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阴差大人,您的阎王请签收在线阅读故乡的风风雨雨

作者:木夕乔 来源:言情小说吧

10月9日下午三点多,阿伟和父亲回到了家乡,黑龙江的气温比北京低了许多。母亲早就在站台上等了多时,阿伟刚迈出车厢门就被母亲拉住手,牵了过去,父亲双手各拎着一个大包,跟在阿伟身后走出车厢。三口人走出车站,本打算找辆出租车回家,却遇到了父亲的一位开出租的同学,一家人只好坐同学的车回到家里。

阿伟在家里度过了简短的两天,又开始呕吐,周一早上,父亲带着阿伟的核磁片子去了市肿瘤医院,找医生看了片子,问医生这种情况需要放疗吗?主任看着片子说,应该把病人带过来,在做个CT看看结果。父亲给母亲打电话,让把阿伟带到医院来。母亲赶紧联系同学开车将阿伟带到医院做了CT。父亲早已经给阿伟办理完住院手续,阿伟到医院就住进了病房,此时阿伟的症状越来越不好,已经不能行走。CT片子要到下午才能出来,只能慢慢等,中午父亲陪母亲的同学吃饭去了,母亲一个人陪着阿伟。吃过饭,母亲就随同学的车回家了,还有很多工作要做。父亲取出CT片子拿给主任看。主任看了片子说:“病人现在主要的不是放疗,现在脑内积水十分严重,必须马上处理,不及时解决会形成脑疝,会死人的”。根据阿伟的症状,父亲也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焦急的问主任,咱们医院能治吗?主任说治不了,必须转院。

从主任办公室出来父亲赶紧给母亲打电话,让母亲马上回来,孩子必须马上转院。然后又给在市里医院工作的表嫂打电话,询问哪家医院可以治脑积水。表嫂让父亲去脑科医院,那里是治疗脑部疾病的专科医院。谢过表嫂,父亲告诉走到半路的母亲自己联系好了脑科医院先带片子过去找医生看看,让母亲马上回来陪阿伟。父亲嘱咐了阿伟几句,让他先自己在这,妈妈马上过来,又和同病房的患者家属打了招呼,麻烦临时帮助照看一下就匆匆离开肿瘤医院,打车奔脑科医院而去。

虽然经常来市里,但脑科医院还是第一次听说,也不知道具体位置,只能由司机拉着寻找。最后在西三条路新安街路口找到这家医院。下车时父亲把司机找的一把散碎钱撒了一地,来往车辆又多,父亲拾起眼前的几张,胡乱塞进衣袋里,没有留意几张十元钞票落到了车底下。

医院规模很小,进入一楼不大的大厅,向工作人员询问夏主任在几楼,旁边一人抢着告诉父亲在四楼,下电梯就到了。父亲谢过好心人,急匆匆上了电梯。走出四楼电梯间,斜对着一间玻璃房间,房间不大,里面也分不清哪是医生哪是护士,几个人就显得有些拥挤。父亲焦急的询问里面的人:“哪位是夏主任”?一个矮胖,时髦发型的中年男人迎了上来。“有什么事”?“我是梅嫂介绍来的,孩子脑肿瘤手术的那个”,父亲简单扼要的介绍着自己。“把片子给我看看”夏主任相貌很凶,语言却很温和,一边说一边伸手管父亲要阿伟的片子。

父亲虽然不喜欢夏主任的发型,觉着不适合他这个年龄和职业,但人家是这方面的专家也只能顺从的递过手里的核磁片子和刚拍的CT片子,同时把肿瘤医院主任的话学了一遍。夏主任看了几眼说,“脑积水,需要手术,但没肿瘤医院说的那么严重,明天手术吧”。父亲舒了口气,办理了住院手续,母亲也把阿伟送了过来,父亲赶紧下楼去接阿伟,返回电梯时,遇到一个看着眼熟的老年人也进入电梯。父亲点点头算是打招呼了,也顾不了那么多,赶紧推阿伟进入病房。

医院快下班时来了一位理发师傅,给阿伟又理了一遍头发,原本在天德医院手术前刮的光头,还没长出多长的头发又被刮了一遍。安顿好阿伟,母亲就搭同学的车回家了,父亲陪着阿伟度过了一个难熬的夜晚。第二天母亲早早来到医院,阿伟从头一天晚上就开始禁食禁水,医生上班后,准备了一下就把阿伟推进了手术室。医院小,手术环节也没天德医院那么复杂,护士让父亲进到手术室外间签了字,大门就从里面反锁了,父母和几个朋友就在楼道的座椅上等候手术结束。感觉没过多久,大概也就半小时多护士来喊家属推病人去重症监护室,手术结束了。重症监护室不允许家属随便进入,父亲将阿伟推进去就被护士捻了出来,告诉父亲明天可以来探视。走出重症,也没什么事了,父亲就让母亲回家,他自己留下等着,万一医院有什么事找家属没有人耽误事了。

母亲走后,百无聊赖的父亲下楼在附近大街上溜了一圈。由于不是主要商业区,除了几家饭店就是相邻的两家小医院。十多分钟就转了一圈,又回到医院儿子的病房,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发呆。午后,病房里又进来几个人,是两个孩子跟别人打架住进了医院,吵吵闹闹,炫耀着自己如何跟别人打架,自己如何如何厉害,孩子家长在一旁说着一些不着边际没素质的话。父亲无奈的将身子转向里面装作睡觉。

第二天上午父亲来到重症监护室,敲门询问护士什么时候可以探视阿伟,护士笑着说,今天不可以。父亲楞了一下,“不是你们说的今天可以探视吗”?,护士狡黠的笑着说:“那是你听错了”,父亲无奈只好回病房等侯。下午来了一个护士喊父亲推阿伟去楼下坐CT,父亲赶紧找了附近病房两个人帮忙,去推阿伟。阿伟的神智非常清醒,头部插着引流管,引流袋挂在床边。一位老护士对进入重症的父亲说:“你儿子很坚强,从始至终没喊叫一声,你看哪些岁数大的,不停的喊叫”,父亲笑着说:“我儿子懂事”。阿伟艰难的侧了一下脸,冲父亲笑了。

隔天,护士让阿伟回到了普通病房,病房里两个孩子,比刚来时吹的更厉害,说父母如何找了警察,咱俩好了也不出院,让打他们的人多拿钱。父亲考虑阿伟在这样的病房休息不好,就找到夏主任,要求换个单间,夏主任低声跟父亲说,我们希望患者住单间,但费用高。父亲坚决的说,不用考虑钱的问题,我就想让孩子有个安静的环境治病。夏主任看拗不过父亲,只好给阿伟换了一个临近水房的单间。来到新病房,肃静多了,阿伟沉沉睡去。父亲已经一个多月没上班了,趁母亲来看阿伟期间去了趟单位,跟领导请了假,说好有课去上课,没课陪护儿子,这样一周去上两天班就可以了。父亲上课母亲就来陪护,中间就不会缺人了。转眼一周时间过去了,医生拆除了阿伟脑部的引流管,然而并没有缓解阿伟的症状,隔了两天阿伟又出现呕吐状况,主任让父亲推阿伟在去做一个CT,结果出来,主任有些忧虑:“脑部还是有积水,应该是以前在天坛医院手术部位出现了粘连,只能插导流管了”。父亲看着儿子陷入了沉默,这么短时间连着做三次手术儿子身体能行吗?“要不在观察两天在说”,父亲试探性的看着夏主任。“好吧,在观察两天”,主任也显得很无奈。

几天很快就过去了,阿伟的呕吐还没有好转,而且一天比一天严重,父亲没办法只好找主任要求手术。前几天刚来理发的师傅又来了一趟,把阿伟的头发用剃须刀又剃了一遍。坐在一旁的父亲看着护士和理发师忙活阿伟一句话也没说,他不想让儿子的头上千疮百孔。儿子的头部切肿瘤已经留下了很大一块创口,另外还在颅骨上钻了两个洞,这次在手术会是什么样子,他不敢想象。手术前父亲找到夏主任,将一千元钱塞给主任,主任变了脸色,不高兴的对父亲吼到:“你这是干嘛,在我这不许这样”。父亲脸红了,看来不是所有的医生都这样啊!

阿伟这次的手术时间比上次长了许多,在脑部在打一个洞,把导流管**脑部,另一端插进头皮里,顺着脖子插到胸腔,然后又在腹腔上部**腹腔中,最后插到腹腔下部,利用腹腔吸收脑脊液。手术进行了两个多小时,阿伟又一次被推进了重症监护室。当天晚上母亲回家了,躺在床上的父亲流泪了,正好一个月儿子做了大小三次手术。完好的一个头颅现在弄的不成样子,父亲的心在流血。他希望儿子尽快好起来,虽然他也知道这是不切合实际的幻想,病理三级始终像一个恶梦一样折磨着他,但父亲的头脑中总是充满希望,他希望这奇迹就发生在阿伟身上。他无数次对自己说,我们夫妻这辈子也没做过什么坏事,怎么会让儿子得这种病呢。不知道这是第几次为儿子流泪了,他无数次默默祈祷,要是自己能代替儿子该多好。如果哪位医生跟他说,用他的命去换回儿子的健康,他会毫不犹豫的用自己的生命去换,一秒钟都不会犹豫。可是没有医生能向他保证。

第三次手术后,阿伟又乖乖的在病床上躺了十几天。十一月八号阿伟出院了,父亲告诉他,这是暂时回家,明后天是周六周日,周一他们还要去肿瘤医院做放疗。在脑科医院这段时间里,父亲跟夏主任交流了几次,夏主任的意见是不赞成父亲领阿伟做化疗,因为市里的化疗水平与北京比要有十年的差距。父亲原来对放化疗一无所知,儿子生病后他查阅了大量资料,对放化疗有了一个大概了解,夏主任的建议跟父亲的想法不谋而合。

阿伟回家住了两天,周一早早的父亲就带着阿伟去了肿瘤医院。通过亲属找了另一个主任,住进了二楼单间病房。安顿好阿伟以后,主任把父亲叫到了他的办公室,看了阿伟的核磁片子,制定了放疗方案。阿伟又去楼下拍了CT,主治医生用来给阿伟手术部位定位。下午又给阿伟制了个模具,然后告诉阿伟周三才能放疗,中间这两天也不用药,父亲就带着阿伟回到家中。晚上,母亲下班回来看见儿子在家格外高兴,亲自下厨做了几个阿伟喜欢吃的菜,一家人愉快的吃了顿开心的饭。周二上午父亲接到医生的电话,告诉父亲阿伟的费用不够了。父亲有些奇怪,昨天刚交了一万五,今天怎么就不够了?大夫说他一次给过了两周的放疗费用,加上制模、定位和一周的用药费用就不够了。已经见惯了黑心医生的父亲心里不快,告诉医生,明天去了在交钱。挂断电话,父亲心理嘀咕着,这还是找了认识人,不找人会是什么样。医生医生,真是医生要人生命。

周三一早父亲又带着阿伟回到肿瘤医院,医生告诉父亲在病房等着就行,放疗时有护士通知,并给阿伟开了一周的放疗反应的止吐药。然后跟父亲说,像阿伟这种情况必须配合使用化疗药物替莫唑胺,化疗药物很贵的,咱们这的是7粒2380元一盒的胶囊。父亲迟疑了一下,“陈医生,我们是自费医疗,这么贵的药负担不起,自己在外面买行吗”?医生笑着说:“可以,在哪买都行,只要是真药就行”,父亲弯了弯腰,“谢谢陈医生”。望着父亲离去的背影,陈医生狡黠的笑了,他知道父亲在本市是买不到这种药的。阿伟一天两粒的化疗药物就是680元,到了医院还想省钱?门都没有。原本父亲以为放疗有四万元够了,看来现实与预想相差很远。阿伟就和父亲每天在病房里等着护士的通知。百无聊赖中,父亲每天只好用手机听小说,一部一部,一集一集,听了五六十集后的父亲也就厌烦了。

医院的机器虽然上了没几年,但故障率还是蛮高的,经常出故障。阿伟原本六周能做完的放疗,在肿瘤医院前后用了五十三天时间。期间,好多天机器坏了,做不了放疗,但护士已经把止吐药配好了,要么就是有用没用给输进去,要么就是阿伟跟父亲在家,就让护士把配好的药直接扔了。

由初冬做到元旦,阿伟的放疗做做停停,12月31日还剩最后一次没做,医生也感觉不好意思了,让阿伟先办理了出院,元旦之后再补最后一次。2017年的一月四号阿伟做完最后一次放疗,整个放疗过程才算彻底结束。两个月,阿伟瘦了许多,虽然父母每天都给阿伟补充营养,但放化疗的副作用还是太强了,天天呕吐,吃进去的食物被吐了出来,入不敷出,阿伟明显的营养不良了。

惦记着丽岩租的房子快到期了,自己又不住,阿伟要去一趟丽岩,虽然父母非常担心阿伟,但也拗不过他,只好千叮咛万嘱咐,提心吊胆的让阿伟去了丽岩。阿伟在南京下的飞机,与小强,在南京玩了两天,然后小强又陪他到了丽岩,找到朋友阿烨夫妇,吃了顿饭,把租房退了,整理好自己的物品,暂时放在阿烨家里,也没敢去单位,怕同事看到他现在的样子毁了在同事中的小鲜肉的形象,就匆匆离开丽岩回到家里。阿伟和父母都没想到,这是他生命里程中最后一次到丽岩。

父母没按照肿瘤医院医生的要求给阿伟继续服用化疗药物“替莫唑胺”,阿伟的药物反映太强烈了,不断的呕吐,身体日见消瘦,体质越来越差,抵抗力也越来越差,免疫力自然也就无从谈起。母亲给阿伟每天服用一些灵芝份,饮服一杯熬煮的红景天。

春节一天天临近,阿伟用自己的钱给家里买了一台全自动滚筒洗衣机,父亲跟阿伟说花钱太多了,洗衣机可以家里买的,阿伟应该自己存点钱了,阿伟没有听父亲的话,执意要给家里买。转眼春节到了,全城笼罩在节日的氛围里,父亲给阿伟和母亲每人发了一千元的红包,一家人在不喜不忧的心境中度过了一个新年,这也是阿伟人生中最后一个新年。

阿伟知道佳颖回家过年了,虽然见阿颖的心情特别强烈,但阿伟还是忍住了,现在自己的情况,与佳颖的差距更大了,她的父母更会强烈反对,他还深爱着佳颖,也希望她能过的更好,不想自己给佳颖添麻烦。

父母也说不清是一种什么心情,好像日子就是一种煎熬。年后父母上班,阿伟负责起了家里的午饭,每天中午父母回到家里就能吃上热饭。阿伟也不断在网上查找各种菜的做法。父母回到家里就能吃到阿伟换着样做的各种美食,虽然厨艺不是很好,但父母还是乐的开心。

延伸阅读

翰诺皮匠坊加盟  http://www.perversetop100.com/sl8v.shtml
翰诺皮匠坊-北京翰皇伟业旗下全能型皮革护理连锁品牌,2019中国优秀特许品牌连锁新锐

开口秀情景英语加盟  http://www.perversetop100.com/u1b9.shtml
开口秀情景英语是以“情景英语”为教学法的外语机构,是情景英语教学的先驱。多年来专注于

百花蜂产品加盟  http://www.perversetop100.com/s03d.shtml
百花蜂产品加盟_公司简介北京百花蜂产品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现已成为全国蜂产品行业龙头企业

双鹰玩具加盟  http://www.perversetop100.com/6edy.shtml
双鹰玩具,公司位于汕头市澄海区,成立于1995年,是中国专业遥控科技玩具制造企业。拥

沃臣加盟  http://www.perversetop100.com/aej4.shtml
昊祺商贸发坚定不移地立足科技创新,注重产品品质和诚信服务,汇集了一批领域的人才,组成

新美铂化妆品加盟  http://www.perversetop100.com/xl2l.shtml
新美铂化妆品,是从终端美容会所到区域代理商发展起来的一家集生产、培训、销售、服务于一

程同准加盟  http://www.perversetop100.com/p5eq.shtml
项目介绍:为弘扬中国传统文化,青铜器文化,度量衡文化;发明和生产艺术--体重秤,用古

协安儿童安全座椅加盟  http://www.perversetop100.com/y02l.shtml
广西南宁协安安全技术咨询有限公司秉承对安全技术理念严格要求安全防范措施项目开展工作.

爱达阅读加盟  http://www.perversetop100.com/slh5.shtml
爱达阅读是卓尔教育国内外集团旗下实力品牌,突破传统教育对孩子的枷锁,培养孩子的阅读能

瑞格卫浴加盟  http://www.perversetop100.com/y2g.shtml
瑞格卫浴坚持追求出众品质和致臻艺术的完美结合,简约大气的造型而不失高贵典雅的气质,不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言情小说吧》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重生芳龄六十岁第三章

    对于自家审神者这样的行为,狐之助心里面有些慌张,“真的不想了解吗?本丸有三好——”可惜,绫小路纯光直接打断了它的话,“不管是几好,我现在没有时间去做那些事情。”狐之助闻言看向自家审神者,发现他的目光已经投放在这个院子上。而这个院子在狐之助看来,破败的连本丸的庭院都比不上,它本以为本丸里面已经够破了,

  • 嫡女承爵第二章在线阅读

    诡异而yin毒的恐怖笑声,在黑雾中回响,充满了yin冷之气。诡异的语气。让一旁的巴明,都为止一惊,抬头望去,只见黑雾分裂。如黑色触手蔓延,一道浑身黑发,一身白衣夹杂着血污的身影浮现。“傑傑傑…”yin冷笑声,再次回响漆黑街道,刺耳而诡异,一张惨白色的脸庞完全暴露在空气中。惨白的脸庞,无数伤痕遍布,狰

  • 网游三国:举世无双在线阅读交锋

    云晞瞥了一眼静静坐着的徐氏,这一位虽升到了皇贵妃,听说完全是在熬资历,穆子越对她敬远大于爱,且论受宠及手段,后宫又有几人是周贵妃的对手?这才过去几日,七皇子便重获圣宠。好在徐皇贵妃心胸开阔,生辰宴上面对着向皇帝大献殷勤的周贵妃,愣是没流露出丝毫不满,不仅如此,全程还笑脸相迎,频频举杯,其他妃嫔见今日

  • 三国之逐鹿天下话痨车太闲

    真正能擦出火花的戏肯定是两个实力相仿的人在演对手戏的时候被对方的表演所感染然后爆发出超出本身实力的精彩演出,如果两个人的实力不对等那差的一方就会被压戏,甚至连自己的实力都发挥不出来。重新投入拍摄之后进展特别顺利,车太闲实力并不弱也是经常登上大荧幕的演员,随着镜头的拍摄表明朱对白宇顺越看越喜欢,刚才艺

  • 莫慌!我暂停了![综]在线阅读第5章

    “小南瓜,快划,快划水!”葛壮突然对着我大喊,江里涨潮的水声一阵阵的,几乎盖住了他的吼声。我正觉得奇怪这死胖子怎么这么害怕,立马就看见棺材出水的地方,居然卷起了一个红色的血涡!江水剧烈翻腾,变成了一滩冒着脓血的深潭,气涡越来越大,好似一张怪物咧开的巨嘴,试图将漂出水的棺材一口吞下去!我被那个大水涡吓

  • 拂云意密室

    第二章;玉门“叮咚~~”门铃声渐渐响起,又渐渐消散,这样重复着,只是左等右等,始终不见有人前来开门,仿佛家里没有人一般。可是看着太阳已经快要落下了,现在这个时候李钦能到哪里去呢,总不至于为了躲陈舟远专门跑到防空洞了吧?正在苦思冥想之际,忽然门内似是发出一些奇怪的声音。神音很小,可是小时候以捉虫闻名的

  • [幻城]临界水在线阅读第五章

    程立雪皮肤微黑,有着在南方人里微高,北方人里普通的个子。她爱笑,笑起来微黑的皮肤衬托得那口牙特别白。以至于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黑妹”这个颇有年代感的牙膏名字一直伴随着程立雪。现在的程立雪可一点也不黑妹,她烫了卷发,穿着白衬衣,外面套着黑色小西装,包臀裙围出了一个让周围异性忍不住会多看两眼的弧度。程立

  • 我有一座道观第10章在线阅读

    任新蕾这一等就是半个小时,可却毫无结果!因为路宇晨根本没有要出来查看的意思,确认任新蕾闯不进来后,司徒琅就又继续回去做饭,路宇晨也躺回到沙发上继续看那本小说,管她还在不在门外,反正她进不来不就得了吗。“混蛋!混蛋!”在门外白等了半个小时,任新蕾气炸连肝肺,却又无可奈何,恨恨的一跺脚,正考虑要不要离开

  • 综漫;改变剧情就变强第五章在线阅读

    李城昊经江陵提醒,确实觉得自己对她过于苛刻。但对上江陵不温不火的目光,他心中燃起一股冲动,想要将江陵的冷静全都打碎。身为他的妻子,江陵尽心尽力,是个非常完美的妻子。此时此刻,就连他都无法看清冷静之下的江陵,内心是不是也是一样的冷静?还是只是裹着高傲的外皮,内里痛苦绝望?如果真的很冷静,那么江陵就很可

  • [家教]阿塔兰忒的孩子第九章 出水芙蓉!【求收藏,万分感谢!】

    这个数,已经脱离了最底层的存在,快要成为三线主播了。鲨鱼直播每天在线观看人数有人统计过,差不多在五十万上下。而直播间又有上千个。这样分配一下,每个直播间的平均人数在500个左右。鲨鱼直播间里,人气比较旺的主播人数是十万,他几乎独揽了鲨鱼直播人数的五分之一,可谓是真正的鲨鱼扛把子!而一些二线主播的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