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诚的个人博客

钟诚的个人博客-续写博客-钟诚博客

小爱与大爱,都是爱

加缪在《鼠疫》里写道:“公共利益是由个人幸福构成的。”我想,这些个人幸福,即是“小爱”。 小爱未必小,十一字遗书与七字遗书相比,也未必相形见绌。

当媒体将价值聚焦集中在注重家国情怀的宏大叙事上时,同时被忽略、被牺牲的是一个普通人弥留之际的简单愿望;当媒体被作为革命史观下的一种宣传工具时,那些真实的细节和细腻的情感就变成了他们不屑一顾的“小爱”,轻易抹去,不留痕迹。

我想我们应该关注这些细节,关注那些明明距离我们心脏最近的情感与波动。加缪借塔鲁和里厄的口说:“同鼠疫和生活博弈中,人所能赢的无非是见识和记忆。

我相信这场灾难终会迎来光明,但黑暗的拨云见日并不全都应该由“大爱”来承担责任,而更应该由千千万万个“小爱”汇聚而成的刻骨铭心来使人警醒,使人充满信心和希望,使身处暴风圈中的我们切实地体会有血有肉的生命情感。每个人都有义务去了解那些没有墓碑的生命和细节,因为生命和生命才真正平等,互通,息息相关。

“小爱”使我们产生更为真切的共鸣,能让我们在微小平凡之间觅得温暖,也让我们体会到真实的痛,而这些独特的感受能够帮助我们抵抗遗忘,在未来的岁月里成为一段不断被唤醒的历史。

大爱固然伟大,但应建立在人性的基础上引人动容,鲁迅先生说:“无情未必真豪杰,怜子如何不丈夫。”英雄的史诗也包含儿女情长的真挚,那些正能量的心之所向也是建立在更宽广的人文情怀之上的,如果摒弃这些小爱的存在,正能量也会变成一纸虚言的假大空。

 既应关注事,也应关注人。弱化小爱在大爱面前的重量,切割二者而突出大爱的独断实际上是在掏空真实。

这个国家有吵闹的繁荣,也有沉默的苦痛。在“拟挽歌辞”中,陶渊明写:“亲戚或余悲,他人亦已歌。死去何所道,托体同山阿。”在当今时代下,我们悲歌互切的速度过快,而对于个人而言——如肖贤友的妻子,或许会永远记得遗书的后四个字。对于其他人来说,着四个字和前七个字的侧重是有争议的,但无论何时何地,都不能忽略“小爱”的价值和意义。它是我们情感本能的源泉,是我们生命认知的起点,是架高大爱的根基,也是家国情怀中最原始的“家”之所在。

愿你我对小爱多些体恤和敬畏,它虽然很小,但同样伟大。

本文章由钟诚原创

转载请注明原文地址和原创作者-钟诚

本站钟诚的个人博客拥有文章所有权

本站遵循 CC-BY-SA-4.0协议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Z-BlogPHP 1.6.0 Valyria

Sitemap苏ICP备20006318号-4苏公网安备 32092402000195号又拍云CDN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