了,反而要应那句‘出师未捷身先死’了。”虽然黄蓉依旧一副俏皮小乞丐的模样,但是眼睛里的担心是骗不了人的。

杨千羽看着黄蓉那双灵动的眸子,忽然笑着自嘲道:“知道吗,我的家乡有一句老人家常说的话,‘陷入爱情里的男女,哪怕再聪明都会会变成笨蛋’,可能见到某个小丫头之后,你杨大哥也变笨了吧!”

“才……才不是这么回事呢,杨大哥这只是本身就很笨罢了。”黄蓉的眼睛,有一些闪躲,但是杨千羽看到更多的是羞涩。

“或许吧!好了,我听你的,就劳烦你帮我护法了!”说完,杨千羽就在黄蓉面前毫无防备的入定,开始修炼《如来神掌》中记载的内功心法。而一旁的黄蓉,却倚着桌子,呆呆的看着杨千羽的脸,陷入少女的沉思。

杨千羽这次入定,足足用了三个时辰,加上之前在街上那场打架,顿时觉得饥肠辘辘。起身一看,黄蓉已经不见,房门口却被桌子顶了个严实,桌子上摆着古代常见的梨木食盒,底下露出压着的纸条一角。

杨千羽将纸条拿起,只见上面潦草的写了几个字,显然处于紧急情况。“王中毒,郭焦急,城南运升客栈,速来。”字下面是几笔黑线画成的简单路线图。随手将纸条撕碎,杨千羽又把食盒打开,里面只有两个蒸得恰到好处的大白馒头。

“呵,小丫头机灵得很!”杨千羽顺手咬了两口馒头,将剩下的一个用布包好,揣进怀里,又将桌子放回原位,这才出门。杨千羽依图而行,却发现一路全是僻静的小巷,杨千羽不得不在心里再赞了一遍黄蓉的机智。来到运升客栈门口,黄蓉早在一旁不起眼的角落等候,她一把扯过杨千羽,带他进了运升客栈后边一间居民屋里。

杨千羽一进门,就看见了焦急写在脸上的郭靖,旁边卧室,只用较短的幔帐隔开,隔着幔帐的缝隙杨千羽看见床边躺着脸色苍白的王处一,床边还有一个木桶,上面不停的飘着水雾,想来里面放了热水。郭靖见杨千羽进屋,刚要起身相迎,杨千羽已经摇头摆手制止他,问道:“王道长怎么样了?”

这边郭靖还未作答,王处一自己却在里面咳了一声,涩声道:“有劳杨少侠关心,贫道性命无忧。只是脏腑余毒未清,还需解毒良方。靖儿这傻孩子替贫道寻遍全城,却始终少了两味药。”

杨千羽嘿笑一声:“看来我这赵王府之行还是逃不掉呀,蓉儿意下如何?”

“英雄所见略同!”黄蓉也是嘻嘻一笑,露出几颗雪白的牙齿。

“你们打的什么哑谜?什么赵王府?”一旁有些转不过弯的郭靖,仍没明白两人的意思。

杨千羽笑道:“郭兄弟,我和蓉儿这就去替道长将药寻来。方才比武招亲的杨家父女还在我们来时安身的客栈,我们去寻药后,恐怕也不安全,还请你去将他们接来此处。”说罢,又意味深长的笑了声,才与黄蓉出门。

“羽哥哥净喜欢欺负老实人,又让郭大哥去接触穆姐姐。话说你在掐算一道真的这么厉害吗?”刚一出门,黄蓉用粉拳在杨千羽胸口锤了一下娇嗔道。

“羽哥哥......”杨千羽仿佛没听到黄蓉的话一般,一副呆傻的表情,嘴里喃昵的念着,直到黄蓉拿她脏兮兮的小手在他眼前晃动才回神,忽道:“你把刚才叫我的称呼再说一遍。”回答他的是黄蓉mm的冷哼声……

一路无话来到赵王府后门。黄蓉以轻功灵巧的翻身入院,杨千羽却因为从未修习过轻功,只能以内力强行增加脚上的跳跃力,在院子里弄出不大不小的动静。好在现在已经入夜,王府后院此时正好处于巡逻空挡,这才没被人发现。黄蓉神色古怪的看了杨千羽一眼,弄得他老大脸红,嘟囔道:“此乃旁门小道,吾甚恶之!”黄蓉见杨千羽窘迫,难得没捉弄他,只是嘻嘻笑道:“等得空时,蓉儿再教你。”

两人穿过赵王府后院,来到前厅。却正好撞见完颜洪烈宴请赵王府五大高手,黄蓉如同原著一般手段,打断管家右手,骗到梁子翁住处。杨千羽悄悄尾随其后,跟着管家和梁子翁的药童来到放满药材的梁子翁住处,黄蓉却在房顶把风。

进了屋子,杨千羽在管家和童子两人肩头一人赏了一下,顺利将两人击昏后,杨千羽十分迅速的使用瑶山秘境的储物功能,将梁子翁房间里的一干药材洗劫一空。由于瑶山秘境目前不能装入系统承认之外的任何活物,因此房里仅剩下装着那天朱红色药蛇的竹篓以及里面的药蛇了。

杨千羽将竹篓的盖子掀开,只见一条碗口粗细通体血红的大蛇精神十足的窜了起来。尽管杨千羽早有心理准备,见了这样一条怪蛇心里还是稍微有点发悚。

不过杨千羽毕竟身怀绝技,手持“心印”,一招佛光初现直接将正面窜起来的药蛇毙于掌下。随后瑶山秘境储物功能启动,这梁子翁费尽心血培育了十余年的宝蛇,连鲜血都来不及泼洒,就被收进了瑶山秘境中。

“这瑶山密境还真是够方便的,到底是系统出品。”这瑶山秘境,本是系统自带的随身空间,结合了斩魄刀焚寂的心灵对话空间“瑶山”演化而来,在储物功能上很健全,那宝蛇一进瑶山秘境,顿时被归位到储物区,时光就好像在它身上停住了一般,连蛇口溢出的血滴,都被定住不动,完全不用担心保鲜问题。

看到空空荡荡的房间,杨千羽也不久留,趁着无人,溜将出去,往前院人声嘈杂处走去。

延伸阅读

逐鹿台在线阅读第4节  http://www.lawjiadingqulvshi.cn/grll.shtml
听说喝醉的人特别容易被自己的呕吐物呛到窒息身亡,顾洛溪可不想守着这人一夜,决定给他灌

我负责貌美如花(重生)第三章在线阅读  http://www.lawjiadingqulvshi.cn/pkx1.shtml
前几天将元素掌控熟练的好处,现在就显现出来了。两个技能施展时如信手拈来,能量流转通畅

个性是史莱姆之祸起  http://www.lawjiadingqulvshi.cn/g8r0.shtml
醒来时我的鬓发散乱,依附其身畔,他褪下了外褂覆在我的身前,这样一个轻微而细小的举动令

向往:9岁小店家在线阅读第四章  http://www.lawjiadingqulvshi.cn/xxjo.shtml
根据刘秘书的笔记,卫明言每个星期都至少要去扫墓一次,这只是保底字数。公司谈成一个什么

我是洪荒第一坑神拖垃圾的绿发少年与欧尔麦特!  http://www.lawjiadingqulvshi.cn/gcn0.shtml
阿卡尔没有个人身份证,是非法移民,来历不明,被怀疑也是迟早的事情。【御茶子:那是自然

我,直播界第一王者!在线阅读宴会:火花碰撞 1  http://www.lawjiadingqulvshi.cn/s3wu.shtml
慕冉希看着镜子中的自己,这还是那个自己吗?自己都快不认识自己了,慕冉希低头失笑,这个

火种启示录在线阅读第二章  http://www.lawjiadingqulvshi.cn/pe2l.shtml
费雨一听这老头有让他回家的办法,精神头马上来了,立即缠住老者,想要问出回家的办法。但

座敷小姐在线阅读第六章  http://www.lawjiadingqulvshi.cn/prbb.shtml
似水年华!看着那两名青城弟子落脚的地方正是似水年华,君岳顿时心中一笑,没有想到这两个

后宫吃瓜传变故的开端  http://www.lawjiadingqulvshi.cn/nzt0.shtml
我下意识的问了3米,“杜斯杰他们队伍回来了吗?”。3米答道:“还没有,他们的任务比较

重生后我撩我自己第7章在线阅读  http://www.lawjiadingqulvshi.cn/ae5j.shtml
环球集团段亦琛看着书桌上那张与风和梁慕希昔日的合照。亲密相拥的二人,以及站在一边显得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逆天劫屠便英雄

    下了线,江浩吃力的摘下头盔,腹中虽然早已经饥饿难耐,却也顾不得许多,摇摇晃晃的走到床边,便一头栽倒在床上,心中大呼过瘾的同时,却也有些苦笑不已。全息虚拟**确实颠覆了传统**的那种枯燥的体验,但玩个**而已,居然能够玩得让自己脚步虚浮,昏昏欲睡,也是醉了。看来自己在**之中想要挣到足够多的金钱,还是

  • 生一窝貌美如花之瘟疫

    柳玉然听到阿英的讥诮之语也不恼,脑海里极快地捕捉到一个词——仙门世家。眸光轻快地扫过这一行人,除了三个少女穿着各自的衣衫,颜色样式不一,其他人都是统一深蓝色的服饰,箭袖劲装,每个人腰间都佩着宝剑。难道这些人就是修士?第一次见到所谓的修仙界的人,她不禁多看了这些人一眼,英气勃勃,容光焕发,这份气度的确

  • 英雄联盟之重生嘉文四世在线阅读第8章

    月亮出来了,清风也来了,雾气被吹散,露出静谧清冷的林间夜色。符阴抱着白珑往回走,“别着急,我去给你弄吃的。”符阴这辈子从未用过这么温柔的嗓音跟人说话,若是叫山上那群人听见,八成会以为他们老大被什么妖魔鬼怪附体了。但对于白珑来说,这样的符阴才是她最熟悉的那个。她于是更安心了,眼中满是期待,“符阴符阴,

  • 都市之最强主持人之巅峰的对决,一招定胜负!(求收藏鲜花,各种求)

    之前被巴雷特的一发子弹,射击得倒退了一步。这在冥王雷利看来,那就是输了半招。这是一种耻辱!海贼王船团副船长的尊严,受到了挑衅!耻辱只有用血来洗刷!冥王雷利已经彻底放下了,对巴雷特的轻视之心。开始把巴雷特当做金狮子、白胡子、锥之青椒这等大海贼来对待。冥王雷利要彻底动真格了!反正以巴雷特那变态的魔鬼体质

  • 歌海成路之第八章

    叶卓的消息不是非常及时,他们打开网络同步直播时,发布会已经开始一段时间了。屏幕里,盛淮端坐在台上,换去昨晚的三件套正装,一身休闲打扮的他更显地温和从容。他的身边坐着他的前经纪人、天颂传媒的现任女总裁何奢。两人正回答着台下记者提出的相关问题。这是一场以“复出”为名的新闻发布会,而盛淮刚刚归国,没有什么

  • 我在海贼王里在线直播第4章在线阅读

    暖香阁,里里外外静的悄无声息。“真是可惜了我这支好箭。”睿济蹲下身看着奄奄一息的梦千儿,瑞安眉头紧锁,“擅做主张!满院的狐妖,你这一箭都给射跑了!”“师兄,那锁妖笼里不是有七八只。”睿济伸手准备把箭从地上的“小妖”身体里拔出来,“这小妖也真是奇怪,竟然撑到现在还不变回原形。”手握在箭上,地上的小妖突

  • 我的体育课谁都别想抢圆盘和字符

    张毅吃过晚饭之后,便躺在自己的床上。由于只租了一间屋子,所以他的床只是用一块帘子隔开,形成一个独立的空间。刚到家,张毅头上那已经快要掉落的创可贴随风飘动,就被张广先发现了。结果撕下来之后,真的什么伤口都没有。这一点让张毅更加坚信,自己确实遇到了离奇的遭遇。这伤势从一开始可能要缝针,结果刮下头发之后发

  • LOL:我的AD是妹子第10章在线阅读

    010.菲力牛排不过爱伦的那一席话,总结起来就一个意思:这玫瑰酒你放心喝吧,我对你没奇奇怪怪的想法——理解到这一层,苏彬也就放心了。几人接着看菜单点牛排,苏彬在杨诚哲的推荐下点了菲力牛排,它是牛肉中的王牌肉,也是这家店最受欢迎的一道菜,当然,价格也是最贵的。杨诚哲点了丁骨牛排,金飞翻了一遍菜单,突发

  • [周九良]真粉是金主大人第2章在线阅读

    美妇与自己的儿子在书房之中,接着了聊了一些奇闻趣事,其中也包括上古流传下来的一些神话故事,虽然从小就把这些故事当作哄他入睡的床头故事,但宁正阳每次都听得津津有味,每一次入睡前都会幻想自己成了那神话故事中的一员,翱翔天际。或许是也有所思,夜有所梦,每一次听完故事入睡,宁正阳都会做同样一个梦,梦见自己手

  • 小小符师混都市在线阅读第1章

    靳仰止醒来的时候,窗外的天色泛青。他躺在沙发上,身上只盖了一件外套。环视一圈也没有看到那个女人,剑眉刚拧起时,包厢的门就被人推开了……“靳少,你没事……”钟离走进来开灯,看到眼前的场景,声音戛然而止……显然……他家靳少是有事的。“三哥……”靳无忧跟着进来,看到一地凌乱的场景,立刻拉拢下脑袋,心虚的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