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诚的个人博客

钟诚的个人博客-续写博客-钟诚博客

我和我的高中那三年

这个文章是我和我的______征文系列,作者是本人学姐,和之前发布的我和我的校园是一个类型的

从知道有这个征文的时候,讲真,我内心有一种很熟悉的被作文支配的恐惧,这不就是高中的半命题作文嘛。其实想写的想说的很多,但是请原谅一个大三的老学姐,自从2017年的那个夏天毕业后,她的生活里就没有再出现过记叙文和议论文了。纯粹的友谊,离开高中以后就少了很多,出了母校,313班对于我来说更像是回家。

青春剧里的主角们永远不可能是在全年级最差的班级吧,不知道该说幸还是不幸,我就在当时最差的班级,213班。带过我们那一届的老师们都知道213班是一个魔鬼一样的存在,有的老师甚至跟他们班的同学说,少串班,尤其是213班。其实有些同学本质上不是坏孩子,只是有点逆反心理,正值少年的他们喜欢标榜个性,认为不服从管教是一种厉害,但当时他们不知道的是,他们每一次闯祸,每一次任性的背后,总有一个人默默的替他们擦屁股,替他们摆平一切。他就是吴刚老师。谈到他,我一直有些愧疚。我当时是他的副班长,但是班长大人学画画,基本不怎么管事,所以一直是我当家。我的性格属于乖乖女,的确当不成一个好“领导”,所以每天的晚自习都是我的噩梦,放眼望过去大家都在学习,但总会有不和谐的声音,虽然我试了各种方法,但还是没能帮到老师什么忙,他的工资奖金什么的一直在扣。他一直是一个很朴实的人,他的外套好像换来换去总是那么几件,我看到他的电动车前面总是挂着食堂很便宜的大白馒头。他的身体不是太好,总是会头疼,也可能是被学生气的吧。升高三的那个夏天,一直在传他不会再继续带我们,其实说实话那时候大家觉得这个决定很好,这样他就能安心养身体了。直到几个月后的一个早读课上,我的新班主任崇俊老师把我叫到办公室,告诉我吴刚老师突发脑溢血去世了。我记得我当时连续问了他好几遍是哪个吴老师,不敢相信这是真的,直到听到他肯定的答案。回去后同学们陆陆续续都知道了,原本喧闹的班级陷入了沉默。有的没忍住小声啜泣,有的不相信一直拉着我询问真假,有的看向窗外,陷入沉思。

我后来随崇老师去灵堂吊唁,说是灵堂其实是吴老师的家。到了他家,我才意识到高二的我们是有多么的不懂事。房子不大,从外面看起来很旧,好像只有一个里间和一个外间,老师的遗体停放在外间,几个亲人跪在周围哭泣就再没有其他腾脚的地了。他从来没有和我们谈过家境,没有说过他多么不容易,如果能再重来,他在做我们班主任期间,我们一定会让他体会到教书育人的成就感而不是无能和挫败感。当时最调皮的同学们私下里也去看了他。人们啊,总是对一个已故的人过于思念,既如此为何不在活着的时候认真对待每个人,不留遗憾呢?吴老师火化前一天,同学们情绪很低落,崇老师特地向校领导请示,全班去向恩师告别。就这样,我们一个班顶着小兔子眼睛,浩浩荡荡的在崇老师的带领下整齐地排在吴老师家门口,依次与老师告别。

从那以后,我觉得整个班级的能量好了很多,没有人再抖机灵气任课老师,晚自习也很少有人再讲话作别的事,崇老师在一次班会课上,我记得他当时情绪很激动,他看到了我们的进步,他不想别人提到313就满是嘲讽,他想向他们证明313很棒,313不是最差的班级,他希望我们也争口气。后来,或许不服输吧,我们很多时候的学科均分甚至直逼强化班。历史老师一直夸我们班,觉得给我们班上课她特有成就感,政治老师在我们班级都有粉丝后援会了。大家都说13班变了,是啊真的变了,再任性的少年也会有长大的一天,捣蛋鬼淘气包原来是数学学霸,总能另辟蹊径,给老师提供新思路,看着他们在课上高谈阔论的样子,我都有点恍惚。

高中时我有记日记的习惯,本来纯粹是为了记录开心的事儿,多亏了这个习惯,让我们能在回忆过去的时候重温美好。听不懂的数学课,讲不完的试卷,还有墙上不断更新的成绩单,那些曾以为很难熬的日子,原来永远都会在你笑着哭着时走到尽头。

本文章由钟诚原创

转载请注明原文地址和原创作者-钟诚

本站钟诚的个人博客拥有文章所有权

本站遵循 CC-BY-SA-4.0协议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Z-BlogPHP 1.6.0 Valyria

Sitemap苏ICP备20006318号-4苏公网安备 32092402000195号又拍云CDN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