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戏精夫妇是大佬在线阅读第6章

作者:弗里川音 来源:晋江文学城

宁华回到教室,坐在了自己的位置上,由于她是刚和原玦告白过的关系,况且原玦还不明白这个往日里安静的同桌怎么突然针对起他来,忍不住看了宁华一眼,

察觉到原玦的视线,宁华扬起个大大的微笑,直甜进人心里了,原玦有点不自在的转过头。

千千石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这娘们儿变脸太快了。

刚才还是以一敌四的笑面母老虎,现在就变成了甜死人不偿命的贴心小甜甜。

同样是笑,差别怎么这么大呢?

宁华对上课内容一点都不感兴趣,索性拖着腮,眼睛一瞬不瞬的盯着正襟危坐认真听课的原玦。

一本正经的强迫症老古板,太好玩了。

旁边的目光实在是太有存在感,原玦觉得自己的脸都要被烧出两个洞来,趁着物理老师让大家做题,原玦低声对宁华说道,

“盛同学,请你专心听课。”

宁华姿势不变,“我有在听呀。”

“你并没有,你一直在看我。”

“眼睛看你,耳朵听课,不可以吗。”

“你…你这是强词夺理!请你看黑板!”

宁华脸颊梨涡显现,“黑板哪有你好看呀。原玦,你真好看。”

“你!”

原玦耳朵通红,也不知是气的还是羞的。

原玦索性举起手,“报告老师!盛同学不专心看黑板。”

宁华有些微微惊讶,没想到这小古板逼急了居然告老师。

宁华也举起了手,“报告老师,是因为原同学太好看了,我控制不住。”

物理老师:……

班级里一片哗然,没想到盛宁华这么大胆!

原玦整张脸都红透了,恨不得当众斥责宁华不知羞耻。

物理老师尴尬的咳了两声,“咳咳,那个,盛同学要注意听课呀,其他人也都安静!我要点名叫人来讲台做题了!”

一节课总算过去,原玦又再次扣响了宁华的桌子,

“盛同学,请问你为什么要一再的针对戏弄我?再这样,我会向老师提出换同桌!”

原玦皱着眉头,板着个脸,像个说教的小老头,

宁华一脸惊讶的表情,“原同学,你怎么会这么想!我好伤心,我怎么会针对戏弄你呢?我最喜欢你了!”

原玦作为学霸兼校草,收到过无数告白,还没有哪个让他这么头疼。

“抱歉,我并不喜欢你,而且你的行为已经严重的影响到了我。”

宁华表情凝固,缓缓的低下了头,再次开口,声音低落了许多,

“那好吧……我知道了。”

说完,就埋头趴在桌子上,好像很难过的样子。

千千石看宁华吃瘪心里头有点兴奋,但一想,攻略原玦和它的小命挂钩,又坐立不安起来,

但是当它看见宁华藏在胳膊里那一脸兴致勃勃的表情,突然安心下来,并忍不住给原玦点了根蜡。

接下来的半天,宁华果然没有再盯着原玦不放,仿佛又恢复成原来那个沉默寡言的她。

原本看宁华趴在桌子上伤心难过,原玦心里还有点过意不去,但现在他只想享受这种普通的环境。

第二天一早,学校论坛又炸了,

只见七点半还不到,孟媛媛一伙人就早早等在校门口,不一会儿,宁华从车上下来,孟媛媛手上缠着纱布,一脸的不情愿,但还是接过了宁华手里的书包,一伙人跟鹌鹑似的,跟在宁华背后,直到把宁华送进班级。

吃瓜群众纷纷表示,这个世界玄幻了!

孟媛媛虽然自诩为桑晴的宿敌,但其实二人根本就不在一个等级上,桑晴好赖是全校知名的,但孟媛媛其实也只能在自己班级附近耀武扬威。

但就算是这样,突然沦为盛宁华的跑腿小妹也太令人惊讶了!

有中二病患者在帖子里留言,“这胜云恐怕是要变天了!”

原玦没有在意同桌身边多出来的几个人,只是发现每节课的课间都有人从超市源源不断的买来各种文具或者巧克力一类的小零食。

很快,他就明白了这些东西的作用。

以下简称盛宁华的迷惑行为大赏。

在原玦的眼皮子底下,宁华热衷于给原配的笔盖换笔杆,一盒好好的彩笔偏偏要以最诡异的搭配来盖盖子,

她能掰出最奇形怪状的巧克力,用最直的尺子画出最曲折的“直线”,更丧心病狂的把炒绿豆零食倒进炒黄豆的包装袋子。

每次都在原玦严谨型强迫症的神经上疯狂蹦迪。

偏偏原玦的视线忍不住往宁华那边飘,

而且原玦想和她聊聊都不行,一下课,宁华就溜的无影无踪,只能看到每天都不一样的人来送东西。

几天下来,宁华招术层出不穷,简直是要逼死强迫症的节奏,原玦已经有点神经衰弱,一看见宁华的手往桌洞里掏就忍不住浑身紧绷。

而这一周,对全校的其他学生而言也是难熬的一周,

简称:曾经的班霸,级霸,如今的跑腿天团。

真的是服了!

每一天!每一天早上!都有曾经在“江湖上”叱诧风云的不良,一个个鼻青脸肿的杵在校门口等着给盛宁华提包。关键是,每天的人都不重样!

对此,宁华只能表示,她真的什么也没干。

她只是闲来无事转转校园,上上洗手间,却总有人上来找茬。

有单纯来找茬的,有给“牺牲的”兄弟报仇的,甚至还有泡妞的…无一例外被宁华重新教了做人,

而围观全程的千千石不得不表示,这他妈都是真的!

同时,千千石也开始深刻的自我反省,到底是因为什么?它居然会衍生出这样一个世界?学生们都不学习的嘛!

总之,宁华全是在“不良界”迅速出道并走上C位的新任校霸了。

到了周五这一天,高一年部的小霸王王子瑜也因拦路泡妞不成反被揍,成功加入了跑腿天团。

与其他不情不愿的人不同,王子瑜每节课都要穿过高一与高二年部间长长的距离,亲切的喊上一声“宁姐。”

因为他真是太喜欢盛宁华了,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一个女人能一拳打的他找不着北。

他觉得这就是爱情。

“宁姐,嘿嘿,你要的东西我买来啦。”

宁华接过王子瑜递过来的东西,笑眯眯的点了点头,

笑容迷的王子瑜晕头转向,“宁姐,周末有时间吗?我想请你看个电影。”

“没有,滚蛋。”

“好嘞。”

宁华拿着王子瑜刚买的东西进了教室,原玦一脸的戒备,一直在心理默念“不要看她不要看她”,可是越有这个想法,就越会下意识的关注宁华到底在干什么。

宁华在课上玩起了拼图,老师好像没看见一样继续讲她的课。

其实对老师来说,最讨厌影响课堂纪律的学生。像宁华这样,自己安安静静的,再考虑一下她的特殊情况,老师是真的一点都不介意。

拼图是原玦最爱的休闲活动,把一块块破碎凌乱的碎片拼的完整有序,简直是最好的减压手段。

宁华拼图拼的飞快,拿起一张图几乎都不用考虑就能找到它的位置,很快,拼图已经完成了99%,只剩下最后一块“H”型的拼图。

宁华伸手拿起了那块“H”形,原玦不知不觉中已经把全部视线转移到宁华手中。

就在拼图要嵌进入的一瞬间,宁华手指一转,把“H”形转成了“工”形,并且大力出奇迹,硬生生把“工”挤成了“エ”,塞进缺失的部位。

原玦听见自己脑子里“啪”,一根弦崩断,理性跑的无影无踪,他嗖的一只手抓住宁华的手,另一只手把硬塞进去的拼图扣出来,然后端正的填进拼图里。

做完这一切,原玦的心里舒服了很多,突然,猝不及防的对上了一张委屈的小脸。

宁华眼眶红红,眼睛里浮上一层水雾,满脸写着受伤。

原玦手一抖,他干了什么!

讲台上老师咳了几声,原玦才想起,宁华的手还被他抓着呢!

原玦赶紧触电似的放开,嗓子里干巴巴冒出一句,“抱歉。”

下课了,这节课的课间宁华居然没有离开,而是趴在桌子上一动不动。

原玦抿了抿薄唇,敲了敲宁华的桌子,宁华却一动不动。

宁华用身体的遮挡,掏出手机,给她的跑腿天团下发了命令,

“这节课间不用过来了。”

无视王子瑜的抗议,宁华继续趴着不动。

敲了几次桌子也不见宁华回应,原玦不由得伸出手指轻轻点点宁华的肩膀,

“盛同学,盛同学。”

宁华吸吸鼻子,红着眼眶抬起了头,

“干嘛?”

原玦面对女孩子的眼泪完全没有办法,顿时有点手足无措,

“盛同学,刚才对不起,是我的错。”

宁华依旧很伤心的样子,

“原来原同学这么讨厌我,我真的太受伤了……”

“不是的……”

“哦?原同学不讨厌我?”

想起这一周来宁华的疯狂蹦迪行为,原玦实在说不出“不讨厌”几个字。

“是有稍微讨厌,但没有那么讨厌,刚才课上那是……”

见宁华表情肉眼可见的越来越难过,原玦的教养不允许他继续伤女孩子的心。

原玦面露难色,仿佛下了决心一样,“盛同学,其实……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我有很严重的强迫症,你的有些动作会让我一直在意,没有办法安下心来学习。”

千千石翻个白眼,这小子不会以为别人看不出来他有强迫症吧?!

宁华却一脸惊讶,

“真的嘛?我完全都不知道,我竟然给原同学带来了这么大的困扰……”

宁华也面露难色,“原玦,其实……说出来你可能也不信,我有很严重的多动症。”

延伸阅读

拳霸诸天在线阅读第五节  http://www.hero-jam.cn/ddtn.shtml
阮啾啾躺在病床上,持续的心脏疼痛早就消失不见,门外,许哲正在同医生交谈。病床前正对着

幻世灵族第九章在线阅读  http://www.hero-jam.cn/bv1i.shtml
姜诗诗低着头,手却紧紧拉着欧阳宇的衬衣:“我突然想起来没什么要买的了,咱们回去吧。”

许你我的一生在线阅读第2章  http://www.hero-jam.cn/strl.shtml
在买完各类生活用品,学姐带领我们前往女生公寓,公寓的设计是居民楼那种设计。公寓是在三

穿越之白蛇女娲后人在线阅读第十节  http://www.hero-jam.cn/6ba2.shtml
姝丽楼,紫琪将一匣子各色水晶花接过,赵令姝扭头看了一眼向着微雨笑笑“麻烦姐姐跑一趟了

末世女逃荒记在线阅读第一章  http://www.hero-jam.cn/g3di.shtml
神州龙脉属昆仑,昆仑山脉绵延数千里,在这片白色的世界里有着太多属于它们的传说。数千年

暗耀先驱之祭坛  http://www.hero-jam.cn/dxi0.shtml
众人冲入百花谷,谷口处三统领、独臂男子和少女默然而立,黑风熊依旧不见动静,林城缓缓吐

明末极品无赖在线阅读第五章  http://www.hero-jam.cn/xck3.shtml
晏烽虽然想着占人家小孩便宜很不好意思,但是在实际操作中却暗搓搓的把感知情绪改成了单向

田园俏医妃有只大虫子  http://www.hero-jam.cn/bp3h.shtml
二狗子这个称呼被叫了有些年头,但你要是认为他只有一个外号就错了。他和他爹赵能虽然名字

武侠之绝世帝皇在线阅读第八章  http://www.hero-jam.cn/sn29.shtml
半个小时后曼天辰在手机的记事本上不停的打字,编写着等会的演讲稿,阿鬼从那大棺材里钻了

总裁带着儿子上门了之男爵的需求(二更)  http://www.hero-jam.cn/df4z.shtml
可以肯定的是,特里斯特男爵这算是进入了弗莱城贵族的社交圈子里。他的引路人就是杰斯特子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许你浮生若梦衍生][罗浮生x原创女主]当浮三大白在线阅读第7章

    一条披风忽的披在了她的肩头,杜容催恍然的转过身,便瞧见那双带笑的眼睛正望着她,谢季焘,他怎么出来了,定睛一看,还好他把衣衫都穿上了。“入夜后的天越发冷了,你身子虚还是披上吧。”言语中的关心让杜容催有些茫然,但时间紧迫不能多逗留,便朝着谢季焘笑了笑,提着衣裙便往花宴处跑去。如此场景落入谢季焘的眼中,如

  • 你别太惊艳之有人叫我莫多情(7)

    再说刘备在樊城认了刘泌的侄子、罗侯寇氏之子寇封为义子,改名刘封。又令赵云领了一千军兵守卫樊城,自己与关羽、陈约等人领着大军回转新野。在随大军回了新野的当天夜里,刘越又一次迫不及待地奔向貂禅的小院。然而此时的小院却是灯火通明,门口一队兵士将整个小院前的街道当中截断。刘越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便也不敢乱闯

  • 恶龙与图腾之群魔乱舞(10)

    再次回到林启的家中,面对着林启父母的笑脸相迎,林澜也是热情的回应了他们。不同于自己的父母从来不给她林启哥好脸,总觉得林启哥不中用,林启的父母从小就把自己当做儿媳妇看待,这让林澜打从心底里的感到舒适。这才是她梦寐以求的天堂啊!来到林启的房间里,看着已经处于运行中的机器,从透明的**仓口看到里面那个英俊

  • 倾复为谁怜第7章在线阅读

    回到周家村,周奇羽正准备把和程处弼合作这个好消息告诉七叔,缺发现他不在,不由得觉得有些难过,以前有什么好事,坏事,都和七叔说,听七叔唠叨我,安慰我,鼓励我,突然不在一起了还真不习惯。这就是人世间最真挚的情感之一了吧。我心中想到一夜好梦。……第二天,早上早早的我就起了,换好衣服就朝长安城走去。一路上还

  • 杨洋,此生只为你而来在线阅读第2节

    阳光明媚,豪华别墅的院子里,一片繁花似锦。一位温婉美丽的纤纤女子,正缓缓地浇着花。那女子,便是鹿林玚。她万万没有想到,死于劫匪枪杀的她,居然能重生回到过去,还带着所有记忆。而此时此刻,正是婚后第三年,顾仕爵已经在国外出差有两个月了。她从一开始的失魂落魄,到现在回过神来好几天了,还是有些百感交集。为什

  • 幻墨尘世在线阅读第1节

    夜幕降临,喧闹的村子沉寂了,远处的山在一片朦胧中看不真切,一轮明月不知何时挂上山头,突然一道低沉而又深厚的声音响起,仿佛封印被打破然后一道金光直冲云雾......渐渐金光消散而去...但那却留下了一个石碑。可恶,明天都要去参加入宗试炼了,居然还让我去砍柴!林沨心里暗骂道.现在他是村子里修为最高的一个

  • 写给你的武林在线阅读第8节

    司徒雪的行动,瞬间引起柳如慧的注意,她拽了拽白霁月的衣袖,小声在她耳畔说道:“司徒雪那个小贱人不知道要去干什么,不如姐姐你且和我去会会她,她敢抢你本该有的位置,我们便让她吃不了兜着走。”“……”没想到剧情这么快便发展到了柳如慧带着原主去会司徒雪了。白霁月摇摇头道:“冤冤相报何时了,我们何必和她计较,

  • 旧爱新欢第十章在线阅读

    “小子,就是你差点打死了我的兄弟?”赵鹏带着一群小弟进了小院后首先看到了邹峰?不禁脸色微变,皱了皱眉冲着邹峰点了点头,而后才一脸怒意瞪着罗阳大声喝道。而赵鹏的话音出口,罗阳仍是一脸淡笑的看着后者,但邹峰的脸色却阴沉了下来,而他身旁的三位同事皆是一脸不悦的神情。赵鹏根本不把邹峰放在眼里,至于另外的三个

  • 你也来铲屎吗在线阅读第3章

    两位年轻女子原本正在伤心啼哭,听得姬浩然言语,强忍悲伤,躬身道谢。见姬仇回返,姬浩然便为双方互相引见,这两位年轻女子大的十七八岁,名为云芷,小的十五六岁,名为云蓉。二女颇懂礼数,虽然伤心难过,仍不忘冲姬仇道谢。姬仇随口应着,与此同时打量姐妹二人,这二人虽为姐妹,亦都秀美,五官面庞却大有差别,姐姐云芷

  • 异兽治疗师第8章在线阅读

    程卫民拿到药后,贼头贼脑的出了巷子,看四周没人,才松了一口气,大摇大摆的离开。等着程卫民走了,于微才松开那女人。那女人瞪大眼睛,拍着胸口说着:“那是海顺小舅子,我得告诉海顺去,不然万一他做出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可怎么办!”于微拉住了她,“嫂子,这事可不能说,万一这个程卫民知道我们看到了,他会不会起什么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