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诚的个人博客

钟诚的个人博客-续写博客-钟诚博客

共度一程山水——我与313的陈年旧事

首先我要说一下,崇俊老师是我本人的高中语文老师

这是他自己写的一篇文章,文章来自豆瓣,图片我们就不上传了,豆瓣链接已经挂上,可以去看看原文蛤,我这里只是搬来的,(#^.^#)


版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作者:Don Corleone(来自豆瓣)【崇俊老师】

 都说初任班主任的年轻教师和自己带过的第一届学生之间有一种特殊的情愫,于我也是如此。不过我想说的是,我与那班学生的情感要比一般人浓烈得多。这并非是我要夸示自己“不一般”,而是谁能想到当时毫无班主任经验的我,第一次上任就要接手一个高三毕业班呢?


       但世间的机缘就是如此奇妙,我和313班之间的缘分也从那时开始。虽然我至今仍很感谢校领导当时给予我这个初出茅庐的年轻教师以巨大的信任,把一个高三毕业班交到我的手中,但当时的情况却不能不让我倍感压力。纵观313班在整个高二阶段的成绩,除了我所任教的语文学科之外,其他几门学科常年挂着红灯,而在高二年级最后一次市联考中更是五门皆负、惨不忍睹。这样的成绩,不会让任何一个有责任心的班主任感到轻松。此外,313班的班风学风也饱受诟病,虽然之前的班主任老师想尽了各种办法对班级进行整顿,但最终都因为积重难返而宣告失败。


       因此,当时接手班级的我首先要做的,不是创造“新世界”,而是收拾“旧山河”。不过,面对这样一种艰难的处境,我不仅没有退缩,反倒还突然萌发了一种莫名的“英雄气概”,颇有些“虽千万人,吾往矣”的意味。现在回想起来,也很奇怪自己当时为何会有那样的“迷之自信”——坚信自己能不辱使命,带领313班完成脱胎换骨的蜕变和浴火重生的涅槃。这大概就是年轻人所独有的“愚勇”和“倔强”吧!


       所幸我的一腔“孤勇”并未错付,313班在进入高三以后不断洗刷前耻、高歌猛进,不仅各门学科的成绩渐次反弹,整个班级也在一次次的考验中迸发出强大的凝聚力和惊人的战斗力。在最终的高考鏖战中,313班各门学科成绩全面反超平行班级,各位同学也都高步云衢、得偿所愿。虽然313班的同学们如今都已萍散四方、各奔前程,但回首那段热血激昂的奋斗时光,我仍万分感激命运在冥冥之中安排的这场奇妙际遇。


       313班的“涅槃重生”不是哪个人可以据为己有的功劳,它是313班所有老师和同学在这所年轻的学校里共同造就的一个小小“奇迹”。作为班主任,我只是很荣幸能有机会,在那样一个美好的青春岁月里,做艄公伴313班的每一个人共度一程山水!


       情深不表,言浅难诉!行文至此,我竟无法用恰当的文辞去抒发我的情感,倒是往昔的种种“旧事”不断涌上心头,这对于我这样一个历来健忘的人来说是一种难得的体验。于是我放弃了“再赋深情”的打算,而愿将我与313班的几件陈年旧事写下,以为纪念。


初   逢

       说是“初逢”,其实并不准确,因为我在高二已经教过他们一年语文课。不过那时候还叫213班,班主任也不是我。因此,在接手班级以后,我把与同学们的首度见面当作了一次全新的“相逢”。


       记得当时我走进班级,在讲台上站定,同学们看见我先是惊诧,继而便是一阵哄笑——没有谁会想到是我来接手班级,但倘若是之前对他们最“和善”的语文老师来接班那倒也不失为一件好事,毕竟没有学生不喜欢管束松弛的班级。面对这样一种特殊的“礼遇”,我坦率地向他们表明了想要“重新认识”的愿望。然而,我并没有得到积极的响应,还有人对我的故弄玄虚深表不屑。因此,我不得不向他们作了如下的解释:


       首先,以前的213班已不存在,我们的班级从今天起叫313班,这是一个崭新的班级;其次,我们今天在新的教室里“相逢”,以后也是在这个新教室里学习生活;其三,我的新身份不仅是你们的语文老师,更是你们的班主任,313班是我崇某人的班;最后,你们的新身份是直面高考的高三学生,是313班这个全新的班集体中的一份子。


       听完我的话,不少同学的眼睛里闪现着期待的目光,仿佛要迎接一个新时代的到来。我被这样的目光所感染,不由地动了情,于是,我努力用我最平和的语调说出了我对313班全体同学最深情的话:


       即便所有人都抛弃了你们,我也不会!这一年,我不要求你们如何优秀,但要你们过得值得!


       言毕,我瞥见台下有同学的眼中闪烁着泪花。


哭   泣

       为了重塑班级的班风学风,一改以往的积习旧弊,打造一个全新的有凝聚力和战斗力的集体,我从第一天起就对学生言明了我的治班理念:


       正笃学之风,养浩然之气;存不忍之心,怀锻金之志。


       “正笃学之风”说的是整个班级的大目标。面对即将到来的高考,313班必须快速成长为一个“班风正,学风浓”的班集体,所有同学要摒弃自己的玩心杂念,把全部精力集中到高考的复习迎考上。只有端正学习态度、明确奋斗目标、提高复习效率,每一位同学才能在高考中乘风破浪、披荆斩棘。


       “养浩然之气”是针对每一位同学自身提出的素质养成目标。教育的最终目的是培养一个“完整的人”、“大写的人”。我从不认为对于一个好学生的界定只停留在考试好、成绩优上。高中阶段不仅承载着一个人一生中最美好的青春年华,更是一个人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养成的重要阶段。因此,我希望313班的每一位同学在高三学年,不但顺利达成自己的升学目标,更要完成内心“性灵”的成长与升华。


       “存不忍之心,怀锻金之志”则是我对自身的警示。身为教师,必然要常存“不忍之心”,对学生给予足够的耐心和包容。但“革命不是请客吃饭”,学习也不是嬉笑打闹。要想真正将班级打造成一支“虎狼之师”,就必须严肃校纪班规。更何况“乱世须用重典”,313班当时的状况也不容我不采取最严厉的管理措施。


       为了早日达成我的班级管理目标,涤荡班级中存在的积习旧弊,我重组了班委会,选拔了一批在同学中有一定威望并能起到模范带头作用的班干部,并赋予了他们管理班级的高度权威。在他们的帮助下,313班的班风学风很快得到了好转,整个班级呈现出一种欣欣向荣的崭新面貌,班级成绩也渐渐有了起色。


       但个别同学对于这种从未有过的严格管理感到不适,未能及时进入新的角色和状态,对班干部的管理工作也不理解。于是,这未能及时疏导的“不解”就成了“积怨”,并最终爆发成为了一场小“冲突”。这场冲突其实只是两位女生和班干部之间一次激烈的口头争吵,但这种“兄弟阋墙”的事却是我所不能接受的。


       在查明了整起事件的来龙去脉后,我在晚间与全班进行了一次“闭门谈话”——何止是门,连窗子也全部锁上了,因为怕“丢人”。我与他们谈话的题目也很简单,就谈“313班”,我说:“你们今天吵架,或许中间有一方是赢家,但在‘外人’面前蒙羞的却是整个313班。所有同学都是如此,出了班级门,没有几个人知道你的名字,别人只知道313班如何如何。313班蒙羞,我们大家都没有脸面。”


       同学们听了我的话,都深深地把头低了下去,我见此情景,也不忍心再对他们说过于严厉的话。但是我深知必须真正地教他们懂得其中的道理,于是我又对他们讲道:“你们都知道自己平素在年级中的‘声名’,好不容易现在有了些新气象,为何不再接再厉做出些成绩让大家刮目相看,让他们知道313班‘不可轻辱’,反而在今日里闹出这样的事让人笑话呢?我为你们,不,是为‘我们’感到难过!”


      言毕,我的眼眶竟有些湿润,而台下早已哭成了一片,那几位白天争吵过的同学哭得分外伤心。我想可能是因为除我之外,很少有人与他们讲这样体己的话吧。


       成长总是伴随着雨露和阳光,经历了泪水的浇灌后,那些青春的花儿在阳光下总是绽放得更加灿烂。第二天清晨,当我沐浴着晨晖向班级走去,昨天的那两位女同学迈着轻快的脚步走到我面前,向我屈身行礼,并面带微笑地对我说:


       “崇老师,早上好!”


生   死

       2016年的凛冬,盐城市高三一模考试刚刚结束,313班在这次考试中取得了前所未有的好成绩,五门学科的成绩均大幅提升,语文学科均分更是稳居普通班第一,完成了一次华丽转身和完美逆袭。


       正当大家沉浸在一片欢乐之中,满怀期待地等待寒假和新年到来之时,一个噩耗从天而降,令所有人忘却了自身的喜悦,而陷入了共同的哀伤——313班在高二时期的班主任吴刚主任因长期忙于工作、劳累过度,在一个寒冷的冬夜从学校回到家中不久,便因突发脑溢血未及抢救而溘然长逝了。


       我第二天清晨得知这个消息时十分悲痛。从工作起我就与吴主任搭班,后来也是从他手中接手了班级。吴主任是乐观通达之人,性情温和,笃信佛学,嘴角常带笑意,为人也很是和善。我与他虽年纪相隔一辈,但时常聊些“闲天”,知道他早年生活清苦,也因而对人世多参透了几分,只是常做糊涂状罢了。我原以为,这样安贫乐道、乐知天命的人,应当是能颐养天年、得享子孙绕膝之福的,未曾想一朝佛陀引渡,竟走得那样急切。


       我不愿把这样的噩耗向同学们宣示,但又不忍心隐瞒。斟酌再三之后,我将班长、团支书唤出,将此事告知他们,并决定由他们代表全班同学与我一起前去吊唁,而其他同学仍旧留在学校正常上课,待我们回来后再行转达。


       但这样的消息终究是无法“隔绝”的,而任何一个得知消息的人也是不能坐视不理的。待我们回到学校,同学们已从别处得知了此事。虽然我们的代为致祭被大家所理解,但浓重的哀愁依旧弥漫笼罩。在短暂的沉默中,我们都彼此心知所有人内心共同的愿望。这样的愿望并非我们自身所能达成,但我毅然决定要去为他们“请愿”。试问,谁不会被这样重情义的学生所打动并为他们而感到骄傲呢?


       我的“为民请愿”受到了年级部夏斯洋主任的激赏,他微微颔首对我说道:“这也是教育的一种!”苏雨林校长也对我们此举表示了高度的赞赏和认同。这两位老领导都是我所钦佩的前辈,至今我都很感激他们当时对我和整个313班的理解和支持。


       在得到批准后,313班的同学们迅速在校门口整队集合。由于事起突然,没有事先联系车辆,而时间已是下午,不能再耽搁了。幸而目的地离学校并不太远,于是我们一致决定步行前往。在刺骨的寒风中,同学们的表情严肃而庄重,他们排着整齐的队伍,步履沉重地去送他们敬爱的吴老师最后一程。


       到达吴主任的祭棚时,沉痛的哀乐声早已让同学们难掩泪水、大放悲声,泪水在大家的脸上如断线的珍珠、肆意地流淌。在场的人们惊讶于这群趟风而来的少年为何哭得如此伤心,继而明白这是吴主任曾经辛勤教育过的“莘莘学子”前来对自己的老师表达最后的敬意。


       由于祭棚无法容纳如此多的人同时拜祭,在与吴主任的家人商议后,决定先由同学们共同敬献花圈,再分组入内向逝者行礼。当看到同学们依次有序地按照礼法向自己的老师寄托哀思时,我知道,在这“生死之间”,同学们学会了人生中最重要的一课!


       祭拜回程已是傍晚,我走在队伍的最后面,看着同学们的身影在夜色下仿佛高壮了些,大概是这短短的一个下午让每个人都成长了许多。


       “逝者已矣,生者如斯”,吴主任身后能有如此“哀荣”大概是对他从教一生最好的褒扬,他曾经教育过的学生们也由他的不幸离世而真正懂得了“生”的意义。


遥   祝

       其实,这件小事原不值得大书特书。但一想到它,我就不能不被它所感动。虽然我与313班“共度”的一年中有许许多多的感动瞬间都值得被终生铭记,但我却因不胜健忘之苦而难于将它们记起。这是我的遗憾,也十分希望将来有同学能够把我们曾经共同拥有过的美好岁月诉诸笔端,写成文字。


       虽然我们的故事不一定能感动别人,但必能在以后的人生中长久地温暖自己。因此,我愿把这件尚且留存在我记忆中的“末微”小事,甚或说这岁月长河中的一瞬,记录下来。


       所谓“遥祝”,就是远远地祝贺。既是祝贺,必有喜事,且是人生大喜。虽然313班的老师和学生之间严守“师生之谊”,但面对一群已经长大的孩子,我们这些初为人师者也才是刚刚够格的成人。


       在这一年中,任教313班英语学科的徐莹莹老师于秋学期与爱人喜结连理,而我也在春学期之初携妻子步入婚姻的殿堂。虽然我们都不愿意因个人事务影响日常教学工作,但老师们的终身大事让学生置若罔闻、袖手旁观又是绝无可能的。不过,这些长大的孩子们已然明白,学业的进步和人格的完善是学生们能给予老师的最好的礼物。此外,便是一声真挚的祝福了。


       于是,这些313班的孩子们每一个人都给徐莹莹老师和我写了一封短信,寥寥数语,却满是真情。他们把这些信装在一个大大的玻璃瓶中,委托其他老师在我们各自婚礼时郑重地转交给我们,那薄薄的瓶身于我们有千钧之重——它承载了313班的少年们在远方所能给予我们的最美好的祝愿!


       但对于我,这种感动还不止于此。当我再次回到学校,于某一个周末整理“班级日志”时,偶然发现,班长在我婚礼那一天的“晚自习情况记录表”上赫然写着这样一句话:


       全班因班主任结婚而激动许久!


伤   痕

       说来惭愧,这道近三厘米的“伤痕”不在别处,恰在我右脸颊靠近眼睑处。虽然伤口早已愈合,伤疤也因岁月的疗治而淡化了不少。但据医生的话讲,这余下的瘢痕终生都难以消除,怕是注定要成为我和313班之间今生今世不可磨灭的证据了。而这“伤痕”的获得,也正是在我和313班即将分手之际。


       那是2017年6月9日的中午——为何我这向来健忘的人把这个时间记得那样清楚?因为那天正是313班同学们高考的最后一天。虽然6月9日下午还有一门政治未考,但我与他们的“缘分”却在这场考试开考前因一个小小的“意外”而提前结束了。


       在高考期间,作为毕业班的班主任,无论是出于情感,还是因为职责,都义不容辞地要站好“最后一班岗”。因此,从6月6日开始,我们就始终陪伴在学生身边,陪他们复习、与他们同餐、送他们赴考。原本一切都在安静有序地进行,只待考试最后的结束铃声响起,来宣告这一场青春的落幕。


       但6月9日中午,在陪学生吃完午餐、将学生送回宿舍休息后,我照常回家,不想却在路上遭遇了一场交通事故。可能是连日劳累的缘故,我在避让对面急速驶来的车辆时不慎连人带车摔倒,右脸颊及下颚处严重摔伤,身上也有多处伤口,很是狼狈。


       更奇怪的是,我当时出现了“短暂失忆”的情况,大脑中一片空白,什么也记不起来,只是不停地问周围的人“今天是几号”——为什会问这句话?因为当时我虽然什么也记不起,但我本能地感觉到那一天很重要。


       幸而,这种“短暂失忆”随着时间慢慢恢复了——后来知道,这是人在遭遇突发事件时,大脑应激而产生的一种自我保护机制。不过,无论如何我也不想再体验这样的感受了,那“大脑一片空白”的情形常教我想来后怕。


       待我被闻讯赶来的家人送到医院,并逐渐恢复神智后,最后一场送考已是来不及了,我也有必要在医院清洗伤口、缝针包扎。于是,我与313班就此诀别了。


       现在想来,真是悔恨莫名啊!说好了“共度一程山水”,但我却因这小小的“意外”而永久地食言了,这不能不成为我此生的一大遗憾。我万分抱歉没能亲自送他们“登岸”,也很难过没有机会目送他们一个个远去的背影。这道“伤痕”,不仅留在了我的脸颊上,也要长久地留在我心底了。


最后的话

       我自己也没有想到,这篇为回忆而作的文章竟会写得这样“漫长”。回望前文,所写的不过是我记忆所能及的几件与313班有关的长长短短、大大小小的陈年旧事。这些“旧事”原只是我们相处时光中几个模糊的瞬间,但我怕因岁月的磨洗而把它们彻底遗忘,因而执意要将它们尽量完整地记下。


       如今,313班的同学们早已星散四方,也不知道他们还能否看见我这篇“杂忆”“杂感”。但我坚信,我写下的这几件旧事,连同我因遗忘而未能写及的那些事情,都将永久地留存在我们这个集体共同的回忆中!


       最后,在我下一次打开“时间的行囊”前,让我借海子的诗,虔诚地遥祝在远方各自安好的你们:


       愿你有一个灿烂的前程


       愿你有情人终成眷属


       愿你在尘世获得幸福


                                                                                                                                                      崇   俊

                                                                                                                                     2020年2月17日晚于书房


本文章由钟诚原创

转载请注明原文地址和原创作者-钟诚

本站钟诚的个人博客拥有文章所有权

本站遵循 CC-BY-SA-4.0协议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Z-BlogPHP 1.6.0 Valyria

Sitemap苏ICP备20006318号-4苏公网安备 32092402000195号又拍云CDN支持