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诚的个人博客

钟诚的个人博客-续写博客-钟诚博客

我和我的飞鸟时代

学校里面有个尊师公园,鸟非常多,这写的就是学校上课时候,鸟儿成群结队飞出的情景

天地浩荡,好像只剩这场飞鸟盛舞。像是有目的的,大多数鸟以圆形方阵环飞,又有几组鸟穿梭回旋完成独舞。也有些鸟儿忽而无顺序的应景,忽而又加入环飞的队列中。但绝不像是敷衍。

今天它们飞得很高,我坐在三楼的教室里还需抬头仰望。已不再以高木、建筑、落晖为背景。又或每天都如此,今天只是照旧。枯叶无一的高柳,参差在常绿的松与竹里,在无阳光无乌云的天空下,几只飞鸟使 它成为一幅可远眺可近观的画。但大多数时候,他们会成群地从尊师公园起飞,呼啦啦地一下子占据高三教学楼里视线所及的天空。鸟儿很小,仰看像中国水墨画中为意境而添的两笔式的飞鸟。无杂色,纯黑。当然所描摹之形貌只是远观。

飞鸟只出现在我的秋冬的记忆里,它们或许是候鸟吧,又或是我以前未发现。 它们从哪里来?无从知晓。到哪里去?无从知晓。他们是即将走向暮年的鸟儿,来此只是因为环境怡人,为了安度余生;还是在此栖息,为了飞向更远的地方的年轻一代?我更愿意相信他们是迎接风雨的年轻一代。因为它们不可能永远留在这个公园,这不是他们最终的归属。就像曹文轩说的,年轻人总是向往着远方。这些飞鸟每天都要排练一场环飞,映着冬日西落之前最后一抹余晖。就算冽风大雨,也照常举行这一仪式。可它们叫声欢烈,气势壮大,倒像是我们的誓师。雨势愈大,风力愈强,愈是欢烈!

总是要飞向远方的。我们也是。它们现下活动范围很小,只在公园附近盘桓,连高二教学楼及以外的操场都很少飞去。它们或许都不知道中心路的梧桐到了秋季,像凡塞纳油画一般。但,终究要飞向未知的远方。或许是灰暗的,失落的,也或许是和煦的,美好的远方。但总归是鸟儿向往的,期待的。亦是少年期待的。我想,无论我以后走到哪儿,都不会忘了这场横亘在我生命里的飞鸟盛舞,欢烈地坚守在我的飞鸟时代。

向上看嗬!天空蓝的悠远,流云轻白如纱。冬将尽,春可期。

飞兮,飞兮。飞鸟!

本文章由钟诚原创

转载请注明原文地址和原创作者-钟诚

本站钟诚的个人博客拥有文章所有权

本站遵循 CC-BY-SA-4.0协议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Z-BlogPHP 1.6.0 Valyria

Sitemap苏ICP备20006318号-4苏公网安备 32092402000195号又拍云CDN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